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一笑倾国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4:22: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一笑倾国

第一章 对峙

蓝田皇宫在这一天注定是不平静的,因为就在这一天,安平公主水琴在陪伴皇上和楚国太子皇甫洛出宫狩猎时候受了伤。一笑倾国 全文免费阅读

水琴是先皇最受宠爱的公主,和当今皇上青橙并不是同一个母亲,所以在先皇过世之后皇上并不是很得意水琴,迟迟不给水琴赐婚,导致了水琴二十的年纪仍然还在皇宫中。

皇帝想要拉拢楚国,皇上又有意将安平公主许配给皇甫洛,却没想到安平公主内心早就已经有了喜欢的对象,就是长平侯,长平侯也一直在找机会让皇帝赐婚,不想今日安平公主突然受了伤,长平侯秦溯和皇甫洛全部来到了水琴的寝宫,只不过长平侯无法进入水琴的寝宫燕莎宫,而皇甫洛作为出国使者,也是皇帝默许的驸马护送水琴一直到水琴休息。

皇甫洛离开燕莎宫以后在路过御花园的时候看到了还没有离开的秦溯,有些惊讶,他以为秦溯早就已经离开了呢。

 “长平侯还没有离开?这样长时间呆在皇宫真的可以吗?看来蓝田皇帝对你真的很信任啊。”

 皇甫洛笑呵呵的说,他知道秦溯不会只是偶然站在这里,是为了等他吧。

 他只是有些猜测秦溯跟水琴之间有些不正常的感情,现在看到秦溯站在这里没有离开就更加确定这样的猜测。

 事情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也许娶了水琴以后生活会更加有趣,这种感觉真是好。原文http://www.xbxys.com/

 “为什么要这么做,安平公主就是一个不受宠爱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你这么算计她,你这么做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秦溯没有心情跟皇甫洛多说别的,他只想知道皇甫洛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样子。

 “你何必这么紧张,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跟你有什么相关?”

 皇甫洛站在一边,玉树临风,神情相当不屑,谁能够想到这么英俊的一个人,居然会如此腹黑,连一个无辜的女人都不放过。

/t“我喜欢安平公主,以后时机到了,我会跟皇上轻质赐婚,她将会是未来的长平侯夫人。”

 秦溯说的很坚决,只是在皇甫洛听了只是感觉好笑。

 秦溯真是太天真了,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是一个朝堂上的大臣应该说出来的吗?

 “呵呵,这种话你还是跟安平公主去说吧,她会很感动,可是不要跟我说。”皇甫洛根本就不在意的说道:“你应该去找皇上赐婚,马上成亲,这样安平公主就不会受到我的骚扰了。”

 秦溯不语,如果他可以去跟皇上请旨,现在也不会站在御花园等皇甫洛了。推荐http://www.xbxys.com/

 就算他要轻质赐婚,也需要等到皇甫洛离开,现在于公于私都不是好机会。

 皇甫洛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越过秦溯离开,他今天已经玩够了,不想要继续说什么了。

 看着皇甫洛离开的背影,秦溯还是紧紧握紧了拳头,想要发火却只能够隐忍。

 与此同时的燕莎宫中,寒雪一边噙着眼泪一边帮水琴处理崩开流血的伤口,她应该拦住皇甫洛的,不然水琴就不会受苦了。

 “公主,都是寒雪的错,要是可以阻拦夏兰国太子就不会让你受委屈了,都是寒雪没用……”

 寒雪还是哭了出来,眼泪滴在水琴的后背,水琴也感觉到,心里也酸酸的,她知道,这件事情根本不能够怪寒雪的。

 寒雪,你不要这样,这不怪你,要是你拦住皇甫洛,现在也许你已经死掉了,至少我们都活着,就是好事,不要哭。”

 水琴安慰寒雪,也这样安慰自己。版权xbxys.com

 没什么事情比死亡还要可怕,她活着,就还有希望,如果死掉了,就当真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她很期待秦溯娶她的那一天,期待成为长平侯夫人的那一天。

 秦溯回到长平侯府,心情很不好,不明白为什么事事不顺心,不知道皇甫洛合适要走。

 他是一个男人,一个有战功在身的男人。

 一个上过沙场,拼死护国的男人。

 可是现在因为皇甫洛,让他感觉无助,保护不了心仪的女人,这种感觉太过让他疲惫。

 “相公,你没事吧?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皇上为难你了?”

