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玉壶缨血4章

2017/12/19 16:08: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玉壶缨血

(四) 月 乡
  玉家庄园春晖堂   见过孟公后,玉松柏来到春晖堂,玉家的当家奶奶翎二奶奶正在和玉家大总管玉根生对账。小百姓养生网玉松柏被丫环领到了偏厅,端坐着。翎二奶奶对玉松柏从小管教很严,人前人后必须得体。而玉松柏也不负所望,成了翎二奶奶的骄傲。   “如果不是因为祭祀的事情,你父亲也不会放你回来。”翎二奶奶对于十载没归的儿子有些不满,“出外求学,东渡留洋,说是为了发展玉家的家业,玉家的家业重要,可是玉家的香火更重要!”   玉松柏上前迎着翎二奶奶:“母亲安康!”   翎二奶奶上下打量着儿子:“到比以前壮实了些!海子都是三个孩子的爹了,你娶回来的媳妇就只是个摆设啊!子吟16岁过门,如今已经二十有六了,你想让她守着空房过甲子!”   玉松柏沉默着,17岁到北平上京师大学堂,21岁东渡日本,25岁学成归国,文汇报的两年记者,匆忙的十年,远离玉家的十年,他又回到了起点。   “子吟可是你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她应该是你玉松柏长子的母亲。”翎二奶奶接过丫环递过来的茶,“不清不楚的,进不了玉家的门!阿娣,去把芹妈找来!”翎二奶奶打发了丫环,偏厅就剩下母子二人,她拿起案台上的一炷香,点燃,递给玉松柏,玉松柏接过,翎二奶奶打开案台上的暗格,原本挂鎏金福字的地方,出现一个供台,摆放了一个无字的牌位。阅读xbxys.com   “上柱香,道声平安吧!”翎二奶奶说。   玉松柏三叩九拜。   西藏八宿邦达   一场罕见的暴风雪,掩盖了一切。一只黑漆漆的手,从雪中挣脱了出来,皑皑白雪中,一个黑影爬了出来,急促的喘着气,呼吸着肺部需要的一切氧气。黑色中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在闪烁着,他尝试着站了起来,仿佛用上了全身的力气,看着这白茫茫的一片,记忆中的风蚀岩地貌,如今都被白色覆盖着。白色中有细微的颤动,他上前,把耳朵贴在雪面,“活着!”发出的声音很柔弱,可是却足够震动自己那颗微弱的心,他开始拼命的用双手刨着,冰冷的雪让原本冰冷的自己更加冰冷,他摸到了那个有温度的手,他加快了速度。   “啊!啊……”赵大树用尽全身的力气喊了出来,冰冷的气体,从他的口中涌入,他睁开了眼睛,逆着阳光他仿佛看见了一双眼睛,那是神的眼睛吗?黑衣人把他从雪中拽了出来,赵大树麻木的身体,开始有了痛楚,“啊!”那是从他的左手传来,一滴鲜血如花滴落在白色的雪地上……   赵大树还来不急去查看自己的伤口,只看见前面数丈之远的雪在浮动:“还有活的!”他跌跌撞撞的跑了过去,黑衣人却一动不动的看着那白雪上的那滴血花。原文xbxys.com   “唉!谁!过来帮忙!”赵大树呼喊着,黑衣人反应过来,上前和赵大树一起刨着,是马帮的人。   “一定还有……还有活着的!”赵大树仔细的搜寻着,他们三人就这样不停歇地刨着,找着,有已经僵硬的,也有残留最后一口气被拉回来的,有马帮的,也有那些藏人,此时大家的共同念头就是,“活着!”   就这样一个时辰过后,赵大树终于找到了马锅头姜爷,不过身躯已经冰冷,赵大树捶打着姜爷的胸口,一边喊着:“姜爷,马帮的兄弟们还得由您带回家呢!您可不能就这么睡了!啊……姜爷…姜爷……老姜头!”   