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都市言情小说《极品小农民》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9 3:19: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极品小农民

第一章 种地有奇遇

陈西,从来都是一个有野心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连家里的庄稼都荒废了,而跟随大流到城里务工,希望能够风光一些,将老爹从条件恶劣的村里接到城里来享福。原文xbxys.com

可是在外打拼了五年多,陈西还是啥也没有两手空空,最后连盘缠都花尽,灰溜溜的回到了村里。

如今,陈西已经二十二岁了,依旧啥也不是。

眼看着炊烟袅袅,混吃等死,陈西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但是陈西自己也没招,形势所迫之下,陈西不得不操持祖传就业——种地!

种地,种地,他讨厌种地,时间长,来钱慢,还容易被人看不起,陈西每日看着锄头,镰刀,耙子,很是懊恼。

“小兔崽子,吃饭了!”

嗷唠一嗓子响起,陈西的老爹,陈重喊了起来,陈西是单亲,家里只有这一个老爹,母亲早逝,老爹一个人把他拉扯大很不容易,因此为了给老爹减轻负担,高中没毕业就不念了,去城里打工,结果混到最后,毛都没混出来,陈西心里倒是觉得很对不起老爹的。

如今回家有十几天了,每次面对老爹的时候,陈西都很羞愧,五年来,他可是一次都没回家过几次,这一次回家,却是回来避难的,唉!

陈重倒是很开心,虽然陈重的身体也不是太好,但是儿子回来,陈重还是打从心眼里高兴,不过陈重看陈西的样子也是有些担忧,他没啥文化,也不懂咋安慰儿子,但是陈重还是决定好好和儿子唠唠,所以,今天中午陈重做了很不错的几道菜,大葱炒鸡蛋,蒜蓉油麦菜,红烧鱼,还有一道糖醋排骨,还有一瓶二锅头的白酒,平日里陈重可是都舍不得吃的。

陈西也是一愣,家里什么条件,陈西当然清楚,老爹今日怎么这么大方?

“坐下吧,小兔崽子,咱爷俩可是从来都没有在一起喝过酒!今天来两盅!”

“爸,你身体不好,就别喝了!”陈西劝道,陈父可是有高血压的,不能喝酒。版权xbxys.com

“嗨,没事!我少喝点,你回来,我高兴!”陈重嘿嘿笑道,陈重老实了一辈子,但是也真的人如其名,沉重了一辈子,没攒下什么钱。

“行吧,少喝点,我给你倒酒吧!”陈西没敢给父亲到多了,只给倒了小半杯的白酒,然后就不给了,看得陈重一阵眼馋,讪讪不已。

陈西不太好酒,不过还是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外出务工的这几年,陈西没少碰到不如意的事情,自然这酒也就成了唯一消遣忧愁的东西,虽然举杯消愁愁更愁,但是至少那是清醒之后的事情。

陈父小口的抿了一口酒,虽然只是普通的二锅头而已,但是还是砸吧砸吧嘴,一脸幸福的模样,陈西陪着老爹喝了一口,辛辣的味道入喉,陈西莫名的就想起了愁事,叹了一口气。

“来吃鱼,你小时候最喜欢吃鱼了!”陈父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嘴巴张了张,随后用筷子夹起了一块大大的鱼肉,给了陈西,看着这一幕,陈西越发的觉得对不住老爹。

“儿子啊!”陈父看着陈西,道:“是爹没用,啥也给不了你了,爹要是有个好出身,有本事的话,也不会让你连学都上不起,你小时候学习好啊,城里人像你这么大的都在上大学呢?你倒好,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是爹没有!”

酒喝了两口之后,陈父的话匣子也便打开了,满脸都是羞愧的模样,陈西听了越发的觉得惶恐起来,连道:“哎呀,爹,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在儿子眼中,你是最好的爹!爹你放心,儿子才二十二岁,年轻着呢?在说了,种地有什么不好的,儿子城里打工五年,虽然没有混出个名堂来,但是还是见了不少世面的,城里人也不好过,也就是穿得体面点而已,基础设施条件好些罢了,但是衣食住行用,哪一样不得花钱,买菜的钱,就够他们呛的了!要我说,咱们种地,同样能够发财致富!”

陈西可不想让父亲难过自责,连忙说道,不过你别说,当陈西说出了这些话来之后,脑海之中也是灵光一闪。

民以食为天,种地怎么了,谁有本事能够不吃粮食,不吃菜呢?

想到这些,陈西竟然觉得,就算是种地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接受的了。阅读http://www.xbxys.com/听了陈西说这些,陈重却有些咋舌,原本他是想要安慰开导一下陈西的,这下却完全掉了个,不过,看陈西好像真的好了起来,陈重也是松了一口气,开心的吃喝了起来。

陈西最后没喝酒,只是吃了饭和菜,陈西发觉之前的想法一萌生,有种积极的态度,在促使着陈西快点去做。

这些年,父亲的身体不好,家里的十亩地,几乎已经荒废了大半了,只有三亩地是种着的,其他的都是荒着的。

吃饭之后,休息一会,陈西拿着工具,就上了自家的地,去翻土,干劲十足。

陈西已经想好了,反正事已至此,还不如安安稳稳的落实眼前,眼前唯一的出路,就只有先好好种地了。

陈西看着着荒废的七亩地,往手上吐了口吐沫,然后狠狠的搓了搓,翻起土来。

虽然如今农村也有机械化的形式,但是陈西所在这个村,磨山村,跟特么在北极似的,翻山越岭,越岭翻山,已经不能够说是穷山沟,而应该用与世隔绝来形容更为贴近,想要让大型机械进入,除非移山才可以。网站http://www.xbxys.com/

因此,磨山村到现在,各家各户依旧还是以传统的方式来种植。

陈西费劲巴拉的在翻着地,一下午的时间,终于翻好了五亩,这些地这些年来都不曾翻过,硬的跟石头块子一般,陈西累的呼哧带喘的,手上都为此而磨出了些许的血泡。

“他奶奶的,今天干完是干,明天干,也是干,左右都是我一个人的活,拼了得了!”陈西此刻也是有些累,不过陈西的狠劲也上来了,咕嘟咕嘟的闷了一口带来的水之后,甩开膀子继续翻地起来,坚硬的土层,一镐头一镐头的,陈西最后可是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眼见着最后两亩地快完事了,不由心中微微一喜。

忽然,陈西感觉一软,之前刨地的时候都是使很大的劲才好,但是这一次,前方仿佛什么都没有一般,陈西身子不稳,一下子就向前栽到了下去。

“哎呀我擦,谁特么这么缺德,在我家地里刨个大坑!”陈西咒骂道,陈西没想到,这一镐下去,直接把他给带坑里去了,而且这个坑还不浅,估计得有两人高,陈西掉下来,摔得是七荤八素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心中不住的咒骂,“别让我抓到是谁,不然我打死你个缺德带冒烟的家伙?”

