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护花兵王在都市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16 17:37:49 来源:网络 []

小说:护花兵王在都市

拔刀相助

起初欧阳羽根本没有把这些家伙放在眼里,仍旧自顾自地大快朵颐。护花兵王在都市小说txt全文阅读

一来,他身上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根本不用担心被抢。

二来,他觉得凭自己的本事,收拾几个海盗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然而,当迷彩服男子挽起袖子之后,欧阳羽却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因为他赫然发现,迷彩服男子的胳膊上,有一个清晰的豹子头纹身。

不会吧?这些家伙难道是“猎豹”的人?

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扮成海盗的模样?

难道……

想到这里,欧阳羽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尼玛!原本以为不过是一起普普通通的海盗劫持游轮事件,万万没想到,这些所谓的海盗,实际上是来自“猎豹”组织的职业供佣兵啊!

欧阳羽对于“猎豹”组织再熟悉不过了。

“猎豹”是一只神秘而强大的雇佣兵组织,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与其相提并论的,就是欧阳羽曾经效力的“海鹰”组织了。小百姓养生网

一艘普普通通的游轮上,竟然惊现“猎豹”的人,这实在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啊!

想着想着,欧阳羽的目光不由得落在唐灵珊的身上。

他发现,唐灵珊自始至终,双手都紧紧攥着身上的挎包。

从他们刚才的谈话来看,这次“猎豹”的猎物,多半就是挎包里的东西了。

“猎豹”的人如此大费周章,乔装改扮成寻常的海盗,为的就是得到女孩挎包里的东西,这说明什么?

说明挎包里的东西,无论对于女孩,还是对于这伙人的雇主,都极为重要!

可是,女孩挎包里究竟是什么东西?

正当欧阳羽好奇之际,迷彩服男子又开口了:“唐小姐,我们只想得到你挎包里的东西,绝不会伤害你,希望你能够配合一下。”

唐灵珊双手紧紧护住挎包,一边后退一边目光坚定地说道:“本小姐已经说过了,这里面是母亲留下来的遗物,绝不能交给你们!你若是再逼本小姐的话,本小姐就跳海自尽,即便玉石俱焚,也好过落入你们之手!”

见唐灵珊如此固执,迷彩服男子终于失去了耐心。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多有得罪了……”

说罢,迷彩服男子张开大手,就要强夺唐灵珊的挎包!

见状,唐灵珊反而镇定下来。

虽然唐灵珊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但千万不要被她柔弱的表象所迷惑。阅读xbxys.com

唐灵珊从小便接受跆拳道的训练,虽不敢说有多厉害,但对付一般人是没有问题的。

其实她也很清楚,凭自己的花拳绣腿,肯定打不过面前这个彪悍的男人。

但如今已经无路可逃,唯有拼尽全力放手一搏了!

看到唐灵珊摆出一个跆拳道的架势,欧阳羽顿时大跌眼镜,心说这小丫头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吧?居然敢和“猎豹”的人动手?

都说女人胸大无脑,这小丫头……嗯,的确挺大的。

此时此刻,欧阳羽心中万分纠结。

尼玛!不管怎么说老子也是个堂堂七尺男儿,岂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女孩子被欺负?

可是,如今自己好不容易脱离了“海鹰”组织,打算回到家乡过普通人的生活。

倘若今天冒然出手的话,势必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引起“猎豹”组织的注意!

这样一来,老子想要过普通人生活的愿望,岂不是彻底泡汤了?

唉……算了算了,这小丫头看上去也挺不容易的,想必挎包里的东西对她极为重要。

就当是学雷锋做好事,帮她一次吧。来自http://www.xbxys.com/

想到这里,欧阳羽快步走到迷彩服男子的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男人?不如……老子陪你玩玩?”

见欧阳羽突然站了出来,迷彩服男子感到非常的意外。

不仅是他,就连唐灵珊也是匪夷所思,心说这臭小子怎么突然冒出来了?

从他刚才那副吃相来看,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懂得怜香惜玉之人啊?

迷彩服男子根本没有把欧阳羽放在眼里,大手一挥,试图将欧阳羽推开。

然而,当他的手触碰到欧阳羽的身体,却是顿时大惊失色!

因为他发现,无论自己使出多大的力气,欧阳羽仍旧巍然不动站在那里,仿佛一堵墙一般!

