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阳光365】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44:58 来源:网络 []

小说:阳光365

第1章 逆光的少年

“你有喜欢的人吗?”今天早上,同桌突发奇想地问了欧阳晨风这个问题。版权http://www.xbxys.com/

而她在短暂的征愣后,凉凉地吐出一句,“没有!”

是的,她没有喜欢的人,她怎么可能会有喜欢的人呢?她可是好学生啊,怎么会早恋呢?是吧?

然而就在这晚,她做了个许久没再做的梦,梦到了许久未梦见的人。

梦中,她回到了遥远的过去,那是她三岁的时候。

她如走马观花般地看着自己三岁时期的经历,接着是四岁、五岁,期间出现了许多人,但是很多都不记得名字了,那些人的脸庞也是时隐时现。

然而,有个人却是例外……

欧阳晨风现在都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模样,那是九年前的时候。

那时,她五岁。

那时的他,也才五岁。

五岁的她,刚读完学前班,却仍要经历当初上幼儿园时的摧残——剪短头发。【阳光365】小说在线阅读

小女生总是会有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例如长头发总是备受她们喜欢,因为那样更漂亮。欧阳晨风也不例外,因此,每剪一次头发,她都是哭着去哭着回的,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所以她之后也就学乖了,每次都会很听话地剪个平头。

上幼儿园的时候,欧阳晨风就总是被老爸老妈拖去剪短头发,因此在搬家前一直是个头发小光的假小子,又因为她的性格很是乖巧可爱,讨人喜欢,身边的老师都很喜欢她,其他的小朋友也总是跟在她身后做跟屁虫。

那时的欧阳晨风只觉得自己就是他们的老大,感觉很是威风,又因为从小都是被父母放养,性子也就越发地像男生了,全然一副假小子的模样。

直到五岁那年,她搬到这里,遇见了一群新的儿童玩伴,这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后悔剪头发。

因为这些楼房都是完工没多久的,有许多买房的人家还在装修,所以楼下堆放了一大堆沙子。

所以当欧阳晨风跟着父母的脚步赶往新家,正好路过沙堆时,她就两眼发光地盯上了这堆“好东西”,在父母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开始在打这堆沙子的主意了。说明http://www.xbxys.com/

好不容易得到父母的允许,可以下楼自己玩,欧阳晨风立马就奔向了渴望已久的沙堆。

来到沙堆旁,小小的欧阳晨风看了看四周,见没人盯着这里,“倏”的一下就蹲了下去,原本就娇小的身子在这么一蹲后,更加不惹人注意了,甚至一不小心还会忽略那里蹲着个小人儿。

欧阳晨风蹲下后,试探地伸出左手,慢慢地伸向沙子,脑袋抬起,眼睛不断地观察着周围,直到她摸了下沙子,才立马缩回手,又继续看了看周围,见到没人发现,又迅速地伸出左手在地上画了几下,可马上又缩了回来,再次看了看周围,发现一直没人理她,她这才放心的低下头,专注地玩沙子。

玩了好一会儿,来了几个小女孩,她们站在不近不远的地方看着欧阳晨风玩沙子,但那也只是紧紧地盯着,欧阳晨风被盯得不舒服了,才慢悠悠地抬起头转向她们,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问道:“你们要过来一起玩吗?”

听到她的邀请,两个小女孩哆嗦了一下,靠得紧紧的,一副生怕她来拉她们的模样,欧阳晨风看到这就忍不住哂笑一声。

“我可以和你一起玩吗?”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欧阳晨风嘴角的笑容还没收回,就看到一个小女孩走过来,和自己一样的短发,一样的……干脆……

“好啊!”在打量完那个声音的主人后,欧阳晨风愈加友好地笑道。

女孩蹲下来,伸手在地上划拉了几下沙子,不经意地抬头,发现了一旁局促不安的小萝莉,见此,她笑着看向欧阳晨风,问:“她们可以过来一起玩吗?”

