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无删节误惹帝少带娃跑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5:04:3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误惹帝少带娃跑

第一章:毫不怜惜的吻

“该死的余向枫,居然这样对我!”林雨晴喝得昏昏欲醉,边数着房间门,边骂。原文http://www.xbxys.com/

好难过,在一起三年的男朋友居然和自己的好朋友搞到了一起,原因居然是她不解风情,交往三年只牵到了她的手,而苏颜,则已经和余向枫上了床,呵呵……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感情吗?

嫌弃她不解风情?要跟她分手?

哼!贱男!

206,嗯?这房间号是206还是209啊?喝了一大堆酒的林雨晴只觉眼前有点模糊了,揉揉眼睛再看,嗯,是206。

林雨晴摇摇晃晃地推开门,走了进去,并没有开灯,洗完澡,林雨晴就直接扑倒在床上,等了半天却还没有人来。

顿时想打电话投诉,怎么叫个鸭子都那么慢啊!刚想掏出手机打投诉电话,却听到门咔嚓一声打开了。

萧铭杨推开门的时候才发现门没有上锁,眉头不禁一皱,关上门便走了进去,随手将衬衣脱了丢在沙发上,就朝床边走过去。

突然,他脚步一顿,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幽幽的淡香,那是女人的气味,透着窗户照进来的朦胧月光,依稀可以看到一个娇小玲珑的人影坐在床边。

八成是自己秘书弄来的女人吧?想到这里,萧铭杨朝那个人影走过去。

林雨晴坐在床边,看着那抹高大的身影朝自己走来,心开始不规律地跳动起来,她赶紧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胸膛,该死的,跳什么跳?既然她敢叫鸭,就不许怕!今天晚上非把自己保留了那么多年的珍贵东西送出去不可!哼!

待他走近,林雨晴站起身,双手一勾就勾住了对方的脖子,沐浴过后的她身上带着幽幽的淡香,直袭萧铭杨的呼吸,萧铭杨伸出手搂住了她的腰。原文xbxys.com

林雨晴压下自己心头的乱跳,凑上去将嘴唇印在他的俊脸上,轻声呵气道:“喂,你技术怎么样?如果我不满意的话我是不会付钱的哦。”

听言,萧铭杨一愣,眯起眼睛盯着黑暗中的女孩,咬牙:“满意?”

“你们做这行的一般一晚上多少钱啊?”林雨晴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语气不一样,此时的她已经被酒精迷醉了头脑,做的事情全都是任性而为。

黑暗中的萧铭杨脸色阴沉,大手一把掐住女人的腰,逼近她,将属于男性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脸上,“你把我当成什么?”该死的徐知凡,到底是怎么办事的?居然找来这样一个女人。

“呵呵……”黑暗中的林雨晴轻笑出声,暖暖的气息尽数喷在萧铭杨的脸上,她倾身将唇移至他的唇上,覆住了他的薄唇,谈了三年恋爱,她却连一个吻都没有接过,所以接吻起来毫无章法,只是对着萧铭杨的薄唇一阵乱啄。

这种青涩的吻却让萧铭杨身子一紧,搂着她的腰一个旋身,便将她压至柔软的大床上,化被动为主动,吻住了她那张温润诱人的小嘴,她的味道很清新,很甜。

“哦……你……”

正说着,感觉身上一阵凉意,林雨晴回过神来,他正褪着自己的牛仔裤,而且动作很浮躁,紧接着他咒骂出声,“该死的!谁让你穿这么紧的裤子!”

“我一直都这样穿啊,你……啊!”话还没有说完,他便将自己的裤子使劲一扯,那链头直接被扯掉,她扳起脸,“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那可是我新买的裤子!”

“难道没人告诉你做这种事情之前要穿裙子吗?”对方咬牙切齿,大手灵活地将她的贴身衣物也全数褪去。

“我又没做过我怎么知道……”而且她从小到大都这样穿,T恤衫和牛仔裤,难道穿裤子就不可以做那种事情么?

“没做过?”他的声音低沉暗哑,大手沿着曲线下滑,她条件反射将腿并拢,紧张地说:“你,你要干什么?”

