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无删节野兽的温柔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8:54:3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野兽的温柔

第001章 天要亡她!

九月底的山风,吹在脸上特别凉。来自http://www.xbxys.com/

顾长歌打了个哆嗦。

她朝前面看去,巨大苍穹倒扣下来,高高低低都是攒动的脑袋。

最中央的圆台上,站着一老头,唾沫横飞,叽里呱啦说个不停。

这货已经叨叨叨了老半天,她听的脑壳疼。

一脑壳疼就尿急。

顾长歌默默紧了紧臀,尿意渐浓,龇牙咧嘴的朝着四周瞎瞅。

不远处的火把,熊熊烧着,入目都是暗红色的光,宛如一簇簇跳跃的鬼火。版权xbxys.com

她瞧见了旁边阿婆瞥过来的白眼,嘴角一抽。

不等开口,阿婆便把她要说的话反驳回来,“憋着!”

“……”

她悻悻点头,吊儿郎当的抖腿。

这一招已经不管用了。

半个月前,她醒来后,就发现到了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

阿婆是她的救命恩人。

据阿婆回忆,当时的她顺流而下,浑身裹着海藻和泥,活脱脱像是一条大肥鱼。

村子里的热情群众,合伙把她捞起来。原文xbxys.com

各家各户拿了锅碗瓢盆过来,原本打算分食的,洗干净后,没想到竟然是个人。

每次阿婆说起来这件事,都能自个乐上半天,“你说你,好端端的没事装什么鱼?”

顾长歌心塞不已。

群众人民的眼神,真心是不大好使。

她身体恢复后,便开始跟着阿婆生活。

这地方背靠沙漠,每天沙里来沙里去,顾长歌出门不敢开口,生怕灌一嘴沙。

别人穿越,她也穿越。

别人吃香喝辣坐拥美男,她每天种地养猪吹风吃沙。网站http://www.xbxys.com/

顾长歌很想知道,她到底是得罪了哪位神仙祖宗,能穿到这破地儿来。

呸!

这地不仅破,还他妈不安全。

听说过两天就会有大军压境,踏平这里,简直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所以,从一周之前,村民每晚都会在村东头举行集会,目的是大家伙一起商量,是逃命呢还是等待救援。

持续一周,终于有个结论。

众人一致决定,既然率领大军前来的是鬼面将军,还是迅速逃命吧。

上一秒还聚一起的百姓们,瞬间做鸟兽状。版权http://www.xbxys.com/

阿婆拉着顾长歌,边走边说,“等下赶紧收拾东西,咱们趁夜就走。那鬼面将军是个地狱阎王,一旦被他给抓了,没的活路。”

顾长歌惊,“这么可怕?”

阿婆斜了她一眼,“骗你是狗。”

“……行吧。”

两个人迅速奔回家,这里有两间茅草屋。

一间是她们平常住的,另外一间,则是饲养鸡鸭鹅的。

顾长歌收了两件衣服,又装了几个馒头,就完事了。无删节野兽的温柔免费阅读全文

一旁的阿婆则慢腾腾的收拾,什么针线包啊,盘缠啊,还有一些竹简布帛。

她不慎掉下来一张布帛,顾长歌捡起来,抖开,上面画着一个玉佩。

阿婆见状,忙夺过来,宝贝似的藏怀里,“你去隔壁屋,抱两只大鹅去。”

“逃命抱大鹅干嘛?”顾长歌就不明白了。

“饿了在路上吃。”

顾长歌敬佩的竖起大拇指,连连吹捧,还是阿婆想的周到。

阿婆踹她屁股,骂道,“动作快一点!抱过来咱们就走!”

顾长歌答应下来,推开|房门,鸡鸭鹅齐齐向她看过来。

头一次被这么些畜生同时盯着,顾长歌感觉怪怪的。

她眯起眼睛,挑了两只最肥的鹅,轻手轻脚走上前去。

不知道是不是两只大鹅感受到了她的恶意,到处乱窜。

顾长歌费了好大功夫,才抓住抱在怀里。

剩下的家禽被她给解散了。

她左右开弓,抱着大鹅出来,却见四处都是逃跑的百姓,而不远处的天空,被火光映的一片猩红。

这么快打起来了?

