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纯纯欲动:首席别乱来】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5:05:3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纯纯欲动:首席别乱来

总裁的搬运小工

这一秒,杜纯纯觉得多年来她那‘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暗恋,总算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网站xbxys.com

天空很蓝,阳光很灿烂。

一身正装,俏丽短发的杜纯纯,正站在乐天集团的大厦外面。

她仰着头,眯着眼睛,打量着即将要开始上班的地方,心情指数,顿时呈直线飙升,HIGH到了极点。

“哈哈哈……陆子渊,我说过你逃不出我手心的,乖乖等着被我拿下吧。”杜纯纯缓缓地握紧拳头,阳光下做了个超人一飞冲天的姿势,对着太阳龇牙咧嘴,抖着肩膀阴笑着。

为了接近陆子渊,那个在她心里犹如神一般存在的完美男人,杜纯纯不惜使出多年不用的吃奶劲儿啃书……

直啃得上火流鼻血,又经过五次三番的笔试,面试,她好不容易才应聘进了这非名牌大学高材生不要的乐天集团,成为一颗光荣的小小螺丝钉。

所有流过的鼻血,在杜纯纯看来,在即将接近梦中情人那一刻都是万分值得的。版权xbxys.com

一想着陆子渊刚刚才给过她电话,无限温柔地说中午一起吃饭为她庆祝入职,她的心就像落进蜜糖罐子里打了个滚一样,全是甜的。

时间不早了,杜纯纯按捺着甜丝丝的心脏,准备迈步进公司时,身后一道低沉的,略带不耐烦,蕴含着让人不敢反抗的威严声音,意外地传到了她耳朵里。

“你,过来。”

呃?

杜纯纯扭动脖子,左右看了看。

这会儿近前也没有其他人,难道说是在叫她么?还是这要与陆子渊朝夕相处了,她兴奋得大白天都出现幻觉了?

她不过只犹豫了几秒,身后的人显然很没有耐性,提高音量又叫了一声:“过来!”

杜纯纯身体抖了一下,没转身,只是偏过头去,吃惊地道:“请问,你是在叫我吗?”

她身后的男人,身材高大颀长,一套笔挺的黑色西装,将他的身型衬托的无懈可击。说实话,世面见得少的杜纯纯,可从没见过将西装穿得这么完美的男人。

特别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这个男人浑身散发着一种天生的威严和压迫感,也是她最害怕最腿软的那一种气质。【纯纯欲动:首席别乱来】小说在线阅读

五官俊美是俊美,只不过冷峻倨傲的气息多了些,紧锁着眉头显得过于严肃了些,而且那眼神太锐利,利得像能刺透人的心底。

英俊的男人没理会杜纯纯的白痴问题,只是扫了一眼自己身边的行李箱,不耐烦地示意她:“东西,全拿进来。”

这是命令的语气,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他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指挥着初次见面的杜纯纯,把她当小女佣使唤。

说完,那道挺拔的身影,就在杜纯纯目瞪口呆愣中,径直向前走去。

先生,貌似我们并不认识哎?杜纯纯就只来得及在心里暗道一声。

什么跟什么嘛!

她今天才第一天来上班,公司大门还没摸进去呢,就歹命地开始被人剥削了。

难道她天生就是一幅奴.颜媚.骨,让人见了就想驱使她么?!

杜纯纯微火,皱眉打量前面的男人,暗思:这陌生人到底是谁啊?

见他龙行虎步地走进公司,她估摸着应该是公司里的人,瞧他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强大气场,应该不是一般的员工。【纯纯欲动:首席别乱来】小说在线阅读

杜纯纯这初来乍到的,还没弄清情况呢,不敢得罪人,只得忍住。

她连忙拉上行李箱,提着公事包追了上去,想着问问清楚对方身份,再做打算。

“总裁好……”

大厅里面,员工们此起彼伏的问好声,清晰地传近了杜纯纯的耳朵里。

追上来的她当时就一个激灵,赶紧闭嘴,将即将问出口的话吞了下去,却不小心咬到了舌头,痛得她直皱眉,眼泪汪汪地低下头。

总,总裁!

乐天集团的总裁,外加乐天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叶凌天。

欧卖嘎!

