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嫡女复仇攻略 大结局

2017/12/8 10:09:5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嫡女复仇攻略

第一章:绝望至极

京城的冬夜,透着沁人心骨的寒气,长风吹过卷起千堆碎雪,犹如一娓白鲢幽影,窗外是呜呜的呼啸声。嫡女复仇攻略 大结局

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蜷曲在墙角,身上只着一件麻布长袍,松松垮垮地罩着她纤细的身子,露出的手脚冻得红肿溃烂。

门扉骤然敞开,寒风肆意侵袭进来,烛火随风摇曳。来人头上戴着束发嵌玉金冠,修眉长眼,端鼻朱唇,姿容罕见精美。

她侧过螓首,面容骇然惊魂,数血疤纵横交错,犹如被刀砍斧头劈过,可怖似鬼!看清那人,程月棠怒不可遏:“你简直禽兽不如,活着的时候,滔滔黎民会嘲骂于你,死后,也必被稗官青史讥刺?”

杨越遥狭眸中露出毫不掩饰的嫌恶,寒光如冰似剑,显然不屑至极,言语讥笑不已:“滑稽至极!你落得这副模样真是咎由自取,简直蠢钝如猪。整个天下都是朕的,那些史官贱民谁敢忤逆朕,以往倒没发现你如此牙尖嘴利。”

三个月前,她还是处尊居显的宋明国皇后,而如今她俨然是一介被废弃在冷宫的惨妇,已落到了日暮途穷的田地。

程月棠面无人色,痛得心胆俱裂,捂着胎动的腹部,最后一次天真道:“遥哥哥,我们生死同舟八年了,你还记得新婚之夜立下的誓言么?你说此生如若负我,就遭天打雷劈。小百姓养生网

杨越遥剜过她令人生呕的面容,狭长的眸子淬满怨毒,激声怒喝:“闭嘴,这是朕这辈子最大的耻辱!那年婚宴上所有宾客都在耻笑朕娶了一个怪物,当时恨不得剁碎你,可是你爹手执兵符,朕不得不隐忍韬晦。”

真相骇人心啊,杨越遥识众多娇媚艳丽的千金贵女如残花败柳,待丑陋怖人的自己如珠如宝,到头来只是为了赢得父亲的权势匡助他夺位争冠。当初她就是感动于他不具流言蜚语的赤诚,随他亡命天涯,替他铲除政敌。

黑白混淆,真假难辨,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滑天下之大稽啊!

素白色纱幔在颤动,程月棠状如疯妇,笑断肝肠,声如催命无常:“不愧是帝王家养出来的人,果真禽兽不如,我活不下去,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乍闻此言,杨越遥得意极了:“你不会还天真的以为那个老头子会为你报仇雪恨吧?哼哼,他从棺材板里气得跳出来倒是有可能。”

此言如寒浸浸的冰凌穿胸而过,程月棠连呼吸都停顿了,冻裂的白唇发开开合合,沙哑至极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天际传过来:“你再说一遍……”

“秦国公程景况屠戮先帝遗臣,谗杀忠良,亵渎纲常,天下人恨不能啖肉寝皮,朕严惩国贼,赐九族同诛。”

九族同诛!程府百余人血溅白墙!程氏一族上千人头颅坠地!

程月棠怒急攻心,一口黑血喷洒而出,她骤然发作,竭力冲过去咬在杨越遥的手臂上,恨不得将此颠倒黑白的人之心剖出来。来自http://www.xbxys.com/

尖牙刺骨,痛不可当,杨越遥擒住程月棠右腕,运力一催,手骨俱裂。

即使刀劈斧砍之痛,程月棠也不愿喊痛松口,非要撕扯下男人的血肉才罢休。她满嘴血液犹如恶鬼,骨头碎如瓦砾,:“杀我可以,留下这个孩子,生下他之后我会自缢。”

虽然这胎儿乃是仇人的种,可这也是程家唯一的血脉了,同样流着程家的血,程氏九族均亡,只有这个孩子是唯一的希望了,遑论腹中胎儿是无辜的,她无法让他和自己一样惨遭屠戮。