“哎呦,我的屁股蛋子!”

陈西叫苦不已,“什么玩意这么硌的慌?”

突然,陈西的手摸索到了什么东西,摸起来竟然还有一种温润的感觉,微微发烫,陈西奇了怪了,连忙抓了起来,却见是一个形状颇为不规则的东西,只有鹌鹑蛋的大小,类似于一个骰子,上面存在着一点到六点,几个面分不清楚什么材质,究竟是金属还是玉质,又或者其他材料,但是却流动着层绿色的光辉,这些光辉就像是绿色的青草模样。

“哎呀呵呵,不会是捡到宝贝了吧!”陈西自嘲一笑,倒是没有当真,摔了一跤就能够捡到个宝贝这也太可乐了吧。

“嘶!”突然,陈西一阵呲牙咧嘴,这一下摔得不轻,手都出血了,血液,流在了这个捡来的莫名东西上面。都市言情小说《极品小农民》在线免费阅读

“真他娘的倒了八辈子霉了!”陈西暗暗恼怒不已,正要起身,然而下一刻,手中见到的这个骰子模样的东西,竟然忽然发出一阵浓郁的绿光,再然后这个原本是固体状态的神秘东西,突然化掉了,隐约间还有一阵炽热的感觉。

“哎呀我去,烫死我了!”陈西一阵猛甩手,想要把这绿色的液体甩下去,结果神奇的一幕发生了,这液体竟然顺着陈西的手渗入了陈西的体内。

陈西差一点就吓尿了,“妈妈呦,这特么不会是七三一芥子毒气弹吧!不能够啊,小鬼子投降这么多年了,没道理我还得中招啊!”

这一幕,让陈西吓坏了,陈西呆呆的坐在哪里,准备接受末日的降临,一晃就是半个小时,陈西浑浑噩噩的。

“咦,我咋还没死?”陈西掐了掐脸,挺疼,捏捏屁股,也挺疼。

“哈哈哈,我没事,我没事!”陈西兴奋不已,刚刚一霎那陈西简直要吓尿了。

“嗯,怎么脑子里面有一些奇怪的信息!”陈西忽然觉脑子里面一条条平时根本接触不到的信息在他的脑子里面浮现,最后当信息整合完毕之后,陈西的脸色陡然间古怪了起来。

直觉告诉他,他好像撞大运了,这个东西叫做灵植世界,只要意念一动,就可以进入一个神秘的空间之中。网站xbxys.com

“我试试!”陈西对脑海之中的这些信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按照信息所提示,集中精神,心念一动,闭上眼睛,喃喃道:“灵植世界!”

下一刻,陈西只觉的一种奇妙而无法言表的感觉传来迫使陈西睁开了眼睛,而当陈西睁开了眼睛之后,发觉自己进入了一片奇怪的世界之中。

这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很不同的世界,世界之中,有着一条流转三种色彩的河流,分别是普通的河水色彩,然后是绿色,第三种色彩竟然是赤红之色,如同鲜血一般。

除此之外,这里面绿草如茵树木葱绿,更为让陈西感到奇怪的是,竟然还有很大一块,已经开垦好的农田,只不过农田上什么都没有种植。

“原来这竟然是真的!”

激动无比的陈西,研究起了这个灵植世界来,通过灵植世界反馈来的信息。那三色的河水可是不一般的河水,无色的河水可以促进植物的生长,绿色的河水,可以挽救坏死的植物,至于那红色的河水更加不简单,可以增强土壤的营养性,也就是说,就算是一块荒地也可以改造成好土地。

至于,灵植世界之中的这块农田,更加不可思议,能够种植一切东西,哪怕不符合季节与时宜的万能田。

哇咔咔,这也太魔性了!陈西感觉自己仿佛被一个大大的馅饼砸中了一般,不仅没有被砸死,反倒砸出了天大的机缘,如果一切都是真的话,那么这个灵植世界简直就是农民的小叮当啊。

陈西迫不及待的想要试试是不是真的就这么奇妙,念及此处,陈西取出了一大桶无色水,倒在了还未生长好的萝卜地里,开始的时候,没什么不同之处,但是半个小时之后,魔性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一片被陈西浇过水的萝卜一个个的像是雨后春笋一般的长了起来,又白又嫩又胖,竟然足有半米长,触手感觉十分的薄嫩多汁,根本一点都不老。

“我摘一个回去试吃看看?”陈西连锄头什么的也顾不上了,拔出一根大萝卜,就往家跑去。

还没到家门口,陈西就喊了起来,“爹,爹,你快看看!”

