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误惹豪门:Hello,季少】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8:19:0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误惹豪门:Hello,季少

第1章 相遇

  黎江酒店,员工休息室。【误惹豪门:Hello,季少】小说在线阅读

  盛初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铃声响起。

  盛初夏迷迷糊糊的醒来,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声音迷糊沙哑,“喂……”

  “初夏,你哪去了?怎么还不来上课?第一节是老班的课,你疯了啊……”

  “什么?”盛初夏立马惊吓,站起身,因为动作过猛,椅子被带倒在地,发出刺耳的“刺啦”的响声。

  “紫萱,帮我顶住,我马上就到。”

  挂断电话,盛初夏开始慌乱的换衣服,急急忙忙的冲了出去。

  飞速的蹬着不知道是几手的破旧自行车,盛初夏完全把自行车当跑车骑,恨不得车子现在就飞起来,可以立马到达学校。

  过了这个下坡,盛初夏就可以到学校了。网站http://www.xbxys.com/

  学校的门口却站着一个人。

  盛初夏按车铃,车铃不好使,二手自行车,没几个地方是好的。

  盛初夏握刹车,刹车也不好用。

  盛初夏急了,只能大喊:“让开,快点让开……”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砰——”的一声,盛初夏飞了出去,一阵头晕脑胀摔落到地。

  摇了摇头有些头晕的头,盛初夏站起身,立马过去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下坡本来冲击就大,加上盛初夏之前的车速那么快,这一撞,力道可想而知。

  盛初夏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向对方,这一看,着实把盛初夏吓到了。

  撞到哪里不好,却撞到了男人那里。版权xbxys.com

  只见男人白色的西装裤……裆下有着一圈明显的黑色的车轮印。

  盛初夏再看看自己的自行车,前车轮明显的弯了,男人的那个地方,大概,也许,不可能会比车轮还硬吧?

  抬眸,有些紧张的看向男人,吞了吞口水,小声道:“您……没事吧?”

  男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话,即使最开始的一撞,也没有吼叫一声。

  面无表情,如果忽略他苍白的脸色,以及额角滑落的一滴冷汗,盛初夏还真的以为对方没事。

  司机察觉到了异常,立马下车,“季总,您没事吧?”

  医院,医生办公室。

  门口,盛初夏和司机站在外面等消息。

  盛初夏对着墙,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学生一样面壁思过。抓耳挠腮,用头撞墙,为什么偏偏撞在那里?这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怎么赔啊?盛初夏简直懊恼死了,恨不得以死谢罪。说明xbxys.com

  屋内。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前面有点肿……这是外敷药……这是吃的药……”

  “噗嗤”一声。

  “哈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哈哈……”韩易风很没有医德的大肆嘲笑季明轩。

  本来他想忍的,终归没忍住。

  季明轩面无表情的提起裤子,站起身,拿起桌子上的药,就准备离开。

  这样一个可以嘲笑季明轩的机会,韩易风怎么可能轻易放弃,拦住季明轩,“哎,你别走啊,还没有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呢……哈哈……真是笑死我了,没想到你小子也有这样一天……”

  “对了,虽然不影响你以后的生活,但是最近这段时间禁房事……还有……那个药要好好抹啊……不然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可别找我……”

  回应韩易风的是,“砰——”的一声,狠狠的摔门声。

  “没礼貌的家伙。阅读xbxys.com哈哈……哈哈……”不一会,韩易风又无耻的笑了。

  盛初夏一看到季明轩,立马凑了过来,紧张担忧小声的问道:“没事吧?会不会……影响以后……”

  季明轩一个凌厉的眼神射过来,盛初夏“生活”俩字就吞进了肚子里。

  对方的眼神恨不得杀了她,盛初夏紧张害怕的要死,缩着头和双肩,恨不得把自己缩小埋在地里,就怕男人一个冲上前,揍自己。

  看着季明轩在司机搀扶下,姿势怪异的上了车。

  “那个……”盛初夏还想说什么。

  “砰”的一声,车门在她面前关上,扬起一圈土风。

  “咳咳……”烟雾散去,车子早就没影了。小百姓养生网

  “没礼貌。”盛初夏小声的抱怨道。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这样,代表对方就是没事了吧?自己也没事了吧。

  盛初夏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惊恐的瞪大了双眼,大喊道:“完蛋了。”

