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随心3章(第三章 他)

2017/12/18 21:10: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随心

第三章 他
  说起着这件古宅藏尸的案件,这几天在着民间可以说是传的沸沸扬扬,光是着许潇玲听着小芳和其他的几个丫鬟就已经说了好几个不同的版本,每一个听起来着都有着那么一点可能,但是又每一个听起来都那么的玄乎。版权http://www.xbxys.com/
    而此时着,小芳就跟着许潇玲说着他刚刚听来的,据说着是最真实的版本,当然着她每说一次都说着是所谓的最真实的。
    “这次,我听说有份负责着调查这次案子的王捕头的老婆的邻居的表弟说的,这次绝对的可靠”。
    看着小芳那绘声绘色的样子,许潇玲忍不住的白了一眼,这都多少层关系出去了,还能够可靠,而且着这话怎么跟着她以前电视上所看到的那搞笑情节怎么那么的相似。
    “据说着这次买下了这西街那间大院的是一个外来的商户,暴发户之类的,财大气粗的买下了那间房子,然后着就准备的雇人好好的休憩”。
    “你上次不是着说是一个官吏买了房子,准备着用来当作别院居住的吗?怎么又变成了外来的商户了”。
    “那是上次他们乱说的,其实着我上次就有着一些怀疑了,怎么会有着本地人去住那鬼屋呢,那房子可是出了名的不详啊,你看,这不就是出事了吗?”
    “你上次说的也不是鬼屋啊”。……
    “小姐,你到底还听不听我讲故事了,我可是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打听到这些情况的,你现在还故意的挑毛病,我可就不讲了啊”。原文http://www.xbxys.com/
    “好,好,你说吧,这次,这次我保证着什么话都不说了,都不插嘴”。许潇玲无奈的讨饶说道。
    一番反对,看着把众人的胃口都给调的差不多了,小芳轻轻的咳了两声,摆正了了一下身泰,又开始了讲诉道。
    “本来着一切的施工都是很顺利的,但是着可能是这件主人命中该有着这么一劫,他偏偏的闲着家里的那口古井的位置不好,想要重新的打一口井,要将先前的那口井给处理了。结果就在着施工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
    小芳语气低沉的说道:“在着对古井的动工中却是突然的发现了古井底竟然有着好几具的尸体,而且着不是一具两具,而是整整的十三具。”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那个主人自然着是不敢再隐瞒下去了,瞒也瞒不下去,当时着那么多的施工人员看着呢?这么多条人命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随心3章(第三章 他)
    “案子上报之胡,刑部按照着惯例的派来了一些捕快进行侦查,似乎着对这个案子不太重视,据说着在着这个过程中捕快还对着那家主人收取了一些好处费,但是这那主人却是死活不肯给,这自然过程就显得麻烦了多”。
    “最后着案件还是开始着调查,因为着古井里的尸体都早就已经变成了白骨,身份已经无从辨认,所以着刑部下令着张贴着告示,悬红任何知道着关于着那间老宅原来主人线索的人”。
    “不同于以往,这次的告示很快就起到了效果,当天就有着好几人来提供了线索,指出了这个原主人的身份原来着以前也是刑部的人员之一,后来突然无故失踪的书丞孟通”。
    ‘孟通,死者也是刑部的人,这事情有没有这么巧啊。’许潇玲心里暗暗的嘀咕了一句,一死人,刑部刚一开始着进入调查,就马上的有人指出着这本来就是刑部的人,这事情的发展未免着也太巧了吧。
    “而且着之后的发展越来的越有悬念,在着确认了那死者的身份之后,许多人都开始暗中的猜测着这个孟通的死因是什么,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凶手又为什么要那么的残忍的将着那孟通一家十几口对哦给杀害。”
    “停,停,小芳,我不是要听你的猜测的,我是想知道着刑部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孟通的身份查明了之后,刑部有着什么动作”。来自xbxys.com
    “小姐,你怎么又打断我啊”。小芳抱怨了一句,但还是老师的跟着许潇玲解释道:“刑部的反应最平静了,甚至说是一点行动也没有,
    除了每天的告示一直张贴着之外,就再没有了其他的举动,特别平静”。
    “特别的平静,希望这不要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才好”。许潇玲有感而发的说了一句。
    “什么暴风雨来临前呢,玲,你们在聊一些什么,让你有这样的感叹呢”。一个轻柔的声音顺着一缕淡淡的香气一起进入了房间。
    接着一个身穿华丽锦袍,雍容华贵的少妇迈着轻巧的脚步走进了房间,脸上推起着一种近乎着讨好谄媚一样的笑容,眼神直直的盯着许梦玲,笑容虽然灿烂,但却是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随心3章(第三章 他)
    “二嫂,你来了,快请坐,我们也没有事情,只是跟着几个丫鬟闲聊而已”。许潇玲忙起身给着她让了个座,同时着眼神示意着小芳她们
    先出去,她来找自己肯定是于着什么话要谈。
