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汉之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15 22:47:59 来源:网络 []

书名:汉之云

她想死就让她死去

得知自己有了李承鄞孩子的那一刻,我本该开心的,可是我却一点都笑不出来。原文xbxys.com

用力的攥住袖下颤抖的手,却还是控制不住,最近手抖的越来越厉害,距离三年之期只有三个月了,我最多只有三个月的命了,孩子才一个多月,我生不下来。

扫了眼地上大把大把的落发,我扭头对着外面喊:“素素,把我的药端过来。”

不多时,月香端着一碗药进来,摆到我面前时,方笑吟吟的冲我讲:“娘娘又喊错了,奴婢是月香。”

我晃了晃神,才想起素素已经死了,一个月前就死了。

凉凉的笑了声,捧起月香端来的药,一饮而尽。

月香接过我手里的碗,怯忧忧的问我:“娘娘,这是什么药?为何您要喝这个,可是害了什么病?”

“能让人开心的药。”

至于害了什么病,那是心病,从遇见李承鄞的那一刻便害上了吧?

窗户外吹进的桂花香有些冷,我叫月香关上了门窗,将她遣了出去。原文http://www.xbxys.com/

自个去了床上,散下了纱帐,盖上锦被的那一刻,只觉得身子更冷了,尤其是肚子那里,像捂了一块冰,冻得我手脚冰凉。

药效约么是过了半个时辰发作的,肚子一抽一抽的钝痛,像有人活活用刀在割我的肉。

额上大滴大滴的汗水淌下来,可我咬着牙怎么都不肯发出一点动静。

我不知月香是否发现了异样,突然急促的敲着房门,然后冲了进来,看着已经漫到地上的一摊血,惊呼一声,撒腿就跑了出去。

……

李承鄞是和太医一块赶到的,太医作势要对他行礼,他却踹了太医一脚,也不知他是气的还是怎么的,对着太医吼的时候,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还不滚去请脉!”

太医被他吓到,战战兢兢的跪在我面前给我请了脉,然后如实和李承鄞交待了。

同一时间知道我有了孕,还堕了胎,李承鄞的脸色简直难看至极,尤其是月香告诉她,那碗药是我自己写的方子取的药,自己喂自己喝下时,他更是怒不可遏,冲到床前,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网站xbxys.com

我孱弱的身子被他这样晃上一晃,胃里一阵翻搅作呕,可脖子被他掐住,一口气憋在嗓子口,怎么也吐不出来。

“你就这么不想给朕生孩子?”

嫁给李承鄞五年,他一直膝下无子,大约他真的想要个孩子吧,现下又觉得我谋逆了他的子嗣,才会这么恼火吧?

但是我没有不想给他生孩子,我是那么喜欢他,他一直都知道,我做梦都想和他有个孩子,哪怕他害死了素素,哪怕他把对我的承诺都兑现给凤依存,哪怕他将我几十载的寿命锐减成三年,我还是想的。

可我生不下来,即便是生的下来,染了千瓣桃红的毒,孩子也熬不过足月,活着也是日夜受折磨,我不能让自己受的苦,再让孩子受一遍……

眼前阵阵虚无,我觉得自己快要被李承鄞掐死的时候,他却突然松了手。

“她想死就让她死去,谁也不准救她。”

李承鄞走的时候扔下这么一句话,将太医带走了。

区区邪风,能伤她分毫?

清霄殿骤然变得寂静无声,意识昏昏沉沉的,带着痛睡了过去。

我再醒来的时候,月香正守在床前,看到我睁开眼很是惊喜。小百姓养生网“娘娘,您终于醒了,我给您熬了红枣莲子羹,去给您盛一碗,您吃一点吧。”

“好。”

东西还是要吃的,至少我得熬到卫言在外面安顿好一切,我才能逃出去。

月香欣喜的出去端了一碗进来喂我,一边吹着汤匙一边劝我。“娘娘,您别怪皇上,皇上就是嘴硬心软,您睡了后他在这儿守着您好久才离开的,走的时候还特意嘱咐我,给您炖些补品。”

