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诛仙·青云志18章

2017/12/16 8:33:50 来源:网络 []

小说:诛仙·青云志

第十七章 赴会
  
    这天早上,青云门大竹峰上人人兴高采烈,尤其是众弟子,个个面带笑容,虽然也不乏些紧张,不过也多半淹没在兴奋中了。说明xbxys.com
    众人之中,参加过上次青云门七脉会武的只有大师兄宋大仁以及老二吴大义、老三郑大礼、老四何大智,至于老五吕大信、老六杜必书都是田不易这几十年间新收的弟子,还有就是年纪轻轻的田灵儿和张小凡,就更没有见识过青云门这一甲子一次的大盛事了。
    田灵儿此刻最是高兴,趁着田不易夫妇在做最后准备,缠着经验最丰富的宋大仁,唧唧喳喳问个不停:“大师兄,七脉会武真的有那么多同门去吗?”
    宋大仁面带笑容,显然心情也是极好,道:“不错,七脉会武乃我门最大的盛事,同门各脉无不视之为头等大事。而且能够入选代表各脉出战的各位同门师兄师弟,无不是佼佼出众的人物,那个场面的壮观刺激就不用说了。”
    这时老四何大智在一旁听到,走了过来,对着田灵儿偷偷眨了眨眼,笑道:“小师妹,你有所不知,其实大师兄还有话没有说出口呢。”
    田灵儿“呀”了一声,不理宋大仁一脸讶然,追问道:“什么呀,四师兄?”
    何大智微笑道:“会武大试现场,同门中数以百计之人围观,胜者站在台上掌声雷动,那份得意是跑不了了,但若是有些美貌新进的别脉年轻师妹为大师兄风采折服,尖叫欢呼,那岂不更是人生一大快事?”说到这里,他一脸正经地转向宋大仁,道:“大师兄,你说是也不是?”
    宋大仁脸上突然一红。
    田灵儿看在眼中,着实奇怪,道:“大师兄,你干嘛突然脸红了?”
    宋大仁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连连道:“没有,没有,我哪有红……”
    何大智咳嗽一声,却见周围其他的师兄师弟不知何时都围了过来,年纪轻的如杜必书和张小凡都不甚了了,但吴大义与郑大礼却都是面带微笑,便笑道:“哎呀,二师兄和三师兄也在这里,最近我的记性不佳,好像在上届大试中,大师兄连胜两场进到第三轮时,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同门师妹,咦,名字给忘了……”
    吴大义立刻接着道:“啊,我也记不大清楚了,不过好象是小竹峰上的一位同门师妹,相貌那是极美的,不过名字嘛……”
    郑大礼满脸笑意,道:“名字嘛,我们都是忘了,不过当天场中鼓掌拍得最大声,和大师兄眉来眼去的那个人的样子,我们都还是记得的。”
    “哗”!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田灵儿带头拷问:“大师兄,是哪一位同门师姐,居然对你这么好?”
    宋大仁满脸尴尬,狠狠盯了何大智一眼,干笑道:“没、没有这回事,你别听四师兄乱说,小竹峰的文敏师妹只不过是看在师娘份上,才为我们多喝彩加油了几声。推荐http://www.xbxys.com/
    “咦?”何大智立刻道:“大师兄,这就怪了,我与二师兄三师兄都不知道那人的姓名,怎么你立刻就把人家的名字给说出来了?不过说起来文敏师姐对大师兄那个好啊……”
