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总裁豪门小说《霸道总裁请温柔》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1 6:02:43 来源:网络 []

书名:霸道总裁请温柔
第一章 失身,是谁经手的
阻挡!艰难!痛! 他皱了皱眉头,这个女孩居然还是个处女。来自xbxys.com 体内熊熊燃烧的欲火在瞬间冷却下来。 他神智也清醒了一些,扫过身下女子清丽柔美的脸庞,嘴角露出一个艰难却充满嘲讽的微笑。 真是有意思,他会被下药,也会落入别人设的局。 这场爱的游戏没有再继续进行下去,他冷漠的扫视一眼身下昏迷不醒的女孩,没有丝毫留恋的整理好衣衫,忍着药力走到窗边。 他要想找女人泻火容易的很,大可不必沾上向凝雪。 最要命的是,十八岁的她竟然还是个处女。 他活了二十六年,最不想招惹的一类女人就是处女。网站xbxys.com 和处女……往往得不到什么快感,还要照顾她们的情绪,遇到很傻很天真的,说不定还会让他负责任。 从窗外望下去,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却小的像模具,这里少说也有二三十楼。 看来设局的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给他和向凝雪留下退路。 他冷笑,嘴角扯住好看而骄傲冷漠的弧度,毫不犹豫的从阳台跳出,攀着水管往楼下爬去 房中,向凝雪躺在地毯上,衣衫不整,雪白的公主裙上沾满血迹。 吻痕从小巧的锁骨往下,密密麻麻,看起来触目惊心,白皙的腿上有一块一块的淤青。 被下药的男人,在刚才与她的这场游戏中,显然没有半分怜香惜玉。 门,被推开,一群记者涌进来,无数闪亮的镁光灯对准向凝雪,咔嚓、咔嚓、咔嚓.拍摄着她的脸,她的身体,还有她裸露的每一寸肌肤。网站xbxys.com 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为发现大新闻而欣喜不已。 他们四处望去,房间里空荡荡的就昏迷的向凝雪一个人,他们在兴奋之余又不免有些失落,淫妇找到了,奸夫在哪里? 记者们正在四处找人,向凝雪的未婚夫过天瑞穿着一身齐齐整整的西装,神色严肃的走进来。 过天瑞,HL公司的少东,目前担任事务经理的职务,二十一岁,称得上是年轻有为。 他和向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向凝雪于半年前订婚,两个人称得上是郎才女貌,一直被公认为是一对璧人。 一个月前,向氏集团遭遇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被卷进一宗商业罪案中。 老板向明达——也就是向凝雪的爸爸卷款逃走,不知所踪。 老板娘柴紫薇一病不起,形同奄奄,偌大的财团一夜之间化为乌有。原文http://www.xbxys.com/ 天之骄女向凝雪一夜之间从云端跌入尘泥,债主蜂拥而来,警局也连连传召配合调查。 危难关头见人心,她的未婚夫过天瑞对她不离不弃,事无巨细陪她出面出头,时时刻刻陪伴在他的身边。 所有的人都对这个男人赞誉有加,他赢得了全世界最多的掌声和鲜花。 今天,几乎所有的传媒记者都收到一条短信,说向凝雪背着过天瑞和别的男人在永佳酒店3203号房间偷情。 这些记者大部分都与过家保持着友好的关系,就有不少人来通知过天瑞。 过天瑞怎么都不相信,就决定带着记者们来永佳酒店一探究竟,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还未婚妻一个公道”。 于是,就出现了记者拿到门卡、推门涌入的那一幕。阅读xbxys.com 虽然没把奸夫捉个现行,但向凝雪衣衫不整、浑身吻痕已经说明了一切。 她是真的、真的在酒店和别的男人背夫偷情! 看她雪白的腿上斑斑血迹,已经明白,这个十八岁的女孩,把第一次献给她的情人,而不是留给她的未婚夫。 在场的记者纷纷替过天瑞不值起来,HL的过少东为小未婚妻东奔西走,为她遮风挡雨,换来的是头上葱葱的绿,绿的苍翠欲滴。 过天瑞脸色发青,走上前去,用力把向凝雪给摇醒。 