顾长歌心惊不已,梗着脖子朝屋子里叫,“阿婆!快点!咱们该走了!”

连叫几声,都没人回应。

顾长歌冲进屋里,有些傻眼,屋里哪还有人?

阿婆居然走了!

这老东西,死没良心的,说好的一起逃命,结果她先走了。

顾长歌恶狠狠地啐着,抱紧怀里的鹅,也迅速融进了大部队。

夜色浓重,他们向西行进,走的都是荒无人烟的草地。

顾长歌年轻力壮,又怕死怕的很,一路闷头前进。

等她终于觉得疲 惫,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惊觉身边已经没有什么伙伴。

“……”

顾长歌喝了点水,又掏出馒头啃着。

她的手放在大白鹅身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揪着它的毛发玩。

肥鹅就剩下一只,另一只不知什么时候给掉了。

顾长歌哀叹不已,她得看仔细了点,这只再跑了,可真是没肉吃了。

吃饱喝足,她环顾四周。

这里杂草丛生,约莫有半米那么高,睡上一觉,应该还算安全。

只是睡觉前,她得先解决下生理需求。

有泡尿憋得挺久了。

见这里没人,她蹲下来,一手抓着大白鹅的脖子,一边迅速的嘘嘘完毕。

刚要提裤子,大白鹅猛地回头叨了她一嘴。

顾长歌吃痛,丢开了它,那肥鹅拔腿就跑。

她气的鼻子都歪了,胡乱抓起裤腰,大步流星,飞起追上。

大白鹅逃无可逃,被她掐在手中。

顾长歌得意的哈哈大笑。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串脚步声,“小子!站住!”

她被呵斥的浑身发抖,扭头看,居然是两个穿着铠甲的士兵!

尼玛!

她都逃出这么远,还能被追上?

顾长歌可不想被他们抓走,她害怕被那个什么阎王将军折磨!

心思一动,立刻决定:跑!

她将大白鹅抱在怀里,跑的飞快,身后那两个士兵见状更是大骇,嗷呜嗷呜的乱叫。

“抓住他!”

“抓住那小子!”

“呸!臭小子!看爷抓到不拿皮鞭抽你!”

顾长歌想骂娘,她在杂草地里转来转去,试图甩掉那群士兵。

结果身后的尾巴却越来越长。

她气的想吐血,决定到前面找个地方藏起来。

正这么想着,忽然脚下一软,一个踉跄之后,不受控制的扑通栽倒在地。

啪!

四周的泥水臭水迎面而来,顾长歌被熏得头晕。

她爬起来还要再跑,脑袋却撞上一条坚硬笔直的大长腿。

第002章 跟个娘们似的

顾长歌被人抓了起来,连带着她的那只大白鹅,都被绑起来了。

一人一鹅,被推推搡搡,最后送进帐篷。

泥巴糊满了她的整张脸,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她支起眼皮,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四周,计算逃跑的可能性。

半秒钟后,她放弃了。

这帐篷里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再无其他。

别说跑了,藏起来都不可能。

妈的。

顾长歌觉得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她长吁短叹之际,忽闻一道爽朗的男声,从外面传来。

紧跟着,帐篷被人掀起。

浓墨般的夜色沦为背景,一只穿着军靴的大长腿,稳稳落地,高大轩昂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穿着青蓝色的大风氅,一身黑衣随风舞动,肆意飘扬。

看到帐篷正中央的她,他俊美而危险的脸上,噙起一抹不羁的笑容。

那男人走到她跟前,微微弯腰。

四目相对。

他深邃的眸子敛光,什么都看不真切。

顾长歌感受到一种压迫,她下意识的想要缩脖子。

却在下一秒,男人伸出大手,掐住她的脸,左右端详,笑着同身后的士兵们道,“你们说的就是这泥人?”

士兵们笑作一团。

其中一个走上前,粗声粗气,“将军,就他准没错!我们发现他那会,这小子正光屁股操鹅呢!”

“哈哈哈哈哈……”

“叫兄弟们把这小子抓起来,结果这孙子,妈的,窜的贼他妈快,那大白鹅被她抓着脖子,眼瞧着就快翻白眼了!”

