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无删节盛世宠婚:老婆乖乖让我宠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1:32:58 来源:网络 []

书名:盛世宠婚:老婆乖乖让我宠
第1章 1号包厢的神秘客人
夜幕笼罩下的宣州市华光璀璨,车水马龙,绝世佳人门口金灿灿的四个字在那绮丽的华灯之间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小百姓养生网
  这座宣州市最豪华的不夜城,笙歌弥漫。
  白绿皙行色匆匆赶到绝世佳人,与迎面而来的人撞了个满怀:“对不起对不起……”她还未看清来人是谁就先道起了歉。
  “Lavender,你今天怎么这么晚?”耳边响起艳姐娇媚又带点斥责的声音。
  艳姐名叫陈艳,是夜总会的经理,当初就是她把白绿皙给招进来的,对她也颇为关照。
  白绿皙抬起头不好意思地朝艳姐笑笑:“艳姐真是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Susan今天请假就少了个人,你抓紧时间。”艳姐双手环胸,催促道。来自http://www.xbxys.com/
  白绿皙一路小跑着穿过嘈杂喧闹的人群,来到后台的休息间,换好衣服随意补了点粉就打算出去唱歌。
  她在这个夜总会做兼职歌手,一般只有周末才来,今天是有人临时请假才叫她来加班。她之所以愿意来夜总会上班,全因这里的薪水可以日结到手比较快,可是即便如此这份收入加上她在商场上班的工资,依然不够支付父亲的医药费。
  白绿皙渐渐适应了这样的氛围,她登台唱了首欢快的英文歌。
  她唱完歌回到后台时,见大家都在议论今天轮到谁去三楼1号包间陪酒。
  “Sisley,今天不是轮到你吗?”
  “这样的差事也多半只有我能胜任,你们知道今天1号包间的客人是谁吗?”
  “是谁啊?快说快说……”
  “是云少!”
  “哇塞,我好羡慕你哦!”
  正当大家议论纷纷时艳姐的出现让那些女人们蜂拥而至,都想问个究竟。
  “好啦,今儿1号包间的客人是云少,我知道大家都想去因为可以拿到很多小费,但是云少可不是个好伺候的主,上次Cici的下场你们看到了吗?”艳姐的提醒带着点严肃。小百姓养生网
  白绿皙听进耳朵的就是“很多小费”那几个字,她下午收到医院的催款单,已经欠了三个月的费用了,要是再不交父亲白语堂就得回家住,父亲的身体不好,家里的经济来源都得靠她一个人。
  “艳姐,让我试试吧。”她鼓起勇气开口,那双秀气的眼神里带着几分笃定。
  大家听到她说的话均为之一怔,她不过是个兼职唱歌的,凭什么要跟她们抢这样的差事。
  Sisley更是一副不友善的表情,向她投来一束恶毒的目光。
  艳姐抿着唇思量过后把她拉到一边:“Lavender,你想好了?”
  “艳姐,我需要钱。”一句话直截了当。网站xbxys.com
  “你不怕吗?”艳姐那双妖冶的眼睛此刻倒是多了几分真诚,“Cici的下场你可是见识过的。”
  白绿皙咬了咬唇,镇定道:“不怕。”
  大不了她就出卖这一次,只是陪个酒被揩点油,只要不出台就算不上大事,父亲的医药费才是最要紧的。
  “那就走吧。”
  白绿皙换上工作服,艳姐亲自带她去了1号包间,在推开门的一刹那艳姐还是好意提醒了声:“进去以后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白绿皙点点头,清冷精致的脸庞上顿时换上一副妩媚的表情,虽然看起来有些生硬。
  这一刻她必须把所有的自尊都压下,只为换取那一点可怜的施舍,但对于她来说那是救命的钱。原文xbxys.com
  艳姐推开门朝里面的人说道:“云少,她叫Lavender,您看怎么样?”
  见白绿皙杵在那不动艳姐从她身后轻轻推了把,白绿皙抬起头朝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僵硬地笑了笑:“云少,好。”
  包间里坐着好几个男人,大家身边都搂着衣着清凉的小姐,那名被大家唤作“云少”的男子坐在最中央的位子。
  见男人未吭声艳姐便知他不讨厌眼前这个女人,她朝里头的人鞠了个躬便离开包间。
  倚在沙发里的男人轻轻抬高了下巴,视线攫住眼前的女人,菲薄的唇瓣动了动:“过来。”
  白绿皙身上的工作服是白色衬衫领口大喇喇地敞开着,下身是黑色短裙,她小心翼翼地扯了扯裙子下摆迈开步子走到男人身侧。
  
