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倾世宠妃:宫女变凤凰】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5:14:4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倾世宠妃:宫女变凤凰
第001章 楔子

"恨吗?是这份深切的恨意支撑你活下去,还是为了你的弟弟而活下去?"

邪魅无情的笑意,在司徒紫玉俊朗的脸庞上勾勒出冷酷的弧度,低头看着脚下湿漉漉的曼妙娇躯。【倾世宠妃:宫女变凤凰】小说在线阅读

"恨不得杀死朕,却是一直不敢表露你对朕的恨意吧?这张脸的背后,是怎样的一张脸?朕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却是不想轻易揭开这个秘密,因为朕要给你一个机会,只是你罔顾君恩,不曾把握朕给你的机会。"

庄绮蝶抬头望着面前那张令所有男人嫉妒,女人痴迷的脸庞,冷笑在唇角飘起。

是的,他给了她太多的机会,却是羞辱和折磨的机会,每一次,在她的心底,增添无尽伤痛和仇恨,但是她却不敢表露一丝,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她甚至不敢,在脸上稍微表现出一点的幽怨,无论他如何折磨她,她只能默默地承受,卑微地侍候着。

"为了什么活下去吗?这个答案,皇上早该明白吧?"

司徒紫玉冷笑:"朕想听你亲口说。"

"说与不说,有区别吗?"

此刻庄绮蝶的脸上,没有了素日的谨慎和敬畏,仍然是趴伏在他的脚下,却不再卑微,抬起令人惊艳美到极点的脸庞,漆黑的眸子中满是冷漠。

"被朕看破,连装模作样也不肯了吗?庄绮蝶,盈国的仙蝶公主,朕的耐心已经消磨殆尽,不想再日日面对你那张令人生厌的脸。来自http://www.xbxys.com/"

"我是何模样,对皇上而言有何不同吗?"

唇角紧紧地抿起,刚毅的线条是司徒紫玉从不曾看到的,她素日小心谨慎,卑微而恭顺,无论他如何羞辱她,对待她,她总是会跪伏在他的脚下,连怨恨的神情都从来没有过。

多少次,他看到她偷窥他,脸上的神情似乎带着某种痴迷和沉思。

伸手,捏住那张令人怦然心动的娇美容颜,低头冷笑:"那自然是不同的,至少在床榻上,这张美丽的脸,会令朕更有兴趣些,愉悦些。而你,朕的奴婢,取悦朕是你该做的事情。"

"我取悦皇上已经太多,但是从来没有让皇上欢愉过,或者唯有在折磨羞辱我时,皇上才会有片刻些微的欢愉。"

"大胆,你敢如此对朕说话,在朕的面前自称'我',庄绮蝶,忘记你的身份了吗?"

"呵呵......"

庄绮蝶轻笑,身上的疼痛如何能比得上心中的疼痛,几乎赤/裸的娇躯,身上有斑斑点点青紫的淤痕,有新,有旧。

似乎她从侍候他那日开始,身上的伤痕就从来没有断过,她已经习惯。网站http://www.xbxys.com/

"想逃走吗?从朕的身边逃走?"

"想,做梦都想。"

庄绮蝶直白地回答,脸上毫无惧色。

司徒紫玉瞳孔收缩,这已经不是素日他所熟悉的那个奴婢,待罪侍候他的奴婢。她的忍耐,原来也有尽头。

"不装模作样,如今你的身份败露,连虚伪的表情都不肯有了吗?"

司徒紫玉一把将脚下半裸的娇躯扔到床榻上,重重地压了上去......

第001章国灭杀子  1

"公主殿下,赶快换衣服吧,玄国已经攻破了都城,就要入宫了。"

侍婢敏儿慌乱地跑了进来,稚嫩清秀的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惶恐,手里拿着一套陈旧的宫女服装。

"都城被攻破了?"

庄绮蝶起身,站在绣楼上从窗口向外凝望,看到远近一片混乱,宫中的婢女和太监们很多怀中背后塞了包袱,似乎想逃跑。来自http://www.xbxys.com/

都城一旦被破,禁宫被攻破是当然的,连高大的城墙都不能阻挡玄国的铁骑大军,小小的皇宫如何能阻止。

"公主,请公主赶紧换了宫女的服装,跟奴婢逃出去吧。"

"父皇呢?"

"不知道,定然已经让侍卫保护,准备逃出去了。"

庄绮蝶摇摇头,她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他是不会逃出去的,死也要死这里,死的像一个国君。逃出去,只能做一个亡国之君,他的父亲死也会选择死在龙椅上。

一抹讥诮的笑,在唇角展现,是的,她的父亲,盈国的国君,便是这样一个人。

她没有换衣服,而是跑了出去,她想看看,此时她的父亲,盈国的国君会如何对待即将攻入京都的玄国大军,是否还能保持平静,更希望父皇可以派人护送弟弟逃出去。来自http://www.xbxys.com/

"公主,公主快回来换衣服。"

敏儿跺着脚追了出去,周围都是纷乱的人,看到了庄绮蝶甚至连日常的礼仪也顾不得,大部分的人如同没有看到她一般,匆匆忙忙地跑。

庄绮蝶冷眼看着这些无头苍蝇一般到处跑的人,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该跑到什么地方去,只是毫无目的地带着日常积攒,或者是趁机从后宫偷的东西到处奔跑。

她向金銮殿跑了过去,因为她知道,此时她的父皇,盈国的国君应该是在金銮殿上。

"杀,都给朕杀了,不能留下她们让她们给朕丢脸!"

