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斗春归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10:29:5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斗春归
一、

刚过卯初,重华院大丫鬟朱砂站在廊沿下看着东方薄曦,寻思着要不要等一会儿再叫自家小姐起床.

时已七月,连着几天湿热的人透不过气来,半夜终是下了场透雨,才驱散了些闷热,此时正是好眠之机,可一想到自家姑娘的性子必是不肯的,朱砂叹了口气,挑帘进了正房。小百姓养生网

“二姑娘,该起身了,”朱砂在黑漆镙钿拔步床外轻声道,另一个大丫鬟胭脂则将准备好的衣服捧了进来。

“嗯,”罗轻容早就醒来了,只是天气难得凉快,她便多躺了一会儿想想心事,只等着朱砂来叫。

虽然只有九岁,正是爱眠的年龄,可多年的习惯一旦养成,想改也不是那么容易,若是她记的不错的话,而且现在离父亲与那个女人回来,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而许多事情她还没有做。

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朱砂上前用鎏金镶珠银勺挂了水墨冰丝轻纱帐,“依奴婢说,这天儿亮的早,其实也才卯初~”

“左右已经醒了,”罗轻容下了床,看到乳母富妈妈进来,后面跟着一溜端面盆捧节栉的小丫头,含笑道,“妈妈早~”

“我的姑娘哎,”富妈妈挑起晶莹剔透的琉璃门帘嗔了女儿朱砂一眼,“我不是说了晚些叫姑娘么?”说着自牵了罗轻容的手,“姑娘正长身体,得多睡会儿子,老夫人又疼您,”真去的晚了也不会挑理。

罗轻容微微一笑,径直打量胭脂捧着的鹅黄色花鸟双绘绣的薄绸单衫和茶白色立水裙,点点头走到四幅富贵春深紫檀屏风后,祖母罗老夫人并不是自己的亲祖母却对自己犹如亲生,也正因为这样,她也要做得更好。

“妈妈别怨姐姐,是我睡不着,”罗轻容由小丫鬟服侍着洗漱后在紫檀雕花妆台前坐下,“祖母待我好,我更应该孝敬不是?”

自己的父亲武安侯只是个庶子,若不是当年伯父战死,只留下堂姐罗绫锦一个女儿,父亲就算是战功累累,武安侯这个位子也轮不到他,而罗老夫人就算是心里再遗憾,难过,也从未在外人前面表现出来过,罗轻容是活过一世的人了,自然明白这其中的不易和伤痛。

“我家姑娘最懂事了,”富妈妈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姑娘如今已经长成了含苞待放的小小少女,一脸欣慰的接过朱砂手里的牙梳,“姑娘这头发厚密,我给姑娘绾个望仙髻?”

“我才多大?还是梳个丫髻,”罗轻容别过头,不肯俯就,“您歇着,让朱砂姐姐来就成了。原文xbxys.com

富妈妈见她不肯,也不勉强,丢开手在罗轻容身边坐了,“听说您让罗管事给各铺子重新订了契书?”

“那些铺子眼看都要到期了,我让罗管事去问一下,看看有没有人想再租咱们铺子的,”罗轻容抿嘴一笑,看着朱砂打开着紫檀填漆芙蓉妆匣,从里面挑了一对水晶珠花出来,“就用这一套吧,看着凉快些~”有些事情富妈妈是永远不会知道的,而她只不过是要在它们发生之前,做到未雨绸缪,先那个女人一步。

“姑娘起身了么?”一个清冷的女声响起,罗轻容急忙起身,迅速在人高的黑漆镙钿水银镜前扫了一眼,便迎了出去。

“轻容见过兰姑姑,”兰姑姑是罗老夫人齐氏特意从娘家姐姐齐太后宫中请来教导孙女礼仪的,算是罗轻容的半个师傅,又是正七品的女官,所以罗轻容见了她是要行半礼的。

“将老夫人赏的那个项圈给姑娘戴了,”兰姑姑打量了罗轻容一眼,吩咐朱砂道,“去年姑娘已经出孝了,又是到老夫人那里去请安,太素净了不好~”

