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小说依依杨柳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2/21 1:46:2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依依杨柳情

第八章 挨打

高三报道那天,杨柳第一次见到刘明利。阅读xbxys.com

那天中午,她买好学习用品急急往教室赶,路过操场时,一个篮球滚到她面前,杨柳顿住脚,一抬头,刘明利向她走来。

简单的牛仔裤,白色的球衣,简直明朗清爽的像雨后的天空。

他好像刚洗了头发,水滴滴答答地落下来。

望着他走来,杨柳的心扑扑跳着,脚仿佛被定住一般,不能动弹。

刘明利冲她清清朗朗地一笑,露着一口几可媲美韩剧男主的整齐白牙,“同学,这个球是我的。”

他这一笑,甚是好看,真有种阳光万丈的偶像明星的味道。

在此后的漫长岁月里,杨柳曾经无数次地忆起他的这惊鸿一笑,并沉醉其中,难以自拔。小百姓养生网

只可惜,有缘无分,他将再也不属于她。

琪琪打电话来:“你不要难过,刘明利不选你是他没有眼光,而且,他现在溃烂的程度就算是白送给你你也不会要。”

杨柳心头一颤,忙问:“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琪琪好像在吃着苹果,咬得嘎嘣嘎嘣的脆响,“我听猴子他们说,那个插足你们的空姐张燕后来跟一个开法拉利的跑了,刘明利大受刺激,夜夜笙歌,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在他手里滚过的女人说不定得有三位数了,这样的渣男你还惦记着?”

杨柳震惊得半晌说不出话。

心像是被刀割过一样,生生得疼。

我曾经深爱的少年,你真的已经面目全非了吗?

她嗫喏着问:“......真的?”

“不信你问刘一凡,你知道他那天带来的女人是谁吗?三点就能把你秒杀了,第一比你有钱,第二比你有钱,第三比你有钱!上市公司老总的千金啊!”

杨柳说不出话来了,心头的悲伤,仿佛藤蔓一样,将她越缠越紧。

下午的时候,骆兆谦突然说:“今晚盛名集团那边有个酒会,推不掉,你跟我一起去。”

杨柳立刻慌了,她连参加酒会的礼服都没有,而且现在都三点多了,要换衣服要化妆,哪里来得及。原文http://www.xbxys.com/

总裁大人,不带这样突然袭击的啊!

“那个……骆总,我去只怕会给您丢人的,您看……”

骆兆谦仿佛能看穿她的心思,勾了勾唇角说:“一会儿会有人来接你去准备的。”

果然,二十分钟后,两位身穿玫红制服的美女热情地把她接到了一家高档会所,“杨小姐,请放心,我们一定会让您脱胎换骨的。”

美容美甲、做头发、化妆、挑选礼服、配鞋子,整整折腾到晚上七点钟。

当杨柳在镜子中看到她们的劳动成果时,简直要对化妆术顶礼膜拜!真是堪比整容啊!

单肩礼服束身效果良好,将她的身段包裹得玲珑有致,只是领口有些低,显得她的胸部异常的......丰满,杨柳把衣服往上提了提,真不习惯穿得这么暴露。

斟酌再三,她选了件柔软的纯白薄披肩披上,这才敢下楼来。

当骆兆谦看到从楼梯上款款走下的杨柳时,不禁愣了愣。

亮红色的礼服,衬得她的肌肤更加白皙水嫩,脸上的妆浓淡相宜,明眸皓齿灵动飞扬,让人错不开眼神儿。小说依依杨柳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她缓步走下来,如一阵清清爽爽的风,让骆兆谦的心情格外舒畅。

杨柳站在他面前,局促地开口,“骆先生,是不是很别扭?”

骆兆谦眼中闪着光彩,“不会,很漂亮。车在外面,走吧。”

杨柳舒了口气,提着裙摆跟上。

坐进车里的时候,杨柳忍不住想,骆兆谦身边有身份有相貌的女人何其多,他为什么让她当女伴,她其貌不扬没有背景,完全拿不出手。

她可不会自作多情地以为是骆兆谦看上她了,他是朗朗明月,是她仰望的星星,自己只是他身边的一个小丫鬟。

她非常有自知之明。阅读xbxys.com

杨柳将视线移到车窗外,欣赏外头流动的风景。

酒会在吴总自家别墅的大草坪上举办。

奢华的会场,霓虹灯流光溢彩,各路商界大亨端着酒杯谈笑风生,盛装打扮的名媛淑女,如百花齐放,光彩照人。

骆兆谦一入场就有很多人来打招呼。

他噙着笑意和他们寒暄。

吴天豪迎上来,“骆总,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怎么会,吴总的酒会,怎敢不来?不好意思迟到了,失敬失敬。”

吴天豪的目光落在杨柳身上,问:“这位漂亮的小姐是谁?骆总,以前没见你带过啊?”

