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完整版【Boss凶猛:纯情丫头被升级】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7 21:14:1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Boss凶猛:纯情丫头被升级

第9章 :男人都一个德行

本以为辞职是件难事,她要顾虑的东西太多,可真正动了这心思,发现其实也挺简单的。版权xbxys.com

只是,这生活,还是得继续下去啊,卡里已经没有多余的钱让她休息太久。

强逞骨气,果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可如果说现在回去,那她也是鄙视自己的,好马尚且不吃回头草,她虽然不是匹好马,但也不至于这样犯贱被人看笑话受鄙视。

她就不信了,自己有手有脚,凭着她这些年来的工作经验,就不能找到比现在更好的一份工作,大不了她摆地摊去。

人活着不就争一口气吗?

主意一打定,她就在街边的报刊亭买了几份报纸,准备回家研究研究招聘栏,然后想起该给女儿买两件冬衣了。

工作一直忙碌,忙着忙着就耽搁下来了,小孩子身体又长得快,这不,正好有机会好好逛逛街了。

可是,她没有想到,会在商场里碰到一个让她大跌眼镜的人。完整版【Boss凶猛:纯情丫头被升级】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那是海芋的丈夫,耿家的太子爷,耿继彬。

耿继彬显然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正搂着一个年轻靓丽的女孩,旁若无人地做着亲密的动作。

千寻有些发愣,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走过去,替海芋质问一声,还是该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直接转身走人。

年轻的女孩看中了几件价值不菲的衣服,耿继彬卡一刷,博得美人笑,神情暧昧地离开。

海芋的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打到她手机上的,“千寻,咱们好久没在一走吃饭了,中午请你吃饭,我在你公司旁边的海底捞等你。”

其实才一个星期好不好,海芋的时间概念,显然跟她是不一样的。

在海底捞门口,招摇的红色法拉利小跑车几乎蹭着她的小腿戛然而止,打扮时尚的海芋拎着LV包笑嘻嘻地跳到她面前,“你提前下班了?我还以为要等上你一会呢。完整版【Boss凶猛:纯情丫头被升级】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千寻回头望了一眼那辆拉风的法拉利,那是耿继彬送给海芋的生日礼物。

若说他们夫妻关系不好吧,又不见得耿继彬就冷落了海芋,偶尔,还会在工作繁忙之余陪着海芋出席她们的聚会,每一回出现,都将海芋照顾得无微不至,总能惹来一堆女人羡慕的目光。

多金,帅气,又疼爱妻子,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不爱?

可是今天的一幕,让千寻感觉到不安。海芋是她从小到大的朋友,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一直同班又同桌,直到大学因为录取的学校不同,她去江城,而海芋留在了洛市,这才分开了几年。

可是这当中,她们一直没有断过联系。关于海芋和耿继彬恋爱的经过,她多少是知道一些的。海芋家里重男轻女思想比较严重,大学都是她勤工俭学读完的,千寻很高兴她能找到这辈子的依靠。版权http://www.xbxys.com/

原以为海芋是朋友里结婚最早,也会是最幸福的一个,却没想到,男人背地里都免不了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

千寻左右为难,不知道该不该把看见的告诉海芋,怕她伤心。

第10章 :你是不是看到什么

寻了位置坐下,服务员将点的菜都上齐。

海芋瞄着她搁在旁边的几个袋子,“咦,你逛街了,这几天我都快无聊死了,居然也不叫上我,真不够意思。”

话里虽怨,可是千寻知道,她也就是说说而已,这女人是刀子嘴豆腐心。

“我辞职了。”千平淡写轻描地道。完整版【Boss凶猛:纯情丫头被升级】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你辞职了?”海芋不大置信地望着她。

千寻将辞职的经过简单地跟她说了一遍,海芋几乎拍桌而起,“臭不要脸的,找她算账去。”

千寻笑了笑,摇头。

海芋愤愤不平,“难道你就让那女人骑在你头上拉屎撒尿。”

千寻喝进嘴里的茶差点给喷出来,这女人说话可不可以不要那么惊悚,还豪门少奶奶,一点也不淑女。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换个环境也不错,我想,要找份相等的工作,应该还难不倒我吧,只是时间问题。”

“你经济上要有什么困难,就直接跟我说。说明xbxys.com”海芋一直知道她的生活,捉襟见肘,丢了工作,想必不会好过。

“放心吧,我就算饿着自己也不会饿着你的干女儿是不是?一个月里如果能敲定新的工作就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真搞不定的话,再找你借。”

