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总裁老公头条见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9:20:36 来源:网络 []

书名:总裁老公头条见

?第一章 把贱女人扔出去

  昏黄的浴室内,雾气蒸腾。小百姓养生网

  曼妙的酮体在笼罩下若隐若现,此刻她双目紧闭,修长的眼睫微微抖动沾着水珠,像是黑色蝴蝶的翅膀,忽闪忽闪。

  她没有睡着,应该实在考虑着什么。

  好一会儿,‘哗’的一声她从水中站了起来,慵懒的拿了一块宽大的浴巾将身体齐胸裹上,赤脚走到镜子前。

  镜子里,女孩儿大概二十岁的年纪,脸因为刚跑完澡,粉嫩粉嫩滴血一般,让她看起来既清纯又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诱惑力。

  沈麦麦看了自己好一会儿,垂下眼眸,小鹿一样的眼睛微微红了红。

  “砰”

  门突然被打开,三五个穿着白色大褂医生打扮的女人,在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女管家带领下闯了进来。

  沈麦麦一惊,连忙拽紧裹在身上的浴袍,惊恐的问道:“你们想要做什么?

  “对不起了小少奶奶,您嫁到薄家已经半年了,肚子还一点动静都没有,所以老爷让我来确认一件事情。来自http://www.xbxys.com/

  女管家说完朝着后面的人一挥手,三五个人一拥而上,两个人拉住沈麦麦的胳膊,两个人扒开沈麦麦的腿,然后她感觉一个冰凉的器具探进了她的身体。

  沈麦麦用力挣扎着,可是她们的力气实在是太大,她挣脱不了,一种极度的羞辱感涌上心头,眼泪不争气唰得滚落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应该是检查完了,四个人松开了她,她瘫软在那里,紧紧的裹住自己的身体。

  负责检查的人站起身来走到管家的身边耳语了一声。

  管家面无表情居高临下的看了看她,冷声道:“果然和老爷猜测的一样,少奶奶竟然还是完璧之身。”

  沈麦麦惊恐的颤抖了一下,抬起头来看向管家。这半年来,薄震总是经常找人来检查她有没有怀孕,今天还是第一次来检查她的……

  “我……”咬着下嘴唇,沈麦麦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说明http://www.xbxys.com/

  管家依旧是面无表情,像是机器人一样一字一字说道:“老爷让我来提醒一下小少奶奶,薄家不养闲人,而且花在您身上的钱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

  “您还不能给薄家生一个儿子,您会失去现有的一切,不管是薄家给你的,还是你自己的。”

  沈麦麦脑海中闪过那张愠怒的肃穆的脸,心里一阵阵的发亮,微微点了点头:“我、我知道了。”

  管家这才微微鞠了一躬,朝着她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少爷今晚会回来,少奶奶把握机会。”

  “我会的。”

  一行人转身离去,沈麦麦把自己埋在臂弯里。

  她来薄家已经快半年,目的就是为了给薄家生一个儿子,虽然她并不知道家大业大的薄家为什么会挑上了她。

  可是她太需要薄家这颗大树了。版权http://www.xbxys.com/

  而管家说的那些话,也一定是说到做到的,薄家的耐心已经没有了。

  眼泪滑过脸颊,哭了一会儿,强迫自己勇敢起来。

  擦干眼泪,沈麦麦坐在化妆镜前,给自己敷了眼膜,眼睛看起来没有那么肿之后,她给自己画了一个精致而不妖冶的妆容。

  最后还到衣帽间,挑了一件丝质粉色吊带连衣裙,直接套在了身上,发丝散落披在肩头,内里真空,诱惑至极。

  无论如何她要把握住这难得的机会,无论薄情说什么做什么,她也要让他碰他。

  准备好一切之后,她躺在了薄情的床上,缩进了被窝里。

  这半年来,薄情会回来,但是都会把她外间的沙发上,不准她靠近卧室半步。总裁老公头条见 全文免费阅读

  沈麦麦的心几乎就要跳出来,害怕是肯定的,薄情就是一个魔鬼,她清楚的记得新婚夜,她被扒光丢进卫生间锁了一晚上差点冻死的情景。

  黑、冷,安静。静的连她呼吸和心跳声儿都可以引起回声。

  她整整那样被关了一个晚上,无论怎样哀求,薄情都没有给她开门。

  她怎么都想不明白,第一次见面的人,即便是不喜欢她,不愿意这桩婚事,也不该这么恨她才对。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一步一步,铿锵有力。