威严无情的声音满是杀意,庄绮蝶冷笑,她听出这是她父皇的声音。也唯有她的父皇,才能在此时还发出如此威严毫无感情的命令。

"啊!不要,皇上饶命"

宫中顿时响起一片惊呼和求饶的声音,匆忙奔跑的人,都灰溜溜地趁没有人注意,跑回自己的房间中。说明http://www.xbxys.com/

盈国国君磐石,乃是一个铁腕国君,冷酷无情在没有做皇帝时就已经名闻遐迩。积威之下,没有人敢触怒这位即将成为亡国之君的皇上。

没有做皇上之前,被封为磐石王,后来继位后,便一直被如此称呼。

殷红的血,染红了青色的砖地,渗入青砖之中,把青砖染成了艳红的色彩,格外艳丽。几十颗人头落地,宫中顿时静了很多。

"踏、踏、踏"

侍卫们巡视禁宫的脚步声,沉重地响起,如同踩在所有人的心上。

看到磐石帝仍然驻留在后宫,后宫静寂下来,一些嫔妃和下人被无情斩杀后,是恐怖的寂静。

"父皇"

"皇上"

"国已破,都城也破,你们留下来何用?你乃是朕的妃子,不能被玄国的人侮辱,自裁吧。"

"皇上"

声音中带着颤抖和绝望,庄绮蝶看到父皇如今最为宠爱的丽妃,如梨花带雨。

庄绮蝶抬头看了看,原来此处是丽妃所住的宫苑,磐石帝没有在金銮殿,竟然到了这里。她有些不解,以她的估计,此时磐石帝应该是留在金銮殿,做最后的抵抗,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她知道这位父皇的性格,会这样做,也一定是这样做。

"我尊贵的父皇,为何来到这里?"

满腹狐疑地藏身在树丛后,看着眼前的一幕,侍卫们搜寻不法的下人和嫔妃,凡是见到身上有包袱的人,无论品级高低,一律挥刀斩杀。

"啊!饶命"

惊呼和哀嚎,不时响起,只是大多数只叫出了一半,便戈然而止。

庄绮蝶撇撇嘴,明知磐石帝是如何铁血,这些人敢在此时想逃跑背叛磐石帝,不等玄国的大军攻进来,这些人就会被磐石帝斩杀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个可以逃掉。

"皇上,求皇上饶命。"

丽妃美丽的脸上满是泪痕,看上去楚楚动人,就连庄绮蝶也不得不承认,丽妃的确是丽质天生。正是为此,才被她的父皇封为丽妃。

"父皇,父皇,如今都城已经被攻破,父皇为何还在此处?请父皇带着儿臣等逃走吧!"

说话的是磐石帝素日最喜欢丰德公主和丽妃的儿子,十五皇子,这些人都是磐石帝最为宠爱的人。

庄绮蝶相信,如果不是盈国有今日,早晚她的父皇会把太子之位,传给十五皇子这个小屁孩。

"朕的嫔妃,不容受辱有失国体,来人送丽妃一程。"

有两个侍卫过来,手中持着白绫不由分说,便把白绫套在了丽妃的雪白如玉的脖颈上。

"皇"

丽妃一句话没有说出来,舌头吐了出来,被侍卫用白绫紧紧地勒住了脖颈。

丰德公主吓得双脚发软,跪在地上瘫倒在地,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她已经被吓傻了。

十五皇子今年才五岁,看到这一幕大哭起来,磐石帝一把捂住了十五皇子的嘴,哭声被堵祝

庄绮蝶冷冷地看着这一幕,侍卫们从她身边走过,谁也没有过来,他们都认得这位不得宠的公主,而庄绮蝶的手中和身上,也没有任何包袱,因此侍卫们漠然地走了过去。

她看到磐石帝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一只大手捏住了十五皇子的脖颈,微微一用力。

"咔嚓"

轻微的声音,落在庄绮蝶的耳中,却是格外刺耳。那位曾经让她嫉妒万分,最被她父皇宠爱的十五皇子,最有希望的未来储君,便毫无痛苦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什么也不知道地死在最宠爱他的父皇手中。

磐石帝走到丰德公主的面前:"皇家的人,有皇家的死法,要有尊严,不当流血。你是自缢,还是让父皇派人送你一程?"

"父皇"

丰德公主瞪大眼睛,惊惶地看着自己的父皇。

"你不该生于帝王家,朕不会看着自己的嫔妃和儿女,遭受玄国司徒紫玉那小儿的侮辱,辱没了先人。你是朕最宠爱的女儿,朕便送你一程吧。"

磐石帝伸出手,捏住了丰德公主娇柔的脖颈,又是如刚才一般细微几不可闻的颈骨碎裂的声音传出。

丰德大瞪着难以置信,恐惧的眼睛,如同一个做坏了的布娃娃一般,头颅和脖颈扭曲分离,没有流出一滴鲜血,斜斜地倒在地上死去。

庄绮蝶浑身发冷,倒吸了一口凉气,她素来知道父皇的心狠手辣,但是却没有想到他在一瞬间,便杀死了最为宠爱的三个人。

看着地下那些凌乱的尸体,磐石帝命令侍卫杀死作乱想逃跑的嫔妃和下人,她可以理解,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父皇竟然狠辣无情到这种地步,不仅命人活活勒死了丽妃,还亲手杀死了最为宠爱的亲生儿女。

"谁叫你们生于帝王之家,若是太平之时,你们自然得享尊荣,只是国破之日,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与其让司徒紫玉小儿侮辱你们,莫如让你们死的有我盈国皇家的尊严!"

