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狂战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21 3:59:52 来源:网络 []

书名:狂战

第十一章 戏耍
突然冒出来这么个胖子,所有的族老都没反应过来。阅读xbxys.com而且他所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匪夷所思,让人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张明悟出现之后,罗伟先是一惊,随即就沉默着不再说话了。他脸上那种惊愕地表情仅仅只是一闪而过。所有人都在看着张明悟,除了罗睿也没人注意到。
  “胡说八道!你凭什么说这些事情都是我和父亲指使你的!证据呢!”罗镇猛地大吼一声,他的话让一些族老心里也有了一丝疑问。即便这家伙真的是这些事情的幕后黑手。可他现在说出来有什么好处呢?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做对自己这种事的。说明xbxys.com照这个推论,那这件事情存在的疑问就很大了。
  他们之前也都没见过这个家伙。现在就这么凭空冒出来,指斥他自己和族长父子合谋做了这些事情。这的确是让人无法相信的。
  不过对于罗镇的质问,张明悟却没有任何反应。他径直走到了罗伟面前,从兜里掏出一张纸递给罗伟。他慢悠悠地说道:“罗伟老兄,你自己看看吧。版权http://www.xbxys.com/两害相权取其轻,真要闹到不可收拾,罗家……也完了!我也是没法子啊!”
  罗伟接过那张纸只看了一眼就立刻抬起头看着张明悟。此刻他脸上的惊愕表情真真切切地让所有族老看得一清二楚。几乎所有人都在猜测那张纸上写得是什么。而张明悟和罗伟相识这一点却已经是无可置疑的了。
  罗伟看着张明悟脸上那丝苦笑瞬间就明白了。对方这是真正的动用了国家机器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张纸上所列的那些罪证又怎么可能调查地这么清清楚楚。版权http://www.xbxys.com/而虞子谦的那个身份也就根本不值得一提了。
  现在一个两难选择放在他的面前。如果坚持不承认,对方固然没办法证实这一切都是他和罗镇指使张明悟去做的。但另外的那些事情却是罪证确凿。他此前也仅仅只是以为在自家的生意里为张明悟的一些朋友转移一些灰色收入。可现在已经明明白白地说明了,那些就是间谍组织之间的经济往来。他就是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了。网站xbxys.com如果是这样的话,可就不是他违犯族规这么简单了。这是要牵连整个家族的大事情。
  而张明悟的说法也已经表述清楚了。对方这是给了他两条路。一条就是拉着罗家一起陪葬,一条就是自己承认罗昂和罗钢所犯的错是他设的局。想明白了之后他一转头就看到了一个年轻的身影。
  就是他——罗睿!
  这个从海外归来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他猜不透。来自http://www.xbxys.com/但至少有一点是很清楚的。他有着深厚的背景和雄厚的财力。只这两条,他就是斗不过的。只是他不知道对方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显啊!我们都老了,纠缠着那些往事实在是没有意义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事情我追究过吗?如果不是这次罗钢的事情,我是不会对当年的事情说半个字的。该放手就放手吧!罗家、三德堂总不能毁在你手里吧?”罗昂的话旁人没听太懂。但罗伟是一字一句都没漏。他是全部听明白的。
  罗伟站起身走到罗睿面前,他也没说话,就只是和罗睿对视着。他从罗睿的眼中看到了他想得到的答案。
  “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们父子做的。从今日起,我将交出族长和育德堂当家之位,回家听候族中公议的发落。”罗伟猛地转身说道。
  “爸……”罗镇大惊失色地看着父亲,喊了一声。可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罗伟一个眼神制止住了。
  “镇儿,扶我回家。”罗伟的脸色很不好看,他轻声地对儿子说了一句。
  罗伟父子就这么走了。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等他们反应过来,虽然有些内情还是很糊涂。但罗伟既然已经承认了他所做的这些事情,而且他还自陈交出族长和育德堂当家之位。那是没有任何疑议的了。
  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没有准备。但重新推选一个族长,育德堂也要确定一个当家人。各位族老在商量了一下之后,最终确定由礼德堂当家人罗昇接任族长,而育德堂的当家人则选了罗伟的堂弟罗候。原本育德堂一系的族老是想推选罗昂的,毕竟他当年是遭人陷害,事情也过去这么多年了,当年罗昂号称罗家不世出的天才,由他继任当家人应该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可罗昂却坚决的拒绝了。最后还是老祖奶开口让罗昂补了罗候空出来的族老之位。罗昂原本想拒绝的,可罗睿却说了一句:“昂伯您对这魂诀的修炼之法最明白,您当这个族老对于将罗家绝技发扬光大也是有好处的。作为罗家子孙,总不能看着家传绝学就这么一直荒废下去吧?”