“痴心妄想,凭你也配!”人未到声先至,细碎的脚步声渐行渐近,蹁跹如蝶的身影仿佛从画中走来,令人辩不清真假。

程月棠摇头结舌,难以置信。

那人云鬓珠钗,香腮樱唇,轻纱笼丝裙,身披紫红色御寒斗篷,腰系珍珠串,款款而来。小百姓养生网

“多年不见,小棠恐怕早忘了我,可我却日夜惦记着你,真是让人伤心啊。”尤芷华把程月棠的表情尽收眼底,笑得眉飞色舞。

程月棠有些恍惚,但她清楚这不是梦,眼前此人真真切切就是她的养姐。那个害死她女儿的蛇蝎毒女,那个几年前被以谋害龙女罪被处死的人。

她怀胎十月产下的双胞女儿还不及百日,便被尤芷华活生生掐死,这剔骨割肉之痛,她怎能忘记。

程月棠浑身颤栗,染满血液的唇启声:“这些年来,我始终都想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那么狠毒,我程家抚育你成人,供你吃穿,授你学识,于你有涌泉之恩,而我真心待你为姐,更是问心无愧。”

尤芷华得意扬扬的神色荡然无存双眼淬火,急声厉色:“你们都是一群虚情假意的人罢了,假惺惺的让人恶心,程府那些下贱的奴才们跟本没有把我和你放到同等的地位上。版权http://www.xbxys.com/

“你爹也不是什么好人,明明是我先看上陛下的,你出嫁那日,我跪在地上求他把新娘换成我,可那死老头子居然把我大骂一顿,幸亏我早早的就用计弄花了你的脸,否则你还不知会高傲成什么模样!”尤芷华盯着程月棠丑陋的面孔,笑颜如花。

程月棠气得唇齿哆嗦,寒意彻骨,被一系列真相骇得心魂俱失,腹中骨血仿佛感应到她的绝望悲切,胎动不止,刀绞的疼如野火燎原蔓延开来。

她真是蠢钝如猪!画皮画骨难画心!世上最难测之物,非人心莫属。

尤芷华恶狠狠地盯着程月棠隆起的腹部,玉脸阴寒狰狞:“陛下,这个女人说的话万万不可相信啊,她就是想为程家留下一条血脉,再伺机寻仇,难保不会招致滔天大祸。”

“不,生下他之后你们可将他送到寻常百姓家养育,我绝对不会让他寻仇的。”程月棠胆战心惊地护着腹部,她只要孩子平安即可,这一切都是她识人不明之过,怎能让孩子背负痛楚。

“陛下,她鬼话连篇,千万别信,斩草需除根,春风吹又生。小百姓养生网

杨越遥自然知其利弊,言语寒过利剑霜刀:“那便除了吧。”

程月棠的最后一丝坚强被击碎,双膝跪至他脚边,放下所有尊严来保护胎儿:“虎毒尚不食子,遥哥哥,求你饶过他,他也是你的骨血啊。”

杨越遥凉薄一笑,无情离去,黑色发丝在冷风中凌乱飞舞。

大雪飒飒似沙漏,雷声滚滚如饕餮,闪电舞爪像精怪,天地间出现百年罕见的景象。程月棠绝望如待死幼兽,身体不受控制得剧烈抽搐着,泪珠滚滚而下却发不出半点呜咽。

尤芷狰狞如鬼,携刀逼近,刀刃恶狠狠地刺穿女人的手掌,继而刀锋转向腹部。

开膛破肚!

割胎取子!

刺肺切肝!

千古奇雪纷纷扬扬下了三天三夜,朔风凛冽,天寒地冻,放佛在祭奠那不愿安宁的亡灵。

第二章:天意怜悯

三角铜鼎熏着紫葵香,青烟嫋嫋蜿蜒而上,重重幔帐低垂至青砖。

皎洁稚嫩的脸上依旧残留着未干的泪痕,她的手紧紧抓着胸前的衣襟,放佛刚从巨大的噩梦中逃出,又接踵陷入恐怖的血夜中。

眼前一忽儿是满地尸身的刑场,一忽儿又是鲜血汩汩流淌的冷宫。

“放过他……”陷入噩梦的程月棠恍恍惚惚听到了极为熟悉的呼声,尖叫一声苏醒过来。眼里浓烈刻骨的恨意闪烁不休,清新而幽馥的紫葵香气扑面而至,她微微平静。

程景况拿着汗巾,细细将程月棠额间的惊汗擦掉,眼中堆满了喜悦之色:“小囡囡总算是醒过来了,可把爹爹吓坏了。”

声音如同日暮时分的寺庙钟声,熟悉得令她几乎落泪,她终于在九泉之下和家人团圆了么?

