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神医李雨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8 9:37:0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神医李雨

第一章 圣医秘方

“唉,又落榜了!”

“唉,怎么会落榜呢?”

在潭口中学看过高考成绩后,李雨叹息了一声。神医李雨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李雨懒得再去和同学们打招呼就默默地走向学校单车棚,骑上他那辆骑了八年的破单车向阳村方向走了,骑了约一个小时,李雨搞得一身大汗,才看到了村里的大山。这是一个江南的典型农村,这个村离潭口中学约二十里,村里有几座大山,还有一条小河蜿蜒全村。

村里有二千多号人,大部分人家都是着辛苦农作的日子,而李雨家位于村尾,有三间土房子,但是家里除了在地里种点水稻种点番薯之类的别无其它,要弄点活钱,得去山外做点小工。此时李雨刚回到村中的那口古井边的路口,一个长得非常壮实的30岁左右的农妇便笑着向他招呼:“先生,回来了?”

由于李雨是村里的第一个高中生,所以村里人便以“先生”来称呼他,久而久之,这个名号便取代了他的名字。

李雨“嗯”了一声,再也没有心情和那农妇说笑了,低着个头朝家里走去。回到家里,他打了盆冷水洗了个脸便直接回到房里。李雨的房间很简陋,一张小方桌上摆满了他十年寒窗的书本。小百姓养生网稍微像样的家具就是那张挂着白色蚊帐的老式*床*了,李雨脱掉那件白衬衣,只穿一条短裤躺在*小*床*上,他有点累了,心累,他实在想不出没有考上大学他应该怎么过?难道就像农村妇女一样天天脸朝黄土背朝天,这样的苦日子他可不敢想。想到这里,他更觉得世界一片灰暗,好像人生都没什么意思了,正在此时,外面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李雨在家吗?”

大门外,只见刘玉一脸焦急地站在大门口。她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少妇,脸上白中微红,很有光泽,眼睛水灵灵的.

“玉嫂,走得这么急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李雨问。

“黄武又打我了,说我是不会下蛋的没用的母鸡。”刘玉的眼泪出来了。

由于李雨是村里读书最多的,大家都把他当作一个百事通来看。当然,李雨平时爱看杂七杂八的书,什么《本草纲目》呀,《养殖大全》呀,《中华武术》之类的他都看。神医李雨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有时上课都会偷偷地放在课本下面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看。当然,他最常看的书就是《风水宝鉴》和《圣医秘方》,可能这些对他的学习形成了太多的干扰,所以他落榜了。

李雨听了这话,马上好言安慰她道“玉嫂,武哥也真是的,你们才结婚二年,没有小孩也是正常的呀,因为怀小孩首先得夫妻间有个相互适应的过程,不是说怀就能怀上的。再说,这个是两个人的事,可能武哥也有问题。怎么能打人呢?”

这时刘玉的眼泪已滴滴落到地上了,地上立即有了个小*湿*印子。李雨忙道:“玉嫂,进来坐坐,别哭坏了身体。我等下找找武哥,给你出一口气。神医李雨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刘玉轻移莲步,走进李雨家的小土泥巴客厅,她似乎有点累,一下子就坐在李雨家那条粗板凳上.李雨是村里读书最高的人,再加上又很敬老,所以他那个在村里会看风水,会用独家草药医病的远房大伯李检,他没有儿女,看李雨聪明伶俐,便将农村红白好事的一些礼节悉数传给了他。当然,他手中的汉朝年间流传下来的《风水宝鉴》和《圣医秘方》两部奇书也送给了他。这可是李检给李雨的全部遗产。李检大伯去世后,从来不哭的李雨哭了一*夜*,让村里整个李氏家族族人,都暗叹李雨和这个远房大伯的感情之深。

此后,村里一有什么红白好事,都会请李雨做礼生,写对联祭祖等活动自然也是由李雨主持了。

刘玉随手用袖子擦了一下眼泪,那份风情万种的样子让李雨不觉痴了,刚刚哭过的刘玉似乎是雨后桃花,非常妩*媚*。李雨暗想,不知黄武这王八羔子怎么了,这么个*美*人儿也舍得打,这货,真是不懂得爱女人。说明http://www.xbxys.com/

