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嫡女复仇攻略 大结局

2017/12/8 10:09:5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嫡女复仇攻略

第一章:绝望至极

京城的冬夜,透着沁人心骨的寒气,长风吹过卷起千堆碎雪,犹如一娓白鲢幽影,窗外是呜呜的呼啸声。小百姓养生网

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蜷曲在墙角,身上只着一件麻布长袍,松松垮垮地罩着她纤细的身子,露出的手脚冻得红肿溃烂。

门扉骤然敞开,寒风肆意侵袭进来,烛火随风摇曳。来人头上戴着束发嵌玉金冠,修眉长眼,端鼻朱唇,姿容罕见精美。

她侧过螓首,面容骇然惊魂,数血疤纵横交错,犹如被刀砍斧头劈过,可怖似鬼!看清那人,程月棠怒不可遏:“你简直禽兽不如,活着的时候,滔滔黎民会嘲骂于你,死后,也必被稗官青史讥刺?”

杨越遥狭眸中露出毫不掩饰的嫌恶,寒光如冰似剑,显然不屑至极,言语讥笑不已:“滑稽至极!你落得这副模样真是咎由自取,简直蠢钝如猪。整个天下都是朕的,那些史官贱民谁敢忤逆朕,以往倒没发现你如此牙尖嘴利。”

三个月前,她还是处尊居显的宋明国皇后,而如今她俨然是一介被废弃在冷宫的惨妇,已落到了日暮途穷的田地。

程月棠面无人色,痛得心胆俱裂,捂着胎动的腹部,最后一次天真道:“遥哥哥,我们生死同舟八年了,你还记得新婚之夜立下的誓言么?你说此生如若负我,就遭天打雷劈。来自http://www.xbxys.com/

杨越遥剜过她令人生呕的面容,狭长的眸子淬满怨毒,激声怒喝:“闭嘴,这是朕这辈子最大的耻辱!那年婚宴上所有宾客都在耻笑朕娶了一个怪物,当时恨不得剁碎你,可是你爹手执兵符,朕不得不隐忍韬晦。”

真相骇人心啊,杨越遥识众多娇媚艳丽的千金贵女如残花败柳,待丑陋怖人的自己如珠如宝,到头来只是为了赢得父亲的权势匡助他夺位争冠。当初她就是感动于他不具流言蜚语的赤诚,随他亡命天涯,替他铲除政敌。

黑白混淆,真假难辨,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滑天下之大稽啊!

素白色纱幔在颤动,程月棠状如疯妇,笑断肝肠,声如催命无常:“不愧是帝王家养出来的人,果真禽兽不如,我活不下去,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乍闻此言,杨越遥得意极了:“你不会还天真的以为那个老头子会为你报仇雪恨吧?哼哼,他从棺材板里气得跳出来倒是有可能。”

此言如寒浸浸的冰凌穿胸而过,程月棠连呼吸都停顿了,冻裂的白唇发开开合合,沙哑至极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天际传过来:“你再说一遍……”

“秦国公程景况屠戮先帝遗臣,谗杀忠良,亵渎纲常,天下人恨不能啖肉寝皮,朕严惩国贼,赐九族同诛。”

九族同诛!程府百余人血溅白墙!程氏一族上千人头颅坠地!

程月棠怒急攻心,一口黑血喷洒而出,她骤然发作,竭力冲过去咬在杨越遥的手臂上,恨不得将此颠倒黑白的人之心剖出来。阅读xbxys.com

尖牙刺骨,痛不可当,杨越遥擒住程月棠右腕,运力一催,手骨俱裂。

即使刀劈斧砍之痛,程月棠也不愿喊痛松口,非要撕扯下男人的血肉才罢休。她满嘴血液犹如恶鬼,骨头碎如瓦砾,:“杀我可以,留下这个孩子,生下他之后我会自缢。”

虽然这胎儿乃是仇人的种,可这也是程家唯一的血脉了,同样流着程家的血,程氏九族均亡,只有这个孩子是唯一的希望了,遑论腹中胎儿是无辜的,她无法让他和自己一样惨遭屠戮。