眼前这人发冠高束,下巴上蓄着长若流水的髯须,分明的五官里带着久经沙场的凛冽之色,和此刻间和善焦急的神情极为不搭,怪异至极。

程月棠如遭雷亟,不敢置信地攫起一缕黑须,她父亲早该是鹤发白须的老叟,哪里会是这皱纹微布的中年样子?

见她已无大碍,心中微宁,程景况顷刻间转变了神情,犀利的鹰眸里燃起滔滔怒火,指着她鼻子训斥:“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生出你这么个不省心的东西,想我程家世代贵胄,都让你把脸面都丢尽了,那杨基匹夫都找上门来问罪了,女不教父之过,我今日就要以正家法门风。”

程景况官居二品拜兵部尚书,跟吏部尚书杨基总是因为政治意见不合而针锋相对,两家又是比邻而居,中隔八尺巷,这次女儿烧了他家的后院,老儒夫直接闯到府里来破口大骂,让路人看尽了笑话。

恨其不争地看了她一眼,怒气勃地冲出朱门。

程月棠愕然不已,吏部尚书杨基闹上门这事她的年纪还未及笄。因为她惦记杨尚书家的堰塘好久了,终于心痒难耐,将湖边上凿了个窟窿钓鱼,哪知冬日干燥火种易燃,烧烤时把院子给燃了,她只能用以水克火,然后不慎落进窟窿里。

她蓦然抬手,那细嫩的皮肤证实着一切都是真实的,她回到了十四岁。

明明是很久远的事情,之所以记忆深刻,是因为平素将她宠溺至极的父亲第一次拿竹篾抽她,下手毫不留情,让她足足躺了半月。

刹那间,程月棠如被踩了尾巴的猫,心头火急火燎,不知如何纾解。

恰时,一身褐红色袄子的妇女推开朱门,端着一碗黑汁汤药走了进来,顺便细心地将门上毛毡子卷下。

屋子里弥漫一股药味,程月棠眼睛一亮,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好嬷嬷,您这次一定得帮帮囡囡。”

毛毡子被掀飞起,直接从门框上脱落下来,红色的漆门被踹得左摇右晃,程景况脸寒如修罗,后面的小厮恭敬地托着一把捆扎好的竹篾。

“程月棠!”程景况震吼一声。

“在。”程月棠一个激灵坐起身,背脊挺得笔直,不假思索地回答。

见到她如此噤若寒蝉的模样,程景况反倒愣了愣,可该教训时还是不能心软:“身为嫡女毫无德行可言,为长你不能给幼弟作榜样,为女不能让为父省心,为程家一员你不能给族人添光,你且自己细数下来,该不该受罚?”

程月棠被这番话讨得羞愧不已,瞟了瞟护着她的嬷嬷,眼睛尽是哀求之意。

蔡嬷嬷心领神会,护着程月棠往后退:“大小姐纵然有错,主子爷也不能扎这么粗的篾条打她啊,要是在身上留了疤,以后嫁出去会被婆家给小觑的。”

程景况口沫横飞,如竹筒倒豆子:“哟,她这辈子还能嫁出去啊,我是不报希望了,哪家公子们看得上她这德行,有谁能把这个祸害娶了去,程家得烧香拜佛。”

程月棠满头冷汗,老头子也太磕碜人了吧,声不可闻道:“要是真嫁不出去作何?”

“养着呗。”程景况下意识回答。

闻言,程月棠心满意足地笑了。其实光拿当下此事来论,杨基怒发冲冠而来,可老头子护短得厉害,一张肉舌头硬是把杨基给气得败坏而去。

他极快反应过来被小丫头耍了,愈加怒不可遏,他生气的不是程月棠烧了别家院子,而是失足落水,令他闻之胆寒,冬日里湖水冰冷彻骨,就算侥幸救回来了难保日后不留下顽疾,此事必须杜绝。