不久,外面的脚步声响了,李雨连忙站起来,当然,刘玉反应也是一样,不一会儿,李雨娘便扛着个锄头走进大门,刘玉叫了声“婶回来了,我也该回去做饭了。”

李雨给娘打了盆水,说声“娘洗把脸!”便进房间看书去了。一般的农活李雨一般不会做,只有在农忙时才会帮一把。不过,回到村里,李雨事也挺多的。不是东家小孩感冒了,来请他抓个草药,就是西家的猪病了,请李雨给看看。李雨毕竟受过正规的高中教育,所以脑瓜子在这方面还是很好用的,他现在已将大伯传给他的那两本书看得滚瓜烂熟了,而且很多草药偏方他都亲自上山抓药试验过。一般双休日或放假在家时,他一早一晚都在山里找草药,试配方。说明xbxys.com所以,还在读高时的时候,他家里便送到好多当地的农家特产,像鸡蛋之类的更是多得吃不了。因为高中时代的他,在村里给邻居做日子或看病,从来不收钱,但人家送来的这些特产,他只能收下,乡村里的人很淳朴,你帮了他一下,他一定会想法子感谢你,所以特别多人送鸡蛋给李雨吃。

拿出那本《圣医秘方》,看了几页,李雨便觉得看不下去了。他有点躁热,于是便合上书,踱出了家门。他还是习惯性地朝后山走去。快到山脚下时,他突然看到不远处菜地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等他走前时,才发觉是刘玉以一个*诱*人的姿势在摘菜。李雨看着正入迷,刘玉仿佛感觉到后面有人似的,突然站起,回过头来,见是李雨,于是便*妩*媚地对她笑一笑,露出了几颗整齐可爱的小贝齿。

“李雨,是你,又出来采草药么?”她温柔地问。

李雨笑道:“是呀,不知你那地里有没有?”这话有点那个。

“有呀,过来采!”刘玉不知怎么地,脸红红地回答。

于是,李雨便走了过去问:“在哪里?”

第二章 夜里采药

李雨走了过去,中间穿过一绿油油的苞米地,不过,李雨无心欣赏这片翠绿,因为他的目光再次被刘玉胸前的那对兔兔所吸引,刘玉似乎了发现了他有点那个的目光,于是笑道:“先生,我很好看么?”这片菜地里一片寂静,四处只是一片翠绿,没有其他人。 李雨笑道:“你的确很漂亮!”两人不知怎么地越走越近,两人都听到了彼此之间的心跳声。刘玉的脸红红的,李雨上前一步,一只手不觉就牵住了她的手。刘玉的呼吸有点急促起来。刘玉看了他一眼,眼神有点迷离,可是,李雨叹了一口气,道,有空我给你将那问题解决一下。

刘玉看看太阳老高了,连忙摘上一点菜回家去了。李雨由在菜地里找了几棵草药,在小沟边洗净尽了泥巴也慢慢悠悠地回家去了。

回到家里,发觉娘已做好中饭了,李雨才觉得很饿了,刚才在苞米地里大战了半个小时看来很消耗他的体力。于是,他盛了一大碗饭,美美地吃起来。

吃了饭后,李雨喝了一杯他自制的凉茶,觉得舒服许多了。

“先生哥哥,我妈脚扭了一下,请你去给她看一下。”张guafu的唯一的孩子小中在门外道。李雨的这个称号连小孩都耳熟能详了。

得,看来又不能午休了,李雨暗想。他挎上大伯留给他的一个仿古药箱,就跟着小中走了。到张*寡*妇家只不过十分钟的样子。

张*寡*妇正一脸痛苦地坐在床*上*,那*白*嫩*的小脚踝肿了一圈,李雨到了。

张*寡*妇抬走头,叫了声“先生”,便试图挣扎着起来,李雨用手势制止了她的行为。他搬了一条短单凳,就在她床前坐下来,然后说:“你这只脚是怎么弄伤的?”