瞧着月香忧心忡忡的样子,我莫名觉得好笑,也真的笑了出来。

李承鄞的确怕我死了吧,有我这么个活药存在,才能保他的凤依存长久无恙,若然我真的死了,凤依存再中了什么奇毒,就没人能救他心爱的女人了。原文http://www.xbxys.com/

月香看我笑了,以为我是开心,没再讲什么,只小口小口的喂我。

身子难受就吃不下东西,勉强吃了小半碗,突然一口血气翻涌上来,眼见着就要吐出来,我连忙捂住了嘴巴,强行咽了下去。

对着月香摇了摇头,她为难的端着小碗出去了,我连忙将手上的血擦掉了。

……

第二天,晌午时分。

我方撑着病怏怏的身子能坐起来,不知凤依存从哪得的消息,一袭鹅黄衣裙款款到了清霄殿,瞧着气若游丝的我,关怀备至的拉起我的手。

“姐姐,好生生的怀了孩子,怎么就掉了呢?那里,还疼不疼?”

艳生生的丹蔻刺的眼睛疼,像极了那天从素素身上流出来的血,疼不疼,我也想问问素素,那天留那么多血疼不疼?

喉咙涌上一阵腥咸,我反手一巴掌打在了凤依存那我见犹怜的脸蛋儿上,啪的一声,殿里的宫人委实没料到我有这胆子,都被吓的抖了一抖。她们料定我一个死了哥哥,无依无靠的孤女不敢动当朝大司马的掌上明珠吧?

却是不等那些宫人们反应过来,我的脸上就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打我的不是凤依存,而是尾随她而来的李承鄞。阅读xbxys.com

身子被他打倒在床上,涌上来的血气我到底是没忍住,一口吐了出来。

抹了抹嘴角的血,我又忍不住笑了,他到底是爱凤依存,爱的滴水不漏,怕她来我这清霄殿受委屈,就连上朝的时辰,他也扔的下满朝文武赶过来。

“贱人,依存好心探望你,你不领情也便罢了,还敢打她!”

暴怒的声音震得我脑袋嗡嗡作响,昏眩之中,我看到凤依存嘤嘤委屈的靠在李承鄞的肩上,李承鄞捧着她被我打的半边脸,满满的心疼都要溢出眼眶。

愣了许久的月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咚咚的磕了三个头才敢讲话。“皇上,我家娘娘定然是痛失爱子,精神异常,求皇上和贵妃念在她这么可怜的份上,不要跟她计较。”

月香讲着话,急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那紧张的模样,看着看着就让我想起了我的素素。

李承鄞冰冷的目光扫过来。“她自己作孽与他人何干,她想死,旁人还能拦得住?”

“皇上,臣妾没什么大碍,还是……”

“来人,把她拉出去,罚她跪在清霄殿前,依存的脸没好,她就不准起来。”李承鄞大手一挥,从殿外进来两个侍卫,将我拖了出去。

“娘娘现在身子弱,外面天气又这么冷,若真的让她跪上几天,她会死的……”

“她的命那么硬,区区邪风能伤她分毫?”

命硬?

呵呵……

月香哭哭啼啼求情的声音从殿内传来,我听得不甚真切,伏在那坚硬的汉白玉上,不多时李承鄞便大步抱着他心尖上的人,从我身边经过。

听着渐去渐远的脚步声,眼眶兀自就有些酸,按道理来讲,我打了凤依存一巴掌,他打了我一巴掌,我们该算是扯平了,为什么他抱着凤依存心疼去了,我却要在这罚跪呢?