赵大树感觉自己鼻腔一股辛辣,双手有些颤抖了起来,黑衣人拿着鹿皮袋,递给了赵大树,赵大树明白了过来,扒开塞子,仰头一大口烈酒,然后往姜爷脸上喷去,其他人扶起姜爷的头,赵大树把烈酒往姜爷的口中灌去,酒大部分都流了出来,赵大树还是不停的灌,其他人帮忙,用烈酒搓着姜爷的身体,终于姜爷的手动了起来,然后是头,姜爷被烈酒从鬼门关拖了回来,大家欢呼着……   政和县茂源客栈   赵大树一睁开眼,一道黑影闪过,他翻身从床上跃起,一直追到大街上,寂静的街道,在月色下宁静如水,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难道是幻觉!自己怎么进入这南方地带,变得迟钝了!他转身回到茂源客栈,此时才发现,客栈的大厅里,一人孤灯独饮。那人拿了一个新杯,斟上酒,说:“远方来的客人,为了今晚如此美的月色,共饮一杯!”   赵大树上前,在那人的对面坐下:“您怎么知道我是从远方来的!?”   那人笑了笑:“首先是你刚才说的那个‘您’,”他看了看赵大树的脚。赵大树也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应该是脚上带着毛边的靴子,他笑了笑:“看来得入乡随俗了。”赵大树从余光中看见桌旁的那些喝完的空瓶,“兄台,思愁万千!”   那人笑了笑,端着酒杯来到天井,看着四方的夜空,还有那高挂的明月:   “月光光,秀才娘,骑白马,过莲塘,莲塘背,种韭菜,韭菜花,结亲家,亲家门口一口塘,放个鲤妈八尺长,长个拿来煮酒食,短个拿来讨姑娘……”   赵大树觉得那人唱的这首歌谣,有些熟悉,仿佛在很遥远的地方有人也在唱着这首歌谣……   玉家庄园苦梅居   玉松柏走进苦梅居,映入眼帘的两株苦梅,在月色下一如十年前一样,庭院里的灯笼有些孤寂,空空的守着。他从怀中掏出一副驼铃,摇了摇,铃声清脆的在苦梅居回响。   “哥!柏哥哥……”   玉松柏连忙收起手中的驼铃,苦梅居的门口出现了一位花龄少女,跨入院门,灯光下,一对月牙弯眉,如秋葡似的的双眸,唇边的浅浅酒窝,让这张脸更加灵动。版权http://www.xbxys.com/   “十七!”玉松柏认出了照片上的人,“十七都这么大!以前只能在照片中看着你长大,现在就在眼前倒认不出来了。”   玉家的十七小姐玉松柃上前抱着玉松柏,就如小时候一般,玉松柏反而有些尴尬,一时还没法把这位少女当成那个七岁的小妹妹。   “柏哥哥,是来看四婶娘的吧!”玉松柃放开玉松柏说,“你走了没多久,四婶娘就住进玉壶楼了。”   “玉壶楼?!为什么?”玉松柏不明白为什么会是玉壶楼,那是玉家庄园的禁地。   “柠哥哥的牌位就在玉壶楼,四婶娘也许觉得那离柠哥哥最近吧。”玉松柃说。   “小姑姑呢?”玉松柏想起了玉家的十四小姐,也就是他们的姑姑,也是景字辈里唯一的女儿——玉景瑄。玉壶缨血4章   “小姑姑这段时间住窑上,她在等着出窑,等着奇迹的出现。”玉松柠说。   “小姑姑,一点都没变。”玉松柏也是跟着玉景瑄学会了制瓷。   “柏哥哥,你怎么不问问子吟嫂子怎么样呢?”玉松柃问。   “今天的月色真好,很多年没遇见这么美的月色。”玉松柏抬头看着那盈月,清凉如水。推荐xbxys.com   玉壶镇康泰桥   在这美丽月色中,不经意间,辛晓已经走到了康泰桥,这是入镇的唯一,也是出镇的唯一,在这座蕴意安康泰然,国泰民安祝福的桥,带着离乡人的牵挂,也收着回乡人的思念。辛晓上了康泰桥的最高层,风清清凉凉,她看着以玉溪河为分水岭的不同景致,一边是绵延的青山,在那青山后是玉壶人的希望——茶园;一边是万家灯火,星火点点,那是玉壶人家繁衍生息的家园。   “家”!这个字对于辛晓来说,有些模糊,也许是因为自己天南地北的行走,在海外长大的自己,没有家的归属,那是异乡,自己黄色的皮肤在那是个异数,可是回到和自己说着同样语言,有着一样皮肤颜色的地方,自己还是很模糊于这个“家”字。   在这样的月色下,在这个美丽的茶乡,这个“家”字开始有了些轮廓。难道是自己喝了这里茶的缘故?!   从不远处隐约传来孩童的哼唱,似近似远:   “月光光,秀才娘,骑白马,过莲塘,莲塘背,种韭菜,韭菜花,结亲家,亲家门口一口塘,放个鲤妈八尺长,长个拿来煮酒食,短个拿来讨姑娘……”

