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无删节霸道少爷甜蜜妻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20:47:4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霸道少爷甜蜜妻

:公主失踪了

“二少,不好了,小小姐失踪了。版权xbxys.com

” 顾从安刚刚从公司回家迎面便听见佣人急忙忙的开口。

英俊非凡的面容顿时微不可闻的一僵,眉头随即狠狠的皱在了一起,迈开了脚步大步朝客厅里走了过去。

客厅里江老爷子正气的面色铁青,拎着手里的拐杖重重的朝面前站着的江年海身上砸了过去:“逆子!你今天要不把念念找回来我非打死你不可。

” 江老爷子使足了力气,拐杖打在江年海身上,江年海痛的直皱眉,也是满脸的怒色:“她爱去那里就去那里!我绝对不会去找她回来的!” 江老爷子听着江年海这话,眼眸里的怒色更甚了,又是一拐杖重重的打在江年海的身上冷冷的冲江年海道:“逆子,你今晚要不把念念找回来,那个姓林的就别想进我江家的家门!” 被踩到痛处的江年海声音立即高了好几个分贝:“我不会去找她的,才这么小就知道害自己的弟弟了,这样的女儿我要不起。

” 说着江年海一甩衣袖,无视了站在旁边的顾从安,拿了车钥匙脸色铁青的扬长而去了。

顾从安十岁的时候被江老爷子从福利院领养了过来当成养子来照顾着,跟江年海的年龄差了一大截,虽说名义上两人是兄弟,但是关系却是很冷淡。

顾从安皱眉看着从自己身侧走出去的江年海,目光转而落在了沙发上的江老爷子身上,顾从安迈步走了过去倒了杯白开水递到江老爷子面前道:“爸,出什么事情了?” 这几天顾从安都在国外出差。版权http://www.xbxys.com/

江老爷子这才回神过来,看向顾从安满是担心的道:“从安,念念出事了,昨天下午年海带了已经怀孕两个月的林慧茹回来,念念跟林慧茹大吵了一架,林慧茹意外摔倒流产了,因为这事,年海跟念念闹的很大,年海打了念念一耳光,念念从昨天下午离家出去后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我派人下去找也都没有消息。

” 顾从安眉头一皱,随即低头看了眼腕表,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一天一夜都没有消息,又是一个女孩子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深邃如星海般的眼眸顿时一暗,顾从安突的起身冲江老爷子道:“爸,你别担心,我现在马上去找,一定把念念找回来。

” 话音刚落,顾从安便立即转身离开了。

顾从安一坐上车吩咐了司机开车便拿了手机拨了江念夏的号码出去,得到的果然是冰冷的提示音已关机。

顾从安皱着的眉头顿时更深了几分。

前排开车的司机孙严没回头都已经感受到了后座上自家总裁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凝骇人的气场了。

缩了缩脑袋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开口道:“总裁,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顾从安冷着眼眸,抬手按了按眉心顿了顿道:“去酒吧街!” 顾从安了解江念夏,以江念夏的性格现在最有可能去的就是酒吧了。网站http://www.xbxys.com/

孙严听着连忙应声,调转了车头加速朝酒吧街驶了过去。

酒吧街是唐城酒吧最集中的一条街了,整整有四十多家酒吧在这条街上,一到夜晚热闹非凡,同时也是龙蛇混杂。

一想到江念夏可能在这样的地方待了一天一夜,顾从安深邃如星海的眼眸里就忍不住划过一抹暗色。

孙严车开的很快,半个小时后就到达了酒吧街,充斥着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牌将整条街渲染出了几分暧昧的气氛,隔的老远都能听见那些酒吧里面震耳欲聋的低音炮音乐。

顾从安冷着张脸推开车门下车冲旁边的孙严道:“分头一家一家的找,一找到念念就给我打电话。

” 孙严连忙应了声,心下顿时了然,原来是江小姐出事了,难怪一贯冷静自持的二少会这么失态了,不过也只有碰上江小姐的事情自家总裁才会这样。

两人分头找人,在顾从安铁青着一张俊脸推开第二十一家酒吧大门的时候,终于在那一群疯狂扭动着的人群后面找到了正抱着酒瓶喝的烂醉的江念夏。来自http://www.xbxys.com/