药力,也差不多过去,向凝雪睁开美丽的眸子,四处望了望,见到身边都是人,茫然的问过天瑞:“这是怎么一回事?” 过天瑞用力的掐着她的手臂,似乎要把指甲陷到她的血肉里:“雪凝,我待你也算不薄,你竟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在酒店里偷欢,告诉我,那个人是谁?你把第一次给了谁?” 他说的形神具备,咬牙切齿。 向凝雪用力的挣开他的束缚,用手揉了揉眼睛,摇摇头问:“你在说什么?这是在哪里?” “难道到了这时候,你还要装无辜?”过天瑞冷笑着站起来,往后退了两步,一脸痛心的望着她。 向凝雪动了一下身体,觉得下体疼痛,痛的好像要撕裂开一样,她下意识的低头看去,忍不住“啊”的大叫起来。原文xbxys.com 她身上布满吻痕,沾满血迹,衣不蔽体,就像是刚刚被人强上过一般。 事实上,她是刚刚被人强上过。 她拿被子遮住裸着的身体,精神快要崩溃,对着人群吼:“出去,你们都出去!” “我这就出去,但我要在这里宣布一件事:从今天开始,我过天瑞和你向凝雪的婚约解除,请记住,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是你水性杨花,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偷情,错不在我,在你!”过天瑞义正辞严的说着,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那些记者们又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照片,一个个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满足离去。 房中很快又恢复寂静,只剩下向凝雪一个人。 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只有身上被男人蹂躏过的痕迹在提醒她,事情真实发生过。 一上午的时间,她经历了失身、被未婚夫抛弃、被全世界看不起这三样人生中的剧痛,最可笑的是,她连被夺走处子之身的经手人都不知道是谁。 可笑,真是太可笑,甚至可笑到她懒得向过天瑞和记者们解释,当然就算她解释也没有人会信她吧。 要不是为了病情严重的妈妈,她真不知道自己继续活下去的意义在哪里。 她正神思恍惚的时候,手机响了,她下意识的接起来,是个陌生号码,电话里传来一个焦急的女音:“向小姐吗?你妈妈不行了,请尽快赶回医院,见她最后一面。” 最后一面! “啪”的一声,她手里的电话落在地上,摔碎了
第二章 前夫,我不是碰瓷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阳城的风景还是那么美丽动人。 三年,整整三年,她向凝雪终于又回来了。 现在,她的新名字叫薛向凝。 (以下,统一称呼为薛向凝) 她不仅换了名字,换了一个身份,换了一张脸,就连心也换了。 最初被送到国外的时候,她还一心一意的想要查清楚当年是谁在酒店里强上了她,害得她失去未婚夫,在赶往医院的途中遭遇到车祸,毁了美丽的脸庞,甚至连妈妈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 这两年她报仇的心已经慢慢淡下来,烟消云散,几乎是重活一回,她只想平平静静的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走在大街上,这几年阳城的变化并不大,但她下出租车后还是迷了路。 为省钱,她特意定了一家比较偏僻的九天连锁酒店,在一条小巷子里,出租车进不去,谁知道她按照手机地图,徒步绕来绕去绕了一圈,又重新回到大街上。 叹口气,重新拿手机定位,这回显示的位置在马路对面。 她只好拖着行李箱过马路,马路上没有什么车,但也没有红绿灯,她过得小心翼翼,重活一回,她还是很珍惜自己的命。 她走到马路正中间,冷不防一辆宝马X6对着她直直冲过来,几乎冲到离她有十厘米远的地方才刹住车。 她双腿酸软无力,跌坐在地上,一张小脸瞬间变得惨白。 好可怕。 当年那场几乎要她命的车祸,留给她的打击和阴影太大,太大。 宝马车上盘着绚烂的礼花,后面还跟着几十辆的车队,看上去像是结婚。 