    “嗯,小姐,二少夫人,我们,我们就先下去了”。小芳的话题才刚刚说到着兴头上就被着打断,自然着会感觉到着一丝丝的不满,但是许潇玲都已经着这么开口了,她却也就只能着遵命,当下着带着其他的几个丫鬟退了出去。
    “嫂子,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坐坐啊,平时我想请你都请不到呢”。许潇玲给着她倒了一杯茶水递过去说道。
    这位出现在着她房里的女子其实着是着许伟豪的妻子,芳名叫做着娟绮,也是着京城子弟,父亲本来着也是京官,后来着因为着一些原因被外放到了地方上。小百姓养生网
    许潇玲穿越过来着这个二嫂见面的次数实在着是不多,虽然着是同处在着一个屋檐下,但是她们之间所说的话,屈指可数,许潇玲不太喜欢着她那有些势力的性格。
    而她平时着也都是在忙着自己那个院子内的事情,从不轻易的走动,这次突然的来了许潇玲的房间,不知道着要说一些什么。
    “我来这里,当然是给着妹妹你道喜来了啊”。李娟绮说着拉住着许潇玲的手掌,似乎着想要表示一下亲密,但是这动作却是让着许潇玲感觉到着越加的自在。
    “嗯,是啊,说起来我们妯娌也该着走动走动了”。许潇玲嘴角不自然的一动,嘴上客气的应和着,同时不动声色将着手臂从着她的手上给抽出来。
    脑子里暗暗的想到,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虽然着这样想的意思可能着是重了一点,但是着本质上却也是差不多。
    “是啊,毕竟着妹妹你在着家里时间也呆不长了,你马上就要着嫁到着严王府去了,飞上枝头,到时候我们想要说说贴心话的机会都没有了。不过想想,嫂子我真的是为妹妹你不值得啊”。
    许潇玲嘴角不由的抽动了一下,这个李娟绮真的是吃饱了闲的,来没事找事的吧,这事情是自己现在最不想提起的事情了,她还偏偏的上门来说这个,这不是典型的哪壶不开提吗?
    或许着李娟绮本意是想要拉近着许潇玲的关系,但是着她的话题却是挑选错了,如果着她是来跟着许潇玲聊一些家庭方面或者是关于着许府内的一些其他的事情的话,许潇玲倒是愿意着跟着她聊一会。
    而她现在一开口就提到着许潇玲跟着欧阳瑞的婚事,这让着许潇玲连跟着她暂时客套的心情都没有了。
    “那恐怕就要让着嫂子你失望了,这桩婚事是父亲所安排的,我自己并没有着什么看法,也不存在着什么值得不值得的问题。”
    碰了个软钉子,李娟绮却是并不放弃,继续的说道:“怎么会不想呢?这可是着以后要跟着自己过一生的人啊,我们谁不想着找一个可以依靠一生的人呢?就这样的稀里糊涂的嫁了,可是真的让人不放心啊”。
    “另外着,我可是听说着严王在外的名声可是一直都不太好,单单现在王府里就有着好几位的姬妾,我担心着妹妹你嫁过去以后要吃亏啊”。
    ‘看来着她今天来存心是要拆台来了,欧阳瑞虽然着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着你这么说却不是更加的显示着你有特别的居心,好,我就看看你要玩什么把戏’。
    “严王的名声不好,这我又是怎么会不知道呢?可是着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这门亲事是父亲定下的,我又不能不同意啊”。许潇玲假意的说着,同时着轻叹了口气,让着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更加的真实。
    听到着许潇玲的语气有些松动,李娟绮眼珠一转,嘴角微微得意一笑,接着继续说道;“妹妹,你一直是家里几人中最有主意的人,这次可惜关系到着你的终身大事啊,你可不能就这样的从命了啊”。
    “那嫂子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这个啊,办法着我是不敢说,这事情可是公公所定下的,想要着更改的话一定不会着那么容易,除非着要用着一些特别的办法”。
    “严王的放荡,本就是着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了,除非是发生了特别的事情,更严重的事情,才会着改变着主意,或许着”。
    李娟绮洋洋得意的说着,尽情的发表着自己的大计观点,丝毫着没有看到着许潇玲的脸色慢慢的冷了下去,她的这些话,让着许潇玲实在着是听不下去了。
    “好了,嫂子,你想说什么我已经知道了,现在请你出去吧,我身体有点累,我想休息了”。
    “怎么,妹妹,我话还没有说完呢?其实着我很能明白你的心思,如果着你心里有什么委屈的话,你完全的可以跟着嫂子我说啊”。
    “不用了,嫂子,你先回去吧,不然着二哥下朝回来,看到着你在我这里,那到时候很多话都不好说了”。
    许潇玲冷冷的说了一句,之后着不顾着李娟绮还想说着什么,就生生的将她的话语给打断,摆出了一付送客的姿态。
    原本着还以为着李娟绮会来跟着说着什么特别的事情,原来着也就是如此而已,简直着就是浪费着自己的时间,这简直着就是许潇玲见过的最低级的离间计了。
    许潇玲别的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却是肯定,这绝不会着是许伟豪叫她来的,徐伟豪虽然不算是足智多谋,但是着也还不至于着蠢到这种程度,用着这么低级的离间的方法。
    更何况着就算是他真的想要挑拨着许潇玲跟欧阳瑞的关系的话,他也应该用着其他更合适的方法,而不是着让着这李娟绮来说这么一段话。
    所以着许潇玲怀疑着这些并不是许伟豪要她来说的,而是着李娟绮偷听着知道了一些关于着徐伟豪的顾虑,所以着才会着自以为事的前来想要着说服着许潇玲。
    