  薄情回来了,接受过军事训练的他,走起路来向来如此。说明xbxys.com

  沈麦麦屏住呼吸,不敢轻动,身体僵硬的揪住被子。

  门把手被拧开,薄情没有开灯,他好像总是喜欢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下,像个恶魔之子。

  他走到了欧式的置物架前,潇洒的将领带扯下来慵懒的挂在一边。站立片刻,如鹰的目光在卧室搜索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满意地转身走向浴室。

  浴室在卧室内,平时也是沈麦麦不被允许步入的地方。

  “哗哗”的响起流水声。

  沈麦麦心一缩,紧张的咬了咬唇,仔细的倾听着薄情的一举一动。

  好一会儿,浴室门再次拉开,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近,沈麦麦的心跟着一下一下跳的越来越重。

  被窝一角被掀开,一个充满男性荷尔蒙气息的身体钻了进来。

  沈麦麦浑身僵硬。

  薄情猛然发觉不对。

  沈麦麦率先抓住机会,一咬牙,一个翻身压在了他的身上,双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压着唇整个人贴了上去,按照之前管家请人教她的方法,摩挲着薄情的敏感部位。

  动作明显的稚嫩而别扭,胡乱的啃噬,甚至让薄情觉得嘴里一阵腥甜。

  薄情怒火陡然升起,猛地瞳孔放大,浓密的睫毛轻轻颤了一下,用力一掌将沈麦麦狠狠地掀翻在地。

  沈麦麦已经做好了准备,却还是被巨大的力甩了出去,砸在墙上,然后摔在地板上,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蜷缩在那里,猛地一阵咳嗽。

  薄情伸手拉开床边灯,一眼就看见衣衫不整的沈麦麦,面色苍白,秀发散乱披散在精致的裸肩上,一副精心装扮过的样子。

  顿时,就好像吞了一颗绿头苍蝇,恶心的恨不得将隔夜饭都吐出来。

  薄情掀开被子,站起身来,上身没有穿衣服,健康的小麦色肌肤,腹肌结实,身材好得没话说。

  只是,现在沈麦麦可没有时间欣赏。

  薄情正眼睛赤红的看着她,随即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怒呵:“滚!”

  这是他最后的耐心。

  沈麦麦被这虎吼骇得一抖,已经害怕的不行。

  可是一想到管家刚才的话,心一沉,咬着牙缓缓的站起来,调整了心情,努力的扯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楚楚动人的祈求道。

  “薄情,我什么都不要,求求你给我一次,一次就够了。”

  她卑微的语气,此刻比小姐还不如。

  薄情浓黑的眉头皱了皱,幽静如深井的眼睛猛地透出危险的气息,朝前走了一步,威压逼近!

  “看样子,上次的事情,没能让你长记性。”

  说完,他弯下腰来逼迫的看着她。

  “你、你想要干什么……”沈麦麦朝着后面退了一步,感觉自己要是再不逃,一定会死的很惨很惨,就像那次……那次新婚夜的时候……

  一连退了几步,沈麦麦的后背抵住了墙,没有办法再退。

  薄情的身体离她不过一寸的距离,强烈的男人气息霸道的钻进她的鼻孔,让她难受的很,脸瞬间变得血红。

  薄情嘴角挑起一抹邪魅的笑,猛地伸手抓住了她的肩带,然后‘撕拉’一声,由上至下薄薄的丝质睡衣碎成几片。

  沈麦麦瞳孔放大,已经明白了薄情想要做什么,不安的朝着后面退着,无力的摇头:“不、不要……”

  祈求无用,沈麦麦吓得腿一软,滑到在地。

  薄情却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猛地把她从地上拽起来,捏着她的皓腕,一路拖着朝外走去,‘砰’猛地一丢,沈麦麦被丢进了门外的过道里。

  未着寸缕!