车上下来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见到薛向凝,他皱皱眉,走上前去,颇有些不悦的问:“你没事吧?” 薛向凝抬头,眼神交汇的一刹那,她的心剧烈的跳动一下。 过天瑞! 三年过去,比起以前,他剪了短头发,油光铮亮,显得更成熟干练一些。 他看薛向凝的目光带着几分嫌弃和不耐烦,甚至有些鄙夷。 薛向凝微愣,下意识的摇头说:“我不是碰瓷的。” “是吗?那就好,我瞧你也没什么事,一千块钱够吗?以后别再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结婚碰到这种事,真是晦气。 过天瑞似乎再努力保持着他的形象,但说这番话的时候扔有些咬牙切齿。 他四处看看,确定没有记者跟拍后,有些不甘愿的取出钱包,数十张红票,丢到薛向凝的面前,显然是不想惹麻烦。 薛向凝这才看到,他齐整的西装上别着精致的钻石胸花,下摆的流苏上写着俗气的两个字:“新郎”。 薛向凝的心猛地一沉,他结婚! 人生真是有趣,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遇到前未婚夫和别的女人结婚。 她车祸毁容后,重新整过脸,和原来的样子并不一样,过天瑞是没什么几率认出她是谁。 她瞟了一眼地上的红票,心里的骄傲就往上涌,抓起那把钱,洒在过天瑞的宝马X6上:“我承认钱很重要,却不认为有钱是多么了不起的事。钱买不来的东西很多,比如.幸福。” 说完这句话,她站起来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刚才宝马车是没撞到她,她摔在水泥地上那一跤可不轻,把脚给崴了,一阵火辣辣的疼。 “神经病。”过天瑞挥挥手,他的助理上前把洒落的钱给收起来,两个人重新回到车里,开着宝马一溜烟而去,后面的车队跟了上来。 薛向凝挪到路旁,在路牙子上坐下来,伸出双手来揉脚,她蹙着眉,很疼。 “送你去医院?”冰冷的声音传过来,不带丝毫的感情和人气。 她抬头,一张明星脸映入她的眼帘:近乎完美的脸型、入鬓的眉,狭长却好看的凤眸、挺直的像用工笔刀削出来的鼻梁,薄薄的带着几分性感的嘴唇. 五官完美搭配,这个男人生了一张魅惑人心的妖孽的脸,然而,好看的招摇却又带着几分英气,与挺拔、修长的身躯搭配在一起,天衣无缝。 有陌生人伸出援助之手,尤其对方还是这么一位颠倒众生的帅哥,薛向凝心中感激,但她的脚伤并没有那么严重:“不用,谢谢你。” 男人不说话,从停靠一旁的豪车车载冰箱中取出一瓶冰冻的矿泉水,递给她:“冲冲吧,防肿。” 薛向凝接过来,四目交汇的刹那,她总觉得这个男人面善,似曾相识:“你是过千帆?” 男人敛眉,颔首。 过千帆,HL公司不,现在应该叫HL集团了,他是公司董事,是过天瑞的叔叔,也是公司的实权人物。 三年前,薛向凝见过他一面,印象中这个男人内敛、寡言,有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脸。 “我是向薛向凝,曾经在杂志上见过你。”她试图解释着为什么认识他,几乎脱口而出自己的名字,关键时刻扯了个谎。 过千帆微怔:向凝雪、薛向凝,有意思的名字。 他的目光掠过薛向凝的脸,这个女孩和三年前那个女孩,没有半点像,听说那个女孩三年前车祸死掉了,真是一场冤孽。 想到这,他忍不住深深看她一眼,转身离去。 用冰水冲过后,红肿果然慢慢消退下去,疼痛也减轻不少。 薛向凝发现过千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今天是过天瑞的大婚,他这位做叔叔的想必会很忙。 她正准备起身,手机响了起来:“我只想回到家乡,再回到她的身旁,让她的温柔善良,来抚慰我的心伤” 她苦笑,再回到家乡,他不仅对她恶言相信,还迎娶别人做新娘。 接起手机,听筒中传来死党谷双双的声音:“喂,我的千金大小姐,你在哪?说好让你在机场等我,偏偏不等,有把我当好姐妹吗?” 三年过去了,这个姑娘大大咧咧的性格真是一点也没改。 薛向凝抬头看看路标,和她说:“我在双阳路和宏学路交叉路口。” “等我三分钟,姐马上赶到。”说完,不等薛向凝回答,她已经挂断电话。 三分钟后,谷双双风风火火的出现在薛向凝面前,三年不见,她除了个子长高一点,完全没有别的变化。 她伸出双手,猛地给薛向凝一个熊抱:“凝凝,你可回来了,真是想死我了。”
