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无删节重生之骄子再临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8:00:18 来源:网络 []
小说:重生之骄子再临
第001章 殇

闽省省会城市福城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内。原文http://www.xbxys.com/

“来,来,来,陈哥,我敬您一杯。”男子说完马上举杯一饮而荆似乎这五钱一杯的53°正宗茅台对他而言丝毫不算什么。

对面坐的中年男子,神色倨傲,嘴角微微一动,只是轻轻地沾了下这茅台专用杯。笑而不语。

敬酒的男子名叫叶霄,今年28岁,是省委办公室的科级主任科员。如此年轻就能上到正科级,不得不说,他是个人物。

中年男子名叫陈鸣,是省委办公室秘书处第一处的副处长,说白了就是叶霄的直属领导。推荐http://www.xbxys.com/这是个十分圆滑的人。

“陈哥,多谢您了啊!”叶霄举着酒杯对着陈鸣说道,脸上的激动之色难以自已。

就在刚刚过去的一个多小时里,叶霄通过多番讨好,终于得到陈鸣的开口。

“小叶啊,说哪里的话,我也就一个提名权罢了,你也是我们办公室的老人了。呵呵”似乎对叶霄今天的表现很满意,陈鸣的脸上绽放出了笑容。

“陈哥,瞧您说的。要是没有您,我哪有今天呀!不管结果怎么样,能遇到您这样的好领导,是我叶霄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叶霄把胸膛拍着噗噗直响!

“呵呵,小叶啊,我一直是最看好你的!嗯!来,干了这杯。原文xbxys.com时间也不早了啊!”陈鸣今天很满意,他的脚不禁轻轻碰了下身边的礼品盒子,盒子的封面打着国际香水第一的品牌“夏奈尔”。这段时间他的一个情人一直缠着他要买这牌子的香水,搞得他烦得要死。这个叶霄平时不显山不漏水的,没想到这时候居然如此机灵,能探听到自己正为“老婆”买香水的事烦恼。

“这是您对我的厚爱啊!陈哥!我也不多说,这一杯我干了!感谢您这位老大哥这么多年来对我的提携与爱护。”说完叶霄十分干脆的一饮而荆

之后,两人就起身离开。然而他们谁也没发现,在包厢的角落里,有一细微处正闪着轻微的亮光。

一个月前,省里面分管党组群干的省委副书记被中纪委双规。网站http://www.xbxys.com/而新的省委副书记据说已经确定是由中央部委空降下来。大家心里都明白这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

正是这个原因,叶霄才会舍得以他月薪才三千多的工资,家境也一般,却在五星级酒店宴请陈鸣,并且为他准备了一瓶价值不菲的香水作为礼品,虽然只是为了一个提名权,但也总是一份希望。

“陈哥,您慢走,路上开车要小心埃”叶霄殷切的送陈鸣到他的座驾前,并目送他开车离开。

叶霄抬起头,看着福城这座有福之城的夜空,没有温柔的星光,更没有皓洁的月光,有的只是黑霭的夜空,透着无尽的压抑和暗淡。但他的心情却是十分的不错,能打通陈鸣这关是最难的,此人十分谨慎。要不是意外得知其要给“老婆”买香水的事,估计还真没戏!

“只要能当上这个秘书……哼!”叶霄现在很是轻松,内心也十分激动。阅读xbxys.com抬起右手在自己的鼻梁上轻抚,这是他的一个习惯性动作。

行驶在福城的外环线的公路上,因为是在已经喝了不少酒的情况下,叶霄只是开着45km/h的时速。叶霄打开了音响设备,一曲马克西姆的《出埃及记》充溢在这不甚宽敞的车厢内。这使叶霄感到一阵轻松和安逸。

翌日

省委办公楼的一个小型办公室内。

叶霄今天一早就来到了办公室上班。与以往的敷衍了事不同,他今天十分的热情和积极,宛如一个刚出大学的毕业生一般有激情。小百姓养生网这让他的同事十分不解,在这个人事调整的关口,叶霄的表现让很多的人产生了遐想。

“噔噔噔”,一阵敲门声响起。

“请进!”叶霄欢快、高亢的声音响起。

“你好,请问你是叶霄吧?”门外进来三个人,为首的是一个戴着眼镜,有着鹰钩鼻的中年男子。

“是的,请问……”还未等叶霄说完,鹰钩鼻的男子已经拿出了证件对着叶霄说:"我们是省委办公厅纪检组的,有群众检举你最近一段时间对多位上级领导进行受贿。请你配合我们调查!”

与此同时,鹰钩鼻男子身后的一个年轻人将一章照片放到叶霄的面前,相片上正是叶霄递夏奈尔礼品盒给陈鸣的场景。

叶霄看了一眼相片后,颓然的坐在了椅子上。

“经调查证明,省委办公室第一处主任科员叶霄,于2012年8月份期间向省委办公室第一处副处长陈鸣等多位省委的相关领导以送礼的形式行贿达10万多元。情况属实。省纪委已经将前省委办公厅第一处主任科员叶霄开除党籍,开除一切公职,本庭现特判当事人叶霄5年有期徒刑。宣判完毕!”

叶霄站在被告席上,脸色死灰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妈,妈,你怎么了。爸,爸,你怎么也……”听审席上叶霄的弟弟叶凌突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大喊。

原来,叶霄的父母一听到法庭对叶霄的审判,一时间接受不了,当场昏死过去!

“快叫120,快叫120埃我爸有心脏病,快啊!”在被告席的叶霄也声嘶力竭的呼喊着。

可是,谁会理他呢?

最后叶霄的父母被送去医院,叶霄只来得看他们昏迷时的一眼,之后就被押往了市里面的监狱。

闽省省会城市福城的一个非常偏远的地方,有一片建筑群。距离建筑群的方圆数十里之内没有任何建筑物。

叶霄双手抓着天窗上的钢筋栅栏,望着远方的灰朦朦的景象。他知道他不大可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没错。这是一座监狱。叶霄已经在里面呆了两个月了。每天他只能这样踮着脚透过天窗看着远方,向往着自由。在一月前,叶霄的弟弟来看过叶霄,并告诉叶霄:父亲因心脏病暴发在入院的第二天就去了,母亲经过急救醒来后听闻这个消息后又陷入了昏迷状态,在十天后也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叶霄的家庭里,父母因早年的过度操劳,导致年老后一直有恙在身,而弟弟因早年辍学而只能在老家打临时工赚钱。叶霄是家里唯一的希望,是这个家的顶梁柱。现在这跟顶梁柱倒了。老人受不了这个打击,最后双双含恨而终!

