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快递员撞鬼】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1 23:51:1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快递员撞鬼

第一章快递员

 我是一名退伍军人,二十岁入伍,义务兵两年后留部队三年,由于某些原因,到了今年,也就是我二十五岁的时候,从部队中退伍下来。网站xbxys.com

 本以为以自己退伍军人的身份,可以轻松的在这大城市中混口饭吃。可等我真正进入这座城市的时候,才发现我把找工作想的都太过于简单。

 保安的工作,我嫌太过于清闲,而对于其他的工作,一连面试好几个,留下的永远只有一句话,回去等电话。

 我最终只能在脱离市中心的地方租了个房先住下来,比较偏僻,相对来说房租也不是那么高。

 在这里,我认识了和我年纪相仿的秦大友,很健谈的一个人。我刚入住的时候就拉着我去他家里喝了两杯,一来二去的也熟悉了不少。

 秦大友知道我为找不着工作的事儿烦恼,经常拿着酒来找我喝两杯,还安慰我别让我着急上火。阅读xbxys.com但是我却总感觉秦大友有点儿欲言又止的模样。

 那天我回到家已经晚上八点钟,出租的房子是几间民房,我开门的声音估摸着是惊动了秦大友,秦大友出来冲我笑了一下,然后又折回了屋子,再次出来的时候,手里多出了两瓶啤酒以及一袋熟食。

 吃喝的时候,秦大友不住的说市里的工作难找,你虽然是退伍军人,但是没有学历一样也是白搭。

 虽然有些微醉,但我还是听出了他话里有话。

 当兵的人多半都直,不喜欢拐弯抹角,我开门见山问:“咱俩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你要是有啥事就坦白的说,别整那么多没用的。”

 秦大友眯着眼笑了笑,拿起啤酒瓶给我倒满一杯,砸着嘴说:“我这有个工作介绍给你,干不?”

 “啥工作?”我问道。

 本来给我介绍工作,这好事啊,可看他那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心里反而没底,虽然是工作难找,可让我干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版权http://www.xbxys.com/

 秦大友喝了口酒说:“送快递。”

 原来是送快递,可能是他怕我是那种眼高手低的人,所以才表现出欲言又止的模样。

 “待遇如何?”反正现在我也没钱了,只要待遇过得去,我就干。快递这工作,别人不喜欢,我倒是觉得很好,当兵出来,还是希望干点用体力的活,不用动脑子,还能保持锻炼身体。

 秦大友笑眯眯的比划出两个指头:“底薪两千,其余计件。送一个快递,提成两块,你一天送五十个就是一百块钱,一月三千,加底薪两千,一月五千妥妥的。”

 听着秦大友说,我直接愣在了那,一月五千的活计可不好找,当保安一月撑死也就两千多块钱,这送个快递咋能一月五千?这可不是一线城市,一个月五千不算低了。【快递员撞鬼】小说在线阅读

 我仔细琢磨一下,猜想这一月五千的活肯定有猫腻。

 “你小子一月才两千多点,给我介绍个五千的活?”我和他碰杯了一下问道。

 秦大友讪笑着端起酒杯,仰头喝尽,搓着手犹豫着说:“我干的是检收的活计,送快递的不能比,工资都是死的,没有提成。不过话说过来,这活还真有点儿问题……”

 “什么问题?老板会无缘无故扣工资。”反正看他那样,肯定是有问题的,而我的猜测,问题肯定出在这工资上。

 秦大友脸上的嬉皮笑脸突然没了,神秘的凑了过来说道:“工资没问题,送的那片区域有问题。”

 “啥意思,你整明白点。说明xbxys.com”我有点儿急躁的催促着他往下说。

 秦大友再次倒了杯酒,一口喝干后说:“那片区域以前是个乱葬岗,再往前说点儿战争时期的时候小鬼子和八路在那干仗,死了接近一万人,后来人都说那地是万人葬坑。战争时期后就成了乱葬岗,七十年代有人开发,将那里建造成了小区,到现在有了不少年头,住的也多数都是一些老人。”

