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无删节择天传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1:25:2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择天传

第一章 流浪儿
一九八四年,上海。无删节择天传免费阅读全文
  上海在很早的时候就被西方列强所租用,所以上海的发展比起国内其他城市要快很多很多,属全国的经济中心位置,诸多富豪齐聚。但在这座光鲜亮丽的城市中,除了富豪,更多的是那些在为生计奔波拼命的人,更有甚者,连基本的生计都无法满足。
  深秋,寒风瑟瑟,像凛冽的刀子般刮过人们的脸庞,路上的行人都裹紧大衣,将头深埋在衣领中;马路两旁,梧桐树的落叶早已遍地,在瑟瑟的秋风中飘荡,就像那些在这个城市漂泊的人,无依无靠,只能随着这座城市的变化而飘动。
  在马路边的一条小巷子中,出现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小男孩要比小女孩高一点,估摸着都在六七岁左右。两个孩子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缀着很多补丁,但更多的是一个个破烂的洞,下身的裤子只到膝盖,下面露出小腿,至于脚上根本没有穿鞋。两个人低着头,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很明显,这是两个流浪儿。推荐http://www.xbxys.com/
  小女孩裹了裹身上的衣服,声音有些发抖地说:“哥,我们怎么办?冬天就要来了。”
  小男孩抬起头,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安慰道:“没事的,小舞,有我在呢,我一定会找到地方让你住进去,不会让你在外面过这个冬天的。”
  “那,那要是找不到呢?”说着,小女孩眼里噙满了泪水。
  小男孩想了想,说道:“那我们就往南走,我听别人说,只要往南走,就会变得很暖和,即使是冬天也和春天一样暖和,这样我们就能再熬过一个冬天了。”
  “真的吗?”小女孩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说着,小男孩将旁边的一个比他还高的垃圾桶推倒,垃圾撒了一大片。
  两人在地上的垃圾中翻着,寻找一些可以果腹的东西,从两人娴熟的动作中可以看出他们已经流浪很久了。版权xbxys.com
  突然,小男孩大笑了一声,将正在认真挑拣的小女孩吓了一跳。
  “小舞,你看我找到了什么?”小男孩边说边将手伸了出来。
  小舞定睛一看,在小男孩的手中有一个鸡腿,仅仅被咬了一口,其他的地方都很完整,上面还泛着油光,空气中仿佛有若隐若现的香气在弥漫,不断撩拨着两个孩子饥饿的神经,两人不禁齐齐咽了口口水,就连秋风仿佛也不是那么冷了。
  小男孩看了看手中的鸡腿,深咽了一口口水,将鸡腿递到小舞面前,说道:“小舞,你吃吧。”
  小舞看着那根油光光的鸡腿,她实在是饿极了,多么想一口吃下去啊!但是她不能,她还有哥哥,一个无时无刻不在保护她的哥哥,一个愿把所有东西都给她的哥哥!她摇了摇头,说道:“哥,你吃吧,等会我们肯定还会再找到别的东西的,那时我再吃。”
  小男孩说道:“你吃吧,我不饿。”
  “哥,我也不饿,你吃吧。来自http://www.xbxys.com/”小舞再次摇头。
  小男孩不禁喝道:“听话,让你吃你就吃!”
  “我就是不饿,你让我吃我也不吃!”小舞倔强地将头扭向一旁,不去看小男孩。
  小男孩看了看扭过头去的小舞,又看了看手中的鸡腿,无奈说道:“那我们一人一半。”
  小舞转过头来,刚要说话,却被一个声音抢先了:“既然你们都不想吃,那我替你们吃好了!”
  声音是从小男孩身后传来的,他转过身来,看到三个穿的和他们同样破破烂烂的流浪儿,其中一个又高又胖,一看就知道力气很大,在他旁边站着两个瘦小的流浪儿,像是跟班。
  小男孩看了看这三人,心中不禁发慌,这三人明显要比他大几岁,而且三人中最矮的那个也比他高了一头,不过他没有表现出一丝胆怯,因为他知道,一旦你软弱一回,那么以后就只有被欺负的分了,只有表现得强硬才能不受欺负,即使打不过,别人也不会再来惹你。流浪已久的小男孩对这些道理熟稔无比。
  小男孩看着中间的胖子,摇了摇头说道:“我们现在又想吃了!”说完转身拉着小舞向后走去。来自xbxys.com
  “站住!这里是我的底盘,你们找到的东西都属于我!而且我没让你们走你们就不能走!”胖子对小男孩的背影吼道。
  小男孩停了下来,看了看小舞,然后将鸡腿塞到她手里,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待会我让你跑你就快跑!”说完,不待小女孩答话就转过身来面对着那三人。
  小男孩不是没想过交出鸡腿再去找别的东西,但是他知道一旦有了第一次,以后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他不想以后受人欺负,哪怕现在死了也比窝窝囊囊活在别人脚下一辈子强!
  对不起,小舞,哥以后不能再照顾你了!小男孩在心里默默地道歉,然后开口说道:“你说这是你的底盘?那好,现在我宣布你的底盘是我的了,你可以滚了!”
  胖子一愣,他实在没想到眼前这人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过这样的话从一个比他小很多的孩子嘴里说出来还真是滑稽,他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他旁边的两个跟班也笑了。
  突然,胖子脸色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说道:“你给我去死吧!”还没说完就向着小男孩冲过去,速度和他那肥硕的体型根本不成比例。
  看着眼前快速向自己跑来的胖子,小男孩的眼里闪烁着恐惧,他想要转身躲过,但是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心底不断对他说:“你,决不能退缩!”蓦地,小男孩眼中的恐惧被一种莫名的情绪取代,恐惧消失不见,他毫不退缩地向着胖子冲了过去!