第三章 新娘,居然会是她
薛向凝拍拍她的手,笑骂道:“你怎么知道是我?我的样子和原来完全不同了。” “这就叫心有灵犀明白吗?”谷双双得意洋洋的抱着双臂,上下打量着她,“小模样比原来还漂亮些,出落的清水芙蓉似的,姐表示很喜欢。” “走你。你怎么这么快就赶过来了?”薛向凝问道。 谷双双瞪她一眼:“你出机场发了微信的位置共享给我呢,姐姐,我一路追踪你到这容易吗?搞得姐好像是个跟踪狂还喜欢女人似的。” 两个人打打闹闹的,仿佛又回到当初的校园时光,那时候衣食无忧,生活安稳,岁月静好。 谷双双挑了挑马尾,一把抓过薛向凝的行李箱:“走,去姐家住。” 她拖着行李箱就要往前走,薛向凝拉着她的胳膊,摇摇头:“双双,你知道我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不要勉强我好吗?” 谷双双先是狠狠白她一眼,最后无奈妥协,摊摊双手:“你说怎样就怎样,你开心就好。” 两个人一起往九天连锁酒店走去,谷双双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扶着薛向凝 她问起崴脚的事情,薛向凝就支支吾吾瞒过去了。 到酒店安顿好后,薛向凝的脚基本上不疼了,她起身去倒水,谷双双的手机短信一个接一个的响。 “男朋友?这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薛向凝笑嘻嘻的说,把水递给她。 “哪门子的男朋友,是我妈,非要让我去参加过天瑞那个混蛋的婚礼,结婚了不起吗?说得他那种人一辈子只结一次婚似的。”谷双双不满的抱怨着,话说出口又觉得后悔。 她偷眼看着薛向凝的反应,懊恼的说:“我本来没打算告诉你这件事,你还好吧,凝凝?过天瑞那种男人,不要就算了,真没觉得有什么好。” 薛向凝神情很平静,她淡淡的说:“我知道这件事,我在路上遇到了他的婚车,他没有认出我。” “你还喜欢他吗?”谷双双小心翼翼的问。 “我也不知道,也许还喜欢,也许从来没有喜欢过。”薛向凝想起三年前不堪回首的往事,有些凝重的说。 谷双双一把拖起她的手,豪气干云:“走,我们一起去参加渣男的婚礼!要想从记忆中彻底删除一个人,就要让自己彻底死心,彻底心痛一回好过反复心痛十回。” 薛向凝点点头没有抗拒,她并不是赞同谷双双的话,只是也很想知道过天瑞现在过得怎么样,他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做新娘。 谷双双心里仍旧是愤愤不平,她打电话叫司机开房车过来接,十五分钟后,房车到达。 薛向凝才发现,谷双双不仅叫来了司机,还叫来了造型师、化妆师,还带来漂亮的衣服。 “把她打扮的漂亮点。”谷双双这位千金大小姐一声令下,造型师、化妆师齐齐上阵,不到一个小时,看起来很平凡的薛向凝已经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她站在镜子前面,望着镜子里的女孩:面容年轻、脸上的表情却安详宁静,亭亭玉立的身姿,清雅绝伦的面容,果然像是清水出芙蓉,美的让人眩晕。 “好漂亮!我保证渣男过天瑞见到你,悔的肠子都青掉。”谷双双由衷的赞叹。 薛向凝知道她是一片丹心为自己,不忍心弗了她的好意,却仍旧认真的对她说:“双双,我想重新开始一段新生活,希望你能把我的身份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 谷双双犹豫了一下,默默的点头答应。 薛向凝这些年受的苦,她依稀知道一些,既然她不想自己提,就不违拗她的意思。 她们正聊着,房车已经停在嘉美大酒店的门前,谷双双牵着薛向凝走下车,走进会场之中。 会场布置的美轮美奂,据说光场地费和酒水,过家就豪掷数千万,有资格来参加这场婚宴的几乎都是商界、政界、金融界的名流,他们还特意邀请到一些明星来助兴。 谷双双和薛向凝走进去的时候,礼堂里很安静,全场几百人都安安静静坐着,中间一条红毯路铺满鲜花,仪式已经进行到观礼环节。 谷家和过家生意合作密切,谷家大小姐双双也得到尊贵的招待,她和薛向凝被安排到贵宾席上。 “下面有请我们一对新人出场,新郎是我们年轻有为的商界奇才过天瑞先生,新娘是我们貌美如花的绝代佳人左念薇小姐。”