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无删节从你的世界离开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9:03:00 来源:网络 []

小说:从你的世界离开

第1章 妹控偏宠 白捡的

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夏晓满约了几个关系不错的同学去了KTV唱歌,可能是知道以后再聚的时间不会太多,他们玩得很尽兴,歌一首又一首地唱,啤酒一瓶又一瓶地喝。说明xbxys.com

趁着一个男同学唱歌的空档,沈娜娜坐到夏晓满身边,凑到她的耳边问她:“晓满,你说你考得那么好,为什么不选一个更好的学校,反而要留在本地上A大呢?”

听了这个问题,夏晓满叹了一口气:“娜娜,我们能不能不说这个啊?”

“为什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沈娜娜有些不解,这不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吗?为什么不能说呢?

从桌上拿了一包薯片拆开慢慢吃着,夏晓满有些口齿不清:“是不难回答,紫四(只是)一提到这个鹅揍(我就)生气无泪(无奈)!”

尽管晓满说的不是很清楚,沈娜娜还是听明白了:原本晓满填报的是外地的大学,谁知道夏爸爸和夏妈妈知道之后死活不让,非得让她改报A大不可。

一开始晓满还反抗,可是她的哥哥夏天一出现,晓满所有的反抗好像都被格式化了,最后的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样——晓满留在本地上了A大。

说起夏晓满的哥哥夏天,沈娜娜是知道的,那是个有名的妹控,宠妹妹宠的没边,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把妹妹拴在身边!

夏晓满从小就对这个比自己大七岁的哥哥言听计从,什么事情都要和夏天商量,虽然长大之后有了主见,慢慢地也会自己拿主意了,可重大事情上还是要依赖夏天,所以夏晓满会留下来上A大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你不去外地上学真是可惜了,A大这是托了夏天的福,白捡了一棵好苗子啊!”沈娜娜也很是无语,有个夏天那样的哥哥,也不知道是幸福还是不幸啊!

夏晓满不是听不出,沈娜娜言语中的可惜和调侃,她也不在意,只是笑笑说:“这样也好,毕竟我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对这里也很熟悉,要是换了个环境,我还真怕自己会适应不了呢!而且以后你们回来随时都可以找我玩啊,这样不是挺好的嘛!”

从晓满的语气里根本就听不出一点不满,好像不能去外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沈娜娜也就不再说什么,转过身和同学一起唱歌去了。

最漫长的暑假终于过去,在夏晓满的期盼下,A大终于开学了!

夏天开车送夏晓满到A大大门口,推开车门,夏晓满拉着行李下车。夏天摇下车窗:“满满,真的不要哥哥送你进去吗?”

夏天真的很不放心夏晓满一个人,他也是A大毕业的,在这里也有不少的师弟师妹,他还想借这个机会让他们帮着多照顾照顾他这个妹妹呢。

可惜夏晓满并给他这个机会:“不用不用!我自己慢慢走过去还能欣赏一下风景,而且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可别找你的那些学弟学妹们,让他们照顾我哦!”

夏天虽然很宠自己的妹妹,也会替她做决定,但是却很难拒绝夏晓满的要求,所以他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宝贝的妹妹拉着行李箱一步步走进A大的校园。版权xbxys.com

夏晓满一路摸索着找到了新生报到处,在学长的帮助下登记,注册入学。一切手续都办理妥当,夏晓满跟着学姐一边去宿舍楼一边欣赏着A大的景色。

不得不说,A大的环境实在是好的没得挑,不说别的,单只这林荫道两边那郁郁葱葱的法国梧桐就可独成一景!

看到这里,晓满的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显然是对A大环境十分满意,就连被逼着改志愿的不愉快也烟消云散了。

夏晓满找到自己的寝室,发现已经有两个新生到了,正在家长的帮助下整理床铺和行李。

晓满在剩下的床铺中选了一个,打开放在桌上的“新生用品袋”,将里面的东西逐一拿出来放好,然后脱鞋爬上床,开始整理她的床铺。

“你是一个人来的吗?”一把脆亮的嗓音在晓满头顶上响起,迫使她停下手中的活儿,抬头来看。“怎么还有个男生在女生宿舍呢?”这是夏晓满对徐蕾的第一印象。小百姓养生网

虽然有些疑惑,但是夏晓满还是很礼貌地回答了对方的问话:“也不是,我哥哥把我送到学校门口才回去的!”

“即使是这样你也好棒啊!居然一个人来报道,还一个人来整理床铺!”对面的“男孩”似乎认定了晓满是一个人来大学报到的,对她的勇气很是敬佩,声音里都满是佩服和崇拜。

夏晓满被对方弄得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轻声说:“这也没什么啦,我家就在这座城市里,离学校也不是很远,再说,我从初中起就住校了,铺床、整理行李这种事情是难不倒我的!”

夏晓满家境虽然殷实,但是父母从小就注重对她的独立性培养,所以即使遭到夏天的反对,父母还是从初中开始就让她住校了。

“那你也很了不起啊!对了,我叫徐蕾,以后我们就是同寝室的室友了,能和你交个朋友吗?”徐蕾伸出手,等着晓满的回应。

“当然可以啦!我叫夏晓满,夏是夏天的夏,晓是《春晓》的晓,满是满意的满,很高兴认识你!”晓满伸出自己的手,友好地握住了徐蕾的手,徐蕾也握住了她的手:“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等寝室最后一名女孩也到了,四个人互相介绍了一下,就被通知到教室集合,班导要开第一次班会。

班会结束,夏晓满和同寝室的女孩子一同回去,住在徐蕾对面那张床上的文竹青突然间激动起来:“你们看!你们看!那个男生好帅啊!”

