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侯门嫡女:弃后不好惹】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6:13: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侯门嫡女:弃后不好惹

第一章 重生立威

“水……水……”女子柔软娇嫩的嗓音带着缺水的嘶哑,透过纱帐传出,听起来甚是魅惑诱人。说明xbxys.com

  听得声音,一名青衫锦缎的少女打起珍珠帘子快步进来,掀开纱帐扶起床上昏睡的女子。清凉甘甜的茶水顺着干涸喉咙流下,神智回笼,女子迷迷糊糊睁眼。

  入目是陌生至极的脸,疑惑还未出口,便有剧烈疼痛袭来,女子忍不住捂着头,美艳的小脸瞬时苍白扭曲。

  “娘娘……娘娘……您怎么了?来人啊,快去请太医!”见女子痛得倒在软被之上,细密的汗珠不断滚落。少女惊慌喊叫,抽出丝帕替她擦拭额头。

  门外有男女莫辩的低媚声音回应,朦胧间有人急急跑开。

  “你……”女子似乎想问什么,可疼痛难忍,哆嗦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侯门嫡女:弃后不好惹】小说在线阅读

  疼痛如潮水般汹涌,不过片刻又尽数退去,脑子里被强行塞进许多东西,闹哄哄一片。待女子缓过劲儿来,像是明白了什么,直愣愣盯着少女陌生的脸庞。

  少女一袭淡青色纹绣宫装,黑亮柔顺的头发编成柳扣盘,银饰珠花虽不多,却枝枝精美秀气。回想自己平生所见,不禁眸色一沉。多年训练,让她慢慢冷静下来。

  看这情形,自己是碰上传说中的穿越了!她叫冷潇雨,是21世纪闻名世界的女杀手。因接了任务刺杀一位国家元首,不料被信任之人出卖,陷入重重围困。阅读xbxys.com她性格冷硬,接了任务必须完成,所以引爆炸药和元首同归于尽。

  如今,她的魂魄穿越时空,附在了这个叫做月夕颜的女子身上。方才头痛欲裂,便是关于这女子的记忆涌入脑海接受不及造成。这个时代并未在历史中记载,想必存在于其他时空。

  这女子身份显赫,是安亲候府嫡系大小姐,当今皇帝云洛埙的发妻,云昇国皇后。

  可惜是个是非不分、嚣张跋扈的性子!刚进宫时,因长相美艳动人,颇得了皇上一段时间欢心。可后宫最不缺的就是美人,况且皇帝贵为天子,不可能独宠一身。来自http://www.xbxys.com/

  再说皇帝对她,本不是真心宠爱。

  朝堂格局,后宫天下!她前世身为杀手,对世事变化最是能懂。

  月夕颜入宫后行为乖张又胸无城府,不断被人陷害,却毫无知觉,只知撒泼耍浑,皇帝早对她厌恶不已。若不是心底仁孝,见不得太后伤心,只怕早就废后了。

  不久前,这女人被冤枉毒打嫔妃,让皇帝赏了一顿板子打在腿肚子上,皮开肉绽、惨不忍睹。太医院又不肯好好救治,这才伤重一命呜呼,让她的魂魄附了上来。

  对月夕颜,冷潇雨毫不怜悯,空有美貌的花瓶不值得怜惜。原文xbxys.com若换了她,有人敢犯到头上,自是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表情瞬间冷硬,她本天纵英才,成为杀手后为了执行任务又受过诸多磨砺。皇后这等身份虽然高贵,但在她眼中还不算什么!

  她堂堂二十一世纪的冷面杀手,还斗不过一群食古不化的古人!

  微微眯起眼,波澜不兴的目光盯着头上的金色凤凰芙蓉帐,千娇百媚的脸轻轻扯出一抹不屑的清冷笑容,竟有夺人心魄的美。

  站在一旁伺候的少女有些看呆,回过神时,门外有宫女传话:“娘娘,陈太医来了。”

  侧目看过去,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太监挪了一张软凳搁在床头,青衣锦缎的宫女将一方帕子搭在细白手腕上,一名提着药箱的老者踏了进来。

  食指搭脉,少顷之后,低沉厚重的声音响起:“娘娘这是邪风侵体,加上腿伤未愈,难免疼痛。微臣先开两副驱寒的药物,再寻些止疼的药膏抹上,自然有所缓解。”转身,去外间开方子了。阅读xbxys.com

  月夕颜并不搭话,只抬起手,扶着青衫少女艰难下地,两条小腿立刻火烧火燎。蛾眉微蹙,月夕颜面色坚毅,美目中流露出点点寒芒。

  青衫少女看得惊讶,她是娘娘的陪嫁丫鬟,对娘娘的性子尤为清楚。平时娘娘身上有一点小伤,都会撒娇痛哭不止,还时常拿他们这些奴才出气。如今竟然忍下疼痛,面色平淡!