“是,”罗轻容心里一凛,多年的习惯都一年了还改不过来,“胭脂,”

“姑娘也是这么说,咱们姑娘这容貌身份,什么要样的宝物都压得住,”胭脂也是服侍老了的,听到兰姑姑说话已经打开了个红漆扁匣,将一只缀了红宝石的纯金缨络八宝项圈捧到罗轻容面前,自家小姐在这位兰姑姑面前,是从来不会犯犟的。

“好了,快去吧,”兰姑姑满意的笑笑,“莫要让老夫人等急了。”想来是出身的缘故,自己这个学生可比常住宫里的华阳郡主罗绫锦温顺多了,小小年纪一举一动便透着清雅淡泊,对自己又言听计从,勋贵之家竟然有这个的良质美材也是难能可贵。

“老夫人,二小姐来了,”清泰院大丫头紫棠笑眯眯的为罗轻容挑起瑞安堂的竹帘,轻声道,“老夫人晚上睡的晚,这才起身。版权http://www.xbxys.com/

罗轻容微微颔首,谢过紫棠的好意,这一世,她知道了一个好汉三个帮的道理,更懂得了如何广结善缘,“是我来早了,听说你哥哥要娶亲了?这是大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找富妈妈说,”

说话间,朱砂已经将两只荷包放到紫棠手里,“这是我家姑娘还有我们几个的贺礼,紫棠姐姐莫要嫌弃~”

紫棠是家生子,可偏偏父母双亡,只余一个哥哥在外院当差,家里并没有老人张罗,见罗轻容赏下东西,还说要富妈妈过去帮忙,急忙曲膝道,“谢姑娘赏赐,奴婢也正愁着家里没个长辈指点,院里的几个老嬷嬷又都忙的很,那就劳烦富妈妈给拿个主意了,待嫂子进门,紫棠带她来给姑娘磕头~”

“容儿快进来,”罗老夫人正由紫梨服侍着梳头,从妆镜里看到罗轻容,笑着招手,“晚上你家姑娘可睡的好?”这是在问跟着罗轻容的朱砂。

“回老夫人的话,我家姑娘睡的香,卯初就起身了,”朱砂曲膝道。

“你这个丫头,我不是说过么,要你多睡会儿,就算你来的晚些,我还能跑了不成?”罗老夫人将罗轻容拉到身边细细端详:如瓷般细腻白洁的面孔已经裉去曾经些微的婴儿肥,尖尖的下巴、大大的杏眼、弯弯的黛眉,樱唇含笑,如佛经里的优昙波罗花一般,浑身散发着氲氤宁静的气息,全无小孩子的稚气,罗老夫人世家出身,一生阅人无数,可也不得不承认像自己二孙女这样沉稳大度的女孩她一生也没有看到过几个。再想到自己养在太后姐姐身边在一干贵女中也当得起佼佼者的的亲孙女罗绫锦,虽然比罗轻容年长二岁,却少了这分从容沉稳。

“容儿不是一夜未见祖母,想得慌么?”罗轻容趴在齐氏面前的三围紫檀雕花妆台上为她挑选了一只金镶蓝宝云蝠簪递给紫梨,嬉笑道,“祖母戴这支最好看~”

“你这个丫头,”罗老夫人亲昵拿指头捣了捣罗轻容光洁的额头,示意紫梨为她插上,“嘴就是甜,”

“可不是么?”罗老夫人身边的李嬷嬷笑道,“每日有二姑娘陪着,老夫人都能多用一碗饭~”

“那孙女中午也过来陪祖母吃饭,”罗轻容看着罗老夫人枯黄的容颜,心里一黯,若是记得不错,祖母没有熬过明年冬天,“晚上也过来~”

