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倾世兵团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8:25: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倾世兵团

不详者?

日月大陆,又称明大陆。版权xbxys.com

明大陆上主要分布着七个强大的国家:最北面的夜印皇国;与夜印皇国接壤的魔法帝国;最南面的原木帝国;最东面的华盛帝国;西南面的纳托联邦;最西面的落日皇国以及盘居中央的神圣帝国。

夜印皇国因接近极北之地,终年的气候都较为寒冷,九月份的夜印皇国,已是冬雪飘零。冰城是夜印皇国最北面的城市,城内所有的建筑都已砌上银装。

冰城的北部,一座简陋的瓦楼、、、

穷冬的烈风掀起一阵尘土,门房前“孤子”两个门牌被吹得左摇右晃。冰雪和上尘土压在阁楼的楼顶上,像是随时都有塌陷的可能。

楼内一座低矮的泥房,火光点点,两道人影随着火光的晃动而摇曳。一个佝偻的老人紧紧地拥着一个单薄羸弱的小孩,像是要将人世间的冷风都驱挡在外,将仅有的温存都留给怀内的少年。小百姓养生网

“爷爷、小笙、小笙,你们在吗?”屋外传来一道稚嫩的叫声。老人浑浊的双眼泪光闪烁,颤抖着说道:“少主来了,少主真的来了,希望他可以带你走出这个冰冷的窑堡吧,可怜的孩子。”

当少年冲进泥楼,看见蜷缩在一角的两道人影时,泪水猛然滴下、、、

匆忙跑过去,抱过老人怀里的少年时,无法平静的情绪使他的双臂在不停地颤抖,眼中闪烁着浓浓的疚意。

“小笙,木哥哥对不起你,小笙、、、”狂吼着抱起少年迅速跑了出去。

、、、

“爷爷,爷爷,笙儿是一个不祥的人,你走吧,离开笙儿,你就可以去南国寻觅到温暖的蔷薇了。”少年在梦中断断续续地说道。

“小笙,木哥哥对不起你,三爷爷,你一定要尽全力救他,一定要,算木木求你了。倾世兵团 全文免费阅读”一间偌大的房间,床上的少年面无血色,苍白得已经毫无生气,床边一个少年紧紧地抓着他的手,面上布满泪痕。

旁边站着一个老者,老者花白的头发整齐地盘在脑后,洁白的衣服上绣着瑰丽的金色花纹。

老者脸上闪过一丝的凝重,五指飞快结印,一道金色的六芒星静静飘向床上的少年,淡淡的金光慢慢印入少年的体内。指尖轻轻一点,印法成阵,连续六道阵纹飘出,不停打入少年的体内,少年的身体慢慢地悬浮起来,脚下的六芒星飞出一道道光环,围绕着少年静静地律动,仿若在守卫着他。

“木木,他究竟是谁,竟然要你来求三爷爷,而且他似乎受了不轻的伤啊。”老者的声音缓缓响起。

“爷爷,小笙没事了吧?”少年擦擦泪痕,抬头问道。推荐http://www.xbxys.com/

这是一个大概只有5、6岁的小男孩,淡蓝色的眼眸,精致到极点的五官与一头天蓝色的头发确实让人心生怜悯。

老者抱起少年,擦了擦他的泪痕,一脸慈祥地说道:“他虽然受了很重的伤,但有木木要救的人,爷爷是不会让他死的,木木,你还没有回答爷爷的问题啊。”说完还慈爱地刮刮少年的鼻子。

“他是木木的弟弟,他叫易笙,小笙说他没有爸爸,没有妈妈,只有一个自小收养他的爷爷,他们住在冰城的孤子院,小笙从小就没有人和他玩,别人都说他是野狼生的孩子。但是小笙不是野狼的孩子,小笙是木木的弟弟,小笙曾经在巨狼的口中救过木木,小笙是不会伤害木木的。”少年一边哭一边说道。