叶霄用手狠狠的锤打着铁窗,眼睛一片红肿,泪已经流干了。

他恨,他知道情况不应该是这样的。前一天才发生的事,第二天就被检举,这是他混迹仕途6年多以来从来没见过的怪异现象。而且送礼这样可大可小的事情,原则上是不可能导致这样的结果的。

“一定是,有人从中捣鬼来陷害我。一定是!会是谁?到底是谁要这么歹毒的陷害我?我要报仇。我要报仇!”叶霄有些疯狂的喊着。在经历了这一系列的打击之后,叶霄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精神上也开始疯狂起来!他的手狠狠地击打着铁窗,紧握的拳头,关节泛白,显然是用力过度所导致。“我不服,我不服!”

“吵什么吵!他妈的,又是这个疯子在吵。真他娘的晦气!过两天一定要申报把他关到地下室去!倒霉透了!”远远地监狱管理员就听到叶霄的咆哮声,一边走一边嘀咕着。

管理员转过头,对着旁边一位跟在他后面,衣着考究的男子说道:“你要看的就是这个疯子,娘的,从一个月前开始就一直在发疯!他以为疯了就能想电视里那样免责吗!诺,到了,你看看他这熊样儿。记得只有十五分钟啊,让你进来我可是冒很大风险的!"说着手插到裤袋里摸了摸里面的几张伟人头!

“一定,一定,请您放心,我记得了!"衣冠楚楚的男子掏出一包中华烟,散了一支给监狱管理员。

接过烟,管理员转身对叶霄喊道:“疯子,别发疯了,有人来看你了。我走了,你们抓紧时间吧!”他又对那男子交代了一句,转身就走。

“叶霄,叶霄,还记得我吧!呵呵”男子用略带嘲讽的语气对着叶霄说道。

叶霄抬起头来,看着站在监房外过道上的男子,“你是……你是赵幽然!你怎么……”叶霄很惊讶为什么赵幽然会出现在这里。在叶霄记得自己曾经与赵幽然在正科级晋升时竞争过,他与赵幽然的关系更多的一种敌对关系。

“是不是很惊讶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哈哈!”赵幽然看着叶霄落魄的样子,心中十分畅快。 比较起往日里叶霄在处里那神气的样子,现在的情况确实让他十分解气。

“不急,先看看这个。”他将一张相片递给叶霄,“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啊?哈哈!哈哈!”

叶霄看着递过来的相片,眼中掠过一缕疯狂。

“是你!”叶霄猛的抬起头,神情激荡。

“看来我们曾经风光无限,省委最年轻的正科级干部叶霄叶科长还没有边糊涂啊!哈哈,是我!怎么样?很惊讶吧?”赵幽然看着叶霄此时的模样心中非常的痛快。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我?”

“为什么?哼,你还记得两年前,就是选拔正科的时候。”赵幽然假装好心的提醒道。

“两年前?没有,我根本就没有得罪过你。”

“没有?哼,看来我们的叶科长贵人多忘事啊!我来告诉你,要不是整天在领导面前卖弄,那本应该是属于我的。好,我忍了。我就是要等今天,陈鸣那老狗算他好运只开除了公职。哼哼,叶科长啊,你知道吗?我等着一天好久啦。哈哈哈”赵幽然肆意地笑起来。

听到赵幽然嚣张的话语,叶霄反而冷静了下来,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赵幽然突然止住笑声:“你知不知道,要不是你存在,我现在早就升副处级了,都是因为你,才让我耽误了,你该死。不过,我这次来倒是来感谢你的,要不是你的送礼,我现在也不可能能成为马书记的秘书。可是你知道吗?你知道我为了这个职位,我的家族付出了多少吗?啊!”说着赵幽然的声音变得凌厉起来。

“吃饭了”监狱管理的声音从过道的拐角处传来。

“我来拿给他就行了,谢谢您了!”赵幽然不希望管理员过来,于是他自己跑到管理员那领了份饭盒。

“吃吧,还要在这呆五年呢!呵呵,可别饿死了。”赵幽然走进监房的门,将早餐递给叶霄。

突然间!

“呵啊!”

叶霄的手穿过孔洞抓向赵幽然的脖子,紧紧地抓住扣入他的锁骨,指甲扎进他的颈动脉位置。

赵幽然没有想到叶霄会如此疯狂,居然想要杀他。

惊慌之下,开始甩动叶霄的手臂,企图挣脱掉叶霄的死掐。然而叶霄此时已经抱着必杀的疯狂心态,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岂是他一个常年坐办公室的文人能挣脱的。

在争持中,叶霄的手腕被监房大门孔洞边缘有些松开的铁皮严重刮伤,流血不止。而赵幽然的颈部也同样被他的手指给深深扎进了体内。一时鲜血横流,侵染了铁门,显出那邪异的深褐色。

赵幽然一边惊喊,一边挣扎,但始终无法挣脱。

管理员闻言赶来,迅速地用电击棒解救了满身鲜血的赵幽然。但是,却没发现叶霄的手臂也是鲜血狂涌。

赵幽然带着惊恐被送往了医院,监狱又回复了安静。

叶霄静静地靠着监狱那结实夹带钢板的墙壁,缓缓坐下。任由鲜血涌出,沿着手指一滴连着一滴滴落在地板上,鲜红的血迹在地板上慢慢扩散开来,无规则却均匀。他空洞的双眼毫无聚焦,只是静静地任由那鲜血流逝…直至流经

一切都明白了,赵幽然,呵呵,叶科长…叶科长…哈!哈!哈!哈!哈!哈……;

第002章 穿越在梦醒时分

夜,如墨。风凄杳无声!