庄绮蝶悄悄地撤身后退,她知道不能被自己的父皇发现,否则定会赐她有皇家尊严的死法。

她不过是个不得宠,几乎被遗忘的公主,素日净受讥嘲和欺负了,可没有享受过多少公主的尊荣,也不需要什么有盈国皇家尊严的死法。

最重要的是,她不能让自己的幼弟,只有七岁唯一的亲弟弟,也如十五皇子一般被杀死。

悄无声息地退后,飞快地向回跑回去。

"公主。"

敏儿手中还拿着那套陈旧的宫女服装,急忙递给庄绮蝶:"公主赶快换上吧,想必玄国的大军很快就会入宫了,到时要是发现公主,定不会放过公主。玄国的皇上可是说过,要把盈国的皇族赶尽杀绝,一个不留。"

庄绮蝶的身体再一次颤抖了一下,她早已经听说过玄国皇帝的狠辣,比她的父皇不遑多让。

曾经因为把守凤城的守将是皇族,又不肯投降,城破之日尽屠城中所有官员一家大小,不曾放过一个。那位守将的一家,鸡犬不留。

"皇帝都是如此心狠手辣,没有人心。"

"敏儿,看到我弟弟了吗?"

"奴婢让十二皇子呆在宫苑中,千万不要到处乱跑,派了人盯着十二殿下呢。"

"敏儿,你听我说,你这样"

庄绮蝶把嘴唇凑到敏儿的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敏儿瞪大眼睛,身体颤抖起来。

"敏儿,听明白了吗?一定要办好,十二皇子的性命,就交给你了,我去办件事情很快就回来,我们在预定的地点见面,你一定要把东西准备好,把十二皇子带过去。"

"是,奴婢一定办好此事,请公主殿下放心。"

敏儿的声音颤抖着,身体也颤抖着,急忙扭身踉踉跄跄地向回飞快地跑。她一下子跌倒在地,急忙爬起来继续向庄绮蝶的宫苑跑。

庄绮蝶飞快地向自己父皇的寝宫跑了过去,她避过侍卫和其他人,悄悄地接近磐石帝的寝宫。

"我不能死,因为我要保护好弟弟,我和我弟弟都不能死!"

"蝶儿,逸辰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保他安然无"

一张惨白如同凋谢梨花般的脸,出现在眼前,那是她母妃临死之前,最后的一句交代,只是这句话也没有说完,饮恨而亡。

她的母妃,是被赐以黄金酒而死,所谓的黄金酒,是盈国赐后宫有品级的嫔妃和皇家人独用的毒酒。喝了黄金酒,便会不流一滴血,很快死亡。

白玉为杯,黄金为酒,金色的液体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光彩流动间,美丽的窒息。喝了黄金酒,也会很快窒息而亡,死前极其痛苦,幸好这痛苦极为短暂。

只有皇家的人,才有如此尊贵的死法,黄金酒难得,并不是谁都可以喝下。

盈国曾经有一位大臣,被赐予黄金酒而死,死前还深以为荣。

庄绮蝶粉润诱人的樱唇微微撇了一下,死就是死,尊贵和卑微的死没有什么不同,都是死亡。她宁愿卑微的活着,也不愿意去要什么所谓尊贵的皇家人死法。

"轰隆隆"

都城在颤抖,禁宫也在颤抖,庄绮蝶的脸色也变了,那就是传说中的红衣大炮的威力吧。

这声音,为何如此近?不是说都城已经被攻破了吗?玄国还用开炮吗?

刚才没有得到敏儿禀报时,这红衣大炮的炮声,便一直在响个不停,让她怀疑玄国的国君,是想把盈国的都城夷为平地。

如今,这声音却似乎近在咫尺,脚下的土地都在颤抖。

"不好,这声音明明就是响在皇宫的正门,难道玄国的大军已经到了禁宫?也好,如此父皇便没有时间搜寻我和弟弟,我和弟弟也有了偷生的机会。"

偷偷进入磐石帝的寝宫,平日这里禁卫森严,她是绝对不可能如此进入的。但是如今玄国的红衣大炮已经架到了皇宫的大门前,宫中再一次乱了起来,就连那些侍卫们,也慌乱起来。

见没有人注意,寝宫空空荡荡,庄绮蝶急忙跳墙进入,潜入寝宫之中。她是来偷一样可以保住她和弟弟性命的东西。

轻车熟路地进入,这里以前她也曾经来过多次,只是近年来再没有机会进入。

她记得,那东西便应该在父皇的床头,一个密封的机关中。她也是小时候淘气,偷偷地藏到父皇的床下,才发现了这个秘密。

走到床头,轻轻地扭动床脚一个龙头,谁也不会想到,磐石帝把东西藏在床脚,别人只会注意床头和其他地方。

机关打开,床脚有一处中空,里面露出一角黄绫。

庄绮蝶一把将黄绫拿了出来,四四方方的一个东西被包裹在黄绫之中。

她打开黄绫,一块淡紫色的御玺出现在黄绫之中,御玺之上有九条龙盘踞在一起,下面是方形的御玺。精美小巧,只有大半个拳头大小,但是却是用一块极其罕有的紫色玉石精工雕刻。

"司徒紫玉,记得刚才父皇就是如此称呼玄国的国君的,真是巧合,这玉玺也是一块罕有的紫玉,莫非真是天意?"