顾从安刚一走近,边听见赖坐在江念夏旁边一个染着红毛的小混混冲江念夏轻佻的吹了声口哨道:“美女,看你都喝醉了,我送你回去吧。

” 说着那小混混便伸手朝江念夏纤细的腰间横了过去。

下一瞬间,那小混混的手还没有碰到江念夏纤细的腰便被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掌狠狠的扼住了手腕,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顿时响起了小混混的惨叫声。

酒吧里面震耳欲聋的DJ声很快的将小混混的惨叫声压了下去。

顾从安危险的微眯起眼眸冲那小混混不耐烦的吐出一个字来:“滚!” 本来还想闹事的小混混抱着自己受伤的手腕,才刚一对上顾从安微眯的眼睛,浑身顿时一凉,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的对手,那小混混那里还敢闹事抱着手腕灰溜溜的跑了。

顾从安气的不轻,这才将目光落在喝的烂醉的江念夏身上。

原本白皙如玉的脸颊因为喝醉了酒的缘故染上了些绯红,如小鹿般无辜的眼睛蒙上了层薄薄的水雾正迷离的盯着顾从安看,头发乱糟糟的,就连身上的白色蕾丝边的短裙都有些皱巴巴的,隔的老远估计都能闻到江念夏身上散发出的酒精味了。无删节霸道少爷甜蜜妻免费阅读全文

“小叔?嘿嘿,小叔你怎么来这里了?”江念夏歪着头指着顾从安傻兮兮的笑道。

顿了顿又拿起桌上的一瓶酒塞到了顾从安怀里:“小叔来陪我喝酒。

” 顾从安脸色冷的简直跟十二月的寒冰有的一拼了,拿开了自己怀里的酒瓶,伸手一把拎住江念夏裙子的后领将江念夏从卡座上拎了出来。

顾从安一米九三的身高,江念夏才一米六七,轻易的简直跟老鹰拎小鸡似的。

被拎住的江念夏十分不满的皱着眉挣扎,抬起小脸对上顾从安那张如寒冰似的脸道:“小叔,你放开我,我还要喝酒,你快放开我。

:混乱荒唐的夜

“回家!”顾从安盯着江念夏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

一听说要回家,江念夏顿时像是只炸了毛的猫似的,只差没跳起来了,挣扎的更厉害了冲顾从安道:“我不回家,不回家!!!” 顾从安拿挣扎着要跑的江念夏没办法,索性直接将江念夏按进了自己怀里困住,眼神顿时柔和了几分,透着抹心疼,带着几分无奈安抚道:“好好好,不回家不回家。阅读xbxys.com

” 听见顾从安答应了江念夏这才老实下来,像小时候一样在顾从安的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温暖的角落埋住了自己的小脸,双手下意识的也环住了顾从安的腰。

感受到怀里江念夏的动作时,顾从安浑身顿时一僵。

顾从安这一愣神间便听见江念夏十分委屈的声音在怀里呢喃道:“小叔,我没推那个坏女人,是她自己故意摔倒流产的,不是我。

” 顾从安听着江念夏的声音,身体的僵硬这才缓解了几分,温暖干燥的大掌落在江念夏的背上,安抚的拍了拍,顾从安干净低沉的声音缓缓道:“念念,我相信你。

” 他的念念那么好,那么善良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

他太了解江念夏了,其实就是只纸老虎,从来做不出那些伤害人的事情出来。

江念夏不肯回家,顾从安只好就近找了家酒店。

从酒吧出来后,江念夏就睡着了,顾从安一路抱着江念夏到酒店,开房间的时候,酒店前台的收银小姐还用那种十分暧昧的目光在顾从安和被顾从安抱在怀里的江念夏身上转了一圈。

顾从安比江念夏只大七岁,江念夏十八岁,顾从安二十五,男俊女美两人现在这幅样子还真像是来开房的小情侣,也怪不得人家误会了。

不过收银小姐在对上顾从安那张冷峻的面容时顿时吓的不敢在多看了。

以至于让她忽略了顾从安那莫名微微泛红的耳尖。

顾从安抱着江念夏回到房间,轻手轻脚的将睡着的江念夏放到床上,帮江念夏盖好了被子,顾从安这才走到了落地窗前抬手扯了扯领带,顿了顿这才拿了手机出来,拨了江老爷子的号码出去。