萧铭杨才不理会她,继续忙活手头上的工作。无删节误惹帝少带娃跑免费阅读全文

“啊你!”黑暗中,林雨晴的脸可疑地红了……

感觉到他的变化,林雨晴突然就害怕起来,她到底在做些什么啊?就算分手,也不定要叫鸭子这样来羞辱自己啊,自己这不是自其辱吗?

“放……放开我,我不要了,放开我!”林雨晴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伸手想推开这个蓄势待发的男人。

萧铭杨堵住她还要继续的话,与她纠缠在一块。

“唔,放开我……我不要了,你赶紧出去,钱我会付的。”

听言,萧铭杨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危险地盯着她,“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要了,但是今天晚上的钱我会照付,不管多少我都给,但是现在我不需要你的服务了,你赶紧离开。”

“呵……服务?你把我当成什么?鸭子?”

“可不就是么……总之不管怎么说,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你放开我,唔!”

话音未落便被他封了口,一阵深吻过后,他离开她的唇,额头抵着她的,“一百万,我买你一夜。”

什……什么?林雨晴瞠目结舌,一百万?买她一夜?她没有听错吧?

回过神来,她开始推他,“不要不要,放开我!”

“已经晚了。”

他说的是真心话,她确实没有了退路,从进门她就勾起了自己的欲望,现在想临阵脱逃,没那么容易!

“啊!!!痛痛痛!!”林雨晴顿时痛得眼泪横飞,手掐住他的胳膊,细长的指甲将他的胳膊划出了几道血痕。小百姓养生网

萧铭杨一愣……低头看着身下的女人,眼泪在她的脸上肆意地流着,他顿时心生怜惜,俯下身将她的泪珠一颗颗吻去,柔声哄道:“乖,一会儿就好。”

林雨晴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你出去,出去!”

他覆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身子开始缓缓的进行,痛得她顿时呜咽直叫,却被他全数吞进肚子里。

他初尝浅试,连吻的动作也变得怜惜起来,直到她逐渐适应,不再呜咽,他的吻才逐渐向下……

“啊……嗯……”林雨晴痛得难以忍受,只好伸出手抱住他的头,闭起眼睛意乱情迷,酒精的作用被发挥到了极致,她开始慢慢地回应起来。

一室旖旎,萧铭杨要了一次又次,直到凌晨才沉沉地睡过去。

第二章:掘地三尺也要找到你

清晨。

好痛啊,好酸啊,好难受啊!

这是林雨晴醒来的第一感觉,眼睛半眯着,拉了拉被子准备再睡一会儿,可是被子拉也拉不动,林雨晴不禁回过头去。

“啊!”林雨晴捂住嘴巴,制止自己叫出声,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到她的床上来的?脑中的影象快速倒退,昨天……晚上她被交往三年的余向枫抛弃,然后失恋之后来酒吧一个人买醉,因为余向枫嫌弃她不解风情,她一时赌气叫服务员给她找鸭子来,然后……

林雨晴咬住下唇,天啊,她到底在做些什么?

低下头,自己的身上满是青青紫紫的吻痕,天啊,昨天晚上她到底有多疯狂?

想到这里,林雨晴赶紧掀开被子跳下床,拿起自己被丢在地上的衣服迅速套上,抓着包包就要往外跑,走到一半却突然想起,昨天晚上那个男人在她身边对她说。说明xbxys.com

“一百万,我买你一夜!”

想到这里,林雨晴眨眨眼睛,从包里拿出一支黑色的水笔来,转过身凑近床上的男人。

等一切做好之后,林雨晴掩嘴一笑,然后转身朝外面走了出去,却没有注意到,在转身的那一瞬间,左耳的耳环扑通一声落在地上。

“铃铃铃!”

“铃铃铃!”

一阵阵闹人的铃声响直,躺在大床上的男人一动不动,半晌,他伸出手,准确无误地拿过放在桌子上的手机。

“喂?”