“痴心妄想,凭你也配!”人未到声先至,细碎的脚步声渐行渐近,蹁跹如蝶的身影仿佛从画中走来,令人辩不清真假。

程月棠摇头结舌,难以置信。

那人云鬓珠钗,香腮樱唇,轻纱笼丝裙,身披紫红色御寒斗篷,腰系珍珠串,款款而来。嫡女复仇攻略 大结局

“多年不见,小棠恐怕早忘了我,可我却日夜惦记着你,真是让人伤心啊。”尤芷华把程月棠的表情尽收眼底,笑得眉飞色舞。

程月棠有些恍惚,但她清楚这不是梦,眼前此人真真切切就是她的养姐。那个害死她女儿的蛇蝎毒女,那个几年前被以谋害龙女罪被处死的人。

她怀胎十月产下的双胞女儿还不及百日,便被尤芷华活生生掐死,这剔骨割肉之痛,她怎能忘记。

程月棠浑身颤栗,染满血液的唇启声:“这些年来,我始终都想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那么狠毒,我程家抚育你成人,供你吃穿,授你学识,于你有涌泉之恩,而我真心待你为姐,更是问心无愧。”

尤芷华得意扬扬的神色荡然无存双眼淬火,急声厉色:“你们都是一群虚情假意的人罢了,假惺惺的让人恶心,程府那些下贱的奴才们跟本没有把我和你放到同等的地位上。小百姓养生网

“你爹也不是什么好人,明明是我先看上陛下的,你出嫁那日,我跪在地上求他把新娘换成我,可那死老头子居然把我大骂一顿,幸亏我早早的就用计弄花了你的脸,否则你还不知会高傲成什么模样!”尤芷华盯着程月棠丑陋的面孔,笑颜如花。

程月棠气得唇齿哆嗦,寒意彻骨,被一系列真相骇得心魂俱失,腹中骨血仿佛感应到她的绝望悲切,胎动不止,刀绞的疼如野火燎原蔓延开来。

她真是蠢钝如猪!画皮画骨难画心!世上最难测之物,非人心莫属。

尤芷华恶狠狠地盯着程月棠隆起的腹部,玉脸阴寒狰狞:“陛下,这个女人说的话万万不可相信啊,她就是想为程家留下一条血脉,再伺机寻仇,难保不会招致滔天大祸。”

“不,生下他之后你们可将他送到寻常百姓家养育,我绝对不会让他寻仇的。”程月棠胆战心惊地护着腹部,她只要孩子平安即可,这一切都是她识人不明之过,怎能让孩子背负痛楚。

“陛下,她鬼话连篇,千万别信,斩草需除根,春风吹又生。原文http://www.xbxys.com/

杨越遥自然知其利弊,言语寒过利剑霜刀:“那便除了吧。”

程月棠的最后一丝坚强被击碎,双膝跪至他脚边,放下所有尊严来保护胎儿:“虎毒尚不食子,遥哥哥,求你饶过他,他也是你的骨血啊。”

杨越遥凉薄一笑,无情离去,黑色发丝在冷风中凌乱飞舞。

大雪飒飒似沙漏,雷声滚滚如饕餮,闪电舞爪像精怪,天地间出现百年罕见的景象。程月棠绝望如待死幼兽,身体不受控制得剧烈抽搐着,泪珠滚滚而下却发不出半点呜咽。

尤芷狰狞如鬼,携刀逼近,刀刃恶狠狠地刺穿女人的手掌,继而刀锋转向腹部。

开膛破肚!

割胎取子!

刺肺切肝!

千古奇雪纷纷扬扬下了三天三夜,朔风凛冽,天寒地冻,放佛在祭奠那不愿安宁的亡灵。

第二章:天意怜悯

三角铜鼎熏着紫葵香,青烟嫋嫋蜿蜒而上,重重幔帐低垂至青砖。

皎洁稚嫩的脸上依旧残留着未干的泪痕,她的手紧紧抓着胸前的衣襟,放佛刚从巨大的噩梦中逃出,又接踵陷入恐怖的血夜中。

眼前一忽儿是满地尸身的刑场,一忽儿又是鲜血汩汩流淌的冷宫。

“放过他……”陷入噩梦的程月棠恍恍惚惚听到了极为熟悉的呼声,尖叫一声苏醒过来。眼里浓烈刻骨的恨意闪烁不休,清新而幽馥的紫葵香气扑面而至,她微微平静。

程景况拿着汗巾,细细将程月棠额间的惊汗擦掉,眼中堆满了喜悦之色:“小囡囡总算是醒过来了,可把爹爹吓坏了。”

声音如同日暮时分的寺庙钟声,熟悉得令她几乎落泪,她终于在九泉之下和家人团圆了么?