第二章 半米大萝卜

“小兔崽子,吼什么吼,让狼碾了!”陈重很是不客气的吼道,刚刚他正在家里打瞌睡呢,陈西这一吼,好悬没把他给吓出个好歹来。

陈西满心都是被喜悦填满了,哪有功夫和老爹拌嘴,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回来,正看到老爹下地走出来呢,原来陈重虽然骂了陈西,但是却也担心出什么事,赶忙下地去迎迎陈西,就只见陈西手中抱着一个像是萝卜的东西跑了回来,陈重微微一愣,诧异的道:“这是萝卜?”询问之时,满是不可思议的样子,萝卜当然谁都见过,但是这么大的萝卜,当真是少见。

“是啊,老爹这是萝卜,咱家地里长出来的萝卜!你快把这个萝卜做了,尝尝好不好吃,如果好吃的话,咱们就发达了!”陈西连忙道,只是陈重却是皱眉:“你这萝卜哪里弄得,偷了谁的赶紧换回去!”陈重微微有些脸黑的道。

“嗨,老爹,这就是咱家的萝卜,你让我还谁啊!我在城里这些年学习过一些如何种植的知识,从我回来那天开始就开始实施了,不过不敢太过,只弄了一小片实验,结果竟然真的有效果,咱家那块地里的萝卜,我实验的那一块,差不多都长出了这么大的萝卜来!这是其中一颗,我拿回来看看好不好吃,要是好吃的话,咱们就可以高价的卖出去了!”陈西一阵胡诌,今天这遭遇颇为离奇,陈西没有办法和老爹说,而且就算说了的话,估计也不会相信,顺嘴便胡咧咧了一些理由,老爹为人忠厚老实,脑子也不太灵光,陈西骗了老爹虽说心里也有些不太痛苦,但是至少不担心会走露风声,不然以陈重的性格,到时候一定会被有些人给套问出去,现在陈西谁都不告诉,可是可以一劳永逸的。

陈重果然信了,谁不把自己的孩子认为是优秀无比,无所不能的,一听这是陈西的杰作,陈重立刻乐了起来,而后打量着这个半米多长的大白萝卜,啧啧称奇:“我活了大半辈子,还真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萝卜,得,今天爹给你做萝卜条汤好了!”

“好嘞,爹!”陈西本来想将这巨型萝卜交给老爹,不过这根萝卜半米多长,冬瓜粗细,足有三四十斤的样子,可不轻快,陈西担心老爹身体,把萝卜给带进了厨房里面,老爹动作相当的麻利,将萝卜放在案板上面,抬起菜刀就将萝卜给砍成了两段。

萝卜被切开之后,顿时一股十分浓郁的萝卜香味,飘散开来,陈重陈西都是眼睛一亮,这味道很好啊,令人闻了都反复很提神一般,不仅如此,水分十足,皮薄多汁,看起来晶莹剔透的。

“小崽子啊,这萝卜也太好看了点,爹活了这么多年,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萝卜,此刻倒是不好再下刀了!”

陈西不由苦笑,“爹啊,萝卜再好看也是萝卜,也是得吃的,快让儿子看看你的刀工有没有退步?”陈西一阵催促,陈西迫切的想要知道,这由灵植空间之中的三色水之一的无色水种植出来的萝卜,究竟味道怎么样?

如果味道很好的话,那就很有前景了,但是如果只是个头大仅此而已的话,就算有增值的空间,增值空间也不是很大。

陈老爹的刀工很强悍,萝卜丝切的宛若线一般,估计至少得是大厨的水准了。

不多时,一大盆萝卜条汤就做好了,上面飘着一层油花,葱叶与香菜叶漂浮在上面,极具美感,尤其是那丝线一般的萝卜条,宛若水晶一般,晶莹剔透。

这香味很是诱人,陈西眼睛一亮,光是气味就这么好闻,这味道难道还能差了吗?

陈西迫不及待的用勺子舀出了一大碗来,三口五口便吞下了肚子,“好吃啊!爹,你尝尝!”

陈西目光精亮无比,这由无色水种植出来的萝卜,味道简直好吃到爆啊。

陈老爹将信将疑,“真的这么好吃吗?”

“你尝尝!”说着,陈西连忙给陈父舀了一碗,陈父尝了一口之后,就停不住口了,很快的便将一大碗萝卜条汤给喝了下去,“怎么这么好吃?这可不只是调料的味道了,这萝卜的滋味简直是太纯正了!”

陈重可是一辈子的老农民了,对各类的蔬菜滋味都了解的很,可是一辈子陈重也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萝卜。

一大盆子的萝卜条汤,很快就被陈西与陈老爹吃光了,精美的味道,让陈老爹忍不住开锅起火,再度做了一锅。

等到吃饱喝足了之后,陈西与陈老爹尽皆满意的摸着肚子,打着饱嗝,陈西忽然道:“爹,我要用咱家的地,结合我学到的种植技术,种植更多的高级蔬菜!”

陈老爹笑着点了点头,家里的地已经荒废多年了,这三亩地还是他强忍着身体难受种下的,如今见陈西是有意接手下来,陈老爹心中也是高兴的很的,陈老爹就怕陈西因为从城里回来意志消沉,如今看着陈西斗志满满的样子,很是高兴。

陈老爹的感觉一点都不错,此刻的陈西的确是斗志满满,如今陈西脑子里完全就是一个巨大的致富蓝图。

这来自未来世界的灵植技术,给了陈西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机遇,他就不相信,有此机遇,他还混不出个人样来。

种地咋的,咱就要种出个大富翁来。

“哎,大晚上的了,你干什么去?”陈西突然麻利的收拾了起来,穿好了衣服准备出们,陈老爹诧异的问着,陈西道:“老爹,既然我的种植技术的确有用,那我当然要抓紧时间,赶早不赶晚,我今晚上就行动,以我的种植技术,改进一下咱们的庄稼!”

说着,陈西也不管什么了,就向地里面跑了过去,陈重看着陈西风风火火的背影,缓缓的点了点头,“看来这小兔崽子是真从失败的阴影之中,走出来了,也好,由他去吧!嘿嘿!”

陈西腰间别着了一个手电筒,风风火火的像着地里跑去。

意念一动,陈西进入了灵植世界之内,不断的从灵植世界往外倒腾无色水,既然这无色神奇水能够让萝卜也催生的这么好,那么其它的蔬菜也没有问题。

三亩田地里面,陈老爹种植的种类还是很丰盛,黄瓜,茄子,柿子,豆角萝卜,胡萝卜,什么都有,陈西拎着桶,在地里给这些蔬菜浇水,口中碎碎念着:“快快长,快快长……!”

等浇完了三亩地的无色水之后,陈西无比期待的等待了起来,之前的萝卜只用了半个小时就长这么大,其他的蔬菜是不是也可以,不过,等了一个多小时,陈西也没发现有变化,心里犯嘀咕了:“难道是时间不够,算了,我明早再来看看,别说这天蚊子还真挺多的!”

