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护花妙手在都市】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8:51:45 来源:网络 []
书名:护花妙手在都市
第1章 原来是拉稀同学

永华私立学院门口,车水马龙,交织如梭。推荐xbxys.com

此时,却是有两个美女满脸焦急的待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

其中一人穿着洁白的及膝长裙,飘逸的长发,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精致的五官,从远处看充满了淡淡的书香气息,每一个经过的男生都忍不住多看她几眼。

让人感到惋惜的是,这个少女坐在轮椅上,脸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这个女孩叫庄雅,是永华私立学院排名第一的校花,家中权势滔天,父亲乃是一家大型财团的董事长,而庄雅,则是他唯一的女儿,典型的女神白富美!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一掷千金,仅仅是为了和她认识一下,说个话。

可惜天妒红颜,几年前,庄雅得了一种怪病,双腿渐渐的变得无力,直到再也无法站立。对于庄雅的病,无数国际顶尖的医生都束手无策,而庄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种无力蔓延到全身,直至死亡。

站在庄雅身边的女孩叫周子媛,淡紫色的头发梳成一个马尾,下身一条淡蓝色牛仔裤,腰肢纤细,双腿修长笔直,圆圆的臀部微微翘起,给人一种青春靓丽的感觉。版权http://www.xbxys.com/

和庄雅一样,周子媛同样也是永华私立学院的校花。家中虽然不如庄雅一样巨富,但也家境殷实,同样也有不少的男生偷偷的喜欢她。

这两个女孩关系莫逆,形影不离,乃是永华私立学院有名的姐妹花。

周子媛眉头微蹙,眼中闪过不耐之色,并不时的伸出皓腕,看着手表,郁闷道:“这个家伙究竟是谁呀!怎么谱这么大?把咱们的专车派去接他不说,竟然还迟到!这马上就要到上课时间了。”

庄雅脸色越显苍白,道:“还是等等吧,说不定路上堵车呢!”

此时,庄雅的眼中也露出些许的不满。也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想的,竟然请这么一个医生来照顾自己。最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这个医生竟然要到永华私立学院上学。来自xbxys.com难道这个医生不怕和学生有代沟吗?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子媛的脸色越发的不耐。

可是那个医生却丝毫不见人影。

庄雅淡淡的说道:“算了,不等了,咱们去上课吧!”

自从上学以来,庄雅还未有过迟到记录,她可不想因为一个素未谋面的医生而迟到。

周子媛早就已经不耐烦,如果不是迁就庄雅,以她的性格,早就走了。

庄雅的话,正好顺了周子媛的意,她二话不说,推着庄雅就走进了学校。

就在两人离开不久,一辆黑色豪华型轿车停在永华私立学院的门口。

永华私立学院本就是贵族学院,这种等级的豪车并不少见。说明xbxys.com有些人却已经认出了这辆车的主人是学校的两大校花。可是让他们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从豪车下竟然走出一个男生!

众人简直傻眼了!

不过这个男人的穿着也太杀马特了吧!

这个男生长相一般,就是那种掉入人群中就再也找不到的那种。上身穿着运动服,众人能够看出运动服原本是黄色的,但是现在却浆洗的发白,下身穿着一条宽大的裤衩,及膝的那种,在右大腿的部位,还有个小洞,透过小洞,甚至能够看到男生黑色的内裤。在男生的脚上穿着绿色的解放鞋。

在男生的背上,还挎着一个绿色的帆布包,从上面的褪色效果看,使用年限绝对超过的十年!

这样一个男生从校花的豪车上下来,让周围众人不知掉惊落多少下巴!

男生下车之后,四周打量了一番,然后抻了一个懒腰,道:“该死的,这一路上可颠死我了。该死的老头子,竟然让老子这样一个高手去照顾一个小屁孩,而且还是一个女人,如果不是听说这个女人长得不错,老子一定要打得你满脸桃花开。真当老子是泥捏的呀!”

这个男生,叫做陈黄龙,乃是华夏帝国最为神秘的部门中的一员,从小就接受自己爷爷的训练。来自http://www.xbxys.com/他曾经在十岁的时候,徒手杀死三只鳄鱼。在十二岁的时候,徒步穿越世界最大的热带雨林,十五岁时在一处无人岛生活两年,结果出来后毫发无损。

陈黄龙甚至有一个壮举,那就是仅凭一柄匕首,独自捣毁一个贩毒集团,杀死八十二人,刀刀致命。最让人感到惊奇的是,整个过程中竟然没有一个人发出声响,没有一人反抗。

陈黄龙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被派来保护一个女娃娃,该死的老头子!