“可以啊!”欧阳晨风很是淡然地说道,“只是我刚刚叫了她们,她们不愿过来罢了……”全句都在表示:我邀请她们玩了,是她们自己不来的意思。

女孩听到这里,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女孩,还真是……可爱呐!想着她就走向旁边站着,有点局促不安的两人,直接伸手抓住两人的手腕,拉着她们走向沙堆,然后也不管她们,只顾着和欧阳晨风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了。阅读http://www.xbxys.com/

小萝莉见自己没被拒绝,也就安心地蹲下来一起玩了,时不时地还插上几句自我介绍之类的话……

几个女孩玩的不亦乐乎,然而却没有发现有个小男孩一直在观察她们,直到看着她们言笑晏晏,相处得越发融洽,他才走进她们。

“我想和你们一起玩。”

欧阳晨风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只看到一个呆萌呆萌的小正太,看着他脸上那可怜兮兮的表情,欧阳晨风不由自主地对他微笑点点头,等她反应过来后,连忙转头看向其他人,征询意见,见其他三人也同意了,这才放心。

幼儿时期的孩子就如同动物一般,有着强烈的归属感和地盘意识,在他们眼里,这块地方就是她们的了。

于是,队伍中又多了个小男孩,这下,可以过家家了……

小时候的欧阳晨风最喜欢演的就是大女儿,因为这个身份和她很像。她是家里孩子的老大,单身,没有任何外力上的束缚,而妈妈一定有老公,这点让她……很是不喜欢……

为什么不喜欢?因为欧阳晨风有洁癖,并且讨厌与别人碰触,在她一岁多的时候,就已经不再牵父母的手,也不再撒娇,在上幼儿园的时候就是自己上学放学,还因此被老师表扬了。

所以老妈总是抱怨:“晨风一点都不粘我,看看晨曦总是在我面前撒娇,真是!什么时候……晨风也能在我面前撒娇呢?”说完就期待地看着小小的萌萌的晨风,晨风则是回了一个面无表情,闹得老妈心里直痒痒……

不再想老妈无理取闹的模样,晨风开始尽职地扮演起自己的角色。说明http://www.xbxys.com/

在几人玩到大女儿要出门的情节时,一直蹲着的欧阳晨风正要起来,却发现有种压迫感迎面而来,呆愣了会儿,低头看了看地面,才发现自己掩藏在阴影下,不禁皱了下眉,抬头看向来人,然而,就在她抬头的那一瞬间,呆了!

下午的阳光正好,一个小男孩站在一个蹲着的小女孩前方,阳光向他们照来,全被男孩的身子中途拦截,女孩因此掩埋在男孩的身形阴影中,男孩低着头静静地看着女孩,女孩抬着头呆呆地看着男孩,那一瞬间,似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只有女孩自己知道,那时自己的感觉是震惊的,她看到的是怎样一幅画面呢?

浅蓝暖人的天空,雪白柔软的云朵,银灰空旷的平地,成了他的背景,而那金黄的阳光洒在男孩身上,为他镶了一层金边,看不清面容,但是,一切却显得那么……美好……

那么……和谐……

直到身旁三人由惊讶转变的疑问私语唤回了晨风的思绪,她才收回注视的目光,尽管好奇这样一个男孩是谁,却又深深忍住不去询问。

而一旁的小萝莉却忍不住地问了:“你是谁呀?挡着我们干嘛?”

男孩把目光转移到天真的小萝莉脸上,敛了下目光,才缓缓说:“我是来拜访你们的。”

听到这句话,欧阳晨风瞳孔一缩,脸上全是惊讶的神色,但因低着头,没人注意到,而其他处于震惊中的女孩,也没有发现男孩唇边的一抹浅淡的笑……

因男孩的加入,原本的剧情就改成了大女儿遇上了前来拜访的……额……男朋友……

第2章 恍惚的一天1

这次不论欧阳晨风如何反对,都被男孩轻飘淡写的一句“你怕吗?”给打败了,最后,男孩完胜,女孩惨败……

至此,两人结下了……孽缘……整天吵闹不是孽缘是什么?