迷彩服男子瞬间明白,自己遇到高手了!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迷彩服男子谨慎地问道。

欧阳羽冷笑道:“嘿嘿嘿……我是谁并不重要,如果你识相的话,就带着人乖乖离开,否则的话,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迷彩服男子虽然心中有所忌惮,但却并没有带人离开的意思。

这也难怪,毕竟他是“猎豹”的人,是身经百战的雇佣兵!

倘若就这么灰溜溜带着人离开,无法对雇主交代事小,损害“猎豹”的名声事大啊!

想到这里,迷彩服男子大喝一声,攥紧拳头朝欧阳羽打了过去!

“哼!自不量力!”

欧阳羽身子微微一侧,轻而易举地躲过了这势大力沉的一击,继而顺势一记下勾拳,准确地击中了迷彩服男子的下巴!

下巴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熟悉拳击的人都知道,拳击之中最厉害的不是直拳、也不是摆拳,而是下勾拳!

一旦击中下巴,轻则脱臼,重则粉碎性骨折!

迷彩服男子惨叫一声,捂着下巴倒在了地上。

看到迷彩服男子倒下了,他的同伙纷纷调转枪口,对准欧阳羽!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欧阳羽迅速从餐桌上抄起了什么东西,继而手腕迅速地抖动了几下!

只听得“嗖嗖嗖”几声,几道凌厉的寒光,迅速朝那几个持枪男子射去!

几个持枪男子的动作愕然而止,随即呜呼几声,纷纷栽倒在地。

好奇的人们凑上前去,发现他们每个人眉心的位置,都插着一把明晃晃的餐刀或者餐叉!

如同很多电影或者电视剧当中的情节一样,麻烦解决之后,游轮上的安保队员终于赶来了。护花兵王在都市小说txt全文阅读

看到餐厅内的情形,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他们还是很快行动起来,收拾残局,安抚众人的情绪。

事已至此,唐灵珊这才长出一口气。

呼……真是有惊无险啊!不管这些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母亲的遗物总算保住了。

说起来,还真要好好感谢那个臭小子出手相救呢!

咦?那个臭小子呢?怎么不见了?

原来,就在唐灵珊愣神之际,欧阳羽已然悄悄离开了餐厅。

然而唐灵珊并没有沮丧,因为她很清楚,凭借唐家在华夏国的地位,要想找到某个人,或者查清某个人的背景,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臭小子你等着,本小姐一定要找到你……

可怜女人

不知过了多久,游轮缓缓驶进尚海市的港口。网站http://www.xbxys.com/

欧阳羽站在甲板上,望着眼前阔别多年的土地,不由得热泪盈眶。

尚海市,我回来了!

妈,我回来了!

欧阳羽从小在尚海市长大,这是一座高楼林立的国际化大都市,也是一座拥有千年历史的文化古城。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变迁,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疯狂的涌入这座城市之中。

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这个城市当中立足,有尊严地度过他们的一生。

然而,这谈何容易?

财富的高度集中,使得尚海市的贫富两极分化十分严重。

到过尚海市的人都会说,这里是财富、名利、权势的角逐场!

这里是穷人的地狱,富人的天堂!

游轮到岸后,欧阳羽提着行李走出了港口,叫了一辆计程车,直奔西郊。

坐在计程车里,望着窗外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欧阳羽的思绪犹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

欧阳羽是一个可怜的孤儿,从小便被亲生父母残忍遗弃,若不是养母好心将他收养,恐怕他早已经死于襁褓之中。

原本欧阳羽以为,自己能够顺利完成学业,找到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结婚生子,循规蹈矩度过自己的一生。

然而,就在四年前,年仅十六岁的欧阳羽,惹下了一场滔天大祸!

为了保命,当时欧阳羽不得不撇下养母,只身一人逃离了尚海市。

一晃四年过去了,欧阳羽经历了许多,也成长了许多,甚至可以说有了天翻地覆的蜕变!

