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璇玑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3:01: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璇玑

第一节  少年心事

白衣,玄裤。说明http://www.xbxys.com/

轻骑鬃飞扬,少年正轻狂。

           .

民国二十年。

八月,傍晚。

一轮红日斜挂西天。

昌乐郊外,田旁土路,一匹白色骏马放慢了步伐,缓辔而行。

田野里农人在三三两两散布其间,锄草、松土劳作。

马上少年身穿白衬衣、黑色学生制服裤,头戴学生制服帽,帽下一张俊朗的面容,挺鼻、星目,嘴角、眼里总含有一丝微笑。璇玑 全文免费阅读那浅浅少年人纯净的微笑中又含着些许轻佻。

这样的装束在这田野里格外的醒目。

那些干活的农人远远抬头瞭一眼就知道是谁了,不用问定是黄财东家的二少爷黄麒麟,小黄庄方圆几十里只有他在省城上大学,穿这样的校服。

清风拂面,黄麒麟欣赏着路边的风景。

突然他看见前面地里远远有一个人站了起来,将割好的一捆青草放到了柳筐里。

那个少女的身影太熟悉了,她弯着腰,将柳筐里的草压实,少女的曲线展现无遗,随着动作那条垂在脑后的长辫也跟着摇动。

黄麒麟笑了。来自xbxys.com他轻轻地下了马。

那个少女正蹲在那里挑拣着羊儿爱吃的草割着,忽然听到背后响起了一声狗儿被踩了爪子“吱儿、吱儿”的叫声,少女被吓了一跳,本能地提着鎌刀赶快转过了身。

转过身来,却是一张少年的笑脸。

“怎么样,我学得象吧?”黄麒麟笑着说。

那少女举起了鎌刀、做势吓他:“你怎么不学恶狗声,小心我真的会砍你一鎌刀啊!”

黄麒麟望着少女脸上流下的汗珠,从裤兜里掏出手帕来递过去:“来,擦一下汗!”

少女抬袖抹了一把汗,好看的鹅蛋脸红扑扑的:“不敢用你大少爷的白手帕,怕弄脏了!”

黄麒麟说:“这会儿天气挺凉爽,怎么还出了一头的汗啊?”

少女说:“你是大少爷,骑着马兜风自然凉快了,你试一试一下午割五筐草再走五趟,看你会是什么样子!”

黄麒麟笑着说:“我回去给我爹一说,以后娶了你过门,你做了我们黄家二少奶奶,就不用每天出力做活了!”

少女佯装生气,又举了一下镰刀:“你这有钱人家的少爷,一天没事儿碰到我们穷人家的女孩子就占便宜。好了,你大少爷忙你的,我要割草了!”

黄麒麟叹了一口气:“织云,你这是撵我走啊?”

原来这少女叫织云,这么好听的名字。

织云说:“我哪敢啊,这又不是我家里,你麒麟大少爷想呆就呆、想走就走,说起来这一块儿的田地大多是你们黄家的,干活的不是租你们家的地,就是你们家的长工,谁敢撵你走啊?!不过是我要干活儿了,不干完活,回到家是要挨爹骂的!”

黄麒麟叫道:“嗬,这也不过半年多不见,也不叫麒麟哥了,也不想着陪我多说一会儿话。推荐http://www.xbxys.com/

他眼睛一亮:“哎,我有个办法,你陪我说会儿话,等会儿我回家,从我家马棚内装上一篓草,帮你送到你家门口,这样不是你爹就不说你了吗!”

织云扁了扁嘴,说:“明知道你是骗我,好吧,就陪你说会儿话吧。”

黄麒麟笑着说:“织云,小时候不懂事不算,现在长大了,我哪有说过骗过你的话?”

他举起了手来:“老天在上,我黄麒麟现在若说一句欺骗织云的话,就被老天你派雷神轰电母劈!”

织云捂嘴笑了:“你小心着噢,现在还是夏天,这傍晚常常打雷闪电说来就来。”

黄麒麟笑着摇了摇头:“你呀,别人是拿我没办法,我是拿你没办法。”

织云说:“好了,不开玩笑了,我问你,你回来多少天了?”