这群人中有萌萌哒的邻家小妹妹,有呆萌呆萌的小男孩,还有一个自来熟的女汉子,可惟独没有像她那样的,假小子!这让她很是郁闷,却因为孩童爱玩不记事的天性,难过的情绪也只维持了一秒就不在了,同时她也接受了那个总是笑着却一肚子坏水的男孩。

在她连续唤了他无数次的“喂”之后,男孩终于笑得咬牙切齿地看着她说:“司暮。”

“诶?”

“我说,我叫司!暮!”

欧阳晨风看了司暮一眼,无奈回道:“哦,知道了……”随即低头继续玩弄地上的沙子。

司暮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闭上,默默地继续玩。

没过多久,司暮感觉有人看他,抬头一看,才发现是欧阳晨风在盯着他看。小百姓养生网

就在他以为她会叫他名字的时候,却再次听到了她说“喂,那个谁!”

司暮满头黑线地盯着欧阳晨风看,在长久的对视后,才咬牙狠狠地再次说道:“我说了,我叫——司!暮!”

“我知道啊!”欧阳晨风无语地看着某个一直强调自己叫司暮的家伙,很是无奈。

“那你还叫我喂?”司暮露出怀疑的表情,明显不相信欧阳晨风的说辞。

“因为方便!”欧阳晨风睁大着眼睛解释道。

“你!”司暮气恼地看着欧阳晨风,大声道,“真是不可理喻!”

“你才不可理喻!”欧阳晨风伸长脖子,头往前倾,脸色不虞地回敬他。

就这样,两人就称呼问题争论了起来,另外四人自觉地远离了战场……默默地当一个安静的玩沙工……

最后,司暮还是没能改正欧阳晨风的叫法,只能面无表情地听着她一声声地叫着“喂”,一个没有名字的代号。

而欧阳晨风对这个结果却是满意极了,直接表现就是她一整个下午都在笑,只是没人知道她笑什么,也没人敢问,敢问的某司早就不想再多和她理论了,所以众人自然也就随她开心了。

日暮西迟,该回家的欧阳晨风和大家告了别,司暮仍是一副酷酷的“我不想理你你别找我”的表情,欧阳晨风见到也没在意。

在离去前,欧阳晨风特意转身走到司暮身边,笑着对某人说了声:“小暮!”

“再见啦!”女孩唇角翘起,两个酒窝一浅一深,在余晖下显得光彩夺人。

说完,她也不理会司暮的反应,自顾自地走回了家,一路上,哼着小调,十分快乐。

而转身离去的小晨风,自然也没发现身后少年背对着阳光模糊的容颜,嘴角渐渐上扬,在昏黄的阳光里,变得十分温暖……

“呜……”

“呜……”

哨声在走廊里来回地转荡了几圈后,宿管阿姨熟悉地来到一间寝室门口。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寝室里的八个女生纷纷转了个身后,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门外的宿管阿姨在发现里面没有动静后,伸手推开门,发现真的没有人起床后,她明智地决定叫醒大家。

“起床了啊,起床了啊!”见依旧没人起床,宿管阿姨只好继续叫唤,“别睡了啊!要迟到了啊!”

在连续几遍的魔音穿耳后,欧阳晨风忍不住地转了个身,睁开迷蒙的双眼,眨巴了几下,待大脑终于恢复工作后,才慢腾腾地坐起身,爬下床。

直到站在地面上,欧阳晨风还有些感觉还不太真实。伸手从床上拿下衣服,才踢踏着拖鞋,向厕所走去,换衣服……

衣服刚换完,门就被推开了,室友们陆陆续续地冲进厕所,打开两个水龙头,开始洗漱。

水哗啦哗啦地流淌,等欧阳晨风好不容易才把脸洗完,外面又再次地响起了哨声,随之而来的还有宿管阿姨的声音。

“快走啊!快走啊!要做早操了啊!”