庄绮蝶就是来偷御玺的,这玉玺便是日后她用来保命的宝贝,等玄国的大军攻破皇宫后,她想用此物来换弟弟和自己的命。

盈国的九龙紫玉御玺,乃是稀有的宝物,三国皆知此御玺的难得和珍贵。

她听说玄国大军进攻盈国后,曾经传言让她父皇献出九龙紫御玺,便可以息兵,但是作为一国之君,如果献出了御玺,磐石帝还用做什么皇帝,定会成为三国的笑柄。

玄国的皇帝便说了一句话:"那朕便亲自去取吧。"

"他真的亲自来取九龙紫御玺了,只是这东西,还是让我先来保管吧。否则以父皇的性情,定会在最后毁了此物。既然是他想毁掉的废物,我还是废物利用,留着救弟弟和我自己的命吧!"

庄绮蝶把御玺藏在怀中,顺着大树爬出磐石帝的寝宫,此时隐隐可以听到马蹄踩踏大地的声音和厮杀声,她知道玄国的大军已经进入后宫,很快会占领后宫。

"父皇一定会先来此处取御玺,我要赶紧跑,把御玺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不能带在身上。"

跑出寝宫,回到自己的宫苑中,把御玺藏好,换了一套陈旧的宫女服装,对着镜子仔细地看了看,拿出个东西涂抹在脸上,重新跑了出去。

她是想去和敏儿和弟弟汇合,但是想了想,又跑向了寝宫,此时宫中乱成一团,宫女和太监们又开始向宫外逃跑,侍卫们也都去抵御敌军,顾不得其他。

没有人去注意庄绮蝶,原本羊脂美玉般的脸,此时多了一块紫色的印记,仿佛是天生的胎记,难看地印在半边脸上,破坏了原来的完美。

为了避免被玄国的军兵侮辱,她用了这种准备了很久的手段,遮掩自己的姿色,毕竟她的姿色,也曾被磐石帝称之为绝色。

脸上再抹了些灰尘,头发弄乱,看上去便是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小宫女了,发育还不曾完全的身体,她想也不会引起玄国军兵的任何兴趣。

"皇上,请皇上出宫,臣保皇上离开都城。"

庄绮蝶冷笑,这时想逃走恐怕已经没有可能了,若是在城没有被破时,或者刚刚被破时还是有可能的。

"不,朕不会离开这里,朕要亲眼看看,司徒紫玉小儿如今有多么威风。朕便是死,也要有帝王的尊严。"

磐石帝向前方走去,脸上带着说不出的震怒,他已经发现玉玺不见了,只是此时不是追查此事的时候。

庄绮蝶明白,她的父皇去的方向是金銮殿,鬼使神差地,她悄悄地绕路跑了过去,一路飞奔,如今玄国的大军已经攻破皇宫,想逃出去恐怕是不可能了,她想寻找其他的机会。

想到磐石帝要被杀死,心中有些难言的滋味,想亲眼看到,她高贵的父皇,死的时候,是否还能保有高傲的帝王尊严。

"面对死亡时,他是否会后悔没有逃走?"

庄绮蝶跑到空无一人的金銮殿上,顺着窗棂和柱子爬到了房梁上,擦干净房梁,坐了下来,喘息着让怦怦乱跳的心平静下来。

第002章血色禁宫 1

庄绮蝶坐在房梁上想着如何能保全弟弟和自己的性命,她此时不去和弟弟汇合,而是到这里来看她父皇最后所谓皇家有尊严的死法,并不是好奇心太盛,而是另有打算。

"杀,都给朕杀了!"

磐石帝眸子血红,提着剑从外面走了进来,剑尖上鲜血滴落。

庄绮蝶的目光,落在龙椅上,她打赌磐石帝一定会坐到龙椅上,等待玄国的大军到达此地。然后,表示出最后盈国帝王的尊严。

果然,磐石帝喘息着坐到了龙椅之上:"去给朕把宫中所有的嫔妃都杀了,还有朕的那些子女,不要忘记十二皇子和仙蝶公主,把他们都杀了,让他们死的像皇族人,有尊严地死去!"

"遵旨。"

寥落的回应,从殿角传出,但是那个人没有下去,而是抬起头望着磐石帝:"皇上,禁宫已经被红衣大炮击破,玄国的大军进入皇宫,很快就会到此地了。"

"朕知道,罗峰,为朕办好这最后一件事吧,勿要让朕死后也感到羞辱。办好此事,你可以带着你的人,和太子一起投降玄国,朕不会怪你们的。"

罗峰单膝跪倒:"臣愿随皇上一起去,誓死效忠皇上。"

磐石帝摇摇头:"朕实在不忍杀死太子,你留下这条命,继续守护太子吧。去吧,去为朕办好最后一件事,这里有朕一个人就足够了。"

"臣遵旨。"

罗峰向殿外退去,庄绮蝶看着罗峰落寞孤独的身影,他是奉旨去杀他们姐弟二人的。

但是,她对罗峰恨不起来,有些复杂地望着罗峰离去的身影,若说这后宫中,还有谁肯对她不求回报的好,也就是这位深得她父皇宠信的侍卫统领罗峰。

"他奉旨去杀我和弟弟,他会下手吗?或者是暗中保护我们,放了我们?他一定会这样做的,罗峰,你可要尽力保护好我弟弟。"

空空荡荡的金銮殿中,只剩下磐石帝一个人,磐石帝用雪白的丝帕擦拭宝剑上的血迹,似乎并不在意越来越近的喊杀声。

庄绮蝶从房梁上俯视自己的父皇,她还是第一次在这样的角度看他,往昔,她只能用仰视的目光,跪在地上看他。

只是在刚才的一瞬间,磐石帝的白发骤然增加了很多,显出几分老态。

"是谁?是谁拿走了朕的镇国至宝,拿走此物,是想干什么?"