价码颇高的主持人在台上满怀感情的念到。 左念薇! 她是新娘! 薛向凝的心猛地往下一沉! 左念薇比她大十一个月,是她的姐姐,确切的说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 左念薇的妈妈左素芬,是她爸爸在外面包养的小三,虽说是小三,她女儿出生的要比薛向凝还早。 左念薇一直跟着她妈姓,和薛向凝读同一个幼儿园,同一家小学,两个人还成了小伙伴,就连两家的妈妈也因而“认识”,成了相谈甚欢的朋友。 纸里包不住火,在薛向凝八岁的时候,向妈妈发现了左素芬和左念薇的身份,很明显左素芬早就知道她是谁,是有意结识她,至于打得什么算盘没人知道。 她竟然没吵没闹,还默认这对母女的存在,同意向爸爸向明达每月支付她们定额生活费,唯一的要求就是让向明达写下一份财产授权书,声明他的财产以后都归薛向凝所有。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向明达卷款逃跑,向家的产业也在一夜间化为乌有。 自从左素芬和左念薇的身份揭穿后,她们就彻底从薛向凝的世界中消失,薛向凝再也没有见过她们,没想到今天在过天瑞的婚礼上,她再一次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 是同名同姓,还是说就是那个人? 优雅版的结婚进行曲响起来,身材挺拔魁伟的新郎搀扶着优雅美丽的新娘出现在红地毯上,后面跟随着十个花童、分别捧着新娘的婚纱还有捧花。 十几年没见,薛向凝还是一眼认出了左念薇额尖上那颗美人痣,她出落的落落大方,美艳动人,言行举止间尽显妩媚,看起来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万种风情。 “啧啧,我还以为过天瑞的新娘多漂亮呢,不过一般般嘛,长得真像狐狸精。”谷双双扁扁嘴,很不以为然的说。 她话音刚落,在场所有的人手机几乎是同时响了一下。
第四章 婚礼,爆出不雅照
谷双双下意识的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忍不住夸张的“哇”的一声叫起来,在场也有人忍俊不禁惊呼出声,似乎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怎么了?”薛向凝感觉到现场的混乱。 谷双双冷笑着把大屏幕的6Plus递给薛向凝,呶呶嘴说:“你自己看,刚说狐狸精呢,就来不雅照了。” 薛向凝看到一条彩信,彩信是一张图片,图片上有个女子半裸着身体,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她眼神迷离,表情是说不出的享受。 女子虽然发丝凌乱,但还是一眼就看得出是新娘左念薇,身上赤裸的男人肤色黝黑,绝对不是过天瑞。 照片上两个人的动作,很明显是在做爱。 有个穿黑色西装的助理拿着手机走到过天瑞面前,悄悄给他看了一眼,他的脸色难看的像冰山一样。 婚礼当天知道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子,那种被全世界嘲笑的感觉简直比死还难受,他下意识的把左念薇的手臂甩开。 很明显,左念薇也看到了助理的手机屏幕,她的面色有些慌乱起来,低声凑在过天瑞耳边解释什么,但明显没有让过天瑞消气甚至是相信。 “真没看出左小姐平时高贵大方,事实上原来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过天瑞一向趾高气昂,原来连自己老婆都喂不饱,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有钱人和上等人,也未必真的都有涵养,说出来的话照样那么难听。 场面越来越不受控制,开始嘉宾们是窃窃私语,后来声音越来越大,就连身为电视台名嘴的婚礼主持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平息气氛,毕竟他也收到了不雅照。 过天瑞手背上青筋爆出,眼看着就要给左念薇一巴掌,忽然听到有人声音凝重的说道:“各位请安静。” 