欧阳晨风听闻,连忙擦干净脸,拿着梳子就向外面冲,因为女生宿舍离操场很远,以防迟到,她只好一边梳头发,一边向操场跑去。

等她终于跑到操场时,铃声响彻教学楼,甚至传到了外面的操场上,在休整了一番队伍后,广播响起,欧阳晨风蹦蹦跳跳地做着广播体操,企图赶走脑中的睡意。

可在做完体操后,原本该说的解散却换成了校长的有话说,欧阳晨风就郁闷了,慢慢地,脑袋开始一搭一搭地往前低,眼睛都完全闭上了!直到听到最后一句“解散”时,她才粲然睁开眼睛,抬头往教室走去。

突然一只手扯住她的手臂,欧阳晨风顿下脚步,就看见同桌覃孜从身侧走过来,笑道:“我看你都要睡着了啊!”言毕,才放下拽住晨风的手。

欧阳晨风眯着眼睛微点了点头,然后就稀里糊涂地跟着覃孜走进教室。

一走到座位上,欧阳晨风就身子一软,倒在了椅子上,双手伏在桌上,头靠着手臂,然后……就开始补眠……

覃孜无奈地看了眼同桌这种没睡饱就要补眠的行为,抬眼看了一遍周围的情况,发现大多数人都趴着,不禁撇了撇嘴,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现在教室里的人大部分都趴在桌上睡觉,只有少数几个像覃孜这样睡眠好的人还没有被瞌睡虫带走。

因此,班主任一进教室,看到的就是全班倒了一片的景象,在发现欧阳晨风也在睡觉后,忍不住地走过去敲了敲桌子,示意覃孜叫醒她。

覃孜焦急地推了一下欧阳晨风,唤道:“起来啦!”老师来了!不过后面那句她没敢直接说出来……

欧阳晨风迷茫地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覃孜桌子旁的班主任后,猛地一个激灵,连忙坐直了身子,弱弱地笑了一下,哪还有一点瞌睡的样子啊!

班主任看着她,发现双眼明亮,见此才满意地走了。

在班主任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后,欧阳晨风不禁撞了撞覃孜的手臂,吐槽道,“老师来了,你怎么没叫我啊!”

覃孜用手指按压着突突跳着的太阳穴,然后闭目说:“我当时也不知道他一进来就要我叫醒你啊!”

欧阳晨风听闻后,身子又瘫软地伏在在桌上,声音幽怨不已。

“这么多人睡觉,他干嘛就盯着我啊!”

覃孜闻言,无奈答道,“谁叫你成绩好呢!”

欧阳晨风闻言后,斜眼睨着同桌问道,“诶!我怎么感觉你在幸灾乐祸呢?”

覃孜笑了笑:“知道就好!”然后也不理她的抓狂,抽出英语书,开始早读。

渐渐地,欧阳晨风也觉得这样趴着实在没意思,睡又睡不着,也太无聊了,看了眼旁边认真早读的覃孜,只好也抽出英语书开始记单词,读词组。

早自习总是过得很快,几乎所有人都在期待着下课的铃声。

“3……2……1!”

“叮铃铃铃!”

铃声一响,整座楼都沸腾起来。跑饭的人儿啊,你别飞太快!几乎是一瞬间,教室里就空了……

欧阳晨风和覃孜在一堆人里突破重重阻碍,才杀出重围。奔到食堂时,欧阳晨风早已气喘吁吁,反观覃孜,倒是没任何不适!

队伍很长,而一直在等待的欧阳晨风不自觉的就想起昨晚的梦,她,怎么会梦到他呢?