磐石帝微微闭上眼睛,在心中想着,到底是谁,能知道他藏御玺的隐秘地方,把御玺偷走。

"国将破,还要御玺何用,?朕只是不甘心,把御玺留给司徒小儿。司徒小儿,想不到,昔日你说过的话,竟然会变成现实,要是知道如此,当初朕便该杀了你!"

"你现在杀,也还不迟!"

周围迅速跑过一队侍卫,悄无声息。一道紫色的身影,从金銮殿外缓缓地走了进来,就在他进来的一霎那,连阳光也失却了灿烂,被他的光彩所遮掩。

庄绮蝶有一瞬间的目眩神迷,目光凝注在那道紫色的身影上。

阳光下,司徒紫玉的头发略带紫色,在微风拂动下时而贴着他白皙晶莹的肌肤,时而又拂过他薄薄微微扬起的唇。

寻常青年男子披头散发,总免不了要带几分疏狂的味道,可是他这样反而透出难言的尊贵之气,全无半分散漫,直似神明降世。

那一双眼睛让庄绮蝶想起冬季星空中最璀璨明亮的寒星,带着让人不敢直视的寒意和犀利,第一次,她明白了什么是星眸。

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只有抹额上镶嵌了一块龙形的紫玉,彰显出他尊贵不可言的身份。

修长的手指缓缓地抬起,庄绮蝶只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被此人左右,心跳随着他手指的抬起加快。

"经年不见,别来无恙,朕是来践约的。当年朕说过的话,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

语气淡淡的,却是透出说不出的高傲,带着俯视的味道。庄绮蝶蓦然发现,此人的眸子中,带着一抹淡淡奇异的紫色,就仿佛他额头的紫玉一般,更衬托出他天神一般的气质,高贵的风度。

"司徒紫玉,你终于来了,朕在此地等你很久了。"

"朕来亲自送你一程。"

司徒紫玉走到金銮殿中间,带着寒意的眸子盯住了磐石帝:"你有两个选择,活着或者如你所言,有帝王尊严地死去。"

"哈哈哈"

磐石帝大笑:"可惜,你想得到的东西,最后也休想得到。"

"朕给你一个机会,跪在朕的面前认罪求饶,朕便留你一命,亦可留你子女一命。"

庄绮蝶微微撇嘴,只能说司徒紫玉太不了解磐石帝了,磐石帝是宁愿坐在龙椅上死,也不肯做亡国之君的。

一抹冷冽讥诮的笑意,在司徒紫玉薄薄诱人的唇边,勾勒出令人心颤的弧度:"朕想,你是宁愿亲手杀死你的嫔妃和子女,选择死的像个帝王。朕很想看看,当真正的死亡就在你面前的时候,你的手是否会颤抖。"

磐石帝望着面前桌案上的一杯酒,醇香在空气中飘荡,耀眼美丽的金色,在杯中荡漾。

庄绮蝶的心在微微地颤抖,又是黄金酒,只是这次这杯黄金酒,是她父皇给自己准备的。她也很好奇,昔日都是看着父皇赐给别人黄金酒,或者赐死。当直面死亡时,端起这杯黄金酒,父皇的手是否会颤抖。

她默默盯着父皇面前的黄金酒,国已破,家必亡,她只能忍耐再忍耐,除此之外再做不了什么。

传说中冷酷无情的年轻君王,俊朗的容颜令人不敢直视,带着天生的威仪,浑身散发出肃杀的气息。

庄绮蝶盯着司徒紫玉天神般的容颜,目光幽深如无尽的黑夜,恨,却是无奈。

司徒紫玉显然也看到了磐石帝桌案上摆放的黄金酒,唇角讥诮的笑意更浓,他很想看看,当端起素日赐给别人美丽到窒息的黄金酒时,磐石帝的手,是否会颤抖。

磐石帝的脸上还带着笑意,只是昔日威严的脸庞皱纹堆磊,目光黯淡颇有英雄迟暮的味道。

磐石帝瞪视眼前的酒杯,白玉为杯,黄金为酒,最为尊贵香醇,美丽的黄金酒,这是他昔日赐给皇族和够品级的嫔妃们,有皇家尊严死法的东西。

飘荡的醇香中,隐藏死亡的狞笑,美丽的黄金液体,是死神最后的礼物。

他伸手,抓住了白玉杯,金黄色的酒液在白玉杯中轻轻地荡漾,星星点点的金色,如同金子在阳光下反射出的光芒,耀眼生辉。

磐石帝眯起眼,似乎被这死亡的光线刺疼了眼睛。

司徒紫玉的目光,仍然带着说不出的讥诮,凝视在磐石帝的手上,他在看,磐石帝的手是否会颤抖,是否会流露出对死亡的恐惧。

庄绮蝶的目光,也不约而同地,凝视着父皇的脸和手。

她承认自己不想死,畏惧死亡,却不为此感到羞愧。因为她早已经有了宁愿卑微地活着,对盈国皇家尊严之死不屑一顾的觉悟。

黄金酒在她的眼中,很可笑,可笑到一定的程度。

小小的白玉杯,似乎有千斤重,磐石帝感觉到手中一小杯黄金酒,是如此沉重,似乎再也无力举起酒杯,把这杯自己多年珍藏的黄金酒,一饮而荆

"此酒,埋于金莲树下五十年,从朕降生时便埋了下去,今日方取出。"