武安侯府世代从戎,从太祖年间至今,不知有多少儿孙血洒疆场,也因为这个原因,罗家子嗣一直不盛,到这一代,老侯爷膝下三儿一女,老夫人齐氏嫡出的长子罗远鸿二十岁时就战死在辽东,爵位便由庶出的二子罗远鹏袭了,而庶出的三子罗远鹄袭了五品骁骑尉,去年任了登州任登州卫指挥佥事,带了夫人程氏与一双儿女同去,庶出的女儿罗远鹭则嫁了北安伯嫡次子为妻,因跟着家人回安徽老家守孝,已经几年没有上京。

罗远鹄一家一走,罗老夫人齐氏身体不好,武安候发妻高氏四年前去世,只留下嫡女罗轻容一个,武安侯府便没有了当家主事的人,齐氏万般无奈之下,便点了留在府里的生了罗远鹏庶长子罗旭初的柳姨娘与自己身边的李嬷嬷理事,而罗轻容则是在去年出孝之后,提出跟着李嬷嬷和柳姨娘学习家务,齐氏想着姑娘大了,也是要熟悉家事的,就应允下来,谁知不过一年功夫,罗轻容居然越来越驾轻就熟,处理起大小事务井井有条,李嬷嬷又惦记老夫人的身体,索性禀了齐氏,将家事交与罗轻容,自己仍回清泰院侍候。

因此每天用过早饭,罗轻容都带了柳姨娘到离清泰院不远的正己堂听事。小百姓养生网

“我倒是想,”齐氏由李嬷嬷扶了笑道,“可是如今咱们一家人都要指望着我们管家二小姐操持呢~”

“祖母又来取笑我了,”罗轻容脸一红,上前抱了罗老夫人的手臂,皱着鼻子道,“谁不知道咱们武安侯府有一位既明理又会持家的老封君?孙女不论去哪家府上,人家都说我最像祖母呢~”

“这是连我带你一块儿夸了,”齐氏被孙女哄的心情不错,心里却在感慨孙女自从持家之后越发性子越发清冷,难得像个小儿女一样来撒娇哄自己欢心,“我们家容姐儿明理会持家是好事,只是琴棋书画上不能轻忽了,咱们虽是武将世家,但也不能让人以为都是粗鲁的!”

这是在提点自己了,罗轻容连忙称是。

“我听说你将咱们名下铺子的文契重新理了一遍?”罗老夫人已经听李嬷嬷说了,但她想听听罗轻容的用意。

二、

“是,”罗轻容收起脸上的笑容颔首道,“左右有些铺子也快到期了,不如一起重新拟了,”

那个女人一进侯府接管家务,就收回了几家位置最好的铺面要自己亲自出面做生意,结果无论是什么美容,还是什么点心,都空有壮志雄心,做什么赔什么,反而让父亲出面收拾残局,这次她不能再趁了她的愿,“咱们的铺面地段好,租的又都是多年的老交情,罗管事跟他们一说,也都愿意,”

“可文契一定五年,”齐氏有些迟疑,这生意讲究个随行就市,五年内这租金能没有一点变化?“要是有什么变故~”

“孙女与罗叔商量了,也问了那些掌柜的意思,像恒发钱庄那样的,就定了五年,”钱庄实力雄厚,一旦在哪里立的招牌,只有去别处开分号的,打出字号的地方一般不会挪动,“丝绸铺子和米粮铺子,签的是三年,”

罗轻容知道祖母罗老夫人对自己远在辽东,已经成为自己继母的那个女人没有什么好印象,索性将话挑明,“许是孙女想左了,只是听说母亲并不太通庶务,孙女怕她甫一入府,不知道行情被外面的人给糊弄了,有这三年的时间,母亲再做什么打算,自然遵照她的章程。”