陈西一巴掌呼在了胳膊上面,打死了一只要吸他血的蚊子。

“奇了怪了,这天这么黑,我怎么看的这么清楚!”陈西暗暗觉得奇怪,他虽然不是近视眼,眼睛保护的很好,但是也没道理天这么黑连蚊子在哪飞都看的到,山沟里面的,又不像是城市,晚上那叫一个伸手不见五指,但凡有掉厕所里的事情发生,那都是村子里面会发生的事情。

“算了,不管了,回去先睡觉去!明早我再来看看!”陈西也抵不住眼皮子耷拉的困意,拿起手电筒照亮,往家里走。

……

“干什么,李二牛,你耍流氓是不是……来人啊……救命啊……!”陈西正在往家里赶着,忽然听见有人大呼救命,陈西嘀咕道:“乃比的,大半夜的是谁啊?”

正当陈西嘀咕间,一道猥琐无比的男子神响起:“荷花啊,你说我都喜欢你这么多年了,你就从了我吧!今天就着这机会,咱俩就把事办了吧,回头明天我就让我爹到你家提亲去,你看咋样,来,让二牛哥,亲亲……!”

“李二牛,你滚开,再这样我叫救命了!”

“叫吧,你叫吧,你叫破喉咙也没有用!荷花,你汉子来了,哈哈!”

陈西忽然神色一变,“我凑,是荷花,李二牛,我干你姥姥!住手!”

陈西一声大吼,冲了上去,一拳就把李二牛给干趴下了,这李二牛是村长的儿子,平日里游手好闲的,要不是因为他老子李长发是村长的话,早就让人一天打八遍了。

陈西其实也不想得罪他,村长大小也是官,但是不得罪不行啊,这荷花可是他小时候的玩伴啊,虽然已经五年没见了,但是怎么能够让李二牛这个夯货给欺负了呢?

陈西五年没回来,模样已经改了不少了,但是还是被荷花给认出来了,荷花高兴的喊道:“陈西哥,是你啊!”

“陈西,原来是你,你妈的,你敢打我,老子跟你拼了!”李二牛起初被打蒙了,不知道是谁,这下一听陈西的名字顿时想起来了,陈老汉的儿子进城回来了,狗屁不是,李二牛心想你个狗屁不是的玩意,竟然敢打我,老子弄死你。

李二牛是村长的儿子,一个村里村长地位就跟土皇帝似的,顺延下来的话,李二牛就特么跟太子似的。

李二牛挥拳头就打了上来,荷花惊呼喊道:“陈西哥,小心啊!”

陈西极其不含糊,管你是村长儿子还是太子,先揍了再说,在陈西眼中,李二牛的拳头好像慢到了极点一般,陈西轻松的便躲开了,躲开之后,一个大嘴巴子就乎了过去,重重的呼在了李二牛的脸上,“滚蛋,不然打扁你!”

第三章 美丽荷花

“啊……!”李二牛惨叫,有些畏惧的看着陈西,没发觉陈西打架竟然这么猛,陈西也是自己觉得奇怪,自己的力量还有速度,眼力,就仿佛凭空增强了十倍似得,对付起李二牛来,轻松加愉快。

李二牛心知敌不过陈西,便要逃跑,但是感觉十分的丢脸,不由恶狠狠的道:“陈西,你牛逼,等着瞧!还有你,贱女人,别以为找到了靠山,老子非把你办了不可?”

说完之后,李二牛撒欢似得跑了,生怕陈西再给他几个电炮子,陈西暗自皱眉,乃比的,今天肯定是把李二牛这个混账玩意给得罪了,说不定得有些麻烦,不过陈西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荷花,你没事吧!”打跑了李二牛,陈西转头询问荷花,手电筒的光芒晃在了荷花的身上,霎时间,只见白花花的一片,这是夏天,本就穿的衣服不多,被李二牛那畜牲一阵撕扯之后,荷花身上的衣服几乎都要破烂掉了,此刻,衣衫不整,若隐若显,荷花见陈西愣住了的模样,陡然啊的一声尖叫了起来,双手护胸,脸色羞得通红无比,“陈西哥,你快别看了,羞死人了!”

陈西闻言,又是恋恋不舍的看了几眼,陈西一点也没有想到,当初像是个丑小鸭一般的荷花,竟然已经出落的这么好了,这身段,这脸蛋,这团团,这……!

陈西不由有些流口水了,在城里的时候,陈西也不是没见过美女,但是像荷花这样纯天然的,却是一个都没有,这一时间不由有些痴了的模样。

不过,下一刻,陈西听到了啜泣的声音,却见荷花,忽然肩头,耸动了起来,眼角都流出了泪水来,陈西不由一慌,连忙道歉道:“荷花,荷花,你别哭啊,是陈西哥不对,陈西哥给你道歉……!”

荷花这一哭,可把陈西给弄慌了,连忙道歉手忙脚乱的活像一个大马猴子,道歉的同时又暗骂自己禽兽,和李二牛有什么区别,厄,还是有区别的。

“噗嗤……!”

见得陈西手忙脚乱的模样,原本啜泣的荷花,忽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她会哭也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羞得,她还是一个黄花处子呢,哪里经过这样的事情,只感觉羞愧不已,不过莫名的荷花心里一点都不讨厌被陈西看到,反而有些窃喜的感觉呢,这个想法一长生,荷花自己心里都吓了一跳,觉得自己的行为跟村头的李寡妇专门勾引男人的荡妇一样呢?

“啊……!陈西哥,你要干什么?”荷花正为自己心中的想法感到羞愧的,却见陈西忽然将外衣脱了下来,露出了精壮的肌肉,荷花一惊,惊呼道,生怕这一刻陈西会变作狼,吃掉了她。

陈西苦笑,“我把我的衣服给你穿,你的衣服已经破烂的不行了!给!”

发觉荷花竟然用看待色狼的目光看待自己,陈西不由苦笑到了极点。

荷花闻言,这才羞涩的接过陈西的衣服,有些歉意自己错怪了陈西,但是心中却有些莫名失落之意,隐隐的荷花倒是真的希望可以和陈西发生些什么一般,这个想法一出,荷花脸更好,心中也更加的恐慌,“难道我是个荡妇吗?”