  出了内室,月夕颜在铺着厚厚鸭绒垫的坐凳上坐下,凤目扫过正在开方子的太医,朱唇微启:“陈太医,本宫这伤已半月有余,太医院送了不少伤药用了却不见好转。你倒是与本宫说说,太医院一干上下,可是废物不成,连个小小棍伤也治不好。不如明日便奏请皇上,摘了太医院的牌子罢!”

  语调轻缓,却带着不怒自威的高贵,让人心上发寒。何时趾高气扬的皇后,说话竟这般凌厉,叫人招架不住!

  陈瑾虽然疑惑,却也赶紧撩了袍摆屈膝跪下,嘴上如往常推拒:“娘娘恕罪!只因娘娘体质寒凉,微臣怕有损娘娘凤体,只能开些清凉温润的药膏滋养,是以伤口愈合缓慢,望娘娘体谅。”

  听着陈瑾欺上瞒下的话,夕颜眼中冷光大盛。什么体质寒凉、有损凤体,简直是鬼话连篇!连个小小的太医也敢在她面前弄虚作假,真当她白目无知么!

  眼底略过的精光,如今正好拿这太医开刀,也好让人知道她不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反应中的愤怒吵闹并没有来临,陈瑾惊奇的同时又有些不安。

  空旷的寝殿十分安静,静的连奴才们小心翼翼的呼吸声都能听到。

  “陈太医。”月夕颜忽然开口,冷意十足的语气令陈瑾眼皮一跳,连忙俯首答应:“微臣在。”

  “本宫有一事不明,还望陈太医为本宫解惑!”微微抬起下巴,夕颜高傲的眼神落在陈瑾插着孔雀翎羽的帽顶,贵气的脸庞划过一丝讥笑,“不知这欺上瞒下、目无尊卑,该怎么处置才好呢?”

  陈瑾吃了一惊,连忙抬头看向墨发披肩的女子。女子容颜惨白,浑身却是掩不住的傲气凛然。神色不怒而威,仪态高贵大方,特别是一双泛着清冷光华的眼威慑得陈瑾有些呆滞。

  “微臣……微臣愚钝,不懂娘娘所言是指?”

  夕颜傲然一笑,霸气十足:“陈太医既有三日挽救服毒濒危的淑妃之能,又岂会治不好区区一个棍伤?本宫素日里不过问,不过因着性子和善,不想太过麻烦。如今本宫不愿多费唇舌,十日之后,本宫腿伤若还未痊愈,仔细你的脑袋!”

  见陈瑾还欲狡辩,纤掌一拍桌面,凌厉气势铺面而来,吓得陈瑾背脊发凉。

  “小小太医,也敢如此欺君罔上、蔑视皇后,当真是不想活了。本宫若不治你,怕不是要翻了天。来人,给本宫拖下去重打四十大板!”

  “娘娘饶命,饶命啊!请听微臣解释……”

  新文开坑,请朋友们多多支持呀~~

第二章 御前交锋

夕颜扬手,止住太监拖拽动作,凤目含霜,紧迫盯人。

  陈瑾不住磕头,额上早已红肿一片,不少地方沁出血丝。

  什么时候皇后转变竟如此之大,三言两语间就将一顶欺君罔上、蔑视皇后的帽子扣下来。

  见事情似有回旋,陈瑾赶忙伏地叩头:“娘娘明鉴,微臣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冒犯天威、藐视娘娘啊!实在是娘娘体质有异,微臣不敢贸然进药,故此疏于照料、出了纰漏!太医院新得了一盒天山雪莲膏,甚是滋养温润,微臣本打算献给娘娘。可最近事务过于繁忙,微臣脑子糊涂竟给忘了。还请娘娘宽恕,微臣这就回太医院给娘娘取药。”