罗老夫人诧异的看着眼前的罗轻容,她不过九岁,竟然想的如此深远,她有些看不出孙女那平静无波的眼眸中到底蕴含了什么,竟然将自己的心思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告诉自己她是要辖制嫡母?而且有这么一招,也说不上太高明,毕竟张氏一回来,这些文契都要交到她手里,每年收上来的银子也会交给她。

“你也有你的道理,只是手腕还欠一些,”罗老夫人颔首道,她叹了口气,怜惜的看着罗轻容,那个张氏柴门蓬户出身,万一是个心狠手毒的,出难怪孙女要处处留神,她无意挑拨孙女与继母的关系,只是对这个未曾谋面的儿媳实在是不抱什么希望,而自己的身体就像被蚁虫掏空的老树干,撑不了几日,若是她不在了,张氏又是个糊涂轻信的,罗轻容这一着也算是在保护罗家的利益,给了罗远鹏三年时间看清楚妻子是不是理家的材料。

“我明白了,你去办吧,跟外面说是我的意思,”罗老夫人叹了口气,“以后这样的话万不可再说了,人的心,海底针,”女儿家的心计一定要藏的深,藏的严。

“祖母,”罗轻容眼眶一红,急忙垂下头,“孙女明白了,只是孙女不想瞒着祖母,自己是亲的人耍心眼儿~”重新回到八岁后,罗轻容细想过去的种种,才赫然发现,罗老夫人对待自己都始终如一,曾经疏远只是因为丧子后了无生意,对世间一切都看的淡了罢了,并不是因为自己不是亲生孙女的缘故,只是当年的自己太过懵懂,相信了张兰跟自己说的没有血缘哪里来的真心这样的话,而阅尽冷暖的自己如今对罗老夫人的孝顺发自真心,相对的,有了孙女在身边陪伴的罗老夫人也比前多了对自己也多了亲切和疼惜。阅读http://www.xbxys.com/

“老夫人,大少爷和柳姨娘来了,”紫棠注意到了堂中的气氛,一看到柳姨娘带了大少爷罗旭初进来,急忙扬声禀报。

“快过来,旭哥儿可睡好了?”有道是隔代亲,罗旭初虽然是庶出,但做为罗远鹏膝下唯一的男孩儿,自然不是寻出庶出能比,但高氏身体不好,齐氏更是怕柳姨娘出身低微不会管教,罗旭初三岁时就亲自抱到清泰院里教养,如今自己身子不行了,才又交给了柳姨娘,“昨日先生教的书都温过了?”

罗旭初只比罗轻容小一岁,个子却比罗轻容高了半个头,唇红齿白一副好相貌,他与齐氏姐姐见过礼后端端正正的答道,“孙子睡的好,早上跟着师傅打了套拳,师傅说过了年就教孙子枪法,书也都背会了,今儿到学堂只等着先生讲解。”

“嗯,”齐氏欣慰的看着一身圆领葛衫头戴银冠的罗旭初,“过两日你老子要回来了,小心他考你。”

“父亲要回来了么?”罗旭初一脸惊喜,罗远鹏一走三年,罗旭初根本记不起父亲长的是什么样子,但父亲与他来说,还是最值得依靠和敬佩的大英雄。

“嗯,”罗老夫人觑了一眼罗轻容,暗道这丫头怎么就知道罗远鹏要回来了?“瞧我只顾跟你说家事,竟然将这事儿忘了,昨个晚上收到的信儿,太晚了没叫你们,说是下月十五左右到,”罗远鹏应该是想着赶回来一起过团圆节。

“那我可得好好将拳练熟了,”罗旭初一脸欢欣,“师傅还问姐姐,晚上还练不练拳,二姐,以后晚上我去找你,陪你好好练练~”