如果放在以前,千寻断然不会跟她客气,可是这会,她有些犹豫了。

其实海芋在耿家的生活,也并不见得是表面上的那么风光,得看人脸色听人闲话。

记得有次她打电话到耿家找海芋,电话是海芋的婆婆接的,口气很不善地说,“打错了,没这个人。”

当时她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心中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

“要不,你去继彬的公司吧,我让他给你安排个位置,反正你能力也有,一定不会比原来的公司差。”海芋提议道,似乎这个提议让她有些兴奋。

“那个,你和你老公的感情现在怎么样?”千寻刚问出口,便很想咬断自己的舌头,她本不想说的,可终究藏不住心事。

如果海芋斩钉截铁地回答她一声挺好的,这个话题,她到此为止。

毕竟,无端端地去问起人家夫妻的感情,挺无聊的,她也不是这么八卦的人。

隔着火锅升腾起来的白色雾气,海芋的笑容渐渐地僵落了下来,除了锅里翻腾的汤水咕噜声,空气里沉静得叫人心里发瘆。

千寻笑了笑,正准备说自己抽风八卦心作祟,让海芋不必放在心里,可是,海芋却在这时候开了口,“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这一次,轮到千寻沉默了。

良久,海芋提起筷子,从锅里挑出一大箸肉片蔬菜,吹了几口,也不管还是烫嘴的温度,就往嘴里塞去,一边大口咀嚼着,一边道,“他在外面包养情人,我早就知道,还不止一个,估计一个星期每天换一个都不会重样,从学生到秘书,或是演员模特,身份各不一样。你看见的那个,有我长得漂亮吗?”

此时的海芋,像说着别人的事,语气云淡风轻,只是眼里的痛,终究是也藏不住。

第11章 :是爱还是愧疚

“海芋……”千寻一直不能肯定自己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可是,冷不防地从她的嘴里听到这些,不免大吃一惊,不知如何安慰,“既然你都知道,怎么就能……”

这实在不像是她的性子。

海芋从包里掏出个烟盒,点上一枝,吞云吐雾间轻笑道,“你是不是想问,怎么还能容忍他的拈花惹草。”

千寻不予置否。

“我跟他在一起,他家里是不同意的,可是,他为了我,一直跟家里抗争,直到他父母屈服同意。因为要遵循他家的规矩,女人该在家里相夫教子,而不能到外面抛头露面工作,我毕业后,就没上过一天班,倒学会了挥霍的习气,一个月的花费动不动就是上十万,他也不在意,有时候甚至还背着他父母问我够不够用……”

千寻疑惑了,这到底是爱还是不爱,是因为愧疚,还是耿继彬对每个女人都这么地大方?

“除了大学里我在外面做的几份家教,在夜店推销过啤酒,在咖啡厅里当过服务员,我没什么工作经验。我也没你那么有勇气,敢未婚抚养一个孩子,辛苦地去打拼。可能,由俭入奢易,而由奢入俭难。所以,只要他能保证我衣食无忧,并且将那些事处理干净,至少还维护着我这个做妻子的面子,我就不会离婚,也不会去管他什么事讨他嫌……”

不想讨他嫌,那是因为,海芋的心里还爱着那个浑蛋男人。

可是千寻却担心,但若有一天,耿继彬连最后一点的愧疚心都没有了,海芋也许就会被他一脚踹开了。

男人无情的时候,哪会顾念旧情。

可她终究没有说出来,这些道理,海芋可能都懂,但仍免不了自欺欺人,守着爱情的余温度日。

“千寻,我知道你很关心我,但是,今天的事,你就当不知道,给我留点颜面。你知道的,我这人最爱的就是面子了,好不好嘛?”海芋抓住了千寻的手指摇晃着,刚才的落寞被此刻玩笑的语气代替,最后一句,甚至像平时一样地撒起娇来。

“好吧。”千寻轻轻叹了口气,嘴里的食物,终究不知滋味,一声面子,道出多少无奈和辛酸,海芋的做法,终究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

同床异梦的夫妻,又能走多远呢?