杜纯纯的脑子里响起一串噼里啪啦的电脑打字声后,这条信息就跟弹出窗口一样,‘蹦’地跳了出来。

居然是大BOSS哎!

离她这种小平民多么遥远的神话人物啊!

顿时,杜纯纯就以瞻仰的姿态望着高大叶凌天,肃然起敬了。版权http://www.xbxys.com/

好在刚刚她的态度还算恭敬,没有得罪公司最大的这尊神,要不以后还怎么混下去呀。

杜纯纯这人什么都好,就是面对强势的时候,跟中毒似的忍不住狗腿。

所以当时地她就乖乖地拖着行李箱,心甘情愿地充当着叶大总裁的临时搬运小工。

公司里的员工们,看到总裁叶凌天的身后,跟着一个身材娇小,长相俏丽的陌生女人,不由集体疑惑了。

众所周知,总裁一向不喜欢和人亲近,连他家里都只请钟点工,没请过保姆,更是从来没有带过不相干的女人来公司。

现在,跟着他的这女人到底是谁啊?

叶凌天一语不发地走进电梯,杜纯纯本来准备在这里将行李交给他的,可是在他的眼神胁迫之下,踌躇几秒,她话没说出口就吓得跟着挪了进去。

电梯门一关,原本安静的员工们才伸长了脖子,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相互打听杜纯纯这个陌生女人,到底是那号人物。小百姓养生网

“那女人是谁啊?”

“从来没见过哎,应该不是公司里的人吧,居然敢跟在总裁的身边……”

“咦?我想起来了,那天面试的时候见过,好像是今天要来报道的新员工……”

“呵,这女人第一天上班,门都没进,就使手段搭上咱们总裁,看来关总监这次的对手,很是强劲啊,有好戏看了……”

“你小声点,给姓关那个恶毒变态的女人听到,小心吃不了兜回家啃……”

“我又没说错,关凝关总监一向以未来总裁夫人的身份自居,对咱总裁志在必得的心思,连公司里打扫清洁的阿姨都知道……”

大家正八卦着呢,就见总裁办公室那新来小秘书阿莱,急急忙忙地从电梯里冲了出来,问道:“总裁呢?”

“不是已经上去了么?”有人回她。

……

李李PS:新文上传求各种支持……李李其他的文《狼夫强占:吃定你,没商量!》、《嗜血魅情:冷枭大人请爬开!》、《报告首领:我要劈腿!》、《魔女嫁到:BOSS在下我在上》、《竹马少董是只狼》等等,欢迎大家戳喔……

我对总裁可没兴趣

大家正八卦着呢,就见总裁办那新来小秘书阿莱,急急忙忙地从电梯里冲了出来,问道:“总裁呢?”

“不是已经上去了么?”有人回她。

“完了!”阿莱惨呼了一声,飞一般地杀回了电梯。

刚刚头儿叫她下来接总裁的,结果总裁的车不知为什么却早到了,害她时间估计错了,迟了一步下来。

这还是她进公司后,与出差回来的总裁第一次照面呢,竟然表现得这么差,可不算完了嘛。

……

出了电梯,杜纯纯拖着行李箱恭恭敬敬地跟在叶凌天的身后。

她边走边安慰着自己,拿人手软,吃人嘴短,为大老板做点事,也没什么,毕竟以后就是拿人家工资的了。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顶楼的办公区,所有正在工作的人员,都用吃惊的眼睛盯着叶凌天身后的陌生人——杜纯纯。

特助Tina走到叶凌天的身边,礼貌地微笑道:“总裁,按你的要求,已经通知各部门,会议会推迟一小时。”

“嗯。”叶凌天淡淡地应了一声,幽深的眸子平静无波。

Tina疑惑地看了杜纯纯一眼,心想着怎么是不认识的人拎着总裁的行李上来的呢?阿莱那丫头跑去哪里了?

她不由笑问叶凌天::“总裁,请问,没有见到下来接您的人吗?”

叶凌天扫了一眼身后毕恭毕敬,低眉顺眼的杜纯纯,道:“不是她么?”