 看到秦溯的脸色不好,肖氏担心的问道,她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了什么,却还是心疼自己的夫。版权http://www.xbxys.com/

 “我没事。”简单的三个字,让肖氏的心情沉入谷底。

 以前的时候秦溯虽然对她也是相敬如宾,可却不会这样客气冷漠,他们之间到底因为什么改变了?

 女人的感觉很敏感,也很精准,肖氏知道秦溯已经跟以前不同了,却找不到不同的原因,不明白为什么会改变?

 他们在一起的生活很好,虽然没有孩子,可是秦溯也没有别的女人,她很知足,认为嫁对了人,可为什么现在每天都会如此不安?

 “侯爷,你是我的丈夫,我是你的妻子,为什么你现在对我越来越冷淡?你以前对我不是这样的!”

 就在秦溯抬脚欲走之时,肖氏终于忍不住质问出来。

 她知道这是不应该的,是大不敬的事情,可是她没有办法,她想要给自己一个答案,想知道原因。

 “我说过,你只是我的妾,不是我的妻子,我尚未娶妻,你应时刻记得你的身份。”

 秦溯停住脚步,皱眉说道。

 肖氏一直都是最有规矩的人,今天怎么会突然如此质问?

 这让秦溯本来便不好的心情变的更差,语气越发冷淡,肖氏的心也越发低沉。来自http://www.xbxys.com/

 “侯爷,我自知身份地位配不上侯爷,可是妾也是人,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肖氏真的不甘心,眼泪依然留下,却不能让秦溯的心软下来。

 女人的眼泪他看的不多,却只有水琴的泪让他怜惜,肖氏不是水琴,就算此时痛哭失声,秦溯也不会说出什么安慰的话。

 “不要傻了,我不爱你。”

 半晌以后秦溯才说出这么一句话,只是让肖氏一腔柔肠全部断碎。

 只是一句不爱就可以解释这些事情?因为不爱她,就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她,因为不爱她,相处了这么多年,竟然不承认她是他的妻?

 天下间还有比秦溯更狠心的男人吗?

 只是秦溯的心不狠,只不过一心的柔情都给了水琴,根本没有多余的可以分给肖氏罢了。

 肖氏跪在地上失声痛哭,周围的下人也不知如何是好。

 这么多年肖氏跟秦溯的感情从来都很好,还没有一次弄到今天的地步,下人们也都慌神了。

 “夫人,不要哭了,眼睛会坏掉的,侯爷只是心情不好,您不要放在心上……”

 肖氏的丫鬟翠儿连忙安慰,心里也是担忧的,秦溯这样的神情大家都是第一次见,竟然感觉心惊。

 “他不爱我,他就这样说出来,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我装作不知,今天他就这么讲出来,是当真没爱过我……”

 肖氏呜咽的说道,将头靠在翠儿肩膀,悲痛欲绝。

 还有什么事情比自己心爱的丈夫直接说出不爱她的话要来的伤心?翠儿的眼泪也一起掉下来,再说不出安慰的话了。

 对于肖氏的反应秦溯看不到,可多少也能猜到一点。

 心里虽然抱歉,却没办法,他只是实话实说,肖氏早点知道也是有好处的。

 现在伤心总比以后伤心要来的好,长痛不如短痛啊。

 水琴在寝宫里面休息,还不知道秦溯为了她深深的伤害了一个女人的心,否则只会更加感动吧?

 两个人现在见面也没有开头提起赐婚的事情,彼此都有自己的打算跟心思,都想要等到皇甫洛离开以后解决这件事情,可是皇甫洛却迟迟不离开,让两人都很焦急,却没有任何办法。

 皇甫洛来见水琴的次数明显变多,宫中的太监宫女都在议论,猜测也许这夏兰国的太子喜欢上了蓝田最不受宠的公主,可能要和亲了。

 “秦溯,你说这皇甫洛是真的喜欢上水琴了吗?不然宫中这么多的人,他怎么就单单去找水琴呢?朕这个不受宠的妹妹当真有这么大的本是不成?还让夏兰国的太子倾心?”