电话响了没几声就接通了,江老爷子着急的声音急急忙忙传了过来:“从安,念念找到了没有?” “爸,你别担心,念念已经找到了。

” 顾从安听到江老爷子长舒了一口气这才又接着道:“不过念念现在不肯回家,我在酒店开了间房让她暂时休息了,明天我带她回家。

” 江老爷子听着忙放心的道:“好好好,念念没事就好了,那麻烦你照顾念念一晚了。

” 江念夏从小就跟顾从安的关系好,顾从安也向来很疼江念夏,所以让顾从安照顾江念夏,江老爷子很放心。

顾从安应了声便结束了通话。

刚挂电话的顾从安一回头便看见床上躺着的江念夏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坐在大床上,一只手撑着额头呢喃:“水,张妈帮我倒杯水……” 张妈是江家的佣人。

江念夏醉的不轻,人都糊涂了。

顾从安听见江念夏的声音倒了杯水过来,扶着江念夏的肩膀将水杯递到江念夏的嘴边道:“张嘴。

” 听见顾从安的声音,江念夏这才朝声源处望了过来,对上顾从安这张俊脸时江念夏愣了愣皱着眉:“小叔?” 江念夏脸蛋红红的,眼神迷离,显然还是在醉酒的状态。

顾从安皱眉,将水杯直接碰到了江念夏的红唇道:“先喝水。

” “哦。

”江念夏十分听话的就着顾从安的手喝了一大半杯水。

见江念夏喝够了,握着杯子的顾从安正准备起身将杯子放回桌上,结果才刚一起身,自己的腰就环上了一双柔软的像是藤蔓似的双手。

顾从安浑身骤然一僵。

隔着薄薄的一层衬衫,顾从安甚至是能感受的到江念夏身体传来的热度,烫的顾从安有些无所适从。

“小叔,你要去那里?”江念夏十分不满的声音响起。

顾从安声音莫名的低哑了几分:“念念,你先松开手。

” 江念夏听见顾从安的这句话顿时红唇一扁,向是受了打击似的,小鹿般的眼眸里顿时蒙上了一层水雾委屈的道:“小叔也讨厌我了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们都讨厌我,都不要我了……” 说到后面江念夏的声音顿时哽咽了起来。

说着江念夏像是赌气似的,用力的拽了顾从安一把,本来打算转身的顾从安被江念夏这么用力一拽,脚步一个不稳,只听见砰的一声响,杯子掉落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

紧接着大床又是砰的一声闷响声,只见脚步不稳的顾从安直接摔进了大床上,双臂撑着将江念夏压在了身下。

江念夏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瞪大了湿漉漉的眼睛傻傻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顾从安。

两人挨的太近了,近到两人的呼吸都交融在一起,江念夏那泛着诱人水光的红唇跟顾从安只有四五厘米的距离。

只要他一低头就能轻易的吻上…… 顾从安那双深邃如星海一般的眼眸渐渐幽深了起来,一直被顾从安压抑在心底深处的怪兽在这一刻冲破了层层的束缚暴露了出来。

顾从安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随即低头吻上了江念夏那诱人的红唇,辗转反侧,最后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霸道无比的用舌尖撬开了江念夏柔软的红唇,攻城掠地了起来。

江念夏迷迷糊糊的,被吻的缺氧,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只知道跟着自己身体本能的感觉走,下意识的伸手环住了顾从安的脖颈,将顾从安拉的离自己更近了一些。

江念夏的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对顾从安来说就像是邀请一样,顾从安在也克制不住大掌落入了江念夏的衣服内。