自醒来以后,罗轻容便跟着罗旭初一起到家里的武师那里学拳,齐氏虽然不赞同,但罗轻容难得犯了牛性,她的体质随了多病的母亲,虽然上一世时张兰也带着她游泳慢跑,可是功效不并大,这一世,她再不要在被人陷害时毫无还手之力。 便借口说罗家人个个习武她虽然是个女儿身也不能例外,何况还能强身健体,想着罗轻容的母亲高氏就是自小体弱,生了罗轻容后更是缠绵病榻最终没能看着女儿长大,齐氏也只能答应下来,但只许她跟着武师练了套长拳,强身而已。来自http://www.xbxys.com/

“好,我等着你,只是你得先把先生留的书都温了,”罗轻容嫣然道,“我还得请你这个小师傅指点指点,”谁能想到她与父亲竟然是隔世再见?想到父亲一直对自己还是真心疼爱的,罗轻容便下定决心,老天给了她重回过去的机会,就是让她将曾经走错的路,信错的人一一改正,她也相信,有了一世的记忆,她应该有能力保护亲人还不落到抄家满族的下常

“瞧着姐弟俩,一见面就说的热闹,”人老了就是喜欢子孙绕膝,看这两姐说的热闹,罗老夫人已经是眉开眼笑,“先吃饭,看看李嬷嬷给咱们准备的什么?”

儿子与罗轻容关系好,柳姨娘自是乐见,看罗老夫人往八仙桌那边去,急忙过来扶了,“这也是咱们二姑娘知道疼惜旭少爷,侯爷回来看她们姐弟两个如此亲近,定然也是高兴的。”

武安侯府人口少,饮食上也不铺张,清泰院三位主子也不过是四凉四热外加些四样粥品,安静的用罢早饭,罗老夫人也不留这几个忙人儿,看着紫棠送了几个出去,自己则与李嬷嬷说话,

“这容丫头心眼儿是够用了,就不知道那个张氏如何,”一提到这个未曾谋面的二儿媳妇,罗老夫人就脑子眼儿疼,与人将亲事定了,才写了信回来,二儿子可以说是不告而娶,“若依着我先头的性子,根本不认这个媳妇!”

罗远鹏两年前人让人快马加鞭送了封家书,说是在要娶锦州知府的妹妹为妻,罗远鹏好歹是个侯爷,他的婚事自然是整个武安侯府的事,虽说是续弦,但罗老夫人也是千挑万选了翰林院梅学士的女儿为妻,梅家不算显族,但是家风清正,在士林中风评极好,虽说家世与武安侯府差了不少,但梅家清贵,罗远鹏又是续娶,也足够了。

可这样一门亲事就被这不知道从那儿冒出来的张氏给搅了,罗老夫人将送信的人带进来一细问,才知道这张兰根本不是什么锦州知府的亲妹子,而是与罗远鹏私定终身的渔家女,罗远鹏鬼迷了心窍硬是要娶为正妻!

李嬷嬷也觉得侯爷罗远鹏这事做的过了,可又不能往左里劝,“侯爷不是来了封信么?能让侯爷下定了决心的,定然是个好的,就算是出身低些,应该也是个心思清明的小家碧玉。”不然这两个若是一进门就斗起来~“哼,他那个性子你还不知道?!”罗老夫人捻着手里的念珠,没到注意李嬷嬷的心思,“可惜了我的鸿儿,就是鹄儿,也比他强许多~”想到英年早逝的亲生儿子,罗老夫人浑浊的双眼里蓄满了泪水。

“老夫人,您可不能再哭了,再这样下去,眼睛怎么受得了?您不是还有郡主么?”李嬷嬷连忙拿了冰帕子与齐氏擦脸,自己却也红了眼眶,她自幼跟着齐氏,在武安侯府几十年,三个少爷都是在她眼皮下长大的,每个人的性情她再熟悉不过。