    众人哄堂大笑,宋大仁自知失言,更知道论语锋远远不如何大智这个大竹峰门中第一精明之人,说多错更多,当下哼了一声,仗着脸皮颇厚,干笑道:“无聊之人,嘿嘿,我去看看师傅师娘好了没?”
    田灵儿还待追问,却见宋大仁溜的比风还快,一眨眼就看不到人影了,只得一把抓住何大智,水灵灵的大眼睛满是兴奋之色,道:“四师兄,你快说说,那个文敏师姐到底长得如何?”
    何大智笑道:“小师妹,你不是常与师娘回小竹峰看望水月大师的吗,怎么会从没见过文敏师姐,她可是水月大师的得意弟子呢。”
    田灵儿摇头道:“我与娘去小竹峰时都是直接去见水月大师,难得认识几个同门师姐,你快点说嘛!”
    何大智笑道:“别急,别急,今日我们去长门通天峰参加七脉会武,你多半便见得到她了。”
    田灵儿“哦”了一声,眼珠一转,仿佛醒悟什么,道:“难怪我一早起来就看大师兄整个人神采奕奕,原来是心怀鬼胎!”
    众人一呆,随即明了,放声大笑,田灵儿自己也笑,原本对七脉会武有的一点点紧张也化作了无形。她眼光移动,只见众人都是笑容满面,心情颇好,但当她看到张小凡时,心中却是忽然一怔,张小凡脸上虽有笑容,但这些年来田灵儿与他最是亲近,一眼便看出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趁着众人笑谈得起劲,田灵儿偷偷把张小凡拉到一旁,低声道:“小凡,你有什么事吗?”
    张小凡怔了一下,嘴角动了动,右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终于还是道:“我没事,师姐。”
    田灵儿看了看他,径直道:“什么东西,给我看看?”
    张小凡犹豫了一下,把怀中之物拿了出来,给田灵儿看了一眼,田灵儿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却更是惊讶,道:“你把这根黑呼呼的烧火棍带着身边做什么?”
    张小凡见田灵儿满脸讶色,但容貌中就算带了些许嗔怒,竟也是那般美丽,呐呐道:“师父恩典,让我也去见识一下,我修为浅,没什么法宝,也不会用……”
    田灵儿恍然大悟,却又忍不住失声而笑,道:“啊,呵呵,是这样啊,那你就带着这、这烧火棍去参加七脉会武么?青云门两千年来,出了个炼骰子法宝的六师兄本来就古怪了,没想到、没想到你,你居然、居然带了根烧火棍去……哈哈哈哈,我,笑死我了。”
    站在一边的大竹峰各弟子听见田灵儿突然笑得起劲,纷纷走了过来,问明情由,忍不住又是一阵大笑,张小凡眼见周围都是笑容满面、开心的师兄师姐,心头却忽然一阵愤怒。小百姓养生网
    这深心处的怒意眨眼即过,可是它那般强烈,几乎令张小凡为之窒息。
    他低下了头,紧紧握住那根难看的烧火棍,那一份熟悉的冰凉传上他的掌心。
    “小凡,”田灵儿忽然收起笑容,正色道:“对不起了。”
    张小凡身子一震,抬起了头。
    田灵儿道:“我本来想到给你件宝贝撑撑门面的,免得你出去被其他同门笑话。可是这些日子娘逼我修行逼得太紧了,我就给忘了。”
    张小凡下意识地摇头,道:“师姐,你修行要紧,不必再念及我了。诛仙·青云志18章
    田灵儿拍拍他的肩膀,微笑着道:“不过也没什么,大家都知道你的本事,这一次去就当是长长见识了。”她压低了声音,“如果有什么人欺负你了,你一定过来和我说,哼,我立刻为你出头。”
    张小凡看着师姐亲切的目光,丝毫不怀疑她的诺言,甚至于周围所有人言谈中的善意,他也感觉得到。可是,可是,是什么情绪依然如此澎湃,是什么样的火焰在深心处熊熊燃烧,以至于几乎令他无法呼吸?