如今养母年事已高,欧阳羽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这次重归故里,就是为了照顾养母,报答养母的养育之恩。

这也是欧阳羽毅然决然离开“海鹰”组织的原因之一。

…………

辗转,计程车抵达了目的地。

这是位于尚海市西郊的一处棚户区,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贫民窟。

住在这里的居民,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穷人。

四年过去了,如今这里的环境,比欧阳羽印象当中更加破败了。

三、四米宽的小巷,满是泥泞,坑洼不平。

小巷两侧的房屋大多都是残砖破瓦,破乱不堪。

一群衣服脏兮兮的小孩在巷子里追逐打闹,偶尔还能看到几只肥硕的过街老鼠。

没有来过这里的人,恐怕很难想像,诸如尚海市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竟也会有如此破败的地方。

在欧阳羽看来,所谓的繁华,不过是表面光亮的壳子罢了,而这里,才是掩盖在表象之下的、残酷的现实!

走在小巷之中,欧阳羽的心中可谓五味杂陈!

四年了!整整四年了!

这四年来,欧阳羽从未与养母有过任何联系。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

欧阳羽害怕听到养母的声音之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要知道,这四年他一直都过着刀头舐血的生活,情绪上的微小波动,都有可能会造成万劫不复的后果!

正当欧阳羽心中思绪万千的时候,一个背着书包、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从他的身旁飞速跑过。

欧阳羽从小在这里长大,这里的居民,绝大多数他都是认识的。

可是他想来想去,印象里似乎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小女孩。

奇怪?这个小女孩是谁家的孩子啊?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虽然心中很是疑惑,但欧阳羽并没有多想,因为他知道,像尚海市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人口流动是很大的。

即便这里是棚户区,居民相对比较稳定,但总归还是会有人搬走,有人搬过来的。

欧阳羽稳了稳自己的思绪,继续朝巷子深处走去……

…………

杨思思一路小跑回到家中,放下书包,神色慌张地来到里屋。

望着躺在床上的女人,杨思思焦急万分地说道:“妈,我们快离开这里吧!刚刚在路上,我又遇到那些家伙了,他们似乎正在打听咱们家的地址呢!我们赶快走吧,那些家伙禽兽不如的,要是他们找到了这里,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说着,杨思思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焦急而慌张的神色。

躺在床上的女人面色苍白,嘴唇干裂,满头白发十分凌乱,额头也布满了茂密的皱纹。

听到杨思思的话,女人苦笑着摇了摇头:“傻丫头,妈的身体已经这样了,还能走吗?妈走不了了,你自己逃命去吧……”

“不!!!”

杨思思哭着扑倒在床前:“妈,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这几年为了养我,你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罪,我怎能撇下你一走了之呢?”

躺在床上的女人哀叹一声:“唉……都是妈不好,当初妈把你从孤儿院接过来,原本以为可以更好地照顾你,没想到反倒是把你连累了……傻丫头,你赶快走吧,哪怕回孤儿院也是好的。”

听到女人的话,杨思思的情绪更加激动了,泪水源源不断地划过她那娇嫩的脸颊:“不!你养育了我三年,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望着面前哭成泪人的杨思思,女人心中思绪万千:“傻丫头,听妈的话,赶快走!趁那伙人赶到之前,回孤儿院去!否则的话,妈就是死也不会瞑目的!”

杨思思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心有不甘地说道:“不!我不回孤儿院!我走了你怎么办?你不是还盼望着早一天和羽哥重聚的吗?倘若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有朝一日羽哥回来之后,一定会十分难过的吧?”

听杨思思说出“羽哥”这两个字,女人的目光顿时黯淡下来:“羽儿……羽儿已经离开四年了,他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吧……傻丫头,听妈的话,赶快走吧,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说罢,女人使出全身力气从床上硬撑着坐了起来,似乎想要将杨思思推开。

“妈,你别赶我走!你别赶我走!呜呜呜……”

杨思思赶忙抱住女人柔弱的身子,母女二人哭作一团!

殊不知,这一切都被站在窗外的男人看在了眼里……

母子重逢

欧阳羽站在窗外,看着房间内的母女二人哭作一团,心中犹如刀割一般。

因为,躺在床上的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养母——李秀兰!

欧阳羽万万没有想到,养母如今竟然落得这步田地!

虽然他并不清楚,自己离开家这四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是从李秀兰那满头的白发、茂密的皱纹来看,这四年里她一定吃了不少的苦头!