千寻挨到了下班的时间才回家,失业的事,她不想父母知道,不想让他们跟着操心。

母亲身体不好,帮她带着安安,父亲又瘸了腿,虽然有份工作,替一家小工厂守门,可薪水微薄。这个家,基本上就靠她一个人的收入,她不能垮。

其实,他们并不是她的亲生父母。

母亲不能生养,父亲一直不曾嫌弃。那个时候,他们跑遍了大小医院的不孕不育专科,恰好她被狠心的亲生父母抛弃在医院门口,他们就将她抱养了回来,从此视作亲生女。

安安的到来,并没有在这个家庭里引起轩然大波。他们从最初的震惊到最后平静地接受了这个小生命,父亲甚至安慰他道,“我正想着温家无后呢,这不,千寻就给咱们送来了个小公主,长得多像咱们的千寻。”

安安跟着父亲姓了温,上了温家的户口,成了温家的孙女。

千寻的感动无以复加,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对他们俩加倍地好。

第12章 :安安我的宝贝

“爸,妈,我回来了。”她一进门就换上了笑脸。

安安从爷爷的身上爬下来,如同花枝招展的蝴蝶扑进她的怀里,“千寻,你回来了。”

温母笑着走过来,捏着小家伙的鼻子,“你这丫头,妈咪不叫妈咪,我看呐,以后得少让你看点动画片,免得学坏,没大没小的。”

千寻笑道,“没事,安安的妈咪,也是安安的好朋友。”

安安学的那部动画片,是宫崎骏《千与千寻》。以前安安和别的小孩一样,有点贪吃甜食的习惯,但自从看了那动画片,她便变得有些节制。

她说,“贪吃会变成猪的,多难看,安安是漂亮的小公主,要和千寻妈咪一样保持好身材。”

这么小的年纪,就知道爱臭美了,长大了可不得了。

穿上新衣服和漂亮的小靴子,安安便跑到房里的镜子前左顾右盼。

温母笑道,“小样儿,还照,镜子都被你照穿了。”

安安双手插在小蛮腰上,望着镜子里的小人儿道,“魔镜魔镜,快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千的扶额,看来睡前童话讲多了也不见得是件好事啊,只是看着女儿一本正经的样子,又忍俊不禁,她打开另外两个袋子,“妈,我给你买了件羽绒衣,爸,你试试这件大衣,现在天冷,出门多穿点。”

温母心疼她,“你看你,我跟你爸又不是没穿的,干吗花这个钱浪费。你啊,有钱就存着点,年纪也不小了,该为自己考虑一下,也给安安找个父亲了。”

千寻默然。

大学毕业那年,乖乖女未婚先孕,男主不明,曾让她的一群亲朋好友瞠目结舌。

所有的人都对安安的生父充满浓厚的兴趣,海芋曾经对她严刑逼供过,甚至“卑劣”地企图用酒灌醉她,引出酒后真言。

可是,最后的结果是,千寻放倒了一桌子的男男女女。

从此以后,再没有人敢跟她拼酒。

安安的亲生父亲是谁,这个答案,除了千寻自己,一直是个谜。

就是宠她如宝的养父母,她也不曾透露半分,只跪在他们的面前,请求他们的原谅,求他们别再追问,所有苦果,她一个人承担。

至于那个男人,根本就不会知道,有一个女儿的存在。

可是,那个人,如今突然地出现在洛市,是公事?私事?还是他终于看到她留给他的线索找来了?

她不知道,心里头乱得很。

第13章 :事发

第二天,千寻还是一如往常地早起,准备好一家人的简易早餐,送安安到幼儿园。

等递上辞职信,交接完手续,她就彻底地成为了无业人员。因为是部门经理,她的辞职信必须交到老板的手中。可是到了办公室才知道,今天那二世祖并没有上班,倒是听到传言,公司将会被一家新的上市公司收购,江山将易主。

这个消息来得有些突然,可以说是毫无征兆,可是,那与她还有什么关系呢?

马银玉踩着高跟鞋到她面前,趾高气扬地,“把辞职信给我吧,我会替你转交给高总的。”

那防备的姿态可是鸡蛋缝都不留。

千寻轻轻一笑,如此正好,她也不必面对那个心怀鬼胎的二世祖,甚至有些感谢地,“那就麻烦马助理了,我下去把工作交接一下,收拾收拾就离开,免得碍着某些人的眼睛,天天自危睡不安稳。”

“你……”马银玉青着脸,却碍于几个秘书在场,悻悻不得发作,没有人肯承认自己的心虚。

交接并不复杂,许多事情她都已经打印成章,交给相关的人即可。也没有几样东西要收拾,她没有将私人物品摆放在办公室的习惯。

下午走的时候一身轻松,只是想着得尽快找到新的工作,骨气可逞,但粮不能断,否则一家子得喝西北风去。最艰难的时候都过来了,这个槛,她说什么也能走过去。

她又去报刊亭买了几份报纸,原本是冲着招聘信息去的,却没想到会在头条上看到这样一则消息:为博红颜一笑,神秘富商一掷千金置豪宅赠名模。

照片有点模糊,富商侧着脸,但千寻还是一眼认出了那两个人的身影,不是耿继彬和那年轻的女孩又是谁?