这时候,恰巧一脸惶恐的阿莱从电梯里跑出来了,一看到叶凌天,连忙冲进来道歉:“总裁,没有接到你,真是非常抱歉。”

杜纯纯一直疑惑怎么就莫名其妙地被抓去当搬运小工了,一听这话算是彻底明白了。

原来,这位总裁大人是把她当成下去接他的小秘书了,所以才会随意命令她的。

“你是谁?”叶凌天回头看着杜纯纯,眼神极冷,极不爽的样子。

那表情像是要一口吞了她,又嫌弃她味道不好似的,吓得她不由又抖了一下。

“报告总裁,我是宣传部新近员工杜纯纯,今天来报道的。”杜纯纯站直了身体,眼睛亮晶晶,倍儿精神,力图在总裁大人面前留个好印象。

“刚刚为什么不说?!”叶凌天扔下这句话,就傲慢地抬腿走人了。

呃……

这话打击得杜纯纯瞬间就焉巴了。

一看总裁大人不屑的眼睛,自认冰雪聪明的她,就知道总裁大人把她的毕恭毕敬当成了无事献殷勤的狗腿了呀。

可是,明明是他大总裁搞错在先的,怎么她这小员工被他使唤完了,还无情地被他给嫌弃了呢?!

万恶的资本家!

第一会合的遭遇,杜纯纯付出气歪了嘴的代价,知道了阴阳怪气的叶大总裁,绝对不是个会讲理的野蛮人。

Tina见杜纯纯脸色不好看,只得笑道:“多谢杜小姐帮忙。不过现在已经上班了,你是不是错过了报道的时间?”

“啊!惨了!”杜纯纯大叫了一声,扔下手上的东西,转身就飞奔进了电梯,一边诅咒叶凌天害她迟到了。

……

这第一天报道,因为叶凌天而迟到的杜纯纯,自然没在上司那儿落下好印象。

倒是刚刚在大厅里看到她被叶凌天‘奴役’的同事古悦,一问之下知道事情来龙去脉后,对她显得特别的热情。

整个上午,古悦都带着杜纯纯熟悉工作,到了中午又主动领着她到餐厅用餐。

古悦一边走,一边八卦道:“你是新来的,还不知道。咱总裁是出了名的又冷又酷,难以亲近。

可是现在的女人偏偏就喜欢这种冷调调的,越是硬骨头,越多人想去啃。告诉你,这公司里有一多半的女人都是想拿下他的。”

“那另一半呢?”杜纯纯也喜欢上了活泼好动的古悦,年纪相仿的两人不由聊开了。借由着她,杜纯纯才了解了公司的情况。

“另外一半呢,一部分是想拿下穆副总的,要不是因为穆晨太花心,相信崇拜他的女人会更加多的;另一部分,自然是觊觎着陆副总的,陆子渊亲切随和,稳重又有男人味,正是好老公人选……

这三位在公司,可是呈三足鼎立之势呀……”古悦一脸神往,对于陆子渊的称赞部分,杜纯纯用两眼的小桃心,深表赞同。

“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对总裁报任何希望。”古悦压低声音提醒道,显然是误会杜纯纯眼中的小桃心是为叶凌天而闪的。

“呃?”杜纯纯傻了。

她怎么会对那种高高在上,随便一个眼神就能把人冻成冰渣子,还蛮不讲理的人报有一点幻想呢?!那完全不是她的菜啦。

要说有幻想,那也是对又亲切又稳重,又有男人味的陆子渊有幻想嘛。

“告诉你,关总监可是时时刻刻盯着总裁的身边,但凡出现点花花草草的,她就毫不犹豫地斩草除根。那冷美人手段可狠着呢!”古悦最后做了一个‘咔嚓’的动作,吓得杜纯纯脖子向后一缩。

冷美人配冷总裁,还真是绝配啊!杜纯纯歹毒地诅咒他们最好生出一个阴郁变态的宝宝来,折磨回他们。

嘿嘿嘿……

看着杜纯纯在奸笑,古悦惊道:“你难道想和关总监硬拼一回,抢总裁么?”

“啊?”杜纯纯差点给吓得没反应过来:“我可没这胆子。”

“那你还是有心想要俘获总裁了?”古悦对自己的误会坚持到底。

“我也没这份心。”杜纯纯想了想叶凌天的样子,不由浑身又颤抖了一下,道:“我一向怕冷,连冬天都不喜欢,怎么可能对那座冰山有兴趣呢?!”