欧阳羽心中感到万分的后悔,心想若不是当年自己一走了之,养母也不会变成这副模样。

此时此刻,欧阳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迈步走进屋中。

“你……你是什么人?”杨思思立即对欧阳羽报以警惕的目光。

欧阳羽没有回答杨思思的话,而是“扑通”一声跪倒在李秀兰的面前,接连磕了三个响头!

“妈!儿子回来了!”

杨思思不由得一怔,她原本以为,欧阳羽是那些家伙派来的,没想到他一进门便跪下磕头喊妈,难道说……

杨思思赶忙回头看向自己的养母,发现她的情绪比刚才还要激动,说话也哽咽起来:“羽儿……真的是你吗羽儿?”

“妈!是我!我是羽儿啊!羽儿回来了!”

欧阳羽跪行到床边,紧紧攥住李秀兰的手,同样十分哽咽地说道:“妈,羽儿离开这几年,让你受苦了!”

“羽儿,你终于回来了!妈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

李秀兰将欧阳羽紧紧揽入怀中,痛哭流涕。

母子二人在阔别多年之后重逢,其中的滋味,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杨思思站在一旁,冷冷地注视着欧阳羽,心中暗生恨意。

其实,杨思思是三年前才被李秀兰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所以她以前从没有见过欧阳羽。

不过要说起李秀兰领养杨思思的原因,还真和欧阳羽脱离不了干系。

四年前,欧阳羽不辞而别一走了之,李秀兰都快急疯了,四处寻找欧阳羽的下落,但始终一无所获。

恰好尚海市孤儿院的曾院长,是李秀兰的老同学。

得知李秀兰的情况之舟,曾院长十分同情她的遭遇。

曾院长很清楚,欧阳羽已然成为了李秀兰的一块心病,要想除去她的心病,最好的办法就是劝她再领养一个孩子。

曾院长苦苦劝说了好几次,方才令李秀兰从失去欧阳羽的阴霾当中摆脱出来。

最终李秀兰听从了曾院长的建议,又从孤儿院领养了一个女孩。

一来,为了填补欧阳羽不辞而别之后心里的空白,二来,也为了将来自己能够老有所依。

那个被李秀兰从孤儿院领养的女孩,正是杨思思。

从那以后,母子二人相依为命,虽然日子过的并不富裕,但也算是其乐融融。

杨思思经常听李秀兰说起欧阳羽的事情,不过在她看来,欧阳羽是一个很不负责任的家伙

虽然杨思思此前并没有见过欧阳羽,但是她心里很清楚,养母如今的一切,都是欧阳羽造成的!

若不是他当年一走了之,养母也不至于短短一年之间变得如此苍老!

可以说,杨思思对欧阳羽并没有任何好感,反而十分痛恨!

…………

不知道哭了多久,欧阳羽这才依依不舍地从李秀兰怀抱当中离开。

刚才由于情绪十分激动,欧阳羽并没有注意到李秀兰身上的异样。

这时他才发现,李秀兰的脸色十分憔悴,而且始终躺在床上没有起来,看样子病得不轻。

“妈,你……你怎么了?”欧阳羽揪心地问道。

李秀兰先是一愣,继而假装若无其事地摆了摆手:“妈没事,妈身体好得很……羽儿啊,你才回来一定很累了吧?赶快休息一下吧……”

欧阳羽下意识地伸出手,摸了摸李秀兰的额头,继而惊愕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妈,你怎么发烧这么严重?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欧阳羽惊讶地问道。

“没事没事,就是小感冒而已,在床上躺几天就好了……”

轻描淡写了一番之后,李秀兰立刻转移了话题:“羽儿,这几年你去了哪里?怎么连个电话都没有?你知道这几年我多为你担心吗?倘若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我……咳咳咳!”

说着说着,李秀兰忍不住猛烈地咳嗽起来!

如此猛烈的咳嗽声,令欧阳羽心头一颤!

欧阳羽知道,养母并没有对自己说实话,她身上的病,一定比她说的要严重得多!

见李秀兰不肯说出实情,欧阳羽转而问一旁的杨思思:“妈到底得了什么病?”

杨思思本来不想理会欧阳羽的,但听欧阳羽问起母亲的病情,她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妈伤得很重,感冒发烧只不过是表象而已,实际上她……她的腿已经……已经……呜呜呜……”

说着说着,杨思思忍不住哽咽起来。

欧阳羽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轻轻掀开被子一看,发现李秀兰的左腿上面打着厚厚的石膏!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欧阳羽这才明白,原来李秀兰的腿已经骨折了!

