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完整版【腹黑宝宝V587】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15 23:19:5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腹黑宝宝V587
第9章 逆袭的开始!
神色坦然地拉着一双儿女朝着门口走去,还未走到门口,便被一名家丁给拦了下来,厉声喝道:“站住,看看清楚,这儿可是丞相府,不是你们这种穷酸人能来的地方!”
  微微勾唇,萧玉凝冲着林氏的背影道:“二娘,凝儿回来了。阅读xbxys.com
  二夫人的身子僵了僵,整个人怔怔地转过身来,眼中带着七分的惊讶,三分的嫉恨,仔仔细细地将萧玉凝母子三人打量个遍。
  最后,一脸尖酸地道:“哪里来的一家子乞丐,居然胆敢冒充我萧府的嫡小姐,真真是胆大包天了!”
  “二娘,您不认得凝儿了么?六年前,可是您和姐姐一起带着凝儿出府游玩的呢!”萧玉凝依旧淡声说着,唇边的笑意,却是越发地冷冽起来。
  “逆女,你还有脸回府来,萧家的脸面都快被你丢尽了!”林氏见她步步紧逼,当下便急急地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萧玉凝听罢,微微抿唇,清亮的眸光微微斜视脸色煞白一片的萧落雨,浅声道:“当年我被人用强之时,好像姐姐就在门外守着的吧?”
  萧落雨的眼中浮起一抹寒光,恨恨地盯着她,一双眼睛仿佛要将她给割成无数片一般地恶毒。
  无视她恶毒阴狠的目光,萧玉凝继续道:“你觉得,如果爹爹知道当时姐姐你就在门外,却不进门制止这一切后,会如何处置姐姐呢?”
  她的声音温婉清雅,却莫名地令萧落雨母子感到心底一阵发寒,心中越发纳闷起来。明明六年前她逃婚离开的时候还是个懦弱到无可救药的性子,怎么时隔六年,她一回来,性情竟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这跨度和反差实在太大,大到两人几乎都有些不能接受。
  以前的她,明明只是一个软弱无能,活该受尽欺负的白痴罢了,可现如今的她,一双眼睛时刻散发出逼人的神彩,仅仅一个挑眉的动作,便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眼球!
  不,这怎么可以!
  皇上马上就要选妃了,而曾经与这个贱丫头有婚约在身的凌远候也马上该纳正妃了,自己决不能让这个贱女人再回来破坏自家宝贝女儿的好事!
  心中这般想着,林氏也没再多想,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张开喉咙便欲开口朝外喊人,结果在她的声音抵达咽喉处时,便蓦然而止。来自xbxys.com
  她瞪着一双眼睛,无比惊惧地盯着萧玉凝奇快无比的身手,只觉得全身上下冰凉一片。
  怎么可能?这个贱人的体质不是说没资格成为剑师的吗?那刚刚这一手又算怎么回事?
  萧玉凝赶在林氏声音发出之前,手腕瞬间便扼上她的喉咙,使其发不出任何声响,直憋得她满脸赤红。
  “二娘,凝儿离家六年,初次回府,这些,就算是给您和姐姐的见面礼,日后,若胆敢再冒犯我母子三人,便别怪我出手无情了!”丢下这句话,萧玉凝冷冷地再次扫了两人一眼,眸光中隐隐透着几分压抑之色,随手便将林氏给丢向一边。
  “唉哟!我的鼻子……啊……血……”
  
第10章 带着宝贝认祖宗!
萧玉凝将林氏随手一丢后,便拉着一双儿女转身离去,身后突然传来二夫人尖锐的嘶叫声以及萧落雨紧张的惊呼声。
  一时间一众家仆人都立刻呆若木鸡,不可置信地望着跃过他们,直接推门走进相府内的萧玉凝母子三人,心中都在惊呼:这……还是咱们家那个懦弱的废物大小姐吗?!
  萧落雨目前萧玉凝转身离去的背影,心中又惊又怒,恨恨地盯着萧玉凝的背影,沉声道:“贱人,早在六年前本小姐就应该一刀杀了你!”