 “然后呢?”我到现在还不明白秦大友所说的问题是什么。

 秦大友夹了一片猪头肉塞嘴里,咀嚼了一番吞下去后,继续说:“那地方不安分,有点儿凶……”

 联想起来他刚才说的万人葬坑,我有点明白他所说的意思,原来不是工资问题,只要不是工资问题,其他的对于我来说,都不算是问题。

 “我跟你说,你可别不信。”秦大友见我满脸不屑,忍不住较真道:“那地方可是有先例,出的事儿不少。版权http://www.xbxys.com/

 说实话,对秦大友说的我还真不屑一顾,入伍部队驻扎训练的时候,我单独一个人,半夜没少在乱葬岗站岗,也没见过啥不干净的东西。

 “负责送那片区域快递的之前有三个人,一个是四十多岁的大叔,不过干了几天就不干了。”

 我好奇的问,为啥干了几天就不干了?

 愣了片刻秦大友蠕动着喉结,眼里闪过一抹惧意,哆嗦着嘴唇说:“没法干了,人死了……”

 “死了?”虽然我不相信他嘴上说的,可真死人了,我倒是关心起来,毕竟说不定我就要去那里当快递员了。

 “刚开始送快递的几天还挺正常的,但是没有多久就出现问题了。那片区域有寄东西的,寄东西要给钱吧?送快递的收了钱回头要把钱上交,可是那大叔交钱的时候却是交的冥币……”

 “店里面的老板以为是大叔收错了钱,本想找机会跟他说一声。可是还没等告诉他这事儿,大叔就……就死了。”

 秦大友看了我一眼,不等我问就开口说:“出车祸死的,就在小区门口。死的时候老惨了,身子直接被撞出去了十几米,而且……而且肇事车辆不过是一个小型私家车。”

 小型私家车速度快起来将人撞出去十几米远,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只是还没等我说话,秦大友便是道:“关键是那小型私家车完全速度还没到二十迈……”

 “还没到二十迈就将人撞出去十多米?”我半信半疑的看着秦大友,感觉他说话有点儿浮夸。

 秦大友不住地点头道:“出车祸的地点是小区门口,大叔的人直接被撞出去十多米,半个身子躺在了小区里。更匪夷所思的是,大叔死的时候一半身子在小区里头,一半身子在小区外。人群围过去的时候,大叔已经断气了,可是不过回头的时间,躺在地上已经死了的大叔,那双腿竟然开始动了起来。俩脚蹬着地面,借着力道将身子往前拖了半米远,等着双脚完全进入小区的时候,这才两腿一伸,完全没了气。好像是即便是死也不想离开那个小区。”

 说话的时候秦大友脸上满是恐惧。

 我完全没感觉有啥,觉得秦大友说话有点儿夸大其词。都断气了那人咋还能动?完全没有理由的事情。

 我没在意这些,夹了一筷子菜放嘴里,边吃边问:“你不是说送快递的有三个人么?还有俩呢?”我只当他说的是鬼故事。

 秦大友灌了口酒,砸着嘴说:“第二个来的是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秦大友竖起三根手指头,咬着牙道:“三天,那小伙子就干了三天。”

 “不干了?”我心想,难道也死了?

 “没法干了,人疯了……”秦大友惋惜的摇着头说:“第一天挺好,没啥意外。可是第二天的时候收钱和那大叔一样,收了一叠纸钱。同样的是这小伙子没有发现啥不对劲,等着第三天的时候人就疯了,逮谁跟谁说收快递的不是人,现在那小伙子还在精神病院呆着。”

 我拿起桌上的烟放在嘴里,却没有点燃,眯着眼看着秦大友:“最后一个我不听了,也不想听了。反正没啥好结果。”

 “这几天老板想招人想疯了,那片区域的快递全部堆积在店里面。底薪直接提到了两千,要不是我胆小,这活儿我就承包了。”

 秦大友也没有打算给我讲第三个人的事儿,嘿嘿笑着拿起打火机给我点着烟。

 “我寻思着你是部队退伍下来的,体格本领肯定比别人高。现在那地缺人,你要觉得妥了,我明天就带你去,完了回头直接上班就行了。”

 虽然说不相信有鬼,但前面三个人都出事了,我还是有点心虚。

 我深吸一口烟吐出烟雾,看着桌子上没吃完的饭菜,伸手摸了摸兜里仅剩的二百块钱。

 我端起面前的杯子把里面的酒一饮而尽道:“干!”

