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无删节问龙纪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7:19:5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问龙纪
叶问龙

“叶问虫,去捡些柴火来,柴火快没了!”

“叶问虫,帮我拿一个鸡翅一根火腿来!”

“叶问虫,给我拿瓶矿泉水!”

……

一条清澈的山溪从山中蜿蜒流淌而下,一朵朵小黄花点缀溪边,迎风招展,凭添一份清凉。推荐xbxys.com微风拂来,让人烦躁尽去,说不出的清爽畅快。

树林边上,林荫之下,一帮少年男女正在堆柴弄火,砌泥成塔,却是正在野外烧烤,打红.薯窑呢!

此时柴火堆上架着的烤鸡翅鸡腿火腿等物正散发出醉人的肉香,那砌成塔的泥窑也已烧得通体透红,就像是一块块烧红的铁砣一般,煞是漂亮。

少男少女们不时的吆喝着同一个人的名字,一个削瘦的身影不断地穿梭在众人和树林之间,忙的不亦乐乎。

“给你,矿泉水!”削瘦身影递了一瓶矿泉水给一个女生,随后伸出胳膊捋去脸上的汗水,有些气喘。

这是一个少年,面容削瘦,脸上有些许菜色,看起来像是营养不良所造成。他的五官十分清晰,嘴唇稍薄,纵然是累得汗流满面,脸上却始终带着灿烂的笑容,露出两颊浅浅的小酒窝,给人一种没心没肺的感觉。

“阿龙,先歇歇吧,瞧你,衣服都湿透了。版权http://www.xbxys.com/”一个长得十分清秀的女生回过头来笑道。

“是,班长大人!”少年笑嘻嘻地道,走到那女生旁边不远处坐了下来。

“来,喝口水。”那女生丢过一瓶矿泉水。

少年麻利地接过,拧开瓶盖咕噜咕噜猛灌了几大口,做了个深呼吸,有些夸张地笑道:“班长大人给的水就是甜,好比加了蜜糖,芝麻呱啦的赞呀!”

“你个死叶问龙,瞧你那张麻花嘴,树上的鸟儿都给你哄下来了。”一个胖女生笑骂道。

原来这少年真名叫叶问龙,而不是什么“叶问虫”,估摸着他成不了“龙”,这些伙伴们便给他安花名叫“虫”了。小百姓养生网

叶问龙眉毛一扬,作捧心状道:“是吗,方方亭你说的是真的吗?那我有没有哄到你呀,你的绝世风姿让我沉醉,你婀娜的身材让我着迷,方方婷同学,趁着快要毕业了,你就可怜可怜我这个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的小男生,做了我的女朋友吧!”

“呸,你个死叶问虫,瞧你那身无三两肉的样子也想做我男朋友?下辈子吧!”方方亭一扬头一甩大包头发,陶醉地道:“想本姑娘貌胜西施体赛玉环,怎么可能瞧得上你这种瘦竹杆呢?”

“啊——”叶问龙作呕吐状,嘻嘻笑道:“如果你胜西施赛玉环,我就是赵云吕布了,臭美吧你!”

这方方亭名字起的挺好,亭亭玉立的亭,可惜长得矮矮胖胖的,跟“亭亭玉立”八辈子都沾不着边儿,叶问龙糗她并没有错。

“那是你不会欣赏,眼睛长在屁股上,本姑娘懒得跟你这条小虫计较。”方方亭浑不在意地道。

“龙的眼睛长在屁股上,那成什么怪物了?”另一个女生打趣道。

“背眼龙?”

“是背眼虫!”

“哈哈……”

不管是男生女生,听到这句,无不哈哈大笑,有几个还捧着肚子笑不停来。

“叶问龙,你说你安这名字,好像跟龙没有一丁点的关系啊,初中快毕业了,你将来有什么打算?”一个男生笑问道。

“他呀,何止跟龙一点关系没有,简直是丝毫关系也没有。版权http://www.xbxys.com/这家伙整天无所事事,书也不好好读,整天就迷恋什么龙的传说龙的故事,所谓的龙,都是古人杜撰出来的,哪能当真,我看他呀,再这样下去,这辈子是难有什么出息咯。”另一个男生开玩笑道。