夏晓满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宿舍楼门前的确站着一个身材高挑、面容俊秀的男孩子,看起来是在等什么人。

“阿毛,你怎么会在这里?爸妈他们都已经回去了,你没跟他们一起走吗?”还没等晓满再认真看看,徐蕾已经对着那位穿着白衬衫、蓝色牛仔裤,戴着黑边框眼镜的帅哥喊起来了。

徐昊天迎上她们,把手里提着的一大袋东西交到徐蕾手里,冲着其她三人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原本我是和他们一起的,只是妈妈想起有些东西还没给你买,就让我买了给你送过来。无删节从你的世界离开免费阅读全文

“徐蕾,你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一见到帅哥就犯花痴的文竹青一边看着徐昊天一边要求徐蕾给她们介绍介绍这位帅气的小哥,晓满和住在她对面床上的秦雨菲也跟着点头。

徐蕾一把拉过徐昊天,笑嘻嘻地对她们介绍起来:“这位大帅哥呢,是我的弟弟,大名徐昊天,小名徐阿毛,今年高三,今天放假,所以才能陪我一起来报到的!”

徐昊天显然对自家姐姐在别人面前说出自己的小名感到不满,但是却只无奈地耸了耸肩膀,别的什么也没说,看来是习惯了自家姐姐时不时犯二的毛病了。

和徐蕾她们告别,徐昊天去车站和自己的爸妈一起回家去了,他明天还要上学呢。

夜幕降临,四个女孩洗漱完毕,躺在床上闲聊,聊自己的家乡,聊自己的高中,聊自己的喜好。

聊着聊着,夏晓满突然说道:“咱们来排排序吧,各自说说自己的年龄生日,按大小来排序!”

夏晓满的提议得到了其她三人的一致同意,徐蕾第一个报出自己的年龄和生日:“我先来!我属鼠,九月生的!”

文竹青和秦雨菲也先后说了自己的年龄生日,夏晓满在心里排好了顺序,告诉她们:“我们四个,雨菲最大,我比徐蕾和竹青大上几个月,徐蕾最小!”

“这么说来,雨菲就是老大,你是小二,竹青是小三,我是小四喽!”徐蕾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目光炯炯地望着晓满,直到看见晓满点头,才又把目光调开,去看了看秦雨菲和文竹青。

秦雨菲倒是没什么意见,只是文竹青不干了:“我不要做小三!每天被你们小三小三的叫,听着好别扭!”

其她三个姑娘一听,也觉得叫“小三”不太好,像骂人一样,于是都沉默不语,想着能不能换一个称呼。

关键时刻,还是夏晓满想了个好办法:“不如这样吧,我们不叫竹青小三了,就叫她三儿吧,实在不行就叫她青青,你们看怎么样?”

徐蕾和秦雨菲都觉得很不错,就是文竹青本人也同意了,从此,秦雨菲成了5A430的老大,晓满是小二,竹青是三儿,徐蕾是小四。网站http://www.xbxys.com/

第2章 已有未婚妻

时间就像飞鸟一样,嘀嗒嘀嗒地向前跑着。一转眼,大半个月过去了,夏晓满她们迎来了大学里的第一个国庆长假。

“满满,国庆节放假你有什么安排吗?”徐蕾坐在椅子上啃苹果,问着正在和满桌子东西战斗着的夏晓满。

晓满手上不停,想了一下,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于是对着徐蕾摇了摇头:“没有啊,没有什么其他的安排。”

看到晓满摇头,又听到她说没有安排的徐蕾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那真是太好了!既然你没有别的计划,那不如去我家玩吧!我家临海,我们可以去海 边捡贝壳、拾螃蟹!”

以前从徐蕾口中得知,她家那边的那片海域和晓满以前去过的不同,那是没有经过旅游开发的海域,只是渔民们用来养殖用的。

晓满很想去看看,可是不知道爸妈会不会同意,还有那个把她当宝的哥哥也是个问题,所以她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这件事情等一下再说,我要和爸妈商量一下,而且现在对我来说,收拾桌子和衣柜才是大事!”

看着夏晓满那乱七八糟的桌子,徐蕾摇着脑袋叹气,别看晓满挺独立的,可是脑袋却迷迷糊糊的,而且超级没有物归原位的自觉,只要看看她凌乱的桌子和拥挤的衣柜,就知道了!

“我说满满,你以后拿东西能不能随拿随放啊?东西从哪里拿的就放回到那里去啊,不要这里一堆、那里一堆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个邋遢大王呢,这样对你的影响多不好!”

徐蕾一边对着晓满碎碎念,一边动手帮她整理衣柜。

“随他们去呗,反正我又不是为他们而活的!正所谓‘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我的东西虽然乱,但是我自己不乱就行啦!再说了,我又不是找不着!”

晓满对徐蕾的话不以为然,她只是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来来回回的拿东西、放东西上面而已。原文http://www.xbxys.com/

徐蕾虽然不赞同晓满的言论,但晓满又的确是每次都能轻而易举地找到她在晓满桌上找半天也找不到的东西。

好笑地戳了戳晓满的脑袋,徐蕾也不再说话,两个人默默地收拾着晓满的东西。

晚上,晓满和家里打电话,和爸爸妈妈说了国庆节放假想去徐蕾家玩儿的事情。

爸爸夏青松很高兴晓满能交到好朋友,妈妈翟月则有些担心,害怕迷糊的晓满会给别人添麻烦:“满满,你这才刚交了新朋友就去人家家里做客,是不是不太好啊?”