“萧总,这都快大中午你怎么还不见人影,公司10点还有一个重要会议等你开呢。”徐知凡的声音从手机的那头传过来,带着无限的阳光。

听言,萧铭杨看了一眼时间,9.40分,便说:“我知道了。”而后便挂了电话。网站http://www.xbxys.com/

将手机放在一边,萧铭杨坐起身,这个时候该睡着女人的位子却空空如也,萧铭杨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头,这个女人就这样走了?他的一百万还没开票呢。

想着,萧铭杨掀开被子下床,却被放在桌子上面那张白纸吸引住了。

大手一伸,将白纸拿了过来摊开,顿时脸上表情乌云密布。

下一秒,白纸被他揉成一团,他咬牙切齿地诅咒道:“该死的女人!”

鸭子先生:

这是给你小费,由于你的能力不怎么样,所以只能给你这么多咯,拜拜。

桌上放着两张红色的纸此时好像在嘲笑他一般。

该死的!

萧铭杨拿出手机,朝徐知凡的电话拨了过去。

“该死的,徐知凡你昨天晚上找来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人?我昨天晚上临时有个重要COSS,就忘记给你找了……”

“什么?”该死的,她居然不是徐知凡找来的女人,那她是谁?居然敢这样戏弄他?

“萧总,这一大早火气这么大,究竟是怎么了?”

“查,给我立刻去查,昨天晚上到过这间酒吧206房的女人是谁!”

说完,萧铭杨便将手机用力地掷在地上,脸色阴沉。

眼睛突然瞥到那张纸的背面好像还有一排小字,萧铭杨拿了起来。

鸭子先生送了你一份小小的礼物,你只要进浴室去看看就知道了,不要对我太感谢哦。

看到这里,萧铭杨便朝浴室走去,可是却什么也没有什么看见,正当他想退出去的时候,猛地看到镜子里的那张脸!

砰!

萧铭杨一拳砸向镜子,镜子顿时被他砸得稀巴烂,他的眼睛开始喷火,那个该死的女人,居然在他的脸上画王八!

很好!非常好!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像她这样,一夜缠绵之后丢下一张纸条和两百块钱,还在他脸上画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之后就这样扬长而去。

清理完毕之后,萧铭杨拿出自己的衬衫往身上套去,却看到地上一颗一闪一闪的东西,他蹲下身,将东西捡了起来。

耳钉?这难道是那个女人留下的?想着,萧铭杨将耳钉放进口袋。

“叩叩!”

“进来。”

一个穿着西装笔挺的男人推开门,看到萧铭杨,毕恭毕敬地朝他弯了弯腰,说:“萧总,徐经理让我过来接您。”

“嗯。”萧铭杨点了点头,朝他走过去,男人接过公文包,替他打开门,连声道:“萧总,请……”

惹了他萧铭杨就想这样逃之夭夭?没那么容易,有了这颗耳钉,我看你还怎么跑。

就算是掘地三尺,也必须找到你!

……

五年后。机场。

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奶娃站在机场出口,小男孩一身黑色小礼服,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举手投足间尽显高贵优雅,而小女孩是一身泡泡公主裙,脸蛋红扑扑的,眨眼的时候睫毛呼扇呼扇的。

“哇!好可爱的一对双胞胎呀!”

“这是谁家的孩子呀,真漂亮!”

一个穿着奢华的贵妇人在小男孩面前蹲下,柔声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

听言,小林炫朝她看去,扬唇露出一个高雅的笑容,“阿姨您好,我叫林炫。”

“炫儿,真真……”

“妈咪,我们在这儿!”小林炫伸出手臂朝前挥挥,妇人扭头。

穿着黑色背心加黑色皮外套的林雨晴手里拿着两瓶水朝这边走来,她脸上带着笑容,大大的墨镜遮去了她半张脸,一头粟色卷发妩媚地披在肩上。

看到妇人,她一愣,“这位是?”

贵妇人柔柔一笑,“你是孩子的妈妈吧?你的孩子太可爱了,我一看就觉得特别喜欢。”

“这样啊!”林雨晴笑笑,然后将水放进包里牵住真真和炫儿的手,蹲下身柔声道:“又有阿姨夸你们长得可爱了哦,要怎么表示?”