杨柳立刻颔首:“吴总您好,我是骆总的秘书杨柳。推荐http://www.xbxys.com/

“骆总真是好福气,身边居然有这么漂亮的秘书。”

杨柳有些尴尬,她看懂了吴天豪意味深长的眼神。

她嘴角浅笑,“......吴总,骆总,我随意走走,你们慢慢聊。”

吴天豪望着她聘聘婷婷的背影,饶有兴趣地开口,“骆总,艳福不浅呐。”

骆兆谦轻啜红酒,笑而不答。

客人越来越多,轻歌曼舞、觥筹交错,一派热闹景象。

杨柳在人群中搜索骆兆谦的身影,只见他被几位漂亮女子围着,身穿裁剪得体的名贵西装,宽肩窄腰,一双修长的腿隐于西裤之下,从头到脚,浑身散发着蓬勃的荷尔蒙。

他们站在一起,一幅言笑晏晏其乐融融的画面。

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美女们的目光齐齐投向她的方向,杨柳不禁局促起来,在这种场合,自己就是一个局外人,活像一只丑小鸭。

她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她不想成为她们评头论足的对象。

来到泳池边,杨柳静静坐在藤椅上,手里端着杯红酒,难得惬意地轻啜着,望着泳池里的一潭碧水,杨柳不禁愉悦起来。她多喜欢游泳池,也许平生不能拥有,但此刻,也是至高的享受。

身后的热闹,是别人的,和她没有关系。

旁边的藤椅上有人坐下,杨柳转过头,却迎上一双怒气腾腾的眼睛。

杨柳不禁一怔。

来人是个妖艳的女子,容貌秀丽,画着浓妆,身穿蓝色包臀裙,搭配酒红色高跟鞋,指缝里闲闲散散地夹着一支烟。

杨柳不说话,等着她开口。

果然——

“你和骆兆谦是什么关系?”

“普通朋友。”杨柳很镇定,她不心虚,她没做亏心事。

“普通朋友?”女子嗤笑,“他从来不带女人出席重要场合,当然,除了我。”

杨柳观察着她的神情,说:“你是骆先生的前女友吧?”

女人顿时勃然大怒,“我是他女朋友!”

她目露凶光,把烟头往泳池里一扔,就冲过来抓住杨柳的胸口,“我警告你,离骆兆谦远一点!”

李曼丽细长的指甲掐得杨柳生疼。

她挣扎着说,“我对他没有企图,你多想了!”

“啪”的一声,杨柳的脸上被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这完全出乎杨柳的意料,她震惊得无以复加,“你……你……”

“这只是警告!立刻从他身边消失!否则,我让你尝尝更厉害的!”李曼丽暴怒得面部扭曲,额角的青筋清晰可见。

杨柳哆嗦着说不出话来,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如此可恶的女人!

“李曼丽!”

背后一声怒喝!

骆兆谦疾步走过来,“李曼丽,你发什么疯!”

面对着骆兆谦的疾言厉色,李曼丽居然笑着迎上去,“兆谦,我很想你,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真的离不开你……”

“你,立刻离开!”骆兆谦怒意不减。

“我知道是我犯错在先,但是这么多年你都冷落我,我也是一时糊涂......”李曼丽泪眼婆娑,“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保证以后一定乖乖的!”

骆兆谦望着她,沉声说道:“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别怪我不留情面。”

他面色清冷,眼中寒光森森,声音里透着果断与强硬。

李曼丽跟了他五年,非常了解他的脾气,知道什么时候该进退取舍。

她恨恨瞪了杨柳一眼,愤愤离去。

第九章 没有企图

骆兆谦望着杨柳脸上的五指印,皱着眉头问,“你还好吧?”