这时,车上走下来一个长相儒雅的中年人,他恭敬的对陈黄龙道:“陈先生,两位小姐可能已经进入学院了。您可以自己去找找。对了,如果您有什么需要的,可以联系我。说明xbxys.com

陈黄龙摊了摊手,道:“我没手机。”

中年人道:“陈先生,我不是刚给你一个新的手机吗?”

陈黄龙道:“你还说呢,那是什么狗屁手机,我稍稍用点劲儿,手机就捏碎了,质量一点也不好。”

听到这话,中年人嘴角抽了抽,然后肉痛的从兜里拿出一台耀眼的土豪金,道:“陈先生,这是最后一部手机了,您可千万不要在捏了,就当可怜可怜我,好不好?”

陈黄龙结果土豪金,捏了捏,道:“手感还不错。”

中年人被陈黄龙的动作吓了一跳,生怕他在把这台手机也捏碎了。

就在中年人要走的时候,陈黄龙突然道:“等等!”

中年人无奈地看着陈黄龙,道:“陈先生,您又怎么了?”

陈黄龙伸出手,很是光棍的说道;“我没钱。”

中年人满头黑线,如果眼前这人不是老板请来的,并吩咐自己要伺候好他的话,中年人真想掐死眼前这个家伙。

无奈,中年人将丢里的钱包和信用卡全部交给了陈黄龙,道:“这些钱和信用卡您先收着,信用卡的密码是837490。”

陈黄龙喜滋滋的将钱和信用可装到兜里,然后笑眯眯的对中年人道:“再见呀!”

中年人心中暗道:最好不见,不,是最好再也不见!

同时,脚下如同着火一般,快速的钻进车里,离开了。

看着中年人离开的背景,陈黄龙摸出丢里的信用卡,亲了一口,道:“真是好人。”

这时,陈黄龙才发现,几乎周围所有人都在诧异的看着他,就像是在看动物园的猴子。

在众目睽睽之下,陈黄龙面不改色,哼着小曲,向着学校内部走去。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庄雅的班级,虽然没有看到过庄雅的照片,但是听说很漂亮,气质温婉,还是校花,陈黄龙倒是有些期待和她的见面了。

陈黄龙在学校中转了一圈,发现这个学院不愧是贵族学校,果然很大,结果就是他迷路了。

突然,陈黄龙看到前方的草坪处,坐着几个人。

陈黄龙走了过去,却听到他们的谈话,而且谈论的内容还和自己有关。

“庄雅那个贱人上辈子肯定是个无恶不作的混蛋,不然怎么可能得那种怪病,现在得了报应了吧!真是活该!”

“听说庄雅的老爸庄云华又给那个小贱人找了个医生,也不知道哪个医生那么傻//逼,竟然敢答应照顾庄雅,难道他不知道连国际上最顶级的医生都治不好庄雅的病吗?”

“治不好更好!最好早点死了,早死早托生!”

三人正引论的兴致勃勃,却发现身旁站着一个寒酸的土老冒。

张蓝兮一脸厌恶的看着陈黄龙,一脸嫌弃的说道:“哪里来的乞丐,站在这里简直碍我张蓝兮的眼,赶紧滚蛋。”

对于这种富二代,陈黄龙很是讨厌,但是刚进学院,他也不想多生事端。

陈黄龙连忙低头道:“原来是拉稀同学,真是失礼,既然我碍眼,那我就走吧。你们慢慢聊!”

拉稀!

眼前的乡巴佬竟然叫自己拉稀!

顿时,张蓝兮漂亮的脸蛋上涌现出淡淡的煞气,同时一想到拉稀,胃部一阵阵的上涌。

张蓝兮对周围几个男生道:“你们是瞎子吗?没看到我被欺负了吗?抓住他,给我打。”

几个男生露出自认为狰狞的笑容,捏着拳头,向着陈黄龙就围了上来。

陈黄龙心中冷笑,就这种货色,来多少他打多少。

不过,因为刚进入学院,陈黄龙不想泄露自己的身手。

看着眼前三人挥舞的拳头,陈黄龙面露奸诈之色,心中打定了注意。

陈黄龙突然仰望天空中,眼露惊奇之色,道:“草,天上有飞碟!”