张*寡*妇水灵灵的眼睛看着李雨道:“刚才上山砍柴,在背柴下山的时候踩上了一粒石子,滑了一下,脚就肿成这样了。”

李雨用手轻轻按了按脚部,张*寡*妇一阵吃痛,不过,她忍住痛没有出声。李雨通过触摸,细心感觉到她没摔伤骨头,应该是扭伤了韧带。于是他从随身带来的药箱里拿出了大伯传给他的金针,运气于手,开始全神贯注地给她针灸起来。他自小有空就跟着大伯学习他的秘方,因此他的针灸扎得很好,张*寡*妇先是有痛的感觉,然后便是一阵麻麻的感觉,再接着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行了半小时针,痛感消失。李雨又按照大伯所教的按摩术,慢慢在在患部按摩起来。张*寡*妇的脚很好看。肌肤细腻光滑,不过,他一边给她按摩,眼光却不自觉地看到了她细白丰*嫩*的大*腿*,他的某个部位便可耻地伸展了一下。他敛住心神,开始用独到的手法轻轻地给她不断地按摩,力道非常均匀,张*寡*妇便觉得有一种舒服的感觉。她微闭双眼,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李雨手法非常到位地给她按摩着,不过他的内心似乎有点痒痒的,这种感觉真奇怪。目光触及那光滑*嫩*白的*小*腿*,心想这么好的女人竟然成了*寡*妇,真是苦了她了。

“小中,去菜地里摘个瓜来用井水冰着,等下让先生哥哥吃个瓜”!张*寡*妇朝门外在玩沙子的小中喊道。小中应了一声,拿个菜篮子向菜园里而去了。

李雨继续给她按摩脚部,一种舒服感传遍她全身,张*寡*妇情不自禁地说:“先生,你的医术真好,针灸一下,就感觉不出什么痛了,现在又按摩一下,脚还很舒服!”不过,她抬起美丽的瓜子脸遗憾地又接着说:“你给我治好了脚,我又没什么可感谢你,家里别无长物。”

李雨深知一个张*寡*妇生活的艰难,他轻声道:“张嫂,你的情况我知道,不用怎么感谢,我学到了这个医术,给乡亲们治病也是应该的。”张*寡*妇轻叹了一声,似乎是转移话题道:“晚上你还去抓药蛙么?”李雨点点头,他一般会利用空闲的时候去找齐他想要的草药,而当地产的药蛙很难捉到,高考落榜,让他的晚上更是难以入睡,于是他一般晚上也会出去采药。药蛙很难抓到,他已出去了好几夜,都还没抓到一只。

张*寡*妇笑了笑,晚上如能走动的话,我也会去后山采药。李雨笑道:“你试一下,现在你就可以走动了。”于是扶着李雨的肩头下了床,李雨怕她久坐不适应,还是伸手扶住了她,那手自然就揽住了她的细*腰*,她的腰很柔韧,*手*感*谢特别舒服。张*寡*妇在地上试着走了一下,果然脚夫不痛了,她高兴地说:“先生,你的医术的确相当好!”

这时,小中用菜篮子提了个大西瓜回来了。他虽然小,却很懂事,在缸里舀了一盆水,将西瓜进入盆里水中。古井水就是清凉,不一会儿,西瓜差不多凉下来来了。张*寡*妇熟练地切了瓜,那小饭桌上便摆满了西瓜。张*寡*妇道:“先生,这里没什么吃的,吃自家种的西瓜!”

吃了几块西瓜,李雨从张*寡*妇家出来。他有点累了,决定回家休息一下。

下午天气热,李雨回家后看了一会儿《圣医秘方》,觉得有点儿累,于是便躺下休息了。这一躺就睡着了,醒来时见娘已做好了晚饭,李雨起来洗涮了一下,便吃了晚饭,带了个小药篓子,带了个手电,就朝后山走去。还好今晚的月色很好,并不用手电就可看清山路。李雨一路搜寻着药蛙,可是一路上也没有发现一个。渐渐地,靠近山脚了,依稀发现一个身影在前面,李雨走近时,发现是张*寡*妇,她的脚完全好了,现在行走如常了。

“哦,张嫂,你怎么来了呀?”李雨笑问。

“小孩吃过晚饭后睡了,我觉得晚上呆在家里也没什么事,于是出来走走,看能不能找到你需要的药蛙。”张*寡*妇回答道。

两人走近了,李雨发觉晚上的张*寡*妇更俏*丽*,那对兔子更是动人。不过,张*寡*妇突然大胆起来,伸出那双玉手就要抱住李雨,李雨回过头四下张望了一下,月明星稀,晚上没什么人出来活动。不过,他还是叹息了一声道,张嫂,别这样。