“哈哈哈哈……”

“结果这孙子自个栽泥坑!弟兄们抓到他的时候,还他妈死死抱着那鹅。”

一群人桀桀怪笑。

顾长歌嘴巴都歪了,她不过是撒个尿,怎么就被传成这样了?

被称为将军的那男人,捏了捏她的脸,打趣的问,“白鹅的滋味爽不爽?”

“……”顾长歌瘪嘴,“烧熟了吃,滋味更爽。”

她在生死存亡之际,没出息的很想吃烤鹅。

对面的一群大老爷们,又被逗得哈哈大笑。

约莫笑了十分钟,他们才谈到处置她的事情上面。

有人恐怕她是奸细,杀了得了。

还有人担心她是流民,不如放了。

顾长歌看着男人。

那男人一直没做声,不过她知道,这里当家做主的人是他。

周围吵得不可开交。

“行了!”那男人呵斥道,“端盆水来。”

众人不知将军要做什么,但没人敢忤逆,立刻有人送过来。

顾长歌也好奇不已,谁知人还没反应过来,一盆冷水直接泼她脸上。

男人丢掉铜盆,落地上咣当作响。

他上前一步,大掌撑开,按住她的脑袋,在脸上胡乱揉了一通后,松开。

顾长歌被他的力道,弄得一张脸火辣辣的疼。

两个人离得近。

男人低声笑,他唇齿间旖旎出的清冽香醇,唇瓣略有略无撩过她的脸。

顾长歌吓得使劲躲。

他也不恼,拉开点距离,手指却一下一下摩挲着她的脸,缓缓的道,“这小子细皮嫩肉,跟个娘们似的,杀了可惜,放了遗憾,就留我身边吧!”

几个士兵都在说她走了狗屎运,顾长歌却不觉得。

那个男人,虽然从始至终都带着笑容,但给人的感觉,却相当危险。

他不是个善茬。

顾长歌暗暗决定,得找个机会溜走。

兵荒马乱的一晚,总算过去。

顾长歌洗了澡,换上一身士兵服,睁眼到天亮。

晨起的号角吹响,她闻到飘进来的饭菜香,抽了抽鼻子。

帐子的门帘被人掀开,昨晚那男人走进来。

他气质极好,走路带风,见她还在躺着,皱眉,弯腰将被子抽走。

顾长歌气的跳起来。

感觉到她的情绪,他笑,“起来吃饭去,然后到我帐子里来!今个你得寸步不离跟着我!听见没?”

顾长歌耷拉着脑袋,不情愿的点头。

那男人上前,托起她的下巴,“小子,叫什么名字?”

“元宝。”她张口胡来。

“好名字!”

他勾唇笑,拎起她的衣领,抬脚就朝外走。

顾长歌挣扎,生怕自己被勒的窒息,却不想他在她屁股上重重拍了一下,“老实点。”

“……”

那可是她的玉臀啊!

混蛋男人,居然吃她豆腐。

顾长歌有苦说不出,暗骂他变态。

出了帐子,视野顿时变得广阔。

这是一处丘陵,地势平坦,到处都是小小的帐篷包,约莫有百来个。

正对面架着一口大锅,几百号士兵端着碗闷头吃饭,听见动静后,顶着一张张脸,朝她看过来。

顾长歌听到有人用“操鹅的”来称呼她,脸黑了几分。

身边的男人也笑。

他像拎鸡仔一样,把她丢到那口大锅前,“去,盛碗饭给我。”

她侧目,你没手么?

“快去!”不等她腹诽完,他的大手又落在她屁股上。

顾长歌瞪他,人为刀俎,她为鱼肉,暂且让这臭男人猖狂!

她冷哼一声,小跑着去盛了饭,然后冷脸端着碗往他怀里一塞,“吃吧!”

撑死你!

男人也不讲究,接过来后咕咚咕咚仰头就喝。

不出片刻,满满的一大碗饭,他给吃了个精光。

男人随后把空碗递给她,“再盛一碗来,你也吃点,今一天都在赶路,不吃饱,饿肚子的话,我可不管!”