“没……没事……妈前几天不留神摔了一跤……”李秀兰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虽然欧阳羽不是医生,但这些年来他受过无数次的伤,也算是久病成医了。

他知道,如果骨折后处置不当,就会引起骨折部位发炎,继而身体免疫力大幅下降,很容易发烧感冒。

欧阳羽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急忙说道:“妈,你这样拖下去只会越来越严重的,我马上叫救护车送你去医院!”

听到欧阳羽的话,李秀兰心里十分焦急。

要知道,这些年来她一直过着清贫的生活,一般感冒发烧一类的小病,都是随便去药店买点药,轻易不去医院。

就拿这次骨折来说吧,原本医生建议她住院一周观察,每天服药输液。

然而李秀兰舍不得花钱,打好石膏的第二天,她便私自办理了出院手续,叫了一辆运送货物的三轮车,将自己带回家中。

由于没有按时输液、服用消炎药,再加上家里的卫生条件实在不是很好,李秀兰的骨折部位不可避免地感染发炎了,继而引起发烧感冒等病症。

见欧阳羽掏出了手机,李秀兰赶忙阻拦道:“羽儿啊,妈没事的,休息几天就好了,不要乱花钱,现在去医院看病很贵的……”

听李秀兰说出如此心酸的话,欧阳羽的眼眶,不由得再一次湿润了……

护花兵王在都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护花兵王在都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书法家胡德全向灾区捐赠十万元建材(甘肃天水麦积新闻)

    视频中的释文,天水话很不太好懂八月七号,桥南家居建材城商户,晓湖诗书画苑创办者,天水中青年诗人书法家晓湖先生向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区捐赠了价值十万元的物资,舟曲民政局负责人现场见证义举并赠送锦旗。去年八月八号,一场特大山洪泥石流将美丽的藏乡-江南舟曲无情的撕裂,顷刻之间,曾经的家园被夷为平地,曾经的亲人阴阳两隔,满目的疮痍和悲惨的场景令人难忘。当时泥石流发生以后,牵动着亿万人的心,八月九号以后,我怀着无限悲痛的心情写下了一首慷慨激昂的诗歌-舟曲,流泪的八七。其中有两句是,你们有十三亿的后盾,你

  • 曲沃开展第二届“全域旅游晋都行-六区四园文化旅游系列活动月”观摩预演活动

    山西省曲沃县第二届“全域旅游晋都行——六区四园文化旅游系列活动月”将于4月28日正式拉开帷幕。4月24、25两日,曲沃县委书记郭惠勇、县委副书记县长吴滨带领县四大班子领导及各乡镇、县直各部门负责人深入曲沃县16个景区、景点开展了观摩预演活动,认真检阅各景区的接待服务和活动组织情况。临汾市旅发委、侯马市部分老干部、各界新闻媒体记者、摄影家等特邀嘉宾也齐聚曲沃,见证曲沃之变、感受曲沃之美。四月的曲沃,春和景明、生机勃勃,曲沃的四月,如火如荼、蒸蒸日上。去年以来,曲沃县大力开展了“120大会战”,特别

  • 一年可分六节之气,一天也可以分六节

    一年有十二月,一天有十二个时辰,古代的纪法,都采用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来表示。用圆形图来表达,会显得更加清楚。两分两至已定,四季可分。冬至对应一天中,基本是午夜时分;夏至对应一天中,基本是在在中午时分。这样子,我们就不难理解夏季是一年之中最热的季节了,相当于一天之中最热的时间段,很有意思吧,这就是时空的自相似性。如果一个物体自我相似,表示它和它本身的一部分完全或是几乎相似。若说一个曲线自我相似,即每部分的曲线有一小块和它相似。自然界中有很多东西有自我相似性质

  • 未得三业善相,看见佛现身,乃至给你摩顶,都是诳惑诈伪不实的|梦老讲占察

    梦参老和尚地藏占察入净土道场“善男子!若欲得知清净相者;始从修行,过七日后,当应日日于晨朝旦,以第二轮相,具安手中,频三掷之。若身口意皆纯善者,名得清净。”第二轮按纯善者都是红的,不论轻重,也有的人小红,有的人深红,这就是身、口、意都清净了,纯善业了。不论大善小善都是红的,要得掷三回没有恶,就是一点点黑的没有。那就是白玉无瑕了。在这个时候求生极乐世界,绝对能生。佛在世的时候,在俱舍论阿含经里说证阿罗汉就是持戒清净这个业。在家没受比丘戒,即使受戒还是有犯的,就靠这种忏悔把罪都忏了就得戒了,但这是绝