  林氏一边痛呼,一边伸手捂住不停淌血的鼻子,难以置信地望着大开着的府门,不敢相信方才那个替萧玉凝出头的女子便是她本人。
  且不说周身气质反差太大,就连带着行事作风,居然也跟换了个人似的,令她不由不紧紧蹙眉。
  忽然,眸光微亮,唇边勾起一抹阴冷笑意,缓缓扫了一眼从小倍受她偏爱的女儿,沉声道:“雨儿,不用担心,今晚,娘就让他们母子三人永远地消失!”
  略有些阴冷的风刮了过来,带起嗖嗖寒意,萧落雨下意识地抱臂,凝视着娘亲越发残忍的眼神,心中却猛地一声巨响,就仿佛被人重重撞击一般,为她带来几分说不出的不安。说明xbxys.com
  在门口教训一番林氏母女,萧玉凝的心情无比畅快,扫了一眼那些看见她仿佛看见鬼一般的下人们,微微勾唇,不紧不慢地朝着前厅正殿走去。
  按照习惯,这具身体的老爹此刻应该是在书房练字,而书房就设在正殿的偏厅,是以,她按照记忆里的路线,缓步走着。
  吱呀!
  轻轻推开房门,她带着两个好奇宝宝一同跨进书房,目光扫视一圈,便看到了同样朝她望来,老脸上尽是惊喜之色的父亲,青玄国的丞相大人萧慎远。
  萧慎远几乎有些不敢置信地从椅子上起身,快步冲上前来,一把便捏住她的双臂,历经风霜的脸上浮起一抹狂喜之色,颤抖着双手,大笑道:“哈哈,果然是老夫的凝儿,丫头啊!你总算是回来了……”
  看着老父亲一脸激动之色,萧玉凝的心底,微微有些触动,不由冲他点头,浅道:“女儿不仅回来了,还带了爹爹的两个外孙……”
  说着,轻轻地推了一把萧小宝和萧小丫,浅声道:“小宝小丫,还不快见过外公?”
  萧慎远一脸激动地垂头,缓缓蹲下身子,看着近在眼前的两个仙童般的小娃娃,当下便露出慈爱笑容,伸手将俩孩子齐齐揽入怀里,口中连道:“好,好,好啊!”
  良久,萧慎远才舍得松开俩孩子,却是舍不得移开视线。
  萧小丫眨了眨眼睛,冲着萧慎远甜甜一笑,奶声奶气地唤道:“外公好。”
  萧慎远长长地答应一声,眼中尽是欢喜之色。
  萧小宝仔细打量一番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小眉头微拧,脆声声地道:“你真的是我们的外公?”
  萧慎远微微愣了愣,随即大笑点头:“怎么?小宝觉得外公哪里不像外公了?”
  萧小宝眼珠子转了转,脸上浮起一抹狡黠之色,脆声声地道:“我听说,长辈头一次见到晚辈时都是要给红包的,不知道……外公准备了没?”
  
第11章 荣归,恶整二夫人!
听到自家的小外孙问自己讨红包,萧慎之立时便是一阵大笑,在萧玉凝打算揪回自家不懂事的儿子前,先一步将萧小宝抢了过来,一左一右,将两个孩子抱在怀里,喜道:“是外公糊涂了,小宝放心,外公一定给你们准备个大大的红包,包你们满意,好吧?”
  萧小宝听罢,冲着妹妹眨了眨眼,也脆声声地道:“谢谢外公,外公最好了!”