老者眼中闪过一阵狐疑,随后右指轻微一弹,一道银光直接打碎男孩右臂的衣袖。来自xbxys.com恐怖的一幕出现了,男孩的右臂上竟有四道紫色的符文,整条手臂苍白得没有一丝的血色,光环旋转至男孩的右臂时竟然赫然中断。

老者脸色一阵沉重,摸摸林木的头,说道:“木木,三爷爷有事找你大爷爷,他已经没事了,稍作休息就能够恢复过来,你放心吧,三爷爷先走了。”

林木点点头走到床边一脸疑惑地看着男孩的右臂。

一间简陋的竹房,左右各站着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男子气度儒雅,一身素蓝色的衣衫显得格外出尘,最为恐怖的是男子的右手掌竟然完全是晶蓝色的,淡银色的纹路在其上若隐若现,细望一眼都摄人心神。

他就是林木的父亲,夜印皇国的第一大公爵:林玄,执掌帝国的魔法师军团,他在皇国所拥有的权力绝对可以驾驭皇权的存在。

此时他也是一脸凝重,向着竹林处鞠一躬,然后望向方才为易笙治疗的那名老者问道:“三长老,什么事要严重到召开长老会。”

老者刚欲张口,竹林的深处一道慵懒的声音传出来:“都散了吧,三弟,你留下来。网站http://www.xbxys.com/

声音的出现似乎有点突兀,但出乎意料的是,所有人都没有吭声,向着声音传出的地方微微鞠躬,然后慢慢走出竹房。

“大哥,你已经知道了?那四道紫符。”白衣老者神情肃穆地问道。

“你也出去吧,尽全力保护他,一年后带他和木木来见我,告诉玄子这是我的决定。”慵懒的声音中流露一丝细微的固执,不容置疑。

白衣老者略作思考后微微颔首,“希望到那时他不会忘记这份恩情吧。”说完便走出竹房。

六芒星的金光完全消散,男孩缓缓睁开双眼,那是一双乌黑色的大眼睛,眼珠的深处仿佛有着一点的苍红,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也令男孩的大脑一阵晕眩。

“笙儿,你?呜呜、呜呜,我、我还以为、、、”小男孩看见易笙苏醒过来,激动得似乎有点语无伦次了。

男孩望着林木不停擦眼泪的样子,眼眶不禁通红,林木为他做的一切他都是知道的。从来他都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孤儿,所有人都因为他的右臂而厌恶他,林木是他第一个也是5年以来他唯一的一个朋友,除此之外,他就只有一个痛爱着自己的爷爷。有时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活着,但此刻他仿佛抓住了什么东西去支撑自己顽强地生存下去。

“木哥哥,你为笙儿做的已经够多了,笙儿一辈子都认你这个哥哥,笙儿是一个不祥者,但笙儿也会尽力把仅有的运气送给你和爷爷。”男孩哽咽地说道。

林木此时已经有些回复过来,说道:“笙儿,即使你真的是一个不祥的人,木哥哥也会永远为你承担那份厄运。”

门外站着两个老人,风声吹过时,两道身影似乎默契地消失于空气中。

彻底击杀

明大陆是一个以武为主的大陆,强大的实力是所有人最大的追求。

大陆上主要修炼魔法和斗气,各自有9个等级,分别是:感应、魔法学徒、大魔法师、练魔者、魔导士、大魔导士、操魔者、魔道师、大魔导师;入气、斗者、斗士、斗者、斗师、斗尊、斗宗、斗王、斗皇。

每个人都只有一次觉醒自己魔印或者斗印的机会,只有成功觉醒印记才能够获得修炼的资格,而不能够觉醒印记的最多也只能成为一名战士。

冬半年夜印皇国的清晨,大雾夹着雪花飘零,但林木和易笙还是很早就起来了,因为今天是他们觉醒印记的日子。

公爵府的大殿上早已经站满了人,大殿的四周铭刻着许多复杂玄奥的铭文,就连由上到下的布局都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形法阵,而大殿的上方是露天的。