说话的人声音浑厚有力,充满威严,借着话筒的扩音效果,成功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礼台。 他是过天瑞的爸爸,HL集团的大老板过日承,快五十岁的人,面相很威严,身材保养的很不错,并没有中年发福什么的。 他成功把场面维持住后,继续用浑厚的声音说:“各位,相信你们都收到了同样的手机短信,今天是小儿天瑞大婚,没想到竞争对手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抹黑,我表示心情沉重。但是各位请仔细看看,照片中的女人并不是我的儿媳妇左念薇,只是长得有点像而已。我刚刚接到传媒朋友的爆料,照片中的女子是个模特,是被竞争对手收买,故意来破坏婚礼。婚礼过后,我过日承一定会对幕后黑手追查到底,希望各位朋友们冷静,能使婚礼继续进行,也不要影响到你们的心情。” 过日承的话,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仿佛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 果然,就有人大声说:“我仔细看了看照片,果然和左小姐不是很像,左小姐鼻梁要高一些。” “是啊,左小姐眼睛大一些,这张照片的女人大小眼,没有左小姐漂亮。” “幕后黑手太可恶了,商业竞争而已,怎么能破坏过小先生的婚礼呢,缺德。” 风向很快就转变,现场气氛也缓和不少。 谷双双咂咂嘴,指着照片小声和薛向凝说:“照片里的女人分明就是那个妖里妖气的新娘,不知道大家是不是眼瞎了。” 薛向凝忙制止她,说:“人有相似而已,何况这确实是一场针对天瑞和向家的阴谋,要不然怎么会所有人同时收到照片。” 她自己曾经被下药迷奸,受过害,能理解其中的痛楚,她一眼就认出照片中的女人是左念薇,但有时候做这种事未必是自己心甘情愿。 现场又恢复正常,婚礼又在音乐声中进行下去,只是过天瑞的脸色从晴空千里变得阴郁万分。 新郎新娘各怀心思的走完红地毯,到了礼台前面,主持人说了几句祝福的话,循例问道:“过天瑞先生,你愿意迎娶左念薇小姐为你的终身伴侣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 过天瑞犹豫了足足有十秒钟,终于有些勉强的吐出三个字:“我愿意。” 主持人又继续问送了一口气的左念薇:“左念薇小姐,你愿意嫁给过天瑞先生为你的终身伴侣吗?敬他,慕他,尊重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 “我”左念薇话音未落,就听到有人高声喊道,“念薇,你不可以嫁给她!” 有一个穿着蓝色牛仔装的男人,从礼堂门前冲了进来,他长得高高壮壮,皮肤黝黑,浓眉大眼,看起来像是中非的混血儿。 旁边有保安去拦截,三三两两都被他打倒,他急速的冲到过天瑞和左念薇身后,一把将左念薇拖到怀里,旁若无人的大声说:“宝贝,你忘记上周在床上和我许下的誓言吗?我暂时回南非去采矿,你在中国好好念书,等我赚到一大笔钱回来迎娶你,你怎么背着我嫁给这个男人?” 剧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简直快的有些让人目不暇接。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左念薇的脸因羞愤和紧张而通红。 那个男人失望的说:“我是你的男朋友申迪克,你忘记我们两个半年前在去伦敦的游轮上认识,你忘记你当天晚上就和我做爱,还夸我技术好,孔武有力,能满足你吗?你忘记我们上周还一起去奥海城游玩了三天?我的手机里还存着我们俩在一起的照片,你看。” 说着,他就把手机举了起来,靠近的几个人能清楚的看到,照片里的人确实是申奥克和左念薇。 还好这场婚礼没有邀请到媒体到场,否则外面可能也已经同步现场直播了。 过天瑞被气昏了头,一直维持的良好形象荡然无存,他握紧拳头就对着申奥克和左念薇打过去:“打死你们这对狗男女。” 他这么说,显然就是默认老婆和混血儿申奥克有一腿,也就是说刚才他爸爸过日承出来澄清的话全是狗屁。 他一拳打到申奥克身上,申奥克正准备还手,冲上来几个特训的保镖把他给拖走了,他被拖走的时候还在嚎叫着:“念薇,我永远那么爱你,爱你的美貌,更爱你的身体”