明知道这是娱乐圈惯用的借机炒作的的手段,可是千寻觉得心里很不安。虽然海芋早知道耿继彬在外头偷腥,虽然没有点名道姓地说那富商是他,可是以现在狗仔无孔不入的程度,他的身份很快就会扒拉出来。

到时候,要海芋怎么办?就连自欺欺人都没有办法继续假装下去。

海芋没有娘家人可依,她那将女儿当作摇钱树的父母,为了那不成器的儿子过得轻松体面点,一定会坚决地反对她离婚,一定会劝她忍辱负重,做好为人妻子和媳妇的本份,然后可以继续从她的身上榨取为数不少的赡养费。

有那样的父母,真的很悲哀。

这人与人真的没有可比性,不是亲生父母的胜似亲生,这亲生的反倒很没人性。

千寻给海芋打电话,那头却是关了机。

也是,这个时候,只怕是有很多不怀好意的人给她打电话,关了可以落个清静。

可是,千寻很担心,她决定去海芋的家里看看。

当年为了避开婆媳问题,耿继彬特意为海芋在外添置房产,过起二人世界。可是,谁又能想到,如今男人又在另处金屋藏娇。

千寻甚至开始觉得,耿继彬并不爱海芋,他娶她,不过是打着好在外面鬼混的幌子,商家老板毕竟需要一些正面的形象来维护企业的形象。

第14章 :怪我一直太懂事

当她抵达小区的时候,附近有疑似狗仔的人正蹲着点。好在这里是洛市最高档的小区之一,里面都是独门独院的别墅,所拥有的主人非富即贵,保安系统很完善,这些人要混进去,怕是不易。

海芋给过她小区的门卡,所以并不担心进不去。当她掏出来的时候,有眼尖的狗仔大概以为她长得和善很好骗,“美女,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千寻警惕地,“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有个亲戚住在这个小区,我呢,是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想给他送点家乡特产,可是忘了他的电话,以前我来过这里一次,知道他家的位置,可是保安又不让我进,所以能不能请美女帮个忙,把我给捎进去。”

千寻望了一眼他手指方向的车子里还有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在探头探脑,冷笑了一声,“当我三岁小孩呢,想骗人呢,就把你的那些狗仔器具藏好点。”

那人脸色自然挂不住,千寻转身走进小区,是佣人来开的门。

“太太呢?”千询问。

“在楼上呢,把自己关在房里,一整天不吃不喝的,千寻小姐你跟太太要好,就劝劝她吧。”佣人倒是好心,并没有落井下石欺负她这个丈夫不爱婆婆不疼的女主人。

“嗯,吴嫂,麻烦你去熬点粥,做两样小菜。”

“好的。”

千寻踩着大理石铺就的光鉴楼梯,经吴嫂指点,推开了海芋卧室的房门,一眼看见满地狼藉。

这屋子里就像是经历台风过境,杯子,桌椅,枕头,被子,梳妆镜,统统都摔到了地上。还有那些见证着甜蜜幸福的结婚照,海芋一直珍爱着,如今也是碎裂不堪,可以想象她此刻有多么的伤心。

披头散发的女人靠着床边蜷缩坐在地上,千寻想过她会难过,但没料到她会崩溃成这样。

因为知道事情的缘由起因,反倒不知从哪里安慰起。走过去,抱住她,“别难过了,为这种男人伤心不值得。”

海芋将头抵在她的肩上,“千寻,也许你说得对,女人一味的容忍只会纵容男人的劣根性。我们的婚姻其实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出了问题,刚开始是夜归,说是工作忙,后来发展到夜不归宿。就是再傻的一个女人也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可是我忍着,以为他总有一天会回头,却发现原来只是我一直在自欺欺人。”

千寻咯噔了一下,她这是,准备出手还击,还是心生放弃?

“那你…….”