  但是,在很多时候,气势和勇气并不足以弥补实力上的巨大差距。
  砰地一声,两人就像两枚炮弹撞在一起,小男孩被直接撞飞了出去,重重落在地上,而胖子仅仅只是身体晃了几下而已;还不待小男孩爬起来,胖子向前跑几步,一下子压在了小男孩的身上。
  “小舞,快跑!”男孩被胖子压得仅仅露出一个头,他顾不得自己,想让妹妹先跑。网站xbxys.com
  小舞被刚才的一幕吓呆了,此时听到哥哥的声音她才回过神来,他想听哥哥的话赶快跑,但是看到被胖子压在身下的哥哥,她怎么也迈不开脚步。
  “小舞,快跑啊!”男孩的声音再次传来。
  小舞看了一眼小男孩,跺了跺脚,边哭边转身向后跑去。
  小男孩身上的胖子一把将小男孩的头摁到了地上,然后对着身后的两个跟班吼道:“快把她抓回来!”两人一听,赶紧向前跑去追小舞。
  男孩看到这一幕,低吼一声想要把身上的胖子掀翻,但是胖子太重了,他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反而又被胖子打了几下,鼻青脸肿。现在他除了祈祷小舞能够逃脱,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
  但是小舞毕竟只是个女孩子,而且年龄还小,跑了没多远就被胖子的两个跟班追上了,其中一个将小舞手中的鸡腿夺了下来,另一个抓着小舞的头发,将小舞向回拖去。
  被抓住头发的小舞疼得大哭起来,眼里噙满了泪水,无助地向男孩看去,抓住她的流浪儿不耐烦地打了她一巴掌,大声喝道:“哭哭哭,哭什么哭!”
  男孩本来被胖子打得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但是听到小舞的哭声他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他抬起头向前看去,正好看到小舞向他看过来,他顿时觉得内疚无比,当他看到小舞被那个流浪儿打的时候,他的眼睛瞬间变得通红!
  对于男孩来说,小舞就是他的逆鳞,没有人可以触碰!
  “啊--”男孩低吼一声,他感觉自己的胸口火热,仿佛有一团火,而且在不断扩大,灼烧着他的血液,让它们沸腾,就连神经也仿佛变成了一根根烧红的烙铁,通红的眼睛散发着野兽般的光芒。
  男孩用力将手向后挥去,一拳打在了胖子的头上,男孩这满含怒火的一拳力道极大,直接将胖子打得大叫一声,向旁边倒下去。没有胖子压住的男孩直接爬了起来,然后又一拳打在胖子的脸上,直接将他打得口鼻喷血,但是男孩并没有就此停手,反而一步跨到了胖子的身上,挥起拳头,再次打了下去!
  “嘭!”“嘭!”“嘭!”“嘭!”“嘭!”
  陷入狂暴的男孩力气变得很大,他仿佛一头不知疲倦的野兽般在不断挥舞着双拳,每一拳打下去必然会有一团血花飞溅出来,点点滴滴的鲜血洒到了男孩的脸上,但是他丝毫不觉,依然在继续挥动拳头。
  不多时,他身下的胖子已经不省人事,整张脸已经血肉模糊,身体在有一下没一下地抽搐着,眼看是不活了。
  片刻之后,男孩停下手,站起身向小舞那边走去,此时他脸上已经布满鲜血,狰狞无比,仿佛魔鬼一般,那两个流浪儿看到男孩的模样,吓得大叫一声,再也顾不得其他,转身逃跑。
  小舞看着眼前满脸是血的男孩,虽然他显得可怕无比,但是她心中没有一丝害怕,小舞小声地叫了句:“哥……”
  听到小舞的声音,男孩顿时怔了一下,看着她,然后突然一笑,倒了下去。他本来就被胖流浪儿打得将要昏过去,后来身体突然爆发,又透支了体力,现在身体放松下来,他再也撑不住,所以才昏了过去。
  “哥,哥……”小舞焦急的喊道,满眼泪水,不知所措。
  三分钟前,小巷外。
  两个人正看着巷子里发生的一幕,一个中年人和一个跟男孩差不多大的孩子,中年人身材魁梧,笔直地站在那里,给人一股压迫感,他身边的那个男孩有些胖,看上去很是憨厚,他看到巷子里的小男孩和小女孩被欺负,仰起头问中年人道:“师父,要不要去帮帮他们,你看他们多可怜。”
  中年人摇了摇头:“再看看。”
  当看到男孩倒下的时候,中年人低声感叹了一句:“果然,爱、恨、情、仇、生、死都能化为力量!”然后转过头对身边的男孩说道:“走吧,我们去帮他们一把。”
第二章 望见星辰
夜,漆黑的夜空中挂着一轮明月,繁星点点,不断闪烁。
  星空下,一个小男孩在路上前行着,他不停地四下张望,脸上充满了迷茫,但是这个世界仿佛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寂静无声,这让小男孩的心中感到惶恐不安,他不由自主地抬起头看向天空,看见那一轮明月和点点的繁星,如水的月光让他心中的不安和惶恐减少了些许。
  就这样,小男孩望着星空,入了神,不知过了多久,他像是猛地想起什么,脸上焦急之色闪现,大声叫道:“小舞,你在哪?”
  ……
  睁开眼,男孩发现自已正躺在一张床上,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也换成了一件普通衣服,一个小胖子正在床边坐着,见他醒来,笑道:“你醒啦?感觉怎么样?”
  男孩看了看他,邹了邹眉,环顾四周,白色的墙壁给人一种安详宁静的感觉,窗帘半拉着,半边窗户露出橘红的光芒,意味着现在已是黄昏了。
  突然,男孩跳了起来,跑到小胖子面前,抓着他的肩膀问道:“小舞呢,小舞在哪里?”