  背被膈得生疼,但是和此刻的屈辱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忽然,一双黑色的矮跟皮鞋,出现在沈麦麦的眼前。

  沈麦麦抬起头,左管家双手环胸,身后站着两个女仆,带着轻蔑摇了摇头看着沈麦麦。

  “左管家,我……”沈麦麦捂着重点部位,蜷缩在那里,要不是有人在,几乎快要哭出来。

  管家朝着身后勾了勾手指头,其中一个女仆将一件宽大的袍子盖在了她的身上。

  “看样子只靠少奶奶,是没有办法给薄家生一个儿子了!”

  “我,我会想办法的,请再给我一些时间。”沈麦麦手里紧紧抓着袍子,哀求道。她的心里是惊恐的,她能猜到左管家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

  左管家静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但是眼神告诉她,她没有什么机会了。

  “左、左管家,我……”

  “唰”一声,房门再次被拉开。

  白色的被子裹着床单被丢了出来,扔在沈麦麦的身上。

  薄情阴沉着脸,周身笼罩着寒气,身上已经穿好了衣服,站在那里。

  左管家和两个仆人连忙恭敬的鞠躬,喊了一声:“情少爷。”

  “安排人把卧室重新清扫一边,里外消毒!”声音冰冷,宛若从幽深的地底传来,寒气逼人!

  话毕,薄情的眼光淡淡的扫过沈麦麦,停顿数秒,那墨褐色的瞳孔里所透露出来的,不加掩饰的嫌弃和厌恶,让沈麦麦再次坠入冰层。

  “砰!”

  房门被关上。

第二章 要努力怀孕

  沈麦麦跪坐在地上,处境尴尬,不知道该继续这样跪下去,还是该站起来跑走。

  左管家倒是先开口了,还弯下腰顺手扶了一把:“看见了?少爷这么厌恶你,小少奶奶一个人努力怎么行呢?所以,还是先回自己平时睡觉的地方,休息去吧。”

  沈麦麦站起身来,裹着袍子,转身准备去主卧侧房休息室,还没抬起脚又收了回来,朝着左管家问道:“这次失败了,左管家……爷爷、爷爷那边会怎么做?”

  沈麦麦口中的爷爷说的是薄家的当家人——薄震,她此刻急切的想要知道薄家会怎么处置她这个办事不利的人。

  然而,出乎意料的左管家拍了拍她的肩膀,浅浅的笑道:“别急,慢慢来,先去休息吧,明天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沈麦麦回主卧侧房休息室去了,身心疲惫,躺在沙发上盖着毯子沉沉睡去。

  半夜。

  不知道为什么,沈麦麦怎么也睡不着,腹部涨的难受。

  起床准备去上厕所,才想起来她得去楼下公共区域的卫生间才行,因为卫生间在主卧里,而那里是薄情不允许她踏足的地方。

  叹了一口气,沈麦麦披上衣服,朝着楼下走去。

  没有开灯,晚上的薄家还是金碧辉煌的感觉,很多镶嵌在墙壁上的宝石幽幽的泛着淡淡的光,可以照的看得清地面。

  这个季节还是有些凉意,沈麦麦脚步加快了一点。

  到了一楼,上了厕所,大概是快要来例假了,所以肚子疼的厉害,还好有准备,电商护垫准备回去。

  却看见,南边一个房间灯却亮着。

  这是薄震的书房。

  这么晚了,怎么会还有人在薄家老爷子的书房?沈麦麦觉得很奇怪,好奇心作祟,沈麦麦不知不觉的走了过去。

  里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爷爷,这么晚叫孙儿过来有什么事?”

  是薄情的声音。

  这声音就好像他的名字一样,薄情薄义没有一点点的热度。

  原本她以为薄情只有对她是这样,却没有想到对自己的爷爷竟然也是这样的语气。

  薄情此刻是很不满意,老爷子这个时候叫他来书房的。

  虽然老爷子薄震是他在世间唯一的亲人了,可是对于薄震,薄情敬重有余,却实在是亲近不起来。

  薄震此刻靠在沙发背上,鹤发梳的整齐,川字眉微拧,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也是雄踞一方的人物。

  薄震打量自己这个孙子,越来越出色了,甚至超过了当年他爸爸的风韵,赶上了他年轻的时候,让他终于觉得薄家不是后继无人了。

  可是,薄情偏偏也是这么不让他省心,竟然在外面找了个身家不清白的女人,难道不记得当年他爸爸的事情了么。

  “你自从结婚之后,早出晚归,从来没有在家里吃过一顿饭,我作为你的爷爷,想要找你谈谈话,这么晚不应该么?”薄震声音洪厚,严厉的说着。

  “应该!只是这么晚,孙儿要休息了。”薄情恭敬的回答,说完却不留情面的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沈麦麦看见薄情回头,吓了一跳,想要找个地方躲一下。

  薄震却先开了口喊道:“等一下!”