  • 此女眉眼儿像林黛玉,口齿伶俐,却因得罪王夫人被赶出贾府

    红楼梦中的贾府,是个绝对的是非名利场,来来往往,没有几个不为功名利禄而劳累奔波。人与人之间没有绝对的平等,只有绝对的上下级关系。即便是辣手无情的王熙凤,在贾母健在时可以无视邢夫人的存在,而当贾母撒手人寰,也不得不屈尊于邢夫人这个正儿八经的婆婆面前,低三下四,威风丧尽。大观园中,就有这么一个女子,她虽然是丫鬟出身,长得却也风流灵巧,眉眼儿有点像林黛玉,口齿伶俐,针线活尤好。这个人是谁,相比大家也想清楚,她就是,贾宝玉房里的四个大丫鬟之一的晴雯。晴雯原是赖大家用银子买的,因见贾母喜欢,赖嬷嬷就把她孝

  • 宝珀五十噚系列5015D-1140-52B

    感谢您的观看,我是腕表刻度.发货全部为市面最顶级版本,严格的品质,完美的售后,给您最安全的保障,诚信商家绝不欺诈。如果你是复刻表爱好者了解更多手表知识百度搜索腕表刻度.腕表刻度。专注腕表,爱生活,爱手表!

  • 杨大侠: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搞笑

    杨大侠: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搞笑绿眉绿眼泸州山,心旷神怡住四川。巴山楚水恋爱地,二十三年还单身。长恨此身非我有,爱情之箭射不灵。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杨大侠剧照资料图

  • 宜阳赵保农民自办第三届槐花摄影节

    山水宜阳红赵保第三届槐花摄影节四月的赵保,槐花飘香。4月24日,赵保热心网友当地农民自办的“第三届山水宜阳红赵保摄影节”在宜阳县赵保镇寺河水库开幕,洛阳新信息港负责人刘治安,洛阳市政协委员、市侨联常委谷柄泉、河南省廉政文化教育基地召伯文化研究会会长张长升、宜阳知名诗人卢伟宗等热心人士出席开幕仪式,为农民自办槐花节站脚助威。今年的摄影活动不拘泥于往年投稿颁奖的方式举行,倡导广大摄影师和热爱宜阳、热爱赵保老区的摄影爱好者用他们的镜头记录下山水赵保槐花飘香的秀美山川,让更多人认识红赵保,认识这一片红色

  • 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火爆开幕

    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文化传承·丹青力量——中国艺术研究院中青年艺术家系列展——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于2018年4月25日下午3时在中国美术馆开展。此次展览共展出近30件作品,大到丈二巨幅,小到平尺小品,涉及篆隶草行楷各种书体。肖文飞从“理”出发,碑帖融合,行草书以米芾、黄庭坚筑基,上溯晋人,又融合了汉隶魏碑的笔意,用笔不拘小节,爽利磊落,结体大开大合,在收放之间,形成内外力的对抗和强烈的视觉张力;篆隶端庄雄浑,深得秦汉碑刻的拙朴遒茂之美。肖文飞的书法在保持传统的文人气息的同时,又具有强烈的

  • 连载:我真实的烂赌的人生(五)

    从酒楼出来已是凌晨一点多了。江老板依然是主角,豪放的性格再加上他今晚作东,关键是还赢了钱,因此格外兴奋!在酒桌上借助着酒精的作用一个劲的高谈阔论!吴会长其实喝的并不多,他很会保养,近六十的人了,看上去不到五十。期间他打了一个电话。一会儿,一辆大红色的跑车嘎然停在了酒楼门口。吴会长站起身,说道:“兄弟们抱歉,我先撤了!明儿见!”江老板扯着嗓子说道“老哥你不够意思!又丢下兄弟去抱美女公关了!”吴会长诡异的笑了笑:“各人自扫门前雪吧!”说着,夹了包扬长而去……大街上的行人显然比白天少了许多。而在各大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