  萧玉凝白了自家儿子一眼,没好气道:“白养你这么大了,有了外公居然就忘了娘亲。完整版【腹黑宝宝V587】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萧小宝咧嘴一笑:“娘亲要是别那么抠,我肯定只爱娘亲一个。”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情形正好被刻意前往书房送茶的二夫人看到,当下便一挑眼,十分不悦地清咳一声,扭着水桶腰便走了进来。
  “呀!这哪儿来的野孩子?怎么爬到老爷的怀里了,真是太不懂规矩了!”林氏一脸尖酸刻薄地叫着,急忙就要把两个孩子给扯下来。
  她的话音还未落,便见萧小宝冲萧小丫使了个眼色,小丫头立即便小嘴巴一包,泪眼汪汪地看向林氏,眼中水汪汪一片,看得萧慎远一脸心疼之色。
  不悦地瞪了林氏一眼,连忙柔声哄道:“小丫不要怕,有外公在呢!”
  萧小丫的嘴巴缓缓恢复正常,眼眶里的水雾也瞬间消散,直接朝着萧慎远的脸上吧唧一口亲了下去,脆声道:“嗯,外公最好了。”
  萧小宝趁着萧慎远哄小丫的一瞬间,冲着林氏扮了个鬼脸,用唇型对她道:母夜叉,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娘亲!
  林氏被这两个孩子给气得险些喷火,却见萧玉凝微微一笑,走上前来,看了一眼她肿得老高的鼻梁,惊呼道:“呀!二娘,你这鼻子是怎么回事?莫不是做了太多亏心事,不小心鬼上身,自己拿东西砸的吧?”
  尖锐的目光狠狠剜了萧玉凝一眼,林氏掩面低泣,一脸凄然地朝着萧慎远诉苦:“老爷,您瞧瞧,妾身这鼻子都要毁了呢!您可一定要为妾身做主啊!”
  萧慎远本来心情大好,结果被林氏一阵哭闹折腾,特别是当着自家亲亲外孙的面儿,实在令他颜面尽失,当下便横她一眼,沉道:“鼻子伤了就去找大夫,跟我说有什么用?”
  话落,立即便换上笑脸,抱着俩孩子朝门外走去,边走边道:“外公这就带你们去宝库看看,喜欢什么尽管拿,千万别跟外公客气!”
  看着萧老爷带着萧玉凝的一双儿女欢天喜地的离去,林氏看向萧玉凝的目光越发恶毒,活似要将她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对此,萧玉凝只是浅然一笑,低声道:“二娘,你可得好好在这个家待稳了,免得哪天一不小心被爹爹给扫地出门了才好!”
  话落,她低笑着离开,留下林氏一脸怨毒地瞪着她的背影,暗骂一声:“贱蹄子!”
  
第12章 凭什么你娶我就嫁
数日后,萧府正厅。说明http://www.xbxys.com/
  萧玉凝在萧慎之极力邀请之下,郑重其事地坐在了前厅,身上还是平时穿着的素雅白衣,连头发都未盘,直接以这样的姿容来迎接他口中所说的“贵客”。
  老爷子坐在偏位,主位上空着,冲她使了个眼色,低道:“凝儿,待会儿过来的可当真是位贵客,见到他一定要记得行跪礼……”
  不待老爷子说完,门外便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紧接着,传出一个清朗的男声:“萧爱卿。”
  说话间,一道银白色身影便直直撞入萧玉凝的眼中,修长完美的身形,似一抹耀目的骄阳一般,使得她不由微微眯眼,仔细打量。
  墨玉一般的长发捋了一半,以白玉冠束起,刀削一般的脸庞上,两道霸气凛然的剑眉斜飞入鬓,一双眼晴虽然看似温润清澈,实则暗暗透着寒芒,令人只一眼望去,便再难移开视线。
  微微勾起的唇角为他原本有些冷硬的表情添上几分温和,薄唇轻启间,一道令人听之难忘的浑厚嗓音自喉间响起,伴随着沉稳的步子,缓缓走入房中。
  看似无意,实则有心地朝着萧玉凝的方向扫了一眼,眸光中瞬间射出一抹涟滟光华,却又瞬间被其掩回眼底。
  习惯性地坐于主位之上,伸手轻握椅子的把手。网站xbxys.com
  萧玉凝毫不顾及地与之对视,心中暗自判断着此人的身份。
  整个青玄国,能让父亲忌惮的除了几位王爷亲王,就只剩下当今皇上了,而眼前这人,生来就带着一股王者之势。
  况且,能够称当朝丞相为爱卿的人,除了皇上,还会有谁?!