大殿的正前方摆放着一张木椅,林木的父亲林玄站在旁边,左右两旁的各站着5名白发老者,其他人都只能站在大殿的下手位处,林木和易笙就站在大殿的正中。

“爹爹,你再不帮木木觉醒超级强大的印记,木木就走了,找爷爷揍你。”林木略带稚嫩的声音打破大殿的宁静。

林玄的脸色微微扭曲,其他人也强忍着笑意,他们都知道林木这个小魔头可不好对付,真正发作起来恐怕整个公爵府都不是他的对手。

“木木,不得无礼。”下方一个秀美的妇人呵斥道,但脸上却是一脸笑容,她就是林木的母亲。

林木望了望妇人,鼓起小嘴说道:“娘亲,你要是帮爹爹,木木就将你和爹爹那天晚上在木木床上干的秘密告诉大家。”

台下的众人再也忍不住了,噗嗤地笑了出来,妇人的脸上一片羞红,显得更为美艳动人。林玄的脸上此时一阵青一阵红,怒斥道:“木木,今晚你到后院、、、。”

“好了,自己做错了,还敢来责罚我的小祖宗,今晚你去后院对壁。”林玄话没说完,就已经被一道威严的声音打断。

一道虚影渐渐凝形,落在殿上的那张木椅上,那是一名老者,老人的头发蓬松,身上只是一件简单的灰色布袍,简陋的衣着着实与这座大殿有点不相容,但他的出现却令大殿上的气氛顿时肃穆。

殿内所有人单膝下跪,齐声道:“拜见尊者。”

老人微笑地望着林木和易笙说道:“都起来吧。”他就是林木的爷爷——林修,修为已经突破100级的尊者,也可能是夜印皇国真正的最强者。

老者的目光扫过林木后就直接停留在易笙的身上,四目相对时,易笙只觉得一股洗透骨髓的寒意直渗入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唯独是他那可怜的右臂仍然全无知觉。

老者双手轻震,一道晶蓝色的符文悬空出现,一个淡蓝色的六芒星出现在易笙的脚下,直接将旁边的林木震晕,老者双手牵引,符文直接落在六芒星的上方,纹路迅速链接,一座晶蓝的宝塔直接将易笙锁在里面。

晶蓝色的符文不断打入易笙的体内,他仿佛觉得自己的灵魂在这一刻直接破碎,浓烈的蓝色在不停破坏他的身体,所到之处直接摧毁焚灭,他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逐渐地离开这个世界。

老者的声音淡淡响起:“结阵。”

前方的六名老者腾身而起,晦涩的符咒像梵文一样在他们各自的身边凝聚,空中慢慢浮出一轮弯月,六名老者同时结印,身边的符咒刺芒大放,竟然在慢慢地融化,最后连成一道道古怪的纹路,同时射向那轮弯月,弯月诡异地将所有光芒内敛,那些古怪的纹路在不停地扭曲,竟似涅槃般的在成长。

所有人的灵魂都轻轻一颤,一对瑰丽的银色翅膀在空中渐渐成型,与那轮弯月遥遥相对。这是林家三大护法大阵的其中一个:月芒,它是月亮女神脱落的翅膀,它的存在意味着灭芒。

它在这个世界上是第二次出现,它第一次的出现直接抹杀了一个宗门,从此凶名震惊大陆。

曾经替易笙治疗过的那名老者也在结阵者之列,此刻他望了望木椅上的那个老人,老人只是轻轻一点头。

老者微微一声叹息,一条恐怖的银龙围绕其身盘旋而上,一柄神圣的法杖出现在他的手上,“远方悲啸与净化的存在,月芒,契。”平淡的咒语不带一丝情感地吟唱而起。

晶蓝色的宝塔迎光巨涨,那对银色的翅膀直接透过宝塔,落在易笙的背后,高空之上,那轮弯月的光芒仿佛只是眷恋于易笙的存在,一束冰冷的银光打在他的身上。

蓝色的符咒依旧在不断摧毁易笙的身体,背后轻轻一震,他只觉得自己的灵魂直接从身体上剥夺开来,一片银光轻轻泻下,原本隶属灵魂那道颜色被慢慢同化,易笙此刻算是真正明白了死亡的知觉。