 皇甫洛屡次去找水琴的事情青橙也都是知道的,只是他不明白,集万千宠爱在一身的皇甫洛怎么会看上水琴这样的女人呢?这着实让人惊讶。

/t  “回皇上的话,臣认为夏兰国太子一定有别的用心,不然也不会对安平公主这么殷勤,还是小心为好,不如先让夏兰太子离开,从长计议。”

 对于青橙的文化,秦溯感觉心中一惊。

 今天幸好青橙问的人是他,如果换成别人,那人一定会顺着青橙的话说下去,到时候水琴也许就真的要糊里糊涂的跟皇甫洛成亲,嫁去夏兰国了。

 “你的考虑也不无道理,只是夏兰国太子在咱们蓝田,他夏兰国的国君至少会忌惮一些,现在就这让让他离开,朕还真是感觉有些可惜,你说呢?”

 青橙不想要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要是这一次可以将皇甫洛永远留在他们蓝田,作为质子,这对他们蓝田是非常有利的。

 就这么让皇甫洛回去,他怎么能够甘心呢?

“皇上,现在六国相安无事,如果强行将皇甫洛留在蓝田,恐怕会引发战乱,到时候五国联盟,我们蓝田会非常被动。”

第二章 没有说谎

 秦溯虽然不想让水琴嫁给皇甫洛,可是他分析的也是实情,没有说谎。

 “你的意思朕知道了,过几天就送皇甫洛处境吧。”

 青橙不甘心的说,这让秦溯不由松了一口气,还好青橙没有现在就让水琴跟皇甫洛和亲,他还有机会,还有时间。

 三天以后,皇甫洛离开了蓝田,是秦溯护送的,两人一路无话。

 在知道水琴离开以后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么多天面对皇甫洛她已经要无法忍受,还好皇甫洛离开了,真好!

 “公主,你的心情很好啊,这个夏兰国太子离开的真是太好了,寒雪看着也感觉开心。”

 寒雪站在水琴身边,心情很好,这个皇甫洛走的真对,一离开大家就都开心了。

 水琴笑而不语,心里却还是有些担心。

 秦溯是护送皇甫洛离开的人,要是路上出事,秦溯一定会手都连累。

 她不相信皇甫洛会这么轻易离开,一直心神不宁,只是不想表现出来。

 如果秦溯因为她出事,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那样她宁可嫁到夏兰国,也不愿意看到唯一对她真心付出的男人出事。

 “长平侯好像很讨厌本太子,这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话,更是一个表情都没有,现在到了边境,你可以离开了,再不用看到本太子了。”

 到达边境以后,皇甫洛需要带着自己的人回到夏兰国,孩需要一段路程,只是这段路程不需要秦溯护送,能不能够回去就看皇甫洛自己的命。

 对于皇甫洛说出来的话秦溯根本就不给予回答,这里已经是边境,只要马车再向前走一步,以后发生的事情就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对皇甫洛的隐忍已经足够多了,皇甫洛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水琴已经让他出离愤怒,现在可以做到如此已经是非常难得的。

 只是就在马车正要继续向前行驶之时,从远处射过来好多的箭,全都朝着皇甫洛的马车射去。

 因为事发突然,秦溯根本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他只知道这里还是他蓝田境内,皇甫洛无论如何不可以死在这里。

 秦溯拼死用剑将飞来的箭挑开,冲进马车里面将皇甫洛救出来。

 只是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皇甫洛也没有想到,肩膀受伤,因为流血的缘故脸色苍白,是无法回到夏兰国。

 秦溯只好奋力护送皇甫洛回到皇宫,再做打算。

 他带的一行人马因为突如其来的飞箭死的死,伤的伤,只剩下几名手下一起狼狈的回到了皇城之中。

 一路上秦溯都在猜测,到底是谁居然在蓝田国就做出这样如此大胆妄为之事,到底是谁要非杀皇甫洛不可,还要将罪名安在他们蓝田头上?

 本来皇甫洛的离开让水琴可以松一口气,只是水琴还没有开心结束,就听说皇甫洛又回来了,还受伤了,这让她的心一下子凉了。

 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好不容易可以不用见到的人又突然出现在她的身边,难道她是真的么有办法摆脱皇甫洛了吗?

 “公主,你也不要太过担心,这一次夏兰国太子受伤,恐怕也没有时间来找您的麻烦,不用担心的。”

 看着水琴着急的样子,寒雪连忙安慰,只是根本无法安维水琴担心的心情。

 人一旦陷入一种情绪之中是很难抽离出来,只会想的越多,心情越差,水琴现在就是如此。

 “只有夏兰国太子受伤了吗?长平侯可否安好?”水琴问道。

 既然她没有办法阻止皇甫洛继续留在皇宫,至少她要确定秦溯的安慰。

 “公主不必担心,长平侯安然无恙。”

 对于水琴如此关心秦溯,寒雪很像阻止,可知道无法阻止。

 感情的事是外人无法开口的,水琴跟长平侯之间义务婚约,二无人知晓,可寒雪还是看的出来水琴是真的很喜欢秦溯的,只是不说而已。

 现在出事了,水琴对秦溯的关心全都没有保留的表现出来,换做谁看了都会怀疑的。

 只是主子的事情不是丫鬟可以过问的,她只是希望水琴最后过的好而已。

 “秦溯,这一次的事情你怎么说,怎么会突然发生此事,现在夏兰国一定已经听到风声了,要怎么处理呢?”