眼前这人发冠高束,下巴上蓄着长若流水的髯须,分明的五官里带着久经沙场的凛冽之色,和此刻间和善焦急的神情极为不搭,怪异至极。

程月棠如遭雷亟,不敢置信地攫起一缕黑须,她父亲早该是鹤发白须的老叟,哪里会是这皱纹微布的中年样子?

见她已无大碍,心中微宁,程景况顷刻间转变了神情,犀利的鹰眸里燃起滔滔怒火,指着她鼻子训斥:“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生出你这么个不省心的东西,想我程家世代贵胄,都让你把脸面都丢尽了,那杨基匹夫都找上门来问罪了,女不教父之过,我今日就要以正家法门风。”

程景况官居二品拜兵部尚书,跟吏部尚书杨基总是因为政治意见不合而针锋相对,两家又是比邻而居,中隔八尺巷,这次女儿烧了他家的后院,老儒夫直接闯到府里来破口大骂,让路人看尽了笑话。

恨其不争地看了她一眼,怒气勃地冲出朱门。

程月棠愕然不已,吏部尚书杨基闹上门这事她的年纪还未及笄。因为她惦记杨尚书家的堰塘好久了,终于心痒难耐,将湖边上凿了个窟窿钓鱼,哪知冬日干燥火种易燃,烧烤时把院子给燃了,她只能用以水克火,然后不慎落进窟窿里。

她蓦然抬手,那细嫩的皮肤证实着一切都是真实的,她回到了十四岁。

明明是很久远的事情,之所以记忆深刻,是因为平素将她宠溺至极的父亲第一次拿竹篾抽她,下手毫不留情,让她足足躺了半月。

刹那间,程月棠如被踩了尾巴的猫,心头火急火燎,不知如何纾解。

恰时,一身褐红色袄子的妇女推开朱门,端着一碗黑汁汤药走了进来,顺便细心地将门上毛毡子卷下。

屋子里弥漫一股药味,程月棠眼睛一亮,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好嬷嬷,您这次一定得帮帮囡囡。”

毛毡子被掀飞起,直接从门框上脱落下来,红色的漆门被踹得左摇右晃,程景况脸寒如修罗,后面的小厮恭敬地托着一把捆扎好的竹篾。

“程月棠!”程景况震吼一声。

“在。”程月棠一个激灵坐起身,背脊挺得笔直,不假思索地回答。

见到她如此噤若寒蝉的模样,程景况反倒愣了愣,可该教训时还是不能心软:“身为嫡女毫无德行可言,为长你不能给幼弟作榜样,为女不能让为父省心,为程家一员你不能给族人添光,你且自己细数下来,该不该受罚?”

程月棠被这番话讨得羞愧不已,瞟了瞟护着她的嬷嬷,眼睛尽是哀求之意。

蔡嬷嬷心领神会,护着程月棠往后退:“大小姐纵然有错,主子爷也不能扎这么粗的篾条打她啊,要是在身上留了疤,以后嫁出去会被婆家给小觑的。”

程景况口沫横飞,如竹筒倒豆子:“哟,她这辈子还能嫁出去啊,我是不报希望了,哪家公子们看得上她这德行,有谁能把这个祸害娶了去,程家得烧香拜佛。”

程月棠满头冷汗,老头子也太磕碜人了吧,声不可闻道:“要是真嫁不出去作何?”

“养着呗。”程景况下意识回答。

闻言,程月棠心满意足地笑了。其实光拿当下此事来论,杨基怒发冲冠而来,可老头子护短得厉害,一张肉舌头硬是把杨基给气得败坏而去。

他极快反应过来被小丫头耍了,愈加怒不可遏,他生气的不是程月棠烧了别家院子,而是失足落水,令他闻之胆寒,冬日里湖水冰冷彻骨,就算侥幸救回来了难保日后不留下顽疾,此事必须杜绝。

程景况持着竹篾就往她身上抽过去,霎时见血。

“啊……”程月棠扯开嗓子大叫,程景况高高举起的手是再也落不下去了。

蔡嬷嬷心疼极了,直接过去把程月棠搂在怀里,啼哭道:“大小姐自幼是奴婢奶大的,有过也该奴婢一起担,可怜的小姐啊……自幼亲娘离世……主子您在天之灵一定也在怪罪奴婢没有教导好小姐吧。”