跟随着陈黄龙的动作,三人几乎同时向天空看去。

陈黄龙出手如电,砰砰砰三声,三拳全部打在三人的后脑处。

这下子耍诈!

这是三人倒地前最后的想法。

陈黄龙嘿嘿一笑,吹了吹拳头,道:“谢谢合作。”

这时,陈黄龙的目光看向了刚刚一直在发号施令的张蓝兮。

在陈黄龙的目光下,张蓝兮只感到自己的衣服仿佛都变成了透明。她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胸部,向后退了好几步,惊恐的说道:“你,你想干什么?”

第2章 扒了张蓝兮的衣服

谁也没有发现在陈黄龙拳头的缝隙中,竟然夹着两片锋利的刀片。

陈黄龙紧握双拳,在张蓝兮的面前快速的挥舞了几下,卷起阵阵拳风。

“啊!”

张蓝兮以为陈黄龙要打自己,吓得大声呼叫起来。

此时,周围已有不少同学围观。

陈黄龙不想生事,对张蓝兮道:“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陈黄龙。如果想要找我报复,我随时欢迎。”

说完,陈黄龙一个闪身,直接直接跑了。

众人错愕的看着陈黄龙离开,不由撇了撇嘴,什么玩意?还以为他真的会对张蓝兮动手呢?没想到也是银样蜡枪头,同样惧怕张蓝兮背后的势力。

张蓝兮满脸怒火的盯着陈黄龙的背影,恶狠狠的说道:“小杂种,别让姑奶奶找到你。”

就在这时,张蓝兮只听到刺啦一声响,紧接着她就感到自己的身体凉飕飕的。

张蓝兮向身上一看,瞬间呆若木鸡。

只见张蓝兮的衣服竟然碎裂成无数片,飘落在地。此时的张蓝兮上身只剩下紫色的蕾丝内衣。

张蓝兮下意识的捂住胸口,口中发出惊恐的尖叫。

周围众人看着身材火辣的张蓝兮,无不露出狼一般贪婪的目光,甚至有人开始用手机拍照。

这时,那三个被陈黄龙打到在地的男生也醒了过来,见到这一幕,吓得肝胆俱裂。

其中一人连忙脱下衣服,披在张蓝兮的身上,关切的说道:“大小姐,没事吧!”

啪!

一个巴掌狠狠地扇在了那人的脸上,张蓝兮满脸羞恼的说道:“混蛋,像你们这样的废物,我要你们何用?”

被打了巴掌的学生眼中虽然愤怒,但是一想到张蓝兮背后的势力,却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这时,另外的两人也围了过来。

看着周围正在拍照的学生,其中一人抢步上前,抢到一个拍照学生的手机,直接摔在地上,然后用脚碾成粉碎!

另一人恶狠狠地说道:“都看什么呢?赶紧给老子滚蛋,否则老子要你们在学校里混不下去!”

看到凶恶的年轻人,众人立刻逃跑如鸟兽散。

张蓝兮用衣服挡住自己的隐秘部位,她怨毒的对周围的人说道:“给我找,把那个乡巴佬给我找出来,老娘要让他上不如死!”

从小到大,张蓝兮还没丢过如此大的脸,这让她怎么能够受得了?

此时,经贸系一年三班。

开课已经十五分钟了,可是班主任黄兰却始终没有上课的打算。

黄兰面露焦急之色,眉头紧锁,即便这样,却也仍然无法掩盖她的成熟美丽。

黄兰焦急的看着手臂上的手表,喃喃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晚了还不来?”

看着黄兰焦急的样子,班里的学生也不由感到奇怪。

突然,在班级的门口出现了一个人。

而这个人的出现,却让原本闹哄哄的班级瞬间安静了下来,鸦雀无声。

此人正是刚刚迷路的陈黄龙。

看到陈黄龙的穿着打扮,众人呆若木鸡。

庄雅和周子媛也是满脸的呆滞,难道说这个看起来土气无比的土鳖就是庄雅父亲给她找到的超级医生?这品味未免太特殊了吧!

此刻,就连早已将生死看淡的庄雅也不免错愕,这个超级乡巴佬就是自己的医生,照顾自己?

“报道!”

陈黄龙高声喊道。

难道眼前这个人就是校长吩咐自己要接待的插班生?

黄兰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她说道:“这位同学,请问你是?”