晓满哪里听不出翟月的弦外之音呢,妈妈这是怕自己给人家添麻烦呢,立马跟妈妈保证:“妈,您放心,我绝对绝对不会闯祸的!而且我也不想总待在一个地方,很无聊的!”

晓满知道爸妈还在为不让自己去外地上学的事情愧疚,所以就说了这样一句话,估计妈妈也不会再说什么了。

果不其然,翟月听到晓满说不想总待在一个地方时就想到了当初阻止她去外地上大学的事,立马沉默不语,不知道该怎么反对了。

夏青松连忙见缝插针地朝着电话喊:“闺女,你去吧,我们答应了!”惹得翟月冲他翻了好一会儿白眼。

搞定了老爸老妈,晓满准备给她的好哥哥打电话,没办法,虽然爸爸妈妈同意了,但只要哥哥反对,她照样去不成!

知道晓满哥哥说话的分量,徐蕾也紧张兮兮地凑近晓满,想知道结果,晓满能不能和她回家就看这通电话了!

秦雨菲和文竹青从操场跑步回来,刚推开门就看到这样的场景,忍不住扬声问到:“小二、小四,你们在干什么那?”

晓满和徐蕾抬起头来,发现雨菲和竹青已经换好了拖鞋,正向着她们这边过来。

“你们回来啦!我们没干什么,这不是正准备给我哥打电话呢嘛!”晓满晃了晃手中的手机,向她们俩解释。

“你哥?就是那个高高帅帅的夏天?”雨菲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但是竹青却大喊一声,蹦到晓满面前,目光炯炯地盯着她看,只看得她心里发毛。

三儿又在犯花痴了!雨菲和徐蕾互相看了一眼。自从上个星期六小二的哥哥过来看她,又顺便请她们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饭之后,三儿就对小二那个文质彬彬的高富帅哥哥念念不忘了。

她们都看出来了,只有小二那个迷迷糊糊的家伙还云里雾里的看不清楚。

“是啊,就是他。可是三儿,是我给我哥打电话,怎么你比我还激动啊?”晓满即使再神经大条,这会儿也看出不对劲了,三儿不会是看上自己那个没正行的哥哥了吧?

被晓满一问话,竹青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再怎么说自己也是女孩子,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不安地绕着细长的手指,竹青不知道该怎么和晓满说,雨菲看着扭扭捏捏的竹青,跺了一下脚,索性替她说出来了:“小二,也就你看不出来,三儿这是看上你家哥哥了呗!”

虽然有所猜测,但是真的听到了,晓满还是吓了一跳:“可是……可是……”小满不知道该怎么告诉竹青她家哥哥已经名花有主了。

“可是什么?你倒是说呀!”雨菲是个急性子,最受不了别人有话说一半了,那样真是比让她饿肚子还难受!

不仅仅是雨菲,徐蕾和竹青也一瞬不瞬地盯着晓满,无声地催促着她。

顶不住压力,晓满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可是我哥哥已经有未婚妻了啊,明年就要结婚了!”

瞬间,徐蕾和雨菲就转脸看向了身边的竹青,希望她不要受打击才好!晓满也紧张地看着竹青,她不希望竹青受到伤害!

文竹青有一瞬间的愣怔,随后又清醒过来,发现三个姐妹都盯着自己看,有些懵:“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花吗?”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和平时一样啊,没缺鼻子也没少嘴巴。

“三儿,你还好吗?如果心里难受就哭出来吧,我们不会笑话你的!”徐蕾以为竹青在佯装坚强,想要安慰她。

“哭出来?我为什么要哭啊?”竹青一时间没转过来,后来又突然间明白,她们这是要安慰自己呢。

她赶紧扯着嘴给她们一个大大的笑容:“我明白了,你们以为我失恋了,所以难受到想哭是不是?没事,我是对小二的哥哥有好感,可也没到喜欢人家的地步,所以根本就不需要你们安慰!”挥了挥手,竹青有些哭笑不得。

再三确认之后,晓满她们终于放心了,看来竹青陷得不深,不然她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二,你不是要给哥哥打电话吗?还不赶紧打?”雨菲提醒着还在和她们闲聊的晓满。

“哦!对,我得给他打电话了!”在三双眼睛的注视下,晓满忐忑地拨通了夏天的电话:“哥,我是晓满,你现在忙吗?”

夏天停下手中的工作,嘴角扬起:“不忙啊,我在整理一些文件,马上就下班了。”从他清亮的声音里透露出的丝丝愉悦,显示着他的好心情。

“那个,哥,我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晓满小心翼翼地开口。

“什么事情?你说吧!”

“国庆长假我想去徐蕾家玩!”晓满心一横,快速地说出了自己要和夏天商量的事情。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手上转着的笔掉落在地,夏天的声音陡然提高,显然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宝贝妹妹会有这样的想法。

晓满被电话那头传来的男高音吓了一大跳,赶紧将手机从耳朵上拿开,等听筒里安静下来之后才又把手机放回耳朵上:“哥,要放一个星期的假呢!我不想在家里等着长霉!”

晓满的抱怨并没能让夏天同意:“如果你实在无聊可以来公司找我啊,我可以陪你嘛!”