缪氏走得早,遗留下来的两个子女都是由贴身婢女蔡嬷嬷奶大的。因此程景况不得不给三分面,再则言语之中提及到最深爱的女人,他也实在是不忍心了。若不是程月棠曾犯下性命之忧,他宝贝都来不及,如何舍得责罚。

程月棠立马跪在青砖上,给父亲砌好台阶:“囡囡犯下大错,给程家抹黑了,而且视性命如儿戏,该罚!爹爹,你打吧。”

仰天长叹后,程景况顺阶而下:“念你知错改错,明白事理,为父就不再打你了,皮肉之苦免了,但是这个月必须抄好五千篇《女德》,一个字都不准少。”

她前世年幼不失悔过,多加怨怼,而且还和老头子吵得激烈不堪,如今想来实在不孝,她都想抽自己一顿。而此时,为了让程景况消气,所以她主动受打,她也知道一旦服软,老头儿是再也下不了手的。

程景况仰天眨了眨眼眸,步伐沉沉而去,她知道父亲心中必是又思念娘亲了。

程月棠也极为思念早逝亲娘,眼眶里蓄满了泪水,转头掩饰过去。蔡嬷嬷挂好幔帐收拾屋子,又匆忙吩咐大丫鬟飞霜备好热水。

她捧起热水洗了脸,神色复杂地看着水面上的倒影,稚女的面容如脂玉般细腻,苍白俏丽的容颜上柳眉飞扬,杏眼明眸,水波流转,顾盼生辉。

这哪里还是那个丑到令人作呕的面孔呢!因貌丑而受到的屈辱和流言蜚语,令她早就忘记原本的样子。

此刻,望着水面上那张脸竟然觉得好陌生,她勾起一抹讽刺至极的笑容。

虽然这件事情爹不再追究,可是不代表她也不会深究。换了副心肝的程月棠追溯着遥远的记忆。

呵呵,她全部都想起来了!

那时,是尤芷华将她推下冰窟的!

第三章:欺主之奴

前世的她不识人心,不辨真假,稀里糊涂地就被尤芷华的三言两语给蒙蔽了,直到惨死的那一刻,才明白了此女的恶毒。

有恩者不图报也,反而以怨报德,她若是再想不明白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还不如一头撞死在梁柱上。

为了救火,她不得不迈上凝固的冰面,到凿开的窟窿里取水,而尤芷华突然间脚滑一跤,双手直直将她推了下去。等到她冻得快要死掉的时候,尤芷华才跳下来救人。

细细考量,如果尤芷华是无意而为,应该是身体撞击她才对,手臂也不会作直线状,之后又等了几刻时间才拉她上来。前世她问起期间她上哪儿了,尤芷华只说她当时被呆了。

如今想来,真是可笑之极,恐怕那把燎院之火也和她脱不了干系。

尤芷华不过大自己两岁而已,心计如此诡变,真是骇人啊。

飞雪恍如白棉扯絮,洋洋洒洒地覆盖天地,掩住光秃骇人的枯催烂枝。

白缎对襟衣衫,领口用金线绣着繁复的花纹,水烟红的层叠牡丹裙,外面笼上一件披肩的胭脂色连帽罩衣,这身衣服给程月棠穿上之后,虽然她尚且年幼,眉目还未全部张开,可也是容姿胜雪,一派风度嫣然,恍如天宫仙子。

程月棠让下人准备着雪天外出的事物,逢蔡嬷嬷问起,如画的面容划过几丝讥讽的冷意,快不可寻。“父亲自小便教导过,但凡程家女儿恩不能忘,尤姐姐她这般心好,就算我尚且待病也是要去拜望的。”

她如何肯忘记呢,永远都忘不了冷宫里那间血气弥漫的屋子。

“以前我总觉得芷华姑娘怪异,至于是哪儿也说不上来,可此次芷华姑娘能够舍身救小姐,倒证明她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姑娘。”蔡嬷嬷毫无所觉地说着,将那防雪兜帽系好结扣。