  小胖子被他吓了一跳,说道:“你别着急,先放手。”
  “快说,小舞在哪?”男孩不禁用力,使劲摇着小胖子的肩膀。
  胖子被男孩抓得生疼,肩膀用力一抖,虽然胖子和男孩差不多大,但是胖子的力气却大得离奇,这一抖直接将男孩的双手抖开,让他退后几步摔倒在地,见状,胖子连忙道歉:“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额,我……”
  倒在地上的男孩双目通红,他低吼一声,猛地站起身来,就要向小胖子再次扑过去。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哥!”
  男孩听到这声音,顿时停了下来,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个小女孩站在门边,穿着一身碎花裙,扎着两个羊角辫,不是小舞又是谁?
  见男孩转过头,小舞向他跑去,一头扑在他怀里大哭起来:“哥,我还以为你死了,呜呜呜……”
  男孩摸着小舞的头,安慰道:“没事了,我不是好好的吗?”
  和小舞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中年人,此时正笑眯眯地看着兄妹俩,男孩也看到了他,不过却没有说什么,而是在轻声安慰着小舞,直到小舞平静下来他才开口问中年人道:“你是谁?”
  中年人还没说话,平静下来的小舞抢先说道:“哥,是他救了我们,那时你昏倒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是他还有那位小哥哥出现,把我们救了。”说着小舞指了指床边的那个小胖子,小胖子憨憨地笑了笑。
  男孩看向中年人,中年人笑着点了点头,示意正是如此。男孩想了想,问道:“为什么救我们?”他的眼神里充满了警惕,丝毫没有因为中年人救了他们而放松,在流浪的这几年里,他见过太多流浪儿被骗走卖掉,有一次他和小舞就差点被骗走,最后险而又险地逃了出来,虽然他不懂什么叫世态炎凉,但是他不相信会有人无缘无故地帮他们。
  听到小男孩这么问,中年人哑然失笑,问道:“救人需要理由吗?”
  “需要!”
  中年人看了看他,然后大笑一声:“好好好,好一个需要,世间一切总是有理由的。我救你,只是想收你为徒。”
  “为什么要收我为徒?”男孩继续追问。
  “你的力气是不是比跟你一样大的小孩要大许多?”
  男孩看了看床边的胖子,说道:“除了他之外。”
  中年人满意地点了点头:“根骨极佳,本性极好,是块好料子,你愿意拜我为师吗?”
  男孩没有说话。
  见男孩还在犹豫,中年人说道:“乖孩子,拜我为师的话,每天都能吃上饱饭,不会挨饿,冬天也会有衣服穿,你还可以跟其他孩子一样上学,最重要的是,我可以教你武艺,让你不受人欺负……”越说中年人越觉得自己是在拐骗儿童,小胖子就是被自己这么骗过来,额不,是他自愿的!好吧,这叫策略,策略,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男孩突然道:“那些拐骗流浪儿的人就是这么说的。”
  “……”中年人无奈。
  不过男孩眼中的警惕最终还是消失不见,他感觉这个人对他和小舞没有恶意,不然趁着他昏迷就可以把他卖掉。男孩说道:“我愿意,不过我妹妹怎么办?”
  听到男孩答应,中年人很高兴,说道:“这个你放心,你妹妹自然会跟你在一起,我会照顾好她的。”
  男孩怀里的小舞听到两人的谈话,很是高兴,刚才的低落情绪一扫而空。
  “对了,孩子,你叫什么名字?”中年人继续问道。
  男孩摇了摇头:“我没有名字,小舞的名字是我给她起的。”
  “那你知道你姓什么吗?”
  “不知道。”
  中年人沉思片刻,说道:“我姓龙,叫龙印,你和你妹妹就跟我姓龙如何?”
  男孩对于姓和名没有什么特殊的情结,听到中年人龙印这么说,他点了点头。
  “对了,昊儿,你过来。”中年人冲那个憨憨的小胖子招了招手,他走了几步到龙印面前,行了一礼:“师父。”
  龙印对着男孩说道:“这是龙昊,以后就是你的师兄了,昊儿,这是你师弟,以后要好好照顾他。”
  男孩倒是激灵,对着龙昊说道:“师兄,刚才对不起,我实在是太心急了,所以才……”
  龙昊憨憨一笑:“没事,没事,你也不是故意的。”
  小舞也从男孩的怀里出来,跟龙昊交谈起来,三个孩子很快就熟络起来。
  见几人没有任何生疏感,龙印很是开心,转身走了出去,当他回来的时候,手中多出了一个袋子,他将几个孩子叫住,从袋子里掏出了一些东西来。男孩仔细一看,是一些巴掌大的白色的东西,大约有指甲那么厚,上面刻着一些画,有的是花鸟虫鱼、飞禽走兽,有的则是一些看上去乱糟糟的东西,像字,又像是一些符号,无法辨认。
  龙印将那些奇怪的东西都拿出来,在桌上按照一种很奇怪的方式摆开,男孩数了数,一共二十七块,他疑惑地看着龙印。
  龙印笑道:“你们能帮我个小忙吗?”