  见陈瑾神色惶然,言语恳切,夕颜知道威慑立信的第一步已经做到,倒也不必逼得太紧。遂放柔态度,温和安慰道:“本宫知道陈太医每日来往鸾凤、晴雪、常熙三宫请脉,事物繁忙,稍有疏漏也是情有可原。只是,即便劳累辛苦,也不该敷衍本宫,白白落人一个办事不力、医术平庸的口实。”

  陈瑾冷汗连连,听出这话里的威胁之意,连忙保证:“娘娘教训的是,微臣自当尽心竭力为娘娘诊治。”

  “恩。”夕颜满意点头,冲身边的青衣宫女道,“云珠,随太医去取药!”

  这番吩咐算是打断了陈瑾所有退路,只能告退出来,领着青衣宫女去太医院拿药。

  陈瑾给的新药,果然非同一般。擦过后,火烧火燎的疼痛旋即减低,伤处清凉之感萦绕,竟好梦香甜。

  习惯了早起,五更刚过夕颜便睁了眼。唤过云珠替自己梳妆打扮,乘了銮轿往太后宫中请安去了。

  守门的两个太监远远瞧着,虽心中疑惑,却也一溜烟进去通报,贴身服侍太后的德公公急匆匆迎了出来。定睛一看,果然是那娇贵得不得了的皇后娘娘被宫女扶着过来。

  心中狐疑她不在宫里好好养伤,一大早跑善安殿作甚?难道又是哪个妃子拿了气给她受,来告状了?手脚却利索得扶住夕颜另一边,语气甚是心疼责怪:“娘娘凤体金贵,怎能大伤未愈就四处乱跑?要是出了什么差池,太后娘娘可又要心疼抹泪了!”

  夕颜一眼看透他心中猜疑,只和善一笑温润言语:“德公公言重了,本宫可没那么娇气。这几日未向母后请安,本宫惦念得很。恰好昨日陈太医拿了一盒极品伤药,本宫抹了觉得大好,便想来看看母后。”

  德公公一愣,这皇后怎与往日不同了!抬眼去瞧她身边的云珠,也有微微吃惊之色,心中疑惑更甚。面上却不动声色,陪着夕颜斡旋。

  说话间,几人已进了暖房,因腿伤未愈不能捂着伤口,夕颜穿得有些单薄。在风雪中行了半响,如今被暖风一吹,打了好几个寒战。

  “是夕颜丫头?快进来让哀家瞧瞧!前些日子你受苦了,如今身子可大好了?”关切的呼声虽急不可待,却不失优雅高贵。月夕颜心头一凛,这便是当今太后了。

  撩开帘子,看清陪坐在太后身旁的人,瞳眸一缩,冷光乍现,眨眼间却又归于平静。蓄起一抹温婉得体的笑,娇娇柔柔行礼:“臣妾给母后请安,给皇上请安。”

  一身明黄龙袍的俊逸男子端坐床案,剑眉星目,看向月夕颜,目光冷冽,眼中极快略过厌恶之色。

  月夕颜缓缓移开目光,装作没看见云洛埙的厌弃,只一派端庄娴雅的看着太后:“昨日太医院送了一盒天山雪莲膏,臣妾用了伤势大好。心中记挂母后,特来向母后请安。还望母后不要责怪臣妾,多日未来请安的过错。”

  说罢就要行礼,被太后一把搀起来带到身边,眉目都是慈善:“谈什么怪罪不怪罪,瞧瞧你,人都瘦了一圈了,这下巴都尖了。皇上这次未免罚得也太重了,到底是皇后,教训个把嫔妃,也没什么大不了。”

  云洛埙面上含着歉意,眼底却是浓厚的厌恶之色,刚要开口,便被夕颜低泣打断:“皇上责罚臣妾本是应该,臣妾往日的确做了许多浑事,辱没了皇家威仪。如今被皇上一顿板子打了,倒是让臣妾清醒不少。养病的日子,臣妾日日自省。每每想起往日行径,当真悔恨不已。”抹了一把泪,凄凄然然看向皇帝,“臣妾反倒要谢谢皇上,并没有因为臣妾闯下滔天大祸而废后,只一顿板子,已是轻了。”心中却想道,这皇帝薄唇凤目,端的是风流无情,好在她并不打算争宠。

  太后拍拍她素白的手,递过一个懂事了的眼神:“有哀家在,看他敢!”