房间里面顿时一片春意盎然。

“疼,太疼了……”江念夏搂着顾从安的脖颈,窝在顾从安的怀里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顾从安听见江念夏下意识的呢喃声隐忍的皱了皱眉停下动作,凑上去一颗一颗吻去了江念夏的眼泪,等着江念夏适应之后这才继续。

:骚扰电话

顾从安听着江老爷子的话用力的握住了拳头这才克制住自己没有失礼的直接站起来。

眼眸一暗,顾从安垂眸冲江老爷子道:“爸,林慧茹流产的事情跟念念无关。

” 江老爷子听着提起这个,也是一脸隐怒:“我当然是相信念念的,念念做不出来那样的事情,这摆明了就是林慧茹给念念下的套!” 江老爷子自己看着疼在手心里长大的孙女怎么会不知道江念夏的品性。

可是江年海相信了,当时又只有林慧茹跟江念夏两个人在,江念夏拿不出证据证明清白,江年海把错全怪在江念夏身上,坚持要娶林慧茹补偿林慧茹。

顾从安压下自己心里的怒气,看向江老爷子道:“爸,念念现在在那里?” “我让老赵送念念去机场了。

”江老爷子喝了口茶缓缓道:“已经给念念联系好米国那边的学校了,虽然急是急了点,但是我让秘书跟着念念一块去了,等帮念念在米国纽约那边都安置好了在回国。

” 顾从安听着江老爷子这么一说,终于是克制不住的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爸,我还有事先出去一下。

” 话音刚落,顾从安已经大步离开了。

江老爷子看着顾从安匆忙离开的背影,想起今早上自己跟念念提起出国的事情时,本以为念念会反对,结果才一开口,念念就答应了,并且是自己要求今天就过去米国,匆忙的像是在躲什么人似的。

联想到这些江老爷子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总觉得今天的念念跟从安好像有那里怪怪的。

顿了顿后,江老爷子只觉得自己大概是多想了。

想起念念,江老爷子心里顿时升起一抹不舍和叹息,要不是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江老爷子也不想让江念夏出国的。

顾从安车速直飙两百码,车子开的飞快的往机场方向驶去,原本一个小时多的车程硬是让顾从安半个小时就达到了机场。

一下车,顾从安便大步往机场内走去,在看到机场显示屏上显示着时间最近的飞往米国的客机早已经起飞的信息时,顾从安狠狠的拧了拧眉,失控的一拳打在旁边的墙壁上。

暗自做了好几个深呼吸,顾从安才冷静了下来,拿了手机拨了江念夏的号码出去,可是回应他的只是冷冰冰的提示音“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在拨。

” 顾从安狠狠的摁断了电话,抬手揉了揉眉心,好的很,真是好的很!江念夏你倒是敢跑,连个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接跑去米国了!!! 顾从安抿了抿唇角,冷着张脸拿出手机又拨了助理孙严的号码出去。

电话很快的便接通了。

“孙严,帮我定最近一班飞往米国纽约的航班!” 孙严刚一听见自家总裁放吩咐狠狠的惊诧了一番,要知道今天公司还有个很重要的董事会要开呢。

而且自家总裁一直都以工作为重,实打实的一枚工作狂,今天不仅迟到了而且现在这情况是要准备旷工了? 孙严忍不住小声的提醒了一番:“总裁,今天下午还有个很重要的董事会要开……” “这两天的工作行程全部推后!”顾从安一锤定音。

孙严抽了抽嘴角连忙应了下来:“好的总裁,我这就去安排。

” 很快的,孙严便把定好的航班信息发到了顾从安的手机上。

还有一个小时的登机时间,顾从安坐在VIP候机室里,又给江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过去。