谁要你管!

顾长歌没好气的想,脚下不停,麻利的给他又盛了一碗。

恰好这时候,男人身边来了几个副将,他便跟那些人说,“快瞧我这小子,要她干嘛就干嘛,算我没白疼她!”

副将们哈哈奉承,“您可是大名鼎鼎的鬼面将军,光这名头,就够唬人了!”

鬼面将军?

他就是传说中十分变态、杀戮成瘾、让人望而生畏,不高兴就会吃人的墨君邪?

顾长歌心中哀嚎!

作孽啊!

逃来逃去还是落到了他的手里!

不行不行,必须得赶快离开。

不然的话,绝对会被他折腾死!

身边的人还在哈哈嘻嘻的笑着。

顾长歌心中凌乱,胡思乱想,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墨君邪很快吃完,他见她吃的慢,便耐着性子等了会。

可等了半刻钟,似乎还是剩那么多。

他没了耐心,走过去,一把抓起她,另只手夺过碗。

第003章 没良心的小东西

顾长歌瘪嘴,抬头看他。

“走,上帐子里吃去!怎么吃饭也跟个娘们似的,细嚼慢咽的,等你吃完天都黑了!”

“……”你吃饭跟饮牛一样的,就值得骄傲了?

呸!

野兽一样的男人,还生出优越感来了!

她闷闷不乐,被他揪到了帐子里。

墨君邪把她放到一旁的椅子上,递给她碗筷,“吃吧。”

他在桌前坐下,没多大会,一群副将又跟进来。

很快,一伙人闹闹哄哄的说起来今日安排。

“今日休整到中午,下午未时出发,这里到刘庄约莫三个时辰的路,亥时能到。”

墨君邪把地图摊开到桌上,长指在上面划出一条线,“赵堤,你带一队兵走这条路。”

“是!”

“吴狄,你带一队兵走这条!”

“是!”

“我带着两队人马走……”

话未说完,只听得一声又长又响亮的“嗝——”

顾长歌吃撑了,撑得发慌。

顿时之间,引得一群大男人朝她看来。

唯独墨君邪神色如常,蹙眉说道,“吃饱了就把碗给送出去。”

“哦。”

她站起身,弱弱的点头,悄悄的退了出去。

刚从帐子里走出来,顿觉浑身舒爽。

顾长歌抱着一个大碗,四下偷看。

她意外的发现,几乎所有的士兵都在拆帐篷,显然就是为下午的出发做准备。

没有人注意到她。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她挺直了腰板,一本正经的穿过人群,越走越偏僻,随后来到了农田里。

农田作物有半人高,顾长歌觉得没人看到,猛地蹲下身。

她不敢跑的太快,担心被人发现这边的动静,只能悄悄半蹲着挪动。

这个姿势费劲啊!

想到自己这么狼狈,都是被墨君邪害的,她在心里又把他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而此时此刻,被她骂的墨君邪,仍在帐子里和人说话。

他时不时的朝着门口看去。

那小子都出去有一刻钟了,怎么还不见回来?

“将军!你看这样成么?”副将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

他审视的检查他们的安排,点点头,随后烦躁的打断谈话,叫来士兵,“去找找那个小子!”

“哪个?”

“弄鹅的那个!”

“哦哦哦!”士兵连连道。

墨君邪嗯了声,“带上狼狗去,往农田那边去找。”

小东西死没良心。

他又不杀他,给他吃给他喝还给他好待遇,瞎跑个什么劲!

随着时间的流逝,墨君邪的脸色越来越黑。

几个副将面面相觑,默默识相的闭了嘴巴。

他们要交代的都说完了,现在就等着墨君邪拍板决定,可看他的样子,谁也不敢出声。

帐子里死寂一般的沉默。

终于,门外响起士兵嘹亮的嗓音。

“报——!”

墨君邪坐直身子,吩咐道,“进来!”

下一秒钟,顾长歌被推进了帐子。

她双手捆在身后,早上还干干净净的,现在浑身上下都是泥,头发上还顶着两根杂草。

墨君邪看着她的狼狈模样,乐的哈哈大笑。

他从座位上来到她跟前,托起她的下巴,大手扯扯她的小脸,“小东西,还跑不跑了?”