张嫂闻言,脸上一红,低下头去。

第三章 对你不客气

这天,向阳村的村级公路上来了一辆奔驰车,一个年轻的美女开着车正在盘山公路上走,有点不好走,一会儿转变,一会儿上坡,忙得她满头大汗,她旁边副驾驶上还坐着一个穿着时尚的mei女,那得体的衣服将那胸前的那一团美好恰到好处地凸显了出来,不过这*美*女司机穿着职业套装,英姿勃发的样子。不一会儿,车子在一处颠簸处停了下来,那mei女司机下得车来,发觉车子差点压到一个小泥坑里去了。可是此时,有几个青年正在前方游手好闲地走着,他们一看到车里的美女,眼都直了,几双有点哪啥的眼睛在她们身上扫视了几个来回,不一会儿,他们便接近了车子,mei女司机想开车走人,可是已经迟了,他们已拦在了路中间,一个还发出放*浪*的笑声:“哈哈,二狗,你看今天来了两个*美*女,咱们玩玩怎么样?”

那个唤作二狗的人挤上前来,试图想打开车门,不过他们打不开。于是,二狗的眼睛里似乎散发出有点那啥的光芒,他退后一步冲后面几个人道:“老二、老三,咱们一起打开门,和这两个*美*妞玩玩。”

那两个人也狂笑道:“我们刚喝了点小酒,想不到马上就有乐子了,我们一起来尝尝鲜!”

这几个人一起围上来,发现车里坐着两个天仙一样的美女,那高高*突*起的丰*满*可是让他们垂涎欲滴,二狗用手摸着车前玻璃冷笑道“两*小*美i*人,乖乖出来和我们玩玩吧!”

“你们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敢犯法么?美*女司机大声道。

“这里山高皇帝远,管它什么犯法不犯法,不玩玩这上门的好货那才给小弟犯法呢!”二狗狂笑道。

“你们给我出来,不然我就砸玻璃了!”那个唤作老二的道。这边老三还捡到一个大石块作势要砸。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大喝道:“住手!”

老三抬着一看,见是村里的“先生”,他腰间挂着一个药篓站在离自己的不远处。

“先生,看在你在村里受人尊敬的份上,你最好少管闲事,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二狗自以为自己手上有几下子,所以有不怕李雨。里面的mei女司机道:“你就是先生,我们正是慕名而来找你的。”

李雨伸手一指二狗等人道:“你们几个散了吧,不要在这里自讨没趣!”

“她们是你什么人,你护着她们做什么?再说,你除了会几手医术和看风水外,你这个书呆*子*一样的人还有能力保护别人?”二狗不屑地说。

“你们让不让开?”李雨有点火了。

“就不让开,你又能咋地?”二狗轻蔑地说。说着还扎了个马步,朝李雨招招手,“要不,你的皮痒痒了,我给你练练?”二狗将手指都点到李雨面门上来了,李雨火起了,一招“顺手牵羊“,二狗便摔了一个狗嘴啃泥。于是老二、老三便一起举拳朝李雨打来。“来得好!”李雨大喝一声,一个借力打力,老二、老三又是个嘴啃泥。

他们可惊讶了,只知道这个先生只是个读书人,没料到他还有那么两下子。其实,李雨大伯解放前可是宪兵队的高手,还保护过国民党的一个重量级人物。是当时国民党高层的十大保镖之一,只是李雨大伯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这段历史,只是告诉村里人,那几年自己在外学医术和风水之术。不过,他可把一身的武功都传给了李雨这个最放心的接班人。

“弟兄们,咱们一起上,我就不信打不过他!”二狗率先爬了起来,朝其他二人吼道。那二人忍痛也爬了起来。三人活动了了一下手脚,一起气势汹汹地朝李雨冲了过来,他们可真想对李雨来个群殴,好好地让李雨吃几记老拳。不过,李雨稍微用力于腿,迎头就是一记扫膛腿,“叭叭叭”三声,那三个人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时,就一起摔到一堆里去了。这下他们可是好久起不来了,可能是摔得痛了。李雨走上前去道:“怎么,二狗,服不服?要不要再来一下?”

