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情惑美女:我和大小姐的那些事 最新章节

2017/12/3 22:35:4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情惑美女:我和大小姐的那些事

第一章 一起吃饭

“尼玛的,天妒英才啊!”

工商管理学院的学生张全蛋从医院里走出来,一边捂着脑袋上的纱布一边嘟嘟囔囔的咒骂着老天爷的不公平,不就是偷看了一下女同学换衣服嘛,居然晴天里掉下一块砖头砸在自己的脑袋上。小百姓养生网

这下可好,拼命从伙食费里挤出来的那点可怜的积蓄,全都孝敬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医院里,尼玛医院现在真黑呀,就打了针破伤风和一管绷带,就拿走了老子所有的泡妞费,黑心呐。 诅咒你们这些穿着白大褂的所谓人间天使们生孩子一个个都没有屁眼儿……

一路骑着十一号走回来的张全蛋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钟,虽然自己现在是病号,但是,却是没有钱在改善伙食了,只得拎着饭盒到饭堂打那个乡下二大妈厨师做的饭菜。

张全蛋很佩服这个乡下二大妈厨师,不管做什么饭菜,统统都能做出烧糊了的黑暗料理土豆泥味道。

打饭的路上,头顶上,一群鸽子飞过。张全蛋抬头看了看这群鸽子,张全蛋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今天这群飞过去的鸽子,飞的,好慢,好慢……它们今天飞的为什么这么慢呢?张全蛋百思不得其解。

“嘎嘎,雨涵哪,就给我一个面子嘛。你看,这电影票我都买好了,要是不用,就浪费了。情惑美女:我和大小姐的那些事 最新章节情侣座,好贵呢……”

饭堂里,一男一女,在自己的面前走过。男的像是一只哈巴狗一样,在女的屁股后面卑躬屈膝,哈着腰苟笑着跟着前面的女同学。

这两位同学张全蛋自然认识,女的,本校校花大人,李雨涵。男的,本校纨绔二代,周小刚。

这年月,不但英雄爱美女,狗熊孙子癞蛤蟆什么的,只要是个男的,也爱美女。不消说,看这周小刚一副孙子相,就是在追求校花大人。看这架势,貌似是在用追求女人至尊方式,死缠烂打!

张全蛋轻叹了一口气,如今哪,这美女可是枪手又紧俏的商品,这周小刚虽然不才,但是,有个好爹呀。小百姓养生网换成他张全蛋,连死缠烂打校花大人的资格都没有。这就是现实呀,现实真它嘛的残酷碍…

张全蛋想罢摇摇头,冲窗户里面的黑暗料理二大妈厨师递过去饭盒:“大妈,打饭,多给点菜哟。”

二大妈脸上带着横肉,一脸的乌黑,看样子很生气的样子,张全蛋十分怀疑,二大妈的男人昨天晚上一定没有伺候好她……

“周小刚,我在警告你一次,要是在无休无止的跟着我,我就报警,告你性骚扰你信不信?”

校花大人李雨涵拂袖回身,瞪着一双漂亮而又迷死人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猛的回身,看着身后的周小刚厉声喝道。

“桀桀,雨涵,不要这样嘛。我们都是同学,再说了,你可以不爱我,但是,你不能阻止我爱你的权利。这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周小刚心存美好,追求爱情,何罪之有哇,警察能拿我怎么着哇是不是?”

“你,你流氓!”

李雨涵杏目圆瞪。网站xbxys.com嬉皮笑脸如狗皮膏药一样掀不下去的周小刚,实在是把她恶心的要死。

“没办法了吧,哈哈,既然没办法,就从了我吧雨涵。你看我周小刚,哪配不上你李雨涵啊是不是,我爹可是……”

李雨涵美目一瞪:“你闭嘴。”

周小刚被李雨涵一下子喝住,李雨涵哼了一声,朝正端着饭盒往外走的张全蛋挥挥手:“张全蛋,你给我站住!”

张全蛋闻言一愣:“呃,你,你,你叫我。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看见,俺这就走。你们继续,继续。”

张全蛋可不想参合到这无妄之灾里面去,然而,李雨涵猛的几步上前,伸手抢过张全蛋手里的饭盒,放到了桌子上。来自xbxys.com而且,这还不足以让张全蛋震惊。让张全蛋震惊的是,李雨涵居然一把把自己的胳膊伸到张全蛋的胳膊弯里,一把跨住了张全蛋的胳膊。

然后,一双美丽的眸子瞪着看着张全蛋:“怎么吃食堂了?不是说好了,下午,我们一起吃饭嘛?”