深色的夜空在几许凄厉的鸟鸣声中更显阴凉,初秋的露水无声地滑落那颗旧式瓦屋后侧的桑树梢头老叶。

江赣省,省会北昌市的一个乡下小乡村。

月黑风高,深黑的苍茫,使今晚的夜空显得更加静谧。几许清风拂过,几叶即将枯落的老桑叶在徐徐的晚风中,婆娑摇曳。唦唦的摇曳声穿过沉寂的夜色,透过不甚严实的窗扉,进入了这空间不大的屋内,使屋内的空气有些许凝滞。

昏黄的灯光下,一位面容姣好,身段优柔的女子此刻却满面的愁容,眼眶的红肿与她那清秀的面庞相衬托,使得她此时脸上的焦虑和憔悴更显醒目。

女子的怀中抱着一个年龄大约5~6岁的男孩。男孩脸上那一抹不正常的晕红说明男孩生病了。少妇的眼里满是慈爱,她紧了紧怀里儿子的衣襟,轻轻地叹了口气。

女子名叫杨秋水,她苦涩地看着怀中儿子那时不时地痛苦呻吟,让她感心如刀绞。正所谓痛在儿身,疼在娘心。她此刻只能在心里祈祷菩萨保佑。

男孩名叫叶霄,今天天未亮的凌晨时,他突然发起了高烧,且一直迷糊不醒。杨秋水和两个哥哥连夜带着孩子去卫生乡里所看病,在卫生所里忙活了一天,连饭都没地方吃,但是医疗结果却不好。

窗外的夜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已经有些凄厉,窗户在夜风中缓缓摇摆,发出阵阵咯吱、咯吱的怪声。杨秋水转身走入里屋,将怀中的儿子轻放在榻上,并轻轻地给他盖上了一层毯子。她俯下身子在儿子的额头轻轻一吻,却控制不住地一滴泪珠如秋露般滑落,落在了儿子的唇角,被儿子本能地吮干。

“小霄,乖,不怕,妈妈在这呢。睡一觉,明天你就会好的。明天妈妈就都给你买好吃的,好玩的。”轻柔的话语透露出无限的母爱。只是这略带梗咽的声音,让人心酸。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站起身来,转身坐到书桌旁,开始凭借着书桌上方挂着的洋油灯散发的蜡黄灯光开始给她丈夫叶知秋写信,叶知秋每年只能回来一两次,为了生活,他不得不四处奔波,远离家人。现实生活的无奈沉重地压在这个家庭的上空,令人透不过气来。而空间上的隔离也犹如那座看似美丽却充满无奈的鹊桥一般,让身在两端的男女,苦苦相守。

“对不起,知秋,我没有照顾好小霄,呜呜……”喃喃的自语很快就泣不成声。滚烫的泪珠滴落信笺,将那隽秀的圆珠笔字迹浸湿、扩散,显出些许不和谐。不久后,杨秋水缓缓将几页写满字迹的信纸折起装进一个新启的信封,只是,每一页上那斑斑泪迹却让人感到心碎。之后,她转身趴在书桌上,侧着脸看着躺在床上的儿子,目光依旧温柔。

今晚的风凄厉而又迅疾,呼呼的风啸与那婆娑的桑树传来唦唦的摇曳声相互映衬,使这一切显得如此的诡异。

杨秋水在这一刻,也终于扛不住这连续二十小时的心焦,缓缓睡去,睡去。沉睡在连续抱着儿子二十小时之后,沉睡在不断的自责和焦虑之中。

窗外夜风,随着夜色侵入室内。屋内的洋油灯早在深沉的夜色中耗尽,只残留下那一缕依然通红的灯芯在散发着余热,似乎在讲述它曾经的辉煌。

静卧在榻上的夜宵似乎感受到了一丝寒意,本能的打了一个寒颤,眼睛幽幽地睁了开来,目光中透着一丝陌生和复杂。耳边传来一缕细缓的呼吸声。“咦,有人?”夜宵侧过头看到了伏在书桌上的杨秋水。

“我这是在哪里?难道我没有死?这里是监狱的医务室?”叶霄肘部发力,准备坐起身来。然而一阵无力感却让他徒劳无功,又躺在了床上。并且后脑勺还与床板来了次亲密接触,发出了一声干涩的闷响。

杨秋水伏在书桌上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也许是被叶霄的那一声闷响惊醒,也许是被她正在做的噩梦所惊醒。

迷糊中的杨秋水听到床上儿子的动静,从睡梦中惊醒。她立马站起身走来到床边,开始检查叶霄的情况,并同时用温柔的话语安抚着儿子:“小霄,乖,妈妈在这,不要害怕。来,让妈妈看看。”说着他用手探向叶霄的额头。她的动作一点都不像是处在黑暗中的人,动作干脆,简捷。她却没有看到叶霄的眼睛已经睁开,透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

她急忙爬起身来,走到书桌前,摸出一根蜡烛和一盒火柴。“哗”的一声,绚烂的一朵火花在半空中燃起,似乎映衬着她此时心中的激越。

但是,这一切给叶霄的念头却是:原来是真的!

古人常说:人在临时前的那一刹那,脑海中会将他生前的往事在极短的时间内一一回放浏览。原来这不是传说,这是真的。也许,死,对我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但是接下来杨秋水取火点蜡烛的这一画面,又让他的思维再一次定格。

“不对!”在他的脑海中炸起一声,“这是真的。”这样的发现让他的精神又是一振。

透过那朵美丽的火焰,他清楚的看到了一张精致美好的面庞。这张脸他无比熟悉,却又无比陌生。他的眼睛在这一刻瞬间放大,瞳孔收缩。同时,嘴巴本能的张开,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啊!小霄,你怎么了?妈妈在这,不怕,乖,告诉妈妈,哪里不舒服。”点燃蜡烛后的杨秋水看到了已经醒来的儿子此时脸上怪异的表情,她也是一阵惊恐。

“她说什么?她说是我妈妈?”叶霄心中疑问。手被母亲握住的叶霄,此时心中疑惑已经升到了几点。他感觉到眼前女子手真的不是一般的大。他定睛一看,眼前女子手中正握着一支粉嫩如莲藕般白皙的小手。一阵不妙的感觉又袭来,“难道…难道这是我…我的手?”

意识到这一点的叶霄,心中已经不再是惊讶,而是惊恐万分。一时他不知哪来的力量,身体如弹簧般坐起身来,开始打量起自己的身体来。小手,小脚,细胳膊,嫩腿。一个荒诞的念头在叶霄心中升起——穿越?重生?