荷花有些不敢面对陈西了,道谢之后,就要离去,但是心里慌张的缘故,荷花脚下一歪,脚部顿时一阵猛烈的剧痛,身子一倾,眼看就要栽倒,但是下一刻,荷花只感绝一个温暖的胸膛保护住了她,紧闭着的双目也在这一刻睁了开来,正好对视上了陈西的目光。

“你没事吧!”荷花已经呆住了,还是陈西先说话打开的局面,闻言,荷花无比尴尬的道:“没,没事……!”

“还能走吗?不能的话,我背你!”陈西道。

“能,我能……!”闻听陈西竟然要背他,荷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

脱了陈西的怀抱,然而当双手触及到陈西结实的身躯的时候,再加上荷花的脚吃痛,荷花整张脸都扑在陈西的怀里了,而陈西也同样感觉双手之间一阵柔软。

“嘤……!”陈西有个毛病就是碰到软的东西总是喜欢捏一捏,这一捏之下,荷花陡然发出一阵呻吟之声,陈西暗道坏了,惹祸了。

“对不起!”陈西连忙松开了荷花。

“没…没关系!”荷花的声音细弱蚊子,若不是陈西得到灵植世界改造了身体的话,还听不到呢。

“我送你回家吧!”

“嗯!”

“哎呦……!”荷花走了两步,终究还是因为脚伤痛呼了起来,陈西不由眉头一挑,不由分说的将荷花背了起来,荷花一阵抗议,但是最后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是当荷花的手搂着陈西的脖子,一层薄薄的衣衫触碰着陈西的后背,每走一步都会产生异样的摩擦,让荷花的脸发热不已。

这样一路走下来,无论是对荷花还是对陈西来说都是一种折磨,陈西感觉小陈西已经开始抗议了。

好不容易终于快要煎熬到了了荷花的家,陈西这才将荷花放下,陈西要进屋给荷花擦点药,但是荷花无论如何也都不答应了,连连晃着脑袋。陈西无奈,知道荷花脸皮薄,再加上这里已经是荷花的家了,就算荷花的脚扭伤了也没有什么问题,故而,陈西点了点头,“那你好好的,我先走了!”

陈西嘿嘿一笑,离去,然而就在此时,陈西发现有一道目光正在看着她,似笑非笑的样子,竟然是李寡妇,荷花的家距离村头也差不了多少距离,因此与李寡妇隔得并不远。

这李寡妇,其实年龄也就刚刚三十出头,而且人长得也是十分的美丽,不过生性放荡不已,再加上老公早死,村子里传出了不少有人和李寡妇有染的传闻。

“大半夜的你不睡觉,你在这里吓唬鬼呢?”陈西被李寡妇吓了一跳,没好气的道。

“是啊,大半夜的不睡觉,你跑荷花家里来干什么?还光着膀子,,你干什么了……?”

李寡妇只不过是晚上出来上厕所的,但是却发现了陈西从荷花的家里光着膀子跑了出来,村里的女人没有一个是不八卦的,李寡妇追问了起来。

陈西当然不能说荷花是被李二牛欺负了,然后自己送荷花回来这样的话,被李寡妇问的烦了之后,陈西没好气的道:“管你什么事?”说完,陈西不鸟李寡妇,自己走了。

没想到的是,回家之后,陈老爹竟然还没睡呢。房间里昏暗的灯火,艰难的照亮着路。

陈西进门,道:“爹,你咋还不睡觉!”

“这不是等你呢吗?对了,你衣服呢?”陈老爹眼睛很尖利,问道。

陈西便将刚刚所遭遇的事情告诉了陈老爹,陈老爹闻言,气愤的道:“李二牛这个兔崽子,真是混蛋之极,对了,荷花没事吧!”

“没事,我给了李二牛一电炮,一嘴巴子,李二牛被我打跑了,短时间内肯定不敢再欺负荷花了!”

“那就好!”陈重道。

“好了,爹,我去睡觉了!”陈西有些困顿之意,今天还真是够累的,陈西打了个哈欠,返回了自己的屋里,爬上炕就呼呼的大睡了起来。

一夜无话,不过,天明时分,陈西隐隐绰绰的听着屋外有争吵的声音,一个是他老爹陈重,明显的处于下风之中。

陈西一个激灵,“妈了个巴子的,大清早的谁敢来欺负我老爹!”

陈西慌忙之间,穿上衣服便冲了出门去,“你大爷的,谁在这吵吵把火的呢?臭不要脸的!”

“陈西!”陈西刚出现,一道恨恨的声音响起,目光歹毒的看着陈西,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李二牛,李二牛昨晚上被陈西打的伤痕犹存,此刻看起来很是丑陋。

陈西眉头微皱,这李二牛,来的真特么快啊,但是陈西也不惧,道:“李二牛,你来干什么?别以为找了几个帮手,今天就敢到我家里来耀武扬威,告诉你,不好使!”

李二牛今天可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了三个人,这三个人都是村里有名的无赖,有手有脚,但是却个个都游手好闲,敲诈这家,敲诈那家的。

“陈西,你在家就好,敢打我?哥几个,给我上,干他丫的,出了事,我顶着,我爹是村长!”李二牛叫嚣着,就要出一口被陈西吊打的恶气。

眼见三人要动手,陈老爹急了,喊道:“要打我儿子,先过我这关!”陈老爹护子心切,抄起一个铁锹吓唬道,但是陈老爹一辈子都没打过架,此刻爆发起来,毫无威慑力,陈勇,罗翔,费杰这三个无赖,哈哈大笑起来。

陈西看不惯了,怒火中烧,“爹,你别管,我来!”

若是没有被灵植世界改造身体,陈西可能还怕三分,但是现在的陈西,几乎是在朝着超人的方向发展,睡了一觉之后,陈西感觉比昨天更有力量了,才不怕这三个无赖呢。

“行啊,陈西,进城里几年给你狂坏了,看打!”陈勇神色不善,一脚踢了过来,但是在陈西的眼中,这速度简直比蜗牛还慢,陈西向前一步,一脚就踹在陈勇肚子上了,霎时间陈勇成了一个大虾米,痛的脸都紫了,“都瞅啥呢?扁他!”