“爸,我这两天正好要去米国纽约出差几天,到时候可以顺便去看看念念,我刚打念念的手机关机了,没有念念最新的联系方式。

” 江老爷子听着顾从安这么一说并没有生疑,顾从安是靠自己白手起家创业的,顾从安公司的事情江老爷子向来不过问,只知道最近这段时间顾从安很忙经常出国出差。

有顾从安去看念念,江老爷子心里倒是更放心一些,毕竟顾从安做事稳妥可靠,跟念念的感情又向来很好。

想着江老爷子便利落的把江念夏最新换的米国的手机号码和学校的地址告诉给了顾从安。

十四个小时之后,飞机安全的降落在米国纽约。

顾从安顾不上倒时差便直奔江念夏的学校。

到达学校后,顾从安这才拨了江念夏在米国的手机号码出去。

电话响了好几十秒钟,就在顾从安皱眉以为要自动挂断的时候终于听见手机里面传来江念夏那没心没肺的声音了。

“喂,您好,请问你是?” 江念夏刚接到顾从安的电话时还很是疑惑,她换了新手机跟新卡,手机上并没有存顾从安的号码。

她这个新手机号也只有爷爷知道,就连江年海都不知道,她实在是有些想不出来谁会在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

“是我!” 听着手机突然响起的声音,江念夏吓的浑身一僵,手机差点没被她直接给甩出去了。

低沉干净的嗓音,莫名的就让江念夏脑子里面想起了昨晚上顾从安那性感至极的低喘声。

不可否认,他的声音是真的真的很好听…… 打住,打住!江念夏及时的制止住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莫名有些发烫的脸颊,江念夏正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挂断电话的时候,手机里面又再次响起了顾从安好听的声音:“你现在在那里?” “我……我……”江念夏环顾了眼四周,正打算告诉顾从安自己在米国纽约的学校时。

顾从安又突的打断了江念夏的声音:“念念,我现在在米国,见一面吧,我们好好谈谈。

” 听着顾从安说起念念两个字时,江念夏连耳朵尖都泛起粉红起来。

顾从安的音色偏低,嗓音干净纯粹,特别是在顾从安叫她小名念念的时候,尾音会不自觉的上扬,莫名的就带上了几分缱绻宠溺的意味来。

一听说顾从安要谈谈,江念夏整个人顿时又慌了,这次她匆匆忙忙的来米国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躲顾从安。

:突然出国

两人都是第一次,混乱的就像是战场一样。

到最后结束,两人都是累的出了身汗,也顾不上洗澡了,折腾的实在是太晚了,顾从安伸手将江念夏紧紧的搂在怀里便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江念夏是被热醒的,感觉自己像是抱着一个大火炉似的,一睁开眼睛的江念夏便对上了一堵精瘦的肉墙…… 江念夏愣了愣,这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自己浑身像是碾压过一般的疼,尤其是腰……感觉像是要断掉似的。

脑子里面顿时涌入一些断断续续的片段……那些暧昧的画面,以及顾从安那张挂着汗水的俊脸,性感低沉的喘息,江念夏浑身顿时一僵。

目光一瞬一瞬的往上移,然后看见了顾从安那张安静的睡颜。

江念夏只觉得自己脑子里面突的嗡的一声炸掉了。

她……她她竟然跟自己的小叔滚床单了……虽然虽然并不是她有血缘关系的亲叔叔,但是,但是那也是跟她一直依赖着的朝夕相处的小叔啊!!! 回过神来后的江念夏脑子里面跳出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跑! 害怕吵醒顾从安,江念夏连呼吸都不敢大喘气轻手轻脚的从顾从安的怀里退出来,捡起地上的衣服胡乱穿上,江念夏顾不上自己身体上的不适拿起包包逃似的就离开了酒店。