“我可不想让嫂子埋怨我不懂事,总是霸占着你!”晓满嘟着嘴,一脸不满:“我不管!反正爸妈都已经答应了,你答不答应无所谓,我只是通知你一下而已!”

一听说爸妈已经答应了,夏天就觉得不可思议,要说老爸答应他相信,可是老妈居然也答应了,这真是太不正常了!

思绪一转,夏天瞬间就板起脸来:“满满,你是不是利用妈妈阻止你去外地上学这件事了?”

被夏天一句话戳穿,晓满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她承认这样做很不好,可是她真的很想出去看看那片海啊!

没办法,只好使出杀手锏了,晓满开始跟夏天撒娇:“哎呀!哥哥你就答应了吧!我也就上学这几年能随心所欲的玩了!”

夏天还是不太愿意让妹妹去那座海 边小镇玩耍的,如他所想,即使妹妹将来要嫁人了,也是要在本地选对象的。

但是晓满说的也有道理,现在不让她出去转转,难道等工作了才后悔吗?算了,随她去吧!

“你要去也可以,但是千万要照顾好自己,不能让自己受委屈……”夏天的话被晓满无情地打断:“你放心,我保证会把你妹妹毫发无损地带回来的!”

终于说服了哥哥,晓满兴奋地一蹦三尺高:“我可以去小四家玩了!”

其她三人也被晓满所感染,开心地又跳又叫。

第3章 玉树临风的他

十月一日的早上,晓满和徐蕾、雨菲一起去车站,准备坐车去她们的家乡赣县,而竹青已经在昨天晚上就赶车回家去了。

晓满大大的包包里,装着旅行必备的生活用品,还有两套换洗的衣物,虽然徐蕾说生活用品不用带,到了她家再买就行了,但是晓满却不想有不必要的浪费,所以还是在包里装上了生活用品。

三个人拿好行李来到车站,发现才一大早,车站的候车大厅里,就已经乌乌泱泱的全是人了!

等了大半个小时,车站的广播里通知,说是前往赣县的车已经开始检票了。晓满跟着徐蕾和雨菲来到检票口,将车票让工作人员检验过,找到去赣县的车,上去,找到座位坐下。

时间到了,车子缓缓地开动,离开站台,驶往赣县那座临海小城,晓满的心也随着行驶的车子跳动,那种叫做兴奋的情绪,在她的每一个细胞里叫嚣着,仿佛随时都要迸发出来一样。

晓满知道,她会这样兴奋,只是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离开父母和哥哥去旅行。

车子离站半个小时了,雨菲和徐蕾已经靠着椅背睡着了,可是晓满此时却毫无睡意,第一次自己出门游玩的经历,让她兴奋的恨不得马上就能达到赣县,哪还有心思补觉啊!

晓满很想把自己此时的心情与好友分享,可看她们睡得那么香,实在不忍心扰她们的清梦,穷极无聊的她只好塞着耳机看着沿途的风景,即使窗外只有一大片一大片的农田。

客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了两个小时,又在国道上奔跑了一个小时,终于抵达了赣县客运站。

徐蕾家和雨菲家虽然都住赣县县城,但是雨菲家在城南,徐蕾家在城东,雨菲坐上了18路公车,徐蕾拉着晓满奔向32路公交车,三人就此分别。

徐蕾和晓满从公车上下来就看见了帅气、阳光的徐昊天。“怎么那么久?我都等了好长时间了,估计老妈的黄花菜都凉了!”

徐昊天嘴上虽然抱怨,却仍然伸手接过了徐蕾手中的大包小包,就连晓满那装得满满的大背包也打算帮着拿了。

晓满见徐昊天伸手要帮她拎包,往徐蕾身后一躲:“我的背包就不用你帮忙了吧,反正也不是很重,我自己背着就行了!”

徐昊天并没有因此就收回伸出来的手,而是看了一眼徐蕾。徐蕾知道她这个弟弟一向做的事比说的话要多,而且难得他主动帮一个陌生的女生拿包,她怎么能不帮一把呢?

“哎呀!满满,你就让他拿吧,咱们是姐妹,我弟弟就是你弟弟,弟弟帮姐姐拿些东西也是应该的!”说着就把晓满肩上的背包拿下来,顺手又递给了伸着手的徐昊天。

拿过背包,徐昊天转身就走,徐蕾和晓满自觉地跟在他身后,边走边说笑打闹,惹得他气恼地回头催她们:“‘大少’,你们能不能快点啊,我等了你们那么久,现在很想回家歇歇脚啊!”

“谁让你来的那么早的?不是说了让你晚点出发的吗?你自己不听话能怪谁呢?”

徐蕾觉得自己这个弟弟简直就是自作自受,好不容易放假了能睡个懒觉,而且自己已经提醒过他让他晚点来接了,谁知道他居然不听,还是来那么早。

徐昊天被呛得哑口无言,低下头不再说话。

徐蕾已经习惯自己弟弟的这副模样了,她旁边的晓满却是看不下去了,冲着徐蕾嗔道:“行啦!你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哦,人家那么早还不是为了来接你的?你不但不领情还责怪他,有你这么做姐姐的吗?”