  萧玉凝根本无须多想,便猜出来人的身份,无视父亲示意她下跪的眼色,缓缓起身,道:“皇上大驾光临,臣女本应跪迎圣驾,只不过,看皇上的样子,倒像是微服出巡,臣女实在不好拆穿皇上的身份,请恕臣女未曾跪迎之罪。”
  话落,抬眸望去,唇边却是勾起一抹明艳笑容。
  萧慎远怔了怔,见皇上非但不怒,反倒像是心情大好的样子,稍稍放心,缓缓落座。
  墨天渊自进来之后,目光半刻也不曾从萧玉凝的身上移开,直看得她一阵心烦。
  微微抬眸,挑眉道:“皇上如果没旨意要宣,臣女可是还有事在身,就不打扰皇上与父亲谈论政事了。”
  见她起身欲走,墨天渊只淡声道:“丞相,朕来,是为了与你一同商量迎娶朕的爱妃,你们萧家的嫡女萧玉凝一事。”
  萧玉凝已经走到门边的身子突然间僵住:什么情况?她什么时候跟这个男人扯上关系的?
  萧慎之听罢,也是一脸难以置信,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地问:“皇上,确定是嫡女玉凝,而非长女落雨?”
  墨天渊微微挑眉,看向缓缓转过头来,怒目瞪着自己的女人,心底一阵畅快,一字一顿,异常清晰地再次道:“三个月后,朕亲自来迎娶朕的爱妃,萧……玉……凝……”
  萧慎之暗暗擦了一把汗,近乎颤抖地道:“皇上,可……可凝儿她……”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萧玉凝干脆利落地接了过去,浅道:“我早已不是清白之身,且育有一儿一女,皇上,您还是另觅佳人吧!”
  
第13章 凭朕是孩子的父亲!
她的语速极快,一口气将自己的处境述出,脸上表情平淡静默,仿佛这些在她眼里根本就不算是什么见不得人,上不了台面的事情一般。
  墨天渊凝视着她,突然笑得轻浅淡薄,缓缓踱至她跟前,沉道:“这些,朕都知道,但你,朕是要定了!”
  深沉中透着霸气的语气,习惯性地带着一丝强势,一双灿若星辰般的眼睛沉沉地盯着她,仿佛要将她深深印入眼中一般。
  神色微冷,萧玉凝寒声道:“凭什么你娶我便要嫁?!”
  “就凭……”他突然欺身而至,压低声音在她耳畔道,“我是你孩子的父亲,毁了你清白的男人!”
  鼻间尽是属于他的气息,萧玉凝下意识地想要退后半步,却反被他先一步凑近,冲她勾起一抹魅惑人心的笑,低道:“记住,三个月后,好好准备,做朕的女人!”
  萧玉凝冷哼一声,直接侧过身子,避开他迫人的气势,浅道:“真是不好意思,我还需要征求我一双儿女的意见,反正婚期在三个月后,就请皇上用这三个月好好考虑一下,娶我这么个不清不白的女人回宫,前朝后宫会如何议论你!”
  这个男人有问题,她的记忆,包括这具身体前主的记忆里,从来就没有过他这个人的任何片段,他怎么可能是她孩子的爹?!