果然,人跟人还是有区别的。

不知过了多久,额上火急火燎的烫起来,身子一歪,我倒在了地上。

伴随着猎猎的晚风,恍惚之间,我忽然想起了第一次见李承鄞时的模样,在那紫藤花开满的山谷,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人。

可是他不开心,满目愁容,他告诉我,他想当太子,想掌管天下,可没人肯帮他,他来求我的阿爹阿娘,阿爹阿娘却拒绝了他。

看着他忧思的样子,我忍不住伸手抚平了他的眉头,看到他展颜的那一刻,山谷里所有的紫藤花都黯淡了。我心里默默做了个决定,他这么好看的人,皱起眉头来太糟蹋这么一张面皮了,我要让他笑。

所以我跑去同阿爹阿娘讲,我要嫁给他,阿爹阿娘拦着我,说即便是我嫁给他,也不会派人助他夺取皇位的。

可是阿爹阿娘说谎,在我嫁给李承鄞后,他们任由智勇无双的哥哥陪着我,为李承鄞出生入死了五年。

那时我还不是娘娘,他也不是皇上,只是个不受宠的皇子。

那时候的李承鄞对我,也像对凤依存一般,事事都将我捧在心尖。

在山谷中的日子,是我这辈子最快活的时候,只是后来为什么都变了?

头越来越重,身子越来越冷,可不管我怎么蜷缩着身子,寒风依旧不住的对着我呼啸。

好困好困,眼皮止不住的打架,我是要死了吗?

死了倒是个不错的法子,至少不用看李承鄞和凤依存快活了,那样心里就不会疼了,倒是可惜见不到阿爹阿娘了。

算起来,阿爹阿娘五年没见过我了,他们肯定骂我不孝了吧……

呼——

“余小枫,你不许死,你若是死了,我就灭了整个天机门!”

不行,谁也不许害天机门,谁也不许害阿爹阿娘!

呼——

“小枫,我求你,睁开眼!”

是谁的声音,听着这样让人心碎?

……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看到了月香,她一瞧见我醒了,抓着我的手就哭:“娘娘,您终于醒了,您终于醒了!”

瞧着屋子里熟悉的陈设,还有月香难受的模样,我才发觉自己还活着。

挣扎着想坐起来,可身子却使不上力气,月香见状,连忙来扶我。“娘娘,您想做什么,月香帮您。”

“他不是罚我在外面跪着吗?你怎敢扶我进来?”

月香愣了一愣,擦掉脸上的泪,咧着嘴对我笑道:“娘娘,是皇上亲自抱您进来的,而且您说的事儿是三日前的了,凤贵妃的脸早就无碍了。”

三日前?

我竟睡了这么久吗……

“娘娘,您可不知道,您昏迷的时候皇上都急疯了,抱着您在浴桶里一同泡了一夜,就怕您……”

月香的话欲言又止,但她是个聪明的姑娘,讲到这里,也知道我领会了她的意思。

可是她不懂,她们这些宫人们,总喜欢夸大,把一分讲成十分,李承鄞的一点怜惜眼神,在她看来那可能都是恩宠无限,毕竟,我这么个不受宠的妃子,李承鄞正眼看我一眼都是侈谈。

清酒中的火油

本就中了千瓣桃红,再加上落了孩子,染了风寒,身子更是一日不如一日。

万幸我成了这大夏国最不受待见的妃子,清霄殿也成了幽门宫一般的存在,谁都嫌惹上我沾了晦气,无人来搅扰我,我才昏昏沉沉的睡了几日。

一日梦中,我瞧见素素拉着我的手,满目愁容。“小姐,我好不容易追上了清延少爷,可是他讲不认识我,我该如何才能让他承认认识我?”

大约是素素的焦灼模样感染了我,我也跟着急躁起来,这一急就醒了,身旁并无素素,空荡荡的屋子还是清霄殿的模样。

月香听到动静走进来,瞧见我坐了起来,连忙拿了件衣裳给我披着,月白的衣裳落在我肩上时,我扭头问月香:“月香,你可知两日后是什么大日子?”

“月香当然知道,是中秋,现在宫里面可热闹了。”

“不,是素素的七七。”

一番话,月香吓的脸都白了。

……

月香说的不错,中秋当晚,宫里热闹的紧,可这热闹与我何干?