程景况持着竹篾就往她身上抽过去,霎时见血。

“啊……”程月棠扯开嗓子大叫,程景况高高举起的手是再也落不下去了。

蔡嬷嬷心疼极了,直接过去把程月棠搂在怀里,啼哭道:“大小姐自幼是奴婢奶大的,有过也该奴婢一起担,可怜的小姐啊……自幼亲娘离世……主子您在天之灵一定也在怪罪奴婢没有教导好小姐吧。”

缪氏走得早,遗留下来的两个子女都是由贴身婢女蔡嬷嬷奶大的。因此程景况不得不给三分面,再则言语之中提及到最深爱的女人,他也实在是不忍心了。若不是程月棠曾犯下性命之忧,他宝贝都来不及,如何舍得责罚。

程月棠立马跪在青砖上,给父亲砌好台阶:“囡囡犯下大错,给程家抹黑了,而且视性命如儿戏,该罚!爹爹,你打吧。”

仰天长叹后,程景况顺阶而下:“念你知错改错,明白事理,为父就不再打你了,皮肉之苦免了,但是这个月必须抄好五千篇《女德》,一个字都不准少。”

她前世年幼不失悔过,多加怨怼,而且还和老头子吵得激烈不堪,如今想来实在不孝,她都想抽自己一顿。而此时,为了让程景况消气,所以她主动受打,她也知道一旦服软,老头儿是再也下不了手的。

程景况仰天眨了眨眼眸,步伐沉沉而去,她知道父亲心中必是又思念娘亲了。

程月棠也极为思念早逝亲娘,眼眶里蓄满了泪水,转头掩饰过去。蔡嬷嬷挂好幔帐收拾屋子,又匆忙吩咐大丫鬟飞霜备好热水。

她捧起热水洗了脸,神色复杂地看着水面上的倒影,稚女的面容如脂玉般细腻,苍白俏丽的容颜上柳眉飞扬,杏眼明眸,水波流转,顾盼生辉。

这哪里还是那个丑到令人作呕的面孔呢!因貌丑而受到的屈辱和流言蜚语,令她早就忘记原本的样子。

此刻,望着水面上那张脸竟然觉得好陌生,她勾起一抹讽刺至极的笑容。

虽然这件事情爹不再追究,可是不代表她也不会深究。换了副心肝的程月棠追溯着遥远的记忆。

呵呵,她全部都想起来了!

那时,是尤芷华将她推下冰窟的!

第三章:欺主之奴

前世的她不识人心,不辨真假,稀里糊涂地就被尤芷华的三言两语给蒙蔽了,直到惨死的那一刻,才明白了此女的恶毒。

有恩者不图报也,反而以怨报德,她若是再想不明白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还不如一头撞死在梁柱上。

为了救火,她不得不迈上凝固的冰面,到凿开的窟窿里取水,而尤芷华突然间脚滑一跤,双手直直将她推了下去。等到她冻得快要死掉的时候,尤芷华才跳下来救人。

细细考量,如果尤芷华是无意而为,应该是身体撞击她才对,手臂也不会作直线状,之后又等了几刻时间才拉她上来。前世她问起期间她上哪儿了,尤芷华只说她当时被呆了。

如今想来,真是可笑之极,恐怕那把燎院之火也和她脱不了干系。

尤芷华不过大自己两岁而已,心计如此诡变,真是骇人啊。

飞雪恍如白棉扯絮,洋洋洒洒地覆盖天地,掩住光秃骇人的枯催烂枝。

白缎对襟衣衫,领口用金线绣着繁复的花纹,水烟红的层叠牡丹裙,外面笼上一件披肩的胭脂色连帽罩衣,这身衣服给程月棠穿上之后,虽然她尚且年幼,眉目还未全部张开,可也是容姿胜雪,一派风度嫣然,恍如天宫仙子。

程月棠让下人准备着雪天外出的事物,逢蔡嬷嬷问起,如画的面容划过几丝讥讽的冷意,快不可寻。“父亲自小便教导过,但凡程家女儿恩不能忘,尤姐姐她这般心好,就算我尚且待病也是要去拜望的。”

她如何肯忘记呢,永远都忘不了冷宫里那间血气弥漫的屋子。

“以前我总觉得芷华姑娘怪异,至于是哪儿也说不上来,可此次芷华姑娘能够舍身救小姐,倒证明她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姑娘。”蔡嬷嬷毫无所觉地说着,将那防雪兜帽系好结扣。

