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盲少索欢无节制】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5:18:46 来源:网络 []

小说:盲少索欢无节制

第一章  黑暗中的魔鬼

"来新货了?放到二楼房间吧。小百姓养生网"

胳膊上布满刺青的男人肩上看着一卷毯子一般的东西,被一个管家磨样的人带上二楼。

他粗鲁的将那卷东西丢在地上,掀开,露出来的竟然是一张女人的脸:"验验货,看看这脸儿,长得多嫩。你们也太废了,这都第四个了。"

"可以的。"管家扫过一眼后点点头,长得如何无所谓,反正......旋即他双唇抿紧,低声呵斥道:"住嘴!这不是你能议论的!"

"是,明白了。"

他胳膊上肌肉爆凸,从神态来看平常也是个狠厉的角儿,但令人费解的是他对这个文弱管家恭顺的态度。

被放在地上的夏清优紧紧闭着双眼,突如其来的强光即便是隔着眼皮,也晃到她无法忍受,她努力控制自己的眼皮不要乱动,以免被两人发现。小百姓养生网

房间又归于黑暗,关门声落下良久,她才把眼睛偷偷睁开一条缝隙。

这是,哪里?

依旧无边的黑暗,和刚才被卷在毯子中一般。

可能是因为昏迷了太久的缘故,手脚无比酸麻,废了好大力气才勉强从那块毯子中挣扎出来。

身下传来一阵毛茸茸的刺痛感,夏清优伸出手摸索,几乎可以确定,这里的地面上都铺着厚实的地毯。从这个触感判断,应该不是便宜货。

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全身赤裸,她连忙抓起毯子裹在身体上,挣扎着站起来。

一阵阵的头晕袭来,夏清优咬咬牙,强迫自己不要倒下。【盲少索欢无节制】小说在线阅读看起来这里没人,是不是可以趁机跑掉?一想到能逃离,至于刚才那两个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已经无暇考虑了。

她在黑暗中摸索,恐惧不停的放大。脑中不断闪现出这几日所经历的恐怖。那个所谓的组织和其中穷凶极恶的人,以及那些不断被带走的女孩。

她不敢想象她们和自己的命运,但脑子中犹如放了一台坏掉的放映机,不停投射出恐怖的场景。

墙面厚实的触感让她心中略微踏实了些,很快,找到了一只门把手。她将整个身体靠在门上,努力调动身体中所残余的一切精力,想听听外面是否有动静。【盲少索欢无节制】小说在线阅读

寂静。

当握紧把手上冰冷金属时,一阵颤栗席卷了她全身。努力平复心情后,夏清优缓缓的拧动手腕。

心脏跳动如擂鼓一般。

耳中传来一阵金属与木头摩擦的细微声音,缓慢,清晰。

门没锁,门外也没有任何动静。

"很有意思。网站http://www.xbxys.com/"

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还伴随着几声清脆的击掌声。这个声音低沉清雅,但听在夏清优耳朵里如同炸雷一般。

来不及思考,夏清优手腕猛然发力,将门把手旋下拉开。门缝中突然涌现出一股刺目的光亮,如同洞开的天堂之门。

但这光只维持了短短一瞬,一股巨大的力量就将她拖离门边。夏清优整个人被甩在地上,那束光也随即消失。

"你刚才是想逃走么?"

薄青墨关上门,转身询问坐在地上的女人。小百姓养生网

这是他第四次接新的女人来了,但这个女人醒来的反应着实让人觉得有意思,这份冷静和倔强,让他忍不住想深入探究一番。

本就是全靠一口气强撑着的夏清优猛然被人甩在地上,又被这个男人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吓呆了,自然无视了他的话。

不过半分钟,那个男人的声音中竟然沾染上了一层浓郁的暴虐:"我问你话,没有听到么?"

刚缓过神来的夏清优用力咬咬舌尖,告诉自己不要紧张,深呼吸两口,开口回答那个黑暗中恶魔一般的男人:"没有,我刚才只是有点害怕,不知道这是哪里。"

"哦?怕什么?"