    
    

随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随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纽约亚洲艺术周|苏富比将于三月呈献一系列精彩拍卖

    纽约亚洲艺术周长久以来一直是纽约全城亚洲艺术盛典。今季,苏富比将于三月荣幸呈献一系列精彩拍卖,逾1,500件拍品,包含中国、印度、喜马拉雅及东南亚艺术品及书画精品,年代跨度从新石器时代直至今日,横跨四千年璀璨历史。除此之外,拍卖期间还将举办一系列业内知名专家学者主持的艺文活动及讲座。拍卖亮点现代及当代南亚艺术展览:3月14日至18日SayedHaiderRaza《LaTerre》估价:500,000-700,000美元从灵感取自威廉·阿道夫·布格罗(RajaRaviVarma)十九世纪经典杰作《

  • 陈坤:有种高级叫性冷淡style。

    生命生而例外生活就是去爱Lifeisdifferent,Lifeistolove编辑:内外先生ID:MRNEIWAI图片:pinterest转载请注明出处懂了高级灰,就懂了生活。「高级灰」是一种对待生活的态度,没有多余的附加,却蕴含着智慧。柔和,平静,稳重,和谐,统一,不强烈,不刺眼,没有冲突,内含丰富而单纯。这种调子在高山、草原和沙漠地带都找不到,这是一种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色彩。说到高级灰,不得不提起西方灰调大师、意大利著名艺术家:乔治·莫兰迪「GiorgioMorandi,1890—1964

  • 【天境之光】徐龙森&汪涛访谈片段

    本次【天境之光:徐文森水墨装置展】于2月1号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展。伴随展览的开放,艺术博物馆更是设计了一系列帮助观众深入了解中国当代水墨艺术的讲座和活动。2月2号,徐龙森先生更亲临博物馆,通过使用传统工具和材料以及视频图像示范山水画的创造。本文也特此附上了一段徐龙森先生的短片访问,内容来自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亚洲拓展事务执行总裁和中国艺术策展人汪涛博士与徐龙森先生的问答,让我们从不同的角度来了解艺术家创作背后的故事。徐龙森是当代中国最具创造力的艺术家之一,他的大型山水画装置传承自中国传统水墨的精神

  • 天境之光:徐龙森作品展 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幕

    天境之光:徐龙森作品展2018年2月1日至6月24日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徐龙森个展《天境之光》于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开幕。展期至六月二十四日。《天光》是徐龙森对应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建筑空间而创作的巨型山水装置,灵感来自号称「中国第一神山」的崑崙。主峰名《天光》,峰柱下配以《山水柱》一组、巨幅立轴多帧。「山水」一词在英语通常被翻译为「LandscapeArt」,然而「LandscapeArt」实在无法準确传达「山水」的文化内涵。在中国,「山水」是歷史悠久的画科,它关注的不是山川河岳的客