顾长歌气的都快炸了。

这人忒缺德!

派了大狼狗去找她。

她正给田地里蹲着呢,忽闻身后传来狗叫声。

顾长歌是最怕狗的,吓得拔腿就跑。

结果那大狼狗更兴奋了,从后面跑过来,往前一顶。

她脚步踉跄,爬到地上,结结实实摔了个狗吃屎。

那大狼狗跳到她背上,踩来踩去,跟过来的士兵使出吃奶的劲,才把它拉走。

再然后,她就被绑回来了。

她心里满是怨念,见墨君邪笑的得意,忽然眼睛一翻,舌头一吐,冲着他龇牙咧嘴。

墨君邪哪像她会来这么一手,被她吓得皱眉,捏着她小脸的手也收紧了。

顾长歌痛的哎哟直叫。

他松开她,骂道,“再不听话,有你受的!本来不想圈着你的,你非得自个找罪受!”

顾长歌不服,闷着声音道,“我是人,又不是动物,凭什么你要圈着我!”

“就凭你是我的人。”他笑盈盈的,声音却很冷,“我看上的,没经过准许,你还有胆子跑?知不知道之前跑掉的都是什么下场?”

他的嘴唇就贴在她的耳朵上。

温热的气体喷洒,惹得她浑身战栗。

又害怕,又刺激。

她身子微微颤抖,墨君邪低低笑了声,在她脸上拍了拍,“这么害怕,以后就乖乖的。”

墨君邪把她抱起来,放到椅子上。

士兵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一串粗长的铁链过来,墨君邪蹲下,给她套在脚上。

“脚脖子这么细?”

他摸了一把,粗粝的手指在她肌肤上滑过。

顾长歌拿脚踢他。

他笑着站起来,弯腰俯身和她平视,“你这样的脚脖,我一口气能捏断十个。”

“……”

她老实了。

和野兽是没办法讲道理的。

墨君邪手里拎着铁链的那一端,重新坐回了椅子。

几个人又商量起来。

顾长歌的心都快碎了,这下是彻底跑不了了。

难道她后半辈子要给人当奴么?

穿越是个坑埃

上午眨眼就过,有了铁链锁脚,她老实的不能再老实。

下午未时,大部队整装待发。

墨君邪带着她来到三军最前面,这里只有一匹骏马,墨君邪示意她上马。

顾长歌根本没骑过马,抱住马脖子,翘了好几次腿,都没成功。

她气的在马腿上踹了一脚。

马声嘶鸣。

墨君邪逗她,“腿短,你还怪马不成?”

她憋着口气,“你把脚镣给解了,我就能上去!”

“想得美你。”

墨君邪轻哼,大手却来到她腰上,用力夹紧,抱着她飞身上了马。

惊魂甫定,顾长歌手忙脚乱的趴在马背上,死死的抱住马脖子。

墨君邪包括下面一水的士兵,全都哈哈大笑。

笑你们大爷的。

她努努嘴,安静趴好。

可墨君邪却不允许,将她拎起来,塞进自己怀里。

他高大的身子压下来,把她严严实实的罩祝

“抱稳了,掉下去你的细皮嫩肉可就破相了。”他声音沙哑,“破相了我可就不要了。”

“……”顾长歌作势就要往马下跳。

她宁可破相都不要待在这人身边。

墨君邪一手把她捞住,掐着她的脖子道,眸色森凉,“我不想让你死的时候,你死不了,别耍花样。”

第004章 你会受不了的

行军速度很快。

顾长歌骑在马身上,被颠的都快吐了。

她抱紧了身前的大肥鹅,这还是强烈要求,才重新回到她身边的。

目前只有他们俩相依为命,想想也是好可怜。

身后的墨君邪顶了她一下,紧跟着他的下巴压在她肩头上,“元宝,你的腰真细。”

说着,腰间的臂膀又紧了几分。

她抽了口气,骂他,“你轻点,想勒死我啊!”

墨君邪哼笑,“半年没见过女人,好不容易逮到一个,不舍得勒死。”

女…女人?