欧阳晨风一直都明白自己是个一周有六天晚上都在做梦的人,但每次都是梦些日常的事,可这次……梦里的场景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虽然是真实的,可为什么她却还记得这么清楚呢?

第3章 恍惚的一天2

而且最后他的表情,到底是什么样的,她记得梦里就有些模糊,可是为什么,她现在连想都想不起了呢?

“喂!到你了!”覃孜召回欧阳晨风的神后,才端着粉走到队伍一侧等她。

欧阳晨风回神后连忙走上前,弯腰对着窗口里的大妈说:“一碗粥,一个卷子,一个麻圆,一个鸡蛋。”

不顾他人吃惊的表情,欧阳晨风怡然自得地端着一堆吃的走出人群,和覃孜找了个位置坐下。

覃孜对此也是见怪不怪了,完全不管周围的人是如何惊讶于某人吃得如此多的表情,她很是自然地一边吃粉,一边和欧阳晨风聊天。

“诶,我说,你刚刚在想什么啊,居然怎么叫你都没反应?”

欧阳晨风抬头看了覃孜一眼,然后继续慢慢地吃麻圆,缓缓道:“我在想昨天做的梦!”

“哦?梦到什么了?”覃孜显然对于欧阳晨风的回答很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梦可以让她魂不守舍呢?

“以前的事。”欧阳晨风轻声地说,覃孜却没发现她音量的变化。

“嗯……”覃孜想了想,才说,“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肯定是白天想了,所以晚上才会梦到的!”

“是……吗?”欧阳晨风若有所思道。

“当然是啦!所以你快吃啦,我都快吃完了!”覃孜催促道。

“哦……”欧阳晨风一边想着那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边加快吃东西的速度。

在吃完早餐后,两人就一路散步到教室,然后就是各种聊天,有的没的一通乱聊。

“哐当!”一声响,让刚坐下的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去,只见一个头发滴水的男生取下眼镜放在桌上,坐在欧阳晨风左边的椅子上,而刚刚的声音就是他拖出椅子发出的。

覃孜皱眉看向男生,叱道:“赵超,你干嘛?”

欧阳晨风见覃孜说话了,也不好再开口,只是询问地看着他。

男生撇过头盯着两人看了良久,却没有说话,就在两人快受不了时,他又转回了头。

“神经病!”覃孜骂道。

欧阳晨风知道覃孜是因为赵超的动作而不满,但她总觉得他不像是故意的,倒像是……额……眼神不太好,看不清!

不得不说欧阳晨风真相了,对于一个汗都流过眼睫的近视来说,确实现在的可视度不高,只不过,其中还有他不知道说些什么的因素在。

很快,就上课了,三人都进入了听课状态,当然,两个女生是真的在听课,至少老师是这样认为的,而男生就是时不时地走神了,一会儿在这里画画,一会儿在那里涂涂……

快要下课的时候,老师布置了作业,要求今天晚上交,而这一切,晨风同学都不知道,直到晚自习坐在教室里,看着黑板上各个课代表写的“交作业XX页XX大题XX小题”,晨风才猛然醒神,接着就是速度地写作业,一节晚自习下来,倒是完成了三分之二的作业,最后就只剩下英语了。

一下课,晨风就拉上覃孜去了趟厕所,之后两人就在走廊上聊起天来。

“诶!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一直都不正常啊?”覃孜把疑问问出,其实她也是忍不住,要是你看见一个每天下课后就把上堂课留下的作业都写完的人,突然某一天坐在位置上发呆,还在晚上要交作业了才发现,并赶急赶忙写作业的话,你也会觉得他不正常的!

晨风听到她的问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疑惑地看着她,问:“我怎么不正常了?”

覃孜扶额,颇为无奈:“你一整天都在发呆,别以为我不知道!”

晨风无力道:“额……被你发现了!”