“原来如此。”程月棠无声呢喃,心中豁然开朗,原来是用苦肉计博得程府众人对她刮目相看,特别对程氏族外人不待见的程家同族们,还有在府中能说得上话的中年嬷嬷。

飞霜提着程月棠早就吩咐她准备的汤婆子走进来,还没等程月棠反应过来,就直接把滚烫如火的铁皮壶塞在她手里。

“烫!”程月棠只觉得双手犹如被烈火炙烤,十字连心般的疼痛不堪,缩手将壶掀翻在地,一股水汽白烟从地面升腾,溅起的水弄湿了飞霜的襦裙。

“哎呀,你怎么不好生看着,我裙子都泼湿了。”言罢,径直跑了出去。

程月棠一双杏眼缥缈的眸子戈壁沙漠,卷起天怒狂风,一片飞沙走石,昏天黑地。

闻声,蔡嬷嬷慌忙一觑,触目惊心,吓得惨白如雪,那两只细嫩的手掌通红一片,十个细如白葱的指头上冒起数个血泡。

蔡嬷嬷气咻咻地训斥着飞霜,一边慌不跌地箱子里抽出几尺白布和金疮药,先小心翼翼地用针挑破血泡,才洒上药物包扎。

此期间,程月棠一声不吭,强忍痛楚,只是颦着眉心。

蔡嬷嬷怒火冲冲要问罪,程月棠连忙制止。恰巧伤势处理完之后,飞霜换了身新衣裳进屋,才攫住她裹成雪粽的手道:“应该都没事了吧?”

程月棠被那力道抓得生疼,声音如同严冰下流淌的寒水:“轻点。”

飞霜讪讪一笑,沉默无语。

寂静的芷梅轩里,梅香馥郁,红梅飘飘,被寒风卷起的花瓣好似秋日里凄厉的红叶。

沉寂的飞雪中出现一抹胭脂色的身影,那纤细的身影在院子外停顿了片刻,眸色复杂地瞟过四周,才幽幽地踱步进去,中年妇女和两个丫鬟穿过雕栏曲径跟随而至。

“哎哟,着不是大小姐么?”朱门扫雪的拂晓一见来人,连忙搁下笤帚,取了肩上的帕子给程月棠赶着身上的雪花,大着嗓子道:“奴婢听说你也落了水,不躺在床上歇息着,怎么还往雪里赶。”

程月棠笑眯眯地觑着她,璀璨柔意的眸子里却暗藏冰冷:“我早已无碍了,我顽劣作怪连了尤姐姐,愧疚难当,实在放心不下,她如今怎么样了?”

霎时,拂晓怆然泪下:“姑娘她如今都还昏迷不醒呢,昨儿个水淋淋地从回来把我们都给吓坏了,然后就高烧不止,汤药都是用筷子撬开嘴硬生生灌进去的。”

程月棠目光掠过床底下那双凌乱摆放的鞋子,精致秀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寒意,目光幽幽,语气焦急:“严重成这样?”

紫色的床幔层层叠叠地垂到地上,影影约约能看到里面躺着的模糊身影,程月棠眉宇间闪过凌厉的戾气,一双眸子快要淬出火来,那双孤清杏眼里一片猩猩血光。

屋内仿若室外的冰天雪地般寒冷,毫无暖意,连火炭都没有生一盆,着实令她啼笑皆非,尤芷华虽然不是正宗的程家血脉,可底下人都是自小把她当小姐伺候着,谁敢扣她的例银呢!

这戏也不过如此,她程月棠奉陪到底。

程月棠压抑着剜心之痛,强制镇定,脩然越过众人,拎起陈列的牡丹玉雕,狠狠砸在地上,一块光滑金贵的璞玉顷刻间碎成锋利的瓦片,心里快意不止,眼神怒不可遏:“拂晓,你可知罪!”

“我……不知”拂晓呆如泥塑木雕,实在不知道那句话出了纰漏,心疼地望着溅飞的碎玉,那可是尤芷华最爱的玉雕。

程月棠蔑了眼床幔后的浮影,咬牙切齿:“你食我程家之禄,为我程氏家奴,却不办我程家事,该当何罪!尤姐姐可是我父亲亲口承下的义女,而你竟然敢薄待她,我看你是黑了心瞎了眼忘记自己的身份了。”

拂晓目瞪口呆,根本没想到程月棠会突然发作,而且句句如斧如刀,把她往绝路上逼。

不等对方反应,程月棠言语中带着无人能犯的戾气,字字铿锵道:“隆冬腊月,家家燃薪,户户生炭,可这屋子里却冷得打颤,连主子都伺候不好留你何用,莫说我尤姐姐待病而躺,就是她掉了几根头发,你都得挨板子。”

蔡嬷嬷最见不得不分尊卑,奴大欺主的货色,当下发作:“这人啊最要不得的就是认不清自己的身份,程家规矩如铁,你都忘了么?”