“咱再也不敢了,您给我看看吧,我的腿好像有点脱臼了。”李雨将他们拉起,发觉二狗那腿的确是脱臼了,于是他用手在二狗的关节上一用劲,只听“卡”的一声,二狗那脚能动了。这下二狗和他的老二、老三抱头鼠窜而去了。

李雨拍拍手上的灰尘,笑着对车里的两位*美*i女说:“好了,他们不敢来了,你们来找我何事呀?”

第四章 有求必应

“我是乡里的人,不过我很少回来,一直在外办公司。昨天我妈回来,不料摔了一跤,但没伤到骨头,只是那腿却动不得了。在镇里听人家说你的医术很厉害,所以想请你去看看!不知你现在有时间给我妈妈治一下伤腿么?”那副驾驶位上的mei女道。

“好吧,我家就在前面,先去家里拿点药,我再跟你们走吧!”李雨道。

“那上车吧,我送你回家先拿到药来!”那*美*女道。于是李雨上了车,那*美*女司机轻轻地让开那个小泥坑,朝李雨家驶去。

不一会儿,一辆白色的奔驰车在李雨家门口的晒谷场停住。村里人都好奇地过来看着这辆漂亮的小车。“先生,来客人了呀?”有老大娘问。

“是呀,等下要去一下乡里给看下病。”李雨匆匆忙忙下车回到房间里,拿出一个仿古药箱来,又匆匆忙忙地上车了。mei女司机发动汽车,又上了村里的那条盘山公路。在汽车上,那个*美*女主动和李雨攀谈起来,原来她就是大名鼎鼎的乡里解放前逃到香港的一个大富翁黄贵的孙女黄玉。李雨早从大伯那得知,乡里的黄贵可是富倾华夏,解放前因害怕政策对他不利,匆匆逃到香港发展去了。不过近几年华夏政策变得开明了,实行改革开放政策,欢迎一切工商人士返回大陆办厂。黄贵当即回到深海市投资办厂,他可是个在华夏解放前出了名的经商通,所以,他一到深海市办厂,不几年便成了深海市首富。现在黄玉作为他的孙女,正在深海市管理着一家大型电子产品厂。

一辆白色的奔驰小轿车轻轻地在龙岭镇街上的一幢别墅里,黄玉和李雨下了车,那mei女司机将车泊好,也跟着上来了。

“妈妈,我给你请来了医生。”上得二楼来,黄玉朝里面喊道。

“那请他到这边来!”一个柔mei的中年mei妇的声音道。

于是,黄玉作了个请的姿势,李雨挎了个仿古药箱随同她进去了。这是一间很大的起居室,里面的家俱很考究,里面一个保养得很好的绝mei中年女人坐在一个特制沙发上。

那女人朝李雨微微一颔首道:“你就是先生么?想不到这么年轻!”李雨点点头。跟上来的那个mei女司机给他泡了杯上好的龙井。

“请坐,先生!”黄玉道。

李雨坐下,喝了口茶,那茶口感不错,有一股清香残留在口中,余香在喉。

喝了几杯茶,李雨道:“是不是开始给你查看一下脚夫的伤势了?”

那中年*美*女点点道:“这只脚不知怎么回事,就是动弹不得。”

李雨微笑道:“我检查一下看看。”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觉得还是让她平躺在那张大*床*上*更好。