我敛了半包黄纸,还有素素生前的衣物,拎了一瓶女儿红,在院中烧了一个火盆。

燃了半包黄纸,我一件一件的将素素的衣物丢进火盆中。

瞧着熊熊燃起的火苗,一闭眼,满目都是她浑身是血的将我挡在身下的模样,她跟我讲:“小姐,你不要赶素素走,素素不是贪生怕死,素素只怕小姐出事,小姐别怪素素,当初丢下清延少爷,素素心里,也是悲痛万分的……”

睁开眼,任两行清泪掉进火盆中,我怎会觉得她是贪生怕死呢,怎么会怪她呢?

我只怪自己任性,白白害哥哥殒了性命,我怪她也不过因为生死关头她不肯带哥哥走,毕竟她是那么爱哥哥,偏偏那个时候她却选择了救我。

可我不怪她,却足足两个月没同她讲过话,还将她赶出了清霄殿。

我从来没同她发过那么大的火,那时她承受着哥哥离世的伤心,还要忍着我的怒气,出了清霄殿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每日睡在殿门外的青砖上,那日子有多苦?

可是,为什么她明明被我赶走了,那晚为什么还要回来?

“咳咳!”

一阵血气翻涌,我连忙用帕子掩住口鼻,攥紧帕子时看到一抹猩红,最近似乎咳血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将染了血的帕子藏在袖中,突然心里就感伤了起来,古往今来,这天子之路哪个不是尸横遍野,约么我靠近李承鄞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吧,因为嫁给他,哥哥死了,素素死了,未出生的孩子死了,现在卫言出宫后也生死不明,我也快死了。

想想,还真为自己不值啊!

瞥了眼边上的女儿红,晃了晃,听着那清冽的声音。

“哥哥素来爱喝酒,你将这坛上好的女儿红赠与他,他定然十分欢喜,你们,你们在九泉之下也能……”

掩着面,我再讲不下去,手一翻将女儿红倒进火盆中,火苗沾到清酒腾地蹿起一片大火,足足有三丈高,望着这熊熊烈火,素素,你能听到吗?

零碎的又将一些衣物丢进火盆中,还未等东西燃尽,清霄殿的门突然被人撞开,李承鄞带着一众人将我这院子包围了起来。

“皇上您看,中秋佳节此等好日子,清娘娘却在这里点火盆,祭奠死人。”

听着指证的言论,我仰头看了眼李承鄞铁青的脸色,还有一众人等着看好戏的目光,抹了抹眼角未干的泪迹,陡然笑了。

“你可认罪?”

“我认!”

“她竟敢自称我!”

朕今晚要在此就寝

朕今晚要再次就寝

在这大夏国的皇宫里,私下祭奠是死罪。

我梗着脖子,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以为自己终于要死了,却左右拗不过李承鄞一句话。

“清妃神志不清,从此以后幽禁清霄殿,谁也不准再踏足此地!”

他甩着袖子,径自走了,徒留下一众未得偿所愿的眼睛,不甘的瞪着我。

约么半炷香的视线,那些人才稀稀落落的离开这清霄殿,朱红色的殿门被两个宫人重重关上,还落了锁。

月香连忙去灭了火盆收拾东西,搬那坛女儿红时,脸不知怎么的竟惨白了。“娘娘,这坛酒的味道不对,里面有火油的味道,娘娘,您是被陷害的!”

月香不讲,我方才倒没注意,此时深深将清霄殿里的味道嗅了一嗅,瞧着那地上的星火灰烬,果然什么都闻不到,无怪酒倒入火盆中能让火焰蹿起三丈高。

呵,这深宫内苑,多少人想要我这苟延残喘的命啊。

叹了口气,缓步往殿内走。

“今夜无人之时,你且走吧。”出了这清霄殿,说不定还能捡一条命。

咣当一声,月香手里的盆子落在地上,待我转身时,月香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娘娘,您别赶月香走,您要是对月香哪里不满意了,您讲出来,月香一定改!娘娘,求您别赶奴婢走!”

听了她感人肺腑的一番,我不免有些好笑。“你不过跟了我一个多月,就对我如此死心塌地了?”