  “朕倒要看看,届时,他们谁敢有异议!”抛下这么一句话,墨天渊深深看她一眼,随即便抬脚离去,留给众人一抹耀眼的背影。
  青玄国是整个东陵大陆实力最强的国家,而墨天渊则是整个国家的统治者,虽然看起来年纪轻轻,却在朝中威望极高,深得人心。
  这是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最低等的是凡人,即没有资格成为剑师的人,接下来便是剑士、剑师、剑灵、剑圣、剑皇、剑尊等六个大的级别,每个级别又划分为九个星等,在这六个大级之上,便是传说中的神尊。
  剑师的实力,除了体现在剑道修为上之外,还需要优秀剑师必备的剑术,而剑术同样分为低、中、高、极品等四个大的等级,每个等级又分五个品阶。
  剑术的等级越高,剑师的实力便越强,拥有高等剑术的剑师甚至可以越级挑战对手,并依靠高级剑术立于不败之地。
  每个剑师在使用内力之时,手腕上都会现出不同等级的星星,除了剑士。
  而白色代表剑师,绿色代表剑灵,蓝色代表剑圣,紫色代表剑皇,银色代表剑尊,到了神尊之境,同样也不会显示任何星级。
  如今的萧玉凝,静静地盘膝坐在床上,一双儿女睡得正沉,她却闭目进入冥想之境,五颗白色星星十分清晰地出现在她的手腕上,淡淡的清华萦绕在她周身,四周的灵力正疯一般地涌入她的身体。
  颈间的月形吊坠之上,覆着一层淡而微弱的金光,扑闪着,居然将大半的灵力都吸入其中。
  而这一切,萧玉凝都并不知情。
  突然,门外由她亲自布下的防狼警铃突然响起,萧小丫和萧小宝立即便瞪大眼睛从床上坐起身来,看向同样从修炼状态恢复过来,正缓缓张开双眼的娘亲,一脸的警惕之色。
  萧小丫的身子微微有些发抖,吃力揪着自家哥哥的衣角,脸上尽是惊惧之色。
  萧小宝微微皱眉,小大人儿般地安慰妹妹:“小丫不怕,哥哥和小紫都会保护你的。”
  
第14章 欺我者,十倍奉还!
被哥哥安慰,一向唯哥哥命是从的萧小丫立刻便停止颤抖,眨巴着一双琉璃似的大眼睛,低声道:“哥哥,你不仅要保护小丫,还要保护娘亲!你可是咱们家唯一的男子汉呢!”
  被妹妹一阵吹捧,萧小宝无比自豪地扬头,一拍胸脯,打起保票:“当然,妹妹放心,我只用负责保护你就行了,娘亲那么厉害,哪里还需要我保护。”
  正这般说着,四面突然齐齐窜出十余名黑衣人,各个以黑巾蒙面,手中举着明晃晃的长刀,目光森森,周身透着凛冽杀气,齐齐朝萧玉凝逼近。
  萧玉凝脸上神色清冷,唇边却浮起一抹冷然的笑,随手抽出床柱旁挂着的一把普通长剑,紧握于掌中。
  那一众杀手见她动作麻利熟练,当下便相视一眼,不再耽误,挥刀涌上。
  刀光剑影瞬间打成一片,萧玉凝并未修习剑术,这些年她虽然成功修炼至五星剑师之境,却对于低级剑术看不上眼,觉得要学就要学最好的,起码也要是极品剑术才行。
  此刻,她虽没有剑术加身,可在前世,她可是顶级杀手,近身肉搏她最精通不过了。
  眸中划过一抹嗜血光芒,手腕急速翻转,手起刀落间,总能带起一些东西,不是那些杀手的黑巾,便是头发胡子之类的。
  她露出这一手超绝的实力,使得这群杀手立时傻了眼。
  明明雇他们来的那人说只是杀个柔弱胆小的大小姐,可没想到,这人非但修为比自己高,就连那诡异至极的剑术,也令人防不胜防。
  不过短短数十个回合下来,自己这方的人就死伤近半,照这样下去,自己这方哪有机会完成任务,恐怕不丢了小命都不行!
  这般想着,那余下的没受伤的杀手当下便相视一眼,扭头便窜。
  奈何,她萧玉凝想留的人,即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也绝对带不走!
  一股凌然之气自她周身散发出来,她的身影突然化为一道白色流光,快如鬼魅一般地穿梭在众人之间。
  转眼间,那些欲逃走的杀手便一一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黑巾全部被揭下,露出一张张白中泛青的脸孔,一个个惊惧至极地望着眼前那个恐怖的女人,一颗心高高吊起,暗叹自己此次误信了雇主的鬼话,居然踢到这么一块儿大铁板!