  第一节课就这样华丽丽的错过了。

  车上,铃声响起。

  “是我。”季明轩低沉的声音响起。

  “怎么还没到?我已经在学校门口了。”电话那头传来女孩抱怨撒娇的声音。

  “有事,不过去了。”

  挂断电话,季明轩直接吩咐,“回公寓。”

  学校大门口,林诗涵挂断电话,跺着脚,脸色不好的转身进了校门。

  教师办公室。

  “盛初夏,这才开学几天,你就敢公然逃课了?”孙素琴面色不善,严肃的训斥着面前的盛初夏。

  盛初夏不停的鞠躬道歉,态度诚恳,“对不起老师,昨晚打工,我睡过头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保证没有下一次了……”

  孙素琴知道盛初夏家里的条件不好,脸色缓和了一点,“盛初夏同学,老师知道你的家里条件不好,但也不能因为打工而耽误了学业。你是一个学生,首先你的本分就是学习。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

  “我知道了,老师,我保证没有下次了,谢谢,谢谢……”

  回到教室,盛初夏坐下,从书包里拿出书。

  同寝室的叶紫萱靠了过来,“你怎么搞得,我不是早就打电话给你了吗?你怎么还迟到了?”

  “一言难尽。”盛初夏皱着小脸,有气无力的说道。这一天简直诸多不顺。

  “怎么了?那个黑寡妇找你了是不是?骂你了?”

  孙素琴二十几岁的时候,有过一段婚姻,不过丈夫不到一年就过世了。一直到现在孙素琴都没有再婚。加上平时在学校,孙素青又喜欢穿黑色的正装,就被人起了外号叫黑寡妇。

  “还好,这次没多说什么,下次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盛初夏打着哈欠,眯着眼,仿佛随时都能睡过去的样子。

  “你怎么了?很困?昨晚又没睡?”可见,盛初夏因为打工耽误休息,犯困,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恩,昨晚值大夜班,太累了,今早才不小心睡过头了,还有十分钟上课,我趴一会,待会叫我。”盛初夏说着就趴在了桌子上,补眠。

  公寓。

  季明轩拿着药膏,强忍着疼痛在自己的敏感部位抹药。

  “shit。”

  冷汗顺着下巴不停的滴落。

  终于抹完了药膏,季明轩整个人也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该死的女人。”别让他在碰见她。季明轩咬牙切齿的说道。

  黎江酒店,客房部,几个服务员聚在一起聊开了。

  “唉,你们都知道吗?听说,今天我们新调任的总经理要过来视察。”

  “你也听说了?听说这个新任的总经理很有来头的,好像是董事长的儿子。”

  “我知道,我知道,听说他今年刚毕业,长得还帅,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接近他,到时候我们谱写出一段浪漫唯美的灰姑娘故事。”

  “切,你少花痴了……”

  盛初夏听到他们的谈话,只是笑一笑,继续手中的活,也不参与他们的谈话。

  盛初夏在黎江酒店客房部打工,是小时工,平时只有周六周日会过来。

  正在这时,客房部的主管夏秋雪走进了进来,看到他们聊天,脸色立马就不好了,冷着脸,厉声呵斥,“都在干什么?上班时间不好好工作,就知道聊天,我们黎江拿钱让你们进来是让你们来聊天的吗?”

  “对不起,夏主管。”

  对讲机响起,夏秋雪背对着他们对着对讲机那头说道:“好,我知道了。”

  然后看向他们,命令道:“都准备一下,迎接总经理。”

  “是。”

  大家都出去了,是有盛初夏还没有动。

  “盛初夏,你怎么回事?”夏秋雪板着脸问道。

  “我?夏主管,我只是临时工,不用了吧。”盛初夏陪着笑。

  “你不是黎江的员工?废话那么多,快点下去。”夏秋雪这人不喜欢说废话,直接用了命令的语气。

  “是。”

  近百名员工,分成两排,一字排开。女人把双掌叠放在小腹前,男人把双手背在身后,全都笔直的站着。

  大门口,一辆黑色的宝马停下。有专人上前,打开车门,接着车内走下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泛着亮光的皮鞋先是踩在红毯上。

  站直身体,那人系上西装扣子,俯瞰众人,面无表情,带着墨镜,更显冷酷。

  隔着钢化玻璃,远远的,盛初夏并不能看清楚来人的面貌。

  男人在大家的拥簇下走进来。

  自动门打开的一瞬间,盛初夏看清的男人的样子,惊恐的瞪大了双眼,然后立马低下头去。

  该死的,怎么会是他。

  盛初夏死死的低着头,不肯抬起来,恨不得自己化作一缕青烟,随风飘走。

  男人刚走进大厅。

  所有人弯腰九十度,低着头,异口同声的喊道:“总经理,好。”

  声音宏亮,响彻空中。

  等到男人越过了人群,大家才敢把头抬起来。

第2章 怎么是他?