磐石帝有些苦涩地说着,似乎是说给自己听,又似乎是在说给别人听。

庄绮蝶唇角牵动,似乎在抽筋,盈国每一个皇族,出生后都会埋下一小坛黄金酒。酒坛只有拳头大小,因为黄金酒难得,一杯足以致命。

大殿上,一片寂静,只有司徒紫玉寒星般的眸子,俯视着磐石帝。

"好酒,记得昔日你也曾用此酒赐给朕,今日此酒可是有些苦涩吗?想必你还没有尝过黄金酒的味道,但是朕可以告诉你,黄金酒是什么味道。"

磐石帝抬起头看着司徒紫玉,目光中有说不出的意味:"你不曾喝过此酒,如何会知道此酒的味道。"

"因为,替朕喝下此酒的人,告诉了朕此酒的味道。"

司徒紫玉脸庞冷峻如寒冬的一块冰,没有丝毫温度,略带紫色的眸子隐隐闪过一抹浓重的伤痛,昔日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上心头,那一幕幕令他痛彻心腑的回忆,令他的心抽搐般疼痛。

司徒紫玉眼中深切伤痛,让庄绮蝶感觉到在这位暴君的心中,隐藏了太多的伤痛和不堪回首的往事。

"看样子父皇和他以前是认得的,还有恩怨,只是我深居后宫,不曾知道此事。"

她有些好奇,想听司徒紫玉和磐石帝再多说些话,从中得知二人昔日的恩怨。

"启禀皇上,罗峰请降,绑缚盈国太子、皇子以及公主数人,请求皇上恩准纳降。"

庄绮蝶的心再一次抽紧,心中忽然有不好的预兆,伸长了脖颈向殿外看去,她是在看,她的弟弟是否会在罗峰献出的人中。

"看起来,如果人太少,你可能会嫌不够排场,那么朕便让你这位最后的帝王,死前的排场大一些吧。"

司徒紫玉冷冽地笑,庄绮蝶不知道一个人的笑,可以冷到冰封的温度,一个男人的笑,可以比太阳更加耀眼,却是令她的心,沉到最底升起无尽寒意。

第一眼看到他从远处走来,便带着令她不敢直视的威压,令她心神都在颤抖。即便是在以冷酷无情闻名的父王面前,她也不曾有这种感觉。

殿外押进来些人,为首一人,身上穿着银色的软甲,剑眉下一双细长的眼睛闪动着光芒,正是磐石帝最为宠信的侍卫统领罗峰。

罗峰进入大殿,向司徒紫玉跪了下去:"罪臣罗峰归降来迟,请皇上恕罪,罪臣万死尤轻。"

罗峰深深地拜了下去,行三拜九叩的大礼匍匐于地。

庄绮蝶心中一寒,若是罗峰都归降了,还有谁会忠于磐石帝,忠于盈国?

随后,一些人被推了进来,昔日的皇子公主,神情狼狈,脸上满是惶恐,战栗着纷纷跪倒在地。

"罪臣庄天佑,叩见皇上,归降来迟,请皇上恕罪。"

当先跪下的一人,正是太子庄天佑,一进大殿便战战兢兢地跪伏在地,不敢抬头去看司徒紫玉。

他本是娇生惯养,出生时身子就弱,因此起名天佑。若不是因为他是嫡出,磐石帝也不会把他立为太子。

身后的众人,只得在太子的身后,在门口跪了下来,有些人无法进入门口,便跪在门外,一直铺到台阶的下面,密密麻麻都是人。"

庄绮蝶伸长脖子向外看去,她在看,这里面是否有敏儿和她的弟弟庄逸辰。

众人跪伏在地上,有些人已经被挤到台阶下,她只能看到门外的几人,却是没有看到自己的弟弟和敏儿,心中微微一松。

"罗峰,你是真心归降朕,还是在想着日后寻找机会刺杀朕为你的君主报仇?"

司徒紫玉用玩味的眼神看着罗峰,目中闪过一道寒光。

庄绮蝶身体一颤,几乎从房梁上掉落下来,急忙用双手抱住房梁。

"罪臣不敢,罪臣自知罪该万死,若蒙皇上不杀,愿为皇上效力,万死不辞。只求皇上天恩浩荡,赦免归降的太子等人,为庄氏留下一脉。"

"你们都进来,让你们的皇上好好瞧瞧你们,也算是你们为你们盈国国君,送最后一程。"

庄天佑颤巍巍地抬起头,用惊恐的目光看着磐石帝,他已经站不起来了,看到了桌案上的白玉杯,身体在不停地颤抖。

罗峰叹口气,向司徒紫玉拜道:"请皇上恕罪,容臣带他们进来。"

见司徒紫玉微微点头,他起身一把扶住太子,把太子向前拖到了大殿的前方,放在司徒紫玉面前。

"父皇"

"耻辱,奇耻大辱,朕就不该立你为太子。"

磐石帝眼中满是痛色,他宁愿看到挺直身躯的儿子,也不愿意看到吓的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儿子。