顾长歌心里一惊。

他该不会是看穿了她吧?

她僵着身子,脸更是木着,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

纠结了半天,顾长歌断断续续的说,“我…我不是女人。”

微风拂面,吹起她的发丝,飘到他身上。

墨君邪懒懒的舔舔牙,似笑非笑的道,“嗯嗯…不是女人,是个小娘们。”

“我!我真不是!”顾长歌狡辩。

墨君邪一看就没安好心,她女扮男装,他都频频占她便宜。

要是承认了自己是女人,那岂不是要被他吃干抹净?

不不不。

她可不想和野兽那啥。

“哎!我只是长得像女人,真不是女人!”她又重申了一遍。

墨君邪敷衍的点了点头,一手勾着她,一手捏住她的耳垂,“男人还打耳洞?”

“我是个爱美的男人。”

“可以。”他说,大手松开耳朵,捏住她的脖子,“你男人的喉结呢?被你吃了?”

“……”这个她给忘了。

保不齐刚才他掐她脖子那会,就被发现了!

顾长歌暗暗惊叹,这男人心机太深了。

可恶。

“嗯?”他缓缓的笑,“怎么不说话?是不是给你吃了?”

“还没长出来。”她垂死挣扎,“我年纪还校”

“是挺小的。”墨君邪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我来摸摸胸小不校”

不要!

顾长歌退缩了,马背上便开始挣扎。

但这点小打小闹,墨君邪压根都没放在眼里。

他掐住她的腰身,双臂收紧。

顾长歌动弹不得,她低头,亲眼看着墨君邪的大手,准确无误的落在她胸前。

轻轻一捏。

即便是隔着厚厚的秋装,她仍是呼吸一窒。

脸颊都烧了起来。

他他他…他居然真的敢摸!

顾长歌气红了眼,不管不顾到底在哪里,低头便咬住他的手。

她使劲咬。

咬得嘴里都有了血腥味,还不松口。

奇怪的是,墨君邪也不抽手,就这么任由她咬。

顾长歌咬得两腮发酸,松开他,胡乱的抹着嘴巴。

墨君邪看了眼她,不退反进,他前胸紧紧贴着她的后背,“行了,你咬了我,我摸了你,也算扯平了。”

“不算!”

“那你摸回来?”墨君邪笑,挑逗的问她,“你想摸哪里尽管摸,我不咬你。”

“呸!”她不怕死的啐他。

墨君邪揉了揉她的脸,小声的说,“胸好软,小是小了点,不过凑合,反正以后还会长的。”

“你!”顾长歌叫道。

这人没脸没皮的再说下去,还要不要人活!

“好好好,我不说了。”他及时打住,抱着她走了会,又问,“是雏么?”

顾长歌斜眼看他。

不等她回答,他便自顾自的道,“看你这么小,应该是。”

墨君邪叹了口气。

他疯起来是什么样子,他心里清楚,她会受不了的。

单看她的小身板,就知道绝对会被他弄的半死不活。

本以为找到个女人可以纾解下,看来还是得忍着。

顾长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猜也猜得出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闭紧了嘴巴,不打算和他再说一句话。

接下来的一路,两个人都保持着默契。

亥时,他们到达刘庄。

墨君邪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

因为怕打草惊蛇,众人没点火把。

就着远处微弱的火光,顾长歌看清他棱角分明的五官,满是坚毅和冷漠。

他把她抱下来,放到身旁,低声嘱咐,“等下跟着我。”

“不要。”

“不听话现在我就要了你。”墨君邪咬牙。

他想了一下午,才接受这是一块看得见吃不到的肥肉,偏偏这死女人还惹他生气。

顾长歌被他一句话怼的语塞。

吭哧半天,才反驳道,“你也就会拿这件事威胁我!”

“对埃”他腆着脸承认,“服不服?”

臭男人!

顾长歌懒得回答他,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墨君邪有事安排,没再理他,吩咐了几个副将做先锋之后,静静等待。

大约半刻钟之后,天空中骤然放出火光。

墨君邪沉毅有力的声音发号施令,“冲!”