  盛初夏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终于松了一口气,快要吓死她了。

  季明轩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因为镜片反射出一抹熟悉的人影。

  总经理停下了,那些各部门的主管自然也跟着停下,不敢问也不敢说,只能屏着气息,大气不敢出。

  季明轩突然转过身。

  所有员工看到季明轩的动作,有些慌乱,刚抬起的头又低下了,刚直起的身子又弯下了,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

  盛初夏更是吓得立马死死的低下头。

  感觉到季明轩向自己的位置走来,盛初夏紧张的立马闭上双眼,额上滑下一滴冷汗,心中不断默念,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很显然,上天并没有眷顾盛初夏,季明轩直接走到了盛初夏的面前,摘下了墨镜,眼神紧迫的盯着盛初夏也不开口。

  盛初夏小心翼翼的睁开一丝细缝,就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倒吸一口凉气,吓得险些晕了过去。

  想抬头又不敢抬头,只能这样低着头,盯着自己的前脚尖。

  季明轩一直等着盛初夏抬头,只是这个笨女人似乎被吓到了,怎么样也不抬头,季明轩失去了耐性,“名字。”

  “我……”盛初夏犹豫,心里的小活动不断,告诉他自己的名字,自己就真的死定了。

  “名字。”又问了一遍,季明轩明显已经在发怒的边缘,加强的了命令的语气。

  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死就死吧。

  “盛……初夏。”

  嘴角挂着一抹冷笑,贴在盛初夏的耳边,冷声道:“很好,我记住你了。”然后重新戴上了墨镜,转身,离开。

  看到季明轩进了电梯,盛初夏一下子就瘫软在了地上。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我完蛋了。

  “初夏,初夏,你没事吧?”

  “初夏,你跟总经理认识?”

  “初夏,你跟总经理是什么关系?”

  “初夏,刚才总经理跟你说了什么?”

  同事们围上来,七嘴八舌八卦的问道。

  “我不知道,我不认识他……”盛初夏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男人在众目葵葵之下做出那些举动,很难不让人误会。

  盛初夏觉得男人是故意的,故意陷害她陷入这种不易境地。

  “什么啊?大家都看到了,还说不认识,不愿意说就算了。”

  刚才还在聚在一起的人,一下子就撒开了。

  盛初夏是有苦说不出,只有她自己知道,男人的那句话绝对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总经理办公室。

  人事部的主管把季明轩要的资料放到他面前,恭恭敬敬道:“季总,这是您要的所有员工资料。”

  季明轩随意的翻看员工的资料,很快就找到了盛初夏的资料。

  黎江艺术学院大一的学生,23岁。

  “小时工?”

  人事部的主管以为总经理是在问自己,立马解释,“是这样的季总,酒店只有节假日格外比较忙碌,所以我们在节假日会请一些临时工,这样可以省去一笔开支。”

  合上手中的资料,季明轩说道:“这个季度的销售利润。”

  财务部主管立马把早就准备好的表格递了过去。

  季明轩打开看了一眼,眉头明显的紧缩起来,“赵主管,为什么八月份暑期,我们酒店的入住率反而下降了。”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被问及的赵主管,也是满头的冷汗,就怕说错话,乌纱帽不保。

  “这个……季总是这样的,我们酒店被定型为商务酒店,所以暑期对我们来说……不是有很大的帮助。”

  “这只能说明你的无能,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九月份的入住率必须提高百分之五。”

  “啊?是。”酒店入住的宾客大多都是常客,每个月的入住率都比较稳定,在原有的基础上,提高百分之五,简直不是一般的难。可是赵主管又岂敢拒绝。

  一上午,季明轩大概了解了各个部门的流程,才放他们离开。

  “夏主管留步。”

  夏秋雪留下来,恭敬道:“季总还有什么安排吗?”