玉壶缨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玉壶缨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纽约亚洲艺术周|苏富比将于三月呈献一系列精彩拍卖

    纽约亚洲艺术周长久以来一直是纽约全城亚洲艺术盛典。今季,苏富比将于三月荣幸呈献一系列精彩拍卖,逾1,500件拍品,包含中国、印度、喜马拉雅及东南亚艺术品及书画精品,年代跨度从新石器时代直至今日,横跨四千年璀璨历史。除此之外,拍卖期间还将举办一系列业内知名专家学者主持的艺文活动及讲座。拍卖亮点现代及当代南亚艺术展览:3月14日至18日SayedHaiderRaza《LaTerre》估价:500,000-700,000美元从灵感取自威廉·阿道夫·布格罗(RajaRaviVarma)十九世纪经典杰作《

  • 陈坤:有种高级叫性冷淡style。

    生命生而例外生活就是去爱Lifeisdifferent,Lifeistolove编辑:内外先生ID:MRNEIWAI图片:pinterest转载请注明出处懂了高级灰,就懂了生活。「高级灰」是一种对待生活的态度,没有多余的附加,却蕴含着智慧。柔和,平静,稳重,和谐,统一,不强烈,不刺眼,没有冲突,内含丰富而单纯。这种调子在高山、草原和沙漠地带都找不到,这是一种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色彩。说到高级灰,不得不提起西方灰调大师、意大利著名艺术家:乔治·莫兰迪「GiorgioMorandi,1890—1964

  • 【天境之光】徐龙森&汪涛访谈片段

    本次【天境之光:徐文森水墨装置展】于2月1号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展。伴随展览的开放,艺术博物馆更是设计了一系列帮助观众深入了解中国当代水墨艺术的讲座和活动。2月2号,徐龙森先生更亲临博物馆,通过使用传统工具和材料以及视频图像示范山水画的创造。本文也特此附上了一段徐龙森先生的短片访问,内容来自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亚洲拓展事务执行总裁和中国艺术策展人汪涛博士与徐龙森先生的问答,让我们从不同的角度来了解艺术家创作背后的故事。徐龙森是当代中国最具创造力的艺术家之一,他的大型山水画装置传承自中国传统水墨的精神

  • 天境之光:徐龙森作品展 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幕

    天境之光:徐龙森作品展2018年2月1日至6月24日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徐龙森个展《天境之光》于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幕。展期至六月二十四日。《天光》是徐龙森对应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建筑空间而创作的巨型山水装置,灵感来自号称「中国第一神山」的崑崙。主峰名《天光》,峰柱下配以《山水柱》一组、巨幅立轴多帧。「山水」一词在英语通常被翻译为「LandscapeArt」,然而「LandscapeArt」实在无法準确传达「山水」的文化内涵。在中国,「山水」是歷史悠久的画科,它关注的不是山川河岳的客

  • “碧山堂”《柏氏宗谱》揭秘宝应柏氏:明代从安徽迁入 柏玉春投身革命牺牲

    1870年“碧山堂”《柏氏宗谱》中内容柏“柏”,宋版《百家姓》中排第37位。据2009年国家相关部门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大陆地区柏姓人口总数约为41万,约占中国大陆地区人口总数的0.033%,在所有姓氏人口中列第213位。扬州宝应辖区内的射阳湖及天平等地聚居着1.5万余名柏姓族人,他们的祖先自明洪武年间迁至此地后,便一直祖祖辈辈生活于此。昨日,宝应读者柏基湘通过“碧山堂”《柏氏宗谱》,向记者讲述了宝应柏氏一族的迁徙历程、“碧山堂”堂号的由来以及战争年代柏氏儿女不屈抗争的那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多源流

  • 春白茶值不值得买?看懂这3点就知道!