  罗昇也没想到,这件事情发展到最后最大的获益者竟然是他。凭他的能力和实力想要接任族长,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不过他也没忘记罗睿所说的那个选拔的事情。刚刚因为罗钧的一句话把这个事情扯到了罗伟父子的事情上来,罗睿和罗昂的话就被打断了。
  继任族长的事情确定了之后,他就有些迫不及待地追问起这件事情了:“昂大哥,罗睿,你们说的那个魂诀的事情……”
  他这么一说所有的族老把目光都投向了罗睿和罗昂。这件事情刚刚被岔开了。但他们不会忘记的,这可是关系到罗氏家族能否找回家传绝学的关键。
  罗昂和罗睿对视了一眼之后,罗睿开口说道:“其实我这个考核要求就是按照魂诀修为来确定的。”
  说到这里,他随即凭空弄出一个水晶球,这个水晶球中有着一颗雷电种子。丝丝电蛇在水晶球中闪动着。就在这时台下突然又一个人大声叫道:“天打雷劈啦!”
  在众目睽睽之下,罗紊跳着脚地冲出了祠堂。看着他的样子像疯了一样,所有人都觉得非常诧异。只有罗昂、罗钧等几个昨天看到罗睿用雷球炸了罗紊房子的人会心地笑了笑。
  “运保!给我拿一杯水上来!”罗睿朝着台下的罗子保喊了一声。
  所有人都不明白罗睿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静静地看着。没一会儿,罗子保拿着一杯白开水上来了。
  “睿叔,给你水。”罗子保以为罗睿说得口渴,所以这杯水已经被他兑凉了。
  罗睿接过水杯却并不喝,转头对罗子保说道:“你坐下。”
  罗子保一愣,看了看周围,也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身后,却并没有发现爷爷刚刚坐的那张神奇的椅子。他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等他坐下之后,罗睿将这个水晶球放在了他的面前两尺多高的位置,刚巧和罗子保坐下之后的双目平行。接着他又把那杯水放在了水晶球之上。这水晶球看似是凭空悬浮着的,其实下面有一个灵能拟形的支架。这和刚刚那把椅子是一样的。
  “运保,你看着这个水晶球,排除一切杂念,就想像着这个水晶球里充满了雷电能量。呼吸的时候用你爷爷教你的吐纳养生功。”罗睿简单说了一下要求之后问道,“明白了吗?”
  罗子保点了点头,看着这水晶球开始冥想起来。所有人都对罗睿这种演示很好奇,他们都知道,这是罗睿出的考核题。而第一个接受考核的就是罗子保。但他们都在想只是这样冥想,最终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却很难猜测。
  时间过去了大约十来分钟,罗子保眼前的水和水晶球却没有丝毫变化。罗子保双眼圆睁着仿佛要把眼珠子都凑进去。罗睿淡淡地笑了笑说道:“你这样是没用的,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水晶球和这颗雷种,自然就没有办法排除自己心中的杂念了。闭上眼睛再试试。”
  罗子保听了他的话把眼睛闭上了。五分钟之后,水晶球出现了变化,那颗雷种竟然渐渐涨大了。
  “哦——”台下一阵喧哗声响起。罗子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双眼睁开了。就在他睁开眼睛的那一霎那,雷种瞬间恢复了原状。看到这情形之后,罗昇站起来朝着台下大声说道:“保持安静!”
  他说完之后,全场恢复了安静,他走到罗子保身边说道:“重来!”
  罗子保再次开始了冥想。这次雷球发生变化就要快很多了,那个雷种以肉眼可察的速度在涨大。等了大概三十分钟左右,整个水晶球变成了淡蓝色。而就在这时,那杯水也出现了变化。应该是雷电能量的原因,这杯中的水没一会儿就被蒸腾地消失了。
  “好了!”罗睿走过去拍了拍罗子保的肩头,随即朝着台下说道,“凡是能够和他一样将这杯水蒸发掉的,就是考核通过的。我都收!”