后面的人,随着跪爬了进来,庄绮蝶紧张地向后面看去,一个熟悉的面容映入眼帘,心蓦然就是一沉。

在人群的后面,敏儿赫然在内,她紧紧把一个孩子护在身后,找了一个最不惹人注目的角落跪了下来,忐忑不安地向四周偷窥。

那个孩子,正是她的弟弟,年仅七岁的十二皇子庄逸辰。

庄绮蝶知道,到了这里,再不可能逃走,刚才那些玄国的将士个个身上带着无尽的杀气,早已经把周围包围。

隐隐的喊杀声,哀嚎声,从外面传来,玄国的大军仍然没有停止屠杀。

庄绮蝶回头向父皇的脸上看去,在那张僵硬保持高傲的脸上,隐隐看到肌肉在微微抖动。磐石帝低着头,不知道是看在桌案上还没有端起来的酒,还是在看跪伏在地上的众人,她在房梁上,看不清父皇眼睛中有什么。

"也好,若是在外面给乱军杀了,还不如在这里。他们已经归降,希望玄国的皇帝不会赶尽杀绝。"

罗峰再次回到司徒紫玉面前跪下,深深地低下头:"罪臣恭候皇上赐罪。"

"你有何罪?"

"臣昔日冒犯天威,罪无可耍"

"原来你还记得朕。"

"皇上是令人难忘的人,臣屡次冒犯冲撞皇上,罪该万死,只求皇上皇恩浩荡,饶了这些人,为庄氏留下一脉,罪臣死而无怨。"

司徒紫玉缓缓地在金銮殿踱步,不回答罗峰的话。

罗峰重重地磕头,落在金銮殿的石板地上,砰砰做响:"罪臣已经命皇宫中所有的侍卫和将士归降,请皇上开恩,饶过这些人的性命,他们定当为皇上效死。"

司徒紫玉走到磐石帝的桌案前,盯着磐石帝:"你的手为何在颤抖?可是这黄金酒太过沉重,你老的连一杯黄金酒都端不起来了吗?"

磐石帝的手微微一抖,白玉杯中黄金色的酒液剧烈的波动起来,有几滴溢出杯子,落在桌案上,金色耀眼的刺目。

"哈哈哈"

司徒紫玉大笑,但是一双略带紫色的眸子中,却是没有丝毫笑意,只有无尽的鄙夷和冷漠,看得庄绮蝶紧紧咬住牙关。

片刻,磐石帝顿显老态,挺直的脊背竟然有些弯曲起来,脸上的皱纹更深。他恨,恨太子没有盈国皇家的气概,更恨,为何手中的酒杯如此沉重。

"看起来,你想放弃皇家最为有尊严的死法,那朕便让你流尽鲜血而死吧!"

一道寒光闪过,两柄剑刺入磐石帝的左右肩头,把磐石帝钉在了龙椅之上。殷红的血,顺着磐石帝的肩头流下。

庄绮蝶心蓦然抽紧,紧紧地抓住房梁。

三国的旧例,皇族一律赐不流血而死,只有犯了叛逆的大罪,才会不赐予这种死法。大臣若是赐不流血而死,亦是君王莫大的恩德。

因为,灵魂在血液中,只有不流血而死,才能让灵魂不飘散,有轮回的机会,若是流血,便连轮回的机会也没有了。

罗峰赫然起身,几步来到司徒紫玉的身后,司徒紫玉没有动,用后背对着罗峰。罗峰握紧双拳,脸色发青。

倾世宠妃:宫女变凤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倾世宠妃 或 宫女变凤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不数星星数熟人!玉塘人自己的劳动节晚会,你能看到几张熟面孔?

    这个周末,劳动节就要到了!对于上班族来说,又可以休假3天2018五月一日放假安排表除此之外,还有这个好消息和玉塘君一起来看看“劳动者最可敬,奋斗者最幸福”2018年玉塘办事处庆祝“五·一”劳动节文艺晚会晚会信息时间:4月25日19:30地点:光明新区玉塘办事处红星文化广场当然作为官方发声平台玉塘人民的网上家园这么大的活动发布怎么能不给大伙发点福利玉塘君决定先将节目单剧透给大家▼节目单/01/大合唱《劳动托起中国梦》表演:组织人事办、政法办、安监办、执法队、网格中心、市政中心、社区党群中心【玉塘办

  • 纪念潍县战役胜利、潍坊建市七十周年红色收藏展即将举办

    记者获悉,“纪念潍县战役胜利、潍坊建市七十周年红色收藏展”即将于4月25日至5月2日在潍坊恒易美术馆举办。《潍县战役战斗全景再现》局部1948年4月2日,潍县战役正式打响。渤海纵队、鲁中军区部队首先开进,切断昌乐、潍县的联系,主力于4日开始行动,8日完成对昌潍外围守军的分割和对潍县城的包围。尔后袭占飞机场、九龙山、凤凰山等要点,并展开争夺城关的激烈战斗。战至l8日,攻占外围要点坊子等50余处,肃清了四关守军,夺取了攻城阵地。随即暂停攻击,转入敌前练兵,隐蔽地实近迫作业,进行攻城的直接准备。这一行

  • 中国艺术研究院丨王德芳:耄耋图

    王德芳,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常务理事,硕士研究生导师,1993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花鸟画室,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中心专业画家。擅长工笔、写意花鸟、动物、草虫,形成了独特的个性风格。作品被北京大学、台湾、香港、日本、韩国、德国等地收藏。王德芳耄耋图33x68cm纸本设色2018玉蝴蝶花宋·李觏胡蝶生来只爱花,春工描样作奇葩。周庄有梦何曾觉,冰雪肌肤落几家。作品//局部