“去,你们懂得什么,本小爷才懒得跟你们这些小屁孩计较,想我叶问龙,那是辰年辰月辰日辰时生的天纵奇才,将来就算不是大富大贵也必定是一方诸侯,现在只是时机未到,等我找到真龙,你们就知道我说的没有错了,这世上真的有龙存在的,你们爱信不信,拉倒吧!”叶问龙嘴角一翘,晃着脑袋斜着眼睛,一副“你们都是白痴”的样子。

清秀的女班长笑道:“叶问龙,我看李想说得对,与其去相信、研究那子虚乌有的传说,不如多花些时间看看书,离中考还有一个多月呢,你如果努力用功的话,说不定还能考得上高中。”

“嘿嘿,古心冰班长大人,多谢你关心了,你也知道我不是读书的料,一看到那二十六个英文字母我就犯晕,读高中?我看还是算了吧。”叶问龙搔了搔头,第一次露出了不好意思的样子。

这帮少男少女都是附近五中的初三学生,趁着月考过后难得的一天假期,便相约来到学校附近烧烤打红.薯窑,也算是毕业前的一次集体活动。阅读xbxys.com

叶问龙为人古灵精怪,乐于助人,兼之一张麻花嘴,班上同学没有不喜欢跟他交往的。但这小子独独不爱学习,成绩一直很差,以他的水平,能混个初中毕业证就不错了,考上高中?他是从来不敢想的。

其实他最想进的并不是重点高中,也不是以后去读什么名牌大学,而是想进那所几乎是传说般存在的龙武学府。

这所说的传说,并不是说有可能不存在,而是这个学府太特殊,一般人是进不去的。

这个世界发展到今天,随着太空科技的不断发展,太空旅行、人类移居都已经不是什么难事,叶问龙所在的星球,便是地球人类移居的一个星球,是地球的华夏人最先移民的,取名龙斗星球。

到了这个时候,人类对身体的开发也是越来越深入,随着基因的不断进化,有一些人身体会发生巨大的异变,比如有的人天生力大无穷,三四岁时便可力举千斤;有的人六感极强,能够预知危险和未来;有的人生俱灵眼,目光能够穿透地表,寻找地下的矿和天上的星辰,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而龙武学府便是专门招收这种基因异变人才的地方。版权http://www.xbxys.com/龙武学府不是初中也不是高中,而是专门培养未来战士的地方,能够进入龙武学府的,将来大多都在军中的重要部门任职,成为一方星域的重要人才。

叶问龙虽迷恋华夏神话中的龙,但他的最大愿望,却是能够在初中毕业之后考进龙武学府,只不过他除了嘴巴较滑之外,实在没什么特殊的地方,想进龙武学府,难。

山潭救美

班上的同学都知道叶问龙平时最迷恋的便是传说中代表着华夏精神的“龙”,而且他坚信有这种神异之物的存在,为此他没少受班上同学的善意取笑劝导,却从来没有人能够改变叶问龙的看法。

“算了,你随便你吧,反正都不知道讲过你多少回了,也不见你有哪回听得进耳的。”古心冰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说着站了起来,喊道:“方方亭、柳苡,我们三个去那边摘些野果回来。”

方方亭和一女生应了声,跟在古心冰的后面,走进了树林之中。

“落窑了,叶问虫,快来帮忙!”叶问龙刚得休息几分钟,红.薯窑那边便传来了传唤声。

“来咯,落窑我最拿手了。”叶问龙一个鲤鱼打挺,嗖地跳了起来,跑过去帮忙去了。

开口,下泥垫底,放入红.薯和芋头,夯泥,流程做完,不过片刻功夫。

“我看还得等一段时间才熟,去,去几个人赶鬼去,不然的话红.薯可难熟了。”过得大约十分钟之后,叶问龙指着几个男生笑嘻嘻地道。

“去,你以为你我们还是三岁小孩呀,哪有那么容易被你骗到?”被指的一个男生不屑地斥道。

做红.薯窑的时候“赶鬼”,这是南方一些乡村的忽悠人方法,一般都是较大的孩童哄年龄较小的孩童,下窑之后就哄他们去“赶鬼”,而且还得在心里数数,一般都是在将熟之时才会差人去“赶鬼”,待得这些小孩“赶鬼”回来,窑里的红.薯芋头都让留守的人消灭得差不多了。但凡是赶过“鬼”的人,都会吃过这样的亏,这些学生都是十五六岁的少年,自然不会被叶问龙骗到。