那声音竟然又恢复了清雅,其中竟然还有淡淡的笑意。夏清优头皮发麻,这个人难道神经不正常么?想到这里,一阵冷汗顺着她脊背滑落。

"我醒来发现不在笼子里,有点不习惯,而且这里很黑。"

夏清优后悔了,之前待在那些肮脏拥挤的木质牢笼中时,她曾无数次祈祷,即便是逃不出去,也给她换一个宽敞些的地方。但莫名其妙的晕倒后,就来到了这么个奇怪的房间,还有那个疑似神经不正常的男人。

"你怕黑。"薄青墨嘴唇勾起,荡出一丝苦笑。

果然这个女人也和之前那些女人一样么?你们惧怕黑暗,但我却得一辈子都待在黑暗中!

一股戾气涌上他心头,失明后的这几年,他已经习惯了黑暗中的生活,长臂一伸紧紧抓住坐在地上的女人,将她拉起来。

"你怕黑,所以你要逃跑是不是?"

被人猛然提起的夏清优被人用两只手紧紧掐着肩膀,愤怒低沉咆哮声在她头顶传来。男人的双手极其有力,她感觉都要嵌入她的血肉中了。

遮挡身体的毯子已经不知道被丢到哪里,虽然知道这里黑乎乎一片,可她还是无法适应赤身裸体的和一个男人如此贴近。

她顾不得回答,双手紧紧的抵在男人胸口,想要离他远一点。

"不......不是,我不会逃跑的,我会好好在组织中待着,你们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这个疯疯癫癫的男人所爆发出来的怒火吓坏了夏清优,她的颤抖声音中沾染了哭腔,但理智告诉她,不能慌乱,一定要安抚这个暴虐的人,否则......

女人的回答着实让薄青墨有些意外,他不是神经病,只是这个女人方才的举动激怒了他而已。此刻女人竭力假装的冷静引起了他的兴趣。

"组织?"

感觉到男人的声音归于平静,夏清优松了口气,继续道:"我不知道你们是做什么的,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们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很听话的。"

听到她这番话,薄青墨觉得好笑,亏他刚才还以为这是个聪明女人。都到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以为她还在那个肮脏的地方。

"我把你买下了。"

夏清优一滞,停止了挣扎。买下?

"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私人物品。"

当男人残酷的吐出这几个字,夏清优才彻底明白过来,原来那个组织,做的是人口贩卖的生意!既然能将人作为物品贩卖,那么她日后的命运......

她打了个寒颤,开始疯狂挣扎起来:"不不!求求你了你放我走吧,你多少钱买下的我,我都还给你,求求你!"

怀里本来软塌塌的女人此刻如同疯了一般剧烈扭动身体,薄青墨皱起眉头,这个女人的生命力还真是旺盛。也好,看来她能够活的久一点。

男人的手箍的更紧,夏清优被扯的一个踉跄,倒在男人怀中。当敏感的肌肤摩擦在男人身上粗糙的布料时,她才想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

"还钱?你认为我缺钱么?"

头顶是男人带着戏虐的声音,夏清优的恐惧如同海啸一般排山倒还而来,她努力压抑住恐惧,不再挣扎,靠在男人怀里问道:"买下我,你要做什么。"

薄青墨有些意外,此刻的女人异常温顺,小小软软的一团靠在他怀里。隔着单薄的衣料,他都能感受到她小却有力的心跳。

这种磅礴的生命力,真是令人嫉妒。

"买下你,自然是要你做让我开心的事情。"

"那我需要做什么才能让你开心?"

夏清优高中时曾看过一本如何和绑架犯沟通的书,虽然这个男人不是绑架犯,但此刻的情况也类似。她不停告诉自己不能慌,一定要先稳住他的情绪,以免他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

可此刻的情形,由不得她不心慌。男人本来钳制在她胳膊上的手突然松开,朝她胸口袭去。赤裸的胸膛立刻被火热的掌心覆盖,那只手竟然以一种恶劣的姿势开始揉捏起来。

夏清优绷紧身体,牙齿紧紧咬着唇瓣,强迫自己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和动作。

胸前的柔软在薄青墨手中被玩弄成各种形状,他心中有些讶异,刚才拉起她时感觉骨架瘦瘦小小的,没想到还挺有料。

"这样,我才能感觉开心。"

女人虽然故意绷紧身体,但细嫩皮肤下的肌肉都在微微颤抖,这种坚韧的性格更加激发薄青墨心中的欲望。

他索性直接把女人塞入怀中,唇畔摩擦着她软软的耳朵,低语道:"这样,你明白了么?"