浩浩荡荡的人群,伴随着响彻天边的嘶吼声,齐齐冲向刘庄。

与此同时,原本寂静的刘庄,宛如死村,却忽然之间冲出来很多士兵,叫嚣着杀进人群。

现场已经是一片混乱。

顾长歌吓得浑身都在抖。

她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战争。

刀戟碰在一起,尖锐又刺耳,呼喊声、哀鸣声、杀红了眼的吼叫声,充斥着她的耳膜。

她几乎要疯了。

“过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顾长歌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等她反应,便被人背了起来。

是墨君邪。

他侧脸只是叮嘱道,“抱紧了!”

下意识的她勾住他的脖子,死死的拉着。

“你轻点,勒死我了,你可就成小寡妇了。”他笑着,将她的手掰开了一点。

这一次,顾长歌吓得说不出话,难得没有反驳他。

她把脸埋在他背上,不去看。

战的正激烈时分,她听见男人闷哼了一声。

顾长歌要抬头。

“别看!藏好!”墨君邪骂道。

她吓得立刻又缩了缩脑袋。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的声音渐渐平息下来。

原本带着她不停颠簸奔跑的墨君邪,脚步也顿住了。

她这才缓缓抬起头。

冲天火光之中,有一面军旗插在堆成小山的尸体上,猎猎夜风之中,随风舒展,煞是好看。

她从墨君邪背上跳下来,到一旁吐得昏天黑地。

有人拍了拍她的后背,顾长歌有气无力的看他。

墨君邪把她拉起来,从怀中抽出一条手绢,按住她的脑袋,给她擦干净了嘴。

“还难受么?”

野兽的温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野兽的温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一夜迷情:腹黑总裁求放过目录预览:第11章是不是我做的我最清楚第12章给她出气第13章你是我的心尖宠第14章狐假虎威第15章卸了他的胳膊第16章疼惜第17章不能让他嫌弃第18章隔断不隔音第11章是不是我做的我最清楚在封熠和张佐的眼睛里,她就是一个为了攀上他封熠而出来自甘堕落的女人不是吗?想到这里,洛璃的心里划过一丝悲哀,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原话不动的传给叶明辉!”封熠突然开口,却让洛璃惊讶的抬头。“封先生!”她想要阻拦,却看到张佐已经

  • 闪婚总裁霸道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闪婚总裁霸道宠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闪婚总裁霸道宠目录预览:第11章躲在暗处的亲生母亲第12章鸳鸯戏水第13章没有价值的养女第14章其他男人的气味第15章你要去找别的女人吗第16章打小三第17章必须在乎我第18章颜家的私生女第11章躲在暗处的亲生母亲颜伟昌只觉得颜艺实在是贴心又懂事,对她很是心疼:“你这样想爸爸就觉得很安慰了,你放心,爸爸会尽快让你认祖归宗的,你是爸爸的亲生女儿,不能一直顶着养女的身份过活。”颜艺感动地说道:“谢谢爸爸!”颜伟昌看着颜艺打开的饭盒,皱了皱眉:“你中午

  • 你是我的婚上证供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你是我的婚上证供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书名:你是我的婚上证供目录预览:第11章老爷子驾到第12章这丫头的脾气我喜欢第13章巧遇渣男第14章佛也有火第15章醋意顿生第16章敢动我的女人第17章暧昧第18章我洗好了第11章老爷子驾到“哗啦”一声。一瓶开了封的红酒就全部浇在了林雅茹的头上,粘稠的液体顺着林雅茹的头发流向胸前的沟壑,混着残留的奶油,形成了刺鼻的酸味,瞬间浓溢了整个大厅。“啊!你这个贱人,你这个贱人!”林雅茹尖叫大骂,这红酒流淌而下,顺着缝儿流进眼睛,刺痛灼热令她忍痛尖叫。这个女

  • 你是我的情劫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你是我的情劫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你是我的情劫目录预览:第11章舒服了不少第12章粗暴麻利第13章被困第14章没信号第11章舒服了不少这么想着,苏沐晓心里舒服了不少,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夜里恍惚间听到外面有些细小的动静,苏沐晓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翻了个身没有在意,一直到第二天一早醒来,拉开帐篷的帘子,才发现是外面下起了雨。天气预报这种东西,果然偶尔还是会忽悠忽悠他们这些无知的人类的。雨势不算很大,淅淅沥沥的,阴沉沉的天幕却让人觉得有些沉闷。看样子沈问之和林婉瑜都还没醒,苏沐晓打了个哈

