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盛宠嫡妃:毒医三小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2/21 2:03:3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盛宠嫡妃:毒医三小姐

第八章 太子侧妃
  容锦歌刚刚走进去,便有一只花瓶冲着她的方向砸了过来,好在容锦歌早已经有所防备,敏捷的偏过身子,那花瓶便瞬间撞击在墙壁上,登时裂碎遍地,一片狼藉。说明xbxys.com   容梦晴定睛一看,见是容锦歌,眼中划过一丝不易为人察觉的狡诈,随即怒骂:“容锦歌,你的心肠怎么这样歹毒,竟然……竟然对我下毒!”   容梦晴是南梁四大美人之一,容貌出众,妍丽万分,王公子弟爱慕于她的,也不在少数,她唯一耿耿于怀的,便是自己的庶出身份,毕竟在南梁,格外看重血脉出身。   而此时此刻,站在容锦歌面前的容梦晴,原本白皙姣好的面容上,不知怎么了竟然生出了密密麻麻的红色斑点,一路从额头蔓延下来,遍布身上各处,有的地方,甚至因为被她耐不住痕痒抓破开来,看上去甚是可怖。   饶是容锦歌看了,也不免心中一惊。   “容锦歌,姐姐知道,你是因为前些日子在城郊遭遇山贼的时候与我们失散险些丢了性命而迁怒于娘亲和梦晴,但是你就算再有怨气,也不能这样暗下黑手啊……”   容梦晴跌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小声的啜泣起来。   这模样,怎么看都是一副饱受了欺凌的模样。   容锦歌止不住在心中冷笑,自己没有找她们算账,这些人竟然倒打一耙,反而贴缠上了她。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身后传来一记威严沉稳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容烈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一眼便看到哭着坐在地上的容梦晴,还有站在她面前的容锦歌,顿时眉头又皱了几皱。小说盛宠嫡妃:毒医三小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容柳氏立刻迎了上去,“老爷,您可要给我们梦晴做主啊,您看看梦晴的脸,被这丫头害成了什么样子!”   容梦晴配合的抬起头来,容烈看到容梦晴脸上身上的红色斑点,面色一黑,喝道:“到底怎么回事!”   容梦晴抽泣着,“爹爹,女儿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惹得妹妹这样怨恨女儿,竟然对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情。”   容烈将视线转移到始终一言不发的容锦歌身上,“锦歌,你说,梦晴的脸,是不是你做的手脚。”   容柳氏不等容锦歌说什么,便命人将厨房传菜的仆役押了过来,那仆役扑通一声跪倒在容烈的面前,身子止不住的颤抖,一边磕着头一边求饶。   “老爷饶命啊,老爷饶命啊!奴才该死,一时财迷心窍,奴才该死啊!”   容烈立刻道:“你说,给我好好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仆役颤颤的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玉钗来,递到容烈面前,“今儿一早,三小姐就到厨房来了,让奴才把今日会送到各院的例菜端出来,并且问奴才,哪份是送到二小姐房里的,然后……然后三小姐就让奴才出去了……但是奴才不小心看到,三小姐好像在汤中倒了什么东西进去……三小姐发现了奴才,便把这个东西给了奴才,并且嘱咐奴才绝对不能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可是奴才怎么也没想到,三小姐会是在二小姐的菜里下毒啊!老爷,奴才说的全是实话,老爷饶命啊!”   容烈越听,脸色越难看,听到最后,一脚将那仆役踹倒在一边,随即抓起玉钗,仔细的端详起来。   这玉钗,确实是容锦歌的东西。   这是容锦歌的娘亲送给容锦歌的,整个将军府,再没有第二份,而现在,这玉钗却出现在厨房的下人手中,只能说明下毒的人,就是容锦歌。   “老爷,您看看梦晴的脸,被毁成了什么样子啊,还有七天就是太子甄选侧妃的日子了,梦晴这幅样子,该怎么办啊!”   容锦歌面无表情的看着容梦晴和容柳氏一唱一和的诬陷自己,她们连证据都给自己制造好了,这罪过,无论她怎么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推荐xbxys.com   更何况,容梦晴选择的这个时间节点,更是巧妙,前太子妃新婚不久便病逝,在南梁国内可是一件大忌之事,按照先例,最好的办法便是同时迎娶二女入府冲喜,将晦气驱逐。   而现在,南宫焕已经定下了苏楚玉作为新的太子妃,所以还差一位太子侧妃,而这侧妃,便将从朝臣之女中选出,而将军府上,适龄的女儿,除了容锦歌,就是容梦晴。   容烈听到“太子甄选侧妃”,顿时眉头狠狠一皱,愤然将手中的玉钗掷到地上,顿时那白玉钗子便裂成了好几段。