叶霄在省委办公厅有一个不大的办公室,在那些闲的发骚的日子里,他也会上网看些网络小说,以排解他的苦闷,或是怀才不遇。也因此让他的知识库里多了“穿越”这个带有鲜明时代特征的网络“名”词。

在打量完自己的身体后,怔怔地呆了一会儿后,又张头伸脑的开始打量起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四周土黄色的墙壁几乎被旧报纸所贴满。旧的蚊帐,简单的木板床,还有自己母亲一向喜欢的红色床单。

“看来真的是这样了!”叶霄的内心已经有了一个准确的判断,他穿越了,真的穿越了。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很快就冷静下来接受了这个现实。他真的穿越回到了自己童年的时候,那遥远的记忆告诉自己,自己的小时候在江赣省曾居住多年。“现在应该就是那时候吧……”

叶霄无力的垂下了头,似乎陷入的某种沉思。

“小霄,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要给妈妈说啊,妈妈马上带你去省城,我们去大医院,小霄乖!来,看着妈妈。”杨秋水看着叶霄的怪异行为用略带梗咽却故作坚强的对叶霄说着。在很早的时候,她曾听说过小孩子发烧经常会把脑子烧坏的事情。她很害怕,她甚至不敢去想象。

叶霄闻言,慢慢抬起头来。端详着眼前这个自称是自己妈妈的年轻女子。又想起了前世父母因受不了打击而双双过世的悲剧,内心开始剧烈的疼痛,让他有点窒息。

那一张已经梨花带雨的脸,娇柔、凄美,但惊恐的表情跃然于脸上。叶霄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年轻时的母亲是如此的貌美、楚楚动人。在前世的记忆中,母亲似乎从来不曾妆扮过。脸上的皮肤在常年的艰苦生活中,已经被风刀霜剑雕刻的暗淡不堪,粗糙不已,光泽全无。深陷的眼眶和有些浑浊的目光似乎在告诉外人她生活的艰辛。额头也失去了应有的光彩,被一条条斑驳的皱纹所取代。两鬓的乌发也被缕缕银丝镶嵌,这使得整张脸看上去是如此的憔悴和苍老。好不容易着叶霄成才,以为有好日子过了,可谁知最终却落得含恨而终。

一想至此,叶霄的心更痛了,让他的鼻子有些发酸,泪水也在眼圈内打转。

杨秋水看着眼前呆呆望着自己的儿子,心中的惊骇如惊涛。那种难受之极的窒息感,让她的胸腔连带大脑都开始沉闷。

“小霄,你说话呀!你不要吓妈妈。你说话呀,告诉妈妈你那里不舒服,妈妈……”杨秋水用力的摇晃着叶霄的肩膀。泪水彻底淹没了她的话语,之后她又紧紧将叶霄拥入怀中,死死地用双臂扣住叶霄,仿佛要将他揉入自己的身体。

“妈…妈,我…我没事。”陷入对往昔沉思的叶霄被母亲悲痛哭声惊醒!一股浓烈的幸福充溢在这种久违的充满郁郁母爱的怀抱,他已经有十多年未曾如此直接地感受过。

“妈,对不起。”这句对不起是对前世的母亲说的,叶霄心中默念。

在悲恸中的杨秋水闻言,马上松开了怀中的儿子,将之扶起在自己面前。

“小霄,你真的没事了?你再说一句给妈妈听一下。”原本已快绝望的杨秋水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儿子。眼中的泪水却遮挡不住那一丝喜悦的光芒。

“妈,我真的没事了,不哭了。”叶霄伸出他那莲藕般细嫩的右手去擦拭母亲脸上的泪痕。

“好,妈妈不哭。我的小霄没事就好,刚才可吓死妈妈了。”她再次紧紧抱着叶霄,身体慢慢摇晃着。如珍宝一般,唯恐丢失了。叶霄静静地依偎在母亲温暖的怀中,心中下定决心:此生,一定要让这个给予自己无穷关爱的母亲快乐、幸福。

杨秋水抬头望了望窗外,窗外天已经初晓,用不了多久,就差不多要全亮了。

“小霄乖,来,你再睡会儿,妈妈去给你弄饭吃。”说着,轻轻地按倒叶霄,并为他盖上毯子。起身走了出去。

躺在床上的叶霄睡意全无,他现在脑子里还是一团糟。

“我怎么就穿越了呢?还好只是回到了自己的童年。可是……哎!”他还是无法对前世所发生一切释怀,他睁着漂亮的眼睛,静静的思索着。乌黑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着。

“算了吧!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计较呢。现在上天给了重新来一次的机会,我应该珍惜现在才对!”叶霄静静地想着,说说要忘记,但是对那些人,那些事是否真的释怀,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叶霄独自在床上躺在,丝毫没有一丝睡意,他侧过身来,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初晓的光明渐渐将深沉的夜色所取代,并将万物最美好的一面逐一展露在世人的眼前。光线穿越了那老式的窗扉,在屋内铺撒开来。太阳尚未出来,屋内似乎被撒上了一层薄薄的银灰,显得寂静和和谐。

叶霄艰难地支起身子,初晨阳光带来的光亮已经将屋内的每一个角落照亮。现在的他能够看清楚屋内的一切。一张老式的书桌,书桌上从左到右依次摆放着一台大尺寸老款式的磁带收音机。一些诸如镜子、剪刀之类的日常用品,还有一叠报纸以及桌沿一块蜡烛燃尽后留下的蜡块。书桌的上方墙壁上挂着一个老式的日历和一个老旧的小挂钟,分别显示着:

1989年10月25日,6:12。

第003章 最可爱的人

“原来现在还是89年啊!”看到了日历之后的叶霄明白到自己现在所处的年代,“那么也就是说我现在应该是五岁零五个月,虚岁六岁。呵呵!看来,我穿越的不算夸张啊,和那些动不动就穿越到娘胎里或是古代甚至是异世界的家伙相比,我这穿越还是比较含蓄的。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吧!穿越就穿越吧,起码我还是我。就是便宜了赵幽然这王八蛋……”想到这,叶霄眼中杀机一闪而过。

继而他又无奈地摇了摇头,“算了,算了。这事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应该算是还没发生吧。估计也不会发生了。前世的老爸老妈一直在生活的潮流中浮浮沉沉,挣扎度日。既然我回来了,那么说什么也不能再重复前世的轨迹”叶霄脑海中浮现出两张十分相似的容颜,分别是前世和今生的母亲杨秋水。

叶霄就这样单手支撑着身体坐在床上思考着,双眼呆滞,怔怔的望着前方那一道阳光下尘土飞扬的光束。眼中毫无焦距,在他眼中,光束里的尘土的飞扬,宛若红尘的翻滚,幻化出各种不同的图案。时而如万马,万马奔腾;时而如云,云卷云舒;时而龙腾虎跃;时而鱼翔浅底,鹰击长空。