  • 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目录预览:第十一章大明星的小把戏第十二章最放不下的第十三章老板不开心怎么办第十四章你别这样第十五章秀恩爱死的快第十六章都是你逼我的第十七章哎呀,手滑了第十八章你的教养呢?第十一章大明星的小把戏“这一件怎么样?”那边桑莹挑出一件三层蕾丝的抹胸婚纱,自顾自欣赏,对于骆荨的话恍若未闻。“我没时间跟你玩这种游戏。收起你的心思,别浪费在我这里。”话不投机半句话,骆荨转身下楼。她一开始就不应该答应过来,简直浪费时间。桑莹不慌不忙,将手

  • 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目录预览:第十一章不爽就针对你,理由很简单第十二章夕云神助攻,毁掉沈家的永爱集团第十三章我们公司人少,但对付你个脓包正好第十四章萧爷关注夕云,这个人很有味道第十五章爱上我了?发果照啊!第十六章跟踪叶全真,SUN就在她身边第十七章萧爷真相:你就是SUN第十八章爱吃三文鱼?老子让你吃到吐第十一章不爽就针对你,理由很简单正在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佣人的声音,“太太,刚才快递员过来了,送了份文件过来,指名要您拆开。”“有说

  • 独宠豪门契约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独宠豪门契约妻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独宠豪门契约妻目录预览:第11章自己的女人怎么可以受人欺负?第12章你别过来!!!第13章你该不是要毁约吧?第14章免费的造型师美女第15章没,我能行第16章男人还是女人?第17章公之于众第18章不要怕,有我第11章自己的女人怎么可以受人欺负?米苏一时之间大为头痛:“我没忘。但是今天我实在是太忙了……有太多的等工作要做,实在是请不下假来。”还想着继续说些什么,米苏却听到对方一句话也不说得挂断了电话。切,什么毛病啊!米苏心中暗骂,重新坐了下来开始

  • 太阳的后裔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太阳的后裔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书名:太阳的后裔目录预览:第11章给点利息第12章神气什么第13章斑斑血迹第14章洗干净第15章急不来第16章你要我负责吗第11章给点利息席可然的嘴角有些嘲讽的意味,她试着挣脱了几下,却没甩开,脸色更加难看。裴煜泽倒是态度自若:“席小姐,我帮了你,你给我点利息,也不为过吧。”“你到底想做什么?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对着席可然的疑问,裴煜泽忽的朝她走近几步。他收敛了面上的所有随意,盯着她,一字一句道:“席小姐,我们结婚吧?”这一句话,像是惊天地雷投入湖中,炸出无

  • 冷情老公,解约吧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冷情老公,解约吧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冷情老公,解约吧目录预览:第11章你发什么疯第12章你男人还在这里第13章决定权在我的手上第14章这是你的答案第15章跟我有什么关系第16章你可以帮我吗第17章你跟我只是契约关系第18章简直是天方夜谭第11章你发什么疯江玥璃也没心思理会宫祁睿,打算直接绕过宫祁睿离开,可是宫祁睿却一把扯住了她的胳膊:“去哪儿?”她很慌,看起来好像遇到了什么大事。“你放开我!我现在要去一趟福利院!宫祁睿,你堂哥要拆福利院?有这么一回事吗?”江玥璃此刻的口气完全是

  • 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目录预览:第11章不醉不归第12章来点刺激的第13章强吻霍辰勋第14章想不到的VIP客户第15章拒之门外第16章我在加班第17章市长是完美老公第18章坐机车第11章不醉不归“什么?!你和霍辰勋同居啦?!”“你干什么啦,小声点!”叶慕可在听说了姜南希竟然住在了霍辰勋家中之后,简直震惊到了极致。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似乎真的是有些夸张,她慌忙掩了掩嘴,随即压低声音,一脸神神秘秘的样子凑近姜南希,“快说说,市长大人私底下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