“别担心我,没事,大不了一夜回到解放前。千寻,你说,我还可以重新开始吗?”

“当然能,可是,海芋,你真的想好了吗?”

“不是我想没想好,是耿继彬他,逼着我做决定了。”

千寻顺着她的视线,看见床头边上搁着几页白纸黑字,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闯进她的视线。

Boss凶猛:纯情丫头被升级》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Boss凶猛 或 纯情丫头被升级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战凌1章(第一卷 幻乐之界第1章 俩老头)

    原标题:战凌1章(第一卷幻乐之界第1章俩老头)小说名:战凌第一卷幻乐之界第1章俩老头书桌前,叶凌手指在键盘上不停的按动着。忽然,一阵轻微的响动。叶凌敲击键盘的声音也戛然而止,他随手抓起身边的一把原木色吉他走出书房。大门紧闭着,地毯上整齐的摆放着两双黑色布鞋。叶凌目光一寒,紫色的瞳孔内散发出一股杀气。他径直走到客厅内,发现客厅沙发上俩分别穿着黑白唐人装的老头子。其中一个老头子头发花白,银白色的胡须在那布满皱纹的手指间滑动着,另一只手则慢悠悠的品着茶。整个人十分的悠然自得,而另外一个老头虽然满头黑发

  • 萌仙驾到:倾颜复华裳1章(第一卷 曾有容颜惑少年第1章 楔子)

    原标题:萌仙驾到:倾颜复华裳1章(第一卷曾有容颜惑少年第1章楔子)小说名:萌仙驾到:倾颜复华裳第一卷曾有容颜惑少年第1章楔子天历三月十五,龙宫里热闹非凡,活了几十万岁的老龙王将在今日迎来他的第九个孩子。但凡是有点娱乐精神的仙们都知道,老龙王膝下所出皆是龙子,而今日出生的这位,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龙女。要说这些万年来发生的稀奇事还真是不多,万八年前浮生渌的出现给这六界带来了和平安定,自此以后四海八荒之内再无战争,这天上地下也难得的平静了一阵,而我们的故事也正好要从这里说起。上古神族之一的龙族本与世无争

  • 杠上腹黑教主1章(第1章 新婚当天,弃若敝屣)

    原标题:杠上腹黑教主1章(第1章新婚当天,弃若敝屣)小说名字:杠上腹黑教主第1章新婚当天,弃若敝屣这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是个举行婚礼的好时间。草地上,孩子们在热闹的笑着,闹着,大人们也在高兴的交谈着,一切都为即将举行婚礼的新人祝福着。牧师是他最好的朋友腾飞,带着笑意上台了,说道:“接下来,让我们有请帅气的新郎和漂亮的新郎上台。”莫少天一身粉色的帅气的新郎西装,脸上露出了笑容,挽着新娘走了出来,新娘今天的打扮婉约又大气,白色的头上象征着纯洁的意思。腾飞带头鼓掌,下面的嘉宾也跟着鼓掌了,小声的说道

  • 不朽神瞳1章(第一卷 乾灵宗第1章 乾灵宗)

    原标题:不朽神瞳1章(第一卷乾灵宗第1章乾灵宗)小说名:不朽神瞳第一卷乾灵宗第1章乾灵宗晨霄大陆,东洲东域,有一灵山,名为乾灵山,终日灵气萦绕,仙波浩淼,实为修士修行的极佳之地。乾灵山上,一座宗门矗立,因乾灵山而得名,名曰乾灵宗。此刻,通往乾灵山的一条小路上,在日炎的照射下,几个少年的影子被拖的斜长。不用看他们身上的宗服,单单看着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挑着两桶水,便可看的出来,这几个少年乃是乾灵宗的外院弟子。“萧寻师哥,你说为什么我体内的玄气明明已经够冲破虚武境四重的桎梏,但我几次用功却冲不破呢。”一

  • 律师小姐你别跑1章(第1章 情敌相见,必有一伤)

    原标题:律师小姐你别跑1章(第1章情敌相见,必有一伤)小说名称:律师小姐你别跑第1章情敌相见,必有一伤最近阿力很郁闷:他的心目中的女神,也是从小在一个大杂院里长大,青梅竹马的自小玩伴,同时也是阿力未来孩子他(她)妈的,那个漂亮的尹夕儿,据说是正在跟一个什么帅哥谈朋友。告诉阿力这个消息的人,是他一个最好的朋友。所以,阿力当然会相信,这事儿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准确无误的了。为了弄清那个“帅哥”具体的工作单位、家住何地,阿力也是费了些脑筋和关系。这不,刚才就接到了一个哥们的电话,语气肯定的告诉了阿力:他