“好,就这样干!嗯…为了保住老妈的这份美丽而奋斗!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要从头再来这世间走一遭。”叶霄似乎下了某种决定。原本支撑身体的右手突然发力,握拳,用力的在床榻上一锤。继而起身下床。

“小霄,你怎么了?是不是醒了,妈妈饭马上就好了。”杨秋水一直没有真的放下心来。注意力始终在叶霄身上,只要一有点动静她就能第一时间发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走到里屋的杨秋水看到叶霄正准备下床,叶霄的身体有点虚弱,而且床的高度和他的身高差不多,他下来的很艰难。杨秋水马上过来一把将叶霄抱起在怀里,就这样直接抱着往外屋走去。甚至还腾出了一只手来检查叶霄的额头是否还有余热。

“小霄,我们等会吃完饭就去舅舅家接弟弟和妹妹,好不好?呵呵”此时的杨秋水似乎完全没有一天一夜没吃饭的感觉,叶霄退烧了,而且…而且似乎还变得更乖巧了。这让她无比幸福。

“舅舅?”叶霄的脑子中浮现出两个身影,一个威严庄重,一个和蔼可亲。

杨秋水盛了一碗稀粥回到饭桌边,挨着叶霄坐下。

“来,小霄,乖,把嘴张开。”说着眼睛已经笑成了月牙状,甚是好看。

看着母亲温柔的动作,叶霄感到既惭愧有温暖。

以叶霄对母亲的了解,不难想到杨秋水昨天里绝对是进食无多。然而此时,母亲心里只顾着照顾自己,居然忘记了她自己也没有吃。叶霄感到鼻子很酸,有种想哭的冲动。

叶霄无法拒绝母亲的这份深沉的爱,吞下了一口粥。

杨秋水看到儿子的动作,脸上露出了会心一笑。一整天没吃多少东西,小家伙肯定是饿极了。又舀了一调羹,轻吹了几口。

这时,叶霄居然伸手过来,把她正在对着吹气的调羹推向自己的嘴。这一刻,她的内心是即惊且喜,一股无匹的幸福感油然而生。她感觉,嘴里的稀饭比蜜还要甜。

“小霄真乖!妈妈不饿,小霄先吃。来,妈妈喂你。”

“妈,我可以自己吃。你也没吃东西。你也吃,我们一起吃。”

“好,好,好!我们一起吃。呵呵。”

杨秋水起身去盛饭,但是心里却感受到了小霄醒来之后的变化,有种奇异的感觉。

杨秋水又盛了一碗饭回来,看着儿子可爱的脸,越看越爱看,越看越可爱。也许每个母亲的心里总是认为自己的儿子是最优秀,最棒的吧。就算是生病也会病的不同寻常。

这就是母亲的爱,不能以常人的思维去理解。

“妈,你吃呀。”叶霄被母亲看的脸上有点发烫,于是,马上转移了母亲的注意力,并帮母亲夹了一筷子菜。

“啊!好,好。小霄真乖,小霄长大了,懂得体贴妈妈了。呵呵。”杨秋水笑道。

“嗯,没错,应该是这样了!菩萨保佑我们家小霄开启了灵智。我赶明早就去庙里给菩萨上柱香,感谢下菩萨的保佑。”要是让叶霄知道母亲居然会如此作想的话,没准要把吃下的饭给喷出来。

叶霄很饿,杨秋水更饿。两人就在这样幸福温馨的气氛下各吃了两大碗饭。叶霄吃撑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撑,但是他没有告诉母亲。

吃完饭之后。杨秋水就拉着叶霄去他舅舅家接回他的弟弟妹妹。叶霄只能打着嗝,涨着通红的脸,跟在母亲的屁股后面慢慢地向舅舅家“挪去”。

村庄很小,人口只有百多户,面积也不大。叶霄的家在村庄的东面,舅舅家在村庄的南面。一路跟着母亲一步一步地挪动着,但他的脑袋东张西望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一眼望去,清一色的一层高老式房屋,只有远处有一两栋两层楼的小洋房,形成鲜明的对比。叶霄知道这在当时是相当难得的。印象中,村庄里有一些青壮年在广粤省打工。这两栋小洋房大概就是其中发展好的人家盖的。

两人只走了大约5分钟,就看到了叶霄的舅舅家。两个舅舅,还有外婆都在门口。舅舅们在忙着搬东西。外婆怀里抱着叶霄的小妹妹叶无双,而弟弟叶凌,则在一边瞎玩着什么。

外婆现在的身子还挺硬朗,眼睛也好使。远远的看到杨秋水牵着叶霄过来,就喊道:“怎么过来了,小霄的烧退了?还要不要去省城看看?”

“嗯,妈,小霄没事了。也不知怎么的,今早起来就发现小霄的烧退了。早上他还整整吃了两大碗饭呢。”此时杨秋水很开心,说话都带着笑意。

“妈妈!”正在玩耍的小叶凌仿佛发现了新大陆,飞奔过来,扑进杨秋水的怀里。

“小凌乖,昨晚有没有不乖啊?”

小叶凌乖巧地摇摇头表示没有。

杨秋水轻轻地拍了拍小叶凌的头,“找哥哥玩去,我和外婆有话要说”有转过头对叶霄说道:“小霄,带弟弟去玩吧,别跑远了。”

闻言,小叶凌就转向哥哥,伴随着清脆的喊声“哥哥!”

叶霄看了一眼弟弟和还在襁褓之中的妹妹,感觉恍如隔世。也确实是隔世了。

这时,叶霄的两个舅舅也走上前来,看了看叶霄,也感觉无大碍。大舅舅拍了拍他的头,说了句“好小子,病生的快好的也快,真不让人省心”之后,给了杨秋水一个“屋里说”的眼神便径自进屋去了。

杨秋水会意地点了下头。

她接过母亲宋敏怀中的小女儿叶无双。用手指逗弄了一下女儿的秀气的小鼻子。抬起头轻柔地说道:“妈,大哥,二哥。我们也进去吧。”

“走,先进去。你和小霄早饭吃了没?”杨秋水的二哥杨博天用他温和的语气说道,语气中透着一份轻松。叶霄这病生的古怪,不由得他不担心。

“小霄,把弟弟带好啊!别跑远了。外婆那边有冰糖,不乖可是不给你吃的哦。”叶霄的外婆犹自不是很放心地叮嘱了叶霄一句,并且将叶霄平时最喜欢吃的冰糖作为了诱惑。在这个物质生活十分贫乏的年代。平时,叶霄是没有什么零食可吃的,因此小时候的他最为喜爱的,就是外婆房中那床底下坛子里的盛着的冰糖了。