  季明轩一边游览文件,一边问道:“我的房间安排好了吗?”

  “是,十八楼1806号房间。”

  “恩。”

  “季总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

  “等一下。”季明轩从文件上抬起头,看向夏秋雪问道:“房间安排人打扫了?”

  “是,已经安排了人,专门负责打扫您的房间。”

  “你手下是不是有一个叫盛初夏的员工?”

  “……是。”夏秋雪不明白季明轩为什么会突然提起盛初夏,联想到刚才在大厅的一幕,心中隐隐有了猜测。

  “就让她负责打扫我的房间。”季明轩直接下达命令。

  夏秋雪有些犹豫,“可是盛初夏只是临时员工,非本酒店的正式员工,这样……不太好吧。”

  “你在质疑我的决定?”季明轩抬眸,凌厉的黑眸看向夏秋雪。

  夏秋雪一下子就慌乱了,“不是的,季总。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安排。”

  “恩,出去吧。”

  “是。”

  盛初夏他们迎接完总经理,就回去开晨会。

  晨会是每天早上,楼层组长负责开的,因为今天迎接总经理,所以迟了一会。

  黎江酒店一共有二十八层,二楼到八楼是休闲区域。九楼到二十六楼是酒店客房。18楼,27楼,28楼不对外开放,每个楼层都有一个楼层组长,一共有17名楼层组长,而他们全都归客房部主管夏秋雪管理。

  每个楼层分为A,B,C,D四个区域,每个区域大约有10间客房,平均每三个人负责一个区域。

  至于餐饮部,是在另一栋大楼,有内部电梯连接,所以出入很方便。

  午休时间,他们正在休息室轮班吃饭。

  楼层组长走进来,“盛初夏,出来一下。”

  盛初夏咽下口中最后一口东西,立马走出去,“组长,你找我。”

  “不是我找你,是夏主管找你。夏主管在27楼,你过去吧。”

  “啊,好。”

  28楼顶楼是总经理的办公室,27楼是其他部门主管的办公室。

  盛初夏来到27楼,敲响房门。

  “进。”

  盛初夏开门走进来,“夏主管,您找我。”

  夏秋雪正在看文件,抬起头,道:“盛初夏,从今天开始你负责打扫18楼。”

  “啊,是。”

  夏秋雪蹙着眉头,眼神不停的扫射着盛初夏,把盛初夏看的毛骨悚然。

  夏秋雪欲言又止,最终收回自己的视线,什么也没问,“你现在就下楼收拾一下,搬到十八楼。”

  “是。”

  对于自己突然被调换楼层,盛初夏有些莫名其妙,但突然“升职”了,盛初夏还是很高兴的。

  盛初夏突然被调换了楼层,同楼层的同事都炸开锅了,有羡慕有嫉妒的。

  因为酒店的九楼到十五楼,都是普通的标准客房,聘请的都是普通的员工,不要求学历,只要服从管理就可以。

  但是16层到26层的客房就不一样了。这些楼层都是接待外宾,或者是高官,富二代之类的人物。即使是一个客房服务员也需要本科以上的学历。熟练的运用英语,还需要有一定的素质涵养。

  自然,他们拿的工资也格外高,不比外面的白领差。

  “还说不认识总经理,总经理才来第一天,就调换到十八楼,说不认识谁信啊?问你就承认了呗,还假装不承认,装什么蒜啊?我们还会从你身上捞到什么好处不成?”

  换衣间,其中一个同事阴阳怪气的讽刺盛初夏。然后“砰”的一声,狠狠的关上柜门,愤怒的离开了。

  跟盛初夏关系较好的齐小染走过来,安慰盛初夏,“别理她,她就是嫉妒你。”

  “我没事。本来我自己也挺意外的。”盛初夏笑了笑,表示自己没把那个人说的话放在心上。

  “小染,我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拜托,你只是比我高了几层楼而已,我们还在同一间大楼好不好,见面很方便的,不要整的好像送君千里似得。”齐小染翻白眼,无语。

  盛初夏来到十八楼,怎么感觉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你好,有人吗?我是新来的员工盛初夏……有人吗?”