杨柳从震惊中回过神儿来,方觉得右脸颊火辣辣地疼,疼痛感直达心底,她不禁觉得万分委屈悲从中来,眼圈不觉红了。

白皙的脸颊上,五道触目惊心的手指印,刺激着骆兆谦的眼睛,他不自觉地伸出手,刚触到她的皮肤,杨柳就惊叫一声“疼”。

骆兆谦的指头像触到火苗似的缩了回去。

“抱歉”,他说。

“还好,没事的。”杨柳抬头望了望他。

一双美目中,还泛着晶莹剔透的泪花,盈盈水润,透着一丝动人的光芒。

那一刹那,骆兆谦的心跳了一下。

披肩被李曼丽扯掉了,杨柳伸手去捡,弯腰俯首之间,胸部的光洁饱满与沟壑就呈现在骆兆谦眼前,他赶紧别过脸去。

但呼吸,却如风中柳絮般凌乱起来。

杨柳整理好衣服,对着侧着身的骆兆谦说,“骆先生,我想回去了,您忙着,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我送你。”骆兆谦下意识地放柔了声音。

“不用的,我自己可以。”

骆兆谦没有回答,大踏步径自往出口走去,杨柳提着裙摆赶紧跟上。

坐在车里时,骆兆谦说:“李曼丽的事,我会处理,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我没关系的,我跟她说了,我对你没有任何企图,是她自己不信。”

骆兆谦本是满腹心事,脸上也是一贯的淡淡表情。可下一瞬,被她这一句话惊着了似的,蓦地抬头瞧着她,眼神亮得惊人。

“你就那么瞧不上我吗?”

“啊?”杨柳也惊着了,她尴尬地咽了口唾沫,自己说的什么话,真是太自作多情不识好歹了。

“嗯……我是说,我们之间差距太大,我没有非分之想。”

杨柳急急分辩道。

骆兆谦是什么身份,人中之龙万里挑一,哪是她这等小人物能够觊觎的。况且,连刘明利都看不上她,何况这众星捧月的骆兆谦。

骆兆谦没有说话,低着头仿佛若有所思。

杨柳望着车窗外流水般蜿蜒而过的五彩夜景,内心翻江倒海。

她自小父母双亡,和奶奶相依为命,大学四年完全是靠助学贷款和四处打工度过的,刚毕业奶奶又得了胃癌,她不得不四处赚钱来维持奶奶的医药费,那艰难的三年,她甚至都没有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

在杨柳二十五年的生命里,她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彻彻底底地感受到自己的平凡、渺小、卑微。那些名媛身上随随便便的一件首饰、一个包包,都抵得上普通人一辈子的积蓄。

而她,还挣扎在生活的泥淖中。

眼前闪过刘明利的脸,那个她一想起来就心痛难忍的男人。

刘明利也觉得她是一棵卑微的豆芽菜吧,所以轻易地抛弃她,另攀高枝。

周二的晚上,骆兆谦请盛名的吴总吃饭,几个部门经理作陪,杨柳应骆兆谦的要求,也盛装出席。

到了餐厅,杨柳才发现自己是欧伦这边唯一的女性,盛名那边来的三个男人带来了四个女伴,其中吴总一人就带了两个。

杨柳最近才从同事们的八卦中得知,盛名集团的吴天豪花名在外,家中虽然有红旗屹立,但外面的彩旗一直招展。她禁不住打量两眼吴天豪身边的两个美女,前凸后翘,都长着标志的小狐狸脸,果然是尤物。

骆兆谦穿着一身得体的黑色西装,白衬衫,系着领带,端坐在质地优良的真皮座椅上,十指交叉,喉结突出,像一件精致打磨过的艺术品。他往餐桌旁一坐,立刻就招揽了所有女人的目光。

骆兆谦旁边的位子没有人坐,几个部门经理好像心照不宣,都有意往后撤,等大家坐定后,满座只剩下骆兆谦左手边有个位子。

杨柳抬头看了看骆兆谦,只听他轻声说:“坐吧。”

一行人寒暄过后,就开始推杯换盏。杨柳职场经验尚浅,怕说错话惹得领导们不高兴,就只好多吃菜少吭声。

她正细心剔羊肉片上的肥膘,突然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杨柳抬起头,看到对面的吴总正端着酒杯冲她微笑,她听见他说:“杨秘书,第二次见面,你还是这么漂亮,我先干了。”

杨柳有些受宠若惊,赶紧站起来,她看到吴天豪已经咕咚咕咚把一整杯红酒都灌下去了,在众人的起哄声中,杨柳也糊里糊涂地灌下去一杯。

杨柳这一杯酒下肚,席间立刻炸开了锅,男人们纷纷说“好酒量好酒量”,不仅盛名那边的几个男人起身敬她,欧伦这边的部门经理也跟着掺和。

杨柳常年在酒吧跳舞,酒量还是有一点的,但是也架不住这么多人走马灯似的轮流灌啊。在半推半就的空隙,杨柳瞥了骆兆谦一眼,只见他眉目凝重,端坐在那里不动声色。

杨柳身子发软,手也开始抖起来,举起杯子正要喝,就听见骆兆谦说:“行了,杨秘书喝多了,大家手下留情吧。”