这下子,连徐蕾也被晓满说得不好意思了,停下了对徐昊天的碎碎念。

徐昊天好奇地抬头打量着走在徐蕾左边的晓满,不知道这个漂亮的女孩子是哪路神仙,居然能让自己家那个不服天、不服地的“大少”闭上金口。

晓满今天没有刻意装扮,在徐昊天看来,她乌黑秀丽的头发扎成简单的马尾绑在脑后,随着她的走动来回晃荡,干净白皙的脸上没有上妆的痕迹,身段苗条,不是很高,和他们家“大少”差不多高,嘴边带着单纯的笑意,应该是个好相处的人。

晓满和徐蕾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听她说着赣县的风土人情,不经意间瞥见徐昊天打量的目光,就对他友好地笑了笑,看着他不好意思地转头之后,才又和徐蕾继续说话:“我们是不是快到了?”

“是啊,已经到楼下了,我家住三楼,爬楼梯上去就好了!”马上就要回到离开半个多月的家了,徐蕾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三人爬到三楼,刚到家门口,徐蕾已经迫不及待地大声嚷嚷开了:“爸!妈!我们回来了!”

徐妈妈打开门,看到自己的女儿俏生生地站在那里,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一把将徐蕾拥进怀里,心肝儿肉的叫起来。

徐蕾被徐妈妈的举动弄得挺不好意思的,尤其旁边还站着一个憋笑憋得辛苦的夏晓满,连忙挣扎着要从妈妈怀里出来:“妈,还有别人在呢!”

经过徐蕾的提醒,徐妈妈这才发现门外除了自己的闺女和儿子,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这个好看的闺女是谁啊?”

徐妈妈立马就被晓满可爱的外表吸引了,话虽然是问徐蕾的,但是手却拉着晓满的手。

徐蕾还没来得及介绍,晓满的话也还没有说出口,有一个声音就斜插了进来:“是‘大少’的朋友,好像叫满满。”徐蕾和徐妈妈吃惊地看着徐昊天,那眼神好像是在看一个外星人一样。

徐昊天被她们看得不好意思,低咳一声,尴尬地开口:“我们进去说吧!”也不等徐蕾她们,自己径直进房去了。

徐蕾和徐妈妈把晓满让进屋里,徐爸爸开心极了,笑得脸上的皱纹都挤在一起了,笑的时候还不忘和徐妈妈调侃一下徐蕾:“我们家的‘大少’可真是了不得啊,这才开学半个月就往家里带个漂亮的女朋友啊!”

徐蕾倒也不恼,还配合着搂住晓满的肩膀,在她雪白的小脸上摸了一把:“那是,你家‘大少’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什么样的小姑娘是我勾搭不上的啊?你说是不是?”

眼神飘向坐在沙发上的徐昊天,向他寻求认同。

徐爸爸和徐蕾耍了一通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徐妈妈笑得开怀,家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而徐昊天刚刚在门口的尴尬就在这大笑声中被冲刷得干干净净。

吃过晚饭,徐爸爸去找邻居打扑克玩了,徐妈妈带着晓满他们三个到公园散步。公园离徐蕾家所在的小区还有几分钟的路程,四人一路走过去,边走边聊。

路窄,徐蕾挽着徐妈妈的手臂走在前面,徐昊天陪着晓满走在后面。徐昊天虽然抱怨自家姐姐把自己的客人丢给他,但也绅士的陪着晓满。

没一会儿,后面上来一辆电动车,徐昊天伸手护住晓满往路边靠了靠,等车子驶过,一言不发地把晓满让进靠里的位置,自己则走在了外侧。

站在路边让车的徐蕾瞧见他这样的举动,忍不住调笑:“阿毛今天可真是有绅士风度啊,很贴心嘛!”徐妈妈也在一旁看着今天行为反常的自己的儿子。

“我是个大男生,保护女生不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吗?”徐昊天一脸“我不懂”的反问,使得徐蕾也不好再继续调侃他,只好一味地点头称是,然后转身和徐妈妈继续去公园。

看着徐蕾的背影,徐昊天无奈地摇头,喃喃自语:“还不是因为她对你好,所以我才对她另眼相看的嘛,你居然还不领情!”

他说话的声音太小,小得连站在他身边的晓满都没有听见。

第4章 闻香而来

经过一整夜的休息,夏晓满已经满血复活,早上六点半就已经起床了。

洗漱好的晓满到了厨房,本来是想帮徐妈妈一起做早餐的,但是却遭到了徐妈妈的拒绝:“你是我们家的客人,哪能让你动手呢!”

没办法,徐妈妈一向说一不二,晓满也只好从善如流地出门跑步去了。

刚到小区门口,晓满就遇上了晨跑回来的徐昊天。

晓满很诧异,她以为自己起的已经很早了,没想到他比自己更早,自己才刚要出去跑步他却已经回来了!

晓满和徐昊天同时停下脚步,晓满对着他笑了笑,原本也没打算和他说话,又实在好奇他到底是什么时候起的,就开口问他:“你已经跑步回来了吗?什么时候起床的?”

徐昊天看到晓满的时候也很吃惊,原以为她是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子,谁曾想她竟然也会早起跑步,对她的好感又上升了一些:“我五点半就已经起来了,这么多年也习惯了早睡早起。”

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这人生地不熟的,你还是绕着小区跑一会儿吧,别等一下迷了路。”

看着徐昊天的背影,晓满不由得产生了疑惑,她从徐蕾那里得知,徐昊天对陌生女孩子很是排斥,有一次他们班上一个女同学和他说话,他连头都没舍得抬一下。

鉴于这种情况,晓满一直避免单独和徐昊天待在一起,省的两个人之间无话可说,产生尴尬的气氛。

可是这两天相处下来,晓满发现徐昊天对自己并不排斥,也并不是爱搭不理的,难道“情报”有误?这也不可能啊,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徐昊天回到家里,徐蕾并不在客厅,徐爸爸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徐妈妈还在厨房里做早餐。

“爸,‘大少’还没起吗?”看到徐爸爸摇头,徐昊天有些无奈:“我去喊她!”