霸道总裁请温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霸道总裁请温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美人计:妖后十七岁18章

    原标题:美人计:妖后十七岁18章书名:美人计:妖后十七岁第一卷第18章你威胁我宫人们提着热水低头进门,伺候云离落沐浴更衣。残月站在他身后,看着雾气缭绕中他健硕宽大的背影,她巧然一笑。“落哥哥,让月儿伺候你沐浴吧。”云离落回头,微惊后,笑意迷昧。“好啊。”他修长的食指稍一扬,宫人们低头退下,无声掩好门,期间都不曾看过残月一眼。这些宫人,残月见过,原都是宁瑞王府的人。她心下冷笑,缜密谨慎如他,非可信之人怎会带来梨园。她是他举兵造反的借口,虽赦死罪,却贱为宫奴。被他藏匿,被他临幸。这事若传出去,新皇初

  • 龙临异世18章

    原标题:龙临异世18章小说名:龙临异世第一卷第18章可爱的小杰一曲将终,两人很久才反应了过来。而此时龙天羽手中的琴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在他的手中。而此时的他,眼中挂着的淡淡哀伤,显然是响起了以前的事情。“你弹的很好!”东方晓彤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迷离。同时嘴角也挂着淡淡苦笑。当老师?在刚才听龙天羽讲解中,她都感觉到有些自叹不如。看来以后要多和他交流交流了,也只有这样才能在短时间里在原有的境界之中得到突破。不过,今天让她受益很多,相信就算自己去领悟恐怕也会在短时间内得到突破。“哎呀呀!小子看不出来啊

  • 逆天仙尊18章

    原标题:逆天仙尊18章小说名字:逆天仙尊第18章断剑城“问天,区区一个杨单侯就把叶家倒得天翻地覆!”一道带有暗讽的雄声从夜空中传出,那声音之后,数十道黑鹰冲出黑夜,在他们中间,有两名八旬黄衣老者,说话者是右边那位老者。叶问天不敢大意,迎了上去。左边那位老者对紫袍叶逊道:“逊儿,立刻带人对杨家抄家,一个不留。”“孙儿这就去!”叶逊大手一呼,数十手持铁星弩的黑衣强者随他消失在黑夜街道中。“叶臻、叶纪童……不愧是叶家老主,个个是肉仙十重,有他们在叶家,谁还敢放肆?”叶匀瘫软倒地,用手勉强支撑着身子,余

  • 面具首席抵债妻18章

    原标题:面具首席抵债妻18章小说:面具首席抵债妻第一卷两百万,买你十天第18章谁也别想得到潇琳琅夜鹰沉默了片刻,深邃的眼眸中,透过面具折射出了一抹幽凉清冷的目光,仿佛在思索着什么。好一会儿之后,他再度转了话题:“刚才,为什么要阻止白浩然说出我的名字?你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我是谁吗?对你来说,我真的那么无所谓,真的那么让你不屑一顾,到了连我的名字都不愿意听到的地步?”或许是潇琳琅的错觉吗?她突然觉得夜鹰的这几句话里,蕴含着浓重的寂寞和悲哀,以及一种让人不忍的孤傲。可是……怎么会呢?他是个那么强势

  • 逆魔劫18章

    原标题:逆魔劫18章小说名:逆魔劫第一卷第18章九幽传说徐紫音也是刚刚想出这个办法,只要能够收李明轩为徒,凭借李明轩的聪慧,决计很快就能够进入到修真一途之中,假以时日难说不能够追上妙一国师的修为,那个时候,报仇雪恨是理所应当,就是修真界其他门派也无权干涉。沉吟了一下,老道士终于睁开眼睛,李明轩这个曾经的状元郎确实让他很心动,找到一个拥有好资质的弟子,崆峒派的实力也会增长不少。不看还好,一看让老道士吓了一跳。在其他人的眼中,李明轩或许很平常,可是老道士可是修真者,而且身为一派之掌门,实力怎么会不强