  萧玉凝扫了一眼众人,突然勾唇,浅笑:“你们这种身手也配称之为杀手?”
  她此话一出,杀手们不乐意了:我们不配称为杀手,那谁配?难不成你配么?!
  “啧啧,看来,你们是不服气了,好吧!为了让你们心服口服,本夫人这就再给你们个机会,如果有人能在我手上走上十招且不败,我便放他离开,怎么样?”萧玉凝眸光清浅温和,完全不似方才一般时时透着凛然杀机。
  

腹黑宝宝V587》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腹黑宝宝V587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16章 出轨的代价【16】

    原标题: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16章出轨的代价【16】小说:悬崖上的爱情第16章出轨的代价冷静下来之后,我才发现,我原本是去找夏洛宸离婚的,这样一耽误,事情又没办成。我去了医院看望父亲,我的心里太乱了。除了父亲,我无人可诉说。父亲依旧躺在病房里,安静的像是睡着了。我拿着棉签蘸水给他擦拭干涸起皮的嘴唇,心里一阵酸涩。“爸爸,你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我撑不下去了,真的撑不下去了。”我的眼泪忍不住的滚落,大颗大颗的滴在手背上。只要爸爸醒过来,当年的事说不定就能真相大白了。爸爸怎么会害夏家,夏洛宸父亲的

  • 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15章 找找刺激【15】

    原标题: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15章找找刺激【15】小说书名:爱过一场兵荒马乱第15章找找刺激这个月子真心坐得又冤又凄凉。期间黎落经常来陪我聊天,每次都还带补汤过来,可这场婚姻在我的心里留下的创伤没那么容易恢复的,就算伤口愈合也还有道疤。何旭打过几次电话我没接,我甚至觉得每次看到手机屏幕上亮起他的名字,还未愈的伤口就又裂开了。我不愿回想他对我所做过的一切,一想起来就有一种割心剜骨之痛,这是一个折磨自己的过程。由于联系不上我,后来他直接上了门。打开门一见是他我二话没说就要关门,他伸手抵住门。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灵犀苦【15】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灵犀苦【15】小说名称:相思君知否灵犀苦今日奏折格外多,献帝顺手将两本折子扔进炭炉里,火苗舔上来,迅速烧透了‘弹劾丑妃’四个字。瑞脑消金兽喷出香烟,赵献屈起两指,抵在眉心揉了揉。疲惫、困倦,却出奇的心神不宁。“陈国昌。”赵献道,“今日燃的什么香?”“回皇上,”陈国昌在屏风后垂手默立,“鳄梨香,安神醒脑。”赵献心不在焉地颔首,欲言又止,未几,低声问道,“之前让你给她送的伤药,送了么?”“已送了,是丑妃娘娘惯用的那一种。”“被褥呢,都备了么?地牢里没有地龙,这几日该冷了罢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5章 真相【15】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5章真相【15】书名: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5章真相一个月后,冷宫原本照顾应雪桃的宫女请求调离,阎清鸣才得知有人假传圣旨的事。他勃然大怒,将奏折统统扔在了地上,问德公公:“那个女人现在在哪里?!”德公公跪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回皇上,应雪桃饮下毒酒后当场毙命,尸体被假传圣旨的人带出了宫。”她死了……可恶,没他的允许,她怎么可以死?!阎清鸣眼中的怒火燃烧,看得德公公心中忐忑。伴君如伴虎,他尽管跟随阎清鸣多年,却还是捉摸不透他的心思。皇上这是在生气吧?因为应雪桃死了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5章 感冒发烧【15】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5章感冒发烧【15】小说名:先生,我们不约第15章感冒发烧楼医生来了以后,给林语嫣量了体温开了退烧药,还给她打了退烧针。本来是要打屁股针的,冷爵枭自然是不让,让改为静脉注射,打在手背上了,原来一两分钟就完事,非得变成了二十分钟。在等自动推针器的时候,楼清寒坐在一旁,看了眼站着的冷爵枭,嘴角有丝调笑:“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这是你第一次将个女人带回家吧?”