    田灵儿依旧笑嘻嘻的,拍着这个她最喜爱的小师弟的肩膀,悄声道:“告诉你吧,通天峰上好玩的地方可多了,这一次去我们偷偷跑去玩,好不好?”
    张小凡眼前晃动着那美丽容颜,忽然间竟不敢直视她的容颜,低下头,心中又是甜蜜、又是烦恼,少年心事,仿佛百感交集,低声道:“是,师姐。”
    田灵儿展颜微笑,忽听身后何大智道:“师父和师娘来了。”
    众人转身看去,只见从守静堂中,田不易和苏茹走了出来。田不易一身天蓝长袍,气度颇是庄严,若不是身子稍矮,肚子又稍大了些,倒真有让人肃然起敬的宗师气派。小百姓养生网至于苏茹,则是让众人眼前一亮,平素就姿色过人的她,今天一袭淡绿衣裙,头上玉镂花,金钗头,眉若远山含黛,肤似凝脂白玉,目光如水,红唇带笑,当真是倾倒众生。
    宋大仁跟在他夫妇二人身后,面色再正经不过了。只不过众师弟一看见他,个个面上就浮起不大正经、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来了。而在宋大仁身后,黄狗大黄和猴子小灰也跟了出来。小灰现在似乎已经习惯了坐在大黄背上,这时一看见张小凡站在前方,“吱吱吱吱”叫了几声,从大黄背上跳下,窜到张小凡这里,三下两下蹦上了他的肩头。
    田不易看了看众弟子,点了点头,道:“走吧。”说罢,他右手一挥,掌心法诀引处,赤光一闪,他那柄久负盛名的仙剑“赤灵”祭起,赤芒万丈,端的是仙家至宝。说明http://www.xbxys.com/田不易正要踏前,忽然间裤管却被人拉了一下,回头看去,却是被大黄咬住了,只见这只他从小养大的黄狗摇头晃脑,嘴里“呜呜”(咬着裤管)叫个不停,尾巴摇得起劲,一双狗眼更是眨也不眨,直盯着田不易看。
    田不易犹豫了一下,嘴里含糊说了一句,但还是袖子一挥,将大黄卷了起来,随即飘身到赤灵剑上,与苏茹打了个招呼,当先破空而去。
    苏茹轻笑摇头,对众人道:“你们也来吧。”顿了一下,又对宋大仁道,“大仁,小凡修为不够,你带着他走。”
    宋大仁点头道:“是。”
    苏茹点了点头,也不见她如何作势,一道淡绿光芒闪过,仿佛与她的衣裳相配一般,载着她直上青天,追着田不易那道赤光而去。
    大竹峰众弟子中,吴大义、郑大礼与吕大信修行也没有达到第四层,不能驱御法宝,当下宋大仁走向张小凡,其余的何大智、杜必书与田灵儿一人带着一个,各自上路。众人之中,田灵儿的法宝是“琥珀朱绫”,何大智修炼的法宝是一支“江山笔”,倒很合他平素爱书的习性,不过最搞笑的莫过于老六杜必书的骰子法宝了,一经祭起,白光闪处,三颗骰子滴溜溜放大了十倍,在空中转个不停,各种数字轮番出现,若论天下赌具,再也无过于此。
    老五吕大信小心翼翼地上前细看,苦着脸向杜必书道:“老六,你这东西该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吧?”
    杜必书眉毛一挑,嬉皮笑脸道:“五师兄,不如我们打个赌,若是从天上掉下来就算你赢,我就……”
    吕大信“呸呸呸”道:“那我还敢赢这个赌么?”
    杜必书一愣,道:“那倒也是!”
    宋大仁走到张小凡身前,微笑道:“小凡,你准备好了么?”
    张小凡正要点头,忽然间肩头的猴子小灰却尖叫起来,二人吃了一惊,却见小灰一会手指指天上,一会对着张小凡指指自己,张小凡愣了一下,道:“你也要去?”