覃孜鄙视地看了她一眼,不再说话,欧阳晨风见她不再追问了,也不说话,一时,两人竟都安静下来,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才并肩走进教室。

在进教室的那一刹那,两人呆了呆,然后说了声“报道”才进去,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看着两人,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没人发现,有个人在她们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就一直看着她们……

等坐回位置上时,晨风又开启了学霸模式,狂刷题目,等她做完的时候,习惯性地看了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嗯……她想,她还可以做点其他的事呐……想着就抽出了一个黑色的本子,这是她演讲比赛获得的奖品,在不久前担任了一项光荣的职务。

右手一翻,把本子反转翻到第一面,左手拿起一张纸放在预备写的那面上,右手执笔,想了想,就开始写,写一行,遮一行,倒也协调。

除了欧阳晨风时不时地想起某人,以及两位同桌时不时浓烈的火药味导致战场蔓延,伤到无辜人士外,日子就像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地进行着,甚至迎来了每个学期最重要的时刻——期末。

很快,就到了期末前的最后一周,大家都开始了紧张的复习,欧阳晨风也不例外,每天下午吃完晚饭后,她就会拿着历史必备资料和覃孜在平台上背诵,可欧阳晨风有个毛病,就是一连背了好几天,都只是背了第一面,剩下的三面几乎就是读了一遍,而每每到了此时,她都会一边抽着后面的题目考覃孜,一边开始怨念蔓延,心里无比苦逼地想:她果真是不适合背书呐!哭……

说到欧阳晨风最讨厌的事情,莫过于背书,只不过也只是针对背时间,她真心是不喜欢记那些公元前几几年亦或是一九几几年的东西,因此,她也更加坚定了以后学理科的信念,却没想到,那也是一条心酸的不归路啊!

直到这个周末放假,她也只是堪堪完成了一面……加半面而已,对此,她也是很满足了,毕竟那个谁说,知足者常乐嘛!看她就挺知足挺快乐的。

不管欧阳晨风是乐天也好,迂回政策也好,众人都只当作是迷惑众人的政策了,甚至还有人认为她是成竹在胸,所以才如此不慌不忙,不骄不躁的,想到这个原因之后,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真相了,于是所有人便更加拼命地背书,见此情形,欧阳晨风只能默默在心里表示:大家真厉害!然而她是真的打算放弃了……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个极其美丽的误会啊!

回家后,欧阳晨风把带回来的书包放在书桌上,发了会儿呆后,就去看电视了,丝毫不记得还有几本书埋在书包里,在黑暗的卧房里,等着她的翻阅,只是这样和谐的局面很快就被打破了。

晚饭过后两小时,当欧阳晨风正乐呵呵地调着频道,翻到一个欧阳晨曦想看,她却不喜欢的频道时,两人果断是分别争取遥控的掌控权,丝毫不退让。

就在欧阳晨曦和她争夺遥控却不得,幽怨地看着她时,突然想起什么,然后趁着她津津有味地看着另一个频道的时候,幽幽地说了句,“我记得某人好像下周期末考试哦!”说的那叫一个意味深长呐,直让欧阳晨风生生打了一个哆嗦,然后,果然就听见了晨母的回复。

“你还不去睡觉,还在这里看电视,去去去!快点去睡觉,养好精神,好在考试的时候发挥正常!”

欧阳晨风不甘心地说:“现在才十点不到诶!而且我一点都不困,再说要养足精神也不至于现在就开始吧!我才刚回来,考试都是大后天了!”

晨母听闻只好问道,“那你复习完没有?”