“放暑假不停就回来了,这都有一个多月了,一直想见你,却没碰到你。”

织云说:“见我干什么呀?又不是小时候了,还能在一起玩?”

黄麒麟说:“见你有说不完的话呀!”

织云板了脸说:“黄麒麟,好好说话,你再老说这样不三不四的话,就赶紧骑上马的忙你的事情去。”

“怎么啦?难道不许说真话吗?只能说你吃了吗、我吃了呀这样的话啊?”

“那好,我问你,你说真话,你这会儿准备干什么去呀?”

“我准备去县城去——”

“对呀,这才是实话,你这么晚去县城,肯定是去吃喝嫖赌去了,玩够了明早才回家。”

  “一二!”

织云奇道:“什么一二?”

黄麒麟笑着说:“吃喝嫖赌啊,只做前面一二吃喝之事,你不知道,学校的饭太单调了,就那么两三样,吃了一学期,只想回来到县城下馆子换口味呢!”

“那不大清早去,偏要傍晚去,难道还能吃喝一晚上啊?”

黄麒麟笑道:“我家县城里面有铺子,我晚上不会睡在店里?哪象你想的去什么妓馆鬼混一晚上。版权http://www.xbxys.com/

织云捂嘴笑道:“我哪有说,这可是你说得!”

黄麒麟说:“你不信我我就没办法讲了,我回来这一个多月,每次去县城我都骑马走这条小路,还不是为了能碰见你,可是直到今天才碰见了你。”

织云笑道:“算你蒙对了,我姑夫去世了,我娘叫我到姑妈家多住一段时间,陪陪姑妈说说话,也是才回来两天呢!”

黄麒麟叫道:“哪是蒙对的啊!我哪里知道你姑丈家的事啊?”

“所以说算你蒙对了嘛!”织云笑着说,又问道:“哎,你上的洋学堂叫什么名字啊?”

“齐鲁大学。”黄麒麟笑着说:“大家都把新式学式学堂称做洋学堂,其实基本上是国民政府办的,引进了西方教育而已,而我们这所学堂才真正称得上是洋学堂呢!”

“噢,你快说说。”织云充满了未知的好奇。

“我们齐鲁大学是由美国、英国、加拿大的基督教教会、美北长老会联合开办的,你说算不算洋学堂啊?”

“那能经常见到黄头发、高鼻子的洋人啦?”

“那当然了!里面教英文的两个老师、还有教医学的几个老师、牧师都是洋人呢。”

“那你们平常都在学堂里做什么呢?”

“平常就是上课啊,学医学、学英文,选修神科,放学了就在学校操场上踢足球、打篮球、橄榄球玩耍,还有图书馆可以去,礼拜天还要去学校的教堂做礼拜!”

“每天念书,念完书就玩耍,多好、多幸福啊!”织云眼里露出了羡慕、向往的神情。

“是啊!”黄麒麟感慨地说:“记得咱们一同上完小的时候,你的功课在你们班上都是最好的,只是由于后来家道中落了,上了完小就没有再上。阅读http://www.xbxys.com/

“什么家道中落了。”织云笑道:“你倒会说话,本身就是一般家庭,只不过是爹做生意赔了钱。就是不‘中落’,爹也不会让我这个女孩子上中学的。”

黄麒麟点了点头:“还是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在做祟,随着时代的进步,以后这样的观念慢慢就会被打破的!”

“是啊!”织云笑着说:“只是我赶不上喽!”

“说这样老气横秋的话!”黄麒麟笑着说:“你才不过十六岁,好似你已经六十岁了!”

织云看了看天:“好啦,跟你正式不说了,再说天就要黑了——”

她捂着嘴笑道:“耽误你大少爷进不了县城一二三四,我可吃罪不起!”

黄麒麟说:“好吧,那咱们走吧。”

织云提了柳筐,两人往回走。

织云突然惊叫起来:“哎呀,你的马在吃庄稼啊!”

黄麒麟笑着说:“没事儿,反正是我家的地。”

“对噢,反正是你家的地。”

             .

两人上了小路,黄麒麟牵了马,与织云同行。

织云站住了脚,奇道:“咦,你怎么不进县城,还跟着我走?”