    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丨首发于搜狐号:小陈茶事丨作者:村姑陈《1》雨水过后,春天的脚步近了。昨儿淅沥沥的春雨过后,院子里的草,长得愈发地好。大有“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之感。与冬天大为不同,门前几颗榕树,停留了许多不知名的鸟儿。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春季,是村姑陈最喜欢的季节之一。爱上春季的理由,不是可以穿连衣裙踏青,也不是能欣赏到杏花微雨的美景,而是春季,有新白茶!一年之计在于春,新一轮的白茶,从春天开始。春天,是白茶品种最为丰富的季节。白毫银针、白牡丹、寿眉,纷至沓来。有不

  • MO2art携手艺术家Garip AY“湿拓画”艺术走进深圳

    “北上广深”,中国一线城市。大都市的夜总是令人向往,霓虹灯彩,车水马龙,但在这样的夜晚里,许多艺术的萌芽、产生及呈现在深沉的暮色里。你在深圳的夜里看过湿拓画表演吗?在2018年1月19和20号晚上,来自土耳其的湿拓画表演艺术家加里普(GaripAy),在深圳深业上城给现场观众带来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湿拓画艺术表演。湿拓画,这门古法艺术源起中国丝绸之路,后辗转流传至土耳其。湿拓画,又称为大理石花纹纸艺术。它是一种绘画类型,轻轻滴落在水间的颜料渐渐随水波晕开,等到水上图画完成后,将白纸盖在上面吸取颜料,

  • 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小白,你们都做些啥?

    作为一个刚毕业的青年,这个青年说白了就是小白,啥也不懂刚踏上社会的青少年,虽然也才十六七岁吧,但是还是懵懵懂懂,意识到这个时候,是在一次刷微博的时候,看到某网友摇号摇到8888的车牌却去选择一个普通的号,看到这就让我些许震惊了,因为在我看来这种连号的车牌买的话要不少钱,这要是开在路上,多拉风。自己想象着感受一下都觉得美滋滋的。然后接着又看到网友们的评论:“说8888都烂大街了、估计是五菱神车,不敢挂好牌、车牌太好德华车被曝光的几率很高、还有说开出门交警看一次查一次,假如是面包车的话,更是查;”这

  • 客厅挂什么画好?“山水马良”刘海青山水画装饰财运旺!

    客厅就是家庭的门面,很多家庭都会选择在客厅里装饰上一幅山水画,既能点缀客厅的环境,让客厅充满自然的气息,还可以影响到整个家庭的风水,因而每个懂风水的人都会选择在客厅装饰上一幅山水画,可是谁的字画装饰客厅最合适呢?看过“山水马良”刘海青的山水画你就知道了。刘海青是张大千的再传弟子、国家一级美术师、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水墨山水画大家,现任于文华阁国礼书画院的副院长、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的终身研究院,还是国家画院的理事,这些称号和职位足以看出刘海青在山水画方面的造诣极高,用他的山水画装饰客厅不仅

  • 紫砂壶为什么要调砂

    在进行这个话题之前,先说一点不算题外话的题外话,有壶友问小编,紫砂是泥好还是砂好?这个问题其实问的不对,紫砂的泥和砂并非两种物质,而是糅合在一起的,俗话说:泥为肉,砂是骨。紫砂泥中本来就有砂,这里所谓的骨就是指石英颗粒,也就是所谓的砂。而调砂工艺,指的就是在练泥的时候,故意在泥料中加入一定比例的或粗或细的熟砂(半熟或全熟,指烧过的砂),以达到一定的目的,紫砂壶的调砂工艺,古已有之,并非是偷工减料,以次充好,调砂有许多好处,暗藏玄机。调砂是非常古老的一种工艺,我们的祖先在数千年前制作陶器的时候就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