    小灰立刻咧嘴笑了起来,张小凡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宋大仁,宋大仁想了想,笑道:“反正师父都带大黄去了,我们也带小灰去吧。”
    张小凡心中欢喜,点了点头,小灰更是欢喜不已。
    宋大仁转身对其余人道:“我们也走吧,不然迟到了师父又要骂了。”众人答应一声,各自御着法宝走了,田灵儿临走时还到张小凡身旁叮嘱了一句:“小心啊,要抓紧师兄。”
    张小凡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师姐。”
    田灵儿对他笑了笑,法诀一引,琥珀朱绫霞光顿起,破空而去。宋大仁随即祭起了自己的法宝仙剑“十虎”。他是大竹峰一脉的大弟子,虽然师弟们修炼的法宝不一而同,但他还是修炼的是仙剑。“十虎”仙剑呈通体黄色,长四尺,三指宽,在仙剑中体型算是比较大的,不过可惜法宝威力不能以体型来计算。
    当下宋大仁把张小凡拉了上来,张小凡以前有过搭乘田灵儿琥珀朱绫的经验,入脚处“十虎”向下一沉,随即稳住,他已不太惊慌,倒是猴子小灰似乎知道什么,紧紧抓住了张小凡的头。
    宋大仁微微一笑,道:“小师弟,我们走了。”说着,他右手法诀向天一指,只听“十虎”仙剑剑身发出一声低低震响,原本平平飘荡在离地一尺的仙剑忽地升高三尺,张小凡下意识地抓紧了宋大仁。
    这时,一阵山风吹来,“十虎”剑剑尖缓缓向上翘起,到了约莫有翘起七分,张小凡完全是靠紧拉着宋大仁才不至于掉落下去时,一声尖啸响处,“十虎”笔直向天疾冲而上。
    张小凡站在仙剑之上,紧紧抱住宋大仁,心中虽然紧张,但无论如何也舍不得把眼睛闭上。只见大竹峰青翠的山峰离自己越来越远,忽地眼前一白,一片白茫茫的,竟是穿入了厚厚的白云之中,再也看不清什么东西。
    这时上下前后都是茫茫云气,大风呼啸不停,刮脸生疼,张小凡身子微微颤抖,半是紧张,半是激动。驰骋于青天白云间,这是何等的梦想!
    云海茫茫,也不知行了多久,正当张小凡心情慢慢要平复下来的时候,仿佛要再一次的给他惊奇,“十虎”仙剑在破空的尖锐呼啸声中,冲出了云海。
    那一片无垠的蓝天,如倒悬的深海,蓝得几乎是纯净的,无边无际,壮观雄伟。当他们冲出云海,脚下的白云仿佛水花,随着他们的去势泛起长长云气,似乎依依不舍,又如大河微浪,飘起半空,然后再缓缓落下,回到云海之中。
    长空如洗,“十虎”仙剑冲天而起,直到离脚下那茫茫云海又有了几乎三百丈的高度,宋大仁才将剑身放平,开始向通天峰方向直行而去。
    远处,一座高耸入云,不,高耸入天的雄伟山峰,傲然屹立。那里,白云飘渺处,隐隐有钟声回荡在这苍穹天地。通天峰,仿佛真的通往青天。
    张小凡屏住了呼吸,放眼远眺,无垠的青天下,雄伟的山峰旁,飞舞萦绕着无数道各色光芒,越接近通天峰,这些光芒就越是密集。
    张小凡知道那些都是青云门中弟子驱用的法宝,因法宝五行之分而有各种不同颜色,看去五彩缤纷,极是漂亮。但见这些道光芒如彩石落雨,纷纷涌向那座山峰,景象蔚为壮观。而他们与“十虎”仙剑一道,也很快融入了这五彩缤纷的洪流之中。
    伴着呼啸声,宋大仁带着张小凡御剑落到了一片巨大的广场之上,一落到地上,猴子小灰便东张西望,随即从张小凡肩膀跳下,在广场上跳来跳去,兴奋不已。张小凡也不去管它,放眼看去,只见这里白玉为栏,仙气阵阵,广场中央有九个大铜鼎,成三三之数摆放中间。最令人吃惊的,便是这广场之上,云气蒸腾,行走时如在云中,使人有成仙的感觉。