黄麒麟说:“不是都告诉你了吗,进县城是次,能遇见你才是主,现在遇见了你自然要跟你多呆一会儿了!”

织云说:“不会吧?我都不知道你这个大少爷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黄麒麟叫道:“你不要听我的话,你只看我的身子、我的心随着谁就行了!”

织云前后看了看,见没人才放了心,她无奈地摇了摇头:“我知道咱们是从小一起玩大的,也知道你的性子,但不知道的人要听到你这样说话,还以我是个轻浮的女子呢!”

黄麒麟也对着她无奈地摇了摇头:“我才无奈呢!在你眼里我的每一句正经话,你都当成我是在和你打趣!”

织云笑着说:“你不说从省城学得那些油嘴滑舌的话就行了,我也就不把你当纨绔子弟看了!”

黄麒麟气结:“那说什么?”

织云笑着说:“比如说说天气啦,比如说说你的马啊,对了,你马鞍旁的包里怎么老叮叮当当的?”

“噢,”黄麒麟笑道:“我书包里装了两本从学校带回的小说,还有十几块大洋,你听到叮当响的就是它们在‘叫唤’,这时节没有穿外套,身上没有多余地方装。”

“人家是穷得叮当响,”织云笑道:“你大少爷是富得叮当响。”

“你呀,光会打趣我!”

“我哪敢呀!”织云笑着说:“我不说你两句,你大少爷光拿我寻开心,我岂不是吃亏死了!”

“冤枉死我了!”

织云捂嘴笑道:“不要告诉我你又要发誓啊!”

“好,叫你取笑我!”黄麒麟伸手从织云柳筐里抓了一把青草,扬手给身后的马儿:“来小白龙,吃草!”

织云笑着摇了摇头:“你呀,还是大少爷加长不大的小孩脾气,还想让我和小时一样让我将你叫哥呀?我看叫你长不大的弟弟还差不多。”

黄麒麟嘴角露出一丝坏笑:“好,让你说我,还我的红盖头来!”

黄麒麟使出了多年未用的撒手锏。

一听这话,织云的脸一下红了,跺了一下脚,叫道:“无赖!”

原来这里有一段故事。

两人小时在邻村上完小的时候,每天下学都是黄家的仆人来接黄麒麟,而小织云是自已独自回家的,小麒麟每次总要等了小织云一同回去。

有一次小麒麟从家里拿了一方大红手帕装在了书包里,到放学的时候拿出来送给了小织云。小织云接在手里,笑嘻嘻地盖在了头上。

小麒麟说:“你盖在头上干嘛?就看不见路的!”

小织云笑着说:“这是新娘子的红盖头,当然要盖在头上喽。”

那仆人背着小麒麟,就笑着打趣道:“那织云盖了红盖头,要做谁的新娘子啊?”

小织云说:“那还用说,自然是要做麒麟哥哥的新娘子啊!”

仆人回去后就把这件事当趣话说给村里人。村里的人后面和织云玩耍的时候总爱拿这话来逗她;就是调皮的小麒麟有时也会拿这话来和织云来耍逗。现在织云都是十六岁的姑娘了,这话也就好多年没有人再说起过了。今天黄麒麟猛然又提起这话,织云羞得一下脸通红。

她猛地转过了身来,伸手道:“你站定!”

黄麒麟乖乖地听话站住,还故意将身板挺得笔直,但嘴角、眼里都是笑意。

“你站在这里,不许再跟着我,等我走远了你再走!”

“啊,织云,你真的生气了?”黄麒麟探头问道。

织云“扑哧”一声笑了,说:“我哪会生你这个大孩子的气呢,前面就上了大路了,人多了,你大少爷没羞没臊的,我可不想让人家在后面指指点点的。”

“那好,”黄麒麟说:“你回家后,别忘了在你家门口等我。”

“等你干什么?”

“给你送草啊,我不是说过了吗?!”

“啊,你麒麟少爷真要给我送草啊?”织云笑道:“别让人以为世道要变了!”

“我不管,你在你家门前等着我。”

“我不等,谁信呐!”织云说完就走了。

                 .