于是他笑道:“还是请您躺在*床*上更方便!”于是黄玉和那mei女司机一起将那特制沙发推到那宽松的大床边,然后小心地扶她在床*上*躺好。那中年mei妇身材却很曼妙,李雨对这份mei艳还是暗自赞叹了一番。特别是这中年mei妇躺在*床*上,胸前的那两个山峰,还是让他向往不已。不过,这可是个亿万级富婆,自己只是一个医生的角色,他定了定神,叫那个mei女司机端来了一盆冷水,然后去冰柜里找上几个大冰块,放在水中融化,不一会儿,水温下降。李雨弯腰仔细察看了一下那双*美**脚*,可惜一张很精致的脚,因为脚*肿*起来了,而显得不太对称。他小心翼翼地给她脱开那个*玉*脚的上的非常名贵的袜子,这中年美妇穿的是一种裤袜子,退去了这层束缚后,这那丰满的大*腿*就掉人眼球了,还有那葱白的*小*腿*,更是美得精致,李雨一边用棉纱粘了冷水,在伤部小心地擦拭着,但眼睛的余光还是不免看一下那个不应该看的部位,他极力压制下自己的那股子躁动,从身边的仿古箱中拿出了一根银针,他先是用那冷水好好地给她的伤部擦拭了几个来回,然后那银针便进了穴位旋转起来,那中年*美*女不久就觉得有一股床*麻*的感觉传来,这种感觉非常舒服,不一会儿,那伤部竟然有一股热热的感觉,然后就是一阵舒服传来。李雨加快的旋转,同时一只手轻轻地*揉*捏*着她脚踝处的淤青,那中年*美*女竟然舒服得一阵轻轻叹,那光洁的脸似乎有点绯红。而那山峰也有点波浪起伏的样子。

这样子治了有半个时辰左右,李雨可是累出了一身大汗,他最后收了针,再从仿古药箱里拿出一一瓶紫色的药液,用药棉沾*湿*了*在伤部涂抹了一圈,那中年*美*i妇只觉得一股说不清的清爽从脚踝*涌*出*,这种感觉真是古怪,不过,她没从感觉中走出来,只听李雨收了手道:“您可以下床走走看了!”那中年*美*妇有点不敢相信。黄玉过来搀扶住她道:“妈,试一下吧!”于是,她扶着老妈下得床来,脚一下地,果然没有疼痛了。中年*美*妇放开黄玉的搀扶,竟然绕房间走了一周,原来的那股钻心痛那也没有了,反之,反而觉得步履很轻。

她大喜,对那美女司机道:“小慧,去给我将那本支票拿来!”于是小慧领命而去。不一会儿,小慧拿得一本支票过来,那中年mei女大笔一挥,就是十万元人民币的支票开好了。她将支票交给李雨道:“久闻先生大名,想不到你的医术比我想像的还更高明,这点诊治钱请笑纳。”李雨笑道:“这未免太多了吧?”那中年mei妇道:“不多不多,你的医术会值这个价,这个伤脚困扰我几年了,大医院的专家都说拍片没问题,但就是治不好,现在你给儿解决大难题了。所以请收下!”李雨见他如此说来,觉得她是个亿万富婆,这点钱收下也无妨。于是他便笑道:“那就不好意思了!”他接了支票,心想,高考虽然落榜了,但想不到人生的路还是不止一条,就是将大伯传下的医术学好学精,那也是一项行走天下的本领。

黄玉再次将李雨送回村里,不过这次一路上便没什么人在路上玩名堂了。在村口下了车,黄玉递给李雨一个很*小*巧*玲*珑的电话一样的东东道:“这是送给你的手机,号码是13407976655,以后也方便有事联系。手机里已存到了我和妈妈的号码,有事尽管来找我们。”李雨感到有点不好意思,想推辞,黄玉*俏*脸*一沉道:“如果当我是个说得上话的朋友就请收下,以后我有事也更方便寻找到你!”李雨想了想也是,便收下手机不表。因黄玉还有事情要处理,便告辞而去。看着她的车子消失在远处,李雨想了想,便决定再去找找那种药蛙,那次可没有找到。

于是便朝一条小路走去,一路背着个仿古药箱行走,倒也不算重。最主要的,箱里就有那本《圣医秘方》,倒也方便找药。刚走到一个田埂小径的时候,村头宋嫂也在找什么药草似的。

“宋嫂好呀!”李雨找了个招呼。

“哦,是先生呀!”宋嫂有点喜出望外。她正在找一种据说是治愈不*育*症的草药,不过没找到。

“不用去找了,我这儿有,问题是你的症状是什么?”李雨问。

“那好,回家去给我好检查一下吧!”宋嫂征询道。

“好吧,那就去一趟吧!”李雨向来是有求必应。他对村里人的态度就这样。

跟着宋嫂七弯八拐,终于来到了一处三进农家小院。进了院子里,里面倒拾掇得很整齐,院子里种了几颗柚子树,还种了几棵葡萄树,现在葡萄长势很好。宋嫂打开了大门,里面百一个大客厅,这里家用电器倒还时尚,基本上城里有的这里也有。宋嫂老公宋之多年在在南方打工,钱倒挣了一些,但就是多年来宋嫂都没生*育,让宋嫂很是着急,私下里总是去寻医问药,常常到很远的地方去抓了很多药,但就是没有效果。上个月,宋之回到家里一个月,和宋嫂也没少了床*上*工作,但就是不见宋嫂有什么怀上的迹象,宋之是彻底灰心丧气了,所有一气之下,提前上了南方挣钱去了,就留下宋嫂一人在家。