 龙合宫中,青橙满面怒容,他本以为事情可以圆满收场,却没想到现在皇甫洛居然被刺杀,差点死在他的蓝田,如此一来他要如何跟夏兰国皇帝交代?

 秦溯跪在地上,头狠狠的低在地上。

 这是他的责任,他应该更小心的,不然皇甫洛也就不会受伤。

 “皇上,微臣不知是谁做的,但是请让臣戴罪立功,一定将背后之人揪出来!”

 现在解释什么都没用,还是先将要杀害皇甫洛的凶手找出来要好,至少可以给夏兰国一个交代。

 “算了,凶手的事情就不用你去找了,朕自会派人寻找,你只需要随时在宫里保护夏兰国太子就可以了,这一次千万不要出差错。”

 青橙冷冷说道,他早就派人去找凶手了,根本不需要秦溯去做这种事情。

 现在难办的是皇甫洛只是受伤,如果真的死了也就算了,可是现在皇甫洛只是受伤,这才是最为难的事情。

/t秦溯心里苦涩,不知道要怎么办。

 他知道这次的事情是他没有处理好,就算青橙惩罚他也是正常的,要是因为这件事情以后青橙对他有了怀疑,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只是他宁愿去找凶手,也不想要去守着皇甫洛。

 依兰宫中皇甫洛正坐在正位休息,肩膀的伤已经处理好,只是会时不时的阵痛,提醒他今天收到的奇耻大辱。

 他还从来没有被人偷袭成功过,传出去他的脸都不用要了。

 身为未来帝王的人,差点轻易就客死异乡,以后回到夏兰国,不说别人,他的父皇也一定会对他万分失望,要是被那些心怀不轨的兄弟们趁机夺势,他绝对不会甘心。

 水琴身为公主,皇宫之中所有人都之大破平日里面皇甫洛跟她经常走动,现在皇甫洛受伤,她自然是要前去探望,不然也实在是说不过去。

 只是大家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皇甫洛不是喜欢水琴才跟水琴走动,水琴也不愿意去看望皇甫洛,只是没有办法而已。

 “太子殿下身上的伤势不要紧吧,安平是过来探望的,这玉肤霜是上一次长平侯送过来的,安平还没用完,就借花献佛的送过来给太子了,还希望太子不要嫌弃才是。”

 坐在椅子上,水琴笑呵呵的说道。

 她根本就不像过来,可是却没有办法,她是安平公主,必须要来看望皇甫洛才行,不然她真的希望皇甫洛直接死掉就可以了。

 “呵呵,谢谢安平公主好意,本太子还真是无福消受,担心就这么死不瞑目啊。”

 因为受伤,皇甫洛也不伪装了,直接用本来的态度说话,这让水琴还能感觉轻松一点。

 皇甫洛的态度水琴早就料到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坐在椅子上喝茶水而已。

 她只是过来走个形式,既然看过皇甫洛,过一会离开就可以了。

 秦溯也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北京西跟水琴之间的情况,也不知要如何是好。

 “安平公主,你不是很喜欢长平侯吗?我都知道,你不要担心,过几天我就回去夏兰国,跟我父皇禀告,到时候我一定会娶你为妻的,你就等着好了。”

 半晌以后皇甫洛终于笑了起来,说出来的话让水琴感觉毛骨悚然,她最害怕的事情还是要发生了。

 水琴跟秦溯对视一眼,两人的心情都非常沉重。

 如果皇甫洛说的是真的,那么他们也许真的要错过彼此,无法在一起了。

 “好啊,既然太子看的上水琴,那么水琴就好好等着太子的提亲了,毕竟水琴今年已经二十岁,嫁出去困难,先谢过太子了。”

 水琴不知道皇甫洛是故意吓唬她还说再说真的,只是不管事情如何,她都要冷静。

 她是公主,命运就是如此的,根本没有反驳的可能。

 如果上天注定她只能够跟皇甫洛在一起,她也无法违背。

 只是希望下辈子可以投胎到平凡人家,不要做什么劳什子的公主就好了。

 “如果皇甫洛真的要娶你,你真的打算答应?”