嫡长子罗远鸿出生便封了世子,不但文武双全,人情世故更是被老侯爷和罗老夫人悉心指点,哪里像二爷罗远鹏,庶子出身,母亲是个贱婢,若不是他袭了爵位,连个姨娘都拼不上。

罗老夫人虽然没有在罗远鹏身上用什么心思,但也保证吃穿不缺,该有的师傅先生都给请到了,而罗远鹏则与生母钱姨娘一样,固执的认为嫡母苛待了他们,与嫡母也不亲近,成日就是兵书武艺,当初依着罗老夫人的打算,也就准备让他自己在沙场上拼前程的,可人算不如天算,谁会想到罗远鸿一仗未完就战死了,而罗远鹏上了战场却如鱼得水,屡立战功,又好运的结识了英国公世子,娶了高家的嫡次女为妻。

斗春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斗春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热门小说《极电强兵》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极电强兵》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极电强兵第3章漂亮的姐妹花王猛暴力,但他正义,仁善,为朋友可以赴汤蹈火,两肋插刀,因此,他也交下了不少知心朋友,也得到了不少朦胧少女的倾心。在校园里,王猛很威风,很耀眼,他的身边总是围绕着不少男生女生,风光无限。王猛知道养父不易,虽然经常打架斗殴,但学习非常努力,为了节省学费,他接连以优异的成绩跳级。十七岁那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华夏第一学府---华清大学。王猛的优异成绩和年龄,震惊全省,被誉为天才少年。然而,就在接到录取通知书的当天,王猛

  • 热门小说《穿过风的间隙》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穿过风的间隙》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穿过风的间隙第3章我们家小兔带男朋友回来了(1)唐聿城抬手看了眼名贵腕表,说道,“迟到三十秒,以后要养成守时的好习惯。”安小兔心底怒想:下次我迟到三十分钟,看你能把我怎么着?不过她没胆子敢这样说,这男人随便一个冰冷的眼神就能把她吓得心肝儿颤了。……到了民政局,工作人员办事效率很快。没多久,两个红本本就分别发到了唐聿城和安小兔两人手中。走出民政局,安小兔立刻问,“我问一下,你计划什么时候离婚?我好有个心理准备”她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一时冲动,

  • 热门小说《爱已尽,心如灰》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已尽,心如灰》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已尽,心如灰第三章我不准你求他“唔……”病床上的纪安言迷迷糊糊的从沉睡中睁开眼睛,鼻翼间充斥着一股刺激的消毒水味道。耳朵里的助听器应该是被拿走了,她听不到任何的声音。环视一周下来,纪安言发现病房里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天花板上方横着一根挂液体的勾子,液体瓶上写着她的名字以及日期……她惊讶的发现原来过了整整一天了。她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摸自己的腹部。果然,那里裹了纱布,感觉麻木……她到底还是没能给孩子留住一个不那么凄惨的环境……“水……”她喉咙干

  • 热门小说《万念成灰生相随》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万念成灰生相随》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万念成灰生相随第3章吻他“怎么了?咱们顾大总裁这么心神不宁的。”英式复古装的办公室内,尹泽翘着二郎腿,坐在会客坐的真皮棕色沙发上,嘴角挂着一抹玩味的笑容。顾未辞坐在办公桌前没有理他,揉了揉额头,手继续在键盘上敲打。尹泽不依不饶,走过去斜靠在办公桌前面,一双桃花眼带着邪气。“干嘛一回来就这副死样子,怎么?昨天在床上太卖力了是吗?”他调侃的看着顾未辞,俩人是发小,尹泽因为前段时间跟家里老头子闹掰了,从年初就赖到顾未辞这儿了,顾未辞就给他在

  • 热门小说《神秘总裁引入怀》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神秘总裁引入怀》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神秘总裁引入怀第三章被领养的记忆(1)三年前。豪华的轿车在一条满是坑坑洼洼的小路上谨慎的掉头,生怕路过不知名的野草刮到了。车内坐着两个衣服破旧的小女孩,年纪外表都差不多,大约五岁的样子。她们是今天有幸被有钱人家领养了的小孩。她们没有姓,因为从出生第两天就被送到了孤儿院,一个好记的代号就是她们的名字,在这经费不足的孤儿院,人与人之间除了淡漠,没有更好的交流。透过黑色的车窗,看到站在院门口一脸羡慕与妒忌的小朋友们,这里的孤儿谁不想有一天能