第二章约法三章

 第二天早晨不到八点秦大友就带着我来到了他上班的地方。

 秦大友上班的地方不是正规的快递公司下属门面,而是一个快递承包点。

 根据秦大友介绍说,这一片区域比较偏,而这地方的快递却一点都不少。

 秦大友的老板也看中了这点商机,直接将这片区域的快递给承包了下来。

 上班的地方面积挺大,像个废弃的加工厂。既没有牌面也没有装饰,就在一旁的墙壁上用油漆写着几个大字。

 X通、X达、X丰…

 从秦大友口中得知,这间快递承包地的老板叫周顺,年纪不大,三十多岁左右。店里面的员工都叫他周哥,说是为人还不错,挺照顾下面员工的。

 手里的烟刚掐灭,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就停在了店门口,秦大友用胳膊肘碰了碰我说,周哥来了。

 桑塔纳的车门打开,从里面走下来一位穿着随意,有些秃顶的中年人。

 秦大友开口跟周顺打招呼,我也在一旁笑着叫了一声周哥。

 秦大友指了指我,小声的对周顺说:“周哥,这我朋友宁郎,来应聘送快递的,退伍军人!”

 周顺撇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卷帘门让我们进去说。

 店里面堆了一大堆快递,应该是没有送完的。周顺走进去后招呼着我坐下,然后很客气的给我倒了杯水,等他坐下之后还掏出烟盒递给我一支烟,不仅如此他还拿出打火机帮我把烟点上。

 这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但也没说什么,点燃烟抽了一口看着周顺等着他说话。

 周顺给自己点了根烟坐我对面说:“你是大友介绍来的,一些话大友都跟你说了吧?”

 我不傻,能听明白周顺话里的意思,他说的应该是之前三个送快递的事情。

 “都说了,我也都明白。”我点着头说。

 周顺有些意外的看了我一眼:“你都知道,还敢来应聘?”

 “第一,我是退伍军人,说这话不是显得我多有能耐,只是以前在部队的时候,没少在深山老林、乱葬岗的地方站过岗,一站就是一夜,也没觉得有啥好怕的。”我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第二,我学历低,初中没毕业。找工作找了快一个月了也没啥结果,再不干的话我恐怕就要饿死了。”

 周顺抽着烟犹豫了一下,伸出两根手指头对我说:“底薪两千,送一件快递提成两块钱,工资每月十五号发。怎么样,干不?”

 “干!”工资待遇啥的,昨天秦大友就告诉我了,对这一块我没啥意见,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

 见我答应的那么爽快,周顺也嘿嘿的笑了起来,他伸手打开一旁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五百块钱递给我说:“这钱你拿着先用,回头不够用你告诉我,我再支给你点儿。”

 看着桌子上红彤彤的毛爷爷,我伸出来的手有点儿犹豫了。

 周顺的爽快有点儿反常理了,活那么大还没听说过不干活先给钱的呢。

 换句话说,这钱我要是拿着,这工作算是坐实了,不管咋说十天半个月的活计是逃不了了。

 我本来就打算在这干下去,也没有多犹豫,拿起桌子上的钱笑着道:“谢了周哥,这钱回头你从工资里扣。”

 “你留下来大家以后都算是朋友了,有啥谢不谢的。”周顺咧嘴笑了一下,笑声过后面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给你讲几个条件。”

 在人家的地盘打工,听人家点儿条件也是理所应当的。

 我毫不犹豫的说:“有啥事儿你就直说吧。”

 “你负责送的那片区域叫紫竹林,是70年代留下的小区,房子老得很,距离咱这不算远,那边有地图等会你拿着就能看明白。”

 周顺迟疑了一下,叹了口气继续说:“我跟你说三点,你必须记住。”

 周顺一脸凝重,我也不好再嬉皮笑脸,点着头让他继续说下去。

 周顺伸出一根手指头道:“第一,快递大约都是下午的一点多到。挑拣出来紫竹林的差不多也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两点的时候你开始出发去送。切记!晚上六点之前必须走出那个小区,不管有没有送完,都必须出来!”