 水琴离开依兰宫中以后,秦溯没有办法继续留在里面,快步跟出去,将水琴拉住,大声质问。

 他没有想到水琴居然说出这种话,难道真的要跟皇甫洛在一起吗?

 “放开我,长平侯,这里是皇宫,我是公主,你对好对我保持距离,不要被大家怀疑。”

 水琴用力甩开秦溯的手,她也不想如此无情,可是她没有办法,她不可以连累秦溯,如果皇甫洛真的要娶她,她就只有接受而已。

 看着水琴冷然的脸庞,秦溯的手渐渐松开,心中感觉很痛。

 明明面前站着的就是他心爱的女人,可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要眼看着心爱之人嫁人,为什么命运如此不公?

“秦溯,我不想要连累你,这是我的宿命,要是可以早点认识你就好了,那样我们现在一定生活的很好。”

一笑倾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一笑倾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6章

    原标题: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6章书名: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第6章母亲发威廉价的牛仔T恤,包裹住一身痕迹。帮着母亲做好早饭,喂弟弟吃完饭,佳音匆匆吃一口就要出门。手机冲动的摔了,要买一个新的。还想找一份兼职多挣点钱。空乘工作,工资虽不菲,但若是从此自立养家,还是有个缺口的。佳音刚走出家门,就见父亲的奥迪“吱嘎”一声停在门口。佳音一早的好心情在看到父亲下车的那一瞬间荡然无存,不知道他又来家里做什么。佳文柏怒气冲冲的下车,见佳音在门口站着,不由分说,扬手就打下来。佳音这一次没有老实的站着挨打,而是直接

  • 凶猛鬼夫爱上我6章

    原标题:凶猛鬼夫爱上我6章小说名称:凶猛鬼夫爱上我第6章试探我看到这,吓得赶紧把浏览器关掉,不可能,宋司辕怎么可能是鬼,如果他死了的话,他家里人怎么可能拿着他的照片来跟我相亲?可刚才我碰宋司辕时他身体上的种种特征是怎么回事?还是别的鬼用了障眼法欺骗我?可是刚才宋司辕却能碰黑狗血的瓶子,他到底是……我想到,赶紧穿衣服起床,看到我姐买菜回来了,我问她今天几点出门的,她说早上买菜回来就一直在家里,刚四点左右才买菜接孩子。然后我问她有没有看到宋司辕,他是几时离开的?我姐听完却皱眉给我说她在家一天了,没见

  • 婚迷心窍6章

    原标题:婚迷心窍6章小说名字:婚迷心窍第6章人老珠黄陈骏站在一旁有些发呆,刚才杨瑜可劲儿地闹,他觉得烦躁,现在杨瑜走了,慕写意又和其他男人坐一桌喝咖啡去了,就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这多少让他有些下不来台。陈骏看看慕写意身边的两个男人,一个深沉内敛,一个神采飞扬,都是难得一见的帅哥。长得帅也还罢了,关键是这两个男人身上的气质,看起来就不是一般人,陈骏在外面接触的人多,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不过,好不容易碰到心中的女神,怎么能就这么白白地放过?陈骏想了想,走到慕写意身边,低声道:“慕小姐,我是认真的

  • 总裁的恶魔小妻6章

    原标题:总裁的恶魔小妻6章小说:总裁的恶魔小妻第6章印堂发暗没搞错吧?这男人?不是六年前跟她搞一夜情那个男人吗?六年时光虽长,可这张脸她是不会记错的。斜飞剑眉,锐利深眸,性感又稍显冷情的薄唇,不是他还是谁?天啊,真没想到叶子熙那家伙的爹这么个显赫的人物。不过呢,他的隐疾?叶朵朵心虚的低下了头。她单知道世界小,却没想到小到这种程度,六年后回归,第一眼就撞见了叶子熙的爹。上帝,你这又在打盹了吧?不过,瞧这男人的脸色,好像不认识她哎。也是,那晚的她画了极浓的妆,房间里灯光也是那种暧昧的黄色,嗯,不认识