第九章 陷害
  容锦歌心顿时一揪,望着脚边的碎玉,那是她娘亲给她的少数几样未曾被容柳氏等人搜刮去的首饰,也是容锦歌最爱的物什,而现在……“锦歌,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望着眼前严肃的爹爹,容锦歌心中清楚,不管她说什么,都不会有任何的作用。   容锦歌看着那哭的梨花带雨的容梦晴,旋即莞尔一笑,“姐姐说,是我下的毒,对吗?”   容梦晴不知道容锦歌为什么会突然问这样一句话,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于是讷讷的点了点头。   “既然是锦歌下的毒,那么就让锦歌为姐姐解毒,姐姐觉得怎么样?”   容梦晴立刻拒绝。推荐http://www.xbxys.com/这毒是她自己下的,她很清楚的知道,只要过了今天,所有的斑点都会很快消失,根本不需要什么解毒。   容锦歌在心中冷笑一声,容梦晴,你既然敢将污水泼到我的身上,就应该做好被溅一身的准备,从你开口诬陷我的那一刻起,你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怎么了姐姐,你怕什么?既然姐姐认定是妹妹下的毒,那么就让妹妹为你解开,爹爹在这里,也可以做个见证,姐姐这样推三阻四,是因为信不过妹妹,还是这毒,本就是姐姐自己下的,所以根本不需要锦歌,也能够自行解开呢?”   “容锦歌,你胡言乱语些什么呢!梦晴怎么会自己给自己下毒!”容柳氏脸色一变,顿时出言呵斥。   容烈皱了皱眉头,冲着容锦歌说道:“既然这样,那爹爹就给你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医好梦晴,这件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若是治不好,家法处罚!”   “是,爹爹。”容锦歌恭恭敬敬的作了个揖,长长的睫毛遮盖住了她的眼眸,黑瞳中,一丝狡黠的冷光一闪而过。   有容烈的允准,容梦晴即使想要拒绝容锦歌的提议,也毫无办法,只能够狠狠瞪向容锦歌,却正好看到她眼中的冷意,内心不由得一颤。小百姓养生网   “容锦歌,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给我在背后玩什么花样,若是毁了我的这张脸,爹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容锦歌幽幽的转过身子,看也不看身后那面目狰狞的女子,“放心吧姐姐,我一定让你的脸,恢复如初。”   容锦歌带着香菱扬长而去,容梦晴和容柳氏心中窝火,但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容锦歌在容烈面前,竟然没有歇斯底里的反抗,反倒是提出什么给容梦晴解毒!   容锦歌从来没有修习过任何的医术,怎么可能会解开容梦晴体内的毒。容梦晴和容柳氏越想越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但是无论怎样也想不出答案,无奈之下,容柳氏只好找来一个小厮,命他仔细盯着容锦歌的一举一动。   容锦歌回到自己的房间,香菱急道:“小姐您怎么不反驳啊,明明不是小姐下的毒!”   容锦歌不紧不慢的拾捡药材,头也不抬的说道:“反驳有用吗?证据确凿,反驳只能够白白惹得爹爹恼火,我又何必自讨苦吃。”   “可是小姐,您根本不会什么医术,怎么帮二小姐解毒啊!”   “久病成医,这一二十年来,我见了那么多的大夫,吃了那么多的药,自然是懂一些的。”   容锦歌眼角余光扫到窗户后面影影绰绰的窃听之人,冷讽的勾了勾唇角,这才微微抬起头来,轻淡的扫了一眼满脸焦灼的香菱,随即诡魅的一笑,附在香菱耳边轻轻说道:“谁说我要给她解毒了?我只会给她下毒。”   香菱顿时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差点失声叫出来,好在容锦歌及时制止了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香菱慌忙捂住了嘴巴。小百姓养生网   容锦歌专心致志的沉浸在研磨与熬制汤药之中,浑然不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房间中多了一个人影。   两个时辰很快便过去了,自药炉中渐渐散逸出来一股清淡的香气,沁人心脾。容锦歌细致的掌握着每一分药材的用量,直到那味道越来越淡,最终完全隐匿在空气中,分毫都细嗅不到,这才轻道一声:“好了。”   香菱早就已经看呆了,容锦歌的手法、分寸、火候全部掌控的极其精准,若只是寻常大夫的话,根本不可能达到她的这种炉火纯青的程度。   如果不是因为面前这个人确实是自己随侍了一二十年的小姐,她肯定会以为这完完全全就是另外一个人。   容锦歌注意到了香菱眼中的疑问,但是并没有解释的打算,手下将药罐中玉净浓郁的药汁倒入事先准备好的瓷瓶内,“香菱,走吧,我们去给二小姐送解药了。”