  “我话还没有说完,你就急着要走,真实越来越有规矩了,还知不知道要尊重长辈?”

  薄情回头,目光凌厉的回视薄震:“爷爷,在你不择手段绑架雪儿,逼着我娶那个女人的时候,就应该猜想到这种结果。”

  薄震眼睛低垂,微微叹了一口气:“爷爷,老了,爷爷只是担心……”

  “我不会像我爸爸一样,喜欢不清不白的女人。”薄情先一步打断了薄震的话,不给薄震开口的机会。

  门外的沈麦麦惊讶,终于有一点明白了,薄情为什么新婚当天没有出现在婚礼上,却在当夜出现在了婚房内。

  原来是薄震绑架了薄情的女朋友,威胁了他……难怪了,薄情这种骄傲的性格,不恨她才怪了。

  可是,这“不会像我爸爸一样……”又是什么意思呀?沈麦麦满脑子的疑惑。

  只听见房内薄震又说道:“晴雪是怎么样的人暂且不管,那你为什么又那么讨厌沈麦麦,按照你的性格,即便是我绑架了你晴雪,你也不会迁怒沈麦麦,最多不理睬而已,可你对她却多次下了狠手,这是为什么?而且……”

  “而且,我在挑选她的时候,特意挑选的和晴雪有五分相像,却又比晴雪更加漂亮更加清纯,你不应该讨厌才对!”

  “五分相像?更加漂亮?更加清纯?”

  薄情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手指不自觉的捏紧拳头嘎吱作响。

  “爷爷,觉得那个女人能够比得上雪儿?呵……孙儿觉得,她连婊子还不如!”

  说完,薄情再次露出厌恶的表情,就好像想到了最恶心的脏东西一样。

  沈麦麦心里一酸,她做什么了?竟然连婊子都不如?她是因为钱所以才嫁进了薄家,她嫁进薄家也确确实实只是为了给薄家生一个孩子,可是……这就说明了她是一个婊子?

  沈麦麦起身,已经不想再听下去。

  却一个没留神,脚尖不小心踢到了墙边的花盆,疼的低呵一声,倒抽一口气。

  门被唰一声拉开。

  沈麦麦反应过来已经晚了,薄情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高大伟岸的身子压迫在她面前,就好像是一堵高墙。

  “你竟敢偷听?”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薄情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只是什么?”

  “只是习惯了做出这种偷偷摸摸的事?就像你卑贱的身份一样?”

  沈麦麦被逼问的哑口无言,她确实出生卑贱,这是她没有办法选择的事情,垂下眼眸不再辩解:“对不起,我偷听了你们说话。”

  薄情微愣,尔后低吼一声:“滚!”

  沈麦麦恭敬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瘦弱的背影在羸弱的灯光下显得卑微可怜。

  薄情看了一会儿,嗤笑一声,回到了书房。

  薄震一副洞悉的表情,静静的看着他,说道:“看,你对这个沈麦麦绝对是一样的,她能轻易的让你失去理智,激动起来。”

  “是么?那你猜对了,你最好期待你选的孙媳妇能够熬得下去,不被我逼疯。”

  “别忘了,我的一个博士三个硕士学位中,有一个就是心理学。”

  薄情的语气淡淡,慵懒的就好像是在说谁家的猫儿不听话,需要关进笼子里教训一段时间一样,毫不在意。

  薄震听了心里都差点失了平稳,不禁感叹这个孙子比他年轻时候的手腕更加冷酷了。

  不自觉的语气柔软了很多,像是一个可怜的老人一样,倚老祈求道:“小情,爷爷老了,爷爷想要趁着自己还没有老到走不动的时候,再抱一个重孙子,这样都不行么?”