陈黄龙立刻大声道:“报告,我叫陈黄龙,绰号直捣黄龙!对了,老师,我坐哪里?”

噗!

此话一出,不知道有多少同学喷了出来。

陈黄龙,绰号还直捣黄龙,这名字,也太搞笑了吧!

陈黄龙笑眯眯的打量着黄兰,同时心中暗道:永华私立学校不愧是贵族学校,就是老师也是这么极品,这身材前凸后翘,这气质冷若冰霜,这皮肤吹弹可破,绝对是顶级超模级别的,真是完美。

黄兰被陈黄龙的目光打量的有些不自然,那种肆无忌惮的目光让她感觉自己在陈黄龙的面前仿佛没穿衣服似的,那种目光和陈黄龙的年龄严重不符。

这个登徒子!

难道他就是校长说的有大背景的人?

可是无论是从穿着,还是长相都看不出这一点。

黄兰指着庄雅身边的座位,道:“那就是你的座位。”

陈黄龙嘿嘿一笑,不知何时,手中出现了一个棒棒糖,然后放入嘴中,使劲一撸,糖块进入嘴中。陈黄龙捻起塑料棍,轻轻一弹,塑料棍就轻飘飘的飞入了十米外的垃圾箱中。

这一手得到了众人的轻叹。

突然,有人眼尖,看到了陈黄龙那破旧的不成样子的绿色帆布包,他突然惊呼道:“我想起他了,他刚刚是坐着庄雅的豪车来的,还扒掉了张蓝兮的衣服!”

这句话仿佛炸弹一样,在众人之中炸开!

所有人的嘴巴都长得老大,一脸的难以置信。

张蓝兮呀,学校中有名的魔头,恶霸,而且据说还有超强的背景,学校中无人敢惹!

可是这个土包子,他怎么敢?

当众扒了张蓝兮的衣服,难道他不想活了吗?他的狗胆也太大了吧!

按照黄兰的指引,陈黄龙直接坐到了庄雅的身旁。

看着脸色苍白的庄雅,陈黄龙的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精光。

这个庄雅的病情,恐怕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陈黄龙还没有真正的接近庄雅,他就已经感到了一股淡淡的寒气从她的身体中散发出来。这种寒气绝对不是人类能够散发出来的。

当陈黄龙注意到庄雅的容貌的时候,他的脑中仿佛有一颗炸弹爆炸似的,瞬间被击中了。

陈黄龙有些呆滞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人?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些词语恐怕都无法形容眼前女孩的美丽!

不过,陈黄龙不愧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很快便镇定了下来。

他对庄雅和周子媛道:“两位美女,早上好。”看他风轻云淡的表情,似乎周围对他的议论都不存在一般。

即便是庄雅这种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也不免感到神经崩溃。

难道眼前这个逗比就是父亲请来照顾自己的医生?此刻,庄雅已经感觉到自己时日无多的未来已经开始变得乌云密布了。

不过,庄雅感到好奇的是,陈黄龙不过是第一次进入学校,怎么又会惹上张蓝兮?

至于周子媛,对于陈黄龙的招呼,直接一翻白眼,直接无视。

面对两位美女的冷脸,陈黄龙也不在意,仍然笑嘻嘻的和周围人打着招呼。

就在这时,一个男生站了起来,高声道:“那个位子,谁也不能坐!小子,如果识相的,赶紧滚蛋!”

这时,黄兰面色一沉,道:“姜坤,谁坐哪里是我安排的,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姜坤长得人高马大,有学校内四大公子张公子做靠山,所以行事起来肆无忌惮,面对黄兰的指责,陈龙毫不在意,他继续盯着陈黄龙,阴森森的说道:“小子,坐了那个位置,小心后悔!”

这时,一直不说话的周子媛站了起来,怒视着姜坤,道:“姜坤,谁能不能坐在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指手画脚了?记住你的身份,你不过是张少白的一条狗,嚣张什么?”

见周子媛帮自己解了围,陈黄龙笑道:“多谢美女帮我解围,不知美女芳名?”

听到陈黄龙那半文半白的话,周子媛皱了皱眉,不过她还是说道:“周子媛。”

周子媛厌恶的扭过头去,甚至都懒得看陈黄龙。她之所以训斥姜坤,不过是看不过他的嚣张跋扈,和陈黄龙根本没有半毛钱关系好不好。这个陈黄龙还真是自作多情。

陈黄龙正儿八经的说道:“原来子媛妹妹,多谢子媛妹妹开口相助,在下必有重报!放心,我陈黄龙一向说一不二!”