第2章 出来混,要懂规矩
云楚一修长的腿交叠着,双臂慵懒而随意地打开,右手指间夹了支烟,那零星的火星在昏暗的灯光下如幽灵般一闪一闪的。
  白绿皙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垂着眼眸不敢抬头看他,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变态又霸道,上次Cici的手臂就被他烫得到现在还没好全,一排一排全是烟灰烫伤的痕迹,触目惊心。原文xbxys.com
  旁边有男人吱了声:“哎,你新来的啊懂不懂规矩?先给云少倒杯酒。”
  白绿皙俯下身拿起桌上调好的酒倒了一杯,端到男人面前:“云少,请。”
  男人视线睨向她,狭长幽邃的眼眸里轻佻的笑意十足,对于她端过来的酒他也不伸手接。
  白绿皙始终垂着眼,她可以清晰的看到男人穿着深色的西装、西裤,里面白色的衬衫熨帖的整洁平滑,余光之中男人眉目间的笑隐隐可见。
  见他不作声也未有别的动作,白绿皙又轻声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
  旁边的男子见状插了句话:“云少不喜欢这样喝,他喜欢女人喂,你会不会?”
  云楚一也觉得好笑,眼前的女人神态动作都特别忸怩,一看就是个新人。虽然她一直尽力保持着那份做作的妩媚,可她身上隐隐透露出来的清高他一眼便能识穿。
  云楚一那夹着烟的手伸向她的手臂,白绿皙忽然一惊险些端不稳那杯酒,零星的火焰擦过她的手臂,一闪而过的疼。
  男人掐灭烟伸手拿过她手里那杯酒,白绿皙这会心里才松了口气,她微微抬起头。
  云楚一狭长的眼尾逐渐拉长,性感的唇边扬起一抹轻浮的笑,他把手里的那杯酒顺着白绿皙的衣领全部倒下去。
  云楚一扔掉杯子拉过她的手臂往自己身侧一带,白绿皙一个踉跄撞在他身上。
  白绿皙有些局促不安,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真到了这地步她还是放不开,甚至有些害怕。
  白绿皙拉开了些与男人的距离:“云少,我的衣服脏了。”意思是也会弄脏男人的衣服,希望他能放开她。
  “那就脱了。”男人不冷不热的话语响起,眼底那股子笑意越发轻浮起来。
  见她无动于衷云楚一又沉沉说了句:“怎么脱衣服都不会,要不要我教你?”
  男人已经把手伸到了她的衣领处,白绿皙轻轻颤着身子眼底蓄起泪水,她害怕在这么多人面前曝光,云楚一说的脱衣服不会只叫她脱下外面的衬衫。
  白绿皙吸了口气:“云少……我自己来。”
  纤纤玉指触及自己衬衫上的纽扣时,还是忍不住颤了颤,白绿皙闭上眼一个接着一个解下那一排扣子。
  云楚一放下交叠的双腿,朝她勾勾手指:“坐上来。”
  白绿皙视线望向他的双腿,不敢有犹豫侧着身坐在他腿上,动作显得小心翼翼。
  白绿皙倏然紧绷着身子,只觉得腰间一阵疼,云楚一狠狠的掐着她腰上的肉,想来这样掐一把明天一定会青掉一大块。
  云楚一微微皱起了眉,嘴角还勾着魅惑的笑。
  他能感到她身体上的拘谨,可这样好的触感让男人停不下手。
  “云少!”这一声喊得不轻不重,在男人听来像极了娇嗔。
  