“啊啊……啊……”

便在这时,方方亭和柳苡踉踉跄跄地从树林里跑了出来,两人均是气喘吁吁,脸色苍白,显得极度惊骇,手指后方,嘴巴啊张着却是喊不出话来,仿佛是刚刚经历了极为恐怖之事一般。

班上同学见到两女生吓成这般模样,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故,一时间都是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

叶问龙反应最快,知道刚才班长古心冰与方方亭和和柳苡两人同去,如今只见方方亭和柳苡回来,又吓成这般模样,很可能是古心冰出了什么事。他快步冲上,抓住方方亭双肩急问道:“方方亭,柳苡,出了什么事,班长呢?”

“啊……啊……”

方方亭和柳苡都是吓得说不出话来,方方亭更是紧张地一手回抓叶问龙的手臂,啊啊啊说不出话来,一手指着后面,只想拉他过去。

“深呼吸,做一个深呼吸,不要急!”叶问龙虽然成绩不好,但对于处理这种紧急事,却比别的同学冷静得多。

“水……水潭……”

柳苡连做了两个深呼吸,最先缓过气来,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声音。

“你是说,班长掉进了水潭里了?”叶问龙脑子急转,忙问道。

“是,班长她……她掉……”柳苡急道,声带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越急越说不出话来。

叶问龙甩掉方方亭的手,撒腿向她们所指的方向狂奔而去。

他们班来此烧烤打红.薯窑,当时也勘察过附近,叶问龙知道在树林那头有一个水潭,这小溪的水便是从那水潭流淌出来的。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发足狂奔,也顾不得看路,脸上被树枝扎了好几道伤口也没有感觉,不片刻便跑到了水潭边上。

这水潭是其实是一个山泉口,生得十分古怪,四周长满了滑溜溜的青苔,潭边斜往潭里去,若不小心,很容易滑下潭去。

潭口的一半隐藏在山石之下,黑呼呼的视线难清,也不知道究竟有多深,因四周光滑难攀,平时也没有人敢下潭察看。

流水潺潺,泉水从石缝渗出传来了哗啦啦声响,潭水清澈如镜,潭面一片平静,没有看到古心冰的踪影。

“看来真的是掉下去了。”叶问龙心中虽急,关键时刻他的头脑反而十分清醒,虎目一扫,便看到潭边有一道从上而下的滑痕,滑痕旁边生有一大簇草莓果,鲜红如血,煞是诱人,估计是古心冰想要过去摘那草莓不小心滑下去的。

他知道古心冰是北方人,听她说过她是一个地道的旱鸭子,如果掉下去的话,很可能是沉到了潭底。

伸手一扯,将身上的T恤脱下丢在潭边,扑通一声,叶问龙直接是跳进了潭水之中,睁大了眼睛,一边观察周围的情况寻找古心冰一边向下方潜去。

他家就住河边,打小不安分的他,五岁时就偷偷跑下河游泳去了,十年来早就练就了一身潜水之术,躲在水中,可以五分钟不用换气,自称灵水河踏浪翻江小白龙,其水性之佳,便是灵水河上的老船工,对他也是颇为称赞的。

“这水潭竟然这么深?”叶问龙下潜了四五米,竟然还未见潭底,心中不禁暗惊。他水性虽好,但从小体质并不好,有点先天不足,闭气潜水可以,但却不敢深潜,因为受不了深水的压力,平时在灵水河中下潜,最多也就敢在四五米深的水下呆着,再深便承受不了。

而这水潭的水流颇是怪异,他刚下潜之时,水是上涌的,可是下了一米多之后,下面的水流竟然是漩涡,若是水性不好的人,很容易便会被卷入潭底,看来古心冰就因为这样被卷了下去。

“不管了,时间就是生命,早一秒找到班长,她就多一分生的希望。”叶问龙又下潜了一米,感觉到水的强大压力,压得他胸口气闷,两边耳膜已隐隐生疼,但是视线所及,竟然还未到潭底,这让他颇是犹豫了一下,然而想到心地善良乐于助人长得那么漂亮的班长很可能就躺在潭底某处,生命悬于一线,他一咬牙,忍着强大的水底压力,继续向潭底潜去。