  男孩虽然不知道龙印要让他们干什么,不过总归不会伤害他们,便点了点头。
  龙印说道:“好,小舞,你过来一下。”
  小舞看了看男孩,见他点头,便向龙印走去,歪着头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小舞,你将手放在这些骨片上,闭上眼睛去用心感应,看看能不能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说这话的时候,不知为什么,龙印显得有些激动,声音都在颤抖。
  小舞闻言,便将手放在龙印口中的骨片上面,闭上了眼睛,仔细去感应,过了几分钟,她睁开眼睛。
  龙印看小舞睁开眼睛,连忙问道:“怎么样,有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
  小舞摇了摇头,说道:“我什么也没有看到呀。”
  听闻这话,龙印不禁叹了一口气,片刻后,他看向男孩,男孩明白他的意思,径直走过来,将手放到骨片上面,闭上了眼睛。
  男孩将手放到骨片上的那一刻,他并没有感到任何不同,但是随着他的心神慢慢沉浸在骨片中,他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气息,他在这骨片上感受到了沧桑,仿佛这骨片存在了无尽岁月一般,同时他也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气势,好像这骨片包含了整个世界。
  突然,男孩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他抬头一看,发现自己正处在一片星空下,繁星点点,但是奇怪的是并没有月亮。
  漫天的星辰在缓缓移动着,它们之间仿佛有着若有若无的联系,每一颗星辰都和其他的星辰在共鸣,它们按照一种特定的轨道运转着,在这星辰的运转中,男孩感受到了时间的流逝和空间的变换,还有一些他也无法理解的气息,这片星空就代表了整个宇宙,星辰的运转代表了时间的流逝和空间的变换……
  一时间,男孩沉浸在这片璀璨的星空中……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一分钟,又仿佛一百年那么久,男孩睁开了眼。
  看到男孩睁眼,龙印颤抖地开口,话语中带着一丝激动、一丝期待,甚至,还隐隐地有一丝害怕:“你,你看到了什么?”
  男孩想了想,说道:“星星,好多好多星星,它们在动!”
  “哈哈哈哈哈……”龙印突然仰天大笑,两行泪水在他脸上滑落,他朝东方跪下,连磕三个头,说道:“师父,徒儿没有负您所望,终于找到了易卜之术的传人,您安息吧!哈哈哈!”
  龙印的动作将三个孩子吓了一跳,男孩问道:“师父,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只是太高兴了而已。”龙印站起身来答道,后又继续对男孩说:“从今天起,你就叫龙辰!”
  男孩,也就是龙辰点头说道:“从今天起,我就叫龙辰!”
  龙印笑得嘴都合不拢,他对龙辰说道:“辰儿,过来让我摸摸你的根骨。”
  龙辰虽然不懂师父是什么意思,但还是乖乖走了过去。龙印抬起手,在龙辰身上的各个关节处捏了几下,然后低头沉思,皱起了眉。
第三章 少林
“师父,我们这是去哪里呀?”火车上,龙辰好奇地问道。
  “呵呵,到了你就知道了。”
  “哦。”
  下了火车,两人又坐了两个小时的汽车,一路无话。
  望着眼前高耸入云的山,龙辰有些吃惊,他从来没见过山,更不用说眼前这高不见顶的山了,他有些发虚的问道:“师父,我们不是要爬上这座山吧?”
  “是,哈哈,这可是五岳之一的中岳嵩山,当年为师可是一路狂奔上去,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龙印话语间不无得意。
  “师父,咱们能不能不爬啊?”龙辰小声问道。
  “怎么?你怕了?”
  “不不不,我只是怕把师父您累着,我是在关心你。”
  龙印在龙辰头上敲了一下,道:“油嘴滑舌!我老人家好得很,不用你担心,现在走吧!”说着,不管龙辰愿不愿意,直接将他拉到第一级台阶上。
  “这里一共有近四千个阶梯,我们要在日落之前爬上去。”龙印看着直插云霄的嵩山,淡淡的说道,“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龙辰看着眼前高不见顶的嵩山,心里不由得发虚,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爬上去,不过看着这么高,估计是爬不上的吧,他下意识地转头看向龙印,但是龙印却只是盯着山看,并没有看他。
  低头想了片刻,龙辰笑了,师父带自己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让自己退缩的,不去爬一爬,怎么知道能不能爬上去呢?
  “啪!”龙辰先迈开了第一步,在他身后,龙印满意地笑了。
  两个小时后,太阳依旧很烈,龙辰已经大汗淋漓,汗水像小河般从他身上流淌下来,他每一步迈开都仿佛拖着几百斤的重物一般,艰难无比,脚下都会出现一个湿湿的脚印。龙印在他身后,面色平静,这样高耸的山路对于他来说实在不算什么,更艰难的路他也走过。
  但是看着眼前大汗淋漓,随时可能倒下却依然还在坚持的龙辰,龙印不禁动容,他实在没想到龙辰能坚持这么久。在龙印看来,龙辰能坚持一个小时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事实却远远出乎他的预料,半个小时前,也就是龙辰连续爬了一个半小时之后,他明明已经坚持不住了,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倒下,龙印也准备在龙辰倒下时接住他,但是他就是这么一直处在崩溃的边缘却从未崩溃,这让龙印感到无比的震惊,现在这种震惊更加强烈,要知道,龙辰可是在崩溃的边缘坚持了整整半个小时啊,莫说是孩子,就算成人之中能做到这一点的也是凤毛麟角。
  以龙印的眼力自然能看出来龙辰的意识已经近乎模糊了,但是他想知道龙辰到底可以坚持多久,而且这样的经历对于龙辰来说,越久越好!
  “辰儿,你知道为师给你看的那些骨片是什么吗?”龙印为了让龙辰模糊的意识清醒,就跟他说起话来,转移他的注意力。
  龙辰此时感觉自己的身体疲惫不堪,没有一丝力气,每走一步都要拼尽全力,他实在太累了,好想就这么睡过去,心底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对他说:“睡吧,睡过去就不会这么累了……”
  这种感觉,好熟悉……
  龙辰想起了一个冬天,那时候他和小舞没有吃的、没有穿的,在冬天里只能在大街上流浪,在寒风中发抖,那天他已经很久没吃过东西了,即使以前有些吃的他也给了小舞,在寒冷和饥饿下,他忍不住陷入了昏迷,在睡梦中他真的好想好想睡过去,仿佛睡过去就不会再感觉到寒冷了,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睡过去,一旦睡过去就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到时候没有人会照顾小舞。
  可是寒冬和饥饿并不理解他,依然在不断侵蚀着他的身体和精神,就在他坚持不住要睡过去的时候,他听到了小舞的呼唤声,正是小舞的呼唤声让他屏住最后一口气,慢慢地清醒了过来。
  此时龙辰听到师父的问话,他模糊的意识开始逐渐清醒过来,师父将他救下,还对他和小舞那么好,他怎么能让师父失望?