黑暗中的身体异常敏感,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出男人拥有着怎样一双修长的手。

夏清优嘴里泛起一咸腥的味道,她把嘴唇咬破了。

薄青墨玩的性起,索性一口含住那小小的耳垂,以舌尖轻轻触碰。果然,女人紧绷的身体顿时抖了一下。

"不......"

夏清优受不了了,她发出一声绝望的哭喊,想挣扎出男人的怀抱。但男人好像早有防备,一直有力的胳膊已经提前朝她背后揽去,她被更狂暴的力量直接推入男人怀里。

"不要!放过我吧,求求你!"

夏清优不住哭喊,双手去扯依旧停留在自己胸口的那只手。此刻那只手没有了方才的温柔,暴虐的揉捏她胸前的柔软。

这其中的疼痛,都不及她心中的屈辱。

第二章  欺凌

夏清优心里的激起一阵不甘,她不甘心就这么顺从这个脾气暴躁的要死的陌生男人。

她一定要逃出去,安全的出去,带着自己。

感受到怀里女人的身体不在颤抖,薄青墨揉腻夏清优胸部的动作渐渐温柔起来。

夏清优柔嫩的身体,让薄青墨的欲望在心底升起。

他把夏清优推到墙边,让她背靠着墙,细碎的吻顺着夏清优的耳垂一路往下,一只手揉腻着她的胸部,另外一只手却在她的背后四处乱动。慢慢的往下移动。

这个时候,薄青墨的温柔让夏清优感觉自己的心在不断跳动,好像要沦陷在这个男人的温柔里。

夏清优的手,不由自主的抱着薄青墨的腰......

男人感觉自己的欲望越来越膨胀,他停下揉腻着夏清优胸部的手,解着自己的腰带,释放他的欲望。

夏清优突然清醒过来,不可以,不可以!她趁着薄青墨对她的束缚微微放松的时候,憋足了劲,一把推开恶魔。

男人十分恼火女人的反抗,从来没有人可以反抗他!这个女人还是第一个。只要是他的猎物,还没有可以逃脱的。

夏清优忘记了自己寸缕不着的处境,她只是想着逃脱。

她才发现,她忘记了门在哪里!

夏清优一阵害怕,身体又轻微的抖动着。

她四处摸索,这黑漆漆的环境让她看不清楚任何东西,她只能寄希望于可以摸索到门,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啊!"一只手冷不丁的搭载她的后背,夏清优身体一抖,她还没有做出反应,一股强大的力量就把她拥进怀里,动作一点也不温柔。

"你不愿意做让我开心的事情吗?"

男人都声音带着一股清雅低沉,但丝毫听不出一丝丝的暖意,他有意无意的让两个人的身体越来越近。

夏清优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薄青墨此刻心里满满的都是欲望和暴怒,掺杂着一些失望。

他还以为,这个女人和以往的那些女人不一样,不会害怕他!可是。他想错了,她和那些女人没有什么区别。

抱着夏清优的身体的手用上的几分力,夏清优不由得呼叫了一声。在薄青墨的心里,反倒舒服了几分。同时他感觉自己的欲望越来越浓......

"我......"

夏清优刚刚想开口,就被薄青墨打横抱了起来,凭空一扔,她发出一声尖叫,做好了迎接疼痛的准备。

可是她安全的落到一个柔软的地方,直觉告诉她,那是一张大床。

夏清优立刻往旁边滚了两圈,起身,跑到一处角落蹲下,企图隐藏起自己的气息,希望就可以躲过被一个陌生男人占有的命运。

这时她也没有力气了,如果不是信念支撑着她,她早就已经精疲力尽了!

再之后的日子中,她将无尽的后悔这次决定。

这次的逃避,换来的是更加疯狂的掠夺和占有。

薄青墨朝床上伸出手,却没有吸引人欲望蓬勃的柔软,他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没有精疲力竭,还有力气动弹。

这次的猎物,真有活力。

不过,这样更好。 薄青墨嘴角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

这样,才会有意思。

薄青墨嘴角挂着一抹残忍的微笑,慢慢朝着夏清优所在的那个角落走去,抓住了她的的手臂。

夏清优吓了一跳,抓住她的那只手力量奇大,直接把她拽到了地上。

男人立刻欺身而上,用自己的双腿压着女人的双腿,让她不能动。

夏清优此时此刻,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她无力的躺在冰冷而又坚硬的地板上,身体抖动的更加厉害。

夏清优用尽全身力量推开着他,但男人却是纹丝不动,双手在她的胸前拿捏着,把她的胸前的柔软又捏出了各种形状。

此刻,薄青墨在怀中女人的脖子上不住亲吻。

准确的说,不是吻,是咬。夏清优努力的忍着身体上的疼痛和酥软。

"既然你不能再床上让我高兴,那么就在地板上吧!"