盛宠嫡妃:毒医三小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盛宠嫡妃 或 毒医三小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余生太长,非你不可8章

    原标题:余生太长,非你不可8章小说名字:余生太长,非你不可第8章不允许想其他男人!冷继尘的力道狠大,直接打得楚云身子一个趔趄,嘴角溢出血。宋依然反应过来,见冷继尘又要揍楚云,赶紧跑过去挡着,阻止。“别打了!”“让开!”冷继尘正气头上,见宋依然的动作,以为她是在维护这个小白脸,更加生气,直接把宋依然的身子扯到自己怀里。“宋依然,别忘了你现在是我太太!在我面前维护这个小白脸,你当我死了?”冷继尘骂骂咧咧。楚云刚站直身子,又被冷继尘揍了一拳,他的手常年执手术刀自然比不过冷继尘,也很快败下阵来。见楚云眼

  • 重生之风华庶女8章

    原标题:重生之风华庶女8章小说书名:重生之风华庶女第8章太子的阴谋“现在知道便不晚。霓裳觉得我和其他姐妹比起来容貌漂亮吗?”“这个,小姐你。”容锦打断霓裳的话,“诚实回答我。”“不漂亮。”霓裳有些为难的说道。“那我和其他姐妹比起来在向家是最受宠的吗?”容锦认真看着霓裳。“不受宠,而且小姐性子直,玩不过那些人的诡计,每次都被祖母责罚,老爷也不疼爱小姐。”霓裳说起来就为小姐抱不平,自家小姐太坦率了,经常被陷害。“那我是向家高贵的嫡女吗?”“不是,小姐只是庶女,哎,而且外边都说小姐蛮横,又不会才艺,是

  • 坏蛋王妃很嚣张8章

    原标题:坏蛋王妃很嚣张8章小说名字:坏蛋王妃很嚣张第一卷下嫁王府第8章被摆一道“王爷?芙儿三生有幸,能够得到王爷的怜爱,芙儿一生一世都是王爷的人,一定会尽心伺候王爷。”一番话将她的忠心表达出来,没想到她居然会被离王看上,一朝飞上枝头,麻雀变凤凰。轿子里的慕雁歌一脸黑线,非常不爽,新婚之日被人摆了一道,而且还是这么的明目张胆,实在是太过分了。可是,下一秒,慕雁歌就焉了,人家是王爷,有过分的资本,她能怎么办?她丧气地把头盖给掀掉了。正在她垂头丧气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轿帘被掀起来了。“王妃,王爷吩咐

  • 宠妻无度:首席少帝请矜持8章

    原标题:宠妻无度:首席少帝请矜持8章小说:宠妻无度:首席少帝请矜持第8章两情相悦夏允薇脸上恢复了惯常的痞性微笑:“喂,先说好,虽然你长得很帅,可是你也看出我才多大年纪,我高中才毕业呢!老牛吃嫩草也不像你这大帅哥会干的事儿吧?”“嗯,放心吧。”权锦腾依然微笑,耸肩表示。她点头,径自追上前面那俩老头,跟着上了车。到了权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林肯车缓缓驶入了权宅,门口有保镖守卫,四周都有保镖把守,戒备十分森严。几人下了车,权宗看向李管家:“二少爷还没回来?”李管家摇头:“二少爷说他在樊市,今晚可能赶不

  • 草包逆袭:驭蛇三小姐8章

    原标题:草包逆袭:驭蛇三小姐8章小说名称:草包逆袭:驭蛇三小姐第8章如此尴尬楚墨璃说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伸出另一只手终于是将苏悠悠身上的穴道给解开了。解开之后,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便被苏悠悠一脚给踹到了床底下。“死变态,谁稀罕你的血,滚粗……”苏悠悠被气得浑身的血液都往脑袋上涌,要不是现在不方便,她会直接先暴揍这个蠢猪一顿。“你……你裤子有血……你怎么流血了……你别动……别动……”楚墨璃倒也不计较自己被踹了,一扭头便看到了苏悠悠雪白的裤子上染上了血迹,一下子方寸大乱。想都没想便扑了上去,将苏悠悠