“别去了,晓满还在她房里呢,你进去不太好!”徐爸爸没有遇到起床了的晓满,以为她还没起床,怕徐昊天贸贸然闯进去不好,就出声阻止。

听到徐爸爸的话,徐昊天撇了撇嘴:“晓满姐姐早就起床了,现在正在小区里晨跑呢,你以为谁都跟‘大少’一样喜欢赖床啊?”

事实证明徐昊天对晓满还是不了解,她可是能睡半小时绝不会在第二十九分钟起床的,今天早起绝对是意外!

徐爸爸很是吃惊,他可没想到晓满会起那么早:“那你就赶紧把‘大少’喊起来吧!客人都起了她还没起,真是太不像话了!”

接到老爸的指令,徐昊天立马就去了徐蕾的房间,实行他的喊起床大计。

晓满在小区跑了半小时,出了点汗就回去了。

当晓满敲门进去的时候,徐蕾已经收拾妥当,坐在餐桌前等着吃早饭了,徐爸爸正帮着徐妈妈把早餐端上桌,见晓满回来,赶忙招呼她:“晓满快来吃早饭!刚想让小蕾给你打电话,你就回来了,真是太巧了!”

“是因为阿姨做的饭菜太香了,我这才闻着味儿回来的!”

晓满的自来熟让徐蕾很是无语,这才一天的时间,就能自如的和她家人调笑,可是她说的话也太不靠谱了:“我说你这是在夸我妈呢,还是在损你自己呢?”

反应过来的几人笑出了声,早餐在一片笑声中开始了。

吃过早饭,徐蕾和徐昊天带着晓满,先去了姑姑家接表弟一起去海 边。

说到徐蕾这个叫凡凡的表弟,为什么要和他们一起,那实在是因为,某个帅哥不想自己一个人做那两位美女的“电灯泡”,所以才拉上了家住城西,离海 边近的小表弟。

沿着公路一直往前走,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四个人达到了徐蕾说过的那片海。

正如徐蕾说的一样,这是一片还未经过度开发的海域,这里的人们只是将这里变成了养殖场,所以展现在晓满面前的是原生态的大海。

晓满脱掉鞋子,赤脚站在海 边的沙滩上,她的脚下,是颗粒粗大,色泽暗沉的沙砾,与海 滨浴场那经过筛选,被成千上万人脚踏过的细沙滩不同,这里的沙滩磨着她细嫩的脚掌,不痛,还挺舒服的!

沙滩上随处可见的五彩斑斓的贝壳,和大小不一的礁石,让晓满兴奋的无以复加。

从大海上吹来的风,吹散了这个季节的燥热,让人觉得很舒服。

站在沙滩远眺,晓满满眼都是瓦蓝瓦蓝的海水,但是靠近海滩的水,却是和河水一般清澈,晓满就又疑惑起来,忍不住就嘟囔:“为什么远处的海水是蓝色的呢?”

“因为太阳光中的蓝光和紫光的波长比较短,一遇到海水的阻碍,就纷纷散射到周围去了,或者干脆被反射回来了。我们看到的,就是这部分被散射或被反射出来的光。海水越深,被散射和反射的蓝光就越多,所以,大海看上去总是碧蓝碧蓝的。而离我们近的海水比较浅,反射的光不多,所以才会和河水一样的颜色。”

跟晓满站得近的徐昊天,听到晓满的自言自语,就在一旁为她解释。

“知道你是学霸,可是你也用不着四处显摆吧!”凡凡一手勾住徐昊天的肩,转头看了看因为徐昊天特意解释而呆立着的夏晓满。

徐蕾笑嘻嘻地看着他们玩闹,拉过还在发呆的晓满,往前走了一段便停了下来,转身冲着玩闹的两人喊:“你们别闹了,快到这儿来,这里有好多蟹子啊!”两人听到喊声,立马移动到徐蕾她们所在的地方。

晓满半蹲在海滩上,伸手翻开一块小礁石,原本安逸地躺在礁石底下的小螃蟹,因此四下逃窜,徐蕾身手敏捷地捉住两只,扔进了准备好的小桶里。凡凡和徐昊天也配合得相当默契,一个翻礁石,一个捉蟹子,不一会儿就捉了好多,有半小桶了。

晓满以前捉螃蟹都是捉了扔,扔了再捉,从没有捉到这么多过,而且这些螃蟹个头这么小,有什么用呢?

看着晓满盯着桶里的螃蟹发呆,就知道她在思考什么的徐蕾翻了个白眼,手在她面前一挥:“回神了!这些螃蟹虽然小,但是味道鲜美,可是很美味的哦!”

“真的吗?可是它们还好小,应该没什么肉吧?”晓满显然不太相信徐蕾的话。

徐蕾一副就知道你不相信的模样,也不多解释什么,只是让晓满拭目以待,还说自己绝对不骗她。

四个人在海滩上玩了好久,捡了好多漂亮的小石子和贝壳,当然还有一小桶的小螃蟹。

玩够了,徐蕾带着晓满又去了水闸大坝,那里的堤坝修得很高,想爬上去并不容易。

凡凡和徐昊天两个利用身高优势,先爬了上去,凡凡看着站在下面仰着头的两个女生,调皮的对她们说:“来!叫我一声哥哥我就拉你们上来!”