张全蛋被李雨涵一系列的动作搞的不明所以,这个幸福也来的有点突然,一下子有点懵。但是,张全蛋随即一下子也想明白了,感情,李雨涵这是拿自己当枪杆子了,拿自己用来挡那个纨绔周小刚的。

李雨涵一系列的动作果然见了效。见李雨涵忽然一下子挽住了张全蛋的胳膊,周小刚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伸着手指头,指了指李雨涵,又指了指张全蛋:“你你你……你们……你……张全蛋你这个混蛋,你给我放开雨涵!”

第二章 人穷志不穷

本来,张全蛋还不想参合这趟浑水。

可是,周小刚一句混蛋顿时让张全蛋皱起了眉头。网站xbxys.com如果说,在李雨涵和周小刚两人之间必须选择一个帮忙,张全蛋自然毫不犹豫的要选李雨涵。

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这样,那,说不得,索性,就顺水推舟好了,反正,自己也看这个纨绔二代不顺眼。

张全蛋闻言嘿嘿的笑了笑,夹着李雨涵胳膊的胳膊又紧了紧,让李雨涵贴着自己更近了一点:"啥?周小刚。你说啥?放开?放开什么?什么放开?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管天管地,还管着老子谈恋爱嘛?

跟你说,雨……雨涵,雨涵我们两,已经好了很久了。她现在可是咱的女朋友,跟你说,你要是在不要你那张蛤蟆一样的脸纠缠雨涵,劳资就对你不客气。懂吗?雨涵哪,走,吃饭去,咱不跟这没文化没修养的无赖一般见识,损了咱的身份。

张全蛋说着,挺着胸脯,仰着脖子,迈开方步,挽着校花李雨涵,昂首挺胸的从惊的目瞪口呆的周小刚面前走过。当张全蛋挽着李雨涵的胳膊走过目瞪口呆的周小刚面前的时候,张全蛋觉得,这个时候,简直比扇张全蛋两个大耳光还要过瘾。

周小刚看着张全蛋大摇大摆的挽着李雨涵从自己的面前走过去,恨的牙齿咬嘎嘣嘎嘣响,掏出电话:"哎,黄毛,板寸,出来,跟我办点事儿。"打完电话,贼心不死的周小刚跟着张全蛋和李雨涵出去。

看来,这戏,也就只能演到底了。

没奈何之下,李雨涵只得和张全蛋真的去了一个小饭馆里吃饭。而周小刚则是如跟屁虫一样跟了过来,在张全蛋的面前坐下,没一会儿功夫, 一个黄毛头和一个板寸头小子也跟着坐在了周小刚的桌子上。这是周小刚叫来的两个跟班小弟。

点菜的时候,张全蛋因为兜里发虚,所以,只是点了一个清炝土豆丝和一碟卤煮花生米还有两碗白米饭,招来对面周小刚和板寸黄毛的嘲笑。

李雨涵自然没有心情吃饭,张全蛋则是不然,一边大口的往嘴里扒拉着饭菜一边嘻嘻的道:"今儿虽然没点什么好菜,但是,校花大人,这饭钱,还是得你出。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这是应该的吧。"

李雨涵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儿:"吃你的吧,小气鬼。怎么不抠门死你,让女生掏钱吃饭,这种事儿,也就你张全蛋能做的出来。"

张全蛋全然不顾对面周小刚咬牙切齿要吃了自己的模样,风卷残云般的把饭菜吃了精光,这时候,黄毛和板寸头晃晃荡荡的走了上来,大喇喇的坐到了张全蛋的身边:"嘿嘿,张蛋子,吃的不错啊,这饭菜,吃着香嘛?"

张全蛋闻言嘿嘿的笑着,拿着牙签剔着牙:"尚可,尚可,要是在来头蒜,就完美了。"

黄毛闻言,默默回头看了看旁边的板寸。看来,这孙子完全没有领悟到,自己两人是来威胁他张全蛋的。

黄毛再次把头转过来,看着张全蛋道:"行啦,小子,老子懒得跟你废话,直说吧,我刚哥说了,你小子呢,不要不自量力,蹚这趟浑水。赶紧的,吃饱了,就他嘛的麻溜滚蛋,要是不识相的话,哥几个今儿就让你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张全蛋闻言笑了笑,看着黄毛:"哦,我好怕怕哟。那你说说,花儿为啥这样红呀?"