  不能!决不能!
  “不知道……”龙辰用尽全身力气,发出了一道如蚊呐的声音。
  听到龙辰开口,龙印脸上满是惊喜,他尽量控制自己的语气平缓说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是我的师父给我的,他是易卜之术的关键,对了,你知道什么是易卜吗?”
  “不知……”龙辰此时只能说出几个字,再也说不出多的话来。
  “那是一种……嗯,我也不知道怎么说的东西,”龙印想了想道,“简单来说,就像算命,但是比算命要厉害很多。啊,你将来有什么想实现的愿望么?”意识到自己偏移了话题,龙印马上转移回来。
  “小舞……”
  “你不想知道你父母的事吗?”
  ……
  就这样,在和龙印不断交谈中,龙辰又坚持向上爬了半个小时,最后再也坚持不住,直挺挺倒了下去。
  龙印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在龙辰倒地之前将他抱住,他先探了探龙辰的鼻息,然后翻开他的双眼看了看,最后又在他的脉搏上摸了一会方才松了口气,只是脱力昏倒,并无大碍。
  龙印给怀里的龙辰喂了一口水,然后抬起头,看着还有一多半的阶梯,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脚下猛地一蹬,一步窜上十几个楼梯,刚要落地,他另一只脚再次蹬地,又这样直上了十几个阶梯,怀里抱着龙辰对他来说没有任何负担。
  就这样,剩下的一大半阶梯在龙印脚下花费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走完了,若是龙辰知道师父可以这么轻易地上去却还让他这么累地爬,不知道会不会气得离家出走。
  到了山顶,龙印停下脚步,慢慢向前走去,不多时,一座寺庙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庙门前挂着一块大匾,上面三个大字金光闪闪:少林寺!
  庙门两边站着两个小沙弥,其中一个看到龙印来到门前,向前走了几步,施了一礼,问道:“阿弥陀佛,施主前来,有何贵干?”
  龙印回礼,说道:“还请小师傅通禀一声,就说龙印前来,求见少林方丈玄苦大师。”
  小沙弥道:“施主请稍候。”
  龙印道了一声谢,就抱着龙辰在庙前等候,不多时,小沙弥回来,对着龙印说道:“施主请随我前来。”说罢转身走去,在前引路。
  小沙弥将龙印引到前院就施了一礼退下,龙印向前走,走进了更深的一个院子,就看见前面正站着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手里拿着一串佛珠,嘴里念念有词,见龙印前来,对他说道:“阿弥陀佛,龙施主,许久未见。”
  “是啊,有十年了吧,玄苦大师别来无恙。”龙印深施一礼,显然对这个老和尚很是尊敬。
  玄苦呵呵一笑,并没答话,而是盯着龙印怀里的龙辰,良久方道:“龙施主此行前来是为了你怀里的孩子吧。”
  “大师好眼力,正是如此。”龙印对于玄苦能看出自己此行目的并不吃惊。
  “不知龙施主此行是为何而来?”玄苦停下手中的佛珠,看向龙印。
  “这个孩子是我无意中救下的流浪儿,当时他正在和其他的流浪儿争抢食物,我见他根骨奇佳,便将他救下,后来又发现此子不但根骨奇佳,而且品性也是极好,故此动了收他为徒的念头。可是……”龙印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当我仔细摸他根骨的时候,却发现了问题。他虽然根骨奇佳,但是由于从小流浪,营养不良,故此留下了隐患,导致其虽然根骨仍在,但是却有所缺陷,故此……”龙印在这里停下,看向玄苦方丈。
  “龙施主是为了我们少林的《易筋经》所来?”
  “正是!”龙印看了看怀里的龙辰说道,“还望大师成全。”说罢起身深施一礼。
  玄苦大师没有说话,嘴里念起经文,闭目沉思起来。
  《易筋经》乃是少林至宝,其最强的地方就在于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筋骨,也就是资质,即使是根骨普通的人,只要勤加练习,也可以变成一个天赋卓绝的武道高手。此等至宝经文,莫说借出去,便是少林弟子也少有人能够习得。龙印自然知晓其中的重要性,在一旁恭敬地等待着,并不急着催促。
  半晌,玄苦大师睁开了眼睛,看向龙印,说道:“龙施主可知《易筋经》在我少林的地位?”
  “龙某自然知晓。”
  “那龙施主可有把握老衲会将此经给你?”
  “没有,龙某只是想来试一试,若大师愿意借出自然甚好,若是不愿,龙某也没有其他怨言。”
  玄苦大师低头沉思片刻,开口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如今这世道变了,武道已经没落,习武之人越来越少,估计过不了多少年,武道传承就要断绝。罢了罢了,龙施主请随我来。”
  龙印顿时狂喜,行礼道:“多谢大师!不过龙某还有一事请求,还望大师应允。”
  “施主请讲。”
  “我这徒儿虽然看似活泼,但是流浪的阴影却一直残存在他的心里,少林武功至刚至强,正好可以用来克制他内心的阴暗,所以……还望大师赐他一门少林武功。”说完,龙印满脸尴尬地站在那里,对于他来说,开口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太丢面子了,一而再再而三的问别人要东西。
  玄苦大师不禁哑然失笑:“也罢,老衲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就传他一门般若掌,另加一篇《少林静心咒》,不过……”
  “有何条件大师请说,龙某定会满足!”龙印迫不及待道,生怕玄苦方丈反悔。
  玄苦大师摇了摇头:“龙施主误会了,老衲并没有什么条件,只是这孩子内心深处埋藏阴暗,若是强行练习少林武功反而容易相冲,害处大于益处。”
  龙印听闻这话大吃一惊,他实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问题,他对玄苦大师行礼道:“还请大师赐教!”