一出酒店,江念夏的理智总算是回来一些了,想起昨晚上发生的荒唐事,江念夏胸腔里的心脏莫名的就加速跳动了起来。

已经满十八岁成年了的江念夏虽然是第一次跟人滚床单,但是作为学霸一枚,江念夏的生物学的很好,离开酒店后便去药店买了事后药吃了。

她记得昨晚上顾从安是没有做任何安全措施的。

吃了事后药,江念夏刚把手机一开机便接到了江老爷子打过来的电话。

江念夏莫名有些心虚的暗自做了几个深呼吸这才接通了电话,她离家出走这么久,爷爷肯定很担心。

电话刚一接通,果然便传来了江老爷子担心的声音道:“念念,起床了没有?起床了的话就回家吧,我让张妈给你包了你喜欢吃的藕肉水晶饺子,爷爷等你回来吃早饭。

” 江念夏听着爷爷的声音,眼圈顿时一红,有些愧疚的低声道:“爷爷,我知道了,这就回来。

” 江老爷子听见宝贝孙女答应了,顿时连连笑了起来连声应好。

结束电话后,江念夏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去江家主宅了。

顾从安睡到自然醒刚一睁开眼睛便下意识的微微低头朝自己怀里看了过去,怀里空空如也,没有看见自己意料之中的人儿,顾从安顿时狠狠的拧了拧眉头。

从床上坐起身来,环顾了眼房间也没有找到江念夏的身影,连江念夏的衣服跟包包也都不见了,顾从安这才意识到江念夏可能是跑了。

脸色顿时一沉,顾从安有些懊恼的抬手捏了捏眉心,即使是睡觉的时候他也一向来是很警醒的,却没有想到跟江念夏睡在一块自己就连警惕性都降低了,竟然睡的这么沉,连江念夏什么时候离开了都不知道。

想着顾从安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拿手机过来拨通了江念夏的号码出去。

电话接通后却是依旧响起一阵冰冷的提示音“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在拨。

” 莫名的,听见这提示音的时候,顾从安心底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起来。

脑海里面回忆起昨晚上的那些片段,顾从安深邃如星海的眼眸中顿时闪过一抹自责跟懊恼。

昨晚实在是太糟糕了!念念还那么小,肯定是把念念吓坏了,他真的是太着急了一点了。

想着穿好衣服的顾从安连忙迈开步子大步离开了酒店。

风驰电擎的开车赶回江家主宅。

一走进客厅里,顾从安便环顾了眼四周,只见江老爷子正坐在落地窗旁边的藤椅上泡茶。

“从安回来了,吃了早饭没有?没有我让张妈去给你做。

”江老爷子端起泡好的茶喝了口,心情已经没有昨天的担心跟阴沉了。

“已经吃过了。

”顾从安说着迈步走到江老爷子的身旁,尽量的让自己的声音不带任何异样的问道:“爸,念念回来没有?” 江老爷子点头,随即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冲顾从安说:“正好,有关于念念的事情要跟你说一下,先坐。

” 顾从安胸腔里跳动着的心脏蓦地像是被提到了嗓子眼里似的,拉开江老爷子对面的藤椅坐了下来。

江老爷子给顾从安倒了杯茶,这才缓缓开口道:“今天一大早,念念就回来了。

” 说着江老爷子一顿,目光看了眼顾从安话锋突的一转:“不过,昨晚上我想了很多,最后决定最近这几年还是让念念先出国留学一段时间,这对念念来说会好一些。

毕竟苏素刚去世不久,念念现在待在家里也容易触景生情,那个不肖子现在又闹着要娶那个姓林的。

” 苏素是江念夏的亲生母亲,三个月前,因为发现了江年海出轨林慧茹,心情太差开车出去结果发生了车祸当场死亡了,虽然是意外事故,但是归根究底到底是因为江年海跟林慧茹,从这件事情后,江念夏跟江年海两人的关系便降到了冰点。

父女俩一见面就吵架,本来江年海对江念夏还有几分愧疚,一直没把林慧茹带到家里来,结果谁知道林慧茹这么快怀孕了,跟江年海逼婚,江年海因为对江念夏的愧疚没答应,结果偏偏这么凑巧江念夏把林慧茹害的流产了,江年海对江念夏的那点愧疚没了,行事一点都不顾及江念夏,今天竟然就到处发他跟林慧茹结婚的请帖了。

想着江老爷子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声音里满是无奈:“年海坚持娶那个姓林的,这次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没有办法阻止了,念念要是亲眼看到只会更伤心,还不如眼不见为净。

霸道少爷甜蜜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霸道少爷甜蜜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狼系帝女妃:魅王狠难缠19章(第19章 退婚,竟敢擅闯金銮殿)