“原来如此。”程月棠无声呢喃,心中豁然开朗,原来是用苦肉计博得程府众人对她刮目相看,特别对程氏族外人不待见的程家同族们,还有在府中能说得上话的中年嬷嬷。

飞霜提着程月棠早就吩咐她准备的汤婆子走进来,还没等程月棠反应过来,就直接把滚烫如火的铁皮壶塞在她手里。

“烫!”程月棠只觉得双手犹如被烈火炙烤,十字连心般的疼痛不堪,缩手将壶掀翻在地,一股水汽白烟从地面升腾,溅起的水弄湿了飞霜的襦裙。

“哎呀,你怎么不好生看着,我裙子都泼湿了。”言罢,径直跑了出去。

程月棠一双杏眼缥缈的眸子戈壁沙漠,卷起天怒狂风,一片飞沙走石,昏天黑地。

闻声,蔡嬷嬷慌忙一觑,触目惊心,吓得惨白如雪,那两只细嫩的手掌通红一片,十个细如白葱的指头上冒起数个血泡。

蔡嬷嬷气咻咻地训斥着飞霜,一边慌不跌地箱子里抽出几尺白布和金疮药,先小心翼翼地用针挑破血泡,才洒上药物包扎。

此期间,程月棠一声不吭,强忍痛楚,只是颦着眉心。

蔡嬷嬷怒火冲冲要问罪,程月棠连忙制止。恰巧伤势处理完之后,飞霜换了身新衣裳进屋,才攫住她裹成雪粽的手道:“应该都没事了吧?”

程月棠被那力道抓得生疼,声音如同严冰下流淌的寒水:“轻点。”

飞霜讪讪一笑,沉默无语。

寂静的芷梅轩里,梅香馥郁,红梅飘飘,被寒风卷起的花瓣好似秋日里凄厉的红叶。

沉寂的飞雪中出现一抹胭脂色的身影,那纤细的身影在院子外停顿了片刻,眸色复杂地瞟过四周,才幽幽地踱步进去,中年妇女和两个丫鬟穿过雕栏曲径跟随而至。

“哎哟,着不是大小姐么?”朱门扫雪的拂晓一见来人,连忙搁下笤帚,取了肩上的帕子给程月棠赶着身上的雪花,大着嗓子道:“奴婢听说你也落了水,不躺在床上歇息着,怎么还往雪里赶。”

程月棠笑眯眯地觑着她,璀璨柔意的眸子里却暗藏冰冷:“我早已无碍了,我顽劣作怪连了尤姐姐,愧疚难当,实在放心不下,她如今怎么样了?”

霎时,拂晓怆然泪下:“姑娘她如今都还昏迷不醒呢,昨儿个水淋淋地从回来把我们都给吓坏了,然后就高烧不止,汤药都是用筷子撬开嘴硬生生灌进去的。”

程月棠目光掠过床底下那双凌乱摆放的鞋子,精致秀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寒意,目光幽幽,语气焦急:“严重成这样?”

紫色的床幔层层叠叠地垂到地上,影影约约能看到里面躺着的模糊身影,程月棠眉宇间闪过凌厉的戾气,一双眸子快要淬出火来,那双孤清杏眼里一片猩猩血光。

屋内仿若室外的冰天雪地般寒冷,毫无暖意,连火炭都没有生一盆,着实令她啼笑皆非,尤芷华虽然不是正宗的程家血脉,可底下人都是自小把她当小姐伺候着,谁敢扣她的例银呢!

这戏也不过如此,她程月棠奉陪到底。

程月棠压抑着剜心之痛,强制镇定,脩然越过众人,拎起陈列的牡丹玉雕,狠狠砸在地上,一块光滑金贵的璞玉顷刻间碎成锋利的瓦片,心里快意不止,眼神怒不可遏:“拂晓,你可知罪!”