犹自摇头晃脑的纯纯根本没注意到,此时在她的身后正有一个人,面部轮廓精致,鼻梁挺直,听到她的感叹后,嘴角扯动了一下,冰冷的视线‘咻’地集中在了她身上。

他旁边还有一个男人,五官棱角分明,眼睛透露着不羁的野性,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

此时这个人正笑得幸灾乐祸,压低声音道:“今天这班真没白上,居然听到这么有趣的话。我说冰山总裁,这位扬言对你没兴趣的女人是谁?新来的么?能有这翻见地的女人,我可得好好和她认识一下。”

叶凌天没有说话,寒着一张脸,不紧不忙地跟在两个还浑然不觉危险,继续八卦着的女人身后。

……

无意说坏话,当场被抓包

叶凌天没有说话,寒着一张脸,不紧不忙地跟在那个还浑然不觉危险,继续八卦着的女人身后。

周围的人看到总裁大人,竟然如此难得地驾临餐厅,喧闹渐渐地停止了……

唯独那两个头挨着挨头,聊得正欢的女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怎么觉得后脑勺凉嗖嗖的呢?悦悦。”杜纯纯觉得一股寒意穿透她的后背,不由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可能是冷气开得太大,你刚来公司还不适应吧。”古悦很有见地解释道。

“是吗?”这时,一道声音不轻不重地从她们后面传来,含着笑声,也含着寒意。

杜纯纯惊了一下,不由回头一看,顿时眼睛就直了——不是因为某个野性的俊男,而是因为俊男旁边的那个冰冷严酷的男人。

这下杜纯纯不只是手脚哆嗦了,连嘴唇都哆嗦起来:“总,总裁……”

杜纯纯心里‘咯噔’一声,某个地方迅速塌陷,缺失了一大块。

糟糕!

叶凌天刚刚在身后,肯定是听到她说他是‘冰山’之类的坏话了,这工作才做半天呢,难道就要夭折了么?

叶凌天不带表情地扫了杜纯纯一眼,傲慢地向前走去,什么也没有说。

可只刚刚那一眼,杜纯纯就觉得自己被扔到到了南极,瑟瑟发抖了。

此时,她的大脑中正勾勒出自己被冻成冰柱,再噼里啪啦被敲碎成一堆的残像……

而在她旁边,叶凌天正阴着张脸,举着大锤,“桀桀”地冲她阴笑着……

杜纯纯苦着一张俏脸,叹息之间,没料到眼前一黑,一张脸极快地向她压来。

吓得她‘啊’了一声,不由向后退去。

拉开一段距离,杜纯纯这才看清,望着她的是一张带着兴味儿的脸,很野性英俊的那种,与叶凌天那种冷酷的俊美,是两个极端。

“新来的?叫什么名字?”穆晨看她傻傻地盯着自己,笑问道。

“杜纯纯。”一边的古悦见她哆哆嗦嗦答不上来,索性帮她说了。

“纯纯……”穆晨摸着下巴,笑得意味不明:“一起共进午餐怎么样?”

张大嘴巴的杜纯纯惊得一下子就闭上了,差点一口咬到了舌头。

虾米?这,这公司里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啊?

如果杜纯纯没看错的话,刚刚这男人边说话,居然边在向她放电哎。

有没有搞错!就这么众目睽睽,竟然就调起情来!还有没有羞.耻之心?!

“对不起,她已经有约了。”好在这时,一个挺拔的男人走了过来,将杜纯纯不着痕迹地与穆晨隔开了。

又亲切又稳重又有男人味,这不是杜纯纯心心念念的陆子渊,还能是谁?!

全心享受着被人保护的感觉,一向思考事情不能同时思考两件的杜纯纯,竟然把刚刚得罪总裁的事情,暂时给抛诸脑后了。

“你们认识?”穆晨的眼神在杜纯纯与陆子渊身上来回扫。

陆子渊也没理会他,直接转身对杜纯纯道:“不好意思,中午太忙,只能在公司餐厅将就,晚上再请你吃大餐。”

杜纯纯点了点头。她能不说好吗?!