听到陈黄龙的话,周子媛的肺差点气炸了。

没想到这个乡巴佬看起来像是一个老实人,可是嘴里说出的话却和那些流氓没什么两样,让人恶心。什么叫子媛妹妹,谁是你这个乡巴佬的妹妹了?

周围同学也是暗中骂他无耻,竟然敢当众占周大校花的便宜,真是找揍。

这时,陈黄龙看向了姜坤,笑眯眯的说道:“一条狗同学,放心,这个座位我做的住,相信也没有人能赶我走!”

说话的时候,陈黄龙的身上猛地散发出一股凛然的气息,姜坤被这股气息吓得心里一寒,脸色立刻变得苍白起来。

几乎是瞬间,陈黄龙又变成了那副笑呵呵的逗比模样。

气质变化的太快,众人根本就没有发现陈黄龙的变化。

或许是因为刚刚的事情,姜坤甚至不敢直视陈黄龙的眼睛。

姜坤低着头,面色铁青的说道:“你等着瞧!”

随后,姜坤板着脸,一声不吭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看着面色阴沉的姜坤,众人也不敢插嘴,只能袖手旁观的看热闹。

看到这一幕,班主任黄兰只能无奈地捂住额头,看来自己的班级又多了一个问题学生。

第3章 他竟然还叫我猪肠

一个消息瞬间就传遍了永华私立学院的每个角落。庄雅身边那个已经空了将近一年的位置终于有了坐了。而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坐在庄雅身边的那人,竟然当众将张蓝兮的衣服给扒了。

庄雅虽然得了不治之症,但病美人仍然是美人,想要一亲芳泽的人同样也不少。

这让众人不由感慨陈黄龙走了狗屎运,竟然能够坐在庄雅的身边,得到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

不过更多的人却是在冷眼旁观。

庄雅身边的位置是那么好坐的吗?任何一个曾经坐过庄雅身边位置的男生在不久之后,不是意外残疾,就是黯然退学,毫无例外。

众人也清楚,学校四大公子中,至少有两个在关注着这个位置。

现在所有人都在猜测,陈黄龙究竟能够在学校中待多久?

下课后,黄兰二话不说,直接向校长室奔去。

永华私立学校的校长是一个有些秃顶的老头,老头名叫赵钱。

看到黄兰进来,赵钱笑眯眯的说道:“小黄老师呀,那么插班生来了吗?怎么样?”

黄兰一脸的纠结,道:“来了倒是来了,就是……算了,索性我就直说了吧,那个同学根本就是一个普通人,如果把他安排在庄雅的身边,您看这是不是……”

还没等黄兰说完,赵钱立刻打断她,笑眯眯的说道:“没事,黄老师,你可不要小瞧陈黄龙同学。他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更何况这是庄雅的父亲庄镇东先生要求的,你看,庄雅已经时日无多了,陈同学坐在她的身边,不是也能方便照顾她吗?我们也要体谅一下庄镇东先生作为父亲的心情呀,可怜父母心呀!他的要求,我实在没法拒绝呀!”

黄兰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没法拒绝?我看你是没法拒绝庄镇东的钞票吧!

作为学院的老师,对于这个赵钱校长,她在了解不过了。和他的名字一样,找钱,死找钱的!

赵钱几乎是钻到了钱眼儿里,真不知道他又收了庄镇东多少钱的红包!

不过既然是庄镇东的要求,黄兰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走出校长室,黄兰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班级接下来恐怕要多事了。

永华私立学院,华夏最出名的贵族学校。能进入这里的,要么是富商名流的子弟,要么是达官贵人的后代,至于成绩的好坏,谁在乎?

而陈黄龙这样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仿佛鸡入鹤群一般,自然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放学后,周子媛推着庄雅在前面走着,陈黄龙挎着绿色的帆布包,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东张西望的,似乎周围的一切都是非常的新奇。

感受到周围同学的目光,周子媛有些不自然,她一脸郁闷的说道:“庄雅,庄叔叔究竟是怎么想的,怎么请了这么一个货当你的私人医生?”

“行了,子媛,给他留点面子吧!”庄雅也是认同周子媛的说法,毕竟怎么看陈黄龙都不像是个医生,倒更像是一个逗比,真不知道父亲从哪里请来的活宝。

周子媛冷哼道:“面子?你看他的样子,像是要面子的人吗?真希望他赶紧滚蛋!”