“我干死你……!”费杰,罗翔两人见状,将手中的棍棒轮圆了打了过来,陈西连忙躲闪开来,捡起在一边放着的铁锹,踹掉了铁,把木棍轮圆了,和三人对打,陈西力量大,速度快,眼力更加,两棍子就把三个无赖给打趴下了。吓得李二牛,仓皇而跑。

陈勇三人见状,也不敢停留,忍着痛要跑。

陈西可不想就这么放过他们,妈的,都当他老陈家好欺负呢,今天陈西觉得必须得立立威,说着,陈西抄着木棍就追打而去,当然陈西不是真的要在揍他们,就是要追他们一圈,让村里的老少爷们都看看,他老陈家也不是好欺负的。

“救命啊……!”

“救命啊!”

磨山村的大早上一阵鸡飞狗跳,破马张飞,李二牛,陈勇几个混球,被陈西赶的狼狈逃窜。

这一幕,让出来看热闹的磨山村人,咂舌不已。

“我去,陈老汉这儿子真他娘的凶啊,连村长儿子都敢打!”

“就是,陈老汉怂包软蛋一辈子,陈西这小子,真是胆大包天了。”

磨山村民一家一户的跑出来看热闹,品头论足,但是却没有一个出来帮忙的,李二牛这四个货,平素里没少为祸做恶,巴不得看好戏呢。

“别打了,别打了,我们服了,服了!”陈西眼见乡亲们越聚越多,下手也开始狠了起来,李二牛四人全部被陈西打倒在地慌忙求饶了起来,他们可是真怕了,陈西太猛了一个打四个轻松愉快的。

“告诉你们我老陈家也不是好惹的,这次饶你们,再敢有下次,我打扁你们。”

“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滚蛋!”

闻言四人如蒙大赦,狼狈离去。

而这会见识到了陈西的凶悍的磨山村民男的有些畏惧的看着陈西,而女的则眼神火辣的着陈西,磨山村里女多男少,男的都去城里打工了,可以说一帮子留守妇女,陈西这一立威,许多的留守老娘们,都毫不掩饰的向陈西抛媚眼。

陈西不由一阵恶寒,忍着反胃的感觉,掉头离去,这威已经立了,陈西相信以后谁再想欺负老陈家都得掂量掂量。

“陈小哥,你来一下!”陈西往家里走,结果这时突然传来一道虚弱的的声音。陈西一眼看去,神色一阵警惕,叫他的是张秋月,虽然不是寡妇,但是却是与李寡妇齐名的磨山村里的两大荡妇,哪个男的只要跟他们沾一点的边,不管有事没事准保会在第二天惹的一身骚。

陈西是想直接就走的,不过此刻张秋月好像有了麻烦一般,整个人倒在地上,神智似乎也有一些不清醒的样子,似乎是生了病。

陈西虽然不想惹得一身骚,但是就这么一走了之的话,还当真是有些于心不忍,一咬牙,陈西走上前,问:”你怎么了?要帮忙吗?”

“我生病了,现在浑身没有力气,连去打针都没有办法,你送我去卫生所好不好?”张秋月的声音很是虚弱,但是即便如此,也能够透出一抹病态的魅惑之意,惹人遐想,陈西暗骂自己没出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都能让自己不争气。

但是,张秋月美貌的确是不争的事实,丰腴的身材,仿佛是会说话的眼睛,精致的面庞,火热无比的嘴唇……

“求求你了,陈小哥,等我好了一定好好报答你!”张秋月见陈西没有动静,自己身体难受,不由这般说道。

陈西闻言一个激灵,脑海之中有些遐想之意,自从昨天看了荷花的身子之后,陈西心中就有一种冲动之感,而今听张秋月这么一说,这种冲动感,更加强烈了。

不过,陈西还是狠狠的拒绝了,“我不用你报答,我带你去卫生所就是了!”

陈西还是传承了陈老汉忠厚的因子,哪怕知道要是帮助张秋月的很可能到时候会被人指指点点的,也不在乎了,抱起张秋月便向卫生所,这里的位置距离卫生所已经不远了,但是显然张秋月走到了这里之后便没有了力气,正好看到陈西到来,这才招呼陈西。

本着救人要紧的心态,陈西一路快跑,但是终究还是无法避过别人的眼,村民们看到陈西竟然抱着张秋月,纷纷指点骂道:“这个骚狐狸,又勾搭了一个奸夫,还是陈老汉的儿子,早上看着陈小子教训村中恶霸还觉得他是个好样的,结果竟然如此不检点,真是污了我的眼睛!”

“你们瞎吗?没看到她生病了吗?”陈西被指指点点的恼了起来,吼道。

“活该,骚蹄子死了才好呢,省得勾搭人家男人!”村里的老娘们要是不讲理起来,当真是不讲理到了极点,能把人气的半死,陈西裂了咧嘴哑口无言。

也不知是听到了骂声还是张秋月的身体好了一点的缘故,张秋月微微笑着道:“陈小哥,你跟我沾边,没事也变成有事了,左右现在已经如此了,等我好了之后,我用身体报答你如何?”

陈西听着一阵皱眉,“张姐,别人说你不检点,难道你自己就不能争口气吗?”

“是吗?那你下面怎么还有反应了呢?口是心非!”张秋月嘴角一笑,淡淡的嘲讽之意。

陈西被张秋月说的一红,因为刚刚听张秋月说了之后,他确实有反应了,尤其是现在怀抱着张秋月,感受着那种丰腴之感,使得张秋月的诱惑感十足无比,甚至于陈西脑子里竟然都幻想了那种画面。

“呵呵……!”张秋月微微一笑,在陈西尴尬的瞬间,再出惊动,竟然伸出手来,触碰陈西的下体,陈西一激灵,差点脱手将张秋月给扔出去。

“本钱还不小吗?”张秋月微微有些吃惊,随即咯咯地笑了起来。

这前往卫生所的路上,真是一种异样的折磨,饶是以陈西如今的体质都是一身的汗,好不容易才将张秋月送到了卫生所。

张秋月不愧是荡名远扬的人物,便是卫生所里的人见到了张秋月都是用厌恶的眼光来看待张秋月,连带着陈西带张秋月一起来,也将陈西当成了是奸夫一系列中人。

陈西那叫一个郁闷。好不容易等张秋月扎完针之后,陈西才将张秋月给送了回去。

第四章 张秋月

扎完针之后的张秋月,到了家里之后神色已经好了不少了,眼见陈西要走,忽然上前一把抱住了陈西,在陈西的耳边吹气,柔声道:“陈小哥,今天多谢你了,姐也没什么报答你的,就用这一身肉来偿吧!”