关键不是吃什么的问题,而是她有两次和陆子渊相处的机会呀,她赚到了。

“一起吧。”穆晨特别不识相,一把将古悦推到杜纯纯面前:“而且,你总不能把新交的朋友扔下吧。”

“穆副总,请把手从我身上拿开!”古悦咬牙切齿地道,很不爽。

杜纯纯恍然大悟。原来这位就是传说中风流成性,专喜欢啃窝边草的那位穆副总呀。

看来,以后可得躲他远一点。

看穆晨接下来的表现,杜纯纯肯定这位穆副总是属猪的,根本就不怕开水烫。

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厚着脸皮跟着他们坐到了一起。

古悦凑近了杜纯纯,小声道:“纯纯,你火了!”

杜纯纯一时没有明白过来她是什么意思,可是在古悦的示意之下,当她看清四面八方射过来的眼刀时,顿时就明白了。

早上她与总裁叶凌天搅到一起,被大家看到;现在又在众目睽睽之下,与公司两位副总坐到了同一张餐桌之上就餐……

三位重量级的人物都与她这个小员工扯上了关系,杜纯纯知道这样一来,她这豆丁,在公司里不想火都难啊。

她命运的天平,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开始倾斜了。

陆子渊看她皱眉,不由关切地问道:“纯纯,菜不合你胃口?”

“不是,不是。”她忙笑道:“和师兄你在一起,吃什么都合胃口。”

说完后,古悦意味深长地冲她笑了。

杜纯纯这才反应过来,这话一说,自己的心思可就昭然若揭了,不由大窘,红了脸别过头去,暗暗懊恼。

可不料,她转头正皱眉懊恼的时候,不远处的叶凌天竟然一眼扫到了她。

那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凌厉无比。

……

纯纯欲动:首席别乱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纯纯欲动 或 首席别乱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流云不驻汾河水,转眼晴岚掩落晖 太原作家诗咏太原

    用杜甫“秋夜客舍”韵,写于降大任先生追思会间文/时新暮春细雨挹尘清,又見诗书哀思惊。秀木高枝悲剑挂,低吟长啸学驴鸣。欲穷汾水登恒岳,曾共遗山泣世情。汲取一勺难别酒,文风烈烈滿并城。附:杜甫“秋夜客舍”元玉露下天高秋水清,空山独夜旅魂惊。疏灯自照孤帆宿,新月犹悬双杵鸣。南菊再逢人卧病,北书不至雁无情。步蟾倚杖看牛斗,银汉遥应接凤城。注:《史记·吴太伯世家》,曰:“季札之初使,北遇徐君。徐君好季札之剑,口弗敢言。季札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还至徐,徐君已死,于是乃解其宝剑,系之徐君冢树而去。”建安二

  • 往南走,中国人走了这么远终于找到了…… | 地球知识局

    (⊙_⊙)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NO.495-如何前往鹅国作者:陈坚制图:孙绿/校稿:猫斯图/编辑:棉花开辟北极航线是近年来北方国家的热门话题。不过,开发这条冰上丝绸之路并不简单,多国在此折戟沉沙。但当我们把眼光向南转移时,又会惊喜地发现南极航线的开辟由来已久。这样一条极地航线的开辟对于人类开发极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是一个资源丰富,鹅口众多的国度尽管目前还没有很高的商用价值,南极航线的开辟却是极地开发的重要案例,借鉴价值很大。今天的文章,就一起看看

  • 太原作家优秀作品展示 春雨如烟又若丝

    请输入正文春雨如烟又若丝文/王钦淅淅沥沥、滴滴答答的声音,这是雨水打在窗户玻璃上发出的响声。细雨轻叩岁月的珠帘,拨响了空灵之音,传来幽幽一曲,微婉的韵律,扣人心弦,犹如幽谷之兰,天籁之声,氤氲着眉间翠峰,旖旎着心上情怀。细雨霏霏,轻敲窗棂,地面上湿漉漉的。眺望远处,朦朦的春雨好似漂浮在半空的丝绸,近看,春雨宛如是天女撒下的花瓣,滴落在地上、树上、房屋上,沙沙沙的飘落在绿茸茸的草地上。经过一夜雨的洗礼,雨中的一切事物仿佛都脱胎换骨,焕然一新。远近的高楼静静的挺立着,湿漉漉的,雨水冲刷着大地,冲走污