男人啃咬着夏清优的耳垂,在她耳边说到。

夏清优的身体抖动的更加厉害,这次她是真的害怕了,害怕自己被侵犯,害怕自己就这么被身上这个陌生男人给夺去。

"你你就是个魔鬼!"夏清优声音嘶哑,哭喊的诉控着。

夏清优害怕的情绪被毫无保留的表露,让薄青墨更的生气。

离开她的身体,起身,一把拉起身下的女人,一巴掌就打在她的脸上。

夏清优被男人打得摔倒在地,她心里是无限的恐怖和悲伤。这个男人太过可怕,她就连叫疼的勇气都没有。

不仅仅是因为她没有力气,更因为,薄青墨又压倒了夏清优,整个人趴在夏清优的身上,咬着夏清优的脖子,然后缓缓离开。

一股冰冷顺着夏清优的脖子留下,夏清优知道那是血,身体颤抖的更加害怕了。

感受着夏清优的恐惧,薄青墨大笑了起来,对他来说,果然让人害怕是最好的让他开心的方法。

黑暗是恐怖的,可是,他一生都见不到光明,他不甘心!

"你害怕我吗?"薄青墨蹲在夏清优的旁边,问道。

"......"

巨大的恐惧让她说不出话,可是,薄青墨把夏清优的此刻的精疲力尽当做不屑和他说话。

他心中涌现出一股怒气,上前掐着夏清优的脖子。

"咳咳!你......你松......开......"夏清优太累了,没有力气在和薄青墨反抗,但略有些失去理智的男人没有注意到。

这个该死的女人!就这么害怕他么!他手上用力,捏着脖她子的手越来越紧。夏清优开始连话都说不出来的,脸色通红。

呼吸越来越困难。

"你说!"薄青墨听到身下的女人呼吸越来越困难,松开掐着她脖子的手,转为捏着她肩膀。

"没,没有。"

好不容易松了口气,夏清优贪婪的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害怕也不要抵抗,这样或许可以少受一点苦......

她必须要隐藏起自己内心的恐惧,可是,夏清优颤抖的声音出卖了她,展示了她此时此刻的恐惧。

薄青墨冷冷的笑着,重重的扑倒夏清优的身体上,双手甚至带着粗鲁,在夏清优的身体上四处摸索。

他说第二章过之都留下了一条条的红痕,甚至将精瘦的腰身都卡在了她的双腿之间。

夏清优此时终于绷不住了,也忘记了要反抗和隐藏害怕,她绝望的哭出声来。可哭泣没有得到男人的怜惜,只是换来更加狠厉的掠夺。

"记住,从今天起,你是我的私人专属。 别和我耍花样,否则......"

在庞大的恐惧之中,夏清优再也支持不住,终于彻底昏迷过去。最后一刻,她的耳边仿佛响起了恶魔的低吟。

黑暗里,一切似乎都是黑暗的,对于夏清优来说,这是她的噩梦。

噩梦醒来,虽然身边已经没有恶魔的身影,但无边无尽的黑暗依旧笼罩着她。

夏清优试着动一下,身体的疼痛瞬间就湮没了她,蚀骨的疼痛。

从身上的疼痛,她猜得出自己经历了什么。

夏清优双眼呆滞的盯着漆黑的天花板,脑子中一片空白。

她与黑暗为伍,过了很久,夏清优才感觉自己恢复了一些体力。光着脚走下地,凭借记忆,找到了那扇门。

可是,此刻自己浑身赤裸,不着寸缕。

她咬着嘴唇想了想,又摸索着回到黑暗中,从床上找到床单,披到身上。

想到昨晚所经历的一切,夏清优心里的羞愤更加浓厚,从小到大,她也是家里的小公主,何曾收到过如此的羞辱!

可是,自从两年前......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她咬紧嘴唇。

我会逃离这里的,一定!