又下潜了一米多,此时距离水面已经有近八米,强大的水压之下,叶问龙耳朵脑袋都是嗡嗡嗡嗡的响,头开始有点晕眩,脑袋里有金星,不过终于踩到了地面。只是此处的光线已是极弱,根本看不清楚周围的情况。

“嗯,终于到潭底了。”叶问龙心下一喜,却突感一股强大的水流猛卷而至,将他的身体卷了起来。

溺水急救

他脑袋本就有些晕眩,体力也不复初时,挣扎之下,竟然抵抗不住这一股水流,身体被卷往上去,挣扎间咚的一声响,头部砸到了石壁,令得他差点儿晕了过去。

“哗啦”

他强憋住一口气,看到上面有光线,忙借着水力,手脚并划,片刻之后,便露出了水面,大口大口地喘起粗气来。

“班长——”

他浮在水面上,目光一扫,看到了一个身影飘浮在一块凸起的石台边上,看那衣裙的颜色,正是古心冰。

这里并不是潭口,而是在山的内部,他被那股水流一卷,也一起被卷进这里来了。这个空间并不很大,中间是一个凹.凸不平的石台,水流从两边绕过,石壁上,有几个拳头大小的缝隙,光线从外面照射进来,使得里面并不黑暗,只是阴凉阴凉的,令人心生恐惧之感。

叶问龙急向古心冰游去,片刻后,发现越往上水越浅,他连游带走,很快便游到了古心冰身旁,发现她是面朝下沉在水里,而并不是浮在水上,因为她所在的地方的水也仅漫过她的身体。

“班长,班长……”

将她抱起翻了过来,发现果然是古心冰,只不过,她此时昏迷不醒,左边额角还有一个碰伤的伤口,应该是被水卷上来时碰到的石壁所致。叶问龙急唤了几声,她都没有反应,叶问龙伸手一探,发现她已经没有了呼吸。

“时间过的不是很久,但愿能将班长救回来。”叶问龙对溺水急救还是有一定经验的,当下把古心冰抱了起来,小心翼翼地爬到了石台之上,随后将她倒放到自己的大腿上,一阵抖动,让古心冰把吃到肚子里的水给倒出来,看到差不多了,这才找了一处较平的地方,将她仰着平放了下来。

“看看有没有心跳呼吸。”叶问龙再次伸手探了探古心冰的鼻息,发现仍然没有,便低下头去,想要去听她有没有心跳。

可是他这头一低下,整个人霎时间呆住了,两个鼻孔里,竟然是直接有鲜血流了出来。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叶问龙发了半晌呆,这才艰难的把目光转往他处,心脏砰砰猛跳不已,嘴里频频念着“非礼勿视”四字,以图压制住萌动的少年之心,感觉到鼻子有暖流淌下,伸手一抹,却是满手的鲜血,心中暗骂自己不已。

叶问龙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他一直以来对班长古心冰却是甚为敬重。他自己身材削瘦,长的又是一副爷爷不疼N奶不爱的样子,绝非什么美男子,说实话,他对自己的身材长相虽然没有自卑感,但要说满意呢却还差得远了。

而古心冰不但学习成绩好,便是在同年级中,也都是排在年级前三名的尖子生。加之她长得非常漂亮,生性善良,又喜欢帮助同学,暗恋她的男生倒是不少,叶问龙自问自己绝对排不上号,一直以来,他都是把她当成女神般的存在来仰之视之,何曾想过有一天会看到古心冰如此模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缘于对古心冰的敬重,是以在明知道她并不知道的情况之下,他还是不敢对她动什么歪念头,便是多看上一眼她也不敢。

只不过,别过头去也不是办法,古心冰溺水昏迷不醒,总是要急救的,若是再拖下去,延误了治疗,只怕她会性命不保。

犹豫了十多秒钟之后,叶问龙终于转回头来,却是不敢再瞅她看,深吸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班长啊班长,我叶问龙可不是有意冒犯你,我对你的敬重,有如百姓之拜观世音菩萨一样,有如我敬重华夏神龙一般,我这是为了救你,你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颤颤巍巍地低下头去,将耳朵贴近她的心口,没有听到心跳声,心道,可能是贴得不够近。心中想着,当下一咬牙,耳朵便是贴了上去。