“谢谢阿姨!”小林炫上前,给了贵妇人一个蜻蜓点水的吻,贵妇人顿时受宠若惊。

“好啦!于薇阿姨估计快到了,我们要到路口先去等于薇阿姨哦!”

林炫点头,“阿姨,我们要走了,再见!”

“再见!”

看着她们母子三人走远,贵妇人站在原地轻叹,要是他儿子也能早点结婚给她生这么几个乖巧的孙子就好了!

三个人在路口站着,烈日当空,晒得几人头晕转向。

一辆火红色的轿车停在旁边,紧接着车窗摇了下来,一个穿着白领气质,戴着太阳眼镜的于薇朝林雨晴叫道:“雨晴!”

第三章:初入职场的花瓶

林真真一把扑过去,“于薇阿姨!”

“乖!”于薇打开车门,将小小的林真真捞了过去,抱在怀里一副宠溺的样子。

小林炫大模大样的拖着行李走过去,然后将行李放进后车座,紧接着在副驾驶座坐了下去。

于薇家里。

林雨晴一进门就把那双10公分的高跟鞋丢得远远的,然后身子一软,整个人就摊在了沙发上。

于薇拿眼横她,“只不过是双高跟鞋就把你累成这样?”

“真是人间炼狱!”林雨晴闭起眼睛无奈地说道。

“工作都给你安排好了,休息一晚上,明天上班吧?”

“你安排啦。”

萧氏企业。

林雨晴站在萧氏企业的大门口,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和脸,确定发鬓完好,眼镜戴在脸上,她才走进去。

“您好,我是……”

“你是来应征秘书的吧?我告诉你,回去把衣服换一身,打扮打扮之后再来!”前台小姐只是瞟了她一眼,眼底浮现不屑之意,声音也尽是嘲讽之意。

林雨晴一愣,眨了眨眼睛,她是直接入职的呀,怎么会变成是应征秘书了?

“这位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我是来入职的,不是来应征什么秘书的。”

“入职?”前台小姐眯起眼睛:“我们公司什么职位适合你?”

林雨晴笑笑:“你若不信,打个电话问问你们人事部经理于薇好了,我叫林雨晴。”

听言,前台小姐虽然不乐意,但是听到她一副认识人事部经理于薇的样子,生怕自己惹到了人,这才拿起电话打过去。

三十秒后……

“对不起对不起!林小姐,我不知道您是于经理介绍来的秘书,她说马上下来接你了。”

“没关系!”林雨晴扬唇冷笑,这些人就是狗眼看人低,一说到关系链又变得那么狗腿。

叮——电梯门开了,一身职业套装的于薇出现在众人眼中,林雨晴赶紧朝她走了过去。

看到她,于薇脸色大变,惊呼出声,一会儿才扯着她的衣袖进电梯。

电梯门关上,于薇才压低声道:“雨晴你怎么回事?怎么穿成这样?”

林雨晴站直身子,抬了抬脸上的眼镜,“我穿成这样怎么了啊!这样才显得我比较有职业素养!”

于颜汗颜:“跟大妈似的!”

“你管我!”林雨晴白她一眼,“像这种高层公司要的是能力又不是花瓶。我以前在国外的时候,都是这样穿的,LT的老总都没有说过我。”

“听你这样说,那我倒要怀疑你们总裁的审美是不是有问题了?你敢说你一直都是穿着这样的衣服上班?”

“是啊。”

“你们总裁不知道你的真面目?”

“的确。”

“那你们总裁的审美观,真的是有问题!”

“不是他审美观有问题,而是我们总裁杜绝花痴,谢绝花瓶!”

两人正说着,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裙的女人,长长的波浪卷发披在双肩,身上浓烈的香水味直逼面门。

她的身后跟着两个保安,不敢碰她却又不敢放行,只能挡在前面,满头大汗。“小姐,总裁在开会,您真的不能上去。”

“让开,我是萧总的女人,你们居然敢拦着我?”