月香似是听出了什么,匍匐到我面前,抓着我的脚跟我哀求。“娘娘,火油的事跟月香无关,月香取来的真真只有一坛女儿红。”

“嗯,那你就留下吧。”

左右她是李承鄞留在我身边的眼睛,自然有李承鄞给她的保命符,不比我的素素,我担心她作甚。

中秋过后,秋意越发深沉。

被囚在这高高的四面深墙之内,我日日仰着头等着与卫言的暗号,可月余过去,始终未等来卫言的暗号,却等来了李承鄞。

是夜,月香正为我宽衣,李承鄞突然走进来,径自坐到我的床榻上,对月香吩咐道:“去准备下,今夜朕要在此就寝。”

无人通传,无人随从,他就这样静悄悄的走进来,是以到他坐到那床榻之上我才发现他。

月香听闻,欣喜的对着他揖上一揖,去准备了。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李承鄞的模样有些模糊,不敢靠近他半分。

距离三年之期只有一个月了,未曾讲,现在视物越发模糊,唇舌早已失去味觉,一日三餐如同嚼蜡,可我不能让月香发现分毫,不能让李承鄞知晓。

“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过来?”

他的声音悠然传来,旁人无法晓得今夜他主动来我这清霄殿,我心里有多欢喜,有多想靠近他,可我的脚动了一分,身形却不由一晃,亏得我及时收力才未曾跌倒,索性是半分不敢再动。

“这边风景好,我想再看一会儿。”

“小枫,你可是还在怪我?”

朕不过是可怜你

他的声音听着不甚真切,也不知是否是我耳朵不好使听错了,竟觉得此刻李承鄞的声音如此温软,让我的鼻头还有些酸。

月香搬着锦被放在床榻上,李承鄞对着她吩咐一句,让她先出去,月香很懂分寸的离开,还帮我们关好门。

耳畔响起脚步声,还未等我反应,宽大的手掌已然落在我肩上。

模糊之中,我似是瞧见他轻启薄唇,讲了些什么,可是耳朵重听听的不甚真切,怕他发现端倪,我又不敢多问一句,便任由他拉着我走到床边,我方松了一口气,他又唤我为他宽衣。

我抬了抬手,又落了下去,如此我连那他身上真龙的爪子和身子都瞧不清楚,又如何帮他宽衣呢?

“你就当真如此憎恶我?”

我叹了口气,苦笑道:“不敢。”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李承鄞自己脱着衣物,不甚在意的开口:“朕记得数月之前你的一个侍卫唤作卫言的,说要出宫为你办事,怎的三个月过去了,还未见他回来?办何事需要如此之久?”

听完他的话,我的手又抖了起来,慌忙按在袖中。

“皇上怎的今日来这清霄殿了?”

“依存今日身子不方便,将朕撵了出来,她说你可怜,非要朕来陪一陪你。”

李承鄞清冷的声音徐徐传入我耳中,听完我先写笑出泪来。“凤贵妃和皇上真是菩萨心肠,看我可怜特意来这里体恤我!”

想我余小枫,竟可怜到要用自己的一身凄惨来博他一个眼神。

笑了笑,我方讲道:“可余小枫觉得,自己并不可怜,皇上身娇体贵,如此良宵美景,不若去可怜下其他妃嫔吧?”

“余小枫!”

他高呼一声,凌厉的风呼啸在我耳侧,停下时,他已然将我压在床榻之上……

薄凉的唇覆在我的唇上,双手被他缚住,随即细细密密的吻落在我的脸上。

我欲反抗,反唇与他。“余小枫觉得,我真不需要皇上的可怜!”