“外婆,我知道了。”叶霄看着熟悉的外婆应声道。此时的外婆与前世印象中的外婆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现在外婆头上的白发少了许多。记忆中,外婆的身体是一直不错。这让叶霄心中一松。

其实就叶霄性格而言,他是一个较为的冷漠的家伙,对很多的人或事,他都从不投入过多的关心和热情。但是家人却是例外,他前世最大的愿望就是让这些爱他的和他爱的人们能够健康快乐。但尽管他在事业上升到了正科级,却也依然无法办到。父亲的头发还是脱落光了,母亲依然是经常半夜里因内脏的多处病变而发出痛苦的呻吟。这让叶霄无奈而又心痛着。

不过,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叶霄心里在短短的这一瞬间就转过了万千思绪,却不足以为外人道哉。

“这小子,生了场怪病,倒好像变乖了,呵呵。”叶霄的二舅杨博天和蔼的说道,“走吧,我们进屋去聊。”

看着长辈们离去的背影,叶霄心中感慨万千。

前世的记忆告诉他,现在的大舅舅大约三十二左右,应该是村上的村委书记,一辈子都在这官场上打滚,最后也只混到了县里的一个局长后就退下来了。

而叶霄二舅杨博天,则一直是一幅老实像,现在应该在村里开了家小卖铺,同时帮着大舅在村委会里做事。但他忠厚老实,纯实善良的性格却不适合官场上那没有硝烟的厮杀。

其实在叶霄的心里更亲近二舅,因为二舅总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似乎从来没有脾气和烦恼,总是笑容可掬。这让前世的叶霄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只是二舅有点妻管严,二婶也不是个好脾气,经常发牢骚,这导致了二舅在四十岁之后就失去了斗志。这曾经让叶霄十分惋惜,但是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又是自己的长辈,他也只能叹息。

杨家祖宅外。

叶霄看着眼前的小弟叶凌,心中也是波涛滚滚,难以平静。 毕竟在前世的记忆里,他的这个家庭有太多的苦难都是因眼前的这个小家伙引起。但是对于小弟的爱,他却一点也不曾减少过,只是随着叶凌年龄的增加,他知道叶凌也有了自己的行为主张,旁人多说无益,徒惹人反感。叶霄只能默默的盼望着自己那不懂事的小弟能尽早幡然悔悟,认识到家人为他的付出,并且能为这个家奉献出他的那一份努力。

叶霄知道自己的弟弟很聪明,但是他就是缺少一份毅力和吃苦的劲儿。但这依然不能掩盖他的聪明,虽然小弟三岁时候被车撞过……等等,三岁?三岁!

叶霄心念急转,随而马上蹲下来开始查看叶凌的右腿,他记得小弟就是右腿被撞断的。

“呼!幸好,幸好!总算还来得及!”

夜宵站起身来,看着小叶凌那娇嫩可爱的小脸蛋,仿佛映衬出了他长大后的英浚此时的小叶凌张着嘟嘟的小嘴,乌黑的小眼睛,在叶霄看来是如此的惹人喜爱。看着小叶凌,他心中下定决心:这是我的弟弟,唯一的亲弟弟!无论如何,我都要教好他,让他上大学!上一辈子我错过了,但是这一生,我绝不再错过!

第004章 惊异之举

“哥哥,我要骑马架,哥哥。”叶凌拉着哥哥的衣角,可怜巴巴的说道。他看着哥哥的一系列怪异举动和那不停 变换的脸色,但是哥哥就是没对自己说话,这让他有点不高兴。

“呃~骑马架?”这是有点陌生有熟悉的词语。因为无论是在叶霄前世还是今生的记忆里,这个名词都是始终鲜明。他的父亲叶知秋每次回来,最喜欢和他们玩的就是骑马架。父亲的双手十分有力,他总是能轻易地将叶霄和弟弟叶凌提至他的肩膀上。父亲的手掌是如此的有安全感!

“哥哥,我要骑马架,我要骑马架。”叶凌看着有点楞楞的哥哥不依道。

“呃,好吧。”此时的叶霄应该来说还没有真正的适应现在的状况,还依然从他前世的角度和眼光出发去思考问题。

叶霄将弟弟转过身,背对着自己。他的双手从叶凌的腋下往上顶住住弟弟的肩膀。他双腿张开,成立马举鼎之势。

“呵!”叶霄轻呵一声开始发力。事与愿违,小叶凌现在三岁,从外形看大约七十公分左右。叶霄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心中一阵苦笑,现在的小弟还真不是自己能提得动的。

“好了,小凌,哥哥带你去找冰糖吃,好不好?”还没适应现在角色的叶霄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和叶凌玩什么,只好用吃的来转移话题。

“好,好,我要吃冰糖,我要吃冰糖。”叶凌奶声奶气的叫着。

杨家祖宅内

杨秋水和母亲宋敏直接坐在同一张竹床上,而叶霄的两个舅舅则分别拉过一条长凳坐着。

“小妹,到底什么事,这么要紧?”叶霄的大舅杨致远问道,那沉稳的脸上透着一丝严肃。叶霄的外公走的早,杨家很早就是杨致远在当家,因此此时也是他最先发言。

“嗯,大哥,小霄昨天的病生的古怪,让你和二哥劳心了。”杨秋水歉意的对着两个哥哥说道。

“说这些干啥,你不会就说这事吧?”杨博天的和蔼的话语透着一丝责备。

“是啊!秋水,都是一家人,咋这么客气。到底是啥事呀?”叶霄的外婆也在一旁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杨秋水闻言,微微一笑,心中满是感动!