“再拦着我我让萧总阉了你们两个,再炒你们们鱿鱼信不信?”女人嚣张至极,完全不将两个保安放在眼里。

于薇站定脚步,伸出手环在胸前啧啧出声,“真是疯狂的女人,看到了吧?雨晴,这就是你以后天天都要面对的。”

听言,林雨晴有些头疼地抚上额头,又要过这种日子了,虽然说她打发女人有一手,但是总觉得过意不去。

“这不是你的擅长么?去吧,把那个女人打发了,就当是入职前的考验!”

“好好好!”林雨晴认命地朝那个女人走过去。

“这位小姐,您好!”林雨晴不卑不吭地朝那女人说道,女人停下吵闹,皱起眉头看着她,不悦地说:“干嘛?你是谁?”

“您好,我是萧总的秘书,萧总现在在开会,您有什么事的话找我,我可以替您转告。”她扭起招牌式的笑容,露出一排光洁的牙齿。

“秘书?”女人眯起眼睛打量着她,讽刺道:“萧总的眼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劲了,竟然会找了你这个丑女人做秘书。”

林雨晴脸上笑容不变,因为她本身就是故意打扮成这样的,让别人认为她丑,越丑越好。

“也算,他找谁做秘书我不管,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他,你让开。”

“小姐,如果您不怕今天过后萧总就不理你的话,那你现在就上去找萧总吧。”说着,林雨晴自动地让到一侧,眼里闪过一丝锋芒。

“什么意思?”这句话果然一语中地,女人一下子嚣张的气焰在听完这话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疑惑地问道。

“开会的时候不许有任何人打扰,就算今天是萧总的爸妈来了也是一样,您既然是萧总的女朋友,那就要按照萧总的规矩来,如果您此时上去找他的话,萧总要是生气了,指不定以后也不会再理你了。”说完,林雨晴故作神秘地踮起脚尖,凑到女人的耳边,轻声道:“相信你我都知道,萧总是有名的大人物,多少女人排队等着他呢,小姐可以好好珍惜这个机会,惹怒了他,吃苦的可不是我。”

鱼幼薇一怔,随即低头沉思起来。

她说得对,萧铭杨是A城所有女性心目中的完美情人,以他的权势和地位,每天上萧氏来找他的人不计其数,他已经答应了晚上会去找她,如果她今天惹怒他的话,估计过后他就会去找别的女人了。

想到这里,鱼幼薇咬住下唇,说:“那好吧,那我不去找他,我在办公室等他。”

听言,林雨晴眨了眨眼睛,看来她还是不死心哪!

“小姐,这会议一开,没有一个小时也不会完事,你还是先回去吧,这样,你把手机号给我,总裁开会完,有空的时候我就悄悄地给你打电话,怎么样?”

“真的?”

“当然,这事包在我身上。”

“那好,我的电话是1365689……你记好了没有?”

第四章:这个男人好帅

“记住了。”

“那我先去逛街了,萧总有空你要马上给我打电话哦。”刚才还对她恶言相向,现在鱼幼薇对她的态度简直可以说是360度的大转变,脸上笑容满面地提着包包离开了。

待她一走,于薇迈着脚步走过来,伸手捅捅她的胳膊,笑道:“行啊你,还真有一手呢,这么三言两语就把人家给打发走了。”

“大姐,要是这点能耐都没有的话,我怎么可能在金融企业那个变态的总裁身边呆三年啊?”

“说得也是!”于薇狠狠点头,而后又问:“那你呆会会给她打电话?”

听言,林雨晴的脸上闪过一抹狡黠的笑容,摇头。

“不打?你就不怕她找上门?那女人看着,可不好欺负哦。”

“哼,我自有办法。”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感觉周围的空气骤然下降,让人不寒而颤,于薇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缓缓地转过身。

“萧总。”

连身为女强人拥有强大气场的于薇都会怕的人,肯定是不好惹的人物,林雨晴暗暗心惊地转过身,然后抬起头。

正好对上一双深邃幽深的眼眸,林雨晴一惊,这眼神,太犀利了,似乎可以洞悉人心似的。

萧铭杨上身一件白色衬衫和灰色的领带,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西装裤和一双擦得发亮的黑色皮鞋,几缕发丝飘逸地洒在额头,触到了那对高挑的眉毛。林雨晴继续悄悄打量,鼻子?嗯,很高。

嘴唇?很薄,活像刀削的。

侧脸?很帅!