第3章 把钱一张一张地捡起来
云楚一扯下她的手,冷声道:“既然这么不情愿何必走进这间房?”
  白绿皙真的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他的要求虽然无耻过分,可她都一一忍住照做。压下所有的自尊和骄傲并没有这么容易,她的脸上可以佯装讨好,但身子却没有配合。
  她看到男人眼底渐渐转变出来的阴鸷气息让人不寒而栗,还未道歉却已经被男人整个身子都推了出去,重重撞上前面的茶几连带着几个玻璃杯一块跌落到地上。
  “啪!”玻璃碎片凌乱的散落在地上。
  白绿皙的后背刚好压在那些碎玻璃渣上,透过薄薄的一层衣料刺入她后背的肌肤,猛然一阵疼,她皱着眉牵了两下嘴角。
  闻声,其余的男人们才都把视线投到这里。地上躺着的女人表情纠结、痛苦,不过那些人似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根本无动于衷,而是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白绿皙面对周围投来的目光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剥光衣服丢在人群里的小丑,大家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
  云楚一起身掏出爱马仕的钱夹,把里面的现金全部抽出来往她身上一扔,随后跨过她的身子扬长而去。
  整个过程不带一丝一毫地停顿,他神情凛冽而漠然,原来他不笑起来竟有种威严感,连周围的空气都跟着凝结住冷炙的可怕。
  对他来说进了这间房的女人都是为了钱,她也不例外。
  白绿皙忍着疼缓缓起身,看了眼散落在自己周围的钱币,咬咬牙还是一张一张捡起来。
  白绿皙回到后台的一路上,很多人都向她投来异样的目光,有嘲弄有讽刺,有不屑有鄙夷,却惟独没有同情。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大家都喜欢以一副看笑话的姿态来看待别人的难堪。
  白绿皙无力地笑了笑准备去换回自己的衣服,Sisley快步上前拉过她的身子,一巴掌狠狠地甩在她脸上,火辣辣的疼。
  比起刚才后背上的那些伤,这一巴掌根本不算什么。她知道Sisley为什么打她,因为她抢了今晚原该属于她的“荣誉”,而加上艳姐平时对自己的维护更加让这个打她的女人不爽。
  “Lavender没想到你这么贱,一向清高的你不是最不屑做这种出卖自身的事吗!”Sisley怒喝一声。
  她说的没错,过了今晚她就和这里的小姐没什么两样,不过她庆幸的是云楚一没有当场夺走她的清白。
  比起上次Cici的遭遇,她无疑要幸运的多。
  白绿皙不理会她的话,而是神情漠然地走向更衣间。
  Sisley望着她的背影咒骂道:“Lavender你这个贱人,抢了我的云少我不会让你好过!”
  白绿皙的脚步顿了顿,没有回头,背上深浅不一的血印子张扬而刺眼:“云少这样的男人,我还不稀罕呢!”
  “别说的那么不屑一顾,你还不是为了钱去接近他。”Sisley对着那道消失在门后的背影忍不住又嘲讽一句。
  云楚一这样的男人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让给别人,无论他的身份背景、地位、金钱、权势,光是那张魅惑众生的脸就够让女人们疯狂,哪怕明知道去陪他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可还是有很多女人趋之若鹜。
  如果说感情也如此,那么便是飞蛾扑火的结果。
  云楚一倚在好友郭景桓的办公椅上假寐,那狭长的眸子轻阖着,骨节分明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办公台。
  郭景桓打开指纹锁的移门,看到坐在他椅子上的男人轻声笑了下:“今天这么早。”
  云楚一睁开眼,收回搁在办公桌上的手看了眼时间:“明天这个点梁延东的货会到宣州。”
  郭景桓背后的门自动关上,他朝男人走来:“你不是都布置好了。”
  这个男人做事情一向滴水不露,宣州市的黑道上没有人不敬他三分,就连前些年猖狂的清风堂老大梁延东如今都要与他平起平坐。
  “最近警方盯得紧,我不得不防着点。”云楚一眼里闪过一丝狠戾。
  他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不管是人还是物,只要他看上的就没有轻易放过的道理。
  郭景桓走过去递了支烟给他,深沉的脸上看不出过多的情绪:“你说那个姓洛的,他可是时刻盯着你我二人。”
  云楚一接过他手里的烟掏出一只黑色的Givenchy打火机,点燃后狠狠吸了口,白色的烟圈随之吐出。他的轮廓在烟雾里朦胧,声音森冷有力:“那个洛宸明天要是敢坏我的事,我绝不让他好过。”
  “他好坏也是个警察,别轻举妄动。”郭景桓提醒道。
  云楚一点点头:“我知道。”
  