    原标题:狼系帝女妃:魅王狠难缠19章(第19章退婚,竟敢擅闯金銮殿)小说书名:狼系帝女妃:魅王狠难缠第19章退婚,竟敢擅闯金銮殿九九忍不住嘀咕了声:“冷的话就跟本公主借一借被子,本公主不是那么吝啬的人。来吧,滚进来,本公主已经暖好被窝了。”说完,朝北宇龙越的方向掀起被子,一个人睡不暖,两个人可以互暖,为了一夜的温度,拼了。北宇龙越看了她一眼,见她一脸希冀的表情,很优雅地滚了一下滚进了九九的被窝里,顺势还将她搂住,下巴抵在她的发顶。九九浑身一颤,觉得滚进来的不是一个大活人,而是一团冷气体,直接冰到

  • 盗妃嚣张:残王宠妻无度19章(第19章 已经晚了)

    原标题:盗妃嚣张:残王宠妻无度19章(第19章已经晚了)小说名:盗妃嚣张:残王宠妻无度第19章已经晚了“既然有胆量踹我,就要有勇气接受应有的惩罚。”男子再次出声,低沉着声音说道,那略显冰冷的嗓音,有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冷冽。苏离的心中已是滔天怒火,但她也很清楚如今的情势对自己很不利。且不说这男子的身手如何,仅是对比她和他的力量,她很明显就不是他的对手。“刚才踹了你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总行了吧?”撇嘴,苏离没好气地说道。“已经晚了。”男子说着,左手一把捏住她的下颚,轻轻挑起她的下巴,望进她那双盛满怒意

  • 狼性总裁别乱来19章(第19章 欺人太甚)

    原标题:狼性总裁别乱来19章(第19章欺人太甚)小说:狼性总裁别乱来第19章欺人太甚回去息君苑的路上,周沅浅再不敢轻易说话。寰大少今晚赛车没留下半毛钱赌资,还扣掉了她所有的薪水,不仅如此还吓得她差点休克过去,那样不要命的飙车,若不是当时他也在车上她几乎要以为他是在变相谋杀。由此可见他不是来赚钱,而是专门给她好看的!生怕自己再说错什么惹了这位活阎王,又想出什么招来治她,周沅浅到了息君苑后躲瘟神一样躲进自己房间,先把房门反锁,然后再关掉手机,这才能放下心来开始休息。而此时此刻,海沙市中心医院里。展辰

  • 总裁专属:吻上恶魔小新娘19章(第19章 好好吃饭,别闹)

    原标题:总裁专属:吻上恶魔小新娘19章(第19章好好吃饭,别闹)小说名字:总裁专属:吻上恶魔小新娘第19章好好吃饭,别闹拐走叶涵的宝贝,结果就是……一只手拎起他家有恃无恐的小寿星,一边正色对今天‘拐带事件’的主谋冷脸威胁,“回去告诉你父亲,贵公司与风华的合作到此为止。”那个乳臭未干的小朋友,哪里会想到今天出头的举动会引来传说中的叶涵,还夹在指尖的烟快燃到尽头,烟灰很丧气很窝囊的掉下来半截,他已毫无知觉。拐走代价是沉重并且损失巨大的。……事实就是如此。也许小时候成绩很差的同学在高考时一鸣惊人成了文

  • 狼性邪少的财迷宠妻19章(第19章 英雄拯救的是美人,不是她这根葱)

    原标题:狼性邪少的财迷宠妻19章(第19章英雄拯救的是美人,不是她这根葱)小说:狼性邪少的财迷宠妻第19章英雄拯救的是美人,不是她这根葱“薇薇怎么样了?”米罗从人群中走来,柔着声音,上前解围,“妈,我们先送薇薇去医院看看伤着没有。”“你宁愿帮外人,也不帮我!果真是外面捡回来的野种!别碰我!”米薇痛的泪流满面,却愤怒相加一把推向米罗。米罗本是半蹲,也没防着她,这一推叫她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她这样一个国际巨星摔的这样狼狈,众人看的皆是唏嘘不已。想起米罗的养女身份,莫柒安虽不喜这个抢走古宗泽的情敌,一

  • 逆世毒宠妃19章(第一卷 重回上京,一路风华第19章 面上功夫得做)