    张小凡看在眼里,倍觉眼熟,记起这里是当初自己初上青云山时到过的所谓“青云六景”中的“云海”。五年不见,这里一如即往,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么美丽飘渺,只是今日却比五年前热闹了许多。
    广场之上,此刻已是热闹非凡,青云门前来参加七脉会武的弟子们估计都暂时停在这里,远远看去,人头耸动,怕没有数百人。站在这广场上的人物,多数身着青云门服装,有道有俗,有男有女,其中年轻一辈尤多,英气勃勃之人在所多有,可见这些年来青云门励精图治,大力栽培年轻弟子。
    虽然广场上站了数百人,但依然显得很宽敞。宋大仁举目四眺,忽听远处一个清脆声音喊道:“大师兄,我们在这儿。”
    宋大仁与张小凡看了过去,正是大竹峰众人,喊话的不用说是田灵儿了,他们站在广场中间一个巨大铜鼎旁边,田灵儿正对着他们挥着手。
    宋大仁应了一声,与张小凡走了过去,一路之上,张小凡向四周张望,只见广场上其他各脉弟子三五成群地站在一起,个个看去兴高采烈谈论着什么,想来无不是对即将到来的会武大试充满期待吧。
    他们走到跟前,站在田灵儿身后的何大智首先道:“大师兄,这一路还顺利吧?”
    宋大仁微笑道:“这里又不是第一次来,还能有什么事?”
    田灵儿看了张小凡一眼,笑道:“小凡,路上的景色还好吧?”
    张小凡回想起刚才在青天之上那壮观到动人心魄的景色,衷心道:“漂亮极了。”
    田灵儿嘻嘻一笑,拍拍他的肩膀,道:“以后你自己努力些,等炼了法宝学会了御空而行,让你自己天天飞上青天去看个够。”
    张小凡没有说话,但面露笑容,重重点头。
    宋大仁向周围看了一下,向何大智道:“四师弟,师父和师娘他们呢?”
    何大智道:“我们几人跟着师父师娘到了这里,接待的长门道兄就把师父师娘引到上面玉清观去了,说是七脉首座长老要聚会一下,最后商量一些会武大试的细节。师父吩咐我们就在这里等候。”
    宋大仁点了点头,随即招了招手,把众师弟召到身边,向四周看了看,压低声音道:“我怎么看着其他各脉面生的师兄弟好多,你们先来这里一会了,有没有什么消息?”
    何大智摇了摇头,道:“我也有这个感觉,看来这些年同门各脉收了不少新人。”
    老二吴大义看了一下周围,道:“新人是不少,不过我估计等明日上台比试的,多半还是以前修为精深的各位师兄,毕竟修行经验上还是他们......”
    宋大仁忽然叹了口气,道:“二师弟,未必如此,你还记不记得两年前龙首峰派来传信的那个年轻弟子林惊羽?”
    吴大义一怔,随即默然,众人相看一眼,都没有说话,只有张小凡心中忽地有一股复杂的情绪掠过,似是欢喜,似是羡慕,仿佛还带了一分嫉妒。
    “那厮算个什么东西?”忽然间有人冷冷地道。
    众人吃了一惊,却见说话的正是田灵儿,只见她一张俏脸微微涨红,美目圆睁,恨恨道:“他不来参加这次比试也就罢了,若他敢来,最好就叫他遇上我,到时候我再与他分个胜负!”
    大竹峰众人面面相觑,老六杜必书一向机灵,反应极快,笑道:“小师妹说的极是,若是真有这么巧,嘿嘿,各位师兄,不若我们来打个赌,看看谁输谁赢......”
    “去去去!”站在他身旁的老五吕大信一脚把他踢开。
    宋大仁笑了一下,正想说些什么,忽听身后一声轻咳,有一个女子轻声道:“宋师兄,许久不见了啊。”
    宋大仁忽然如受重击。
    