  说完之后罗睿转头对罗昇说道:“昇伯,这东西就放在这里,所有人想要学家传绝技的,只要能够达到标准,就可以了。”
  这种考核方式让所有人都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不过时间也不早了,罗昇宣布从明天开始由族中派人在这里看着,公开公平的考核,凡是通过考核的,就能跟随罗睿学习家传绝技。
  接下来自然就是族中聚餐了。不过这顿饭大家都没什么心思吃,几乎所有人都想着吃完了先去试试这新奇的考核。
  而族老们在聚餐的时候却把话题转到了那个消失的祖祠修炼传统上来了。
  “昂大哥,这件事情你是听孟辉大伯说的?”罗昇对于这传承的事情非常关心,他现在是族长了,若是在他手里能将这祖祠修炼恢复起来,那也是一件可以记入族谱的功绩。
  罗昂摇了摇头说道:“我其实是听我爷爷说的。他老人家说得也不是很全。毕竟这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些年了。这开启祖地的钥匙,育德堂一直都保管着,应该就是那把当家人才能拥有的铁戒尺。至于修习之法,你们礼德堂是如何传承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他这么一说,罗昇的脑中仿佛灵光乍现,他想起了一件事。
  
第十二章 断绝关系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在我们家传的魂诀总纲里的确有一段话很是晦涩难懂,不过却是每个人从小就要背的。特别是被当作当家接班人培养的,小时候背这段背不出来也不知道挨了我爹多少打……”罗昇想了想之后立刻就想到了自己家传承中那段晦涩难懂却坚持要每一代传承人都要背下来的文字。他越想越像一种修炼冥想之法。
  接下来,他们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罗睿。
  育德堂的传承是那把铁戒尺,罗昇也想起了当年父亲逼着他们背熟的一段冥想法诀。现在最关键就是兴德堂的传承。当初因为罗宾的突然离开,兴德堂的传承就此断绝。从那之后祖祠修炼的传统也就断绝了。而现在罗睿带着家传绝学回来归宗,他们自然就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了。
  可是当他们看到罗睿摇了摇头,心里的希望一下子就凉了半截。
  “在尹格联邦,由于对华族的歧视,家族传承要留下来,那是非常非常困难的。”罗睿的回答更是让这种失望掉落谷地。
  根据育德堂和礼德堂的传承,这修炼之地就在这祖祠之中。只是因为罗宾的失踪而没有人知道具体在什么地方。而不知道这地方在哪里,即便是有育德堂的铁戒尺和礼德堂的修炼之法,也是没用的。
  族老们的聚餐就在这样一种失落的气氛中结束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罗睿那边没有传承留下来,而兴德堂这边这么多年来也是没人知道。至于这祖祠里,想必当年罗宾离开之后肯定也找过。如果能找到也不会留下这么多年的空白了。
  族老们这边因为好不容易出现的祖祠修炼之地的线索再次断了而满怀失望。而另一边的魂诀考核却热火朝天的提前开始了。有些年轻人,中午饭没吃两口,就抢着要参加考核。在后堂用餐的族老们知道后,老祖奶笑着起身说道:“看看这帮小家伙去!”
  老祖奶和一干族老们到了之后,有些闹哄哄的场面立刻变得安静了不少。年轻人们都自觉地排起了队。
  “这样有点慢了。各位伯父,我想是不是按照三堂分系,各自分开,交叉监督。我这边再弄五个考核装置出来,每堂两个……”罗睿看着这么多人在排队,后边的队伍已经拍了一个长龙了。有些明显年龄不是很合适的中年人也都混在队伍里。现在也没人去管。他随即向罗昂和罗昇建议道。
  两人各自朝着其他族老看了一眼,大家都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在族老们的参与和监督下,很快六个考核装置都立了起来。怎么考核今天大家都是亲眼看到罗子保做过的,这个方式也简单。他们很快就掌握了这之中的诀窍。
  可是掌握了诀窍不等于他们就能真正完成达标。一个金字辈的中年人好不容易将雷球点亮,但就是没办法使这雷球之中的雷电能量充盈到可以蒸发掉杯中水的地步,最终还是无奈的退了下来。
  将近三十个人都考核结束了,可只有一人和罗子保一样把杯中水蒸发掉了。这个看似简单的考核,实际上却很不简单。过了一会儿又有两人通过了考核。这时大家才发现,这四个通过了考核的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从来没有接触过骨雕。他们都是旁系子弟,平时在族内都没有机会学习家传的技艺。其中只有一个是兴德堂的嫡系子弟,那是罗钧的儿子罗子年。
  “昂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这些孩子会比嫡系子弟都强呢?”罗昇有些看不懂了。要说这里面罗睿作弊也不太可能,毕竟大家都是一样的条件。这么多的旁系子弟入选,而那么多嫡系子弟却偏偏都落选了。但这似乎和他之前设想的有些不同了。
  罗昂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都知道,当年我的实力在族中同辈子弟中是排名第一的。你们可能会觉得是爷爷和我爸偏心。可你们不知道,七十二路罗家刀法我根本都没有学全!”