陈黄龙一路走来,见到谁都是面带笑容,对于别人眼中的不屑和嘲讽,却浑然不会在意。

似乎是感受到了两位美女的目光,陈黄龙将最终的棒棒糖拿在手中,然后跑了过来,道:“我的名字就不用介绍了,相信你们已经知道了,我是庄先生请来的医生,以后请多多指教。”

周子媛扫了陈黄龙一眼,扭头看向一边,同时不屑的哼了一声。

就在这时,几个人突然将庄雅一行人拦住了。

为首的一人是一个胖子,身高倒是不错,可惜身材的臃肿却让他看起来有些矮胖矮胖的。这个胖子的身上仿佛天上就有那么一股子纨绔劲儿,看人看起来非常不爽。

这个胖子来到了庄雅的面前,嬉笑道:“庄雅同学,真是可惜了,永华第一美女呀,可惜要死了。”

这种话对一个身患绝症的人说出来,无疑是在伤口上洒盐。

但奇怪的是,庄雅仿佛没听见似的,连头也不抬,看都不看对方一眼。

周子媛闻言,小脸气得煞白,怒声道:“朱洋,赶紧滚蛋,别没事找不自在!”

周洋嘿嘿一笑,对周子媛道:“周子媛同学,我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竟然会跑去照顾一个废人!这不是在作践自己吗?这样吧,你过来跟我好了,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来,你看怎么样?”

“朱洋!你信不信我找人废了你?”周子媛怒声道。

周洋得意洋洋的看着周子媛,道:“你敢吗?”

没有理会周子媛,周洋有将目光转向了庄雅,眼中闪烁着邪恶的目光,道:“没事想不到呀,庄大美女这得了绝症,竟然多了一种我见犹怜的气质!真是看得我心都酥了。这样吧,庄大美女,反正你也时日无多了,不如跟着我好了。不然等你死了,连做女人的乐趣都没有享受过,这岂不是太吃亏了。”

听到这种荤话,纵然是看淡生死的庄雅,脸色也是忍不住一变,不过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周子媛更是怒声道:“朱洋,你赶紧给我滚蛋!有多远滚多远!”

朱洋嘿嘿一笑,道:“放心我会走的,不过周子媛同学,咱们还是谈谈咱们之间得事情。”

此时,朱洋并没有看到,陈黄龙看向他那冰冷的目光。

朱洋的话,已经成功的引起了陈黄龙的愤怒。

对一个得了绝症之人说出那样的话,已经触及了陈黄龙的底线,更重要的是,现在庄雅是他的病人,他绝对不允许别人侮辱自己的病人!

陈黄龙突然走了上来,对朱洋一行人道:“猪肠同学,麻烦让一让呀!”

瞬间,朱洋的脸色一变。

哪来的土包子?

突然,朱洋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叫自己什么,猪肠?

朱洋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因为体形的关系,猪肠这个词语简直就是朱洋的禁忌,谁说谁死!

朱洋拦在陈黄龙的身前,庞大身躯充满了压迫感,道:“站住!”

陈黄龙笑道:“好狗不挡道呀,猪肠同学!”

妈的,他竟然还叫我猪肠!

这个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此刻,朱洋的心中充满了愤怒!

而周围的一群人看向陈黄龙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怜悯!

朱洋对身边的跟班,道:“还看什么,给我打他,使劲儿打,打死我负责!”

说话的同时,三个人同时将朱洋围拢了起来。

这时,在周围的同学中,有几个人似乎是想要上前帮忙,可是周子媛使了一个眼色,这些人又退了回去。这几人身上带着煞气,明显和普通同学不同。

看着眼前的三人,陈黄龙微微一笑,道:“怎么,想和我动手?”

说话的同时,嘴中突然出现了一根白色的塑料棒,这是刚刚嘴里含着棒棒糖的小棒。

陈黄龙轻轻一吐,塑料棒划过一道白色的闪电,直接扎在对面男子的眉心处。

对面男子只感到一股巨力袭来,身体一仰,竟然摔落在地上,塑料棒也同时掉落在地上。

陈黄龙一脸的不满,道:“谁这么不讲究呀,竟然把垃圾扔在这里。”

说完,弯腰就去捡地上的塑料棒。

而这时,正好有人向陈黄龙的面门挥拳。

陈黄龙弯腰,正好躲过了这一拳,那人一拳打空,身子重心控制不稳,就要向前倾。

而这时,陈黄龙的脑袋似乎是不注意的碰到了那人的膝盖,没有了支撑点,那人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前扑去。

同时,陈黄龙也站起了身体,那人顺着陈黄龙的背后就大头朝下摔倒,发出扑通一声闷响。

陈黄龙转过身来,疑惑道:“怎么了,什么声音?”