  • 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6章

    原标题: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6章小说书名:嫡女惊华:溺宠神医狂妃第6章罪不容诛小张氏原本就极为愤恨顾清欢和顾清澈这对双胞胎的,因着是双胞胎的吉兆,老夫人对于这两位自然是看重了几分的。这会儿自己又被顾清欢这样下了面子,心底自然是不服气的。只是她也知道,自己这会儿若是再生事端,定会惹了老夫人不喜,便朝着自己女儿递了眼色。顾清芸心领神会,只笑着从自己位置上起来,朝着顾清欢那边走过去:“这位就是欢儿妹妹了吧?真真是好颜色呢,我在乡下祖宅的时候就常听娘亲说起你呢,第一次见面,这是个见面礼,可别嫌弃。”一

  • 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6章

    原标题: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6章小说书名:蜜宠娇妻:总裁老公别乱来第6章隐私待看清上面的调查资料并没有自己不可告人的隐私后,安昕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因为时间太短,乔管家让人弄来的关于安昕的资料并不全,但是足以说明,这个女孩叫安昕,和那个人毫无关系。车子驶进了林家大庄园。安昕在车子里,惊艳地瞪大了眼,这是一个如同仙境的神秘而美丽的地方。进庄园的道路两旁,大面积的绿色草坪,周围种以茂密而珍稀的树种。庄园中心,一座富丽堂皇的宏大建筑赫然出现在眼前。乔管家和司机分别下车,替车后座的两人拉开车门,护着

  • 萌宝坑爹:前妻乖乖入怀6章

    原标题:萌宝坑爹:前妻乖乖入怀6章小说名字:萌宝坑爹:前妻乖乖入怀第6章抱歉先生,我们不熟回到休息室,安沐微额头上的冷汗早就濡湿了额前的碎发,脸色也很是苍白。应该是昨晚没擦干头发就睡觉,所以感冒了。幸好她出门准备的有常用药,翻出背包找了感冒颗粒就着矿泉水吞了。感觉舒服了一些,安沐微强打起精神,翻看着手里的资料为下午最关键的硬仗做准备。陆彦靑挑出的合作对象剩下还没搞定就只剩下万安集团的王总,以及杜氏建材的杜总。这两家公司一家专做广告策划,一家专做建材。对于锦绣集团是很重要的拉拢对象,容不得半点马虎

  • 黄河鬼妻6章

    原标题:黄河鬼妻6章小说书名:黄河鬼妻第六章:二狗子出事了我很是疑惑地看了钓鱼人一眼,爷爷推我说道:“娃子,走前面,先回去一趟。”我和爷爷还有一些想要看热闹的人朝着我家走,还未走远,听见陈二叔说道:“二狗,这古井的事儿邪门儿,你快去跟你大伯说一声。”十几人跟着到了我家,城里人让爷爷把女尸交出来,爷爷不再跟他争吵,而是带着他进屋让他在屋里找了一遍,然后又到后院儿找了一遍,能藏人的地方都找了,并没有找到女尸。爷爷说道:“现在,你应该相信我了吧。”城里人也觉得很奇怪,想了一会儿,阴沉着脸说道:“就是你

  • 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6章

    原标题: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6章书名: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第六章千万赌注就官方的操行肯定是要削弱的,就是不知道会削成什么德行。欧巴桑在前边讲着,萧何在底下听着,欧巴桑讲的一点营养都没有,萧何感觉要是他上去讲都比她讲得好。萧何坐着的是第一排,正处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萧何翘着二郎腿,大摇大摆的看着游戏杂志,欧巴桑心里那个气啊,你小子回来是成心气我来的吧。心里想着,欧巴桑在黑板上写出一道极难的数学题,敲了敲黑板:“萧何,你来解答这个问题。”“哦?”萧何愣了下,起身正要回答,教室的门突然被人踹开,一行人大张

  • 温柔的背叛6章

    原标题:温柔的背叛6章小说名称:温柔的背叛006艰难的抉择浴室的门没有从里面锁上,浴室门一下就被我拉开了,但是当我看到浴室里洗头的人的时候,原本怒火冲天的我却一下子呆在了原地。只见莲蓬头底下站着的是一位光着身子的女人,雪白的身躯没有一丝的赘肉,胸前的饱满上沾染从头上掉落下来的泡沫,但是依然阻挡不住那对浑圆饱满的性感,而且这个性感女人我还认识,就是苏然的闺蜜,晓晴。晓晴本来双手正在搓揉着长发,此刻白皙可爱的脸庞上露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我,我一下子也愣在了原地,我以为苏然光着身子刚洗完澡,这个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