  云洛埙神色古怪看她一眼,这月夕颜怎与往日不同,如此乖巧听话、恭肃有礼,真被一顿板子打得清醒了。

  夕颜柔弱一笑,目光怯生生看着云洛埙,转而看向他身边紫衣淡雅的如花美眷。声音清朗:”妹妹竟来得这样早!“

  紫衣女子这才草草冲月夕颜行了一礼,笑得娇媚可人:“昨日皇上歇在臣妾宫里,今日一早醒来挂念太后身体,便携了臣妾过来请安,可巧竟碰上娘娘了。娘娘病中还挂念着太后,带病请安的孝举实在令臣妾惭愧。”

  眉峰微挑,听着女子在自己面前邀宠卖乖,也不生气,含笑受了她口不对心的称赞,被德公公扶着坐到太后身边。扫了一眼神态清冷端肃的皇帝,缓缓开口:“皇上仁孝,是为天下楷模,臣妾等应当多学皇上善举,也不枉皇上一番恩泽。”

  言语间,透露出一点“不过因着皇上要来,你才不得已跟来”的意思。眼风扫过,见云洛埙眸底不快,柳嫣儿神色苍白眼神寒霜,遂露出一抹高贵大方的笑。

  太后拉着她,一脸慈祥宽厚:“你们都是极为孝顺的孩子,哀家日日烧香,都盼着你们能好!”

  正准备多说几句体己话,不料一旁紫衣女子忽而发怒:“大胆奴婢,你是怎么伺候娘娘的?门外天寒地冻,竟让娘娘穿着单衣出门,若是旧伤未好又染上风寒,损了娘娘凤体,可是你能担待的!贱婢欺主,阮溪,替皇后娘娘掌嘴!”

  紫衣女子身后的粉色宫装女子连忙走出来,一脸不怀好意朝云珠走去。

  云珠脸色一变,慌忙跪下求饶:“淑妃娘娘恕罪,奴婢知错了,下次不敢了!”

  夕颜瞧她神态,知是因方才自己给她吃了暗亏,心下不痛快,寻借口出气呢。有太后护着虽不敢直接对自己发难,收拾个把奴才还是可以。

  月夕颜见云洛埙和太后都不出手阻止,眼底冷意更甚,心中忿然,她的奴才也是能随便让人教训的么。面上却不显露,只在心中冷斥一声。你即自己撞了上来,我若不给你几分颜色,你还道我是好惹的。

  看着阮溪渐渐走近,云珠忍不住白了脸色。

  阮溪手臂高高扬起,正要落下,却听夕颜一声清喝:“慢!”

第三章 力挫淑妃

夕颜高贵端庄的脸上平静得可怕,清冷呵斥带着漫不经心的威严,没有往日被欺压时的愤慨记恨,多了丝清华高远,让所有人心下一惊。

  幽黑深邃的眼眸恍若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汩汩寒意滚滚而来。被这样锐利冰冷的目光冰视着,令阮溪胆战心惊,竟不自觉低头避开那气势骇人的目光。

  其余几人久坐高位,虽惊讶于月夕颜气势中的尊贵霸道,却并未有丝毫奇怪,上位者自当有如此气场。

  只暗自称奇,月夕颜为何不似往常一般,露出泼妇骂街的嘴脸,难道摔了这么久终于学聪明了?

  云洛埙心中更是一阵激荡,方才月夕颜眼中稍纵即逝的王者气魄,让他心中一震,直觉她像是换了个人!

  “娘娘这是何意?臣妾只是看这天寒露重,心疼娘娘衣衫单薄,一时气不过才想替娘娘教训教训这欺主的奴才。”眼见云洛埙盯着月夕颜看的入神,柳嫣儿连忙敛去惊疑之色,笑意款款转瞬换成委屈难过,两行清流汩汩流下,当真应了那句女人是水做的,“当日因为臣妾之过,害娘娘挨了一顿板子,想来娘娘还在记恨。可臣妾也是见玉贵人楚楚可怜,实在不忍心,这才禀告了皇上。臣妾想着,娘娘与臣妾都是侍奉皇上的,本该相亲相爱,为皇上开枝散叶。怎能罔顾皇室颜面、姊妹情谊,相互残害?如今见这奴才如此欺主,臣妾为娘娘不忿,这才让阮溪出手教训。难道,是臣妾错了么?”