“心跳似乎真停了,看来得急救。”叶问龙屏住呼吸,仔细听了听,发现古心冰的心跳已然停止,心中大急,赶紧把脸从她心口移了开去,心想也不知道班长究竟心跳停了多久了,得赶紧救治才行。

“班长啊班长,我这是事急从权,你醒来后千万不要怪我啊,如果你要我负责的话,我叶问龙是一定会负责到底的。”他的性格是遇到越紧急的事反而越冷静,知道事态紧急,他不再犹豫,双手交叉压下,给古心冰做起心脏复苏急救来。

他用力连压数下之后,又俯下去听她的心跳,如此数次,似乎没有什么效果,心想事急从权,只能给她做人工呼吸了,心道,班长啊班长,为了救你,我连自己最珍贵的初吻都献出来了,这下咱们算扯平了吧,你醒来可千万不要怪我才好。

吹几口气,按压几下心脏,再吹几口气,再按压几下心脏,如此反复数次,最后一次他再按压心脏时,古心冰“噗”的一下,嘴里溢出水,剧烈咳嗽起来,眼睛也睁了开来,直盯盯地看着叶问龙。

“我……班长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你别……别误会,你溺水了,我这是在……在给你急救。”一向口齿伶俐舌若麻花的叶问龙,在古心冰的眼神之下,竟然连讲话都结巴起来,眼睛也不敢与她直对。

“我知道,除了这个,还做了人工呼吸吧?”古心冰脸色极为苍白,但是刚刚醒来的她,却显得颇为平静,似乎一点也没有责怪叶问龙的意思。

“那个当然的,这是必须的。”看到她澄澈的目光,叶问龙胆气一壮,说话也麻溜起来,脱口而出,心里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古心冰是他心目中的女神,他对她可是从来没有任何歪心邪念的,更不想让她误会自己,如果今天因此而让她误会的话,他心里一定不会好过。

不过,想到自己竟然救了自己心中的女神,叶问龙心中不免有些沾沾自喜起来,想着想着,脸上不禁露出了好二好二的笑容。

然而,就在这时,叶问龙突然感觉到后背一阵寒意涌起,心中一惊,猛地转过脸来看向古心冰。

古心冰的脸色刷地缓缓阴沉下来,然后慢慢地爬了起来,冷冷地盯着叶问龙看,一句话也不说,那样子就象是叶问龙欠了她一万龙币不还一样。

神秘的金黄液体

叶问龙被她盯得心里直发毛,一步一步地向后退去,怯生生地道:“班长,这个……那个……我……”

“小心——”

“扑通”

他还未说得个之所以然来,古心冰突然一声惊叫之中,叶问龙摔下水中。

“叶问龙,你没事吧?”古心冰想要站起来,却使不出力气,只得大声问道。

“我没事。”哗啦,叶问龙从水里爬了起来,水顺着他的头发流下,淌过脸膛,从下巴滴滴滴落,那样子狼狈之极。

“噗嗤”

看着他那样子,古心冰突然掩嘴笑出声来。

“咳咳,班长,你……你笑什么?”叶问龙嘿嘿傻笑道。

“我又没有怪你,你紧张个什么劲儿。”古心冰嫣然一笑道,秀目一扫,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跑这里来了?”

女孩子的心思真是奇怪!叶问龙心中苦笑不已。不过见她扯开话题,他自然乐意,便把事情经过简单跟她说了。

“叶问龙,谢谢你,如果不是你进来救我,可能我已经去了天堂或者地狱了。”古心冰看着他的眼睛,极是真诚地道。

“自己人,说什么谢不谢的。”叶问龙笑道,目光无意的扫,一时间竟移之不开,古心冰发现有异,立即知道是怎么回事,双手环抱,羞恼地骂道:“叶问龙,你再看,再看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珠子?”

“女生,那是真的不能惹的。”叶问龙赶紧转过头去,赶忙道:“我什么都没看到,班长你别生气呀!”

“咦,这是什么?”叶问龙这一转头,目光便被石台另一头的某样东西吸引住,再也移不开,当下赤着脚,小心翼翼地向石台另一边走去。

“什么什么?”