第4章 我就对你感兴趣
云楚一那天晚上给的现金足足有两万多块,这点钱对白绿皙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她用这笔钱交掉前两个月的欠款,还剩一个月的费用仍需要她努力去挣,白绿皙向医院的人求了半天他们才同意继续让白语堂留在医院治疗。
  就凭她白天在商场打工,周末的晚上去绝世佳人做兼职两份收入加起来还不到七千块。白语堂每个月的医药费都要花掉一万多,光靠她那点的收入根本不够开销,而前天才一个晚上就能赚到那么多,到底是不干净的钱才来得如此容易。
  她不知道冥冥之中是不是有股力量在阻碍她前进的步伐,自从她和父亲白语堂到宣州之后就一直找不到像样的工作,只能打打零工做做兼职,而且做不了多久就会被人家辞退。
  白绿皙走到医院门口,冬日里的风迎面扑来,即使是晴天也让人觉得冷。她仰头望了眼天空,这样好的阳光可她却丝毫感觉不到温暖,许是她的心已经失去温度。
  手机铃声打破她的愁绪,白绿皙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洛宸:“喂,我刚交完费打算去上班,还是别来接我了,我自己坐公交车去也很方便。”
  白绿皙挂断电话,刚跨下几层台阶,就看见一辆宝蓝色的阿斯顿马丁停在她面前,黑色的玻璃车窗摇下露出男人那张魅惑的俊容来。
  “白小姐,怎么在医院?是不是去堕胎?”云楚一眼尾上挑着,一张口说出来的话就这么令人觉得无耻,尤其是小姐两个字,他咬地特别轻浮。
  “云少,在您看来是不是所有女人出现医院都是为了堕胎?”她此刻的态度相较于那晚,真是大相径庭。前天晚上她是为了钱接近这个男人,可现在不是。
  云楚一下了车重重甩上车门,男人颀长的身子向她走来。白绿皙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浑身散发着一种尊贵的气质,一身杰尼亚的灰色手工西装,优质的剪裁衬出他身形的特点,里面的白色衬衣干净整洁,不带一丝褶皱。如果说衣服是挑人的,那么这身衣服简直就是为他而生的。
  云楚一居高临下地睨着眼前的女人:“哦,这么说白小姐来医院是为了别的事,是来修复个什么膜打算再卖个好价钱?”
  男人嘴里说出来的明明是如此轻浮的话语,可在他精美绝伦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恶俗,反而你会觉得那是种高贵的赞扬。
  白绿皙诽腹造物主真是不公平,这样一个恶人却给了他如此好的皮囊,这个妖孽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万千女性的幸福还是悲哀。
  “我还是处女!”白绿皙急切地迸出一句话,污蔑她清白的事情她不允许。
  闻言,男人轻笑,可那笑容却不达眼底:“你是不是处那得验了再说。”
  云楚一俯首贴在她耳际,轻声道:“不如把你的人卖给我,我会出个好价钱。”
  “这么笃定,若是有一天你躺在我身下的时候可别忘了你今天的话。”云楚一说完还在她耳根处呵口气,他眼里那股子笑越发邪恶,似乎吃准了她一定会把自己卖给他。
  忽然而至的男性气息围绕在她的耳边,白绿皙慌乱地缩了缩脖子,满眼戒备地看了眼云楚一。她抬手看了下手表离她去商场上班的时间快到了:“云少,麻烦您借过一下。”
  “等等!”她还未走人云楚一便叫住她,那欲言又止的神情叫白绿皙心底泛起狐疑。
  白绿皙回过头:“怎么,云少还有事吗?”
  男人轻轻摸了把下巴,那精致的下颚略微抬起的弧线着实叫人着迷:“白小姐父亲的病恐怕需要很多钱?”
  闻言,白绿皙心里“咯噔”一下,才一个晚上的功夫,眼前这个男人就已经把她的底都摸透了。不仅知道她姓甚名谁,还知道她的家庭境况!
  白绿皙轻哼一声:“云少,我这样的小人物也值得你去费心思调查一番吗?”
  不过想想也是,云楚一这样的身份地位的男人,还有什么是他不能知道、无法知道的。
  “你说对了,我还真对你感兴趣。”男人双手环抱在胸口,唇边的笑看起来有一丝诡异的色彩。
  