黄麒麟回到了家,在马棚里拴了马,找了一个大背篓,就装起了草。

两个下人看见了忙跑过来。

黄麒麟却制止了他们,既不让他们帮忙,也不告诉他们自己装草要干什么。

黄麒麟背着草篓高高兴兴地走了。

两个下人互相看看,面面相觑。

第二节  两小无猜情窦开

外面暮色已渐渐四合,六七步外就已看不清人的模样。大背篓下的黄麒麟并没有几个人看见,只当是回家的村人。偶尔有一两个擦肩而过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待看清是麒麟二少爷时,不禁惊得目瞪口呆。

                                  .

黄麒麟快到刘织云家门前的时候,就看见那边有一条身影,不用问,肯定是织云。

黄麒麟走到了跟前,织云迎上了两步,帮他把肩上的大背篓摘下。

织云笑着说:“没想到你这个大少爷真的送草来了?”

黄麒麟笑着说:“你肯定想到了,相信我会送草来,要不然就不会站在门前等我了。”

织云将背篓里的草倒在了门前,说:“好了,我等会儿将草转回家,让别人看见了不好,你快回去吧!”

“不会吧,”黄麒麟说:“刚来就让我走,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你啊,织云?”

  “见我做什么?草还没送够么。”织云“扑哧”笑了。

“再过十几天我就要到学校去了,又是半年不能见到你。明天,明天咱们到小时咱们常玩的那个土坡见面,好吗?”

“我哪象你啊,每天想到哪儿就能到哪儿,我不是在家里织布纺线就是去割草,哪能自己做得了主啊。”

“啊,那你就让我每天想你、念你啊?”

“胡说什么呢,快走吧!”织云推了黄麒麟一把。

“那你明天是在家织布呢?还是出去割草啊?”

织云咬着下唇:“好了,我明天下晌去割草,行了吧?”

黄麒麟喜出望外:“太好了!”

织云问:“你那只笛子呢?还在不在?”

“你问哪只笛子呢?我都用换了许多支了。”黄麒麟有些诧异,继而笑道:“织云,你是不是喜欢听我吹笛子?”

织云见四下无人,红着脸点了点头。

黄麒麟虽看不清她的表情,但也猜到了,心中万分喜悦。

                        .

夜晚,黄麒麟坐在桌前烛台下,手举着一本《金粉世家》,眼睛盯着书页,神思却已穿透纸背,不知越到了哪里——自从上了中学后,我就与织云很少见面,既使见面,也不能象小时那样无拘无束的玩耍,只能说匆匆说几句话而已,但为什么傍晚远远见到那背影,却觉得很熟悉很熟悉?

我明白了,原来织云的身影一直在自己的心里,所以好长时间不见也会觉得很熟悉、很亲切。

自己是有些调皮、说话好开玩笑,可是现在长大了,每次见到织云说的都是心里话,为什么她总认为自己是纨绔子弟,是在和她开玩笑?

自己真的是在织云面前有些玩世不恭的样子吗?好象有点儿。还不如那些乡村朴实的青年男子,鼓足勇气红着脸向自己心仪的对象表白一句,更让他爱慕的女子相信呢。唉,自己可能其实是在爱慕的织云面前太害怕被拒绝、太害羞了,所以会不自觉地用玩世不恭的口吻来说话,怕万一织云会拒绝,自己的心会很痛很痛。

黄麒麟入神地想着心事、剖析着自己,脑海里又浮现出织云害羞点头的样子。他跳了起来,到床边取了挂在墙上的笛子,掏出手帕细心地擦拭了两遍。

              .

半晌午黄麒麟才起床来到院内。

原因是二少爷昨夜辗转反侧失眠了,这可是他破天荒头一次。

黄老爷正背着手在院子里踱步,看见了黄麒麟提着脸盆经过。

黄老爷叫道:“麒麟!”

黄麒麟站住了:“爹!”

“怎么这么晚才起来?”

“噢,昨晚看书看得晚了!”黄麒麟敷衍道。

“你昨天不是去了县城吗?怎么又回来了?”黄老爷疼惜地说:“你不是说家里的烛台伤眼睛,县城的电灯看书对眼睛好吗?”