  “武当,太极。”玄苦大师只是短短地说出了这几个字。
  龙印听闻,低头思索片刻,大笑道:“多谢大师!”武当张三丰所创的太极,秉承了天地大道,阴阳相合,正好可以消除龙辰内心阴暗和少林武功阳刚的冲突,说不定还可以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促进龙辰的武艺,达到一个新的高度,想到这里,龙印自然忍不住地大笑起来。
  “师父,我们在哪里啊?”正在这时,龙印怀里的龙辰醒来了,迷迷糊糊地问道。
  “一个决定你命运的地方!”
第四章 龙荒的战书
不知不觉,自龙辰被龙印收为徒弟已经过去了十年,龙辰长大了,成为了一个健壮的少年,龙舞也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龙昊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胖胖的憨憨的,龙印则早已成为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十年前龙印就已经七十岁了,只不过由于常年习武,所以看起来不过才四五十岁而已,但是在这十年里他穷尽心力教龙辰和龙昊习武,精气神消耗巨大,所以也就老得特别快,现在已是满头白发,不过精神倒还矍铄。
  上海,郊区,一座大院落,里面有一个巨大的演武场,场中两个少年对立,各擎着一把枪,正是龙辰和龙昊。
  突然,龙辰脚下猛地用力,整个地面都颤了一下,这一脚的力度之大可见一斑,他整个人像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冲向龙昊,身后留下一串残影,行进途中手中的枪顺势递出,直刺龙昊。
  龙昊身体虽然有些胖,但是反应却是极快,见龙辰刺来,他不慌不忙,单手一抖,枪身突然消失,再次出现时枪身已经搭在了龙辰的枪尖处,他一用力,将龙辰的枪打偏,同时整个身体一转,沿着龙辰的枪身向他滑去,龙昊的枪旋转一圈后被他举起,他以枪当棍,直接向龙辰砸下去。
  龙辰眼神没有丝毫波动,在间不容发之际将枪收回,横在上方。
  “叮!”金铁相击的声音传来,震耳欲聋,在整个院落回响,久久不绝。
  两人一触即分,然后再次冲向了对方,顿时场中残影不断,金铁相击声不绝。
  演武场边上站着一个满头花白的老人,他看着场中的龙辰和龙昊,不断地点头,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此人正是龙辰和龙昊之师龙印。
  “哥,昊哥,爷爷,我回来了。”大门还未开,一个清脆的女生就从门外传来,接着走出了一个长相可爱、亭亭玉立的少女,正是龙舞。
  见龙舞回来,正在酣战的龙辰和龙昊纷纷停手,和龙印一起走出演武场。
  “昊儿,辰儿,你们是我生平仅见的武学奇才,十年间的成长让我感到震惊,如今你俩的武艺已经不再为师之下,日后勤加练习,定可以达到前人所达不到的高度!”龙印对着龙辰和龙昊说道,笑得合不拢嘴,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比看到两个徒弟超过他更让他感到开心的了。
  龙辰和龙昊纷纷点头。
  “有人吗?”就在这时候,门前传来了一个声音,众人停下了脚步。
  龙印对龙辰和龙昊说道:“你们先和小舞回去,我去看看。”说完转身向门口走去。
  刚到门口,就看见一个邮递员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封信在不断张望,见龙印出来,问道:“请问龙印在吗?”
  “我就是,有什么事吗?”龙印问道。
  “有你的一封信,请签收一下。”说着邮递员把那封信递给了他,然后取出单子让他签字。
  龙印心下疑惑,不知道是谁给他的信,他没有亲人,那些老友已经很久没联系了,而且老友之间联系也多是飞鸽传书,不会用信件的方式。不过他虽然疑惑,但还是很快将信签收,道了声谢就走进院中。
  “师父,什么事啊?”见龙印回来,龙辰不禁问道。
  “没事,一封信而已,不知是谁写的,先拆开来看看。”龙印说着就将信封产开,打开了里面的信,他脸色一变,死死盯着信的内容。
  龙辰敏锐地察觉到了师父的变化,他问道:“师父,怎么回事?是不是出事了?”龙昊和龙舞也走了过来,看向龙印。
  龙印面沉如水,摇了摇头,将信递给了龙辰。
  龙辰接过信看了看,顿时很是惊讶,信里面没有任何内容,或者说是没有文字,只有一张画,画的是一只鼎。画画的人画工明显不怎么好,寥寥几笔,只是简单地勾勒出了鼎的形状,但是却韵味十足!鼎三足两耳,虽然只是寥寥几笔画出的,但却被勾画出一股沧桑的岁月感和磅礴大气的感觉,给人一股沉重的压迫感;更让龙辰惊讶的是这幅画中所蕴含的一股直欲破画而出的气势,这股气势极为凌厉,就仿佛一把寒光闪闪、锋利逼人的森寒匕首架在人的脖子上,让人心中发颤,画的右下角写着一个字——荒!凌厉的气势中透发出一股邪气。这不是一封信,应该说是……一封战书,一封不死不休的战书!