盛世宠婚:老婆乖乖让我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盛世宠婚 或 老婆乖乖让我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纽约亚洲艺术周|苏富比将于三月呈献一系列精彩拍卖

    纽约亚洲艺术周长久以来一直是纽约全城亚洲艺术盛典。今季,苏富比将于三月荣幸呈献一系列精彩拍卖,逾1,500件拍品,包含中国、印度、喜马拉雅及东南亚艺术品及书画精品,年代跨度从新石器时代直至今日,横跨四千年璀璨历史。除此之外,拍卖期间还将举办一系列业内知名专家学者主持的艺文活动及讲座。拍卖亮点现代及当代南亚艺术展览:3月14日至18日SayedHaiderRaza《LaTerre》估价:500,000-700,000美元从灵感取自威廉·阿道夫·布格罗(RajaRaviVarma)十九世纪经典杰作《

  • 陈坤:有种高级叫性冷淡style。

    生命生而例外生活就是去爱Lifeisdifferent,Lifeistolove编辑:内外先生ID:MRNEIWAI图片:pinterest转载请注明出处懂了高级灰,就懂了生活。「高级灰」是一种对待生活的态度,没有多余的附加,却蕴含着智慧。柔和,平静,稳重,和谐,统一,不强烈,不刺眼,没有冲突,内含丰富而单纯。这种调子在高山、草原和沙漠地带都找不到,这是一种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色彩。说到高级灰,不得不提起西方灰调大师、意大利著名艺术家:乔治·莫兰迪「GiorgioMorandi,1890—1964

  • 【天境之光】徐龙森&汪涛访谈片段

    本次【天境之光:徐文森水墨装置展】于2月1号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展。伴随展览的开放,艺术博物馆更是设计了一系列帮助观众深入了解中国当代水墨艺术的讲座和活动。2月2号,徐龙森先生更亲临博物馆,通过使用传统工具和材料以及视频图像示范山水画的创造。本文也特此附上了一段徐龙森先生的短片访问,内容来自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亚洲拓展事务执行总裁和中国艺术策展人汪涛博士与徐龙森先生的问答,让我们从不同的角度来了解艺术家创作背后的故事。徐龙森是当代中国最具创造力的艺术家之一,他的大型山水画装置传承自中国传统水墨的精神

  • 天境之光:徐龙森作品展 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幕

    天境之光:徐龙森作品展2018年2月1日至6月24日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徐龙森个展《天境之光》于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幕。展期至六月二十四日。《天光》是徐龙森对应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建筑空间而创作的巨型山水装置,灵感来自号称「中国第一神山」的崑崙。主峰名《天光》,峰柱下配以《山水柱》一组、巨幅立轴多帧。「山水」一词在英语通常被翻译为「LandscapeArt」,然而「LandscapeArt」实在无法準确传达「山水」的文化内涵。在中国,「山水」是歷史悠久的画科,它关注的不是山川河岳的客

  • “碧山堂”《柏氏宗谱》揭秘宝应柏氏:明代从安徽迁入 柏玉春投身革命牺牲

    1870年“碧山堂”《柏氏宗谱》中内容柏“柏”,宋版《百家姓》中排第37位。据2009年国家相关部门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大陆地区柏姓人口总数约为41万,约占中国大陆地区人口总数的0.033%,在所有姓氏人口中列第213位。扬州宝应辖区内的射阳湖及天平等地聚居着1.5万余名柏姓族人,他们的祖先自明洪武年间迁至此地后,便一直祖祖辈辈生活于此。昨日,宝应读者柏基湘通过“碧山堂”《柏氏宗谱》,向记者讲述了宝应柏氏一族的迁徙历程、“碧山堂”堂号的由来以及战争年代柏氏儿女不屈抗争的那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多源流

  • 春白茶值不值得买?看懂这3点就知道!