他未理我,只是加重吻住我的唇,前襟一凉,他竟扯掉我的渎衣,不消片刻将我剥的干净,俯身便稳住胸前的那处,跟着身子一挺,我这残破的身子真真是痛的苦不堪言。

饶是我紧咬着唇,还是忍不住发出声响……

许是我真的动了老虎头上的胡须,他狠狠地要了我三遍,然后留下一身狼狈的我愤然离去。

到了第二日,凤依存有孕的消息在宫里传的沸沸扬扬,我才知晓所谓的“依存今日身子不方便”是何不方便。

宫里出了此等喜事,李承鄞相当开心,整个大夏国皇宫都能感到他的开心,他大赦天下,还撤了清霄殿的门禁。

想想,上天也真是不长眼。

窝着闷疼的心口,我依旧日日望着青天,宫里的事已然与我无干了,我必须要等到卫言,要撑着最后一口气见阿爹阿娘最后一面。

可是李承鄞其实说的对,卫言已经出宫三个月了,怎么可能还一点消息,莫不是他真的……

正当我沉思之时,头顶突然传来扑棱棱拍打翅膀的声音,抬头,瞧见头顶一团黑色飞过。

景园中旁的人自然也是瞧见了,几个宫人惶然大惊。

“宫里怎会有乌鸦飞过,快将它捕了,莫要让着丧气的鸟儿触了贵妃娘娘的霉头!”

“公公,那似乎不是乌鸦,好像是鸽子。”

……

听着几人的话,我心头大惊,黑色的鸽子,那不正是!

汉之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汉之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旧婚新爱8章

    原标题:旧婚新爱8章小说名字:旧婚新爱第8章脸红“你就打算就这样出去吗,沈初七,你不要脸就算了,可别在外面丢我的脸!”沈初七愣了一下,突然觉得很好笑:“唐季风,我在外面丢你的脸?你开什么国际玩笑,你要不说,谁会知道我们的关系!既然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又何来我丢你的脸一说?”太好笑了,如果不是他开口叫住她,估计都没人知道他们竟认识。“你……”唐季风被堵得哑口无言,咬牙愠怒的瞪着她。他实在是讨厌她伶牙俐齿的模样,偏偏这女人大部分时间都这么伶牙俐齿。他索性不回她的话,直接俯身将她抱起,径直往外走去。身子

  • 唯你,尘埃落定8章

    原标题:唯你,尘埃落定8章小说名字:唯你,尘埃落定第8章冷漠的婚姻想到沈靳城,就想到了这三年冷漠的婚姻,和昨天的那一巴掌,林言凄绝的闭了闭眼,心痛如骨髓,两行清泪无声的从眼角滑下。他不信她,在他的心目中,她说的永远都是假的,做的也永远都是错的,只有林馨儿是他的白月光,而她,却不是朱砂痣,只是一个碍眼的挡路石。曾经,她傻傻的以为只要努力的爱着他,他总有一天会回心转意。可是没有,他拒绝她的爱,拒绝她的一切,甚至是连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他的眼里,或许从来就不曾有过她。忽然,病房门开了,薄冷脚步轻缓,优

  • 《极光之恋》:用青春抒写中国梦

    随着影视产业的快速融合升级,国产影视作品日趋走向市场化,繁荣的行业态势令人振奋。用优秀影视作品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讴歌时代精神,弘扬社会正能量,激发全国人民同心同德共筑中国梦,也越来越成为影视创作者的使命和担当。其中,以表达年轻人新主张为主题的青春励志剧在这方面的实践和探索也在不断深入进行中。在“互联网+”引领影视作品迅速掀起年轻化的市场热浪之时,一些青春剧或流于颜值偶像或困于IP流量,而《极光之恋》凭借着一股正能量的励志风气,受到了观众的青睐。剧中人物心怀家国梦想,为新时代下新青年的中国梦做

  • 《守边人》:“永不移动的生命界碑”

    由吉林省委宣传部、长影集团出品的电影《守边人》,描述的是一位普通退役战士自愿守护北疆边界半个世纪的感人故事,艺术笔触质朴而充满激情。主人公魏大有原型是“时代楷模”“第六届全国道德模范”魏德友。他出生于1940年,1964年从北京军区转业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161团原兵二连,在中哈边境萨尔布拉克草原无人区,与妻子刘京好义务巡守20公里边界线至今已50余年,铸就边防线上一座“永不移动的生命界碑”。全片情节现实与往事交叉并进。这种结构方式,避免叙述的单调,同时又突出了魏大有命运的重要节点。影片聚焦他几次