骆兆谦一说话,大家就不再为难她了,锋头一转,开始针对吴总身边的两位天仙美女。

酒宴还没有散,杨柳已经意识模糊了。

城市的五彩灯光流淌在车窗上,像一条细细的蜿蜒的河。

骆兆谦转过脸去,静静地看着身旁熟睡的女孩。

她向右蜷缩,脸正对着他,呼吸很浅,嘴角有淡淡的酒气。从骆兆谦的角度看过去,她眉目舒展,嘴角微抿,显得脸颊有点肉嘟嘟的,安静又可爱。

骆兆谦看了一会儿,把脸转向窗外,慢慢地笑了。

过了一会儿,骆兆谦对司机说:“去希尔顿。”

司机答应一声,悄悄从后视镜中瞥了杨柳一眼。

转过路口时,轮胎好像压到了什么东西,颠簸了一下,杨柳嘤咛一声,皱着眉头,动了动。

然后放在腿上的手就缓缓地滑了下来。

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骆兆谦一怔,转过头来看向她的脸。

脑子里,突然浮现刚才扶她上车的那一幕。

她手臂上的皮肤,很光滑很细腻,她的腰很细,而且线条柔软......

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触觉,异常清晰,仿佛残余在手指间,挥之不去。

他怔忪了一会儿,手背无声地一翻,反握住她的手。

依依杨柳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依依杨柳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热门小说《终极小农民》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终极小农民》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终极小农民第5章我回来了张唯干咳一声,他第一次来,怎么可能知道东西在哪。而村妇听到这句话,大概是听出了陌生的声音,立马扭过身子,同时把衣服稍稍往下拉了拉,看向张唯。“哎哟喂!哪个村疙瘩来的愣头娃,看到人在喂奶都不知道避一避?”村妇轻斥了一句,伸手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下一瓶酱油,放到了柜台上:“本来一块钱,但你这小崽子看了我,多收你五毛!”张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里却在想:这秀英婶还真是装模作样,反正给谁看都是看,何必分村里村外呢。拿了酱油,付

  • 热门小说《娇妻的诱惑》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娇妻的诱惑》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娇妻的诱惑第5章我答应“还给我,那项链是我的!”张瑞气急败坏道。“你的?这上面写你名字了吗?”李强笑嘻嘻道。“那是我买来送给林雅诗的,你快点还给我!”张瑞的脸都要变成猪肝色了。“胡说八道,我还说这项链是我买来送给梁丘莹的呢,编瞎话张口就来,反正这东西是我捡到的,那就是我的。”李强烦透了张瑞平时的道貌岸然,干脆调戏一下他。张瑞气得开始结巴了,“胡,胡说,那是我刚买来,你,你快点还我!”李强嬉皮笑脸道:“你好歹也是咱们班的班长,平时告诫大家要安

  • 热门小说《超级小农民》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超级小农民》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超级小农民第5章蔬菜量产“你提供的新品种大蒜苗子放在菜里做佐料之后,菜肴的档次都跟着提高了。”陈佳在院子里坐下,一边打量这个陈旧的院子,说道。“西红柿也是,我们福满楼的生意明显多了一些,所以我今天来,是想看看是什么样的高人才能种出这样在食材方面有重大突破。”“夏阳,你是农科院出生?”不等夏阳开口,陈佳继续问道。“不是,我高中开始,就喜欢研究一些种植方面的东西。”夏阳给趁机倒了一杯茶,说道。“所以才高考落榜,与大学无缘。”“就凭你所掌握的技术,

  • 热门小说《婚色入骨:替身新娘很撩人》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婚色入骨:替身新娘很撩人》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婚色入骨:替身新娘很撩人第5章很容易失去性趣夏橙背部线条紧绷,这是一种条件反射,她看向萧何的方向,微微点头应下:“嗯。”“准备吃饭。”萧何交叠着修长的腿坐在沙发上,从报纸中抬眸扫视她一眼补充道:“另外,我不喜欢不干净的女人。”夏橙闻言面色一紧,还未从他话里抽丝剥茧理解意思,一旁的佣人便走过来,语气恭敬的道:“少夫人,浴室在这边。”这男人有着严重的洁癖,从医学上客观阐述,这是病,得治。夏橙总结着自己的观点,面上不动声色,乖巧的