 送的快递虽然是计件提成,但我也能明白周顺这话的意思,他多半是害怕我出啥事儿,尽量让我天黑之前回来。

 一个快递两块钱,虽说不送完就回来是有点儿心疼,但看着周顺一脸凝重的样子也不像是开玩笑,我没有多犹豫,就肯定的点头。

 见我答应,周顺又一次竖起一根手指头说:“第二,如果紫竹林那有人要寄件,先问清楚地址。你看着地址没啥问题再同意寄件,如果地址有问题的话就不要寄,不管他们给多少钱都不寄!”

 “为啥?”我不喜欢拐弯抹角,有啥问题就当面直接问。

 周顺没有回答我,而是从一旁的抽屉里掏出一叠钱放在我面前。

 我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钱,两眼一瞪,没有多说什么。

 钱不是普通的钱,天地银行四个大字我看得清清楚楚。

 我突然想到大又告诉我的事儿,先前三位快递员有两个收到了冥币…

 “那第三件事呢?”看到周顺将钱收起来,我接着问道。

 “第三,在紫竹林里面如果有人让你去帮忙,千万不要去!即使那个人快要死了,你也不要去帮忙!”

 “这是为啥?”听周顺这么说我顿时不乐意,我是退伍军人,可不能见死不救。

 周顺的脸顿时黑了下来,他抓起桌上的打火机点燃烟,深吸一口道:“这三点你要能做到就做,不能做到就走吧。我这再缺人,也不招你这样不听话的员工。”

 一旁收拾着一个个包裹的秦大友连忙放下手里的活计,走到我这边拉着我低声的说:“周哥说的话都是为你好,我觉得你应该听他的。”

 “碰到个快死的人也不能帮忙,这叫什么事?”我白了秦大友一眼,有些愤愤不平的开口。

 秦大友冲我挤了挤眼,不等我说话就笑着对周顺说:“周哥,宁郎答应了,宁郎答应了。你说的三点他不会去碰,也不会去犯,如果你抓住了就扣他工资!”

 “我……”我还想说什么,余光却看到秦大友冲我使眼色。

 周顺也没多说啥,递给我一根烟笑着:“大友说的都没错,这三点都是为了你好。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反正我这儿就是这么个规矩,没啥事儿的话,就开始干活吧。”

 秦大友没给我说话的机会,拉着我去熟悉环境。

 上一个负责紫竹林快递的快递员出了事故,快递一直堆积在店里面,堆积起来的快递还是有不少,我本来打算先去送的,但是周顺却告诉我说,等下午一点那批快递来了之后再送,省的要多跑一趟。

 老板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多说啥。

 店里面是九点上班,刚刚和周顺不知不觉聊了半个多小时,转眼间就到了九点钟,店里面的员工也陆陆续续赶来。

 秦大友一一跟我介绍着。

 店里面加上秦大友原本有四个人,其余三个之中有一个女孩和秦大友做的同样的工作,捡收员。剩下两个年级不大的小伙子则是附近的快递员。

 一番交谈后,我知道其余两个快递员都是负责附近小区的,其中一个稍微胖一点儿的叫王三浩,瘦一点的叫刘子明,而那一个长相一般的女孩儿则是叫张欣欣。

 “诶,哥们,你是在哪上班的?”王三浩掐灭烟头,抬头瞅了我一眼问。

 我这才明白过来,他们几个估摸着都把我当做是秦大友的朋友,来找秦大友的。

 我笑着说:“我也在你们这上班,今天刚来的。”

 “你也在这上班?”刘子明一怔,转头看着我,有些诧异的问:“你是负责……负责哪个区域的?”

 “紫竹林。”我老实的回答。

 可是等我话音落下,刘子明和王三浩就一脸错愕,惊恐的盯着我。

第三章紫竹林

 我有些无语,心说紫竹林那地方不就出了几起和快递员有关的事故么?有那么可怕么?