  一番话,既抬高了自己又贬低了月夕颜,云洛埙眸中掠过一抹厌恶,迅速撇开。暗地里却又用眼风观察月夕颜举动,自觉她已不是那个蠢笨无知的妇人。

  柳嫣儿低垂的眼角流露出一丝得意,面上却一派凄然。

  本以为夕颜会勃然大怒、露出泼妇本质,不想对方却神色淡然道:“有劳妹妹为本宫挂心,本宫虽心感宽慰,却也隐隐不安。若妹妹因一心关切本宫,而忘记自己的身份,在皇上、太后面前做出逾越本分的举措,岂不是本宫的罪过?”

  月夕颜面上感激她关心,实际却暗指她目中无人,不止打断太后说话,更在太后、皇帝面前也敢私自发号施令管教宫人。眼风扫过,果真从太后和皇上神色中看到一丝不悦。

  柳嫣儿慌忙跪下,正要请罪,夕颜却抢先一步道:“所幸母后、皇上宽宏大量,念及妹妹入宫不久,对宫中规矩并不熟悉,自是不会追究。只是此风不可长,妹妹还当潜心学习,勿要落人诟病。叫有心人看了,还道皇上管制不严,贻笑大方呢。再者,日后像打断太后说话这样的事情,是万万不能做了。母后,您说是不是?”话风一转,讨巧的落到太后身上,一副温良谦恭的贤惠模样。

  云洛埙眸底闪过一丝笑意,未及停留已消失不见。这月夕颜往日隐藏得竟这般好,连他都被骗了过去。这么多年,一直以为她是胸无城府的粗浅妇人,没想到竟这样深藏不露。看向夕颜的目光,多了一丝潜藏的惊艳。

  见多了后宫把戏,太后面上未露深浅,只拍了拍夕颜的手,十分满意的点头。沉声道“皇后此言甚是,淑妃需得牢记宫规。宫里不比外面,一切都该按照规矩行事。念你初犯,只罚你禁足三日,熟读宫规,不得有误!”

  “皇……皇上……”柳嫣儿将惶恐的目光转向云洛埙,试图挽回。

  她怎么也想不到,一向被她欺压惯了的人,居然三言两语就将形式扳回,还害得她落个禁足之罚!

  月夕颜垂眸掩去讽刺冷笑,柳嫣儿此举无疑自掘坟墓。云洛埙虽不是什么好鸟,但就孝顺而言,堪称天下第一。如今柳嫣儿求救与他,当真是抱错了大腿。

  果然,云洛埙见柳嫣儿如此不懂事,语气冷淡道:“母后即说了禁足,你便照做吧!”转而向太后道,“儿臣还有些朝堂之事处理,先行告退!“

  “臣妾恭送皇上。”夕颜扶着德公公的手,仪态万千行礼。

  云洛埙起身准备离开,临走时深深看了夕颜一眼,目光深邃洞彻。夕颜端肃回视,半分不让。两人目光纠缠,未分胜负。

  云洛埙留下清澈朗笑,大步离去。

  送走了万岁爷,柳嫣儿回头看到月夕颜眼底漫不经心的嘲讽,想到方才她与皇帝“情意绵绵”的对视,顿时气得咬牙切齿、满目阴郁。

  太后轻咳一声,掩下心中激动,温和的语气听不出一丝情绪:“哀家也乏了,你俩跪安吧。夕颜你身为皇后,凤体金贵,腿伤未好之前,便在鸾凤宫好生养着。养好了身子,也好为皇家开枝散叶,哀家还等着抱孙儿呢。过两日,哀家身子利索些,再去看你。”

  “臣妾遵命。”听得出太后语气中的关心,月夕颜弯起眉眼柔柔一笑。

  心底却在叹息!作为一个娘家人,太后对她也是极为维护。只是,这样的维护,她并不需要。况且,开枝散叶,她可不打算将自己的终生,托付在那样轻薄风流的人身上。

  能得她垂青的人,必是人中之龙,有睥睨天下、傲视四方的胸怀和本是。否则,也配她不上!

  才出善安殿,柳嫣儿便按捺不住,尖着嗓子讥笑起来:“看不出娘娘原是个深藏不露的,三言两语便将大不敬的罪责扣在臣妾身上,往日里还真是小瞧了娘娘!”