“姜凡凡,你别嚣张,等我上去你就惨了!”徐蕾大叫一声就要往上冲,奈何身高是硬伤,怎么努力也没爬上去,晓满在旁边很不地道地捧腹大笑,惹得徐蕾回头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晓满虽然笑徐蕾,但是她也不愿意叫凡凡哥哥,便把求救的目光转向了站在一旁的徐昊天。

徐昊天看着徐蕾和凡凡耍 宝,也不打算伸手帮忙,就算是收到了晓满恳求的目光,也装作没看到的转过头去,晓满一阵失望。

“臭阿毛,还不赶快拉我们上去!”徐蕾怕是被惹急了,把徐昊天一顿吼。

被徐蕾这么一吼,徐昊天也不好再看戏下去了,在堤坝上蹲下来,伸出手去准备拉她。徐蕾眼见着徐昊天的手奔着她伸过来,心里抱怨这小子没有眼力见,怎么着也应该先拉晓满才对啊!

徐蕾把晓满往前一推,示意徐昊天先把晓满拉上去,徐昊天没办法只好按照她的意思来,先拉客人上去了。

晓满和徐蕾上了堤坝,眼前是一个大水库,水库的水很清,她似乎可以看到里面的游鱼和水草。

“怎么样?和你以前见过的都不一样吧?是不是很新鲜?”看到晓满点头,徐蕾心里说不出的得意。

看完了大坝,他们还去了抗日时期留下来的躲避日军空袭的防空洞。

晓满贴着洞墙走进去,外面的阳光立马就被洞中的阴暗潮湿吞没,她抚摸着墙上斑驳的印记,是那段逝去的却磨灭不掉的血腥历史留下来的,心情似乎一下子就低落下来。

晚上回到家,晓满已经累得不成样子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愿意再起来,徐蕾更夸张,直接睡倒在沙发上呈挺尸状。

徐昊天看着她们直摇头,一边给她们倒水一边说:“你们可是女孩子,好歹也注意一下形象好吧?”

“什么形象?这里又没有外人,就我们三个人嘛!再说了,今天走了那么长时间,我这两条腿都要断了,谁还注意什么形象啊!”

接过徐昊天递过来的水,徐蕾毫不犹豫地猛灌了下去。

晚饭,徐妈妈用白天晓满他们捉的小螃蟹,做了好吃的炒蟹子和海鲜汤,晓满吃的开心、满足,这才相信了徐蕾在海 边时对她说的话。

从你的世界离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从你的世界离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萌宝逮捕令:妈咪你别逃13章(第十三章 “礼物” 孩子)

    原标题:萌宝逮捕令:妈咪你别逃13章(第十三章“礼物”孩子)小说名字:萌宝逮捕令:妈咪你别逃第十三章“礼物”孩子一连几天,夕瑶都没有看到顾君熠的身影,偌大的卧室中只有佣人时不时走过的声音。另一边,李昂的生活随着顾君熠的一个命令而改变,他不得不接受他马上要娶一个根本没有见过面的女佣人的事实。Tang那冰冷的威胁仍在耳边回荡“永远不要惹到顾少,不然你会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你的家人也会后悔生了你这个儿子。”李昂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心中惊惧万分,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婚礼的准备不需要他操心,所有的一切顾君熠

  • 桃色小保安13章(第十三章 小霸王的威力)

    原标题:桃色小保安13章(第十三章小霸王的威力)书名:桃色小保安第十三章小霸王的威力很多人本来是已经占掉了这两笔任务的,但是一看见上面显示“Littleoverld(小霸王)”已经将其占下!他们手忙脚乱地开始纷纷撤掉,唯恐慢了一步就连小命都没有了。诚惶诚恐,胆战心惊,不但撤单,还纷纷给小霸王发邮件,表示特别的歉意,有的直接往小霸王的账号里打钱,希望小霸王不要追究此事,这只是一个误会。所有人慌乱之后更多的就是不解跟吃惊,小霸王消失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怎么出其不意地又出来了?“大家注意了,Littl

  • 都市传奇之旅13章(第十三章 与美女共舞一曲)

    原标题:都市传奇之旅13章(第十三章与美女共舞一曲)小说名字:都市传奇之旅第十三章与美女共舞一曲唐雅萱听后又是一愣,她仔细看了几眼林昊,心说难道这才是真的他,随即问道:“那你是怎么解决的,将狼赶走吗?”林昊摇了摇头,回忆道:“将狼打死。”唐雅萱听后,先是有些震惊的看着林昊,心说这是他说出来的吗。不过她随后却苦笑了一下,唐家本来就比刘家弱一些,能吓跑刘家就不错了,谈何灭掉刘家。而这次竞标又失败,除了与虎谋皮还能干啥。而且,现在她的集团内忧外患,有些元老对于她这样一个年轻女子掌控整个集团十分不满,导

  • 校园绝品狂神13章(第十三章 没钱寸步难行)