易笙的意识慢慢陷入一片迷糊,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像是无主的孤魂,在识海中飘荡,只留下无尽的虚弱感。

突然,空中的那轮弯月光芒刺放,易笙只感觉全身剧震,只剩最后的那道灵魂也轰然破碎。

“不好”,空中施法的老者叫道,“大哥,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老者望着木椅上的老人怒声喝道。

老人并没有回应,只是站了起来,神色凝峻地望着塔内的男孩。

大殿内,所有人盘地而坐,极力守住自己的灵魂,同时紧张地注视着殿中的少年,虽然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两名家族的老祖宗要用如此强大的阵营去将他彻底击杀。

塔中的易笙喷出一口血雾,七孔不停地渗出血丝,然后全身慢慢瘫软,像粉尘一般倾倒在地,林木的母亲已经泪流满面,她到底不明白这个一向乖巧的小孩为什么要承受如此残忍的灭杀。

“玄子,宣布进入一级戒备状态。”林修前所未有的严肃地说道。

林玄并没有多问,他深知自己的这位老父亲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肃穆过,当即双手一印,一朵晶蓝色的罗兰花直接射向林家的上空,大殿上的铭文仿佛顷刻间被点亮了一样,恐怖的气息迅速链接,十二个法阵同时升空,共同守卫着空中的蓝色罗兰花。

倾世兵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倾世兵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图片视频】意大利RAI电视台五分钟报道:春节文化进校园

    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进校园”活动今年再现新亮点:RAI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新闻在新闻频道播出,引发了意大利民众对中国春节文化的极大兴趣,更使意大利手拉手协会-龙甲中文学校的舞龙舞狮对名声大噪。今年已经是这只具有光荣历史的龙狮队第七次走进米兰华人区附近小学,为孩子们送上中华文化盛宴。2016年春节意大利师生千人合唱中文歌曲《新年好》的歌声至今仍在当地居民的心中回荡,鼓舞人心。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诗词】张文业 | 清平乐 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

    张文业,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人,网名返本归真。用心灵读书,开阔思想的疆域,追寻着真理之光。做为天地间平凡而从容的旅行者,用文字记述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感悟,永远不变的是对真善美的讴歌,对人生真谛的追求。经历许多风雨,见过几道彩虹;一步一个脚印,书写无悔人生。诗观:文以载道,诗贵自然。清平乐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外二首)黑龙江密山张文业兴凯湖畔,美景真无限。缘聚今朝相依恋,才子佳人争艳。万里泼墨流芳,群英荟萃久长。喜看大江南北,神州再赋华章。五绝今生有缘(二首)(一)悠游网海中,意境有相通。陶醉诗

  • 【小说连载】徐景文 | 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

    作家档案徐景文,男,小学高级教师,黑龙江省鸡东县人。鸡东县拔尖人才。省、市、县作家协会会员,鸡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歌词散见于《黑龙江教育》、《冲浪人》、《放歌盛世》等全国报刊。报告文学《情洒荒原》、《太阳连接着有一个太阳》、《创业》等荣获省作协、文化厅一等奖。出版专著报告文学集《奉献者之歌》、《中学语文新编配曲古诗词》(与人合作)。创作业绩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家辞典》、《名师大典》。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黑龙江鸡东徐景文在偏僻的一个山坳里,十里外的

  • 【诗歌】水洼月光 | 往事(外三首)

    往事(外三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常常往事不是分享细细的珍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想湛蓝天空里的暖阳泥泞潮湿的雨巷午后寂寞的昏黄暗夜中烛火摇曳的光亮鼻涕孩儿的清澈目光沧桑老人笑容的慈祥谁手里诱人的棉花糖还有一起玩过家家的小新娘就这样不经意的随想往事便走出记忆悄悄溜回身旁好像很近触手便可及又好像很远一片朦胧与渺茫于是浅浅地回味于是静静地念想原来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没有被岁月遗忘心中欢喜再见了曾有的那一场场过往又很无奈于它们重逢的总是太匆忙其实每次旧时的念起都似老歌的清唱让人流连令人向往而那生活永久改变了