    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丨首发于搜狐号:小陈茶事丨作者:村姑陈《1》雨水过后,春天的脚步近了。昨儿淅沥沥的春雨过后,院子里的草,长得愈发地好。大有“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之感。与冬天大为不同,门前几颗榕树,停留了许多不知名的鸟儿。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春季,是村姑陈最喜欢的季节之一。爱上春季的理由,不是可以穿连衣裙踏青,也不是能欣赏到杏花微雨的美景,而是春季,有新白茶!一年之计在于春,新一轮的白茶,从春天开始。春天,是白茶品种最为丰富的季节。白毫银针、白牡丹、寿眉,纷至沓来。有不

  • MO2art携手艺术家Garip AY“湿拓画”艺术走进深圳

    “北上广深”,中国一线城市。大都市的夜总是令人向往,霓虹灯彩,车水马龙,但在这样的夜晚里,许多艺术的萌芽、产生及呈现在深沉的暮色里。你在深圳的夜里看过湿拓画表演吗?在2018年1月19和20号晚上,来自土耳其的湿拓画表演艺术家加里普(GaripAy),在深圳深业上城给现场观众带来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湿拓画艺术表演。湿拓画,这门古法艺术源起中国丝绸之路,后辗转流传至土耳其。湿拓画,又称为大理石花纹纸艺术。它是一种绘画类型,轻轻滴落在水间的颜料渐渐随水波晕开,等到水上图画完成后,将白纸盖在上面吸取颜料,

  • 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小白,你们都做些啥?

    作为一个刚毕业的青年,这个青年说白了就是小白,啥也不懂刚踏上社会的青少年,虽然也才十六七岁吧,但是还是懵懵懂懂,意识到这个时候,是在一次刷微博的时候,看到某网友摇号摇到8888的车牌却去选择一个普通的号,看到这就让我些许震惊了,因为在我看来这种连号的车牌买的话要不少钱,这要是开在路上,多拉风。自己想象着感受一下都觉得美滋滋的。然后接着又看到网友们的评论:“说8888都烂大街了、估计是五菱神车,不敢挂好牌、车牌太好德华车被曝光的几率很高、还有说开出门交警看一次查一次,假如是面包车的话,更是查;”这

  • 客厅挂什么画好?“山水马良”刘海青山水画装饰财运旺!

    客厅就是家庭的门面,很多家庭都会选择在客厅里装饰上一幅山水画,既能点缀客厅的环境,让客厅充满自然的气息,还可以影响到整个家庭的风水,因而每个懂风水的人都会选择在客厅装饰上一幅山水画,可是谁的字画装饰客厅最合适呢?看过“山水马良”刘海青的山水画你就知道了。刘海青是张大千的再传弟子、国家一级美术师、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水墨山水画大家,现任于文华阁国礼书画院的副院长、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的终身研究院,还是国家画院的理事,这些称号和职位足以看出刘海青在山水画方面的造诣极高,用他的山水画装饰客厅不仅

  • 紫砂壶为什么要调砂

    在进行这个话题之前,先说一点不算题外话的题外话,有壶友问小编,紫砂是泥好还是砂好?这个问题其实问的不对,紫砂的泥和砂并非两种物质,而是糅合在一起的,俗话说:泥为肉,砂是骨。紫砂泥中本来就有砂,这里所谓的骨就是指石英颗粒,也就是所谓的砂。而调砂工艺,指的就是在练泥的时候,故意在泥料中加入一定比例的或粗或细的熟砂(半熟或全熟,指烧过的砂),以达到一定的目的,紫砂壶的调砂工艺,古已有之,并非是偷工减料,以次充好,调砂有许多好处,暗藏玄机。调砂是非常古老的一种工艺,我们的祖先在数千年前制作陶器的时候就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