  龙辰将信递给龙昊和龙舞看,两人看后也是满脸惊讶。
  “师父,这……”龙辰不禁问道。
  龙印说道:“你们随我来。”说完转身向屋里走去。
  龙辰三人随着龙印来到了他的屋内,龙印进屋后从抽屉中取出了一件物品,被一方手帕包住,他慢慢打开手帕,将其中的物品递到了三人的面前,龙辰定睛一看,顿时大吃一惊,手帕里面包着的是一只鼎,虽然比画中鼎的结构、纹络要复杂许多,但是龙辰还是一眼就认出来画中画的就是这只鼎,那种沧桑的岁月感和大气磅礴的压迫感绝对错不了!
  龙辰三人看向龙印,龙印叹了口气,沉默半晌,开口讲出了一段往事:
  “那还要从四十年前说起,当年为师刚过四十,仰仗武艺行走天下,那时候国家刚刚建立没几年,全国上下处在一片建设当中,但是许多地方百姓的生活都是极为艰苦的,靠吃野菜、树皮度日,有的地方甚至吃不上饭。”
  “有一天,我来到一个小村子,那是一个十分破烂的村子,村里面很寂静,我进去看了看,发现这个村子的很多人已经饿死,仅剩的一些人也是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根本无力再去寻找吃的东西。有些屋子里还有饿死的人的尸体,已经腐烂不堪,蛆虫、老鼠在尸体里爬来爬去,场面惨不忍睹。”
  听到这里,龙辰和龙昊都皱起了眉头,至于龙舞则是低头干呕起来。
  “当时我有心无力,想救那些活下来的人却没有足够的食物,只得狠下心来离去。当我走到村头的时候,发现了一群流浪儿,他们在围着一棵高大的红枣树。那时候已是秋天,红枣早已成熟,料想那些流浪儿是腹中饥饿所以想摘些枣子充饥,但是那棵红枣树极高,下面的树干笔直而且罕见地没有分枝,难以攀爬,那群流浪儿只能在下面眼巴巴地看着。”
  “我见他们可怜,便想着帮他们一把,救不了一世,救得一时也好。我在远处捡起一块石头,瞄了准头,直接打在了树干之上,红枣树受到震动,枣子纷纷落下,那群流浪儿甚是高兴,纷纷低头抢了起来。”
  “但是其中有一个流浪儿很特别,其他流浪儿虽然发现了我,但还是专注于争抢红枣,可那个特别的流浪儿并没有和其他流浪儿一起争抢,而是走向我,他先问是不是我将红枣打下来的,在我回答是之后,他说了一句让我很震惊的话,他让我教他打下红枣的本领!当时我对这个孩子的头脑搞到震惊无比,他想得远比其他孩子远得多,已经颇具眼光了。不过我还是问他为什么要学,他答道:‘现在这些红枣只能解一时饥饿,我想学到那种本领,这样以后就不会在挨饿了!’”
  “我听完他的回答之后,心中除了震惊于一个这么大的孩子有这么远的眼光外,又起了爱才之心,于是我就带他离去,将他收为徒弟,为他取名龙荒,后来更是发现他天资聪颖、根骨奇佳。”
  “于是我悉心教导,将毕生所学传授于他,他也不负我的厚望,每天都有极大的进步。看着他一天天进步,我很是开心,但是同时心中也有一丝隐忧,因为我在教他武艺的过程中发现他本性不善,偶尔会露出嗜杀之意,但是我实在舍不得这么一块璞玉被遗弃,所以还是没有停止对他的教导。”
  “十一年,我整整教了他十一年,这十一年里我每天都在为他讲道,希望磨平他骨子里的嗜杀之性,虽然略有效果,但是我还是看出他嗜杀的本性不过是被掩埋了而已,并没有消除。”
  “直到有一天,我拿出了那个鼎,被他无意之中看见了,他问我那是什么,我因为一些原因,就没有告诉他,随便敷衍了过去就将那个鼎收起来了,当时他没有说话,转身离去,第二天晚上,我听见房中有声音,很轻微,绝对是一个武林高手,若不是我六识灵敏远超常人,绝对发现不了。”
  “我起身悄悄走进房中,就看到龙荒在房中翻来翻去,当时我心头发怒,大声喝止他,谁知他见事情败露,不仅不悔改,反而向我动手!”说到这里,龙印双手紧握,青筋暴露如虬龙般,现在想起尚且如此,可以想象当时他的心情是有多愤怒了!是啊,自己教导十几年的徒弟居然想自己下杀手,任谁也受不了。
  “虽然他天赋卓绝,又得我悉心教导,但是毕竟习武年限尚短,又缺少对敌经验,所以最后还是被我打伤,不过可笑的是我虽然将他打伤,却没法将他留住,他的武艺已经几乎不在我之下了,若是再有几年,我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在打斗过程中,他言语间透露出了一些信息,原来他在看到那个鼎之后不知看了什么典籍,居然认为这个鼎关乎一个宝藏,而我之前不告诉他更让他起疑,故此才想到来偷鼎。”
  “唉,也怪我,要是跟他说了那个鼎的事,也就不会……”
  龙辰听完龙印的话,问道:“师父,那个鼎……”

择天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择天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字: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目录预览:第1章逃生又遇难第2章耻辱的一夜第3章亲密照被爆第4章惹上官司第5章你带不走她了!第6章结婚协议书第1章逃生又遇难夜色如泼墨了一般的漆黑,道路旁高大的树影婆娑,冷婉言瑟瑟发抖的躲在树丛里,生怕会被人发现。她想继续往前跑,可她疼痛难耐的双腿实在是跑不动了。冷婉言知道现在自己呆的地方离大姑家不远,已经在那个黑暗的房间里呆了好几天。今天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撬开了窗户跳了下来,脚脖子却被崴伤了,被崴的脚脖子肿的

  • 《旧爱难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旧爱难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旧爱难寻目录预览:第0001章陆家唯一的血脉第0002章陆家的东西都不能带走么?第0003章一个狠心的女人第0004章我们不要过去,只要未来第0005章一场旷世订婚礼第0006章蛋糕西施第0001章陆家唯一的血脉“姐,我怀孕了!”“怀孕?”南千寻目瞪口呆的看着南初夏。“我、我……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南初夏说着朝南千寻跪下哭了起来。南千寻的心中一滞,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南千寻,你在干什么?”陆母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拦在南千寻和南初夏