程月棠眼里诡谲难辨,声如寒冰:“恐她记不得了,嬷嬷教教她。”

闻言,蔡嬷嬷顿时明白程月棠是在杀鸡儆猴,要以一慑百,立刻走至拂晓的面前,赏着她耳刮子,毫不留情。

众奴仆观得心惊胆战,飞霜更是瑟瑟发抖,想起先前对程月棠的不敬,后怕地抚了抚那张清秀的脸。

拂晓脸颊火辣辣的疼,布满了红手印,好几处高高肿起,令人悚目。

“罢了,送军营吧。”程月棠轻描淡写,阻止道。

区区几字,如地狱之门洞开。

拂晓再也忍不住啼叫干嚎起来,掀飞层层紫幔,扑倒在雕花黄木床边,涕涕泪流,怜怜哀意。

“尤小姐,快起来救救奴婢,我不要当军妓。”

嫡女复仇攻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嫡女复仇攻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图片故事丨政协开幕,届首之年扬帆起航

    北京市政协第十三届一次会议于1月22日下午在北京会议中心开幕。吉林受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托,向大会做工作报告。1月22日15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会议中心开幕。2018年是本届市政协届首之年,新的一年中有新提名委员432名、占比56.9%。吉林受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托,向大会做工作报告。参会委员聚精会神聆听报告。参会委员信心满满。参会委员详读报告。参会委员认真记录。港澳台侨工作顾问认真阅读工作报告。参会委员仔细研究报告。委员带

  • 那些不为人知的深度报道,这里都能看到

    网络媒体时代,人人都有话语权,自媒体兴盛带来的利益诱惑,更让所有人都往里面钻。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门槛降低就会良莠不齐甚至充满糟粕。很多网络文章,完全不顾事件真相,只考虑噱头,编纂一些八卦和谣言,只为吸引流量获取利益。我们看时政、财经和国际形势,其实是帮助自己更好的思考,判断作为个体在大形势中的处境,从而对自己的行为作出指导。而网络上的很多文章,肤浅无根,底子都是假的,一时兴奋,夺取我们的注意力,但看过即忘,留不下任何营养。只有那些真正深度的文章,才能让我们记得,让我们深度思考。深度思考,是目

  • 明珠重光——石昆牧老师与“云南堂”7562

    石昆牧老师,首届全球普洱茶十大杰出人物之一,云南普洱茶协会顾问,1983年首次接触普洱茶,为普洱茶的魅力所倾倒,1999年正式投身普洱茶经营事业。在石昆牧老师接触普洱茶之后,发现普洱茶历史中1949年前后的部分,由于特定历史时期的原因,相关记载相当匮乏。而在普洱茶的现代史中,受文革浩劫的影响,彼时相关史料记载也多出现断裂。上世纪九十年代普洱茶的相关书籍多由台湾、香港茶商出版,受环境所局限导致了这些书籍存在不少史实偏差。本着对普洱茶的极大兴趣与探求精神,石昆牧老师数度深入云南茶区,走访相关历史见证

  • 定格“上帝视角”,2017 年最美的航拍作品或许都在这了

    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张航拍作品诞生于1858年。法国人Nadar在历经了无数次的失败后,终于在热气球上用他的湿版照相机拍摄出了人类有记载以来的第一张航拍照片。那时,乘坐过热气球的人们可以从高空俯视地面上的一切,但却从没有人用相机记录下这奇妙的“上帝视角”。从Nadar拍下这幅照片的那天起,人类就又多了一种观察这个世界的新方式。·世界上第一张航拍照片,取景自巴黎约五百二十米的上空当然,在现代社会人们不必乘坐热气球就能在高空完成拍摄,这都得益于无人机的发明。Dronestagram网站是无人机影像领域最