到了客厅,宋嫂要给李雨泡茶,李雨摆摆手道:“不必了,还是给你检查一下好吧,时间也不早了。”

“那到房间里面去吧!”宋嫂建议道。

“行,在里面更好检查!”李雨点头道。

于是宋嫂在前面走,李雨在后面跟着。不过,这小山村的住房结构基本上是同一样式的。都是前面是院子,后面是三进房子。

神医李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神医李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性感美女俏保镖8章

    原标题:性感美女俏保镖8章小说名字:性感美女俏保镖车祸俩人狠狠的互虐了一番,这才松手相视一笑,笑声畅快至极!“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通知我一声?还跑我这里把我的人打了?”男子甩了一支烟给他,笑着问道。陈风点上香烟,深深吸了一口,似笑非笑的回道:“早上才到,就被你的人抓回来了,你要是晚一点来,我怕是已经缺胳膊少腿儿了!”男子一怔,想起这个小审讯室的用途,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王晓光和陈风确实是老相识,更不仅仅是老相识。俩人一个院子里的,打小就光着屁股蛋子一起长大,小时候俩人在一起没少干过坏事,举凡偷

  • 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8章

    原标题: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8章书名: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第八章考验(2)黄海传一时也有点心不在焉,并没有注意车子开的方向对不对,惬意的打开车窗吹着清新的海风,直觉凉爽之极。夜幕下的大海,宁静与喧嚣共存,海水拍打着礁石,泛起一道道银色的水浪,黄海传极目远眺,肆意的欣赏着黑暗中波澜壮阔的海景。蓦地,黄海传突然醒觉,这条路跟他家是两个方向,慌忙的转头询问何丽,“这里是临海路,你怎么往这个方向来了?”“不错,这里是临海路。”何丽头部微转,笑看了黄海传一眼,“还真怕我把你卖了不成?”黄海传一时语塞,

  • 世界太大我不想看8章

    原标题:世界太大我不想看8章小说:世界太大我不想看第8章下跪谢河回头,看到是沈知微,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哟,沈大小姐。”“那是顾慕衍的平安符,给我。”沈知微没空和他打招呼,视线定在他手上的平安符上。“沈大小姐想要这个?”谢河挑眉,“不过可惜,这被我捡到,就是我的了,哪有让人之理。”“你……”“当然,沈大小姐非要要回去也可以。”谢河说着,眼睛眯了眯,“像五年前我下跪一样,沈大小姐亲自给我下跪一次,我就把这烂玩意儿给你。”沈知微早就知道没有那么容易要回来,但听到谢河这么说,还是呼吸一滞。谢河五

  • 踏雪尤知春寒8章

    原标题:踏雪尤知春寒8章小说名字:踏雪尤知春寒第8章韩瑾归的脸黑成了碳。冷眼看着这个女人执着的走完一步又一步。两圈走下来后,楚云深站都站不起来,可是却还是吃力地挺直着脊梁看向他:“韩总,您说的,我做到了,现在请您放过苏城。”“……”“滚!”男人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忽然吼道。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才像是反应过来一般,稀稀拉拉的往外走着。楚云深还没反应的过来发生了什么,就看见韩瑾归暴怒的一把将人给抓了过来,狠狠地按在了沙发上,背对着他。身后是男人解开皮带的声音。楚云深这下慌了。惊恐的大叫着:“韩瑾归