石台的中间,有一块岩石凸起,古心冰看不到另一头,见叶问龙好像煞有介事样,不像是在扯开话题,便问道。

“我也不清楚,先看看再说。”叶问龙应道,人已走到了那头。

凸岩的另一边,有一个凹下去的石坑,石坑的形状,似乎与凸岩的形状十分吻合,只是看那凸岩,却并不是浮石。当然,叶问龙并不是被这石坑吸引,而是石坑里的水所吸引。

石坑之中的水,或者不能说是水,只能说是液体,因为这些水并不是石台下面清澈的地下泉水,而是色呈金黄,就像是黄金水一般,在石壁缝隙中透进来的光线之下,粼粼闪闪,煞为奇观。

“这些,该不会是真正的黄金水吧?难道这里面竟然有宝藏?”

想到这里,叶问龙的小心脏跳得贼快。他的家境并不好,父亲是一个打铁匠,平时也靠给东家打把菜刀给西家做个火炉的混着过日子,年里给叶问龙的压岁钱还从来没有超过五十块的,如果自己无意间得到宝藏,以后岂不是要变成富人了?

当然,他也只是这么一想,理智很快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事。别的不说,他老爹虽然是打铁而不是打金,他也知道黄金的熔点有多高,这里阴凉阴凉的,石台更是冰冰凉凉,石坑里如果真是黄金水,这个石台只怕早就滚烫的让他变成烤“龙”了。

摒弃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蹲下来一看,发现那果然不是什么黄金水,而是类似于橙汁一样的金黄液体,不过好像过滤过的那种,十分澄澈,予人一种晶莹剔透的感觉。

“石板上怎么会生出这种奇怪的水来?”叶问龙大感奇怪,左看看右看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咦,好漂亮的小石头!”突然,他发现石坑中金黄的液体下方,嵌着一块手拇指般大小的奇形小石块,色泽黯淡,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叶问龙之所以觉得漂亮,是因为从上面看这块小石块,形状有点像他钟爱的传说中的龙,有菱有角。

“好像是活动的,看看能不能撬出来。”叶问龙想到就做,伸手便向坑底抓去。

“啊——”

下一刻,叶问龙惊呼出声,整个人呆在那里,浑身颤抖不已,额头上的冷汗涔涔而冒,眼睛瞪得老大,脸上尽是惊骇之色。

原来,他的手掌甫一伸入那金黄的液体之中,那些液体立即疯狂的渗入他的手掌之中,他感觉好像是渗入他的整条手臂之中,满石坑的金黄液体,竟然只是在他惊呼出声之时,便已消失得无踪无影,完全没入他的手掌中。

这种惊世骇俗之事,差点儿把他吓得魂飞魄散。

“叶问龙,你怎么了?”古心冰惊呼道,她身上力气未复,虽然担心害怕,却站不起来。

“啊,没……没事,吓你而已。”叶问龙强自压制住内心的惊骇,不想吓着班长,而且就算说出来,想来地古心冰也不会相信吧。

他悄然翻动那只手掌,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翻过掌背,他一愣,把手掌举到眼前细看,心道:“如果我记得没有错,刚才这只手背好像有擦伤,怎么会不见了?”

细想刚才一幕,那些液体好像就是从他手背上的伤口渗进去的,只是刚才发生的变故太快,加上惊骇之下,他没有看清楚,是以不敢确定。

“死叶问龙,没事你尽吓人干什么?”古心冰轻骂道,又道:“你在那边干什么,有宝贝么?”

叶问龙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不要去想刚才发生的古怪事,回头看着她笑道:“有一块漂亮的小石头嵌在石坑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宝贝,我看能不能撬出来。”

说着伸出拇食中三指拈住坑底的那块小石子,一用力,有些松动,再用力摇了几摇,一扯,那块小石子便被他从岩石中取了出来。

“你说的宝贝就是那块石头?”古心冰这时候也看到了叶问龙手上的那块小石子,问道。

“是啊,你看看,像不像传说中的龙的样子?”叶问龙笑着小心地走到她身边,将那块小石子递给她问道。

“去什么龙的样子,这样的石头满大街都是,有什么稀奇?不信你周末去奇石市场瞧瞧,满地都是呢!”古心冰接过一看,无语地道。

“是么?我还真没注意过呢!你既然不喜欢,我就自己收着,我看它就像一条小龙,我喜欢。”叶问龙从她手里接过那块小石子,顺手塞进裤子口袋里,心道,就算这是一块普通的石子,我也得拿回去好好研究一下,不知道刚才那些黄金水与这块石子有没有什么关系?