  • 河汾飞雁远,乐府采诗忙 太原著名诗人优秀作品展示

    国外探亲作品之二中华诗河颂郭翔臣(子翊)(2006年10月作于日本群马县涉川市)为使大家对中华传统诗词的发展脉络有个清晰的了解和认识,特将本人所作《中华诗河颂》发来,让你知道是劳动创造了诗歌,知道历朝历代的诗人在表现人性率真和语出天然上的不懈努力,知道爱国爱民是诗人最为可贵的品质,知道中华诗人在“继承传统与创新发展”上的生生不息。弱水开端早,殷商起始茫。源头为力举,击壤启声腔。西东周两兴,闾巷问民氓。三百诗经古,风多雅颂长。百智春秋竞,七雄征战忙。离骚殇屈子,字字诉衷肠。赢秦苛政暴,焚禁堕儒殇。

  • 细雨随风洗古城,花新叶亮水纹晶 名家优秀诗歌作品展示

    谷雨随风洗牛城牛城谷雨文/魏利改细雨随风洗古城,花新叶亮水纹晶。情人偎倚桥头立,私语卿卿和鸟鸣。卧牛城碑记邢台之为古名城也,,远溯殷周竹书纪年,有商祖乙九祀圮于耿,迁都于邢之说,周初封周公子于邢,立邢候国,秦置信都县,楚汉时置襄国,隋改龙冈县,宋改邢台县,而俗呼其城为卧牛城,至今犹存东西牛角、长(肠)街、肝巷、牛尾河诸地名及拴牛橛、牛眼井等遗址。而名胜古迹如百泉、孔桥、开元寺、清风楼、达活泉、豫让桥、八角鸳水井等分布其间。或问曰:城以卧牛为名何哉?县志云:城阔二丈,上可卧牛,故名。其说不足信,城

  • 优秀散文诗 玉露白花香

    散文诗玉露白花香文/郭永虎今年的春天太短了,漫山遍野的白鹿寺桃花来不及欣赏,白鹿寺庙里的晨钟暮鼓还没有敲响,一夜残酷的风雪把它们带走了一.....晋州古寨的杏花刚刚开放,还没有散发出诱人的幽香,多情的蜂蝶还未来得及吻它的馨芳,探寻古寨宝藏的文化人还未光顾,文骚墨客还没有抒发那豪情万丈,这些,这些......也被一场无情的冰雨偷袭,都走了,唯一留下的只有遗憾和沧桑。不,没有走,春天还在——三月雪连夜,未应伤物华。看,常村:昨夜的风雨送来了梨花。河边柳丝中紫燕呢喃,小河里蝌蚪在摇头摆尾的荡漾,三三五

  • 风格迥异!民国时期的各色帽子

    民国时期不同阶层的带帽风格,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特点,相当珍贵~

  • 四十年代中国儿童肖像

  • 抗日英雄马占山

    马占山(1885.11.30-1950.11.29),民国抗日英雄、陆军上将。字秀芳,祖籍河北丰润县,1885年11月30日生于辽宁怀德(今属吉林)县一个农民家庭。贫苦农民,行武出身。他从小给地主放马,後因丢失一匹马,被抓进官府,遭毒打和关押并被逼赔偿。后来,那匹马跑回来,地主仍不退钱。马占山一怒之下,上山落草,因善骑射,为人讲义气,不久被推为头领。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马占山决定金盆洗手,率弟兄接受从军。1911年他投靠清军奉天後路巡防营统领吴峻升,从四营中哨哨长、连长、营长、团长、旅

  • 你没见过的八路军(真实历史照片)

    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之一。1937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宣布由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改编而成“国民革命第八路军”,下辖三第一一五师、第一二零师、第一二九师。八路军曾在抗日战争中参与太原会战、在日本占领区内发动游击战,设立敌后抗日根据地,是抗日战争时期中敌后根据地战场的主力,至1945年8月八路军已发展到90多万人。1946年国共和谈破裂,9月八路军、新四军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但仍未统一名称。直至1948年9月中共中央军委发出通知全军团以上各部队均冠以“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