“没事,”黄麒麟笑嘻嘻地道:“我点了两支。”

“那你叫下人给你打洗漱水嘛,怎么自己去打呢!”

“早上下人端来了洗脸水,都放凉了又端走了,这不怪下人,他们知我几点起床?爹,我上中学就开始在外面独立了,在家里不用惯着我了!”

黄老爷笑了笑:“随你!快洗漱了让厨房给你熬些粥。”

黄麒麟心情大好的哼着歌去了。

            .

刘织云提着柳筐,在地里割着草。

虽说和黄麒麟约好傍晚见面,但她下午早早就提着柳筐出来了,如果不先割几筐草,回去后怎么向爹交待呢。就这爹还奇怪,说,昨天不是割了草了吗,够家里羊儿吃几天的,怎么今天不做别的活儿却还割草?自己说,听地里会观天象的大伯说,可能这两天会下雨,羊儿娇气,吃不得带水的草,所以多攒一点儿草。她爹抬头看了看天,说,常做农活的人都会观一点儿天象,我怎么没看出来这天要变的样子?

刘织云割着草,想到这儿,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刚来的时候她的心还跳得“扑嗵”“扑嗵”的,这会儿在骄阳下割着草,不一会儿汗水就湿了单衫,顾不得想别的了。

                           .

傍晚,黄麒麟早早地来到村外,向小时常去玩耍的那块土坡赶去。

他不知道织云已经向家里送回来三筐草了。所以当他远远看见织云蹲在田野里在割草时,先是有些惊讶,随即欢快地跑了过去。

“织云,”黄麒麟叫道:“我特意早早来等你,没想到你来得比我还早!”

到了跟前他才发现织云衣衫都被汗水打湿了。他叫道:“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快别割草了,走吧。”

织云小声嗔道:“叫什么叫啊!你先去,我将这一筐草送回家就来。”

说完就又自顾忙起来。

黄麒麟呆呆地望着她蹲在那里忙碌的背影。

片刻黄麒麟缓过神来,忙过去蹲下来,从地里拔起草来:“我帮你。”

织云忙道:“你快走吧,一会儿让人看见又说闲话。再说你也不知道羊儿爱吃什么草,何况你拔得草带泥土,羊儿也不吃。”

                      .

这是一处土坡,坡上面是一片林子,里面蝉鸣鸟叫。

这儿是黄麒麟和织云他们小时候常爱来玩的地方,留着许多令人回想起来就忍不住心里、眼里满是笑意的回忆。

黄麒麟站在林边,向远处眺望着。

夏日傍晚的风吹过,在这里穿过林子,变成了清爽的柔风。

远远地,他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提着筐子向这边走来。

看见了,反而心里倒有些焦急、期盼,黄麒麟忍不住来回走了几趟,又踮起了脚尖。

                                   .

织云上了土坡到了林边的时候,呈现在黄麒麟面前的是一张粉红粉红沁着密密细汗珠的脸。

黄麒麟疼惜地说:“织云,你一天太辛苦了!”

他指着树下已经铺好的两张报纸说:“快坐下歇歇。”

织云坐了下来,靠在了树干上,笑着说:“不是我辛苦,是你大少爷一天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罢了。”

黄麒麟也坐了下来,笑着说:“碰到了别人,都说不过我,碰到了你,就是我说不过了。”

他也靠在了树干上:“在你心中我这个少爷就是整天游手好闲的样子,岂不知我白天在学校里要学习好多东西,就是放假回到了家里,每晚也要看书的。”

“这么用功?”

“当然!去县城,既是为了打牙祭,也是因为在县城晚上可以在电灯下看书,我是学医的,老师说了,在烛台、油灯下这样光线不好又不恒定闪动的环境看书,很容易眼睛近视。”

“还有这样一说啊,那为什么过去人看书都是在油灯下看书,也没见谁戴个眼镜啊?倒是住在城里的读书人有了电灯,我看戴眼镜的人倒越来越多了?”

“过去人怎么没有近视的呢,肯定有,只是因为没有眼镜没有办法罢了。”

“算你有理!”织云捂嘴笑道:“我以为你是去县城找罗曼去了。”

“嗬!”黄麒麟忍不住大叫起来:“我成了衣帽架子了!”