问龙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问龙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欲恋成婚,男神爱妻上瘾15章(第15章 天降救星)

    原标题:欲恋成婚,男神爱妻上瘾15章(第15章天降救星)小说名称:欲恋成婚,男神爱妻上瘾第15章天降救星桐一月的嘴被那这个穿T恤的男人死死捂住,整个身子被往后拽,然后另一个男人将她的脚抬起,两人合力将她拽到前边的巷子里。巷子里更加僻静,他们可以更加肆无忌惮。桐一月被扔在墙边,她拼命挣扎嘶喊,可是没有用,只会让这两个男人笑得更猖狂。“哈哈……小妞,识相就别乱喊乱叫,否则惹毛了老子,一会儿可就不会怜香惜玉了。”穿T恤的男人一边说一边蹲下来,伸手扣住她的脑袋。桐一月浑身战栗,汗毛倒竖,惊悚的双眼里爬上

  • 强婚:女人别想逃15章(第一卷第15章 疼就忍着)

    原标题:强婚:女人别想逃15章(第一卷第15章疼就忍着)小说书名:强婚:女人别想逃第一卷第15章疼就忍着“当然不行,丢下病人是一个护士该做的吗?”男人不紧不慢,转向蒋文清,“我是不是该投诉啊?”“你……”“好了。”蒋文清听着罗宁宣的话打断林艾希,“你就留下吧,正好帮我下。”林艾希没办法才极不情愿的留下,抬眸间恰好对上罗宁宣那阴谋得逞的眼神。从看到罗宁宣的那一刻起,杨岚的眼睛就没从他的身上离开过。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好看了,俊眉朗目,英挺却不突兀的鼻子,再加上颀长的身材,活脱脱的就是当红偶像剧的男一号

  • 夜少的婚宠:二嫁少奶奶15章(第15章 牛气的理论)

    原标题:夜少的婚宠:二嫁少奶奶15章(第15章牛气的理论)小说名:夜少的婚宠:二嫁少奶奶第15章牛气的理论“七夕,你跟世修是怎么认识的?”吃饭的时候南菱忽然这样问七夕,七夕往秦世修那边看了一眼,随即笑着说道:“我们是在纽约的游轮上认识的。”秦世修帮七夕倒水,顺着她的话继续说:“七夕在舞台上跳了一支舞,我觉得那支舞还是挺特别的,所以我就找机会认识了她。”“世修,你将这件事情也隐藏的太深了,一声不吭的就跟七夕谈起了恋爱,前几天我们见面的时候你还没有跟我讲起这件事情。”“南菱,我今天特意带着七夕来跟你

  • 痞妻拒爱:老公,来战!15章(第15章 我是谁嫂子)

    原标题:痞妻拒爱:老公,来战!15章(第15章我是谁嫂子)小说名称:痞妻拒爱:老公,来战!第15章我是谁嫂子“我们是大学同学。”陆小曼解释,秦子墨已经受了奖往这边走,脸色不是很好看。对啊,刚才那些小兵还叫她嫂子来着,现在她被其他男人牵着,太给他丢面子了。完蛋,老妈不会拿荆条抽她吧?“嫂子,你座位在那边。”刚才打过招呼的一个小兵以为陆小曼坐错了位置,连忙给她指正。“你叫她什么?”秦瀚宇锐利的目光扫过小兵,小兵腿一软,愣是说不出来一个字。“这是我们嫂子,以后别乱叫。”吴深责怪地瞪了一眼小兵。“可是…

  • 狼性总裁的私宠宝贝15章(第15章 参加酒会)

    原标题:狼性总裁的私宠宝贝15章(第15章参加酒会)小说名:狼性总裁的私宠宝贝第15章参加酒会她的乐观与向上,是他们需要学习的榜样。对楚颜来说,这样的话是在鼓励学生,也是在激励自已,积极面对未来,不要被过去绊住双脚。楚颜演讲完毕,大方地鞠躬下台。那些来自各个媒体的记者们却不打算放过她,在拍照的同时也丢出了各种尖酸刻薄的问话。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八卦和揭人隐私给人带来的快感。虽然楚颜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在记者问道:“听说楚颜小姐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就是A市,并且有过一次不幸的婚姻,是这样吗?”丫的,