“我……不知”拂晓呆如泥塑木雕,实在不知道那句话出了纰漏,心疼地望着溅飞的碎玉,那可是尤芷华最爱的玉雕。

程月棠蔑了眼床幔后的浮影,咬牙切齿:“你食我程家之禄,为我程氏家奴,却不办我程家事,该当何罪!尤姐姐可是我父亲亲口承下的义女,而你竟然敢薄待她,我看你是黑了心瞎了眼忘记自己的身份了。”

拂晓目瞪口呆,根本没想到程月棠会突然发作,而且句句如斧如刀,把她往绝路上逼。

不等对方反应,程月棠言语中带着无人能犯的戾气,字字铿锵道:“隆冬腊月,家家燃薪,户户生炭,可这屋子里却冷得打颤,连主子都伺候不好留你何用,莫说我尤姐姐待病而躺,就是她掉了几根头发,你都得挨板子。”

蔡嬷嬷最见不得不分尊卑,奴大欺主的货色,当下发作:“这人啊最要不得的就是认不清自己的身份,程家规矩如铁,你都忘了么?”

程月棠眼里诡谲难辨,声如寒冰:“恐她记不得了,嬷嬷教教她。”

闻言,蔡嬷嬷顿时明白程月棠是在杀鸡儆猴,要以一慑百,立刻走至拂晓的面前,赏着她耳刮子,毫不留情。

众奴仆观得心惊胆战,飞霜更是瑟瑟发抖,想起先前对程月棠的不敬,后怕地抚了抚那张清秀的脸。

拂晓脸颊火辣辣的疼,布满了红手印,好几处高高肿起,令人悚目。

“罢了,送军营吧。”程月棠轻描淡写,阻止道。

区区几字,如地狱之门洞开。

拂晓再也忍不住啼叫干嚎起来,掀飞层层紫幔,扑倒在雕花黄木床边,涕涕泪流,怜怜哀意。

“尤小姐,快起来救救奴婢,我不要当军妓。”

嫡女复仇攻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嫡女复仇攻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继承者的家养小绵羊》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

    原标题:《继承者的家养小绵羊》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小说名称:继承者的家养小绵羊目录预览:第1章:闪婚第2章:神秘大BOSS第3章:婚后日常第4章:不要轻易提分手第1章:闪婚“简然,这是我的银行卡,密码是131224。家里需要添置什么,你看着办就好。”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简然的耳畔还总是想起新婚丈夫早上出门前递给她一张银行卡时所说的话。说实在的,她对身为她丈夫这个男人的了解是少得可怜。除了他亲口告诉她他姓秦名越外,其它关于他的事情她一无所知,就连他的家里有些什么人她都不太清楚。简然

  • 《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

    原标题:《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书名:余生太长不想忘记你目录预览:第1章:他不爱她第2章:爱到蚀骨第3章:你去死吧!第4章对不起有用吗第1章:他不爱她“咕噜咕噜……”水蒸气顶着锅盖,发出碰撞的声音。伸手将,锅盖打开,一时间,整个厨房都热气腾腾。苏浅漓眯缝眸子,看着锅子里软糯的红糖莲藕。浅灰色的眸子闪过悲溺,转瞬即逝。手擦了擦围裙,将刚出炉的菜放在桌子上。天际早就泛白。一夜未眠,做了这一桌子菜。玄关口传来脚步声,他来了!拉扯着领带,眉头深皱,漆黑的眸子满是不耐烦。

  • 《诡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

    原标题:《诡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小说:诡妻目录预览:第一章闹洞房的悲剧第二章翻脸第三章谁杀了他们?第四章绕坟走三圈第一章闹洞房的悲剧第一章闹洞房的悲剧我是一个无鬼神论者,不相信这个世上有什么鬼怪灵异的存在,直到那一天……我叫张子恒,家住苏皖交界的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七月流火天,天气炎热,本想呆在家里不出门的。但是不出门还不行,我堂哥结婚,必须要去。堂哥家离我家不太远,都在一个村子里,我早早的就赶到了那里。堂哥家里的经济条件比较差,在现如今这彩礼越来越重的时代,没个十几万的就别

  • 《追缉落跑萌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

    原标题:《追缉落跑萌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小说:追缉落跑萌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第二章睡了我黎瑾泽,用个小玩意就能打发的吗?第三章落魄的双胞胎妹妹第四章上错床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嘭——总统套房的大门重重关上,顾蔓蔓被人一把推了进去,随后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浑身酒气都摸不着东北方向的顾蔓蔓顺着淋浴的声音跌跌撞撞的爬到了浴室的门口。一把推开浴室的大门,雾气朦胧的浴室里,一个拥有蜜色的肌肉的男人不停在她的面前晃悠