这时候,对面的周小刚再也忍不住了,噌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黄毛,板寸,甭他嘛跟他废话,给我抓起来,扔到外面去。嘛的狗一样的东西,也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甭让他在这恶心我。我还有话跟雨涵说。"

黄毛板寸闻言,马上站了起来,伸手去抓张全蛋的肩膀。

张全蛋猛的一眯眼睛,这时候,张全蛋发现,两个人伸手的速度,居然,是如此之慢,慢的就像,就像之前看到头顶飞过去那群鸽子。张全蛋觉的,只要自己微微一集中注意力,周围的一切在动的东西,不管是什么,动的速度,似乎,只有正常的时候的五分之一左右,好慢呀,真是太慢了……

张全蛋伸手就抓过黄毛那只慢腾腾的伸过来的手臂,随即抬腿一脚,踹在了黄毛的肚子上,黄毛应声而飞。

这时候,板寸头的一个凳子朝自己的脑袋砸了过来,慢……好慢呀……张全蛋只觉得,这凳子砸人的速度,也是如此的慢,慢呐……

张全蛋伸手抓过凳子,右手的拳头一拳打了出去,正着板寸头的太阳穴,板寸头噗通一声,被揍的倒在了地上……

这一手下来,旁边的李雨涵震惊了,对面的周小刚,震惊了!

一阵静寂,李雨涵才磕磕巴巴道:" 不是吧,张全蛋,看不出来啊,你还有这两下子。李小龙啊我勒个去。"

第三章 高薪职业

三拳两脚,张全蛋搞定了两个前来撒野的黄毛和板寸头。又得到没人夸奖,顿时大喜,笑着挠挠头道:"呵呵,哈哈,哪里哪里,校花大人过誉了。 鄙人也就是会那么一点点的三脚猫的功夫而已,过誉了,过誉了,呵呵……"

张全蛋虽然嘴里很是客气着,但是,这一副表情则是出卖了他的心思,哪里是嘴里说的过誉的谦虚,分明是十分享受李雨涵的夸奖,而且是相当受用。

见张全蛋如此表情,李雨涵不屑的撇撇嘴:"张全蛋,你知道嘛,你现在这幅样子,好贱哦!"

张全蛋闻言顿时一愣,卧槽,不好,刚才有点兴奋过头了……

张全蛋和李雨涵这边嘻嘻哈哈有说有笑,在对面的周小刚看来,简直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谈情说爱。打了自己的人,还若无其事的秋波暗送,打情骂俏,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张全蛋在撂倒黄毛和板寸在和李雨涵说说笑笑的时候,周小刚在于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啪的一声,摔碎了桌子上的啤酒瓶子,几步窜了过来,冲着张全蛋的肚子就捅了过来。

李雨涵吓的啊的一声大叫,两只手捂住了嘴巴。

而张全蛋则是眯着眼睛看着周小刚的啤酒瓶子的瓶茬子朝自己捅过来,慢,还是慢,在张全蛋的眼睛里,周小刚动作的速度,还是太慢太慢了……张全蛋不知道,其实,不是因为周小刚的行动速度太慢了,而是,自己的视觉感觉太快了。因此,他看什么都是慢了几拍的。

这一切发生的原因,都是因为,那个砖头,砸到了他的脑袋上,恰恰疏通了他大脑中所谓的上帝禁区。恰如修道之人无意之中疏通了任督二脉一样。

周小刚的瓶子扎了过来,张全蛋不慌不忙的微微的一侧身,瓶茬子顺着张全蛋的身体前面窜了过去。张全蛋上手,一把抓住周小刚的胳膊,然后抬起膝盖,啪的一声,把膝盖垫在周小刚的手腕子上,周小刚啊的一声大叫,丢掉瓶茬子。

张全蛋随即又抬起胳膊肘,哐的一声,砸在周小刚的脑袋上,周小刚顿时又是一声大叫,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哼唧哼唧的叫唤着。

制服了周小刚,张全蛋使劲的啐了一口唾沫:"嘛的,在找老子的麻烦,老子就踩碎你的蛋蛋。"

随即,张全蛋拍拍手,朝李雨涵一伸手:"校花大人,请吧,道路给您清干净了。"

李雨涵见状咔吧咔吧眼睛,看了看张全蛋,微微的笑了笑:"嗯,还真是有两下子啊,看样子,不是碰巧的,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李雨涵说着,扭着自己那双丰挺的小屁股,出了饭馆的大门,张全蛋闻言赶紧跟随而去,真是的,女神大人有请,焉能不去,嗯哼,说不好,校花大人被自己如此英明神武玉树临风的飒爽英姿给征服了,弄不好要激情澎湃之下,以身相许也不好说,咳咳……

出了饭馆的大门,在一家上岛咖啡店的门口,靓如仙女的李雨涵停了下来,背靠着门口的玻璃门,眯着眼睛看着颠颠的跑来的张全蛋。

看的张全蛋心潮这个澎湃,小心脏扑扑的跳,真是的,校花是不是要给自己表白呀,这个,这个真是让人紧张碍…张全蛋见李雨涵看着自己,连忙嘻哈的笑着陪着笑脸。

"咳……那个,张全蛋,我看你手底下的功夫不错,本姑娘想给你一个差事,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干?"

张全蛋闻言一愣:"啊?差事啊?不是表白呀?"

李雨涵闻言一愣:"什么表白?"