“怎么讲?”

“你给我头上乱扣帽子!”

织云笑起来:“怎么啦,罗曼是你的未婚妻,又住在县城里,现在也放假了回到了家里,看她去是合情合理啊!”

“我连她的面都没有见过,我爹给我定得亲我根本都不知道,前年定亲那一天,我都装病躺在床上一天。”

“人家定亲只要双方父母在场,交换了庚贴就行了,要你去做什么!”织云调皮地说。

黄麒麟克制不住自己,双手抓住了织云一只手:“织云,你怎么这么坏的呢!你明知我心中只有你一个,却故意拿这些话打趣,你不知道这样是伤人心的!”

织云刚刚白皙的面孔一下子又红了:“你不要这样,你再这样就没有话可说了。”

她挣了两下挣脱了手:“我虽不是有夫之妇,但你已是有妇之夫,你大少爷不在乎名声,我可在乎呢!”

                  .

黄麒麟忙保证:“好好,我保证不动你手了。”

“不但要保证不拉我手,还要保证不要说那些油嘴滑舌的话。”

“啊,说真话也算油嘴滑舌吗?”黄麒麟真诚地说:“我见了你,不由地就要说这些藏在心底的真心话,除了这些,别的才是假话呢!”

织云低了头,幽幽地说:“其实你和罗曼很合适呢,你家是庄上的大财主,她家是城里的大商人,你们才是门当户对呢。”

黄麒麟急道:“织云,现在都是民国二十年了,我们也都是十六七的大人了,不要说我这个能和洋教师接触的大学生,就是一般的大学,也都知道了恋爱要发于爱、存乎心,父母包办的可以让它做不得数的!”

织云抬起了头:“不是,我听说那个罗曼和你一样,也在济南上洋学堂——”

“嗯,她上的是山东省立女子师范学校。”

“是啊,”织云说:“她和你上的都是洋学堂,又是城里姑娘,一定很洋气,你们两个在一起一定会有说不完的话。我呢——”

说到这里织云扑哧一下轻笑了:“你说些高深的话我就听不懂了,更莫说你要飘两句洋文了。”

“织云,爱一个人只说心里的话儿就一辈子也说不完,哪不用得着其它!”

黄麒麟微笑地侧脸看着织云,织云身上因为出汗散发出来的淡淡少女迷人的体香让他迷醉。

“可是大人订了的事儿,我们能改变吗?”

“放心,”黄麒麟微笑着说:“别的事儿我可以让步,这件事儿我是不会妥协的,只恨十四岁的我太没主意,竟然只以不参加订婚宴来表达不满,而不是坚决地提出反对。”

织云笑道:“那时才是个孩子呢!”

“不是!”黄麒麟盯着织云的眼睛:“是那时候我不知道自己竟是在心底这样的爱你!”

织云红了脸、低下头躲避他的目光。

黄麒麟心中充满浓浓的情意,还有一点儿小得意,小织云你不是在我面前最大胆吗,这会儿怎么低了头、羞红到了脖子根,怎么这么可爱啊!?

黄麒麟说:“再说我在我爹面前已经让了步了,本来我是想学音乐的,可是他非要让我学医,而且学完医后还不让我当医生,要让我将来回来打理家里呢!我心里已经想好了,等毕业后就做医生不听他的,可是现在为了你,我决定再做一次让步。”

织云抬起头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

黄麒麟从书包里取出笛子来:“织云,我说洋文你听不懂,那这个你能听懂吗?”

织云笑了,笑得很好看。

“对了,”黄麒麟从包里又摸出一个苹果来,递给她:“先吃个苹果,解解渴。”

织云接过来,问:“有刀子吗?”

“做什么呀?”

“嗯,我切一块儿尝尝,剩下的带回家给弟弟。”

黄麒麟笑了:“你快吃吧,我书包里还给你带了两个。”

“嗯。”织云点了点头,轻轻地咬了一小块苹果在口里。

她这会儿多象是一只温驯可爱的小鹿啊!黄麒麟在心里赞叹着,摘下了笛子的布套。

一曲清越婉转的《西湖月夜曲》从笛上飘散出来,袅袅地环绕于山坡上、树枝间。那些刚才还鸣叫的蝉儿、雀儿,此时仿佛才发觉自为得意的鸣叫原来并不是最好听的,都忍不住住了声,仔细地聆听起来......