整体?是一个长得很帅很有型的男人,冷酷和面瘫的结合体。

但……但这张脸怎么看着那么熟悉呢?林雨晴越看越觉得熟悉。

脑袋一个灵光闪了过来,林雨晴震惊地看着他,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不就是五年前和她在那张床上翻云覆雨的男人么?

林雨晴被自己脑中荒唐的想法吓了一大跳,正想说些什么,于薇捅了她一下,然后轻声介绍:“萧总,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刚上任的秘书,叫林雨晴。”

萧铭杨没有说话,一双如猎豹的眼睛紧紧地盯住她,在他的眼神下林雨晴觉得自己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但她还是职业地朝萧铭杨伸出手,笑道:“萧总您好,我是林雨晴。”

声音清脆香甜,和她身上那套沉色的套装完全不同。

萧铭杨眼神下移,打量她那双白皙修长的双手,抿唇不语。

林雨晴的手在半空中晾了许久,见他迟迟只是盯着自己,而不与自己握手,她在心里低咒一声,然后讪讪地将手收了回来。

于薇尴尬地笑笑,而后道:“萧总,林雨晴是我多年好友,在国外金融企业里任职秘书多年了,所以……”

萧铭杨轻启薄唇,终于问道:“刚才那个女人,是你打发走的?”

听言,林雨晴点了点头。“是。”

她静静地站在那儿,脸上表情不卑不吭,一身沉色的职业套装让她看起来一点女人味都没有,而且从一开始她的眼神就极少在他脸上打转,和以往那些女人不同。

他萧铭杨从来不缺女人,工作上他需要的是一个极其强力的秘书,虽然面前这个老是老了点,但如果对他没兴趣,那就……

“既然如此,就留下吧。”

说完,萧铭杨转身扬长而去。

直到他离开在转角之处,周围那寒冷之气才渐渐褪去,于薇紧张地拍了拍胸脯,“吓死我了,萧总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

听言,林雨晴挑眉看了她一眼,“你很害怕?”

“你不怕?”于薇回看她一眼,反问道。

林雨晴扁了扁嘴,道:“气场确实强大,很变态。”

看着他消失的方向,心里却是一阵忐忑。

五年前她的一夜任性,和一个男人一夜风流,之后就怀了孕,生下了炫儿和真真。

直到今天,她才知道,他原来是萧氏集团的总裁。

像他这种花花公子,日日流连于花丛之中,怕是早就把五年前的那件事情忘得干干净净了吧?就算记得,他也未必会接受像她这种三没有的女人。

所以,既来之,则安之。

反正他也认不出自己来,只要自己能过好日子,把炫儿和真真养大成人,她就心满意足了。

工作一天下班回到家,林雨晴累得直不起腰来,一进门就整个人横在沙发上。

厨房里飘来香喷喷的菜香,闻得她更加饥肠辘辘,林雨晴嘟着嘴巴,看着坐在沙发上磕瓜子的林真,“是不是快要有吃的了?”

于薇在跟后提着包包走进来,看到摊在沙发上的林雨晴时,无奈地摇了摇头,而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林炫端着一碟已经焖好的鱼走出来,小林真跟在身后,也端着一个小盘子,笑嘻嘻说:“妈咪,欢迎回来!”

将盘子放在桌子上以后好就奔了过来,殷勤地替她捏捏肩膀,“舒不舒服呀?妈咪……”

“舒服!”林雨晴心满意足地点头,就算再累,也值得了。

“你瞧瞧炫儿那孩子多乖,会洗衣会做饭,什么都会啊,不过才五岁大的孩子!真是天才儿童!”于薇看着那焖好的鱼,啧啧地叹道。

听到这里,林雨晴不禁也抿着唇偷笑:“你就羡慕吧!”

上班第一天。

林雨晴端着杯子在茶水间给萧铭杨泡着咖啡。

“林秘书,给总裁泡咖啡哪?”