仔细用床单包裹好身体,凭着记忆走向门,她轻轻的握上门把,一扭,一束熟悉的亮光透过门的缝隙,照在她身畔。

她小心翼翼将头贴在那个小小的缝隙上,如同丛林中的小动物,窥伺外面是否安全,是否有猛兽。

在黑暗里待的太久,眼睛暂时受不了这份光亮。她使劲眨了眨眼睛才适应过来。

果不其然,门外是一间巨大的厅堂,前方的角落中是楼梯,看来这是二楼。

从这里的装潢看,这里应该是一座有着欧式风格的别墅,空无一人。

现在不是欣赏布置的时候,她扯了扯身上的床单,垫着脚贴着墙边朝楼梯走去。

呼吸变得更加急促,心脏跳动的仿佛要从胸口蹦出来。就快到了,只要下了楼,说不定就可以离开这里。

"是谁在那边?"

熟悉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温文尔雅,如同一阵春风。但在夏清优听来,这个就是恶魔的诅咒!

那个男人!

她脸色苍白,巨大的恐惧裹挟着她剧烈跳动的心脏,她现在什么都顾不了了,一定要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拉紧床单,朝楼梯的方向跑去。

但这连日来一直都被困在那个小小的牢笼,之前应该也被注射过药物,此刻她脚步虚浮,只跑了两步,就倒在地上。

眼前阵阵发黑,根本看不清前面有什么。夏清优咬着牙,手脚并用的朝前方爬去。

无论如何,都要离那个人远远儿的!

第三章  他是个瞎子

薄青墨耳中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他发出一声冷哼,还真是个倔强的女人,宁愿爬着离开,也要逃离他的身边么?

他站在原地,挥挥手,身后挂着一脸似笑非笑的男人走上前,稳稳的站在夏清优前面。

头顶突然被一片巨大的阴影遮挡,夏清优努力摇摇头,这才看清了距离自己脸三四公分的地方,有两条长腿。

男人挡住了阳光洒如的方向,正是背光,她看不清他的脸。只是觉得这个背影好熟悉。

"你要去哪里?"

又是这个声音!夏清优身体本能的颤栗,现在身体还带着他留下的痛楚。

"这次的货挺新鲜吧?"

挡在她面前的男人声音中满是戏虐,他口中指的货,自然就是夏清优。

那个把人当做物品一般贩卖的组织,一想到那其中的恐怖,夏清优更加恐惧。

再也不要回到那个地方!

她跳起来,一把推开男人,朝楼梯飞奔而去。楼梯旁有一个跪坐在地上的仆人,正在擦拭地板。 被激发出身体潜能的夏清优一脚就踢翻了她的水桶,玩命的朝楼下狂奔过去。

身后那个温雅的声音发出一阵笑声,随即道:"的确很有活力,可是,这也太不懂规矩了,这就是你们调教出来的人?"

两人盯着那个裹着床单飞快奔跑的女人,这座别墅是全封闭式的,他们丝毫不担心她会逃走。

但薄青墨的话语中带着明显的挑衅成分,男人何曾是吃亏的人?他笑了笑,缓缓走下楼梯。

这座奢华的大房子中布置非常讲究,占地面的也很庞大,只是从楼梯跑到一楼的厅堂,就快用尽了夏清优全身的力气。

转过一个转角,她终于看到了一扇高两三米的实木大门。这就是大门了么!

她忽略了一个问题,这一路跑来,她之看到几个冷漠看着她的佣人,甚至也没有人出来阻止她。

大门没锁,夏清优轻轻一推就飞奔出屋,她呼吸道第一口空气后,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两年了,她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阳光,第一次呼吸道真正的空气!

但随即她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心沉入了谷底。 别墅坐落在一座如同花园一般的庭院中,在不远处,可以清除的看到周围围有一圈高大的栅栏,把别墅和外界分开。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她颓然坐在地上。

逃不出去的。

夏清优把脸埋入膝盖,泪水打湿了苍白的小腿。她已经有两年没有见过阳光,全身苍白的如同瓷娃娃一般。

从背后赶来的男人看到她薄薄的脊背,随着抽泣一颤一颤的,如同一只随时要展翅的蝴蝶,不仅也看呆了。

想不到这个丫头这么诱人,卖给薄青墨,真是可惜了。

他摇摇头,走上前一把跩起蹲在地上的夏清优,就往室内拖。

一股熟悉的味道钻入夏清优的鼻腔,她猛然清醒了。怪不得熟悉,这个男人,就是组织中的人!