 知道我是新来的快递员,并且还是负责紫竹林区域的,王三浩和刘子明俩人明显有些回避我,即使我再给他们递烟,他们也是摇着头说不抽了。

 我自讨没趣,无聊的在店里面瞎晃悠,最后注意到了角落里堆积的一些包裹。

 秦大友告诉我说,这些包裹就是紫竹林里的,不过因为没人去送一直丢在这里,有人来取的话就拿走,没人来取就留在这落灰。

 我寻思这些快递等会也是我负责送,所以也就没闲着,开始整理起来。

 快递差不多能有五十多个,一边整理我一边心里喜滋滋的,这五十多个送完就是一百块钱呐,而且一点多钟谁知道还会不会再有一些了?

 这么算下来的话,今天一天除去底薪的话,妥妥的收入能有一百块。

 熬到了下午一点,几家快递公司的货车陆陆续续赶来,周顺招呼着人卸货,我也参与在其中。

 卸货的时候都会看着上面的收件地址,然后分各个区域扔在不同的地方。

 紫竹林那里却并没有多少快递,加上剩下的五十多个,总共还没有一百个包裹。

 店里面有三辆电动三轮车,其中两辆后排空间大被王三浩和刘子明骑走,只剩下了后排空间小的三轮车,是留给我的。

 我将快递一个个的搬上了车,准备出发送快递。

 临走前周顺将我叫进屋里,给了我张地图,地图是从店里到紫竹林的路线,不仅如此还将紫竹林里的楼房坐标都标了出来,而且还分了先后顺序。

 将地图给我的同时,周顺面色凝重的看着我说:“记住我跟你说的那三点。”

 我觉得周顺有点儿啰嗦,不过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为了我好,将地图收起来我点头笑着说:“放心吧周哥,都记心里了,保准不会出啥事儿。”

 “嗯,好。”周顺也没有多说什么。

 准备好之后我也没继续墨迹,跨上三驴子拧开钥匙,突突的朝着前面开去。

 别看这三驴子有点儿破有点儿小,可这速度还真不慢,三十来迈是妥妥的。

 我只负责紫竹林小区,其余的地方不归我管,一路上也没有停,顺着大道径直的往前开。

 紫竹林那地距离店不是很远,骑着三驴子大约45分钟就能到。

 只是照着地图往前走,我却发现紫竹林那地不是一般的偏,到地方的时候几乎是没有多少人烟,就连路边的小贩也开始逐渐少了起来。

 可能因为是按照以前小区的格局设计,所以这小区异常的大。

 里面的楼房基本上都是三层楼的高度,只是房屋的老旧却完全无法掩饰,有的楼房表面已经开始脱皮,有的甚至是已经爬满了爬墙虎。

 真有点儿搞不明白这地方都老成这样为啥还不扒了重建。

 小区就一个大门,门前也不是什么电动门,只有一根杆子拦在路中央。

 将车停了下来,我顺手拿出兜里的烟,笑眯眯的走向坐在门前的喝着茶的保安。

 保安是个看起来岁数在六十来岁的老大爷,我从烟盒拿出一跟烟递给大爷,笑着说:“大爷,我是送快递的。行个方便,给开个门呗?”

 “送快递的?”老大爷也没客气,接过我递来的烟放在嘴边。

 我拿出打火机为大爷点着火,“我今个新来的,负责给这小区送快递,你看一车快递都在那放着呢。”

 说着我伸手指了指堆满包裹的三驴子。

 我上来又是递烟又是点火,说话语气也诚恳,老大爷笑眯眯的瞟了我一眼说:“这小区的快递可不好送啊……”

 “大爷这话啥意思?”我虽然能揣测出话里的意思,但还是装傻充愣的问。

 老大爷没解释,摆着手说:“我姓江,这小区的保安,一天到晚我都在这。你送完快递就赶紧走吧,天黑之前离开就行。”