  • 【春节专辑:诗歌】北斗| 北斗诗词选

    【诗人档案】徐靖中(原名:徐寅辉)笔名:北斗。196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4年于宾县一中高中毕业,1988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88年7月7日到黑河市黑河日报社工作至今,主任记者。现从事影视剧文学剧本创作,现为专职编剧。他与崔富强合作的电影剧本《少年棋王》拍摄后,获得第二十四届金鸡百花奖提名,并获得2016年华表奖提名。在黑龙江大学期间,任历史系雪魂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偶而创作诗词。他的诗词以爱国的政治抒情诗为主,他的诗大气而豪放。北斗诗词选黑龙江黑河北斗回

  • 【小说连载】姜芬 | 魂之三步曲:第二阕 魂--归兮,语兮

    作家档案姜芬笔名:瞳若秋水。居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流连在兴凯湖畔蜂蜜山下。本职工作是会计,爱好广泛,喜爱音乐、舞蹈、朗诵、摄影和旅游,最爱的就是文学,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报刊与杂志,密山作家协会理事,曾四年连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主编,现为网络播客,有声小说编剧。魂之三步曲:第二阕:魂--归兮,语兮文/姜芬(黑龙江密山)天寒地冻,风冷日斜。浑身汗湿一片,伸手推了推头上脏破的棉军帽,我开着拖拉机又一次驶出了煤窑。回头再看看那黑洞洞的井口,像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张着大嘴,正准备择人

  • 【诗歌】牛淑丽 |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黑龙江宾县牛淑丽清风拂面,绿了一池春水热浪滚滚,搅动波光粼粼一夜鱼光,洒满相思瘦寒意来袭,雪掩一湖冰湖还是那个湖水还是那个水只是换了秋冬别说水太善变是你给的不同你不给我最初的温暖我怎托付一世柔情牛淑丽,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宾县。热爱文学,希望通过质朴的文字,记录时代的强音,使心灵得到净化,灵魂得以升华。在线编辑:林兆丰主编:瑞雪制作:腊梅微信号:13115477919欢迎关注欢迎原创欢迎来稿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最好自己配插

  • 【诗词】罗艳冬 |《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 ——读《纳兰词》有感

    【诗人档案】罗艳冬,79年出生,本科学历,一级教师,1998年参加工作,现任教于吉林省东丰县南屯基小学。吉林省诗词协会会员。2015年年末在同事的带动下参与写作,作品见于吉林省教育论坛、牛亨网,《画乡诗词》《诗词文艺》《地脉文学》。水,可至于万物之中,随于形;水,可包容世间万物,宽而广;人,亦如水,无争于世,故无尤。让我们用文字编织一份向往,守住一份宁静。《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读《纳兰词》有感罗艳冬(吉林东丰)家里存放了一本书,名为《纳兰词》,内容涉及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方面

  • 这些国际范儿的中国词正在走红世界……

    近几年,“汉语热”在全球兴起,外国人说的念的中国词儿变多了!那外国人最常说的、最热的“中国词”到底是啥呢?今天(2月17日),中国外文局首次发布《中国话语海外认知度调研报告》。报告显示,近两年中国话语以汉语拼音的形式在国外的接触度、理解度急剧上升。来,直接上榜单↓榜单关键词:中国政治随着中国政治经济影响力的与日俱增,以汉语拼音形式在国外出现的中国话语,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传统文化的范畴。比如说“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这两个词汇的排名就相当靠前,同时,“中国梦”“中国道路”等一系列以“中国”开头的政

  • 新年快乐!初一到初七好片连连:《捉妖记2》《西游记女儿国》《唐人街探案2》《红海行动》

    唐僧师徒途经忘川河,因激怒河神而误入西梁女界。闯入其中,众人才发现这个国家只有女性,并且建国以来此地就没来过男性。而且国中立有祖训,将男人视为天敌。典籍中更有预言,指明有朝一日,会有东土而来的僧人带着一只猴子、一头猪和一个小蓝人闯入其中。他们到来之日,便是女儿国走向毁灭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