听言,林雨晴扭头,一个戴着眼镜,长得斯斯文文的女生手里端着杯子,朝她走来。

“嗯。”

女生张望了半晌,而后惊讶地说:“你这咖啡都不放糖的吗?”

“为什么要放糖?”

“总裁的咖啡都要放糖的呀,难道你不知道?”

林雨晴一愣,她是第一天上班,并不知道,想着,她朝女生笑笑:“谢谢,我并不知道。”

一杯加了许多糖的咖啡就这样产生了,林雨晴将咖啡放在办公桌上,然后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整理资料。

打开文档,林雨晴快速地整理起来,聚精会神到有人进公办室也没有发现。

萧铭杨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一抹暗色的人影坐在那里,她入神地盯着电脑,纤纤十指快速地在键盘上飞走着,就连他走进来,也没有发现。

误惹帝少带娃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误惹帝少带娃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念念如梦18章

    原标题:念念如梦18章书名:念念如梦第18章不再见单凉没有想到,审判来得这么快。当安逸尘把手里的离婚协议书摆在她面前的时候,五官已经感知不到任何东西了,从眼眶慢慢流向心里的,只剩苦涩。安逸尘见一击没有反应,朝着单凉忍不住又出言讽刺:“看来不用我自己出手,头上这顶绿帽子已经稳稳的了。”“你在胡说什么?”单凉表情变得支离破碎,不明白安逸尘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狭促。其实就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看见单凉的身边又出现这样出色的男人时,心里的竟然燃起了一团无名火。他把这一切都归咎到单凉好歹也曾经是他的

  • 挚爱成伤18章

    原标题:挚爱成伤18章书名:挚爱成伤第18章别墅里的神秘女人姜洲将车驶回别墅,看到正在沙发上看书的苏禾,走过去把书抽走。“你那个小男友挺厉害,查到我这里来了,还是说,你把我们的事都跟他说了,你说了你睡了姐姐的未婚夫,背叛了他?”如果不是这样,他不知道谁能有本事查出苏禾是被他藏起来,甚至惊动了青木。“我什么都没有说过。”苏禾害怕姜洲会对沈亦司下手,只能诚实回答他。“你很关心他?”这个认知让他心情非常不愉快。苏禾沉默,不愿意回答他这个问题,可在姜洲看来,她就是在关心沈亦司。他死死捏住苏禾的下巴,咬牙

  • 功盖三村18章

    原标题:功盖三村18章小说名字:功盖三村第一八章新到的村支书上河村的建设,在热闹的进行着,有了娄兰的帮忙,杨峰终于可以腾出手来干点其他的事情,比如进山找找有没有什么独特的物种,各种花花草草都是他搜刮的目标,每多一种物种,黑土域的面积就大一分,这一特性连张道风都不知道,因此杨峰又鄙视了他一顿,就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还神仙呢,上不知天文,下不知地理,前不知昨天后不知明天,真不知道他这个神仙是怎么当的。因为这一特性,杨峰把能移植进去的,全都移植进去,如今黑土域已经有近60亩大小了,有张道风这个超级管理

  • 至强龙战神18章

    原标题:至强龙战神18章小说名:至强龙战神018:猎狗葛昌盛的动作要比柳逸尘想象中的快。不到中午的时候就接到了他的电话,该死的猎狗已经被找到了。不过他没动手,等着柳逸尘去。找到了他,就等于是要了他半条命,剩下的,就得看他们怎么做了。换了一套衣服,柳逸尘开着车直接去找葛昌盛。此时除了葛昌盛之外还有三个人,俩男一女,聚在一个偌大的包间内。气氛有些沉闷。他们进来的时候,那两个男人站了起来,分别和柳逸尘打招呼。从他们的表情上可以看的出来,对其很尊重。女人走过来,朝着柳逸尘的身后张望了几眼,一脸的失落:“