织云望着黄麒麟的脸,看他微闭着目、沉浸在另一种意境中,不禁有些痴痴了:他本来就迷人,吹笛子的更是好迷人啊!

璇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璇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厉害了!省第四批非遗传承人名单公布,南平22人上榜!

    可喜可贺我市省级非遗传承人又增22人日前,福建省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公布,我市22人入选。至此,全市已有54名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一起关注福建省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南平)●传统戏剧2人四平戏传承人张陈山木偶戏(政和四平提线木偶戏)传承人吴来旺;●曲艺1人建瓯唱曲子传承人吕万春;●传统体育、游艺与杂技2人茶百戏传承人章志峰中幡(建瓯挑幡)传承人徐瑞玉;●传统美术2人根雕(建瓯根雕)传承人张木芳剪纸(浦城剪纸)传承人杨仁斌;●传

  • 是时候把曹雪芹请下神坛了?

    来源|搜狐网《红楼梦》,这本千古奇书,可以说迄今为止在中国最有名的一本鸿篇巨著了。而有关它的研究更是门派众多,胜似武林江湖。对红楼梦的研究著作和文稿文字远远超过红楼梦本身的文本字数量上百倍。最近发现《是时侯把曹雪芹请下神坛了》一篇这样的文章,算起惊奇,权当一论耳,不妨一读。分享给大家,赞同也不赞同,就看你的视角了!《红楼梦》确是一部千古奇书,倾倒了古今中外众多读者。广大红学研究者不断地探佚考证,千万红楼爱好者一遍又一遍地孜孜苦读,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想知道红楼故事的最终结局,想弄清文本背面

  • 新春走基层 | 巴中通江:草根文化唱大戏,演绎乡村新年味

    “吃着孝顺汤圆,心里就是踏实。”今年80多岁的陈开秀,吃着热气腾腾的汤圆点头称赞。近日,巴中市通江县澌波乡苟家湾村,一场由村民自编、自导、自演的以“弘扬孝道文化”为主题的草根春节联欢会热闹非凡,吸引了众多返乡游子和附近村民赶来观看。活动现场据了解,澌波乡苟家湾村春节联欢会由本村孝道文化传承协会主办,经过半年时间的策划排练,村民积极参与,乐在其中。小品《问路》、花鼓戏《十八扯》、诗歌朗诵《腾飞吧中国》等20多个本土节目精彩上演,给广大村民奉上了一顿丰盛的文化大餐。“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以前是

  • 再见,增城做景!114万增城人都有过的记忆!

    一直以来每逢过完年增城的小伙伴们最期待的莫过于是每个村子的做景(会)了!其实做景(会)对增城来说是增城年味很重要的一部分但是近年来增城的各个村都在提倡取!消!做!景(会)!“做景”又称“做会”这一项活动对于大部分增城人来说是一年一度的盛事还记得以前过年最开心的就是到朋友家做景(会)除了能到处串门,收刮一堆红包之外,还能拉上小伙伴去放炮仗、去玩鱼虾蟹、一大堆好久不见的朋友坐在一起打打麻将;晚上吃完饭还会放烟花......但是,现在取消做景(会)之后就再也找不回这种体验了尽管有人偷偷做景(会),那也

  • 《和平饭店》陈数,那时岁月的烽火佳人

    《和平饭店》陈数,那时岁月的烽火佳人春节假期,看了一部热播剧《和平饭店》。有人说是抗日神剧,有人说是刑侦轻喜剧,有人说是另类的谍战剧……剧是不错的剧,但看第一眼时,被惊艳到的,则是陈数。虽然她也早在《铿锵玫瑰》中扮演过黄子慧的角色,但她被人熟知并被许多人喜欢,是从《暗算》开始。那部剧中,她扮演天才数学家黄依依,虽然对剧情的内容已经依稀模糊,但黄依依对爱情的执着却记忆犹新。后来,在《倾城之恋》中,她又扮演了没落世家的小姐,白流苏,将一身旗袍穿出了无可比拟的华美与精致。她生动地从张爱玲的笔尖下走出来