  “行,只要你愿意接受雪儿,不要一年就可以。”

  薄震听到这里,脸色猛地一变,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怎么说什么都没用呢?谁都可以,就是那个女人不行!”

  “晴雪做过什么?爷爷要这么不能接受她?”

  “那沈麦麦做过什么?你怎么就不能接受她?”

  祖孙两个人一样的脾气,一样的倔强,僵持在那里,气氛凝滞。

  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最终还是薄震软了下来。

  “你真的想要气死爷爷么?你爸爸不争气走的那么早,你妈妈又……整个薄家我辛辛苦苦撑了这么多年,你就、你就不能让我这个老头子享几年福么?”

  说道这里,薄震的老泪在眼眶里开始打转起来,气息强烈的起伏着,情绪很激动的样子。

  突然,一口气没有接的上来,薄震开始大口气的喘了起来。

  薄情以为薄震在故意装病胁迫他,看了一会儿,薄震的脸色开始发白,额头冒着冷汗。

  “药、药……”薄震指着柜子的一个抽屉,无力的说着。

  薄情猛地反应过来并不是装的,立即跨着步子到抽屉里翻找着,果然翻出了一瓶白色的药罐子,看了一下,倒出了两粒塞进薄震嘴里,拿了杯子让他喝下。

  吃了药的薄震,脸色好了很多。

  薄情伸手轻轻拍着薄震的背,顺着气。

  薄震心里些微得意,果然自己的这个孙子,吃软不吃硬,不来点真的不行啊!

  “小情,爷爷老了,爷爷经不起折腾了,爷爷就只剩下你了,所以爷爷不希望你步你爸爸的后尘,你就答应爷爷吧,早晚回来吃饭,你现在不喜欢沈麦麦,我不强求你,你只要对她稍微好点,慢慢的相处,好么?”

  薄情惊讶了一下,薄震什么时候这样软弱过?难道真的是年纪大了,性格变了?

  薄情看着自己的爷爷这些年确实老了很多,此刻眼圈红着,心也软了一下,想着只要不是再强迫他和沈麦麦在一起,回来吃个饭有什么困难的?

  这样一来,他也可以多努力让爷爷接受晴雪,一举两得。

  “好,我答应!”

总裁老公头条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老公头条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余位不多】1月21日《皮皮鲁送你100条命》门票预售中!聚焦儿童安全问题!

    关注我们演出介绍本剧是以“童话大王”郑渊洁的《皮皮鲁送你100条命》为蓝本改编而创作,并吸纳了《皮皮鲁历险记》和《魔方大厦》等经典故事中的亮点元素,剧本内涵丰富,兼顾教育实用性与娱乐性。通过剧目引导孩子们学习日常安全知识,提升安全意识。这一主题具有极高的社会关注度。本剧名为送你一百条命,而真实生活里,命只有一条,而我们给孩子提供的“100条命”其实,是100个挽救这唯一一条命的方法。本剧通过主人公皮皮鲁和鲁西西意外掉入一个“飞行棋”游戏世界里,在不同的场景里穿梭,马路迷宫,城市的公园,还有学校的

  • 热闹皮影戏 惠民迎新春

    1月18日,在宁夏吴忠市红寺堡区新庄集乡沙草墩村,村民在观看皮影戏。新华社记者隋先凯摄腊月已至,年味渐浓。宁夏吴忠市红寺堡区新庄集乡沙草墩村村民杨永红的皮影班又开始忙着走乡串村义务演出。1月18日,在宁夏吴忠市红寺堡区新庄集乡沙草墩村,村民杨永红在操作皮影。新华社记者隋先凯摄这个皮影班成立于2014年,每到春节前便免费为村民献上皮影表演,丰富村民冬闲时光。

  • 你若不弃,我必不离

    最美的爱情莫过于,你爱他,他也爱你。在最美的年华,以最美的容颜,你们不期相遇。茫茫人海,你回眸的那一刻,他刚好捕捉到了你风情万种的身姿。四目相对,你如石化一般,怔怔得忘了一切,只把他洒脱俊逸的笑容,刻在了脑海里。风起了,想他飘雪时,回忆。你们把平淡的生活,活成了焰火一般璀璨的妖娆绚丽。爬山,徒步,骑游,你们一次次乐此不疲。你把他放进心底最隐秘的角落,在秋天的枫叶上,写满了他的名字。他感冒了,还不忘给你打个电话,怕你等得太久,怕冬晨的严寒冻坏了你。你们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他感冒得拼命忍着咳嗽