伴随着陈黄龙转身的动作,一直跨在陈黄龙身上的帆布包竟然直接飞了起来,直接砸到身后那人的脑袋之上。

那人更干脆,连手还有没动,就直接硬挺挺的摔落在地上,人事不省。

短短的几秒钟时间,三人全部倒地。

这一幕,让周围围观的人目瞪口呆。

而朱洋,更是瞪圆了本就不大的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

这家伙踩了狗屎了吧,运气也太逆天了吧!这运气去买彩票的话绝对能够赢大奖!

在众人的眼中,陈黄龙不过是走了狗屎运。

不过刚刚那几个本来准备出手的几名学生,看向陈黄龙的目光中,却充满了赞叹和佩服。和普通的学生不同,他们身为专业人士,往往能够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刚刚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巧合!

陈黄龙嘿嘿一笑,来到了有些呆滞的周洋身旁,拍了拍他的肥脸,道:“猪肠同学,你说我应该怎么处置你呢?”

朱洋眼中闪过一丝狡诈的目光,连连道:“你别过来,我爸是朱继云,如果你敢打我,我爸饶不了你!”

护花妙手在都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护花妙手在都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8章 处处是算计【18】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8章处处是算计【18】书名: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8章处处是算计萧月猜测自己的脸色一定难看极了,否则陆温泽怎么会用这样的眼神看她。“你怎么了?”陆温泽走上前拉开了她面前的椅子,示意她坐下。萧月受宠若惊的放下玫瑰坐了下来,双手却还是止不住的颤抖。如果因为她的癌症,可以让陆温泽回心转意,那一切都是值得的。“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陆温泽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缓缓递到了她的跟前。那是一个宝蓝色的盒子,丝绒的质地让它看起来价值不菲,萧月用手抓了抓自己的衣角,将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8章 你不配!【18】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8章你不配!【18】小说名:相思满心间第018章你不配!“没没没有啊,我干嘛躲你。”方小鱼一向不擅长说谎,眼神躲闪。沐攸阳看在眼里,冷冷开口:“你怕我。”方小鱼低着头,并不接话。“你不是一直挺能言善辩的吗?怎么,不会说话了?”沐攸阳语气里透着一丝玩味。“我没什么可说的。”方小鱼始终低着头。沐攸阳捏起方小鱼精致小巧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我偏要你说。”方小鱼眼神躲闪不过,被迫对上那双深不见底、诱惑人心的冷眸。她咬着小牙,很有些委屈的说:“为什么要瞒着我,为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8章 互骂前任【18】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8章互骂前任【18】小说书名: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8章互骂前任身为GT投资集团的总裁,被人当面骂变态自然不会有什么好心情。但这话却是从林语嫣嘴里说出来的,就有了别样的味道,冷爵枭悠悠道:“我对你不算变态吧?”林语嫣看了他一眼,这丫的确实帅得过分,想起电梯里女同事说GT总裁也是帅哥,她就不禁联想到男男嘿嘿嘿的场景,瞬间有点吃不下去了……看她这副食不下咽的神态,冷爵枭却想到了在休息室的那次。黑眸微微一闪,语气有丝妥协:“上次在休息室的事情,以后我不会逼你了。”一想起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8章 碰到了敏感点【18】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8章碰到了敏感点【18】小说名称: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8章碰到了敏感点傅言殇的嗓音又沉又冷。即便他的话语戛然而止,由始至终都没有指责我,我却觉得在他面前,我就是一个漏洞百出的骗子!“傅言殇。”我低低地喊了一声,实在连道歉和辩解的勇气也没有,硬着头皮问:“你一定觉得我是个毫无廉耻之心的女人吧?”他敛回目光,沉默片刻才说:“我怎么觉得是我的事,你喜欢被谁碰是你的事。”干脆利落的一句话,彻底颠覆了之前所有温暖的记忆,将彼此间的关系撇得干干净净。我抿着嘴唇没说话,长这么