“是这样的,小霄今天早上醒来后,烧就退了。但是也似乎变得更懂事了。你们不知道今早他居然……杨秋水一五一十地将自己内心的问题和盘托出,但是语气中的骄傲和喜悦却无法掩盖。

“二弟,你说说看你的看法。”杨致远皱着眉头,习惯性的让二弟发表意见。他当着村委书记已经有些年头,已经养成了不轻易发表意见的习惯。

“大哥,妈,小妹,我觉得这是好事埃我早上也感觉到小霄是有些不同,具体那点我也说不上。但是经小妹这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不过,如果真如小妹说的那样的话,我倒觉得也没什么不妥嘛。”杨博天的话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乐天和厚直。

“妈,你怎么看?”杨致远转问自己的母亲。在这一刻杨致远身上流露出来的气质,让人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成熟稳重。

“管那么多干嘛,只要我家小霄没事就好咯。”宋敏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她只要自己的宝贝外孙没事就好了。

“妈,我是说真的,在昨天我就一直在祈祷菩萨保佑小霄。我想,会不会是菩萨显灵,让小霄开启了灵智。”杨秋水的声音越说越校 毕竟只是个乡下的女子,没见过多少大世面,涉及到神明的话题,她还是显得很谨慎和敬畏。

一听到神明,叶霄的外婆宋敏的脸色不禁一正,露出一丝慎重。“嗯,如果这样的话……”她一时也拿不准主意,同时看向了杨致远。

“嗯,先不说这个。小霄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怪异行为?”杨致远毕竟是村委书记,受过多年党的教育。

“那倒没有。他吃饭的时候很乖,应该是饿坏了,很快就吃完了两碗饭”杨秋水又恢复了一脸的得色,“妈,哥,你们看我是不是明天得去庙里,买点祭品祭拜一下啊?”

“嗯,那就这样吧。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自己拿主意吧。”杨致远对着杨秋说道。他的话算是对这个话题进行了定性。即便是GC党员,无神论者。但是面对中国人几千年传承下来的那份对神明的敬畏,他也不愿多说。

“嗯,那我下午就去乡里买些菜,明早就去祭拜。”杨秋水应声道。

此时的叶霄绝不会想到,只是因为他今天早上的几句话,居然会引发一场杨家的家庭会议。若是让他知道,定会感叹: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已经装的很辛苦了。你说我容易嘛我!

“哦,妈,大哥,二哥,还有一件事。昨天夜里我写了封信给知秋。只是这也让我想起了另一件事,上次知秋来信说,准备在年后接我和小霄兄妹到闽省去。小霄也快六岁了,明年九月份要入学。你们也知道,小霄的户籍是在闽省,如果过了年龄没去入学,以后再转学就麻烦了。而且知秋也说,提早过去半年,好让小霄能学会那边的方言。大哥,你看这事……”杨秋水有些犹豫,语气有些弱弱的。但是,她的内心其实还是很高兴的,因为丈夫在信中已经说的很明白,也希望她过去到他身边去。丈夫能够如此周详地为叶霄安排入学的事,让她感到很幸福,起码这说明丈夫心中一直都装着她们母子,尽管她和丈夫常年分隔千里。

“好事呀!知秋这家伙总算把你们娘儿几个给想起来了。”叶霄的二舅杨博天拍着桌子高兴的叫起来。

“嗯,这是好事。不过现在倒不急着讨论。”大舅杨致远不急不缓地说道,但是心中却有了一丝欣慰。要说他心中对叶知秋毫无怨言那是不可能。是人总有三分火气,虽然他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叶知秋婚后把他妹妹和三个外甥就这样丢在娘家,而且一丢就是五六年。虽然每年叶知秋都有回来,但要说他心中不介意却是不可能。 毕竟,那是她亲妹妹,唯一的亲妹妹。

“什么事儿说的这么开心啊?博天,瞧你那兴奋劲儿。哟!秋水啊,早饭吃了吧?小霄怎么样了,不是说发烧嘛?”叶霄的两个婶婶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两人各提着一个木桶,看样子应该是准备去喂猪。刚才的话是杨博天的妻子高凤兰说的,她的嘴皮子一向是这么能说。而杨致远的妻子阮月莲却没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

“哦,大嫂,二嫂。我吃过了,小霄今早起来后,烧就退了。呵呵,嫂嫂这是去喂猪吧?”杨秋水也站起身来对自己的两个嫂子说道。

“好,烧退了就好。这小孩子啊,三天两头儿不是这个病就是那个痛的。只要没事了就好。呵呵”阮月莲轻声地说道,语气很是喜悦。

“嗯,小霄这孩子就是这么不让人省心,让两位嫂嫂费心了。呵呵!”杨秋水歉意的说道。

“说这些干嘛?该干嘛干嘛去。”杨致远不悦的说道,在家里他是绝对的权威。虽然自己妻子和弟妹没有说什么不中听的话,也没有那心思,但是他还是担心会引起小妹的敏感。

这时,叶霄牵着弟弟叶凌的手走了进来。

“哟,这不是小霄嘛,来,让婶婶看看。”高凤兰眼尖第一个看到叶霄进来。

“大舅妈好,二舅妈好。”叶霄乖巧地走到阮月莲和高凤兰身前,各鞠了一躬,大声道。可是,还没等叶霄直起身来,他就感觉到不妥了。

“哎呀,小霄可真乖。要是你表弟有这么乖就好了。”高凤兰有些惊讶的道。但是在说后半句的时候,眼神却是向着她的丈夫杨博天。

“好了,小兰,干你的事去。小霄过来,到舅舅这来。”叶霄的二舅杨博天有些不乐意。

叶霄继而走到外婆、舅舅这边的位置来。他心想:罢了刚才反正已经这样了,干脆就干彻底点。

“外婆好!大舅舅好!二舅舅好!妈妈。”叶霄按从大到小依次对其长辈行者鞠躬礼。直到走到杨秋水身边喊了声妈妈为止。

杨秋水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早乐开了花。心中也愈加坚定了明天去庙里上香的念头:这可都是菩萨保佑哟!

杨致远和杨博天看着叶霄的表现,两人对视了下。同时都察觉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紧接着!

“外婆…好,舅舅…好,舅舅…好,妈妈好。”又是一声的问候声响起,带着明显的生涩和怯弱。

如果说刚才叶霄给两位舅舅的感觉是震惊,那么现在,应该是震撼了。

重生之骄子再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骄子再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有一种情,永不褪色!