  • 当代女艺术家、设计师、诗人赵美舒绘画作品赏析

    中国美术家协会(简称为中国美协)是由中共中央书记处领导,中共中央宣传部代管的由中国各民族美术家组成的人民团体,是全国政协的发起单位之一,是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的团体会员。中国美协会址设在北京,在全国各省(除台湾外)、直辖市、自治区成立分会,称中国美术家协会(省市区)分会。1990年后,各分会改成为中国美协的团体会员,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分会改为以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冠名的美术家协会,如中国美术家协会广东省分会改为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当代艺术家、设计师、诗人赵美舒赵美舒JameiSuger,艺术家,

  • 老子:没有不幸福,只有不知足

    知足者富《道德经》里讲:“知足者富”。知道满足的人,才是富有的人。有个人在岸边钓鱼,他钓鱼的技术十分高超,一会儿就钓上了一条大鱼,足有一尺多长,可是钓者却解下鱼嘴内的钓钩,顺手将鱼丢进海里。围观的人十分惊诧,这么大的鱼还不能令他满意,看来是高手啊。一会儿,钓者鱼竿又是一扬,这次钓上的还是一条一尺长的鱼,钓者仍是不看一眼,顺手扔进海里。第三次,钓者的钓竿再次扬起,只见钓线末端钩着一条不过几寸长的小鱼。众人以为这条鱼也肯定会被放回,不料钓者却将鱼解下,小心地放回自己的鱼篓中。众人百思不得其解,就问钓

  • 每天一件文物介绍——隋代椭圆形玻璃瓶

    其实从汉代开始,墓葬里就开始出现玻璃容器,如河北满城刘胜墓中便出土了一个玻璃耳杯。据专家分析,这是从西域流入中国的罗马玻璃器。魏晋南北朝时期,不仅西方玻璃器大量输入中国,连带生产玻璃的技术也传了进来。中国古代的工匠又经过创新,就生产出了自己特色的铅玻璃和碱玻璃。李静训墓里出土的这个玻璃瓶子是由绿色玻璃制成,由于吹制技术还不是很成熟,其一侧溜肩弧线不够饱满,与另一侧不甚对称,但仍不失为我国古代玻璃器的一件精品。为了保护它,国家将其列为不准出境展览的文物。椭圆形玻璃瓶,高12.3厘米,口径3.8厘米

  • 好运来超市本周特价广告

    联系我们:

  • 【河北】程晓辉|不等你的感觉,真好!

    爱情需要长时间的积累而不爱只需一瞬间看着你冷酷的留言我恍然大悟我吃饱的撑得没事干吗一天天巴结着你小心翼翼地说着话唯恐一语不合你再大发脾气突然想我歇会不好嘛我一个人生活不是比求着你宠幸更自在所以美美地早早地上床睡觉不再等你的短信不再哀求你发个表情我甚至没有想你不等你的感觉真好人可以没有爱情但不能没了尊严低到尘埃里的爱即便你开出艳丽的花他照样不看你一眼不爱你呼吸都是多余的连死都是错的为个不爱你的人去寻死觅活自然更不值得为了明天更好更美的爱情用心爱自己恬淡得生活

  • 这500字,见证改革开放,改变中国命运!

    1992年,邓小平开始到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视察,梳理改革开放经验教训的南方谈话就是在这次视察中诞生的。改革开放40年,中国GDP总值从3500多亿元到突破82万亿元,一个国家为何能在40年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份500字的文稿能给你答案!图文来源中国青年网图文排版张紫月审核签发杨冉冉

  • 路还长,背影要美

    我天性不宜交际在多数场合,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那都太累了我独处时最轻松,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无需感到不安——周国平与人交往要守住态度值得的我一定真心相待不辜负不值得的一笑而过不再多说要做一个有原则的人不亏待每一份热情,也绝不讨好任何的冷漠不必把太多人,请进生命里若他们走进不了你内心就只会把你生命搅扰的拥挤不堪人生无须过于执着,尽人事安天命而已和谁都别熟的太快不要以为刚开始话题一致,共同点很多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