  盛初夏喊了半天,嗓子都冒烟了,也没看到人。

  去了休息室把衣服放下,发现休息室空荡荡的,员工的衣柜全都是空的,除了她自己那个。

  盛初夏终于肯定,这个楼层根本就没有人,只有她自己。

  盛初夏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打了内线电话给夏秋雪。

  “你好,夏秋雪。”

  “夏主管,是我盛初夏。”

  夏秋雪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确实是十八楼。

  “有什么事?”夏秋雪放下文件,依靠在椅背上,揉搓了一下自己的鼻梁。

  “那个,夏主管,我来十八楼了,可是十八楼好像没有其他人,我是需要整理十八楼所有的客房吗?”盛初夏小心翼翼的问道。

  一个楼层有四十个房间,18楼不对外开放,每间房间空间大,也有二十个房间,要是盛初夏一个人整理的话,几天几夜也干不完,况且,黎江酒店是五星级酒店,客房整理要求很高,盛初夏得累死。

  “不需要,你只要负责整理1806的房间就可以。”多余的夏秋雪没说。

  “是,我明白了。”挂断电话,盛初夏松了一口气。

  盛初夏推着车去了1806,用备用磁卡打开房间,房间很整洁,显然已经被人整理过,盛初夏只要简单的收拾一下,处理处理没有被打扫到的死角,就可以轻松的完成任务了。

  盛初夏以为自己只是整理一个房间,任务很轻松,为此开心不已。但是第二天,她就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第3章 整蛊盛初夏

  盛初夏打开房门,简直傻了眼,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只能用‘脏乱不堪’四个字形容房间脏乱的成都,明明昨天还很整洁的,只是一个晚上的功夫……

  衣服扔的到处都是,盛初夏用拖把的另一端挑起沙发扶手上的内裤,双眼瞪的凸圆。

  客厅茶几的地毯上,全都是啤酒易拉罐,有的还没有喝完倒在地上,酒液侵湿了地毯。

  还有吃剩的半包薯片,各种小零食,碎渣滓铺满了地毯,水果皮更是仍的到处都是……

  盛初夏再走到垃圾桶面前,只见垃圾桶干净如初,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

  盛初夏看着脏乱的屋子,瞬间瘫软在地,这得多大的工作量啊。

  回顾昨晚。

  季明轩回到房间,房间干净整洁有序。

  季明轩却皱起了眉头,双臂抱胸,不知道再想些什么,拨打了下属的电话,“徐特助,买一些啤酒和零食送上来。”

  十分钟之后,徐特助站在1806门口。

  “季总,您要的东西。”

  季明轩接过袋子,“砰”的一声直接关上房门。

  徐特助摸了摸险些被撞平的鼻子,表示很无辜。满腹的疑问,大晚上的总经理居然让自己买这些东西,他跟了季总这么久?怎么从来不知道他有吃零食的习惯?

  季明轩提着啤酒罐走到卫生间,把罐子里的酒全都倒了,然后把空的易拉罐扔到了茶几下面的地摊上。

  打开另一瓶满的啤酒罐,一半撒在地摊上,剩下的一半随意的扔到了地上。

  打开薯片,故意碾成渣子,然后倒在地毯上。

  拿起盘子里的橘子,看了一眼脚边的垃圾桶,毫不犹豫的把垃圾桶踢到一边去。

  吃着橘子,却把橘子皮仍的到处都是。

  做这些“坏事”的时候,季明轩全程面无表情,好像自己在进行千亿大案一样的认真。

  站起身,看到自己的杰作,满意的点头,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明天盛初夏看到这里的场景了。

  谁能想到,平时总是冷漠疏离,高傲睿智的季明轩,私底下如此幼稚小气,而且报复手段如此幼稚低级。

  韩易风那个大嘴巴,把季明轩敏感部位受伤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朋友圈里的人几乎都知道了,当面问他,背后嘲笑他。

  朋友圈里现在疯传,季明轩得罪了女人,被人伤到了了性无能。

  季明轩堵不住韩易风的大嘴巴,只能找盛初夏报复。

  本来季明轩还找不到盛初夏,谁知道她竟自己送上门来了,季明轩要是不出了这口恶气就不是季明轩了。

  盛初夏认命的开始打扫,恨不得一个人顶十个人用,光清理地毯就花费了盛初夏很长的时间。

  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盛初夏清理完地板上最后的一个角落,终于全都收拾干净了。

  地板上甚至泛着亮光。

  盛初夏直起身,“啊——”腰好酸啊,快要直不起来了,盛初夏用手捶了捶腰。

  只要最后把衣服送去干洗房就可以完工了。

  为了方便顾客,酒店特意设立了一个干洗房,专门为客人提供衣服干洗还有烘干。

  吃了午饭,盛初夏躺在休息室刚休息一会,内线电话响起。

  “整理房间。”电话那头传来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

  听着年龄到是不大的样子。

  “是,我马上过去。”