 天黑之前离开,又是这句话。

 我也不好继续再问,点头道了谢就小跑着骑上三驴子开进了小区。

 小区里头并不是多冷清,门口不远处有个小公园,里面有着一些健身器材,虽然有些老旧但还有些老太太老爷子在里面锻炼着身体,唠着家常。

 我来之前就有过分类,将距离小区门口近的放在容易拿的地方,远一些的都放在了下面压着,这样一来也能省不少时间。

 这栋楼有俩家快递要送,一个在二楼一个在五楼,二楼出来拿快递的是一中年人,直接签收撕下来单子就回屋了,也没啥废话。

 反倒是送五楼的时候出现了点儿问题。

 五楼住的是一小女孩,年纪在二十多岁左右,开门看到我的时候微微一愣,茫然的问:“怎么送快递的换人啦?我记得是一个姐姐啊。”

 之前秦大友告诉过我除了我之外剩下的还有三个负责这片区域的,第一个是中年大叔,第二个则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第三个没说。

 现在看来难道第三个快递员是个女的不成?

 这让我有些意外,送快递的多半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要不然也是年纪大一点儿的大叔,女的还真不多见。

 怔了一下,我笑着说:“她辞职不干了,我是新来的快递员,这片区域以后我负责。”

 “这样啊。”女孩点了点头不过却是有些失望,她也没多说什么,接过包裹快速的签了一个字。

 我收好单子,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那女孩却是突然笑着对我说:“小哥你可真能耐,送个快递也不忘了照顾孩子。”

 照顾孩子?

 我愕然的回头看了一眼女孩,女孩笑嘻嘻的伸手指了指我身边,然后就关上了门。

 我回头看了我一眼我身边,明明什么都没有,哪来的孩子?

 这女孩在恶作剧?无奈的笑了笑转身走下了楼。

 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后面的工作也都进展的很顺利,一百来件快递没有多久就送出去了大半。不得不说的是送快递的确是个体力活,四楼五楼爬了又下下了又爬,折折腾腾的一身汗。

 好在我以前入伍的时候早就把身体练了起来,这点儿消耗倒也不至于让我吃不消。

 紫竹林小区真的挺大,这可能是将整个片区化为了一个小区。

 骑着三驴子停停走走一路,后排的包裹也送出去了接近一半,而我还没看到小区的尽头。

 44栋401,我低头看了一眼包裹上的收件信息以及面前这栋楼的楼牌号,确定无误后便是将包裹拿起上了楼。

 这件包裹相比之前的有些残破,我一眼就认出了这包裹的不一样。应该是店里面堆积起来的包裹,而不是今天新到的。

 一口气爬了四楼,找到了401房间,我伸手敲了敲门,顺带喊了一嗓子:“401有没有人在家,送快递的!”

 老房子的隔音效果都不怎么样,我在门口杵了大半会儿也没听到啥动静,我一只手拿着包裹,一只手拍着门扯着嗓子喊:“401有没有人在家,我送快递的!”

 里面还是没有动静,我寻思着人可能不在家,毕竟今天不是周末,估摸着家里人怕是上班去了。准备拿出手机拨打了收件人的联系方式。

 等待接通的时候,电话里头嘟嘟的没听到有人接,我正想郁闷的挂断电话时,却突然听到一阵阵手机铃声响起。

 手机铃声在身后,我猛然回头,发现一个老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后面,手里面捏着一个老人机。

 老人应该住在401,看到我之后对我笑了笑说:“小伙子是来送快递的?”

 “老大爷,你住401?”我点着头,打量了一眼老人,疑惑的问着。

 老人身材佝偻,头发花白,看起来年纪也有六七十岁,让我奇怪的是老人脸色特别苍白,就像是一张白纸似的。

 老人点头说自己就住在401,然后当着我的面拿出钥匙将门打开。

 “大爷,这是您的快递,你帮忙签收下。”

 老人接过包裹对我摇头:“小伙子,大爷我不会写字,这单子能不能不签?”

 我犹豫了起来,我第一次送快递,也不知道单子不签的话有没有效。

 见我犹豫不定,老人慈祥的对我笑着说:“这样吧,我家里有印泥,真不行的话我给你按个手印。”

 “麻烦你了大爷。”听老人这么说我也没在耽搁。

 老人摆了摆手转身走进了屋,过了没多久便是走了出来。

 不同的是,出来的时候老人大拇指上不光有着红印泥,另一只手上还多出了个盒子。

 老人在我面前在单子上印了一个红手印,转身拿着盒子对我说:“我想给我儿子寄个东西,不晓得你这能不能寄?”