  月夕颜斜斜坐上凤銮,任由云珠悉心将小太监手中的薄被盖在腿上。略施薄粉的脸贵气威严,仿佛并未听见柳嫣儿出言不逊。

  见月夕颜这幅清高傲气的模样,衬得自己才像个市井粗人,相形见绌,柳嫣儿更是嫉恨得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目光恍若要吃人一般:“臣妾瞧着娘娘贤惠能干,倒与雪贵妃姐姐处理后宫事宜的模样十分相像。他日娘娘若能再度指掌六宫,怕是更加精明能干!”

  柳嫣儿这话端得是目无尊卑,吓得一干奴才慌忙垂头,只做没有听见。

  云珠白了脸,关切看向月夕颜。

  一进宫便被雪贵妃夺去掌管六宫的凤印,这一直是小姐的心头之痛。虽然从昨日小姐醒来后的举止行事,也能瞧出几分与往日大不相同的端倪。可云珠怕她受了淑妃激将法,做出些激怒之事。

  这后宫处处心机、步步陷阱,若是一个不当,只怕小姐便要粉身碎骨了!

  目光望去,却见月夕颜镇定自若,拂开垂落的额发,举止优雅、气度从容,只是瞥向柳嫣儿的目光冷冽无比宛若尖刀般犀利,刺得以为踩住她痛脚的柳嫣儿打了个寒战。

侯门嫡女:弃后不好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侯门嫡女 或 弃后不好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小说极品医仙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医仙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极品医仙第3章街头斗球“你个臭乞丐能有什么别的东西……”童伟的话没说完,就看见江少云伸手从腰间将一块玉佩给取了下来。这块玉佩通体赤红,偏偏莹润通透。最重要的是玉佩的呈盘龙欲飞的样子,一眼看去就像是真的有一条红龙要冲天而起。江少云将玉佩拿在手上,笑盈盈地看着童伟,“这位同学,不知道这玉佩值不值五百块?”童伟咽了口唾沫,咳嗽一声故作淡定地点头,“马马虎虎吧。”童伟伸手就要去拿这块玉佩,江少云却是手一闪,对童伟摇了摇头,“不瞒你说,这块玉佩是我祖传的东西,用

  • 小说仙盟聊天群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仙盟聊天群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仙盟聊天群第3章吊打“杨东,你找死!”苏云双眸瞪向人群中的杨东,话语冷得发寒,像是从牙缝间挤出来地一般。“呦喝!苏云,你翅膀变硬了是吧?才过了一晚,你就好了伤疤忘了疼,既然如此,我不介意再收拾你一顿。”杨东从人群中走出来,捏着拳头,一脸戏谑的神色。“我去你妈的!”苏云怒骂一声,当即捏着拳头便冲了上去。昨晚对方打他的事情,苏云还没有找他算账,现在对方居然在众目睽睽下又讥讽他,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恐怕就算是婶婶也忍不了。“居然敢骂我,今天说什么老子也要

  • 小说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三章有娘护她的女儿被人欺负了,肯定很疼。可是这个孩子咬牙忍着,眼睛红红的,却是一声不吭。想着,云氏真是恨不得吞了方元宝。她直接下了狠话。“元宝,大嫂你们听好了。今个儿当着爹娘的面,当着乡亲的面,我云氏警告你们母子两个,我家乔儿要是有个三长二短,我就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你家儿子给我乔儿偿命,你给我听好了,我说到做到!”云氏落下了如此狠毒的言辞,惊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看来,母亲这一次是真的被惹急了。这惹急了一个人,就算是脾气

  • 小说护花小村医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护花小村医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护花小村医第3章与美共浴伴随着最后一声高亢的叫声,大帐停止了晃动。衣衫整洁的陈波下了床,再次看了看安静睡着的凤仪婶,陈波擦了擦汗。感受到手臂的酸麻,陈波不由得感叹这毒苍蝇可真厉害。许久之后,房间里响起凤仪婶弱弱的叹息:“小波,刚才真是多亏你了!”双腿间传来的酥麻之感令她止不住的羞涩和尴尬,尤其是一想到自己在陈波面前表现出那样的一面,周凤仪的脸红得都快滴出血了。“窸窸窣窣!”陈波还想说什么,这时候,外面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快点,那对狗男女就在里面