  • 纳兰诗话 | 和元微之杂忆诗

    纳兰词话【纳兰词话】是纳兰苑专为兰迷们开设的原创品读专区以供大家交流学习。欢迎兰迷投稿,可直接在【纳兰苑】微信公众平台留言回复,也可发送至邮箱nalanwenhua@126.com(来信欢迎附加作者简介及创作灵感)。卸头才罢晚风回,茉莉吹香过曲阶。忆得水晶帘畔立,泥人花底拾金钗。和元微之杂忆诗纳兰性德品读元稹的《杂忆》诗有五首,另外还有五首《离思》,表达的都是对一个名叫“双文”的女子的回忆,以及他们共度的美好时光。纳兰这首诗题为《和元微之杂忆诗》,那应该是站着双文这位女子的角度表达对元稹的思念,

  • 时间识人,落难知心

    时间识人,落难知心。不经历一事,不懂得一人。时间,是最好的过滤器。岁月,是最真的分辨仪。一个人是真心,是假意,不在嘴上,而在心上!一份情是虚伪,是实际,不在平时,而在风雨!老人说的好:金用火试,人用钱试。不用开口就帮你的,是贴心朋友;你只要开口就帮你的,是好朋友。你开了口,答应帮你,最后却没帮你的,是酒肉朋友;还有一种,非单不帮你,还要踩上一脚的,那不是朋友。关键时刻,分真朋假友;长久守候,知谁留谁走!时间长了,谁是陪你的笨蛋,谁是伤你的混蛋,都能分得清清楚楚!日子久了,谁还会一直在,谁早就已离

  • 汪国真:只要彼此爱过一次

    如果不曾相逢也许,心绪永远不会沉重如果真的失之交臂恐怕一生也不得轻松一个眼神便足以让心海掠过飓风在贫瘠的土地上更深地懂得风景一次远行便足以憔悴了一颗羸弱的心每望一眼秋水微澜便恨不得泪水盈盈死怎能不从容不迫爱又怎能无动于衷只要彼此爱过一次就是无憾的人生(版权申明:文章转载自民国文艺,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

  • 这就是我,生气一股烟,高兴笑半天

    傻傻的我,生气一股烟,高兴笑半天,容易感动,也容易满足。没有脑子,但长记性。一路荆棘,一路坎坷,我不敢说自己很优秀,但我心地善良。认定的路会走到黑,看对的事会执着追!我不聪明,但肯定不傻。很多事儿,都能看明白,只要对我实实在在,就足够了,从不奢求太多。你对我一分好,我必定双倍奉还!因为我知道“珍惜”两个字的份量,但是你要给我两个字“值得”。我始终相信:人心换人心,八两换半斤;朋友对朋友,认真换诚恳;感情对感情,珍惜换情深!(版权申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

  • 《红楼梦》里隐藏的这一点,每个女人都应该了解

    钟二毛的感受:国内有很多学者讲红楼梦。台湾蒋勋讲红楼梦讲得更简白一些(不要以为简白就是浅),同时在简白中谈人性之奥秘。蒋勋讲红楼梦,是值得一听的。钟二毛特别申请到了一段免费音频(见文中),大家可以先试听试听。2018年1月23日◆◆◆文十点君去年,一部《小戏骨之红楼梦》在网上爆火,豆瓣评分竟然高达9.3分!剧中演员竟都是10岁左右的小孩子,却一个个不容小觑、举手投足都是戏,神还原87版红楼梦,令人惊艳。这部剧热播后,小说《红楼梦》再次引起大家关注。毛主席说,它是中国的“第五大发明”;张爱玲说,它

  • 晚来无论雪,且伴诗酒读。诗酒在此!

    晚来无论雪,且伴诗酒读。春节将到,有什么好书适合在春节消磨?请看:诗了解和购买《浮生六记》、《人间词话》,点下面蓝字:钟二毛读过的书:中国最美情书,把柴米油盐过成一首深情的诗酒了解和购买山丘52度文艺白酒,点下面蓝字:喝酒也玩性冷淡风?山丘,只送亲人喝的文艺礼品酒!彻底告别酒后头疼口干,日销1000支风靡大江南北!福利疯狂刷屏的微商朋友请不要加。添加后,可以回翻以前发过的朋友圈,有很多有价值的干货。钟二毛的有赞小店【二毛文房】,1月6号上线,主要陈列钟二毛签名书和书法。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