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相思成空 最新章节

2017/12/21 17:43:0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相思成空

第1章 你永远也不可能取代她

“莫兰!你给我滚出去!”

祁安修暴躁地掀开被子,手指着门口,对床上一丝不挂的女人怒吼。相思成空 最新章节

数不清这是她第几次以这样的形态出现在他面前了,上次是偷溜进浴室,上上次是躲在车后座,这次居然直接脱光了躺床上来了。

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羞耻?

床上的莫兰眼神一暗,丝毫不介意自己姣好的身材暴露在空气中,光洁的双腿交叠着,动作妖娆地伸出一只脚去钩站在床边的祁安修的睡袍。

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从微微敞开的浴袍中露出来的健硕的胸膛。

“我好看么?”

放眼整个A市,谁敢说莫兰不好看?

精致的五官,妖娆的身段,目含情,声带娇,三围傲人,性格火辣直爽,端似一朵娇艳妩媚的玫瑰花。

别人不知道的是,他们心目中的玫瑰女神,每天都在上演勾引姐夫的背德戏码。

祁安修厌恶地把被子又重覆到了莫兰身上,他实在想不通,像莫莉那么温文尔雅的美好姑娘,怎么会有莫兰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妹妹。

想到莫莉,他的心一痛,眼神里酝酿的黑气越来越重。小百姓养生网

“我叫你滚出去你听到没!要不是看在莫莉的份上,你连跟我说话都不配!”

已经习惯祁安修的毒舌和抗拒,莫兰丝毫不受影响的继续看着面前俊朗非凡的男人,她嘴角微微一勾,身体在床上弓起,借着柔软的腰部身子立了起来,双腿分开跪在床上,背后的长卷发随着她的动作拂过光洁的背,落在不盈一握的腰间。身前的风光自然被被子挡住了。

看着身体前倾慢慢向他靠近的莫兰,祁安修喉头一紧,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女人贴面的问候。

没能如愿挨到他,莫兰微微嘟起嘴。

“祁安修,我叫你姐夫难道不是更刺激么,呵呵,你在避讳些什么呢,我姐都死了三年……”

讥笑的话语因为一个狠历的巴掌戛然而止。莫兰倒在床上手捂着脸沉默地看着怒不可遏的祁安修,撑着身体的手臂因为疼痛颤抖不已。

祁安修手背上青筋暴起,足以得知他刚刚那一巴掌有多用力。网站http://www.xbxys.com/低头看着阵阵发麻的掌心,祁安修心里生出深深的厌倦感。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痛让他的呼吸变得沉重。

这是他第一次打莫兰。

这个女人总是乐此不疲想方设法的揭开他心里的伤疤,也不知道到底是讽刺了别人还是侮辱了自己。

莫兰受了一巴掌,沉默片刻不怒反笑,慢条斯理的下床捡起之前被自己扔在地上的衣服,优雅地穿上,光脚背对着祁安修站着,长时间的赤身裸体让她感觉森冷。

房间里一时无声,莫兰走到门口,突地发出轻哼的笑声。正准备彻底离开这个令人尴尬的房间,祁安修凛然的声音直直刺向她的心门。来自http://www.xbxys.com/

“莫兰,我告诉你,你永远也不可能取代莫莉在我心目中的位置。”

门口迤逦的身影一顿,装作没听见一般消失在了祁安修的视线中。

没有人看见,莫兰美艳无双的脸庞此刻尽是肝肠寸断的泪水。

第2章 悲剧

莫兰慵懒地伏在吧台上,空酒杯在手里百无聊赖地转来转去。

“莫兰你丫的又翘班。”

严卿卿站在吧台里面数落她,手轻巧的一抬又往莫兰的杯子里加满了柠檬水。

莫兰好笑地看着自己的闺蜜,舔了舔嘴唇,把杯子送到嘴边仰头就是一大口。版权xbxys.com却在下一刻表情扭曲地蜷缩起身子,仿佛喝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五官都皱到了一起。

“你TM柠檬水根本没放水吧!”

牙根和脸颊被酸涩地不停抽搐,莫兰此刻只想把杯子砸到严卿卿头上。

“你丫喝柠檬水的姿势就跟喝二锅头一样豪迈,怎么着要上山打虎啊?”