  • 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18章 你保她?【18】

    原标题: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18章你保她?【18】小说名:爱无论早晚第18章你保她?第二天,冷婉言起的很早,搞好家里的卫生后,下来遇见了家里的佣人吴妈。吴妈虽然还没有说什么,但是冷婉言已经从这个和自己的妈妈年龄相仿的女人眼里看到了惶恐。冷婉言感觉很诧异,自己一直很随和很善良,这个女人怎么看起来对自己充满了恐惧呢?“少奶奶你不知道啊,少爷自己是爱干净的,不对,不是爱干净,简直是有洁癖,所以对我们这些下人要求也很苛刻,比如地板上发现一根头发丝都要被骂的。”吴妈战战兢兢的说道。冷婉言想到了那张好看的

  • 小说《情深不及白首》之第18章 看到的是她的坟墓【18】

    原标题:小说《情深不及白首》之第18章看到的是她的坟墓【18】小说名称:情深不及白首第18章看到的是她的坟墓“紫凝,你身体太虚弱了。你好好休息,我有事出去一趟。”慕站北压下心头的疑虑,像以往一样安慰叶紫凝。“站北,不要,我要和你在一起!我再也不要和你分开了!”叶紫凝娇声说道。“乖,紫凝,叶清歌死了,她的肾脏已经不能用了,我现在就去给你找别的肾源,你好好休息,等着做手术恢复健康吧!”慕站北柔声说道。叶紫凝在心底暗骂一声该死,她的计划明明天衣无缝,如果那天站北迟来一会,她已经‘移植’了叶清歌的肾脏,

  • 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之第十七章 陷害【18】

    原标题: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之第十七章陷害【18】小说名称:永远再见,慕先生第十七章陷害君临酒店,化妆室。江绵绵看到我的时候,足足愣了好一会儿。“失踪了一星期,江亦霏,你的工作态度还真负责。”江绵绵最终忍住了愤恨,不甘。“怎么,我又没耽误工作。婚纱早就设计好了,交给了定做部门。”我将手里婚纱丢向她,靠近她时,轻轻道,“抱歉,我没死,让你失望了。”江绵绵气得直跺脚。慕冷霆推门而入,见到我两,皱了皱眉,“怎么这么慢?快给绵绵换上。”我手心攥得紧紧的,无奈只得替江绵绵穿上婚纱。心口憋得慌。江绵绵似

  • 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18章 肮脏的潜规则【18】

    原标题: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18章肮脏的潜规则【18】小说名:悬崖上的爱情第18章肮脏的潜规则夏洛宸的声音有些大,又拽的我动弹不得,我剧烈的反抗,不小心踢倒了一张椅子。“关你什么事?”我听见外面有人的脚步声,估计有很多人被我们的动静吸引了又不敢进来。可是夏洛宸却一幅不依不饶的样子,不肯罢休。我没办法向任何人求助,上一次还有Alice帮我,可是这次,我孤立无援,只能靠自己。“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你别忘记了,我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我们是要离婚的。“我压低了声音,愤怒的看着夏洛宸。“法律上还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齐云初遇【17】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齐云初遇【17】小说名:相思君知否齐云初遇她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境纷杂,兜兜转转如走马观花。看见五岁光景,自己在大街上跟野狗搏斗,与乞丐争食。后来被宋濂一串糖葫芦骗回将军府,当男娃养了三年,成日跟在宋庆成屁股后头,只知道舞刀弄枪。八岁的尾巴上,遇见了小王爷赵献。那次成功的假摔,将她的人生分成了两段,前半段无甚功过可论,后半段却要扼腕唏嘘。小王爷生得好看,与那些野狗、乞丐、宋庆成,都不同。年少的段灵儿觉得他就像一串刚甩好的糖葫芦,糖稀薄薄裹了一层,舔化了,里面就是酸甜可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7章 封后【17】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7章封后【17】小说名字: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7章封后此后阎清鸣的伤好了,也曾向御膳房打听过小宫女。只是他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就连相貌年纪也不清楚。他失望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两年之后,他在夜晚的皇宫中重逢了她。黑暗之中,他还是没能看清她的脸。他身上担负着灭门之仇,亦没有更多的时间解释。他只能将随身的玉佩给了她,说:“姑娘救命之恩,容羽他日功成名就,一定上门提亲。”只是他没想到,他最终还是错过了她。他又何止是错过?他简直是错得一塌糊涂……阎清鸣收回思绪,饮光了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