  

诛仙·青云志》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诛仙 或 青云志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宝宝不要爸:总裁的1元娇妻8章

    原标题:宝宝不要爸:总裁的1元娇妻8章书名:宝宝不要爸:总裁的1元娇妻第一卷魅惑迷情第8章惑情坐落在台北的t市的黄金地段的惑情酒吧热闹,五彩灯光的舞池忽闪忽暗。舞台中央是,妖娆的舞女水蛇般的腰灵活地扭动着,浓妆艳抹的脸精致美艳,媚眼如丝,不停的放电,惹得台下的男子尖叫一片喝彩。劲爆的音乐,迷离的幻灯,香醇的酒气。这是一个酒色场所,亦是一个享乐场所,暧昧纵横,纸醉金迷是它的风情,正如这个酒吧的名字,惑情。“惑情”原本只是律法之神的陆浩杰,为了方便自己猎艳才成立起来的娱乐场所,谁知道无心插柳柳成荫,

  • 总裁的弃妇新娘8章

    原标题:总裁的弃妇新娘8章小说书名:总裁的弃妇新娘第一卷毕业聚会第8章心爱的奶奶“什么东西?”安心顺着他的意思回答。“安心,给你的啦,听说对扭伤很好效果的哦。”林泽风为了把到于安心这个妞,还可是下足了功夫。“谢谢,我想不用了,已经好很多了。”安心违心的说着,说实在,一个在这个学校没有什么朋友的她,突然间多出一个如此关心她的同学,还真不习惯。“我专程给你买的,好了,我放在这里,你记得擦哦,记住是一天三次。”放下东西,林泽风又像风离开了,他实在不想再听到什么拒绝的声音,这真伤他第一校草的自尊。三个月

  • 亿万总裁别想逃8章

    原标题:亿万总裁别想逃8章小说名称:亿万总裁别想逃第8章制止了他外界说他冷漠严厉,傲慢又无情,换过的女人更多如过江之鲫,想不到,还有人肯将女儿往他的怀里推?艾略特双手一摆,耸肩。“天晓得!”两人相视一笑,凌少泽掏出一根烟递给他。“或许他根本不在乎吧!如果能将女儿嫁给你,哪怕是个暴发户,都能藉由凌氏的名声来耍威风。”艾略特坦白的说出个人想法。凌少泽但笑不语,拿出打火机帮艾略特点烟。“你合计过吗?如果不理会商老头,我们多久可以收购完毕?何时又可开始规画动工?”艾略特吐出了第一口烟圈。“整个进度可能会

  • 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8章

    原标题: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8章书名:撒旦夺婚:御用俏新娘第一卷缘分的交错第8章为什么跟在我后面“放开我,要你管,滚开”,沈馥静现在对于陌生的男人,一点没有好感。“小姐,我不是坏人,这是我的名片,你被人欺负了吗?告诉我看能不能帮你”,男人硬是把一张精致的名片塞到她的手上。借着昏黄的路灯,沈馥静看了看,“易宇轩?”名字听起来有点熟,没细想,她现在谁也不想理。“不如我送你回家吧?”易宇轩看着这个像小刺猬般的女生忍不住说。沈馥静苦笑了一下,她才被家里赶了出来,那里才是她的家?“不用啦,我自己可以的,再

  • 妃常淡定:女人,你别太嚣张8章

    原标题:妃常淡定:女人,你别太嚣张8章小说名字:妃常淡定:女人,你别太嚣张第一卷第8章格杀勿论谁知凌很有骨气的就是饿死也不吃别人的奶水,奶娘向左她向右奶娘向右她向左。把奶娘忙乎儿的满头大汗也没有让凌吃到奶水,虽是饿的难受可是小嘴儿就是紧闭着不张开,看的南宫傲一脸的无奈与惊奇!慕容雪莲再也看不下去了,她不忍饿着孩子赶紧让奶娘把凌抱过来。一把从奶娘手中接过凌柔声说道,“凌儿乖,娘以后再也不会让别人喂你奶了。快些吃吧,娘的乖凌儿!”她声音柔美的哄着,果然一闻到娘亲身上独有的味道,凌这才用力大口大口的允