  • “碧山堂”《柏氏宗谱》揭秘宝应柏氏:明代从安徽迁入 柏玉春投身革命牺牲

    1870年“碧山堂”《柏氏宗谱》中内容柏“柏”,宋版《百家姓》中排第37位。据2009年国家相关部门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大陆地区柏姓人口总数约为41万,约占中国大陆地区人口总数的0.033%,在所有姓氏人口中列第213位。扬州宝应辖区内的射阳湖及天平等地聚居着1.5万余名柏姓族人,他们的祖先自明洪武年间迁至此地后,便一直祖祖辈辈生活于此。昨日,宝应读者柏基湘通过“碧山堂”《柏氏宗谱》,向记者讲述了宝应柏氏一族的迁徙历程、“碧山堂”堂号的由来以及战争年代柏氏儿女不屈抗争的那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多源流

  • 春白茶值不值得买?看懂这3点就知道!

    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丨首发于搜狐号:小陈茶事丨作者:村姑陈《1》雨水过后,春天的脚步近了。昨儿淅沥沥的春雨过后,院子里的草,长得愈发地好。大有“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之感。与冬天大为不同,门前几颗榕树,停留了许多不知名的鸟儿。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春季,是村姑陈最喜欢的季节之一。爱上春季的理由,不是可以穿连衣裙踏青,也不是能欣赏到杏花微雨的美景,而是春季,有新白茶!一年之计在于春,新一轮的白茶,从春天开始。春天,是白茶品种最为丰富的季节。白毫银针、白牡丹、寿眉,纷至沓来。有不

  • MO2art携手艺术家Garip AY“湿拓画”艺术走进深圳

    “北上广深”,中国一线城市。大都市的夜总是令人向往,霓虹灯彩,车水马龙,但在这样的夜晚里,许多艺术的萌芽、产生及呈现在深沉的暮色里。你在深圳的夜里看过湿拓画表演吗?在2018年1月19和20号晚上,来自土耳其的湿拓画表演艺术家加里普(GaripAy),在深圳深业上城给现场观众带来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湿拓画艺术表演。湿拓画,这门古法艺术源起中国丝绸之路,后辗转流传至土耳其。湿拓画,又称为大理石花纹纸艺术。它是一种绘画类型,轻轻滴落在水间的颜料渐渐随水波晕开,等到水上图画完成后,将白纸盖在上面吸取颜料,

  • 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小白,你们都做些啥?

    作为一个刚毕业的青年,这个青年说白了就是小白,啥也不懂刚踏上社会的青少年,虽然也才十六七岁吧,但是还是懵懵懂懂,意识到这个时候,是在一次刷微博的时候,看到某网友摇号摇到8888的车牌却去选择一个普通的号,看到这就让我些许震惊了,因为在我看来这种连号的车牌买的话要不少钱,这要是开在路上,多拉风。自己想象着感受一下都觉得美滋滋的。然后接着又看到网友们的评论:“说8888都烂大街了、估计是五菱神车,不敢挂好牌、车牌太好德华车被曝光的几率很高、还有说开出门交警看一次查一次,假如是面包车的话,更是查;”这

  • 客厅挂什么画好?“山水马良”刘海青山水画装饰财运旺!

    客厅就是家庭的门面,很多家庭都会选择在客厅里装饰上一幅山水画,既能点缀客厅的环境,让客厅充满自然的气息,还可以影响到整个家庭的风水,因而每个懂风水的人都会选择在客厅装饰上一幅山水画,可是谁的字画装饰客厅最合适呢?看过“山水马良”刘海青的山水画你就知道了。刘海青是张大千的再传弟子、国家一级美术师、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水墨山水画大家,现任于文华阁国礼书画院的副院长、中国书画艺术研究院的终身研究院,还是国家画院的理事,这些称号和职位足以看出刘海青在山水画方面的造诣极高,用他的山水画装饰客厅不仅

  • 紫砂壶为什么要调砂

    在进行这个话题之前,先说一点不算题外话的题外话,有壶友问小编,紫砂是泥好还是砂好?这个问题其实问的不对,紫砂的泥和砂并非两种物质,而是糅合在一起的,俗话说:泥为肉,砂是骨。紫砂泥中本来就有砂,这里所谓的骨就是指石英颗粒,也就是所谓的砂。而调砂工艺,指的就是在练泥的时候,故意在泥料中加入一定比例的或粗或细的熟砂(半熟或全熟,指烧过的砂),以达到一定的目的,紫砂壶的调砂工艺,古已有之,并非是偷工减料,以次充好,调砂有许多好处,暗藏玄机。调砂是非常古老的一种工艺,我们的祖先在数千年前制作陶器的时候就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