    原标题:校园绝品狂神13章(第十三章没钱寸步难行)书名:校园绝品狂神第十三章没钱寸步难行李萱儿如此无助的时候,看到这救命的十万块,感动的眼泪直流。虽然很尴尬,可救命要紧,李萱儿也来不及多想什么,忙道:“谢谢你,唐子臣。”“额,你怎么知道我叫唐子臣。”李萱儿尴尬道:“我也是高三的,我听说过你。你放心,虽然我们是同学,但我刚刚承诺的话,我一定会兑现。等我事情办完了,我说到做到。”围观的人都羡慕的看着唐子臣,马上就可以拥有这美女了,当然,也有人骂唐子臣脑子被驴踢了,绝对进水了。唐子臣笑道:“李萱儿,你

  • 甜蜜宠袭:总裁的吻技13章(第十三章:偷亲)

    原标题:甜蜜宠袭:总裁的吻技13章(第十三章:偷亲)小说名称:甜蜜宠袭:总裁的吻技第十三章:偷亲不用我帮忙这句话用直白点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不用我把你扔上车。夏冰倾不是没有试过顽抗到底,可结果还是一样的。听话与不听话,愿意跟不愿意,抗议跟不抗议,真的,那就只是一个过程而已,结果就像是皇帝的圣旨一样,早就写在黄布上了。不想像上次那样被当成沙包一样扔上车。尽管骨气很足,可惜勇气不够。憋着一肚子的郁闷,她坐上他的车,脑袋大幅度的扭向窗外。慕月森瞥眼,望了在那边生闷气的小丫头一眼。“晚饭吃什么了?”他淡

  • 芳名满京华13章(第13章 打脸,不得不强硬)

    原标题:芳名满京华13章(第13章打脸,不得不强硬)小说:芳名满京华第13章打脸,不得不强硬陶安郡主,燕北王萧九安的头号爱慕者,她当日得知萧九安命在旦夕时,曾哭着喊着求着要嫁给萧九安,陪萧九安一起死,可是……刚哭喊两句,就被她的父亲端王给按住了,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不准出门,直到皇上为纪云开和萧九安赐婚,端王才把人放出来。这不,刚获得自由就来找纪云开麻烦了。“不见!”知道是个什么麻烦,纪云开想也不想,转身就走。丫鬟见状,忙上前拦住了纪云开的去路:“我们家郡主要见你是你的荣幸,云开小姐你最好快些过

  • 旧爱蚀骨,祁少宠妻上瘾13章(第13章 不雅视频)

    原标题:旧爱蚀骨,祁少宠妻上瘾13章(第13章不雅视频)小说名字:旧爱蚀骨,祁少宠妻上瘾第13章不雅视频洛汐醒过来的时候,头痛欲裂。她记得自己似乎喝了很多酒,然后筱筱来了,然后……后面的事她一点印象也没有,不过想来应该是筱筱将她带回她的公寓了。她不愿意睁开眼,抱着枕头就想翻身继续睡。可翻一下……翻不动!再翻一下……洛汐后知后觉的发现,她抱着的好像不是什么枕头,手底下的触感温暖又光滑。忍不住捏了捏,她抱着筱筱?眼睫动了动,她睁开眼,对上的是肌肤光洁细腻的胸膛,可却是平平的,很明显不是筱筱的36D。

  • 首席溺爱钻石妻13章(第13章 机场相遇二)

    原标题:首席溺爱钻石妻13章(第13章机场相遇二)书名:首席溺爱钻石妻第13章机场相遇二段洋正兴奋着,但他明显感觉身旁有目光看着,怔了一下,松开了怀里的温馨。温馨羞得脸红耳赤,一抬头,赫然看见不知何时站在身边的冷爵夜,她吓得心都颤了起来。“温馨,真巧。”冷爵夜直呼她的名字。理论上他是她的妹夫,可论年纪,他却整整长了她五岁。段洋的目光瞬间流露惊愕,身为雄性的危险意识强烈笼罩胸口,这个男人,俊美耀眼,一看就是上位者的身份,他是谁?为什么他认识温馨?“小馨,他是谁啊!”段洋询问。温馨的脸不知是吓红的,

  • 你是窗前一缕月光13章(第十三章流产)

    原标题:你是窗前一缕月光13章(第十三章流产)小说名:你是窗前一缕月光第十三章流产他顿时屏住呼吸,下意识的起身靠近了,一眨不眨的看着简熙,生怕呼吸重了都会吓的她不敢醒来。等了许久,却发现她并未睁开眼睛,只是两行泪缓缓落了下来,飞快的滑落没入了发丛中。韩煜城的心瞬间被刺痛了,他缓缓站直身子,在病房内来回踱步,最后对着门外的保镖道:“把她妈妈带过来。”简母闻知秋就在同一家医院,很快就被带了过来。偶尔她会认出简熙是她的女儿,可大半时候都是痴傻的模样。因她此前将枕头错认成简熙抱着不放,后简熙趁她睡着,偷

  • 此爱比海深13章(第十三章发疯也要有个度)

    原标题:此爱比海深13章(第十三章发疯也要有个度)小说名称:此爱比海深第十三章发疯也要有个度对面车上的人走了下来,尹夏吃痛而艰难睁开的眼睛首先看到了一双浅米色高跟。视线再缓缓往上,就是顾舒然那张笑意嫣然的脸。“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尹夏几乎痛的说不出话来,也顾不得去计较顾舒然的狠毒,她用力抓住顾舒然的裙摆,试图能唤起她的一点点恻隐。“救你?”顾舒然蹲下身来,笑吟吟的捏着她尖削的下巴:“我可不敢,祁宴说了,你肚子里的孽种一定不能留!”尹夏的下身已经出了很多的血,鲜血染透了座椅,她整个人像坐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