严卿卿手撑在吧台上说风凉话,嘴里边发出啧啧的嘲笑声,每回这样整莫兰都屡试不爽,偏偏莫兰还是个不会往外吐只会往肚子里咽的,瞧她眼角泪水白花花的样子严卿卿就兴灾乐祸。

终于把口腔里那股强酸感缓和过去,莫兰苦大仇深地复又趴到了吧台上。

“我要不是酒精严重过敏,你这酒吧三天之内就得关门。”

“得了吧,莫美女您可真能吹。”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酒吧里三三两两的客人,还没到群魔乱舞的高峰期。相思成空 最新章节

莫兰坐在高脚凳上的屁股配合着腰扭了扭,活动了下酸胀的身子。一番姿势性感妖娆,长腿一抬,牛仔热裤里的蕾丝边隐约可见。

祁安修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幅惹眼的画面,眉头一皱。

背对着他的莫兰当然不知道前天才狠狠给了她一巴掌的男人就在身后,严卿卿却是一眼就看见了。

她眼里闪过一抹晦暗的神色,若无其事的提醒莫兰。

“美女,你要打的虎来了。”

莫兰拿着杯子的手一僵,立马就听懂了严卿卿的暗示,灵活地转过身子,脸上装作惊喜的样子,和祁安修打招呼。

“姐夫,晚上好埃”

祁安修垂下眼睑,一个眼神都不屑于给她,径直绕过了吧台向里面走去,把避如蛇蝎的举动表现地淋漓尽致。

莫兰左边的脸颊仿佛在隐隐作痛。

外人都道曾经的祁家大少祁安修和莫家千金莫莉是一对令人艳羡的神仙眷侣,青梅竹马郎才女貌。要不是新婚那晚一场意外悲剧,恐怕两人孩子都能打王者了。

令人啧啧喟叹的,是痴情绝对的祁安修,不顾祁家长辈的反对,硬是给自己坐实了一个祁莫氏未亡人的名头,今年都28了,坚决不再另娶。

莫兰这小妮子比莫莉小两岁,第一眼见到祁安修的时候才两岁半。和小男生打架哭鼻子跑去找姐姐求安慰,就看到了偷偷给姐姐递巧克力的同一个幼儿园大班的祁安修。

小时候的莫家两姐妹就出落得水灵灵了,一个乖巧文静,一个活泼任性。相对莫兰来说,莫莉的甜美可爱更得同龄孩子的喜爱追逐。

整天和男孩子闹得灰头土脸,踩着别人肚子让人叫“老大”的莫兰,不知怎么就独独对斯文整洁安静高冷的祁安修有着充分的好感。

年幼的时光总是过得没那么多深沉的心思的,直到有一天莫兰发现,乖巧柔弱的姐姐已经不需要她这个小两岁的妹妹来保护了,她的身边有一个俊朗意气安全感十足的少年。

再后来,他们就订婚了。

莫兰继续做她的小太妹,只是这个小太妹的心里,却有了姐姐身边的小少年。

第3章 一个巴掌一杯酒

莫兰又重新无精打采地坐回来。

看着没心没肺的样子,其实比谁都固执。

就是一个画地为牢的傻子。

察觉到闺蜜的关心,莫兰心里一暖,脸上又扬起娇媚的笑。

“听说今天祁安修的小舅舅刚从国外回来,想必他今天就是来这里聚会的。”

莫兰眼里散发出狡黠的光,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又要惹事了。

“讲道理我也要叫一声小舅的,怎么能不去欢迎他呢?”

莫兰钻进严卿卿的办公室不知道从哪搜出一件兔女郎的制服,大大喇喇就换上了,紧身的粉红色连体背心将她火爆的身材紧紧包裹住,长腿配黑丝堪堪到大腿的位置,整个腿根都是露出来的,屁股中间一个拳头大的兔尾巴毛球,头上粉色的宽大兔耳映地莫兰脸色红润。她翘起臀、部,背对着严卿卿晃了晃尾巴。