  • 最强前妻:狼性少尊请住手8章

    原标题:最强前妻:狼性少尊请住手8章小说书名:最强前妻:狼性少尊请住手第8章很怕我良久,气氛终于回暖。战窈婷探究的眼神看过来,“乔宝贝,你什么时候见过四叔?”“我没有……”她连忙摇头摆手,委屈劲儿十足,“我第一次见四叔,真的。”说着,她忽然起身,扭捏着小手,低头。“爷爷奶奶,我要上楼整理学习资料去了。”王素雅只当她被儿子刚才那举动吓破小胆儿了,抚慰一笑:“去吧,待会儿吃饭我让人来叫你。”乔宝贝点点头,逃难似的走上了楼。那胆怯样儿,那唯诺怂态,看得战老直摇头叹气:“宝贝这孩子,太过温顺胆小,性子也

  • 庶女毒后8章

    原标题:庶女毒后8章小说名称:庶女毒后第一卷丰国篇第8章不劳王爷费心屋内炭火已熄,只有些余温,傅问渔一进自己院子便松开了方景城的手,认真地燃着炭盆里的银碳,这些事她做来极顺手,长发随意一挽,处处透着娴熟。“多谢城王爷出手相助。”傅问渔搓了搓手臂御寒,望了一眼方景城随口说道。方景城自己寻了椅子坐下,长腿相交翘起二郎腿,懒散地瞟了傅问渔一眼,打量她还有些未张长的身子,想着她犟着性子要破身对自己投怀送抱的模样,如今倒是清高起来了:“你这副神色,像是感激我?”“城王爷明知我与方景阅有婚约在身,还额外给我

  • 庶女狂妃:腹黑四小姐8章

    原标题:庶女狂妃:腹黑四小姐8章小说:庶女狂妃:腹黑四小姐第8章眉眼间的戾气云卿珞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并没有精心打扮,但是对得起这个身份,她也就没说什么了,毕竟这张脸根本不需要怎么打扮就已经足够美貌了,她摸了摸脸,这样一张脸多少还是有点麻烦的,太过倾丽,站起身就走了出去,一出去就看到了来接她的父亲,云璧。“我的珞儿长得真好看,越来越像你娘亲了。”云璧看着云卿珞眼中满满的都是慈爱。“父亲,我可以不去吗?去皇宫好麻烦,珞儿会闯祸的。”“不可以,这一次是皇上亲自要你去,不可以不去。”云璧在小事情上还是惯

  • 邪王的金牌蛇妃8章

    原标题:邪王的金牌蛇妃8章小说名称:邪王的金牌蛇妃第8章绝情咒云若初的话让北穆子夜一震,隐藏在宽大袖袍下的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他看着云若初,似乎在考量云若初的话真实性有多少。他已经准备好了炼药所需的所有药草,独独就缺冰魂草,要是这女子有,他或许能想其他的办法来跟她交换。“这世上已经没有冰魂草了,你若想活,就将他给我。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替你将体内的毒先压下去。”冰魂草,云玄大陆唯一能解天下之毒的药材,那是她娘亲的遗物,却被她在无意中误服。她的血液因此成为了解毒圣品,要不然北穆子祁也不会为了云若雪

  • 一夜欢宠 :亿万老公你好坏8章

    原标题:一夜欢宠:亿万老公你好坏8章小说名称:一夜欢宠:亿万老公你好坏第8章苦涩的暗恋“可以吗?”巧巧抬头,有些惊讶。“嗯。”许安廷见她眼睛都亮了,哑然失笑,他的目光落在巧巧身后的梁子鸣身上,“不过,你朋友……”“没关系!”巧巧立刻回答,后来发现自己表现得太热情,又连忙低下头。立刻被卖的梁子鸣倒是一阵无语。许安廷的回归,就像一道强力剂,瞬间压下了巧巧所有的不安。她此刻好像忘记了之前所有的不愉快,满心满眼只有这个她憧憬已久的男子。可很快,这份喜悦就彻底破灭。当巧巧还在感叹许安廷一个大学教授竟然住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