快递员撞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快递员撞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我当上门女婿的那些年215章(第十五章 金钱攻势)

    原标题:我当上门女婿的那些年215章(第十五章金钱攻势)书名:我当上门女婿的那些年2第十五章金钱攻势“滚!你凭什么上我,你就是个送外卖的卢瑟,也想要得到我?你以为我随随便便就和你做那种事情?”王美玲把心里面的气都发泄在我身上了:“好吃懒做的垃圾,居然不去好好上班,来这里吃软饭,做重金求子这种事情,我从骨子里看不起你这样的男人。滚,给老娘滚远一点!”我一头黑线,不过忍住了,她不知道我为了给父亲还赌债才来做这种事情,我也不解释。“我也没办法,是你老公让我这么干的。”我辩解了起来:“你肚子要是没大起来

  • 你是我的缠绵入骨15章(第15章 XX肯定爽)

    原标题:你是我的缠绵入骨15章(第15章XX肯定爽)小说名字:你是我的缠绵入骨第15章XX肯定爽被齐政霆无视,安小暖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拉着言欢就走。坐在齐政霆对面的陆子峰看到安小暖冲楼上挥手,不正经的笑着问:“那女人在勾引谁?”齐政霆没搭腔,端起红酒小啜了一口。白敬煊和厉少承异口同声的问:“哪个女人?”“就是天上人间的头牌,刚才好像朝我挥手了,嘿嘿,送上门的,倒是可以玩玩。”陆子峰饶有兴味的看着安小暖婀娜的背影,点评道:“屁股这么圆,后入肯定爽。”齐政霆心里虽然厌恶着安小暖,但在发小说出这种露骨

  • 不负流年不负你15章(第十五章 愿望成真)

    原标题:不负流年不负你15章(第十五章愿望成真)书名:不负流年不负你第十五章愿望成真眼光刺眼,我缓缓睁开,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你醒了?”裴靖歪着头,语气有些柔和。条件反射一般,我跳了起来,和他拉开距离。连续的折磨已经让我对他这个人产生了一定的芥蒂,非常缺乏安全感。“抱歉,吓到你了么……”裴靖眼神里闪过一丝失落,垂下头,俊朗的面容有些微微失神,“谢谢你,是你救了我吧,我醒来就看到你在我怀里。”记忆开始逐渐复苏,昨晚的种种也在脑海里闪烁。“既然你已经醒了,就自己回去吧。”我深吸一口气,脸上尽量保持

  • 捞尸匠15章(第15章 故人)

    原标题:捞尸匠15章(第15章故人)小说名称:捞尸匠第15章故人一听这话,我顿时就懵在了原地!一直在给我续命的人前不久离开了我……那他说的这个人,会是我爹还是二叔公?一想到这个胖子是个有真才实学的人,我立马就把我这些年来的遭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倒不是说我轻信人,而是当有人能够点中你的要害,却没有害你的心时,你会很自然的把自己的遭遇都通通告诉对方,以此来宣泄心中积压的委屈和寻求对方帮助。这事说来就话长了。在我诉说着这些年遭遇的时候,三胖已经买回了一大堆的零食,而那胖子之前明明很贪吃,在看到三胖

  • 绝色生香15章(第十五章 事儿还没完)

    原标题:绝色生香15章(第十五章事儿还没完)小说:绝色生香第十五章事儿还没完我的目光从林然姐饱满的胸口一路往下,最后到了晶莹剔透的脚丫上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欣赏漂亮动人林然姐,不得不说,她真的很迷人,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完美到了极点。王越啊王越,林然姐对你那么好,还帮了你们家那么多,你怎么能对她有那种龌蹉的想法?我甩了甩脑袋,将那些邪念抛出脑后。见叫不醒林然姐,没有办法,我只能弓着身子,将手穿过林然姐的小腿弯,然后抱着她进了房间。进房间后,我正打算将林然姐放到床上的时候,谁知,林然姐却突然伸出

  • 代嫁娇妻:桀少夜夜宠15章(第15章损友邵阳)