    原标题:逆世毒宠妃19章(第一卷重回上京,一路风华第19章面上功夫得做)小说名字:逆世毒宠妃第一卷重回上京,一路风华第19章面上功夫得做尽管顾氏免去了余奕凝的晨昏定省,但是翌日一早,余老夫人身边的尚嬷嬷便来四季之春,传了话,老夫人传大小姐去华景苑叙话。所以,余奕凝简单梳洗一番后,便抱着团子,带着两个丫鬟跟在尚嬷嬷身后,一同去了余老夫人所在的华景苑。这华景苑的地理位置是整个将军府最好的,朝向南边,阳光透过那层层的绿叶,斑斑驳驳的映照在屋檐和墙角上,别有一番味道。当余奕凝抱着团子来到华景苑门口的时候

  • 王妃勇猛:调教战神冷王19章(第19章 只有王妃到)

    原标题:王妃勇猛:调教战神冷王19章(第19章只有王妃到)小说书名:王妃勇猛:调教战神冷王第19章只有王妃到“怎么?太子妃不愿意下跪?行,那就算了。大不了本王妃一会儿进宫面见太后的时候说一声。说太子妃毕竟是妾生,礼法不周,找个教习嬷嬷多多管教一番好了。”秦九儿夹枪带棒的一句话,让上官云舒满心不甘也没有用,“噗通”一声不得不屈膝下跪。咬着牙说道:“皇婶万福金安,请先上轿辇。”爽,真爽!看着刚刚还嚣张的不可一世的一对狗男女,转眼卑躬屈膝的恭迎自己上轿辇,那滋味真是如同蒸了桑拿,从里往外透着舒坦。虽然

  • 亡妻归来:兽性军长求轻虐19章(第19章 我们不约)

    原标题:亡妻归来:兽性军长求轻虐19章(第19章我们不约)小说名字:亡妻归来:兽性军长求轻虐第19章我们不约展拓黑眸深邃的凝视着她的背影,她脊背绷得笔直,一身简单的军装被她穿的飒爽英姿,比在战场上战斗力最高的女将军还要英挺。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郁望深深的看着他,“元帅,需要我为你普及一下人格分裂的常识吗?”展拓冷淡的扫了他一眼,转身进了机舱。郁望淡笑,抬手掸了掸长裤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施施然的走了进去。飞机里内部布置的如一个小型的四居室,客厅,卧室,洗手间,应有尽有,宁蓝挑了一间最舒服的卧室,直接

  • 鬼王嗜宠:毒妃太嚣张19章(第19章 该跪下来求饶的,是你)

    原标题:鬼王嗜宠:毒妃太嚣张19章(第19章该跪下来求饶的,是你)小说书名:鬼王嗜宠:毒妃太嚣张第19章该跪下来求饶的,是你三天时间很快过去,转眼就是容家一年一度的天赋测试大会。对于容家来说,这就是一场整个家族汇聚的盛典,无论身处在什么地方的容家人,在这个日子里都会赶回来。这天一大早,容初九就被府中的喧闹声吵醒。“你们不能进去,小姐还在休息。”东灵急怒交加的声音自房门处传来,似乎是有什么人想要硬闯进来。“滚开!一个下贱的奴婢,也敢拦在本小姐的面前!你算个什么东西!”蛮横的女声高嚷着,语气间满是倨

  • 强势夺爱:总裁的三嫁娇妻19章(第19章 命悬一线)

    原标题:强势夺爱:总裁的三嫁娇妻19章(第19章命悬一线)小说名:强势夺爱:总裁的三嫁娇妻第19章命悬一线曼亚哪里坐得住,她根本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遗憾,如果沈奕城有个三长两短,自己怎么交待?厨师看她如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踱步,知道再劝也劝不住了。本来,他和船长也是到岛上透气的,却不料看见曼亚驮着身材高大的沈奕城从林的深处出来。当时他们两人都吓坏了,飞跑上去帮忙。曼亚也没想到自己会爆发出那样的大力气,居然真的将沈奕城从乱石滩上,一步三蹒跚的把人给拉出来。距事发到送来抢救,已经过去4小时,虽然在游艇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