作为女人,严卿卿都觉得眼前的画面不忍直视。

祁安修自进酒吧看到莫兰,就一直有股不安感,他甩了甩头,拿起酒杯和身旁的人聊天。

包厢门突然被敲响了,祁安修想是他叫的酒到了。待门打开,却是一个打扮性感暴露的兔女郎。

莫兰端着托盘,一扭一扭地就走到了祁安修面前,弯腰凑近,只要祁安修一低头,就能看到一对呼之欲出的双峰。

祁安修的头一看到莫兰就隐隐作痛,太阳穴的青筋暴起,憋着一股怒气正要发作,莫兰突然开口说话了。

“小舅你好啊,初次见面,我是莫兰。”

本来饶有兴趣看戏的小舅微微诧异,莫兰对着他打招呼,眼神却是直勾勾看着祁安修的。

“莫兰你又搞什么鬼!”

“姐夫刚刚就在外面看到我了,也不叫我进来和小舅打个招呼,真不够意思。”

莫兰跪坐在茶几前,边是向祁安修抱怨,边把酒杯逐个斟满,言行举止间尽是媚意。

祁安修知道莫兰从小就喜欢他,但就算没有她姐姐,他也不可能会喜欢莫兰这样孟浪性感肆无忌惮的女人。以为她这次又是处心积虑地想勾引他,却在下一刻看到莫兰端着酒杯坐到了小舅旁边。

“小舅我敬你一杯,以后在A市多多关照了。”

嘴上说着敬酒,莫兰手上却只拿着一杯酒往他跟前凑,“一个不小心”酒杯没拿稳,液体全洒在了他胸口。

“哎呀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莫兰就双手贴上了男人被酒水浸透变得透明的衬衫,胡乱在胸膛上揉搓,尽情揩油。

看到这一幕的祁安修胸口一阵郁闷之气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莫兰你够了!”

一杯冰凉带着刺鼻发酵味道的液体兜头就淋了下来。

说不清的一种酸涩感在祁安修心里发酵,看到莫兰对着别的男人“惺惺作态”,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莫兰抬手擦了擦脸,眼睛有些刺痛,酒精的激烈味道熏得她想掉眼泪。

两个人静静对峙着,多余的小舅早已借着清理的名头去了洗手间。

“一个巴掌一杯酒,祁安修你不怕以后要还的么?”

祁安修嗤笑,他还真不知道莫兰哪来的自信。

“莫兰,你在我面前,从来都是自找侮辱。”

“能不能少在我面前晃,我祁安修,看着你莫兰,倒!胃!”

第4章 试你,我嫌恶心

莫兰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手放在两边用力簒成拳,关节都微微发白。祁安修一字一顿的话像锋利的刀尖又给她心口添上血淋淋的伤痕。

“你就非我姐不可?情愿为她鳏居一辈子?”

祁安修淡淡的回答“是”,眼里沉淀着化不开的伤痛。

三年前祁安修和莫莉还是一对令人艳羡的未婚夫妻的时候,祁安修对莫兰还是挺友好的,后来一切就变了,莫兰满心以为姐姐死了,她可以连带着姐姐的份一起爱祁安修。哪里知道,这个男人的感情掺不得一点杂质。

偏偏莫兰是个不服输的,从一开始的礼貌拒绝到如今的恶语相向。她敢说是祁安修不识好歹对她不公平么?

她本来就不是公平竞争者,更何况是和一个死人争。

莫兰站在原地低头一言不发,祁安修起身就要绕过她出去。却被一双柔嫩纤细的手臂拦腰抱住了。

背后的女人顶起脚,在他耳边呵气,低低的说话。

“姐夫你试试呗,也许你就发现我比我姐更合适你了。”

热气熏得祁安修耳根处发烫,他转过身,一手捞过莫兰的腰,一手轻捏她的下巴,脸慢慢凑近。

莫兰感觉自己的心快跳出嗓子眼了,不明白祁安修突然扭转的态度。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嘴唇快要挨上的时候,莫兰闭上了眼睛,没有看到祁安修嘲讽的笑意。

“试你,我嫌恶心。”

随即莫兰的身子被推开,狼狈的摔在茶几上,酒杯酒瓶在大力的冲撞下,滚在地上发出尖锐的玻璃破碎声。

莫兰手肘磕在烟灰缸上,片刻就泛出黑紫的淤青。她颜色惨白,的看着再次对他粗鲁相待的祁安修,密密麻麻的难受情绪将她淹没。

我嫌恶心

短短的几个字莫兰听在心里像复读机一样重复播放。看着祁安修走出包厢的背影,她咬牙切齿地冲他喊。

“恶心是么?祁安修,总有一天我要你吐出来的都吃进去!”