  • 让翰墨书香丰厚生命的底色

    近段时间,一种名为“图书漂流”的游戏,在微信朋友圈里流行开来。朋友之间通过相互借阅图书,在规定时间写读后感,增加阅读时间,形成读书氛围。在看书写作之余,不少人欣喜地发现,身边喜欢读书的同行者正悄然增多。今天,又到“世界读书日”,我们有充足的理由去热爱读书。因为唯有书籍,可以千年如斯地传承文明、传递情感、传播知识。通过那一页页或新或旧的卷帙,人们得以知悉过往、认识现在、沟通未来。值得庆幸的是,在“双十一”“情人节”等“商业节”充斥人们头脑中的时候,“读书日”这个真正能够丰富我们头脑,提升自我能力和

  • 中国宏观经济形势解析暨民营经济发展新布局峰会

    北京讯:(主任记者:柳彦国)为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响应国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由经济日报社(集团)–《经济》杂志社主办,师董会(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及太和诚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承办的中国宏观经济形势解析暨民营经济发展新布局峰会,于2018年4月22日在北京全国政协礼堂隆重召开。联合国项目事务署高级顾问、中国十大杰出CEO胡海平联合了数百名商界领袖、著名企业家资源,于2016年创立了师董会(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人民币。公司总部设立于上海,在北

  • 文化尚品丨人之行,莫大于孝

    我是刘昌胜,一个玩泥巴的人,大概是1998年秋天,那时候还是在做珠宝设计的我,因缘际会,解除了陶瓷行业,陶瓷是一捧土的艺术,也就是说一块泥巴的艺术。一块泥巴,经过收的温度,塑以成型,再经过高温的烧制,最后变成一件,唯美的艺术品,当我们把玩它的时候,赏心悦目,甚至能改变我们的心境,这是一块泥巴涅槃的过程,也是化腐朽为神奇的过程,我深深的为此着迷。我去李梓源艺术中心学习过,在那段日子里,对我的人生影响非常大,总结起来有一句:一个人,一件事,一辈子,能做好,就很好。我心里暗暗的想,这辈子就陶瓷了。20

  • 河南省扶贫办领导调研兰考构树产业扶贫发展模式

    4月17日,河南省扶贫开发办公室主任史秉锐、项目管理处处长施保清莅临兰考,调研构树产业发展及带贫情况。兰考县县长李明俊、副县长闫玮陪同调研。在兰考县坝头乡国银农牧万亩构树种植基地,国银生态产业集团董事长解伟向史秉锐一行介绍了国银农牧构树产业全产业链发展规划,以及构树产业扶贫、带贫发展模式。据解伟董事长介绍,兰考万亩构树产业园是按照国务院扶贫办“构树产业——新时期十大精准扶贫工程之一”的要求,按照构树产业集约化、标准化、规范化、科学化、机械化规划的原则,由国银生态产业集团旗下的河南国银农牧发展有限

  • 文化尚品丨大强漫画的故事

    听大强聊过去,大强的过去,居然也像一幅漫画,悬念四起,波折起伏,同时又充满了感染力。大强小时候生在泰山脚下的农村,从小痴迷于画画,那时候,画画的工具是随手都能抓到的树枝儿,找一块空地,用树枝儿在地上画,海阔天空地划拉,是那个时候最吸引他的童趣,后来,大强发现,废旧电池中间的铅芯可以用来画画,于是,空白的石头,成了他涂鸦的新天地,以天为屋,以地为案,率性而为,那是大强画画的启蒙。上学后,有了书本,有了笔纸,画画对大强的吸引力也是与日俱增,书上那些感兴趣东西,他总要反反复复去描摹,课本,一度成了他的

  • 文化尚品丨自然之美,归于自然 - 松烧

    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后可以为良。——《考工记》松烧是指纯手工拉坯,坯体不施任何化工药釉,全程以松木为薪材,经75至105小时,4至6吨松柴,1300度高温锤炼的陶瓷烧成工艺。是柴烧中烧成难度最大,也是窑变效果最为丰富的方式之一。▲含油松枝1300度持续高温下,松油伴着松烟、松灰,升腾、融化,着落于器,形成自然的落灰釉,如层峦叠嶂,似旭日东升,黑若珍珠;赤焰于坯体踏过,烙印时光的印记和不拘一格的火痕。半刀锦辉釉,木焰金吻痕,松烧的偶然拾得之美是泥火夏华的天然馈赠。松烧的特点是

  • 【荐读】看,这世间最美的样子

    今天是世界读书日想想自己有多久没有认真读过一本书了读书是世界上门槛最低的高贵举动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伦理使人庄重逻辑与修辞使人善辩每一本书,都是独特的风景每一个故事,都有心灵相通的感动每一位读书人,都有着世间最美的样子他是环卫工,更是爱书人城市渴望清洁,心灵更需要涤荡这座图书馆常常定格朱德正投入的样子十几年为送餐奔波在城市却一有空就躲进书店背诵名篇《诗词大会》一举夺魁外卖小哥雷海为用坚持的样子证明看似无用的努力终将绽放格外夺目的光彩身患眼疾也不放弃四川姐妹梅小歉、梅小英举着放大镜努力的样子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