她开始疯狂的挣扎,踢打撕咬男人,她不要被带回到那个可怕的地方,如果被带回去,她宁愿现在死掉!在组织中,死亡都变成一种奢侈!

"以前真美看出来你这么有精神,在乱动床单可是要掉了哦。"男人放开她,饶有趣味的盯着夏清优。

经过男人提醒,夏清优这才发现,那条床单此刻只是挂在她身上,半个胸部都掉出来,她赶紧把身子团成一团,如同一只刺猬一般。

"我可是能看到的。"

男人又补充了一句,随即蹲下,抓起她的头发,强迫夏清优抬起头来。

和男人面对面,夏清优这才真正看清了这个男人的相貌,在这之前,她只是知道这个组织的高层姓冷。

人如其姓,他的嘴唇如同刀削过一般锋利,此时却荡漾出一个笑容。但那双眼睛中透出的冰冷,是常人不敢直视的!

夏清优低下头,小声抽泣。

"警告你,不要给组织丢人,否则,我就要带你回去再教育一段时间了。"说完他顿了顿,又上下打量了一次夏清优,眼神中竟然带着一股赤裸裸的欲望。

夏清优打了个寒蝉,随即吞下抽泣声,用力点点头。无论如何,都不要回到那个可怕的地方。

冷曜盯着夏清优,心中略微有些惋惜。惋惜自己怎么就没发现这个野猫一般的女人,她的美并非艳光四射,却如同一块上好的黑曜石一般,得细细把玩,才能绽放出美。

可她现在是薄青墨的女人了。

夏清优抱着床单小心翼翼的跟着冷曜往回走。逃出去是没希望了,现在只能先顺着他们的意思,否则一定会被再送回去的。

刚才逃出来时没有感觉到这一段路原来这么长,此刻她赤着双脚,走在粗糙的地面上,感觉到一股股钻心的疼。头又开始晕了,她脚下一软,坐在地上。

冷曜回头看到委顿在地上的女人,她苍白的脊背暴露在阳光下白的耀眼,小脸更是。但那眼睛竟然格外透亮。

他心中一软,俯下身扛起夏清优,朝别墅二楼走去。

男人的脊背宽厚平稳,但冷曜身上那股特有的味道,激发起夏清优心底最深处的恐惧!这两年来,在组织中她闻到最多就是这个味道!

冷曜带着他来到一楼的客厅,薄青墨已经坐在沙发上等候。

身上只披着一条床单的夏清优被他放在沙发上,一阵沉寂。过了良久,薄青墨挥挥手:"带她去换一件衣服。"

他虽然看不见,但他知道夏清优没有衣服穿,冷曜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他的女人,怎么可以让别人看?

两个年过三十的佣人沉默的走上前,扶着夏清优来到一间卧室。两年来,她终于穿上了像样的衣服。

当夏清优被带到客厅时,两个男人正在不知讨论者什么。

冷曜看到她过来拍拍手,示意薄青墨注意:"夏清优,编号074?"

"是。"

听到这个数字,夏清优抖了抖,她打起精神,紧紧盯着冷曜,生怕他带她回去。

"这个女人,感觉和之前的比起来都差了一些。"

薄青墨所在的位置很讨巧,整个人陷入巨大的欧式沙发中,巨大的靠背从他背后遮挡住阳光。他陷在阴影中,如同暗夜中的帝王,让人无法看清容貌。

即便是这样,夏清优也依旧能从他身上感受到那种气势。这种气势和之前在房间中他羞辱他的,判若两人。

冷曜神色恭敬,开口答道:"是的,这个女人和之前比起来差一些,但你不觉得,她和她们都不一样么?"

薄青墨没有接话,他细细回味这个女人带给他的美好,她身上所爆发出的坚韧和强烈的求生欲,正是他最缺少的。

她如同阳光,他却如同黎明的黑暗。

"之前我也没有发现她是个这么可爱的家伙,现在想想,还真是后悔了,没跟你多要点。"

冷曜虽然嬉皮笑脸的讨价还价,但他的眸子中激射而出的是冰冷,紧紧盯着对面的那个男人。

虽然看不到,但薄青墨还是清晰的感受到了冷曜的眼神。他无所谓的笑笑,挥手示意一直沉默站在身后的管家上前:"支票。"