  • 腹黑前夫,你被捕了1章(第1章 无情到底)

    原标题:腹黑前夫,你被捕了1章(第1章无情到底)小说书名:腹黑前夫,你被捕了第1章无情到底“我说你们现在的小孩啊,到底是怎么个一回事?真把这民政局当后花园玩呢?刚结婚一个月就要离婚,这是神马情况?”民政局的阿姨背后高高悬挂着一个“百年好合”的牌子,嘴里絮絮叨叨的怪罪着面前年轻男女的行为。女子心不在焉的摆弄着手里的平板电脑,丝毫没有一丝的波动不仅让男人焦急,更是让民政局的阿姨生气。阿姨指着两个人警告道,“你们两个小娃给阿姨记好,不要一时头疼脑热就离婚结婚的,伤不起!我可是做好存档了,下次你们来,不

  • 武极阴阳1章(第一卷 初露头角第1章 水火相济)

    原标题:武极阴阳1章(第一卷初露头角第1章水火相济)小说名字:武极阴阳第一卷初露头角第1章水火相济西岳大陆,入眼的是一望无际的山川,处处是郁郁葱葱的森林。抬头则是湛蓝一片,偶尔飘过的云儿似白雪、如棉丝,更有种伸手即触的错觉。五行大陆,上有北泽、下有南林,左有西岳、右有东原,外加中部的中土,正好五分天下。五个大陆分别对应于水、火、金、木和土,西岳大陆自然就是金元素的主宰,人们习惯性地称为金大陆。季夏时节,不过才日上三杆,金大陆东南方的金叶城已显得热闹非凡。四处拥挤的人群中,一位青衣少年如穿花一般,

  • 霸道老公戏萌妻1章(第1章 机场接机)

    原标题:霸道老公戏萌妻1章(第1章机场接机)小说名:霸道老公戏萌妻第1章机场接机六月,多雨的夏季,连绵的雨会让人觉得烦躁,却还是没有打消房间里一个人睡觉兴致。阳光透过雕花玻璃,打进屋内,三面是陷进墙壁里一尺的红木衣橱,琳琅满目的衣服,小洋装,休闲服,睡衣,各式各样,不难看出,房间的主人,生活条件不差。中间是一张很粉色的双人床,主人似乎还没有起床。“小猪来电话啦!小猪来电话啦!”可爱的铃声打破屋内的寂静,也打乱了她的美梦,只见一双芊芊玉手从被褥里伸出来,寻着声源,摸索着手机。“啪”女孩接通了手机。

  • 冷少将的军医官1章(第一卷 情动军心第1章 需要到这种程度么)

    原标题:冷少将的军医官1章(第一卷情动军心第1章需要到这种程度么)书名:冷少将的军医官第一卷情动军心第1章需要到这种程度么会见的地点是一家大型的俱乐部,机会只有一次!“老大,下面的交给你们了。”耳麦里面传来了一个笑嘻嘻的声音:“好好把握“春宵”哦。”“嗯。”走在前面的男人一如既往的冷着脸。现在他们要去见的,是亚洲最大的军火中介商。谷骁扮演前来购买军火的人,而她是他的花瓶小秘。会面的场合如此歌舞升平,一点也不会出事的样子。谷骁对着她勾了勾手指,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凌娅愣了愣,很快摆出一个温

  • 重生不嫁豪门1章(第1章 明媒正娶)

    原标题:重生不嫁豪门1章(第1章明媒正娶)书名:重生不嫁豪门第1章明媒正娶“你个生不出儿子的老母鸡,现在还鸠占鹊巢的,还敢留在我们宋家不走,看我打不死你。”“婆婆,儿媳妇到底是怎么让您不满意了?您竟然如此的讨厌媳妇。”温婉玉带着眼泪,一边躲着老太太手里的扫把,一边不甘心的问道,“您口口声声说媳妇鸠占鹊巢,那您可知婉玉是宋祁明媒正娶回来的老婆啊。”温婉玉不知自己为何如此惹婆婆的讨厌,嫁给宋祁的这几年以来,自己每天战战兢兢的,生怕某一天又是惹得婆婆不满意,老公在自己和婆婆之间难做人。可是一晃就是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