冷爵枭黑眸一闪,有些含糊道:“谁说是第一次?”“哦,那你之前还带回了谁?”楼清寒一副根本不信的表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5章 就是因为你穷!【15】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5章就是因为你穷!【15】小说名字: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5章就是因为你穷!两人毫不避讳的十指紧扣站在一边,那画面落在萧月的眼里,是那样的刺眼。她眨了眨眼睛,不动声色的走到两位老人面前,打着招呼。“爸,妈。”陆老爷子点了点头,示意她坐下,婆婆更是亲热的拉住她的手,不断的嘘寒问暖着。站在一旁的江楠,面色有些尴尬,却还是忍住什么也没说,似乎感觉到她的异样,陆温泽握住她的手更用力了些,更是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萧月看着两人眉来眼去,心里打翻了五味瓶,她宁愿自己才是陆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5章 迷糊的吻【15】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5章迷糊的吻【15】小说书名:相思满心间第015章迷糊的吻方小鱼斜着眼睛,偷瞄了下一言不发的沐攸阳。他正看着那倾泻而下的长长游戏甬道。激流艇上玩家们的尖叫声,以及激流水瀑的声音震耳欲聋。他冷峻坚毅的眉头似有微微抽.动,看得出,沐攸阳并不想坐上去,把自己弄得浑身湿透。方小鱼看出了他的心思,而且她也不想把自己弄得浑身是水,于是弯下腰哄着乐宝儿:“乖,我们玩别的好不好,这个会把衣服都弄湿的。”“不嘛不嘛,乐宝儿就想玩这个~~~”乐宝儿立刻转头,晃着西瓜头,眨着大眼睛,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5章 感冒发烧【15】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5章感冒发烧【15】书名: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5章感冒发烧楼医生来了以后,给林语嫣量了体温开了退烧药,还给她打了退烧针。本来是要打屁股针的,冷爵枭自然是不让,让改为静脉注射,打在手背上了,原来一两分钟就完事,非得变成了二十分钟。在等自动推针器的时候,楼清寒坐在一旁,看了眼站着的冷爵枭,嘴角有丝调笑:“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这是你第一次将个女人带回家吧?”冷爵枭黑眸一闪,有些含糊道:“谁说是第一次?”“哦,那你之前还带回了谁?”楼清寒一副根本不信的表情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5章 介意我的第一次吗?【15】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5章介意我的第一次吗?【15】小说名字: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5章介意我的第一次吗?我禁不住浑身一抖,不知道傅言殇有没有听到那些话。导购小姐见我面色不对,可能觉得这样问我很唐突,立即抱歉地收了声:“对不起啊秦小姐,一时没忍住问了您的隐私。”“没、没事。”我心虚地望向傅言殇。他不知何时走到了窗边接听电话,距离有点远,应该没听见导购小姐说的那番话。我悬着的心稍稍落了下来,想想只是形婚而已,我和傅言殇又不可能发生关系,我是不是处女,也许对他来说,根本无所谓。这么想着,我

  • 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15章 难道我们再来一次!【15】

    原标题: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15章难道我们再来一次!【15】书名:爱无论早晚第15章难道我们再来一次!“怎么叫啊!”冷婉言刚准备把这句话写上去又感觉不妥,虽然没有叫过但是从电视上也听到过,可是那种女人欲死欲仙的声音从自己的口里出来还真难。可是自己如果不叫今天白天的戏就白演了,可是张了张嘴,她的脸色再次涨红,她实在是发不出那样的声音,怎么办呢?“要不然我帮帮你?让你叫床?”上官子轩说道。“无耻——”冷婉言心里暗骂。上官子轩:“成败在此一举!”冷婉言无奈的摇了摇头,想想自己今天辛辛苦苦的陪着这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