  • 热门小说《千帆过尽梦无痕》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千帆过尽梦无痕》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千帆过尽梦无痕第3章给她戴上戒指不知过了多久,霍言深才慢慢从药效中缓过来,他的喉咙狠狠地滚动了两下,在贺梓凝身体深处释放,紧紧抱着她,声音有些发颤:“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贺梓凝只觉得浑身就好像被重轮碾压过一般,疼痛无力到几乎散架。她伸出手,想要一把推开夺走她清白的男人:“我叫什么跟你没关系!你滚!我恨你!”霍言深因为刚才太用力,后背的伤口再次崩裂,鲜血早就吧嗒吧嗒洒落满地。此刻,他的大脑深处涌起一阵无力,意识开始模糊。他颤抖着手指

  • 习近平的“书柜”

    关注“我最大的爱好是读书”——“书迷”习近平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国内外不同场合,不止一次讲述过他的读书故事,也每每在演讲中引经据典、信手拈来,让听者叹服。习近平总书记还号召大家尤其是领导干部要“爱读书、读好书、善读书”,因为“读书可以让人保持思想活力,让人得到智慧启发,让人滋养浩然之气。”在这个节日,我们定制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书柜”,来看看总书记的“书单”和读书感悟吧。习近平的“读书故事”故事一:带一箱子书下乡1969年,16岁的习近平在延安开始知青生涯。曾任梁家河村村

  • 【黄河朗读】韩城市桑树坪镇党委书记叶鹏为大家诵读《之江新语》(附视频)

    关注《之江新语》辑录了习近平同志担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期间,自2003年2月至2007年3月在《浙江日报》“之江新语”专栏发表的232篇短论。这些短论鲜明提出了推进浙江经济社会科学发展的正确主张,及时回答了现实生活中人民群众最关心的一些问题,是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观察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光辉篇章,对于我们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追赶超越定位和“五个扎实”要求;高标准完成市委十八届三次全会提出的各项目标任务,站在新起点、抢抓新机遇、实现新跨越,标清了前进坐标,具有

  • 热门小说《风吹残月听笛声》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风吹残月听笛声》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风吹残月听笛声第3章不喜欢分居温晓目光恍惚,到现在还有些不相信今天一切是事实。更让她意外的是,她一直以来的未婚夫,竟然有一副这么好的皮囊。毕竟她以为,爸爸之所以执着于她与他的婚事,最主要的原因是慕裕沉的爷爷在十年前救过爸爸。而非慕裕沉本身的家庭条件有多好。这门亲事虽然是三年前订下的,可是她听说,爸爸和慕裕沉的爷爷十年前就说好了这事儿。十年前……温氏集团还没创建,爸爸那会儿只是一个小商人,认识的也都是一些普通家庭的。这十年间爸爸才将温氏集

  • 热门小说《美女的贴身神医》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美女的贴身神医》第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美女的贴身神医第3章摸骨诀没办法,赵三斤学的就是摸骨这门手艺,别人治病靠的是打针吃药,他偏偏凭着那双大手去摸,摸来摸去,顺便揉摆弄捏。这门手艺是爷爷过世前传给赵三斤的,听爷爷说,这里面的门道很深,精通以后不仅可以通过摸骨治病,还可以摸骨美容,甚至摸骨算命!赵三斤从十岁开始修习《摸骨诀》,他现在二十岁,足足学了十年,也只是初窥门径,学到一些皮毛,原因是修习这门手艺需要反复练习,通过不断的实践慢慢领悟,而他以前的年龄太小,长大以后又去了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