祁安修的脚步一顿,觉得有些可笑,他从来不吃不新鲜的东西。不再看狼狈的莫兰一眼,消失在了包厢门口。

严卿卿走进包厢的时候,正看到莫兰捧着自己的脸表情痛苦。刚刚情绪激动她没察觉脸上火辣辣的刺挠感,这会满脸的红色小疙瘩已经全部冒出来了。

好不容易清理了身上的脏污换了衣服,莫兰坐在吧台任由严卿卿给她的脸上药。

“啧啧,从没见过这么没风度的男人。”

“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严卿卿一句话骂了两个人,语带嫌弃,莫兰听着只是无所谓的笑笑。

酒吧里放着抒情温柔的音乐,细腻的女声和伤感的歌词环绕在莫兰耳边。仰着头闭着眼睛的她,感受着脸上药膏冰凉凉的触感,突然鼻头一酸,白花花的泪就从眼角汩汩的留下来,止也止不祝

怪不得人说年少不听李宗盛,长大方知林忆莲。

“夜已深,

还有什么人,

让你这样醒着数伤痕。

爱有多销魂就有多伤人,

你若勇敢爱了就要勇敢分。”

莫兰一生的勇气,都用来爱祁安修了,无止境的追逐和骚扰都已成了习惯,大概连转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吧。

第5章 真是个狐狸精

好不容易等脸上的红疙瘩彻底消失,莫兰已经三天没有去上班了。刚踏进公司,就接收到四面八方传来的异样眼神。

身后哒哒哒的高跟鞋声靠近,莫兰转身却劈天盖地地迎来一头文件,纸张轻薄虽然没有很大的感觉,却实实在在吓了莫兰一跳。

“莫兰,你还知道来上班?”

秘书部长韩美抱胸立在她面前,怒瞪着她。

莫兰稍一低头就看到了韩美衬衫扣子大开露出的深邃沟壑,饶有意味地笑了笑,蹲下身子把散落在地上的文件一张张捡起来。

“韩部长几天不见又去哪家医院加了两斤硅胶?发脾气的时候可要注意点,免得一不小心震出来。”

办公室里顿时响起低低的憋笑声。

韩美气得脸色通红,正待教训莫兰,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开了。

“韩美你干什么!能不能跟同事好好相处?莫兰你进来。”

大腹便便的总经理上一刻还在大声呵斥韩美,下一刻就微笑着唤莫兰。

莫兰耸耸肩把文件拍到韩美身上,转身进了办公室。

“真是个狐狸精,肯定没少上总经理的床。”

韩美听到有人窃窃私语的讨论,想着莫兰窈窕的背影,韩美眼里尽是恶毒的嫉妒。

公司里谁不知道总经理偏爱莫兰,不管她犯多大的错都能受到原谅,旷工三天还能得到总经理的笑脸相待,摆明了是场你情我愿的皮肉交易。

若是知道底下的职员这样议论自己,总经理肯定要叫冤。

“莫小姐身体好点了么,需不需要我再批两天假?”

正被员工议论纷纷的总经理此时正狗腿地看着莫兰,笑得一脸谄媚。身娇命贵的莫家二小姐可不需要找他这种小经理来上位。

“谢谢经理关心,我已经没事了。还是好好上班吧。”

看着莫兰妖娆的脸,再保守的穿着也遮盖不住的好身材,总经理有点心猿意马,只可惜有色心没色胆。

莫家人的脸极少受到媒体的曝光,尤其是莫莉莫兰两姐妹,所以普通人不认识也正常。

“今天晚上和祁氏集团有个应酬,莫小姐有兴趣去么?”

“不……祁氏?”

一听到要喝酒应酬莫兰下意识就想拒绝,却敏感地抓住了祁这个字眼。

“我很有兴趣。时间地点发给我,我自己开车过去。”

听到莫兰这么说,总经理松了一口气,暗暗窃喜,有小姨子在,还担心合作谈不成?