  盛初夏不敢有所怠慢,挂断电话,就推着车去了1806。

  盛初夏现在只负责打扫一个房间,不用问也知道这个电话出自哪。

  只是心中疑惑,上午不是刚收拾好了吗?怎么还要收拾?难道是哪里没有收拾干净吗?

  用磁卡打开房门,“不是吧?”

  只是两个小时而已,房间又恢复到了早上一样脏乱的场面。盛初夏觉得自己失忆了,她是不是从来就没有打扫过这个房间啊。

  盛初夏弓着腰,拖着疲惫的身体,认命的打扫了起来。

  等盛初夏打扫完,已经瘫软在椅子上,动一下,浑身都是酸疼。

  本以为整理一个房间会很轻松,但却比以前整理三个房间还累,运动量何止多了一倍啊。

  盛初夏来18楼已经两天了,但是从来没有见到1806房的住客。

  但是盛初夏已经把对方定义为,一个矮小,长满麻子,生活十分邋遢,满脸胡须,脏乱不堪的人。而且绝对是一个变态,正常人怎么可能会把房间弄成这个样子。

  盛初夏感叹,黎江酒店怎么会让这么没素质的人入住的。

  盛初夏累的,完全把那天季明轩的威胁抛出了脑后。

  季明轩晚上回到房间,就打开了监控摄像,走到酒柜倒了一杯红酒,边品尝着红酒,边观看视频。

  视屏中的主角不是别人,就是盛初夏。季明轩在自己房间里安装了监控。

  季明轩嘴角挂着笑,享受的看着视屏中,忙忙碌碌,疲惫不堪的盛初夏。

  突然季明轩蹙起了眉头,放下酒杯,靠近电脑,倒退视频。

  季明轩发现,盛初夏在收拾房间的时候,嘴巴一直在动,季明轩料定对方一定是再骂自己。

  可能是镜头离的远,加上盛初夏说话的声音小,即使音量开到最大,季明轩还是听不清对方说什么。

  季明轩不断的放大画面,屏幕上只留下盛初夏被放大的红唇,一张一合的。

  “变……态”

  季明轩通过口型看出盛初夏在说什么,果然是再骂自己。

  变态是吗?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变态。

  回到学校,把书包扔到桌子上,盛初夏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做挺尸状。

  叶紫萱靠过来,关心的问道:“怎么了?怎么看上去很累的样子?打工不顺?”

  “别提了,这两天累死我了。”

  幸好她只是小时工,只要工作两天就好,其他的五天上学,可以得到休息,要是天天都这么干,盛初夏迟早得累死。

  “既然那么累,你就换一家好了。”

  “你说的轻松,以为我不想啊,但是我都打听过了,其他地方要么就不收学生兼职,要么就工资给的很低。现在只有黎江给的工资是最多的。”

  这也是盛初夏为什么累成了这样,还是不愿意辞职。

  “小财迷。”叶紫萱取笑盛初夏,累成这样了,还想着钱。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靠,跟姐姐玩起文言文来了,你牛!”

  盛初夏学的是艺术绘画系。

  上午学的课是英语和近代史。下午的统一科目全都跟绘画有关。

  雕塑课。

  盛初夏可能是这两天干了太多活,手腕没力气,画笔总是从手中滑落。

  肩膀也很酸,抬了一会,就酸疼的不得了放下。

  老师走了过来,关心问道:“同学,你怎么了?不舒服?”

  盛初夏正在按摩自己的手腕,看到老师走过来,立马慌乱的解释,“对不起,老师,我这几天不小心伤了手腕,没力气。”

  教他们绘画的是一个美女老师,年龄不大,为人也挺温柔的,就是属于管不住学生的那种老师。

  老师温柔笑着道:“这样啊,那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先看一些理论知识,作业可以晚一点交,没关系。”

  “谢谢您,老师。”

  下课了。

  叶紫萱跟盛初夏并排走出教师,看到盛初夏向反方向走,不是去食堂,就问道:“初夏,你去哪?不去食堂吃饭?”