  • 撒旦老公 别太坏8章

    原标题:撒旦老公别太坏8章小说书名:撒旦老公别太坏第一卷缘起缘灭第8章再次遇险男人慵懒的睁开了好看的眼睛,伸出手一把抓住安然的手臂,用力一拉。安然的身子,就跌坐在床上,然后就倒在男人的怀里。只见男人不怀好意的看着安然,笑着倜傥道“警察要是来了,我就说你是妓,女?你猜警察会相信谁?”说完还不忘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扔到床上。还不忘用手在安然滑嫩的皮肤上,轻轻的抚摸下。安然一阵的恶心想吐,恶狠狠的骂道“你才是牛郎呢?无耻!”简直不可原谅,以为有钱就了不起,竟然敢说她是妓、女,无法原谅,火焰一下子冲到头

  • 夺情游戏8章

    原标题:夺情游戏8章小说书名:夺情游戏第一卷阴差阳错第8章后悔了“不害怕,那你干嘛把头低的那么低,还……”司徒寒越本想说还扭衣摆,可转念一想那可是虎牙妹的专属动作,别人的……他可不是很感兴趣,于是微微一提神,他又转说成“还干嘛离我那么远。”“远吗?这车也又不是很大。”程安安不服气的说着。“坐过来一点。”“干嘛?”程安安双手环胸,生怕眼前的“牛郎”在车里将她要了的样子,“那个……我,我跟你说我,我很反感玩车震。”“车震!”司徒寒越一愣……呃,这女人想哪去了,他只是想让她坐过来一点,她的肩膀压着安全

  • BOSS别这样8章

    原标题:BOSS别这样8章小说名:BOSS别这样第一卷失忆第8章我的世界从此多了一个你信息化社会的人性化服务亮点就在于,一根网线一根电话线,就可以搞定整个世界。房东夏小姐回房间捂着微微发烫的脸给店里打电话按照眼睛估算出来的尺寸给阿飞订衣服,半小时后包括一套居家服两套外衣一双鞋子和几条内裤在内的一个纸箱子就被服务生送到了夏初手里。按照她的描述和要求,居家服是一套深蓝色珊瑚绒暗花睡衣,两套外衣是最保守的一黑一白的运动套装,鞋子的号码她拿不准,最后只选择了无论大小都可以凑合的旅游鞋。等她抱着这些再次走

  • 娇蛮女斗冷酷男8章

    原标题:娇蛮女斗冷酷男8章小说名字:娇蛮女斗冷酷男第一卷开始卷第8章宾馆的内部不能怪现在的大学生太现实,主要是这个社会太现实了,环境影响了人心,而人心也在影响环境,恶循环之下,社会风气变的更加的恶劣也是很正常的。从大学生毕业不愁分配,到现在的自谋生路自主就业,大学生已经从高高在上的殿堂被打落凡尘,那耀眼的光圈已经从头顶跌落,大家都面对严峻的就业形势,为了能找到一个满意的工作,出卖灵魂的不少见,出卖身体的也多了去了,大家都是半斤对八两,谁也别笑话谁。“培培啊,吃饭可以,你可要把握住了,千万别做出什

  • 孽缘情深:若爱已不在8章

    原标题:孽缘情深:若爱已不在8章小说:孽缘情深:若爱已不在第一卷脱胎换骨第8章你还可以拥有月亮闭上眼,沧灵澜不想去想,她只想和她好好的呆一会儿。握着厚厚的信封里那一分一毛的纸币,她的手攥的紧紧的,甚至连手上的筋都看的一清二楚。那是她小时候存下来的,杜月蓉始终还是记得她说过的话。那时候幼小的她说:这么多的钱,我以后就是超级小富婆,妈妈不是说每个女孩子都会遇到一个王子吗?我不是公主,王子会找到我吗?会不会不喜欢我呀?如果他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我有钱,我可以养活妈妈。这么多钱要用几根手指才能数的过来?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