说着,嘟起性感的嘴唇就向陈西亲来,双手抱着陈西,不让陈西离去,陈西大惊,连忙反抗,以陈西的力量,反抗自然是轻松无比的,但是此刻,陈西却只觉得自己一身力量像是消失了一般,浓浓的女人味道袭来,像是能够消蚀掉一切一般。

此刻,陈西很清楚自己只要想,一定就可以得到张秋月,但是陈西想了一下之后,却狠狠的推开了张秋月,将张秋月推开了。

张秋月咯咯笑道:“怎么,是担心被人说闲话吗?安啦,安啦,只要你感受到我的滋味之后,保证你就算是被人说闲话也不怕了!”

“还有哦,我和李寡妇好着呢,你跟我弄了之后,我帮你说道说道,也是没有问题,想想呦!”

说完,张秋月发出阵阵媚笑之声,返回了里屋,陈西微微松了一口气,但是似乎却有微微有些不舍一般。

“妖精!”陈西暗暗一叹,同时也为自己的意志不坚定感到可恨。

这一耽搁,陈西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陈老爹坐在院子当中不说话,抽着烟袋锅,鼓出一阵阵的烟雾来。

“爹,都中午了,你咋不做饭,要饿死了!”陈西诧异的道,往常这个时候,陈老爹可是都已经将饭给做好了,而今天,啥都没有,而且陈老爹一脸黑黑的模样,好像是生气的样子。

陈老爹刚才是想事呢,没看见陈西回来,一见陈西进屋,陈老爹忽然爆发了,怒吼道:“小兔崽子,你还有脸回来!”

陈老爹早上的时候,还为听到村里人夸陈西高兴着呢,但是前后不到一小时的功夫就听到陈西和张秋月勾搭到了一起,顿时脸黑的跟块煤炭似的。

陈西不明所以,“爹,你受啥刺激了,我咋了我?”

“你还有脸说,你说你跟谁不好,你非得跟张秋月这个荡妇,张秋月可是村里有名的骚货,谁沾上谁没好,别人躲都来不及呢,你倒好还往上凑!”陈西看陈老爹是真的怒了,连忙解释道:“爹事情是这样的……!”

好一通解释之后,陈老爹神色才稍缓了过来,陈西松了一口气,抱怨道:“得亏,咱们磨山村不富裕,没装上网线,不然的话,这误会非得给我整网上去,弄成全民公敌!”

“你也是,别人都不管,偏得你管,厨房里有吃的,自己吃去吧!”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后,陈老爹不那么生气了。

“哈哈,我就知道爹你不能饿着你孩儿,我这就去吃,吃完之后,去地里看看,我实验的那批蔬菜,八成应该都长出来了,我去镇里都卖了,换点钱!”

陈西说着,自顾自的去厨房,陈老爹也就是嘴上说说,其实饭都已经做好了,这会正在厨房安安的躺在锅里呢,陈西折腾了一上午也真是饿了,一阵狼吞虎咽之后,也终于吃饱了,吃饱了之后,陈西没闲着,直接就拿起了工具去地里了,昨天晚上他浇了无色水,没有反应,估摸到现在肯定是差不多了。

陈西满怀希望的往地里跑去,与陈西而言,这可是他发财的机会啊。

跑到了地里去,查看情况,这一看之下,陈西欣喜若狂,地里的种植物全部都长出来了,而且个顶个的大,西红柿足足有一个窝瓜的大小,茄子,豆角什么的也都很是肥硕。

“果然可以,看来无色水的催生作用很强大,我要是将这些蔬菜全部都卖掉的话,应该能够换回一些钱来,然后把其余的七亩也全部都种上.”

家里如今没有多少的闲钱,陈老爹身体不好,这些年来,没怎么攒下钱,陈西虽然进城务工,但是城里的消费水准,更是攒不下什么,而且因为一件事情,陈西所有的在城里打工时候赚的钱,也全都花出去了。

如今,种植显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了,但是摆在陈西面前的唯一问题就是如何将这些超级蔬菜,运出去,并且卖掉。

磨山村的道路崎岖难行,想要将蔬菜运出去,至少得需要一个手扶拖拉机,但是偏偏陈西的家里没有,只有一个破旧的倒骑驴,陈西暗道:“倒骑驴就倒骑驴吧!大不了废点力气好了!”

陈西也知道用手扶拖拉机肯定省事,可是关键不是穷吗?没有,咋整?只能在力气上找了。

说干就干,陈西快步往家里走去,路过荷花家的时候,陈西眼珠子一转,想起昨天荷花的脚崴了,也不知怎么样了,陈西有些担心,觉得应该去看看,于是走上前去敲门,并且大声喊道:“荷花,荷花……!”