  • 你的“逃避状态”未必无药可救

    (图片来源网络)作者&播音菜菜的流浪猫(菜猫)微信公众号:菜猫(caimaoFM)点此收听节目音频导语:退一步的“自我安慰”或是“自我责备”都是没有必要的事情。-01-你是否也会有职业疲惫的时刻?那时的你会格外的不喜欢完成你本该完成的工作,并感到压抑、情绪低落、身心沉重。当然,你知道这是种负面情绪。所以,你会一方面本能的抗拒积极的改变,另一方面,却又不断的试图找方法来自我救赎、鼓励自己。虽然,鼓励的成效却往往未必像我们所期待的那般显著。为什么我们总会陷入这样矛盾的状态之中呢?为什么我们总是会下意

  • 刘少奇和任弼时书法手迹:一位雄强厚重遒劲,一位端正大气!

    刘少奇,1898年生于湖南省宁乡县;任弼时,1904年生于湖南省湘阴县(今属汨罗市)塾塘乡唐家桥人。两位同是湖南人,都是新中国开国元勋,都是杰出的理论家,二人写的文章多,用笔多,书法功夫应是得自于多年来不间断地用笔练习。刘少奇的书法成就,是实践实用磨练的结果,有着鲜明的实用主义倾向:书法连绵快速,非常娴熟,有专家如此评价:铁笔银钩,雄强雅健,似从颜真卿、柳公权和魏碑出。刘少奇的书法用笔沉稳凝练,厚重遒劲,斩钉截铁,书法的娴熟美感,墨色雄浑,不缺飘逸。刘少奇的书法手迹刘少奇的书法手迹刘少奇的书法手

  • 每周一自助禅修 诚邀有缘

    自助禅修缘起:一者,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修行人当自发勇猛精进之心,则不退也。二者,每周一日,方便易行,又兼持续不断,乃成片也。三者,自诚其意,功夫日深,自然发乎其身,学以致用。生活禅则成也。茶馆每周一安排自助禅修,具体坐香和行香时间安排如下。茶供时间为供养及早课,希望大家尽量早到。早课后进行第一枝香。晚到的自助禅修者等上一枝香开静之后再进入禅堂。有发心参加的同参请发送“姓名+电话+自助禅修”至茶馆微信服务小号15811216678报名参加,报名后大家一起坚持修行,落实【不间断】的功夫,精进勤

  • 无关风月 只去赏花

    不管你远在千里还是海角一方我们都能好好的在一起了还记得我们曾经因为花的美丽遇见吗《花吟会》我们共同的家我们的梦想花园歌颂如花般的美好生活我们一起品茗、读画、听琴、赏花……什么是《花吟会》:“花吟会”为草木花道创始人李草木和一批东方花道的热爱者共同发起,“花吟会”会员为自愿加入雅文化生活交流平台,让东方高雅艺术走进生活,在一个健康美丽家园里共同成长,在人生的路上不段精进,遇见美丽自己,谱写美丽的人生篇章!“花吟会”分为线上和线下两部分活动,不定期每月为插花爱好者传授插花及相关雅文化技艺及雅事活动,

  • 中国式聚会,正在毁掉你的人生

    来源:富兰克林读书俱乐部每一场不必要的聚会,都是对生命的透支,是慢性的自杀。每逢假期,聚会是少不了的活动。中国人有个特点,爱扎堆,爱凑热闹,总觉得朋友越多越好,谁知道哪个能在关键时刻拉你一把呢。于是,就有了一种独特的中国式聚会文化。说起聚会,就不得不说饭局、酒局,中国人特别在意这种局,因为正事儿、闲事儿都得在饭局上说。甚至有人曾经跟我说,事情能不能办好,取决于吃没吃好,喝没喝好。于是,每个人都一边咒骂应酬,一边整装待发地准备应酬。图片来源:《火锅英雄》春节前,隔壁销售部入职不久的一个东北小伙还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