带金丝边眼睛的管家立刻从随身的皮包中掏出支票,等待下一步吩咐。

"追加一个亿。"管家迅速写好,将支票和钢笔恭敬的递到薄青墨手旁,他签完字,淡淡吐出这几个字。

作为谈论内容主角的夏清优完全被无视,两个男人如同讨论意见货物一般讨论她的价值,让她倍感屈辱。

冷曜站起身:"我今天就是过来看看,保证以下售后,毕竟薄先生是大客户嘛,没有问题我就走了。"

沙发中的男人没有回答,轻轻点头,算是送客。

"薄先生这次还真是出手大方,这次的单子,可是比之前的三个加起来都要来的多。"

冷曜斜眼扫了扫沉默坐在角落中的夏清优。她只是被简单套上了一条白色的棉布裙子,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耳边,深深地低下头。祈祷冷曜快走,只要他在,她就怕他会带走她!

看不到这个女人的眼睛,让他倍感遗憾。

"这个不用你担心,我自己买的东西,我自己处理。"

坐在阴影中的男人起身,身旁的助理马上递给他一只精巧的拐杖。

难道他的腿有问题?可是之前......想到之前的事,夏清优脸色火烧。

当薄青墨走出阴影时,她才明白,他为什么会待在黑暗中了!英挺的面容绝对是值得骄傲的资本,但眼睛却是无神的盯着前方。

他是个瞎子!

"那可不见得,之前三个,都是不到一个月就自杀了,死就死了,你还叫我来收尸,不是我说,你真应该改改你的臭脾气了。"

冷曜带着习惯性的笑容说出这句话,顺便看看夏清优的反应。

夏清优脸色倏然变得苍白!之前她就感觉到男人的精神有些不正常,太过暴躁。现在通过两人的对话,她更加笃定的认为,这个男人,就是恶魔!