  • 小说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3章奇怪的男人因为跑的太热,安笒随意拨了一下肩膀上的头发,露出还没消退的斑斑吻痕。叶少唐最擅长招蜂引蝶,哪里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眼睛倏地的瞪圆:“安笒,你、你和男人睡了?”安笒嘴角抽了抽,这问的也太简单粗暴了。她何止是睡了,结婚证都扯了!“天呐,竟然是真的!”叶少唐拉了椅子坐在安笒对面,一脸关切,“那个男人是谁?怎么勾搭上的?”安笒黑着脸不说话,她也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我们可是哥们,我有义务帮你把关。”叶少

  • 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3章血腥气“这个是她背叛皇上的代价!!!”没有证据,那也是要坐实了顾长歌给皇上戴绿帽子的罪名,让她此生无法再生育,无法翻身。顾长笙一想到自己滑胎的孩子以及惨死的父母,就恨不能手撕了那个贱人!正品着香茗的楚素心一惊,手一滑,杯盖便直接掉落在了桌上,溅出一丝丝水花,如他此刻复杂,波涛汹涌的心一般。鬼使神差的,他默认的点点头,后宫女人们勾心斗角的伎俩,他并不是不知道,只是懒得理会。如今情势紧张,只能采取非常之策,各个击破

  • 小说霸道总裁吃软饭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霸道总裁吃软饭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霸道总裁吃软饭第3章照顾你一辈子从餐厅里出来,乔海星只觉得空气都新鲜了,可是她又忍不住开始担忧起来。尤海澜这儿是解决了,可大妈会同意吗?她的人生真的能由她自己掌控吗?刚想着,乔海星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乔海星的心就沉到了谷底,果然是大妈……乔海星抓着手机,想着总是要面对的,既然她们纠缠不休,那就干脆做个了断吧!尤家的别墅里,尤海澜母女正等着乔海星回去,一看到她,尤海澜就冷哼了一声。“海星,听说你不想和止尧的弟弟在一起?”尤秀媛皮笑肉

  • 小说双面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双面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双面第3章线索依然还是那副臭脾气,夏若低下头来低咒一声,却说不清楚心下是何滋味。刚刚她也是一时气话,其实分开调查是最吃亏的,毕竟苏落衡是重案组的领导,一旦休假回来的法医查出了什么她没有注意到的细节,第一时间也肯定会汇报给他,而以他现在的状况来看……夏若咬了咬牙,她不知道如今的苏落衡还会不会把那些线索都告诉她,她想不会了。似乎是看出了夏若的顾虑,苏落衡转过头来朝着她微微一笑:“既然这样,我们就分开调查,成立两个专案小组,等婴儿的身份出来后,你着重在他的亲人和

  • 小说《职场闯荡》之第20章 天赐的良机【20】

    原标题:小说《职场闯荡》之第20章天赐的良机【20】小说名称:职场闯荡第20章天赐的良机氛围变得局促起来。王文想尽快把气氛重新调整过来,为此他想了一个黄段子,“琳琳,你要是生气的话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保准让你笑出来。”白琳琳把脸转了回来,“讲吧。”“这么着吧,咱们打个赌,要是我讲完后你笑了,你就算输,需要喝酒;要是我讲完后你没笑,那就是我输,输了我喝酒,你看怎么着?”白琳琳想了想,换了下规则,道:“行,要是你讲完我没笑,你就输了,输了就要喝酒;要是你讲完我笑了的话,就算我输,我输了你陪我喝!”王文

  • 小说《绽放在夜色中的玫瑰》之第20章:惨遭绑架【20】

    原标题:小说《绽放在夜色中的玫瑰》之第20章:惨遭绑架【20】书名:绽放在夜色中的玫瑰第20章:惨遭绑架壮汉们上来就往我头上套麻袋,动作快的我根本来不及挣扎,整个就被装进麻袋里了。我感觉我被抬起来,像是往车里塞,然后伴随着壮汉们的节奏声,咕咚一下,我又一次摔了。呜呜呜,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我用力踢麻袋,想挣开束缚,逃出去。刚踢了几下,好几双脚从麻袋外面反踢我。持续了一会,那几双脚才停。有人警告我:“不想断手断脚,就老实点。”笼中鸟,小命都在人家手里,我哪里还敢放肆。我只能暂时配合,心里盘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