  “啊?”几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其中有好些人都是和他同辈的,他们知道自己很早就已经学会了全部的罗家刀法,所欠缺的只是勤练和经验。这也是当年他们不及罗昂的地方。可今天罗昂却说他连七十二路罗家刀都没学全。这怎么能不让他们惊愕呢!
  面对族中兄弟们不相信的目光,罗昂淡然地笑了笑道:“我爷爷从小就逼着我勤练这魂诀。刀法是我爸教的。我记得当年我爸和我爷爷为了让我以那一路本领为主还吵过一架。当然最后还是我爷爷赢了。我每天大多数的时候都在练魂诀,而这刀法只是我爸见缝插针的时候教了我一半。但这一半的刀法我用起来就比你们用起来要强上不知道多少倍了。所以当年才会将我称为天才。”
  “你是说这魂诀练得好,这刀法反倒不重要了?这些嫡系子弟很早就开始接触罗家刀法。这么说来,我们这是舍本逐末了!”罗昇随即想起自己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都无法提高技能水平。甚至连罗镇的功夫都比不上,礼德堂也一直都落在育德堂之后。这几年他退下来不做骨雕了,自我感觉倒比以往的领悟更高了。偶尔有一两件游戏之作反倒比以往的所有作品都要好。原来真正的原因在这里。
  看来罗睿当初定的标准不要那些有过骨雕经验的,确实是有道理的。这吐纳养生功法,只要是罗家人都会。但刀法却不是,只有少数的嫡系子弟才会得到传承。他们学了刀法之后,专注力都在罗家刀法上了。而这作为基础的罗家魂诀却被遗忘了。年轻人也没那个毅力能坚持修习魂诀。反倒是年轻的旁系子弟,比如罗子保这样的,他们没人教刀法,修炼的精力在魂诀上反倒下了很多功夫。
  由于加了五套考核装置,考核的进程在时近傍晚的时候,已经全部出来了。全族所有参加考核的年轻一辈有三百多人,通过考核的比罗睿设定的名额要多一点……八个年轻子弟都通过了考核。这八个人的家人父母都是无比自豪的领着各自的孩子站在前排等待这罗睿宣布结果。
  “罗子保、罗子年、罗子琪……”罗睿念到一个名字,立刻就有一家人兴奋地把孩子推了出去,“你们八个人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把各自的履历身份证明等等交到族里。这次你们要出国,手续我会找人帮你们办的。具体出发日期待定,到时候我会派人来接你们。”
  众人散去之后,族老们也各自散去了。罗睿明天就要走了,他和老祖奶商量了一下准备在祖祠里住一晚。
  “小睿,这个院子是原先的族塾,其他地方也没合适的客房了……其实你没必要在这里住的。以后又不是不回来了!”罗钧将罗睿带到了祖祠后边的一个小院。
  这里原本是族中的家塾。后来家塾不办了,他们就将这院子租出去给人做了旅舍。不过这地方比较偏僻,开旅舍的也一直赔钱,上个月刚刚退租了。这里的客房倒还是干净的。罗睿提出要在这里住一晚,罗钧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里比较合适住人了。
  罗睿笑了笑说道:“回到家里自然是要在家里住一晚的,没有比祖祠更合适的了。以后我回来的机会不多。这也算是还个愿吧。”
  两人一边说一边向前走,罗睿也没注意脚下突然间就被绊了一跤,幸亏他反应快才没摔倒。回头一看却是院子里的石板地上有一个很不显眼的凹槽。
  “这都是老石板铺砌的,这黑灯瞎火的走路倒真是要小心。都怪我,这灯在我手里却忘了给你照亮了。”罗钧一边说一边走过来查看罗睿有没有崴到脚。
  可他没想到罗睿一伸手就将他划拉到一边,自己却走到那绊倒他的地方蹲了下来。他把罗钧手里提的灯拎在手中,另一只手却在那石板上摸索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之后,罗睿又站了起来,对着整个院子打量了好久。罗钧在一边看着,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问题,所以也没打断他。
  “钧哥,你立刻去请族老们过来,特别是显伯。昂伯所说的那把铁戒尺应该在他那边,请他务必带来。”罗睿突然对罗钧说道。
  关于罗伟的事情,族里今天也商议过了,虽说他所做的事情性质比较恶劣,但细究起来只有罗昂当年被他陷害一事确实很过分。不过罗昂不想追究,族里也没理由处罚他。至于罗钢参赌,虽然有设局引诱的成分,但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在于罗钢自身。所以对于罗伟的处罚仅仅只是革了他当家和族长的名位,育德堂的产业也要和他自己的私产做个分割。应该说这样的处分已经是很宽容了。不过这个处分的决定是做出了,可交割还需要些日子。
  罗钧听他的话似乎和那失传的秘密有关,随即应了一声离开了。他走后罗睿再次蹲了下来。