只不过,他这个念头却是实打实的糟糕了。

因为堵车的缘故,莫兰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晚了半个小时。

深呼吸一口气,莫兰推开包厢门,脸上娇媚的笑却在看见包厢里只有韩美的时候尴尬地僵住了。

韩美神情慌乱的坐在位置上,不敢直视莫兰的眼睛。

刚刚推门的一刹那,莫兰分明看到韩美往酒瓶里放了什么东西。

她不动声色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连招呼也懒得和韩美打,百无聊赖地坐在位子上玩手机,给严卿卿发短信。

等了片刻,门口一身骚动总经理就陪着祁氏的人过来了。

莫兰抬头一看,果然是祁安修。

相思成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相思成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隐婚前夫,请你消停点8章

    原标题:隐婚前夫,请你消停点8章小说书名:隐婚前夫,请你消停点第8章果果不跟她走顾慕冉脚步僵住了,回头嘲讽笑道:“他不是早就结婚了吗?妻子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四个月大的孩子。”白宁远亲口跟她说的,那个女人,现在是果果的母亲。“你既然都知道了,那为什么不能跟我重新开始呢。”纪俊浩走过去,拉住她的手,“让我照顾我,让我帮你,要回果果的抚养权。”果果的抚养权……顾慕冉瞬间迟疑了,她真的……太想要果果的抚养权了。出狱这么多天,她还一句话都没有跟果果说过。“冉冉,给我一个机会。”纪俊浩柔声说,“我只要一个机会

  • 最强狂兵在都市8章

    原标题:最强狂兵在都市8章小说名字:最强狂兵在都市第八章让你享受一下“哼,混蛋!”林芳菲轻哼一声,俏脸瞬间变得红润无比。“老婆,你要真的是信不过我,我开车送你去医院,然后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林芳菲迟疑了一下下,瞪了眼叶南,“闭上你的眼睛,敢偷看,老娘戳瞎你的眼睛。”“脾气可真差,算了,算了,谁叫我这人疼老婆呢!依你就是。”话音刚落下,叶南随即就闭上眼睛,手在林芳菲的娇躯游动,顿时摸到了一个软软的,而且还富有惊人的弹性。第一个触感如刚出炉的豆腐般的嫩,又有丝绸般的柔滑,第二个触感,十分的挺拔,

  • 美女领导太刁蛮8章

    原标题:美女领导太刁蛮8章小说名称:美女领导太刁蛮第8章为她解毒此刻的沈出尘穿了一件黑色连衣裙,顺滑地丝绸柔和的贴在她身上。将整个身段的玲珑曲线完美的衬托了出来,肩膀在那纤细的黑色肩带对比下更显白皙圆润,长发盘在脑袋上,露出来的肌肤冰肌玉肤,滑腻似酥,这一刻的沈出尘实在是性感之极。但是这么性感优雅的尘姐,谁也无法想象,她正在对着笔记本跟朱浩天打CF.砰的一声,沈出尘第三十次被朱浩天爆头。朱浩天苦笑道:“尘姐,你要知道,蹂躏一个初学者,并不愉快。”沈出尘淡淡道:“你要知道,被人连爆三十次头,同样也

  • 盛宠军婚:捡个首长做老公8章

    原标题:盛宠军婚:捡个首长做老公8章小说:盛宠军婚:捡个首长做老公第八章无耻渣男“我……我已经和苗温雅订了婚,如果现在反悔,苗家肯定不会放过我的,所以,小黎,只能委屈你了。”吴凌峰看到蒋黎越发冰冷的眼,连忙补充道:“你放心,我心里只爱你一个人,就算和温雅结了婚,我也只会爱你一个人,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蒋黎不紧不慢的拨开吴凌峰的手,冷嘲道:“补偿?你拿什么补偿?”八年的青春年少,八年的无怨无悔,八年的不离不弃,他准备拿什么补偿她?小三还是情妇?“等我做了苗家的女婿,到时候我们就有钱了,我可以给你