极品小农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极品小农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蛇蝎毒后覆江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蛇蝎毒后覆江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蛇蝎毒后覆江山第七章无欲不欢苏绯色苦笑,为什么?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只是不希望他死在别人手里吧。如今能让玉璇玑伤成这样的,恐怕也只有宋凌俢派来的杀手了。“大概......我觉得你和传说中的不一样吧。”虽然这不是全部,却也是事实。她不是第一次接触玉璇玑了,但之前她眼中满是仇恨和杀戮,所以看到的皆是玉璇玑该死的一面。可今日心态变了再看,竟然对他多了几分佩服和好奇。她佩服他的睿智和淡定,更好奇真实的他究竟是什么样的。“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黑面帝少寻娇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黑面帝少寻娇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黑面帝少寻娇妻第七章:总裁,我已婚有时候她只是希望,自己能多赚一些钱,然后好好地陪伴她们。隔天一大早林雨晴就被挖了起来,然后收拾完毕之后便坐了于薇的顺风车一起去上班。路过茶水间的时候,林雨晴索性走了进去,先给他泡一杯咖啡,省得呆会还要来回跑。端着咖啡,林雨晴一边朝办公室走去,却见办公室的门只是微微掩着,并没有关上,她也不疑其他,直接推开门就走了进去。“早上好……总裁,您的咖……”砰——!林雨晴看到眼前这令人惊讶的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猛男诞生记》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猛男诞生记》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猛男诞生记第7章这家伙大脑不正常赵虎一声站住喊的正气凛然,就像是在抓奸似的。这声音把苏晴给吓了一跳,她和陈扬一起回过身来。苏晴立刻就看见了赵虎和四个警察正朝这边走过来。那四个警察中,为首的却是一名美女警花。那警花穿着宝蓝色的警服衬衫,身材饱满傲人,脸蛋美丽动人。这警花看起来很是年轻,像是二十不到的样子。不过苏晴也知道这警花肯定是二十岁以上,现在女孩子打扮漂亮了,年岁很难看清楚。就像苏晴看起来也才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苏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帝君霸宠,绝代狂妃》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帝君霸宠,绝代狂妃》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帝君霸宠,绝代狂妃第7章寻找迷之花这个鹰,自一开始就跟她不对付!说话还总给人添堵!懒得理会他,她又拿了那把匕首从那一段木头上刮了些细木粉,一边烤着鱼一边往上洒。看起来是木头的粉末,但是洒在鱼身上被烤了一下之后就融入了鱼肉里,鱼的表皮上泛起了金黄的色泽。另外三名侍卫拿着他们自己烤的鱼一边默默咬着,一边看着她的动作。不一会,一股奇异的香味弥漫开来,那是一种他们从未闻过的香,无法形容,但是却疯狂地勾着他们肚子里的馋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豪门秘婚小娇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豪门秘婚小娇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豪门秘婚小娇妻第7章民政局结婚进去后,工作人员就分别给宁浅语和慕圣辰发了一张表。宁浅语神情恍惚,看着面前那张《申请结婚登记表》,竟然觉得有那么丝丝的不真实,多少次幻想过她和慕锦博来民政局的场景,却没有想到最后跟她来民政局的竟然是慕圣辰。朝着慕圣辰撇一眼,宁浅语迅速地把表格给填好,然后等待着照相。期间,她静静地站在慕圣辰旁边,不像其他的情侣一样,亲密的牵着手,又或者跟离婚的夫妻一样,两看两相厌。他们就是这个民政局大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重追前妻:老婆动一动》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重追前妻:老婆动一动》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重追前妻:老婆动一动第7章我就喜欢已婚人士他没有一丝的挽留,眼神中似乎还有一点不耐烦。什么!夏念念有些踉跄的朝后退了一步,下意识的就攥紧了身上的外套,她里面的衬衣还是湿的,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的胸衣。她要是现在脱掉外套,还怎么出去见人?夏念念一张小脸蹭的变得爆红,手指紧紧攥着外套。霍月沉双手悠哉地枕在脑后,轻松地说:“请你不要误会,我这个人向来公私分明,既然你不是我的员工,那穿我的外套似乎也不太好。夏小姐,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硬汉保镖要上天》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硬汉保镖要上天》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硬汉保镖要上天第007章:闺蜜许晓晴叶凌天走到了电梯边等着电梯,随后李雨欣也走了过来,两人都没有说话,等了一下之后电梯开了,里面只有两三个人,叶凌天和李雨欣同时走了进去。这是一整栋的写字楼,整栋楼里都是上班族,现在又是下班的高峰期,这电梯也是层层停,没停两层就挤满了人。本来站在门口的李雨欣已经被挤到了最里面,甚至于,叶凌天能够看到有几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故意往后倒、往李雨欣身边挤着,而李雨欣用手放在自己的胸前,脸上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爱你不负年华》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爱你不负年华》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你不负年华第7章藏在骨子里二人说了会儿话,迟晚晚看着季半夏心事重重的样子,宽慰她道:“半夏,不如今天我们翘课吧,南门那边新开了一家很好吃的蛋糕店,我请你吃你最爱的草莓蛋糕好不好?”“好吧,不过不用你请,我请你吧!”怕好友担心,季半夏收拾心情,朝迟晚晚挤挤眼:“很快我就是总裁夫人了,请朋友吃块蛋糕还是请的起的!”“哈哈,那我就沾沾总裁夫人的光吧!”年轻女孩的笑声,在空气中传得很远,很远……吃了蛋糕,季半夏和迟晚晚便准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和鬼有个约会》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和鬼有个约会》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和鬼有个约会第007章夜半出租车我没有鬼朋友!我也很莫名其妙的好吗!可现在这个局面,只有听流氓鬼的话了。我看向碎窗户,王傻子的身体插在上面,血已经顺着窗户流到了地上,他手脚还动着,嘴里依旧呢喃念着那句话,我必须要从他身上爬出去……我用力咽了口唾沫,情况危急,那只女鬼真的很厉害,流氓鬼应付她都有些吃力了起来,容不了我多想了,我一咬牙,心一横,手抓住两边窗户正要准备爬出去的时候,忽然想到我现在还光着,正好我的裙子就在旁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合约小娇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合约小娇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合约小娇妻第7章除了我,还有谁敢娶你三人寒暄了几句后,贺乔宴便放下茶杯,“伯父、伯母,时间不早了,不打扰你们休息,我先回去了。”洛明媚立刻笑眯眯地说道:“让以悦送送你,我们家小区晚上容易迷路。”“那我就不客气了。”秦以悦暗地里掐了一把洛明媚,咬牙切齿地拿门卡出去。她们小区的路状相对白天而言复杂一些,不熟的人走确实容易迷路。秦以悦走在贺乔宴身后三步的位置,不时借着昏黄的路灯打量着贺乔宴的背影。也不知道上天是不是太偏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