“我……我……”欧阳晨风梗着脖子想要辩解,却发现一切语言都变得无力起来。

阳光365》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阳光365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亲爱的,我们不回头1章(第1章 想要个孩子)

    原标题:亲爱的,我们不回头1章(第1章想要个孩子)小说名:亲爱的,我们不回头第1章想要个孩子苏家别墅。“你对我做了什么?”苏子墨一把掐住了夏亦初细嫩的脖颈,怒火滔天的嘶吼道,青筋暴起。从刚才开始,他就感觉到很不对劲,整个人无比的燥热,坐立不安。苏子墨还以为是感冒发烧了,直到他看到夏亦初穿着清凉的性感睡衣出现在自己面前,他顿时就明白了什么。“你给我下-药?”苏子墨咬牙切齿,大手死死的掐在夏亦初的脖颈上。夏亦初尽管面色涨红,呼吸不畅,可神情却平静的很。她右手一抬,将左边的肩带往下一拨,雪白的肌肤,纱

  • 爱是痛的醒悟1章(第一章 你回来了)

    原标题:爱是痛的醒悟1章(第一章你回来了)小说名:爱是痛的醒悟第一章你回来了“少爷,医院那边传来消息,梁小姐这两日的状态越来越不好了,再没有解药,最多还能撑一个月。”冰冷的女声仿佛机械一般,没有任何的感情。“确定没有任何办法了吗?”司逸谦的语气十分冷漠,好似一切与他无关。孟佳佳余光瞥见门后的身影,眼底闪过一抹阴噬,继而再次开口:“是的少爷,解药就在少夫人的手里,已经周旋了三年了,若是您还想救梁小姐的话,我们就必须采取些手段。”“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司逸谦将手中抽完的烟在烟灰缸中摁灭,

  • 我以温柔献深情1章(第一章 必须死)

    原标题:我以温柔献深情1章(第一章必须死)小说名字:我以温柔献深情第一章必须死城中医院。“许小姐,因为您摄入的营养不够,宝宝比正常的孩子偏小,这是我给您开的一些营养品,平时记得多吃点好的补充营养,不要影响了宝宝的发育!”许安然看着手里医生开的药物单,轻抚着自己七个月看起来却只有五个月的孕肚,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好的,谢谢。”许安然将药物单放入口袋,没有去药房,便直接开车离开了医院。她并非不爱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只是说来心寒,堂堂沈氏集团的总裁夫人,沈哲楠的老婆,却根本没有钱去买医生开的这些昂贵的营

  • 只予你的温柔1章(第1章)

    原标题:只予你的温柔1章(第1章)小说名字:只予你的温柔第1章我叫江小楠,今天是我和宋归结婚三周年纪念日,宋归说过,他会准时下班回来还要给我一个惊喜,我便早早的洗完澡坐在化妆台前擦头发,甚至还换上上周他挑选的黑色蕾丝裙,几近镂空的裙子堪堪遮住重要部位,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视线中。看着化妆镜中倒映出来的那个魅惑的自己,我微微红了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宋归喜欢上了这种露骨的风格,每次给我挑选的内衣都是这种风格,但是他从来不带我去内衣店买,每次都是他直接带回来。我也就默认这是他给我挑选的礼物,虽然觉

  • 往昔繁华变成落寞1章(第一章:你想要朕的命么?)

    原标题:往昔繁华变成落寞1章(第一章:你想要朕的命么?)小说书名:往昔繁华变成落寞第一章:你想要朕的命么?白九儿站在永宁宫窗前,窗外大雪纷纷。地上的雪已经积了一尺厚,院中两株红梅在白雪的映衬下,更加鲜艳娇美。白九儿目不转睛地望着窗外,翘首以盼,问身边的宫女:“皇上有几日没来了?”宫女小梅行了一个万福礼,道:“娘娘,皇上已经半个月没来过了,不过头两天皇上派李公公送来许多奇珍异宝,可见皇上还是念着娘娘,心里还有娘娘。”白九儿嘴角扯出一丝苦笑:“他哪里是关心我,那些奇珍异宝只是一种交换而已。”地上白茫

  • 再见依然我爱你1章(001这个孩子是耻辱)