  • 翡翠手18章

    原标题:翡翠手18章小说名称:翡翠手第18章希望崔戈同样也不大喜欢这个张乐毅,便道:“小曾,咱们去办公室,你给我的资料还有一些细节的东西要讨论。”曾良君点点头,跟云落打了招呼,就先离开了。一出食堂,崔戈就骂道:“嘿,张乐毅那小子,就抱着一个老爹讲狠,云丫头又不好意思跟他翻脸,整天耗在云丫头后面,年轻人里面还没见过这般没脸没皮的。”崔戈毕竟又四十多岁了,背着称云落一声丫头,也是正常,不过曾良君被崔戈的态度逗乐了:“崔哥啊,人家张公子也是人中龙凤,不带这样背后诋毁的啊!”“哼,什么人中龙凤,就靠一个

  • 邪盗18章

    原标题:邪盗18章书名:邪盗第一卷第18章触动“煮茶的工序很复杂的!不过如果你要学的话我当然也是义不容辞拉!”“那就多谢拉!”“呵呵!你既然加入茶道社,当教你煮茶是理所当然的啊!”祝云舒说道。“制茶法、烹茶法、佐茶法是茶艺“三法”。唐代饮用饼茶,烹茶手续很繁琐,大体说来,要将一杯茶送入腹内得经过三个步骤,每个步骤都有一定技术难度和艺术性:第一步是加工饼茶,历经炙、碾、罗三道工序。炙就是烤茶,讲究火功恰到好处。待茶饼水气蒸发完毕,就碾茶,工具是碾和拂末,碾与今之药碾相似,南宗审安老人命名为“金法曹

  • 虎胆神偷18章

    原标题:虎胆神偷18章小说书名:虎胆神偷第18章第一次任务叶知秋呲牙咧嘴的带上坏坏的眼神,色迷迷的上下打量一番,道“哎呀,美女老师,你这是干什么?无声无息的跑过来装鬼吓人?”王晴脸色阴沉的都快滴出水来,冷哼哼的看着,骂了一声:“无耻的家伙,我是来和你算账的。”“算账?”叶知秋很惊讶,道:“我又没欠你钱,和我算的什么账?”“你装,使劲的装!”王晴被气的暴跳如雷,跳了起来,狂喊着怒骂:“我见过装人的,也见过装B的,就没见过你这种装的可耻的。”“可耻么?”叶知秋嘿嘿的一笑,道:“我怎么不知道?你告诉我

  • 暧昧王座18章

    原标题:暧昧王座18章书名:暧昧王座第18章你的右手还在李焰之前遇到魔王后,就对这个世界一些看法有所改变。有些传说难免就是真的,而这个图片观看后竟然是恶魔的影像。感觉这东西很不详。李焰果断地将它删除。李焰将夏铭静的笔记本电脑的设置重新调整了下,那三个隐藏的文件夹再次隐藏了起来。这样就没人能看出有人动过夏铭静的笔记本电脑了。但是那个文档,李焰还是没有动。他只是为了做出不让夏铭静以为L大神喜欢偷窥,为了将来更好的追求夏铭静。李焰尽量不让自己留下任何污点。李焰看了看时间,夏铭静和沈梦雪都洗了一个多小时

  • 傻仙丹帝18章

    原标题:傻仙丹帝18章小说名字:傻仙丹帝第一卷假傻真精明第18章药方常盛撇撇嘴,快速的把法石放好,然后盖上并不是多么合身的炉盖,升起火焰。这时,他才重新拿起桌子上,早就买好的药材,随便抓了一把,扔进丹炉。或许那些炼丹师需要小心翼翼,提前准备好所有的一切。可以他的水平,炼制小小的一阶凝气丹,真是闭着眼都能练成。“炼制一阶丹药,实在无聊的狠,现在没有丹药,修炼也慢下来了,自己得找点事干,不如把这个连自己都忘记是自己在哪一年改进的丹方,再改进一下?”常盛望向桌子上的其他药材,转了一圈后,落到最先买的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