  “不去了,回宿舍睡觉。这几天累死我了,我得回去好好补眠。”

  “好吧,我带饭回去给你。”

  “谢谢你,紫萱。”

  好不容易熬过了下午的大课,盛初夏累的只想回宿舍睡觉,连晚饭都不想吃。

  回到宿舍,盛初夏放下书包,连衣服也没脱,直接就扑在了床上补眠。

  盛初夏所在的宿舍是四人宿舍,有单独的卫生间,环境比起其他的学校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自然,学费也是翻倍的。

  盛初夏睡的迷迷糊糊当中,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盛初夏半眯着眼,实在是睁不开,挥舞着手,到处摸手机,“喂……你好。”

  “整理房间。”电话那头传来熟悉而又陌生的男音。

  “啊,好。”盛初夏下意识的回答,然后挂断了电话。

  迷迷糊糊的坐起身,反应了好一会,才察觉到不对劲。

  不对啊,她现在是在宿舍,又不是在酒店。

  原来盛初夏睡迷糊了,还以为自己是在酒店,所以听到人家吩咐她去干活,就下意识的答应,并且行动了起来。

  不过,那人是怎么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的?难道是酒店的同事给的?

误惹豪门:Hello,季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误惹豪门 或 Hello 或 季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法国领导人收藏乔领、宁雪君书法,民族艺术助力中法美好友谊

    作为2018年第一个率先访华的欧洲大国元首,法国总统马克龙、前总理拉法兰的到访受到中国国家的高度重视。就在法国领导人访华期间,拉法兰总理收藏了我国当代著名书画家乔领、宁雪君书写的《福》和《福寿康宁》。这也是恰逢2018年辞旧迎新之际,体现中华民族最传统而热烈的美好祝愿。中国西安是古代丝绸之路的起点,法国里昂是丝绸之路的终点。2018年1月,马克龙总统、拉法兰总理等法国领导人访华首站设在西安。形成了历史性的呼应,又展现了大国之间继往开来和紧密合作的非凡意义。所以,为展现中国人民的美好友谊,以及对马

  • 一个摄影师眼中的英国生存万象

    阿弥来源:中国美术报网MarineParade,Hastings,May2011NiallMcDiarmid是一位苏格兰摄影师从2011年起,他开始拍摄在大街上遇到的人刚开始只是因为好玩,感兴趣几个月后他决定拍摄更多不同地点、不同背景、不同种族的人作为英国现代社会的记录AcreLane,Brixton,London-Dec’2017LowerTempleStreet,Birmingham-2011BoyWithCaptainMorgan’sRum,GardnerStreet,Brighton-D

  • 文化随笔之“腊八聊粥”

    腊八聊粥撰稿:成宇今天是腊月初八,腊八是一年中较为寒冷的一天,也是春节前较为重要的一个节日,民间谚语说“腊七腊八,冻死寒鸦”“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上古时期,腊八是用来祭祀祖先和神灵的祭祀仪式,祈求丰收和吉祥。《礼记》记载,腊祭是“岁十二月,合聚万物而索飨之也。”因腊祭在十二月举行,故称该月为腊月,称腊祭这一天为腊日。夏代称腊日为“嘉平”,商代为“清祀“”,周代为“大蜡”;先秦的腊日在冬至后的第三个戌日。东汉时期佛教传入,为了扩大其在本土的影响力遂附会传统文化把腊八节定为佛成道日。后

  • 清代没骨花鸟之巅峰——恽寿平的“常州派”

    清初画坛花鸟画比较衰微,并未出现王时敏、王鉴这样的山水画坛权威。恽寿平以没骨法画花卉,师法徐崇嗣,“为古人重开生面”,成就了清代没骨花鸟的巅峰。恽寿平设色满堂春色图轴绢本恽寿平一贯秉承诗、书、画相结合,其认为写诗是以文字表达,作画则是以色彩体现,两者在意蕴上的追求是一致的。此画上方留白处,自题七绝一首:“歌管红楼窈窕春,铜盘银烛照华茵。铢衣碎剪机中锦,妙舞新来掌上人。戊辰小春,在荆溪南山阁,仿北宋徐崇嗣‘满堂春色图’,云溪外史寿平。”下钤“寿平之印”白文方印、“正叔”朱文方印、“白云外史”朱文方