虽然之前的日子中她多次想到死,但心中那份求生的欲望在不断的支持着她。现在真切的解除到死亡这个话题,她害怕了。

她并非贪生怕死,只是不想让生命终结在这种人手中。

忧虑和惊惧一起涌上心头,再加上之前过度的体力透支,夏清优终于再也支持不住,软软的倒在沙发上。

盲少索欢无节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盲少索欢无节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硬汉保镖要上天》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硬汉保镖要上天》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硬汉保镖要上天第十三章:护花使者(二)“滚”叶凌天说完之后一伸手把刘宇豪犹如丢垃圾一般丢在了地上,这时,已经有很多人都围在这里看着,大多都是这栋楼上班的人。叶凌天说完之后直接转身走进了电梯里,李雨欣看了看叶凌天,又看了看刘浩宇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最后还是一咬牙走进了电梯,没有再去管这个刘宇豪的生死。电梯里挤满了人,大都看到了刚刚那一幕,一个个对于叶凌天都是既好奇又有些惧怕,站都不敢站在叶凌天身边。李雨欣几次看着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爱你不负年华》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爱你不负年华》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爱你不负年华第13章还能原谅吗开门的瞬间,季半夏忽然觉得有些窘迫。她简陋至极的家即将完完全全的呈现在傅斯年眼前,以他的教养,脸上肯定不会露出什么,但季半夏能想象得到他高傲的优越感。连翘正坐在书桌旁,手里正拿着手机,听见开门声,又担忧又高兴:“姐,你怎么不接电话?是不是淋湿了?”她身上的外套还没换,只在肩膀上微微淋湿了一点,看来是老师送她回家的,季半夏这才放下心,走过去揉着她的头发:“姐姐没听见手机响,真是对不起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和鬼有个约会》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和鬼有个约会》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和鬼有个约会第013章老鬼当跟班深夜的天空中只飘荡着我的声音,冷陌早就不见了。胸上的印记依旧还在,我气死了,又试着想要爬起来,可依旧无果,难道我今晚就只能待在这大路边了吗?“那个……”老鬼还没走,默默的飘到我面前:“童姑娘,你一个人坐在这样的街边会很危险的,要不老鬼我……我扶你找个地方休息吧?”妈蛋!是我愿意坐在街边的吗?“我不要你扶!别再跟着我了,滚开!”一听到我要赶他走,老鬼马上又跪了下来:“童姑娘啊,姑奶奶啊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合约小娇妻》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合约小娇妻》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合约小娇妻第13章嫁给我,有这么难吗医院大门处,一辆锃亮如新的豪华房车停在那里,同样吸引了大量围观群众的注意。秦以悦连白眼都懒得翻了,整理了一下腹稿,准备跟小宝说清楚。管家为秦以悦拉开车门。秦以悦一进温暖的车内,就看到小宝坐在小沙发上,小脸儿粉扑扑的,精神比之前好了不少。一身正式的小西装,纤尘不染的小皮鞋,细软的头发也用发胶固定,让小家伙看起来精致得像橱窗里的布娃娃一般。小宝一看到秦以悦,如水晶葡萄一般的眼睛立刻亮若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不负年华不负卿》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不负年华不负卿》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不负年华不负卿第十三章还是她赢了柯翰再去探望向思思的那天,带去了一束玫瑰花和一枚戒指。他跪在地上向向思思求婚的时候,眼前却莫名的浮现了向晴的脸。“我愿意。”向思思看着柯翰特意准备的那枚戒指时,喜极而泣,可她的眼泪却只让柯翰记起向晴那含着眼泪说放他自由的模样。柯翰不想去计算向晴究竟消失了多久,只是,他发现在他生活的每个角落里,那个女人的音容笑貌竟然都占据了一个位置。他赶不走,逃不掉,只能麻木地看着她从他的全世界里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3章翻脸无情冷爵枭黑眸一闪:“他去吃饭了,这段时间正好让我们偷情……”“你可真是色胆包天!”林语嫣依旧还在后怕中,时不时地望向门口。她的不专心,让他不悦,一手掐住她的尖下巴:“胆子不小,对我不专心!”林语嫣软下语气:“我真的好怕,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我们可能都会丢了工作的……”冷爵枭起身,大手捞起她,将她夹起来就走,径直往专属的休息室去了。进了休息室,屋内顿时有丝熟悉感。林语嫣想起那天在这张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都市兵王》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都市兵王》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都市兵王第十三章保安主管孟凡点点头,离家九年,他说什么都无法在短时间内,补充这缺失的情感,只能是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弥补。“既然回来了,以后就不要再混了,找个好工作,再找个好姑娘。”父亲看着孟凡的眼神,终于出现了一丝温柔。“爸,你放心吧!我已经找到了一个保安主管的工作。”孟凡嘿嘿笑着。父亲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第二天,孟凡早早的来到龙城顶好国际公司,因为刘宇已经跟人事部的人打过招呼,孟凡很快便办理了入职手续,领到了自己的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第13章第一个悸动的夜晚“你的嘴唇有点肿,怎么回事?”傅言殇薄唇一抿,眼神变得锐利起来。我避开他探究的目光,“刚才走得急,不小心撞门上了。”傅言殇一听,哭笑不得地看着我。“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小心。没什么好考虑的。婚纱明早会送过来,婚礼定在下午举行,明天你别去上班了。”我的心咚咚直跳,在忐忑和难以言表的紧张中越来越快:“行,要是哪天你想离婚,告诉我一声,我会立即签字离开。”傅言殇眉心一拧,直勾勾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时光中的匆匆独白》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时光中的匆匆独白》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时光中的匆匆独白第13章翻脸无情冷爵枭黑眸一闪:“他去吃饭了,这段时间正好让我们偷情……”“你可真是色胆包天!”林语嫣依旧还在后怕中,时不时地望向门口。她的不专心,让他不悦,一手掐住她的尖下巴:“胆子不小,对我不专心!”林语嫣软下语气:“我真的好怕,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我们可能都会丢了工作的……”冷爵枭起身,大手捞起她,将她夹起来就走,径直往专属的休息室去了。进了休息室,屋内顿时有丝熟悉感。林语嫣想起那天在这张

  • 【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婚途陌路,二嫁老公好暖心》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3】推荐小说《婚途陌路,二嫁老公好暖心》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婚途陌路,二嫁老公好暖心第十三章江昱兽行江依依平白无故动她手机,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她的手机几乎没装什么APP,社交软件只有一个微信,江依依要做什么动作,也肯定是在微信里捣鬼。果然,自己的微信里多了一个陌生人,江依依跟他聊了好几页记录。她看了一下通讯录匹配,发现这个微信居然是叶冥的!这个江依依,居然冒充她,跟叶冥说话。她翻看了一下记录,江依依问的全是一些私事,什么兴趣爱好,最近有什么安排之类。叶冥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