  • 《婚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

    原标题:《婚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小说:婚妻目录预览:第1章被老公送上别人的床第2章无地自容第3章老公是否知情第4章老公似乎有小三了第1章被老公送上别人的床我生长在繁华都市,与自由恋爱的老公结婚三年有余。老公为人勤恳,对我又呵护有加,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安稳地过完一生,却从未料到我亲爱的老公,竟会将我拱手送人。那天,凌风一反常态,一回到家就从背后将我一把抱住,贴在我耳边道:“老婆,我今天想跟你玩点不太一样的。”灼热的气体缓缓进入我的耳道里,引得我腰部有点发酥。没等我说话,他将手中

  • 《吻安顾先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

    原标题:《吻安顾先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小说书名:吻安顾先生目录预览:第01章逃跑的新娘第02章嘘,别出声!第03章羞,流氓!第04章救命!第01章逃跑的新娘“快,别让她逃了!”“这边,她往这边跑了……”一袭白色婚纱的林晓雪慌不择路地拐进长长的走廊,踩着小高跟拼命地往前奔跑着,好几次险些被长长的裙裾给绊倒。身后,追赶的脚步声越来越大,他们的话语惊得她的心跳不自觉又加快了半拍。细汗渗透她白皙如雪的肌肤,沿着她的化着精致果妆的脸往下淌。为了防止被绊倒,她双手拎起了裙子,又加快了脚步

  • 《时光几许烟雨》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

    原标题:《时光几许烟雨》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小说书名:时光几许烟雨目录预览:第一章:一夜春宵第二章:不会再放手第三章:你是我老婆第四章:再次相遇第一章:一夜春宵七夕节的夜晚,苏芋洛心神不宁地守着电话,司翎的电话一直都没人接,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她失神片刻,手机突然嗡嗡作响,是一条彩信照片。苏芋洛赶紧点开,眸光落在屏幕的这一瞬间,脸色一片惨白。照片上的男人,苏芋洛再熟悉不过。熟睡中的司翎,和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得意的享受着他的怀抱,缠绵的唇舌被清晰的拍摄下来,二人赤身纠缠着,他锁骨脖

  • 《凝霜寒雪楚江南》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

    原标题:《凝霜寒雪楚江南》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小说书名:凝霜寒雪楚江南目录预览:第001章毒蝎心肠第002章再世为人第003章想得太美第004章齐家来人第001章毒蝎心肠窗外白茫茫一片大雪,卫青岚躺在火炕上,却觉得心都在发凉,有一种自欺欺人的心酸。门咯吱一声打开了,一个男子脱下身上的银貂走了进来,用手拨弄着已经快要熄灭的火炉。“你这屋子里的人都干什么吃的呢?怎么连这炉子都快给你灭了。”男子不怒而威,自有一种威严。卫青岚看着这个男子,自己爱了十多年的男子,嘴角扯出一丝苦笑。“休书已

  • 《墨色渲染你的城》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

    原标题:《墨色渲染你的城》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小说名称:墨色渲染你的城目录预览:第1章我错了,我有罪!第2章冰天雪地第3章要去见哪个野男人?第4章听说,你想睡我睡过的女人?第1章我错了,我有罪!“跪下!”一座建设豪华的公墓旁,苏清染咚的一声跪了下去,膝盖在大理石上磕的清脆一响,可她好似不知道疼般,抱着面前的墓碑,泪水早已湿了脸庞,伤心加愧疚让她泣不成声。“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真的不知道许妈妈会死……”“不知道?”许默城紧紧盯着她瘦弱的背影冷笑,“不知道向警察举

  • 《七日囚妻:总裁你好猛》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

    原标题:《七日囚妻:总裁你好猛》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6】书名:七日囚妻:总裁你好猛目录预览:第1章:检验他的耀武扬威第2章:婚礼?婚礼!第3章:你走吧第4章:这不是你家了第1章:检验他的耀武扬威A市,林影绰绰间隐着一座精致的古堡式豪宅。其中却有一处房间,始终掩着厚重的窗帘,所有的光线被尽数隔绝,密闭的空间里充斥着让人沉闷的昏暗。“咔。”房门被人推开,这细微的动静却让被束缚在病床上的女人下意识的轻颤了一下,脸色瞬间白了几分。又来了吗?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沈安溪瑟缩着想往角落挤去,却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