  • 烟波江上余音绕梁8章

    原标题:烟波江上余音绕梁8章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8章买醉这么的理所当然。她彻底顿住了,脚下像是灌了铅,足足有千斤重,一步也不能动。她的丈夫,这么理直气壮的让她给小三挪位子?萧月拧着眉头,嘴里像是被人塞了一只苍蝇,恶心不已。“陆温泽,你搞清楚,这是我家,凭什么让我走!”她被气昏了头,不顾一切的对他怒吼着,完全不管这样会不会让他最自己更加厌恶。一旁的江楠,见势不对,伸手拉住萧月,小心翼翼的说道,“小月姐,你不要生气,我手受了伤,又没有人照顾,才暂时住到你们这里,你要是不喜欢,我马上就走!”好一招

  • 相思满心间8章

    原标题:相思满心间8章小说名称:相思满心间第008章一起搬过来“哎呦,没事,我的小乐宝儿乖得很呢,老爷爷想死你了!”沐老爷子布满皱纹的脸上写满慈爱,哪有半点被叨扰的样子啊,欢喜之情简直溢于言表。方小鱼在一旁看着,瓷白的小脸上不自觉的挂上了一抹微笑。自从五年前逃家后,她开始一个人的生活,几个月后竟然查出怀孕了,她也曾一度考虑过要不要这个孩子,最后还是决定留下他,这个和她血脉相连的小生命。乐宝儿出生后,她就和他相依为命,没有亲人走动,有时候难免会感到孤独。没想到乐宝儿会和这个老人家如此投缘,也算是好

  • 乡野妇科小医圣8章

    原标题:乡野妇科小医圣8章小说名称:乡野妇科小医圣现场捉个正着这次给阿琴上药的时候,她的神色自然多了。乔兰出去办事去了,屋子里只剩下她们俩个人。甄峰柳边用心为阿琴涂抹着药剂,边问:“感觉怎么样?好点了没?”“还是痛,但是痒轻些了。”阿琴边答边仔细地打量着甄峰柳。觉得他这个人吧,长得一般,但身上透着一股很不寻常的气息。有一种男人的霸气。“见轻就好,这病得慢慢治,我又给你带了几副草药,你一定要坚持喝。一天一副,早晚各服一碗。能祛除湿浊之气。专门治这种病的。”甄峰柳边说边瞥了眼阿琴的身子,她下面赤着,

  • 略过岁月去爱你8章

    原标题:略过岁月去爱你8章小说名称:略过岁月去爱你第8章纠缠不清萧毅然无情的话,猛地将林语嫣拉回到痛苦的现实。她想不到,他的速度比她还快!是等不及和陆小桃在一起了吗?“林语嫣,你愣着做什么?当时你可是答应的很爽快!”萧毅然眼底映入林语嫣的痛楚,尽管她装的平静,可她眼角的湿意所折射出来的光,还是让他捕捉到了。林语嫣从那份离婚协议书上移开目光,抬眸看他,明明心里已经知道答案,可还是不甘心的问出口:“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们之间的爱情?萧毅然,难道当初你对我的誓言都是玩笑吗?”泪水瞬间滑落,她也

  • 贴身女杀手8章

    原标题:贴身女杀手8章小说名字:贴身女杀手第8章我以前是个杀手段天道突然就很想走到楼梯下面去喝个茶,幸好在这样做之前,他习惯性的观察了一下环境。这一观察,就看见红果果正坐在客厅那张宽大的沙发里笑嘻嘻的看着他,见他回过头,很小声的说了一句:“我劝你还是别去楼梯底下,她真的会杀了你的……”段天道一脸不屑的摆了摆手,像是刚刚赶走了一只苍蝇:“像她那样的,给我看我都懒得看……我啊,还是比较喜欢看你。”他起码有一半说的是实话,因为从转过头来开始,他就一直盯着红果果。其实红果果的脸蛋也挺好看,只是,只是!只

  • 极品透视8章

    原标题:极品透视8章小说名称:极品透视第8章再加赌注看到这边有热闹许多人直接围了过来,赵恒忍不住看了一眼柳晋,朝他做了一个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的动作。柳晋摇了摇头,许岩这家伙还真会配合自己,正好今天就让他在这里丢丢人现眼,这种伪善泡女的有钱人他最看不起,何况追的对象还是自己年轻漂亮的女老师。“没事,赵哥你还不放心我么。”柳晋看了一眼周围围着的人,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赵恒还想说话,旁边一个老头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看这位兄弟眼中带着光,赌石这玩意吧说是神仙难断,不过话说回来,有些人天生运气就很好。”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