    原标题:再见依然我爱你1章(001这个孩子是耻辱)小说名字:再见依然我爱你001这个孩子是耻辱医院,产科。“啪——”苏夏刚被推出产房,迎面就被一沓资料狠狠摔到了脸上。生完孩子虚弱至极的她,脸上蓦地传来一阵刺痛,她惊诧地转眸看向一脸阴鸷的男人。“苏夏,敢给我傅斯琛戴绿帽子的,也只有你了!”傅斯琛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因为太过用力,骨节处已然一道道可怖的森白!而男人那张素来冷峻的俊脸,此刻更像是刚从寒冰中浸润了一般,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让人不寒而栗!苏夏下意识看了一眼被摔得满地的资料,错愕地看

  • 妈咪驾到:爹地,请接招!1章(第一章 那晚不是我)

    原标题:妈咪驾到:爹地,请接招!1章(第一章那晚不是我)小说名字:妈咪驾到:爹地,请接招!第一章那晚不是我洁白的肌肤上布满着粉红色的红晕,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带着一丝迷离的神情,莲藕般的手臂抱着一个身体精壮的男人,好闻的古龙香水的味道渐渐的包裹了叶芷巧。“啊——”一声带着痛楚的叫声从叶芷巧的嘴里传来,身上的男人猛然间停住了身体,带着一丝惊讶的看着身下的女人,随即又恢复正常等到叶芷巧适应了之后,才缓缓的动了起来,渐渐的原本的疼痛感缓缓消息。叶芷巧一波又一波的承接身上男人的感觉,最终体力不止晕了过去,

  • 萌宝驾到:傲娇boss的火辣甜妻1章(第1章 深入骨髓的)

    原标题:萌宝驾到:傲娇boss的火辣甜妻1章(第1章深入骨髓的)小说名称:萌宝驾到:傲娇boss的火辣甜妻第1章深入骨髓的豪华的帝爵酒店的一个房间内,一片昏暗。乔夏躺在床上,头痛得快爆炸了,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她记得她是被母亲和妹妹乔婷扶着进来的,她们之前给她喝了一杯咖啡。乔夏恼怒,伤心,她们根本就没有把她当做亲人,她们把她扶到这里是想干什么。房间里气息十分地阴郁,乔夏后背发凉,心里生出一股恐惧,直觉告诉她,这里很危险她应该离开。乔夏吃力地从床上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向门口走去。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

  • 愿你我归于初见1章(1、婚姻,不过是筹码而已)

    原标题:愿你我归于初见1章(1、婚姻,不过是筹码而已)小说:愿你我归于初见1、婚姻,不过是筹码而已暴雨狂虐,豆大的雨点肆无忌惮地砸击着窗户,吵杂的声音仿佛见证了屋内香艳而肆虐的一幕。蓝星竹被强有力的身躯压俯在床边,双手紧紧地被束缚在身后,面目隐忍地迎合着身后男子的一次次疯狂的穿刺,已不记得这是季恩承第几次如此残忍地对待她了,没有任何的前戏,也不顾她是否已经准备好,横冲直撞的侵入她的身体,仿佛想要将她穿透一般,凶狠地挺动身躯。她咬着嘴唇,强忍着被贯穿的痛楚,倔强地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呻吟。他可以这样对

  • 吻安昨夜爱人1章(第1章)

    原标题:吻安昨夜爱人1章(第1章)小说书名:吻安昨夜爱人第1章深夜,偌大的欧式别墅中,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络绎不绝。大床上,他肆意驰骋,健硕有力的手臂紧紧的攥住她纤细的胳膊,深入浅出。一个猛烈的撞击后,一切终于停止了。男人随手捞起睡袍披上,直接进了浴室。穆嫣一只手支起身体,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份医院的检查报告。娇小的红唇不自觉的勾起来。今天她觉得自己胃不舒服,就去医院检查,结果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等下他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吧?毕竟自己和他结婚一年,他每次都不做任何措施,即使不说自己也能猜到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