  • 掠爱成瘾:亿万娇妻爱不够15章(第15章 安然,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原标题:掠爱成瘾:亿万娇妻爱不够15章(第15章安然,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小说名字:掠爱成瘾:亿万娇妻爱不够第15章安然,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晴雪,你陷害我的事,我懒得和你这种幼稚的思维理论。但是你穿成这个样子,要是让爷爷知道了,肯定会伤心的你知道吗?”安晴雪一听到安然说起爷爷,一把拽住了安然的头发扯着,恶狠狠地说。“是,是我陷害你的怎么了,别拿爷爷说事。你个小婊砸,那天被男人玩成啥样了,看你这嘴角,淤青还没下去,你还有脸说我?你他妈别摆出一副圣玛利亚的样子,勾引勾引楚筱那种蠢货还可以,到了我这,告

  • 诱宠成婚:邪少的千金女仆15章(第15章 窥视她的梦境)

    原标题:诱宠成婚:邪少的千金女仆15章(第15章窥视她的梦境)书名:诱宠成婚:邪少的千金女仆第15章窥视她的梦境复杂的情绪,令贺梓朗根本无法平静入睡,迷茫不已,只好走上了阳台,让夜风的清冷冲淡他纷乱的念头。这时,他看到了面前的双层空中花园。这花园是可以通往楚瓷房间的。于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脚,走了下去。楚瓷阳台的玻璃门并没有锁上,因为她还不知道这空中花园和楼上的几个房间可以相通。床头灯还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楚瓷静静的睡着,右手放在脸颊下,乖巧可爱。贺梓朗走到她床前蹲下,才忽然发现她的手心里有几个白

  • 史上第一宠婚:甜妻当道15章(第15章 都是基因好)

    原标题:史上第一宠婚:甜妻当道15章(第15章都是基因好)小说:史上第一宠婚:甜妻当道第15章都是基因好仔细端详着走来的女人,倒吸一口凉气,这世上的帅哥美女全出炎家了,基因确实不错。在她发楞期间,美女早早发现了她,眼中看人的高傲跟炎烈如出一辙。“喂,有人来了不知道倒杯水吗?”“啊!”一时没反应过来。“啊什么啊,说的就是你,长得还不错,脑子笨了点。哥,你什么眼神,怎么找这种女人。”炎菱双手抱胸,气呼呼地蹬了她一眼,对容晴没什么好感。“别跟她一般见识,你哥我受伤也不见你这个妹妹安慰一下。”炎烈挥挥手

  • 婚然天成:帝少霸爱甜蜜蜜15章(第一卷 爱逢狭路第15章 太岁头上动了土)

    原标题:婚然天成:帝少霸爱甜蜜蜜15章(第一卷爱逢狭路第15章太岁头上动了土)小说名称:婚然天成:帝少霸爱甜蜜蜜第一卷爱逢狭路第15章太岁头上动了土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就连乔靖东都没有料到叶长微这么生猛,竟然把他给推下水。他呛了两口水,看着在水里扑腾的她突然心生一计。叶长微都快被吓死了,幸好她会游泳,她赶紧游到边上,却发现乔靖东没动静了。完了,太子爷难道不会游泳吗?“乔靖东……”叶长微大喊了两声,没有任何回应。这会儿,叶长微开始急了,生怕淹了乔靖东,她像一条鱼一样,很快钻进水里。湖里的水很清澈,

  • 邪王的金牌宠妃15章(第15章 九年前)

    原标题:邪王的金牌宠妃15章(第15章九年前)小说:邪王的金牌宠妃第15章九年前砰地一声,烟雾弥漫。慕浅羽生平第一次跑的比兔子还快。以往遇到对手,真要激她那急脾气,非要跟你拼个你死我活。但是这次打死她,她都不会再回去跟那人拼命了。她竟然……慕浅羽简直恨死自己了。如果不是自己贪吃,口袋里还装着枣子,也不至于因为那两颗破枣子扑倒了王爷。如果不是因为扑倒了王爷,也绝不会有后面那件事。甚至她竟然无意中脱了萧承逸的裤子。这一幕简直像极了九年前。那时她也做过差不多的一件事。她一口气跑出去好远,确定璃王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