  这个院子是用五尺长半尺宽的条石铺就的。但有一点寻常人都没注意。这里的条石竟然都是居延石。这时西北居延山上特产的一种石头。看着黑不溜秋,但其硬度确坚逾金石最关键的是这种石头还有另外一种神奇的功用——寄魂。这是世上为数不多的和灵魂粒子相关的物质之一。一个家族的族塾,院子里竟然用这种特别的石头铺地,本身就很不寻常了。最关键的就是在院子中间的这块条石之上,竟然有一个长方形的凹痕。看这大小尺寸应该就是一把尺的大小。如果罗睿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那块失传的祖地!
  

狂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狂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行走的强者》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行走的强者》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行走的强者第7章意外频生“你疯了……”段飞吓了一跳,这里可是几十米高的高架桥,更加上车流不断,万一出现意外……叶芷晴赤裸一双洁白的小脚,也不管地上是不是脏是不是脚疼,向前跑了十几米才站住,回头看着段飞,张开双臂大叫道:“不错,我是想疯,可是我总也疯不了,啊……”高架桥上车来车往,无数的司机经过时都忍不住探出脑袋看向这个赤裸着双脚站在马路上却美的让任何一个男人疯狂的女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午夜娇蕊”是一家中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坠入你的温柔里》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坠入你的温柔里》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坠入你的温柔里第七章杀人“苏依依你是故意的吧!”许诗琪在病房外跺脚,想对着苏依依扇耳光又怕打狠了被裴老爷发现,气得面色通红。而她生气的对象则是挑了挑眉,撇嘴说:“我做什么了?是爷爷不想跟你说话,又不是我让他不跟你说话。好感是需要过程累积的,你这么着急干嘛。”许诗琪被气得饱满的胸脯不断起伏,瞥向病房内的视线闪过一丝恨意,旋即像是变脸一般全然不见之前的怨怒,笑着对苏依依说:“抱歉了,都是我不好,要不我去单独跟裴老爷聊会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10002》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10002》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10002第7章嚣张的霸占萧晨和丁力回到保安部办公室,后者的情绪依旧有些激动。“晨哥,你刚才说得是真的么?”“当然是真的了,以后不用怕他们,谁要是欺负你了,就告诉我。”“嗯!”丁力点点头,认真说道:“晨哥,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丁力的大哥!”“呵呵,那你让强哥咋办?”萧晨开了个玩笑。丁力挠挠头:“晨哥,我不认识啥强哥,从今以后,我只认你晨哥!”“行,只要我在龙海一天,那我就罩着你一天!”萧晨拍了拍丁力的肩膀:“不过你小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异能高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异能高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异能高手第7章身败名裂巫族大祭司就叫巫崖,没想到魏子戚竟然认识大祭司。巫金露出正色,答道:“巫崖正是我族大祭司的名讳,老先生认识大祭司?”魏子戚露出回忆之色:“我年轻时跟随师父游历江湖,遇到一位病人,我师父想尽办法也束手无策,就要放弃的时候,得遇巫前辈,巫前辈出手,一次就根治了。当时巫前辈腰间佩戴的就是这巫王盒。”说到这里,魏子戚露出笑容:“也真够巧的,我又遇到巫前辈的后人,竟然还是这般境况。既然巫前辈把巫王盒传给先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小叔,不可以》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小叔,不可以》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小叔,不可以第7章:不离婚承诺男人拽着苏诗诗来到那辆黑色的卡宴旁,打开车门,把她推了进去。“喂!”“果然是你!”