  • 热门小说《爱到无路可退》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到无路可退》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爱到无路可退第五章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的主治医生Jack是陆尽岩从国外专门请回来的,听说医术高超,能保证我的伤口不留疤。Jack是个风趣的男人,他和我谈到陆尽岩,说他们是在一家酒馆认识的,第二天还结伴一起去爬喜马拉雅山。我知道陆尽岩一向喜欢极限运动,但没想到他在18岁的时候就独自出去探险。Jack笑着摇摇头,说着生硬的中文:“尽岩当时带了几个朋友,其中有一个女孩,verybeautiful。”我笑着说:“你还记得她叫什么名字吗?”“雅……

  • 热门小说《姐姐的秘密》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姐姐的秘密》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姐姐的秘密第5章姐姐错了之后在学校的日子里,李子琪那帮人有事没事就找我麻烦,而且每次还是把我打的很惨的那种,可是不管我怎么问他们为何要欺负我,可他们的回答却是很简单,一句话“看我不爽。”妮玛!这也太能欺负人了,每次把我欺负成这样,而且理由还是这么简单,也他娘的太操蛋了,我不是一个猪头,自然知道这事没有这么简单的,我联想到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得出来的结论那就是我姐姐,肯定是我姐姐想要报复我,所以才指使李子琪他们来找我麻烦的。想到这些,我就等下放学

  • 热门小说《冥婚挚爱》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冥婚挚爱》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冥婚挚爱第5章404没人住“404早就没人住了啊!”我的脸一下子刷白。“小雨你怎么了?”我当然不敢告诉她我见鬼了,此刻我的心里寒森森的,我总觉得今天还要出事。“你怎么了,说话啊?”吴心澜焦急地看着我,满是关切。“我,心澜我问你,昨天我们一起去的404,后来你们怎么跑掉的!”吴心澜看着我,满脸的惊讶:“小雨,你胡说什么,昨晚我们根本没有去过404!你是不是傻啦?”我不死心,我联系了寝室其他两人,他们都说不知道小琴是谁,从没去过404。我的心彻底凉

  • 热门小说《超级小农民》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超级小农民》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超级小农民第五章:无法抵挡的魅力就在王铁棍她们离开之后,一帮身穿黑衣的小混混气势汹汹的进入了仙地村。“阿龙,究竟是谁干的?”一个彪形大汉在平板房里面找到了被打翻在地的龙哥。“虎哥,你可算是来了。”龙哥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一说话便牵扯到了嘴角裂开的口子,疼的他一个劲儿的倒吸冷气,“哎呦!哎呦!疼……疼死我了。”“金老板那边已经怒了,先别急着叫唤,说,是谁干的?”虎哥直接无视了龙哥的哀嚎,厉声问道。“这……虎哥,那人很精明,进来的时候是蒙面,

  • 热门小说《医道生香》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医道生香》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医道生香0005章小妞都很彪悍楚南凶狠的目光让那几个骄傲的青年男女都打了个寒噤,郑妙妙一想不对啊,他有什么可怕的,不过就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穷屌丝罢了,虽然再像之前那样的羞辱楚南,不过脸上仍旧带着一种高傲和鄙夷:“楚南,就算是伯父和伯母不在了,你也不应该这么堕落,像个野蛮人一样的动手,连点修养都没有!”楚南冷笑着看了郑妙妙一眼,目光刺眼无比:“古代人尚且懂得礼义廉耻,可是你郑妙妙却不懂得。你们郑家和我楚家订婚之时,你郑妙妙就已经是我未婚妻了,你

  • 热门小说《异能村医》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异能村医》第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异能村医第5章夜半救美“希望能从莲香嫂这里开个好头吧,若是我这个秘方治疗女人每个月都会遇到的这个麻烦病有奇效,一传十,十传百,用不了多少时日,我这神医的名号不是就能树立起来了么。现在不管做什么都得有品牌,有名气,当别人求着你办事时,收多少钱则都不是问题了。看来莲香嫂真是我的及时雨啊。”总吃酱油拌饭,咸菜拌饭也不是个事儿啊,苏俊华拿起手电筒,提起桶子和捞泥鳅的小网兜抹黑抓泥鳅去了。苏俊华爷爷去世后就一个人独自生活,没有人照顾他,生活过的挺不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