  • 借我一双慧眼18章

    原标题:借我一双慧眼18章小说书名:借我一双慧眼第18章难熬的寒假对于陆雅飞来说,这是史上最最难熬的一个寒假。从当学生开始,陆雅飞每个寒假都是欢乐的记忆。因为寒假意味着考试的结束,意味着新年的来临,意味着可以穿新衣,穿新鞋,买鞭炮,过新年。意味着可以和小伙伴痛痛快快玩,意味着可以从父母那里得到夸奖拿到压岁钱。但这个寒假却不是如此,回到南方的小城,回到自己出生的土生土长的城市,回到自己曾经熟悉温暖的家,回到自己非常熟悉的房间,躺到自己曾经睡了很多年的床上,她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有对朱建华的思念,也

  • 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18章

    原标题: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18章小说名字: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第18章把所有的恨双倍奉还“萧贺,你要做什么!”云玥哭成了泪人儿,吴辰怯懦地丢下了她,自顾自的逃走。面对她,萧贺没有一丝同情与怜悯。“那天你是故意摔下楼梯的吧?你应该不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没有打掉。”萧贺扶起云玥朝着花园的泳池走去。云晴为了保住那个孩子,宁可跪求萧诺的成全,以孩子的名义赌命。难道说这一切都是假的吗?那天在养老院的情形历历在目,他竟然相信了这个毒妇,还让救护车走了普通车道,任由云晴无助地大出血……“那天我真的是脚底一滑,

  • 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8章

    原标题: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8章小说名: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8.我警告你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医生吓得战栗不已,但该说的话还是得硬着头皮说完,“其,其实只要恰当调理,宋,宋小姐的情况还是能稳定下来的,最重要的是不要刺激她。”医生几乎是一口气把这段话给说完,面对厉琛的质疑,他连忙让护士把检验报告拿过来,仔细的分析起来。“厉总,你看这里。”他指着宋瑶的B超照片,小心的瞄了眼身旁的人,“宋小姐胸前的肋骨上有一些细小的裂缝,但大部分已经被修复了。可刚才因为情绪过分激动,导致裂痕扩大了些,如果再这样下去,断裂的骨头

  • 我在时光里等你18章

    原标题:我在时光里等你18章小说书名:我在时光里等你第18章不是非你不可辰亦铭仿佛被重物猛击了一下,嘴唇发白,声音嘶哑:“不行,我不许。”“你不是说爱我吗?那就放我走。”姜紫头一次在他面前,用如此斩钉截铁地语气说话。“你说我三分钟热度,你又好到哪里去?我们只差最后一步,只要你同意,我们就能修成正果。可你还是退缩了。你就是个胆小鬼。”姜紫一笑了之:“天底下的人千千万,我们最后会发现并不是非彼此不可。”辰亦铭想到了一种可能,急急开口问道:“你是不是离婚了要去找张徐?”太可笑了!如果她找和张徐在一起,

  • 放下爱情放下你18章

    原标题:放下爱情放下你18章小说名字:放下爱情放下你第18章监视他这个世界上,她只剩下林正叶这一个亲人了,如果他也离去,那她真的孤立无援了,而且嫂子还怀孕在家,即便之前嫂子对她不好,但那肚子里的孩子出世也得喊她声小姨。为了这二十几年的兄妹情谊,也为了那未出世的小侄子,她就不能眼睁睁看着林正叶被人打死!“住手!”林凡眼一闭,声音放软带了些许颤抖:“我求你,放过我哥哥!”片刻,耳边的哀嚎声并未停止,林凡气愤睁开眼看向赵子豪的方向,却不知何时他已经走到了沙发处,正怡然自得的喝着红酒。“不好意思,你犹豫

  • 原来爱情在记忆里18章

    原标题:原来爱情在记忆里18章小说名字:原来爱情在记忆里第18章以心换心他在顾安跟余梦玥之间犹豫了,他的脑海中飞快的闪过着三年来的场景。他脸色难看的直视着远方,可眼底的聚焦四处涣散。他双手紧紧的揪住头发,耳边全是这三年来顾安说的每一句话。“宁林泽你昨晚喝酒喝多了,我煮了点粥,你喝点在去上班吧!”“宁林泽,你能不能留下来陪我!”“宁林泽,我没有推爷爷,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宁林泽,宁林泽这三个字,死死的缠绕着他,他冰冷的眸子露出一丝纠结还有犹豫。可另一个声音,却打破了那美好的声音。“阿泽,你看这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