  • IP剧应以内容创作为主导

    【啄木声声】【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光明日报》评论部共同主办】近两年,各大卫视黄金档涌现了一批内容丰富多样、质量良莠不齐的IP改编剧。对于许多原著粉丝来说,IP剧能将原来对网络小说、网络游戏等内容的想象化作真实的影像,这使得作品往往在拍摄播出前就已坐拥成千上万的狂热粉丝。再加上很多IP剧喜欢找粉丝众多的“小鲜肉”“小鲜花”参演,两种“粉丝经济”融合在一起,带来了不容小觑的消费能力。但对经济效益的过分看重,使得部分IP剧的制作方、创作者一门心思关注“情境”的再现和“演员”的影响力,减少了打磨剧本、

  • 影视翻拍如何不翻车

    《智取威虎山》海报资料图片《外公芳龄38》剧照资料图片前阵子,演员黄磊主演的翻拍电视剧《深夜食堂》口碑遭遇雪崩式溃败,各界对该剧吐槽声音之大、范围之广,堪称一次年度的文化事件。颇为戏剧性的是,此前由他导演的翻拍电影《麻烦家族》也遭遇了票房滑铁卢。此事还未尘埃落定,好莱坞电影《遗愿清单》、韩剧《杀了我治愈我》被翻拍中国版的消息又在网上传开了,吴宇森翻拍日本同名电影《追捕》在威尼斯电影节上也举行了全球首映活动,这一系列事件将影视创作的翻拍现象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从电影《外公芳龄38》《捉迷藏》《我是

  • 面向职场建设高职育人课程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知与行】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特别顾问汉斯·道维勒的预测,目前社会和技术正快速变化,2025年,现有50%的职业将不复存在,同时又会出现新职业,人们需要不断重温旧知识和学习新知识。这对于与经济社会联系最为紧密的高职教育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高职教育如何为未来社会培养新人?高职教育最终指向职场我国职业教育的办学方向是“服务发展、促进就业”,人才培养定位是“面向经济社会发展和生产服务一线,培养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人才并促进全体劳动者可持续职业发展”。职业教育直接为职场培

  • 大数据助力高等教育创新变革

    【教育教学】随着物联网、云计算、互联网等技术的飞速发展和广泛应用,数据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不断地增长和累积,世界进入大数据时代。大数据掀起了一场新的数据革命,给人们的生活、工作与思维带来革命性的变化。从高等教育领域来看,大数据正在引领教学、科研和管理不断创新与变革。在教学方面,大数据正在引领教学模式变革。教师在课堂讲教材的教学范式是工业社会的产物,为造就大批量标准化人才曾立下赫赫战功。这种传统教学模式是以教师为中心的模式,教师、教材是知识的权威来源,学生是知识的接受者。在大数据时代,教学对象由“

  • 2018,会有哪些新发明改变你的生活

    【科技随笔】回顾2017年,中国科技史上出现了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新词“新四大发明”——来自“一带一路”相关20国留学青年评选出中国的新四大发明,分别是高铁、电子商务、移动支付、共享单车。这些新发明,无一例外,都极大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在中国密集的高铁网中,去哪儿都可以朝发夕至;足不出户可以买到全球商品;在菜市场,人们也会掏出手机扫码付钱;共享单车在各大城市穿梭,解决人们“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问题。如果说中国古老的四大发明,比如指南针和活字印刷的问世,拉近了中国与世界的距离,那么如今移动互联的中国,将

  • 中国科技期刊的困境与出路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光明图片/视觉中国光明图片/视觉中国【科学向未来】党的十九大指出,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目前,我国已成为世界重要的研发活动中心,研发投入增长走在世界前列。然而,科技学术期刊是我国当前科技界的一块短板,我们国家对科技投入了大量资金,除了直接用于基础和应用研究活动外,还要向国外科技期刊支付不少版面费。如何做大做强中国科技期刊,关乎创新型国家建设,本刊今日再次聚焦此话题。科技期刊是科技文献的主要载体,是积聚前沿、尖端科技信息与文献资源的主要平台。科技期刊的发展,对于服务创新型国家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