    原标题:代嫁娇妻:桀少夜夜宠15章(第15章损友邵阳)小说书名:代嫁娇妻:桀少夜夜宠第15章损友邵阳“有!”杨小戚不加思索的回着,其实她这几天,天天都吃的是方便面。开始是没有心情吃,昨天是因为后背疼,几天下来,打嗝都是方便面味。这时,肚子不合事宜的“咕……”的响了一下。杨小戚的脸一下子通红!南宫桀唇畔浅扬弧度:“看来杨小姐的饭没有吃饱呀!一个人住不容易吧?”“你怎么知道我一个人住!”杨小戚一身冷汗,她是南宫昭太太的事,绝对不能让南宫桀知道!“你刚刚告诉我的呀!”南宫桀只是顺口一说,看到杨小戚这么

  • 美人劫15章(夜探皇宫)

    原标题:美人劫15章(夜探皇宫)小说名:美人劫夜探皇宫明玉心中感动又悲愤,大声道:“我相信慕大小姐,主子也相信她!谁要是敢阻止,主子出事就算在他头上!”房间内,慕清歌拿起刀,有条不紊地给龙君华放血,随后灌药。她的动作粗暴,没有丝毫的温柔可言,却十分有效,起码没有人能像她一样,那么顺利地将药灌入龙君华的嘴巴里。藏在暗处的暗卫看得五味杂陈,平常要是有人敢对他们王爷这样,早就被剁手了,可是慕清歌做起来……怎么说呢,总觉得可以再粗暴点。这个女人有毒。真的很有毒。暗卫们心中暗暗叹了口气,随后就听到他们家主

  • 步步婚宠:腹黑总裁的私有宝贝15章(第十五章 胡说八道)

    原标题:步步婚宠:腹黑总裁的私有宝贝15章(第十五章胡说八道)小说名字:步步婚宠:腹黑总裁的私有宝贝第十五章胡说八道蓝映柔知道被白沁烟这么一闹,她再怎么瞒也瞒不住了,只好对着叶舞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叶舞听着,气的只忍不住的大骂畜牲!“他怎么能这么做?等等,冷斩绝?是我知道的那个冷斩绝吗?”叶舞不可置信的看着蓝映柔,如果真的是这个冷斩绝的话,那这事就麻烦了。放眼整个S市,估计都没有一个人敢去得罪这个人,他除了是冷氏的总裁以外,背后冷日的力量,更是无可估量的。蓝映柔点了点头,也不在说话,她何

  • 蚀骨承欢15章(第十五章毁了乔家,毁了你)

    原标题:蚀骨承欢15章(第十五章毁了乔家,毁了你)小说书名:蚀骨承欢第十五章毁了乔家,毁了你乔欢颜回头,看着面目狰狞的赵向南,整颗心彻底凉透。“你现在还把我当成一件物品,换回合同?”赵向南拉着她的手,恶狠狠的咆哮,“其实你都跟他上过床了,就再爬一次陆总的床,在床上把他哄好,他一高兴就把合同签了,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吗。”乔欢颜盯了他几秒,忽然冷漠一笑,“赵向南,以前是你逼我离婚,可现在是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你给我滚。”话音刚落,她的身体就被重重一扯,一下子摔倒在地上。紧接着赵向南穿着皮鞋的脚就踹了

  • 独家蜜宠:冷少太凶猛15章(第15章 不觉得膈应么)

    原标题:独家蜜宠:冷少太凶猛15章(第15章不觉得膈应么)小说:独家蜜宠:冷少太凶猛第15章不觉得膈应么空荡的竞标会场,两个打扮精致的女人对立着,一个甜美干净,一个性感成熟,仿佛一朵白玫瑰,一朵红玫瑰。徐锦溪勾起红唇,鄙夷的看着程晓曼:“行了,这里又没有别人,你就别给我装清纯了,你跟我提朋友这两个字,自己不觉得膈应么?”刚刚还委屈不已的“白玫瑰”,瞬间收了脸上做作的表情,换了一脸的刻薄:“徐锦溪,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三年前以为你消失了,没想到你又自己跑回来了,怎么苦头还没吃够么?没了一个孩子还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