苏诗诗转头看到坐在旁边的裴易,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裴先生,不管我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我都希望你能放一放,我现在要去医院,我奶奶……”她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奶奶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她死都不会原谅自己!裴易眸色一沉:“哪家医院?”苏诗诗一愣,而后赶紧说道:“人民医院。”“开车。”裴易说完靠在座位上,不再说话。苏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倒霉小妻要上位》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倒霉小妻要上位》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倒霉小妻要上位第7章谁告诉你我杀人叶倾倾本是叶家的掌上明珠,全海城的梦中情人,容貌气质无一不是绝色出众。但是三年前,她却看上名不经传的慕容夜。然而,两个人仅仅结婚三年就离婚了,之后叶倾倾又凭借她那一张无可挑剔的脸,以及高傲不驯的性格,成功俘获慕至凯。可惜慕家一直不接受叶倾倾。苏初夏对她谈不上喜欢或者厌恶,更多时候只把叶倾倾当做陌生人平静对待,现在也一样。“我跟慕至凯没有结婚,他在婚礼上为你放弃了我出的条件。你放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苗疆之蛊:玉妻来压寨第七章再入狼窝那老大爷是瞎了一只眼睛的,他打量了打量沈暇玉,那目光让沈暇玉有些不自在,然后他点了点头说,“不会有麻烦吧?”“不会有麻烦的,这个女人得罪了苗王,苗王正想杀了她呢!所以不会有麻烦的。”张洛儿努力地说服着这老大爷。沈暇玉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她从来没有接触过侯府外的人,她在想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是应该给一些借宿钱的。可是眼下自己身上只有蓝远麟给的一套衣物,别的什么都没有。“洛儿姐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怪谈异质论》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怪谈异质论》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怪谈异质论第7章第七章拜师“拜你们为师?”我顿时激动的难以自己:“你是说,我可以跟你们走,我可以永远和你在一起?吃喝拉撒睡,都在一个房檐底下。”当时我根本没想别的,就想能跟这么美妙的女人一起生活,我以后还不得整日生活在蜜罐里?说实话,父亲虽然照顾的我很好,可是,却永远给不了一个成熟女人带给我的一切。女人笑着点了点头:“没错。”“那好,我问问我爹吧。”我说道:“我爹让我去,我就去。”父亲很快便回来了,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第一婚约:前妻不好惹第7章打掉孩子妈妈在墓碑上笑语妍妍,因为爱着温宪声,所以她心甘情愿忍受了这么多年,连带着她这个女儿也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可是,她一点也不恨她。“妈,你现在解脱了,可是温家已经容不下我,妈,也许明天,我就要被赶出温家,可是,我一点都不害怕,您也许不知道吧,我盼着这一天,已经盼了十几年。”素锦轻轻的笑,如若可以,她甚至想要把自己的姓氏也换掉,和温家再也没有一丝丝的瓜葛才好。“妈妈,天色晚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红尘里遇见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红尘里遇见你》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红尘里遇见你7、北城第一美人“没有?”陆绍庭挑了挑眉,冷笑,修长的手指忽地擒住了裴念小巧的下颚:“我说了,让你离嘉嘉远一些,你倒好,不但每天都去学校等她下课,还在她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你是想告诉嘉嘉,她有一个坐过牢的母亲么?”陆绍庭淡淡的一句话,像是一桶冷水往裴念的头上浇下来了一样,她瞬间觉得寒冷彻底,小脸也苍白的毫无血色。坐过牢的母亲……是啊,她坐过牢,嘉嘉会不会以她为耻?就算她现在不知道这几个字的意思,可是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