    我始终相信,同学之间的情谊,是世界上最纯粹和美好的情谊。即使时光老去,经年久别;即使青春不再,垂垂暮已,也永远烙印在我们的生命中,永远温暖,永不褪色有一种情,虽不再浓烈,却一直存在;有一种情,像玻璃透明,像月光恬静;有一种情,像大海宽容,像白云轻松。一朝一夕一种情,三言两句说不清,时过境迁人不同,流年似水情谊浓。时光茬苒,离开校园数十载,忆同学少年,感慨良多。东西南北,海角天涯,亲爱的同学,你还好吗?天之涯海之角的距离,看不见摸不到的惦记,那段没有勾心斗角,没有敷衍利用的岁月,真的成为,我们一生

  • 媒体人爆料自媒体运营六脉神剑

    有人问我自媒体创业赚钱吗?打开你的手机,答案就出来了。其实自媒体的火爆,我相信大家都看到了。只要你们打开自己的手机。你就会发现,现在各种各样的app,都有做自媒体的。自媒体就是把自己的信息,发到网上去让别人看到,让别人有兴趣加你。自媒体行业从业者状况如何呢?根据最新网上公布的数据,日前,超过80%的自媒体从业者收入每月尚不足万元,超过一半的自媒体人日均工作时间超过了8小时,许多自媒体人似乎收入回报和付出并不如愿。那么2018年,踏入自媒体还有机会吗?机会,当然是有的!因为自媒体相当地赚钱,不过人

  • 真相:中国所有的“长寿之乡”都是伪造的

    提醒:作者:斯夫来源:公众号《斯夫笔记》2012年有份特殊的报告《中国亿万富豪非正常死亡报告》,调查的是一个特殊的人群——已死亡的亿万富豪;这也是一次沉重的调查——他们都不是寿终正寝。调查对2003年以来公开报道中的72名亿万富豪死亡案例进行梳理,数据显示,15名死于他杀、17名死于自杀、7名死于意外、14名被执行死刑、19名积疾早逝,数字令人深省。这份调查透露出的一个信息至少是,生意做得再好,也不能保证长寿。所以,寿命不能用钱买到,否则,我们今天可能还生活在秦始皇的统治之下。报告中有19名亿万

  • 这三件事情不做,活到100岁也不会生病!

  • 我的不幸,在于我缺乏拒绝的能力

    【日签】我的不幸,恰恰在于我缺乏拒绝的能力。我害怕一旦拒绝别人,便会在彼此心里留下永远无法愈合的裂痕。——太宰治《人间失格》太宰治,本名津岛修治,日本小说家,日本战后无赖派文学代表作家。主要作品有小说《逆行》、《斜阳》和《人间失格》等。太宰治从学生时代起已希望成为作家,21岁时和银座咖啡馆女侍投海自杀未遂。1935年《晚年》一书中作品《逆行》列为第一届芥川奖的候选作品。结婚后,写出了《富岳百景》及《斜阳》等作品,成为当代流行作家。1948年6月13日深夜与崇拜他的女读者山崎富荣跳玉川上水自杀,时

  • 语录——每天做好当日事,认真活在当下,尽心就是完美

    ↑↑↑敬请关注!分享精心整理的人生励志的哲理故事,仰望那一场最美的相逢!人要拿得起,也要放得下。人生,只有品味了痛苦,才能珍视曾经忽略的快乐;人生是一场孤旅。你就是你,世上只有相似的人,没有完全相同的人。无论是走在人群中,还是只身站在旷野里,你都要承担起只有你才有的一切。所谓两情相悦的爱情,终究还是会有一方不悦的,只是对方没有发现而已。甜蜜的爱情,只有在一方独自默默甘愿承受所有的不公平,才能酝酿。换而言之,在绽放着甜蜜笑容的爱情里,必有一方是委屈的,因为爱情需要成全。失败,是正因欠缺耐心;烦恼,

  • 谁说男女之间没有纯粹的友情?那是你没有遇到

    久很久没有动笔了,除了在收银台写写数字,我懒怠动笔,懒怠思考,象只熊在夏天冬眠。那天在杰的家里,沐浴后的我,清新得象早上的清竹叶,只除了深深的醉意,我知道,刚刚哭过的我,眼睛还是红肿的,但我不介意他看到。因为,他不会问,只会静静的坐在那里,给我下《猫和老鼠》各种版本的,然后静静的陪着我看,陪着我笑,陪我一夜一夜的喝酒。每天清晨醒来,看到他未醒的面孔,在梦里也是安静如依的。于是,我知道,我的天堂再次出现,而这个男孩便函是我的天使了。和Q分分合合这几年,这个男孩始终若即若离的在我的身边。也许,一年两

  • 福鼎白茶的功效是六大茶类中最多、最全的

    为什么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福鼎白茶。除了香高味好以外,大家更是被福鼎白茶的强大的功效所吸引。可以说,福鼎白茶是六大茶类中功效最多、最全面的茶类。一年茶、三年药、七年宝,这是对于福鼎白茶强大功效最好的解释。福鼎白茶有哪些功效呢?1、提高免疫力,清肺、祛寒长期饮用白茶,最大的好吃便是可以提高身体的免疫力。尤其是在季节交替、流感易发的时候,常饮白茶的人都不容易患上感冒。而老白茶因为陈华多年,茶性由凉转温,所以体质寒凉的人可以长期饮用老白茶。冬季寒冷,还可以把老白茶放在壶中煮,对于祛寒和清肺都有很有效。2

  • 金枝芽丨什么?茶桌上的也有潜规则?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喜欢以茶待客、以茶会友。小小的一杯茶就像情谊的纽带,将人们的距离不断拉近。但其实看似简单的一杯茶其中也暗含着许多的学问,除了泡茶,斟茶、品茶、添茶很讲究以外,还有一些你不知道就会引发场面尴尬的隐藏潜规则呦!“酒满敬人,茶满欺人”我们以酒敬人,酒杯必须斟满才符合礼节,但若我们是以茶敬人可就不能给客人斟的满满。因为酒是冷的,客人接手不会被烫,而茶是热的,满了接手时茶杯很热,这就会让客人之手被烫,有时还会因受烫致茶杯掉下地打破了,给客人造成难堪。“先尊后卑,先老后少”中国人是最讲究尊卑

  • 一文读懂:在家居士需要如何修习佛法

    一般佛门信徒,不一定非要出家当僧尼,也可以在家念经、拜佛、修禅行、做善事。居家修行的佛教徒,受过“三归”、“五戒”者,被称作“居士”。“居士”的梵文是“迦罗越”,也可意译为“家主”。在家悟道,可以闲居(即独居)。闲居有“三净处”:第一是深山幽谷,可远避尘世。第二是头陀抖擞,即抖擞烦恼,守头陀十二项苦行,包括住空闲处、常乞食、着粪扫衣(百纳衣)等。第三是兰若伽蓝,即寺院。这些要求,几乎接近出家了。闲居之时,具有十德:一、无男女境,无爱欲心。如追求男欢女爱,沉溺于儿女私情,是无法禅定的。二、无杂言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