  • 齐家文化玉石璧用途与源流问题研究(三)

    6.天水师赵村遗址师赵村史前文化遗址位于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太京乡西7公里处的耤河北岸第二级台地上。该遗址文化内涵分为七期,第七期文化属齐家文化遗存。1981~1989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发掘天水师赵村遗址,发现的齐家文化遗存有26座房址、3座陶窑、17个窖穴、1处“石圆圈”祭祀遗迹、3座墓葬,以及一大批陶、石、玉、骨角器等。其中玉器9件,有玉琮1件、玉璧1件、玉环2件、三璜联璧2件,三璜联璧组合玉片3件。另外,还有1件残石璧、1件石璧芯。这批玉器虽然出土数量不多,但却十分重要。大部分出在地

  • 如果不能一夜暴富,那

    点击标题上「森源智慧环卫」可快速关注森源那两夜我也勉强接受森源智慧环卫森源重工是森源集团车辆制造板块领导企业,着力打造环卫装备升级版,形成道路清扫、洒水保洁、垃圾收集、压缩、转运为一体的系列环卫装备。利用环卫装备优势,公司还成立了森源环境科技服务有限公司,积极探索环卫市场运营管理方案,打造环卫装备+智慧环卫+环卫运营的环卫综合一体化解决方案,真正做到全程一体化解决!联系方式:森源环卫(环卫装备):13569998259www.senyuanhi.com森源环境(环卫运营):18339072226

  • 胃不好的人不能喝茶?这些谣言你还当真!

    喝茶是目前最流行的养生习惯之一,但“茶”红是非多,谣言也多了。擦亮你的眼睛,看清这些真相。不知不觉,与茶相伴又是一年,无论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是“茶余饭后”,中国老百姓的生活里一定少不了茶,但却不一定真的了解它。对于茶的“恐慌感”,不仅出现在新茶客身上,他们因为经验不足,对很多茶都望而却步;也会出现在老茶客身上,因为喝的茶越多,希望对茶的认知也越深。真真假假的喝茶谣言,让我们用科学的知识再回味一下吧!1泡茶时的冲出来泡沫,是因为茶很脏或有农残假的!在茶艺表演中,在日常泡茶中,我们习惯于刮沫,主

  • 当张爱玲遇上胡兰成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张爱玲的这句名言,不知引起多少人的赞叹。但大多数人欣赏的无非是其中聪明绝伦的比喻。我很好奇有如此虚无主义的人,为何往往是贪生怕死的。不过,如果把“生命”二字换成“张爱玲的小说”,张爱玲的小说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这一说法倒也蛮精确的。张的小说,我在大学时读过,到现在是相当的朦胧。我生性不喜欢华丽的语言,更讨厌爬来爬去的“蚤子”。张爱玲因为自身的不幸,因此从不相信人生的意义,因而生命也完全不值得尊重。她的早期小说可以说就是对芸芸生命的无情嘲笑。张爱玲借小说

  • 网文改编电影《夜不语终极驱魔》曝终极预告 1月30日开播

    近日,由夜不语同名系列小说《夜不语诡秘档案》改编的大电影《夜不语终极驱魔》发布了终极预告,并定档于1月30日在腾讯视频全网独播。据悉,该剧由由企鹅影视出品、破浪影视联合出品并制作,余庆执导。与原著小说相比,电影《夜不语终极驱魔》把整个故事放在了一个全新的科幻背景之下,伴随着陨石而来的未知外星生物与东方传统文化中交织在一起,既是一种中西类型电影的巧妙结合,同时也给予了故事一个更为宏大的世界观。

  • 行业热度进一步攀升 危废处理市场“钱景”向好

    点击标题上「森源智慧环卫」可快速关注森源危险废物量大、类多、成分复杂等特点,与基层环保人力短缺、能力不足的现状间矛盾依然突出,削弱了危险废物监管成效。不过随着法律法规体系的健全,技术与监管等多方面短板的补齐,危废处理将呈现越发光明的态势。从政策角度,近期而言,2017年环保督查如火如荼,地方政府对环保的重视程度进一步提升,环保排放不达标的企业停产整改甚至关停成为常态;2018年新的《环境保护税法》即将实施,环保税的实施将进一步推动环保监管的日常化和规范化。危废处理热度日益攀升“随着政策引导加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