  • 《相思君知否》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相思君知否》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书名:相思君知否目录预览:所思在远道枕边尸不信难消美人云泥之别不似眼前人所思在远道夜色勾勒出红廊朱瓦,宫墙深深,盖不住凤鸣阁内撩人情色之声。帷幕晃动,献帝身下的女子咬牙隐忍,身体却在熟悉的快乐中沉沦,献帝大掌攥住她的长发,骑马一般奋力撞击,女子被颠得欲呕,胃里极其难受,耳边却听到赵献压低声询问。“你就这般看不得朕宠爱旁人?”他施虐一般掐住女子下颚,将她被毁的半边脸扭过来,“朕的丑妃,还真是善妒。”火热抵进身体最深处,似乎有意折磨她,赵献不肯动作,嘴唇贴

  • 《半生情缘半生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半生情缘半生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目录预览:第1章蛇蝎心肠第2章忍辱负重第3章温泉浴第4章芸妃第5章溺亡第6章共享第1章蛇蝎心肠已是深冬,茗心殿内没有置办烤火炉。今天是新皇登基的日子,宫人们纷纷去了前殿候着。应雪桃依偎在母亲的怀抱中,瘦弱的身躯瑟瑟发抖:“母后,父皇他……是不是不在了?”王皇后披散着长发,面容无比憔悴。前殿的礼乐声结束了,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去见先皇了。只是她还放心不下,怀中年仅十六岁的小女儿。寝宫的门被人推开,凛冽的寒风涌了进来。阎清鸣身着一

  • 《先生,我们不约》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先生,我们不约》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先生,我们不约目录预览:第1章老公出轨第2章献出初夜第3章爆出秘密第4章床照要挟第5章醉酒对抗第6章被迫沉沦第1章老公出轨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心也跟着在滴血。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

  • 《性感美女俏保镖》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性感美女俏保镖》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性感美女俏保镖目录预览:围截肚子饿了九指强加罪名刑讯王大炮围截陈风的目光有些贪婪。俗话说当兵整三年,母猪赛貂蝉。这话虽有些夸大其辞,却也不无道理。就说他自己吧,八年不为人知的雇佣兵生涯,刀头舔血无时无刻不是活在生与死的边缘,有时候,一场任务下来就是经年累月的,别说母猪了,母蚊子都见不到一只。陈风懂得享受,他从来不亏待自己,以命博钱,再不舍得花的话,说不准第二天就只能便宜了其他人了。所以陈风从来不缺女人,更不缺美女,无论是先天父母赐予的,还是后

  • 《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目录预览:第一章同学聚会(1)第二章同学聚会(2)第三章同学聚会(3)第四章同学聚会(4)第五章同学聚会(5)第六章同学聚会(6)第一章同学聚会(1)烈日炎炎,暑气蒸人,酷热的天气让人的心情跟着显得格外的烦躁。宁城,地处沿海,是东海之滨上一颗美丽的明珠,空气清新,绿树成荫,与一座座现代化的高楼交相辉映,城市的道路宽广而洁净宛如自家打扫得一尘不染的房间。。。这里,被评为全国最适合居住的城市之一,城市中的一草一木

  • 《世界太大我不想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世界太大我不想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世界太大我不想看目录预览:第1章一双手换一双腿第2章女债父偿第3章做什么都行第4章脱衣舞第5章吻他第6章有些人,不是你能动的第1章一双手换一双腿两万里的海底有多冷,不是去过的人,又怎么会了解?……大雨瓢泼。沈知微冒雨站在兰苑的雕花门外,旁边是一堆被扔出来的行李,她不停拍打着大门,嘶吼声被雷鸣声覆盖。“顾慕衍,不是我,你相信我!”“许烟不是我害的,你出来一下好不好?”“离婚协议我不会签的……我没有做那些事,顾慕衍,求你,至少听一听。”沈知

  • 《踏雪尤知春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踏雪尤知春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踏雪尤知春寒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5章第6章第一章“啊——”“韩瑾归,你给我停下来!你给我住手!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怀孕七个月了!”楚云深刚洗漱完连护肤品还没有来得及涂抹,便被闯进来的韩瑾归压在了梳妆台前,从身后蛮横的要了她。韩瑾归一身的酒味混合着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身上的劣质香水味,侵入她的鼻腔,令她泛起一阵恶心。听到她的话,韩瑾归从她的身后抬起头,那双猩红的眸子反射在面前的镜子中,显得异常可怕!“就算这个孽种现在死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 《烟波江上余音绕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烟波江上余音绕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三者上位第2章给我跪下第3章谎言第4章最不想见到的人第5章警告第6章给我个孩子第一章第三者上位九月十九,宜嫁娶。萧月看着台下杂乱的人群,将捏在掌心里的那张黄历撕成了碎片。陆家独子和萧家千金的婚礼,轰动全城,而轰动的原因却不是婚礼有多么的盛大,而是她的丈夫逃婚了。十分钟前,她满心欢喜的等待交换戒指的那一刻,陆温泽手机响起,他脸色大变的接了个电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她和一屋子的宾客还有咄咄逼人的媒体。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