  • 蚀骨宠婚,总裁的金丝雀8章

    原标题:蚀骨宠婚,总裁的金丝雀8章小说名:蚀骨宠婚,总裁的金丝雀第8章:麻雀和天鹅“米娅小姐,慕少不在。”“我当然知道他不在,但是那个贱人在啊!”楚染听到了门外的声音,心里一顿,有些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来者不善,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消停。“砰。”下一秒,楚染便听到屋门被推开的声音,若是平常,她根本不会放在眼里,但是如今体能没有恢复,面对慕修言的烂桃花,不禁气短了一截,半靠在床头,看向了门口的女人。“林米娅,你应该知道基本的礼貌吧?”盛怒下的女人那里还顾得上理智,一进门,看到了半躺在床上的女人懒洋洋的

  • 艳色女股东8章

    原标题:艳色女股东8章小说名:艳色女股东第008章又被下药了“你要是个受,那你就是禽兽。”陈斌汗了吧:“受怎么就是禽兽了?”黄莺莺捂嘴偷乐:“兽兽嘛,不是禽兽是什么?”陈斌翻了个白眼:“那攻你又怎么解释?”黄莺莺恶心的看了他一眼:“攻?你不是吧,禽兽不如诶。”“怎么就禽兽不如了?”陈斌真的快要被她恶心坏了。“你想啊,我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狗狗见了都忍不住上来舔上一舔,可你这个活生生的大男人却没有那个的意思,你说你是不是禽兽不如。”黄莺莺嘴角勾起一抹偷笑,陈斌看的贼无语,说了半天还不是想激他

  • 危情交易:名门佳妻8章

    原标题:危情交易:名门佳妻8章小说名称:危情交易:名门佳妻008章他的遗嘱偌大的办公室,空旷而寂静。夕阳的余晖穿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将整个办公室内都蒙上了一层朦胧的薄纱,冷色的装修也显得柔和起来。办公桌后,坐着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少爷,您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好了。这次和欧氏的合作案,少奶奶会参与。”助理卫黎站在办公桌前,一丝不苟地汇报。男人正低头看着手上的文件,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又道:“家里现在是什么情形?”“夫人和董事长闹了好几次,但因为一直查不到您的消息,现在基本上已经放弃了寻找。目前,

  • 禁欲总裁宠上瘾8章

    原标题:禁欲总裁宠上瘾8章小说名字:禁欲总裁宠上瘾第8章交易脑子里快速的闪过了几条画面,季谣握紧了手机。“原来是莫少。”莫沉言不说话了,电话那头就这么沉默着。季谣咳嗽一声,“莫少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儿吗?”“十分钟,给我滚下来!”电话被挂断,季谣有些懵住了。这特么是什么情况。季谣走到窗边往下看,楼下确实停了一辆黑色的跑车。距离太远,她看不清那是什么车,那是谁的车。想了想,她随手抓了件戴帽子的外套穿上,又加了副大墨镜遮面,才闷着头低调的下了楼。走到车前,果然看见莫沉言坐在车里。敲敲车窗,那张素净又

  • 幸得遇见你8章

    原标题:幸得遇见你8章小说名:幸得遇见你第8章谁下贱!婆婆的话越来越难听。到了最后,简直是不堪入耳,什么戳心就捡什么来说。我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侮辱,刚被楚南的事情闹得,也没有那个力气和她回骂。也忍不住她一直骂,就胡乱抓了件长外套和手机,出了门。外面到处都黑乎乎的,除了昏黄的街灯什么都没有,兜兜转转一圈,正觉得无处可去的时候,好巧不巧的来了一辆空车的士。我苦笑一声,看样子上天都觉得我应该离开家,不然怎么可能在这个点还能让我打到车呢。伸手拦了车,坐了上去,司机问我去哪儿。我茫然了。娘家,我是不能回了,

  • 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8章

    原标题: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8章书名: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第8章我们的婚约就此取消!“你个死丫头,你在浴缸里溺水了,你怎么……你跟谢赫出门吃饭,怎么弄的?我知道,我妈说的是什么,她必然是看到我身上那些吻痕才会这样说的。看来,她还不知道我被谢赫灌醉下药,然后送上他老板床的事情。我咬牙支撑着沉重的身体坐起来:“妈,我不会嫁给谢赫。”“你说什么,你有胆再说一遍!谢赫那小子多好,不是又升职了吗,长得好工作好对你又好,你还有什么好挑的,你作什么作。”我妈伸着手指头点我的脑门,力道很重,十足的恨铁不成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