张全蛋连忙道:"啊,没什么没什么,我胡说的。你说你说,什么差事?有钱赚嘛?"

李雨涵道:"当然有钱赚,一个月五千大洋,怎么样?"

张全蛋闻言顿时一惊,简直是比听到李雨涵跟自己表白更让人震惊:"什……什么?五千大洋?说,你接着说,什么差事,我干!"

李雨涵闻言翻了一个白眼儿:"财迷样儿,一听五千块,你那快眯成一条缝的小眼睛都睁开了。是这样的,我呢,需要个人体肉盾。"

张全蛋闻言咔吧咔吧眼睛:"人体肉盾?干什么的?是给校花大人您侍寝的嘛?"

"去你的侍寝!就是人肉盾牌,挡箭牌,明白嘛?"

张全蛋闻言释然:"啊,明白明白,说好听的是保镖,说不好听,就一跟班呗!"

李雨涵闻言笑的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不错,正是如此,怎么样,一个月五千大洋,干不干?"

李雨涵说着,伸出五支白皙细长的漂亮手指。

看着李雨涵那五支雪白欣细的手指,张全蛋赶忙如鸡啄米一样点头:"干! 必须干!为美女效劳,在所不辞。那什么,那五千大洋,是现金嘛?"

李雨涵闻言翻了个白眼:"我看好了,你这辈子,也就这点出息了,黑眼珠子见不得白银子。现金,绝对现金。"

李雨涵说着,打开自己身上挎着的小挎包,从里面拿出一叠现金,放到了张全蛋的手上:"这是两千块,看你表现,剩下的月底发。"

张全蛋急忙接过这两千块钱,只觉得,自己的手,都有点颤抖,有点发烫。

尼玛的,这可是钱哪,红彤彤的人民币呀,自己老家的老爹,辛辛苦苦一年到头种地,就才能弄那么个万八千的收入,自己一个月,就能挣五千块呀……人民币呀人民币,我真是爱死你了……

第四章 一起干架

张全蛋左手捏着票子,往右手上使劲儿啐了一口唾沫,一张一张的查着钱,看的李雨涵不断的翻着白眼儿:"行啦行啦,别查了,只多不少。看你那财迷样,能有点出息不,没见过钱似得。跟你说,张全蛋,以后,不管是上课,下课,还是放学,只要我一个电话,你立刻得以最快的速度来到我的身边,叫你干什么,就得干什么,这五千块,可不是拿来给你玩的,明白嘛?"

张全蛋把钱数好,放到了贴身的内衣兜里,还拍了两下,笑着道:"美女放心,以后,只要您一个电话到,我张全蛋马上放下一切,火速来到您的身边。我就是你的人了,你让我往东,我不往西,你让我打狗,我不撵鸡。 "

李雨涵不屑的挥挥手:"行啦行啦,别说的那么恶心,什么我的人你的人的。且!"

张全蛋和李雨涵说着笑着离去,而从地上爬起来的周小刚则是冲刚刚爬起来的黄毛和板寸恶狠狠道:"黄毛板寸,你们去,把我给咱学校的小霸王他们打电话,给我收拾了张全蛋这个孙子。"

黄毛从地上爬起来:"刚哥,他们,他们,他们虽然下手比较狠,可是,他们可是向来要收费的,而且价格不菲。"

周小刚恶狠狠的看着张全蛋离去的方向道:"收费就收费,他嘛的,这口恶气不出,我咽不下这口气,你尽管联系,咱不差钱。只要能搞了张全蛋这孙子就行。老子要他的一条腿。"

黄毛闻言一哆嗦:"好的刚哥,我这就联系……哎,霸王哥,有个买卖呀,你干不干?嗯……要他一条腿……"

挣了两千大元,张全蛋表示非常兴奋。周小刚暂时被搞定了,李雨涵表示暂时不需要张全蛋在身边护卫,该干嘛干嘛去,不要在本小姐面前晃啊晃的,碍眼,有事儿电联。

张全蛋只得回到宿舍。宿舍里,有几个张全蛋的狗友狐朋舍友。周建国,袁斌,黄胖子。张全蛋回到宿舍,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又把怀里的钱拿出来一张张的查了一遍,然后又塞到了怀里,又拍了几下,才躺了下去,翘着二郎腿唱着不着调的歌:"库中有粮心不慌啊哎呦呦,人民币它红堂堂啊哎哟哟……"

黄胖子光着膀子穿着拖鞋凑到张全蛋床铺上,嘿嘿的笑着:"哎,老张,什么情况,看来心情不错呀,那啥,我刚听说,你跟李雨涵那妞,你两居然有一腿,真的假的。"

张全蛋闻言嘿嘿的笑着:"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嘿嘿!"

袁斌闻言也凑了过来:"卧槽,老张,不是吧,那妞你都给拿下了?操嘞,行啊,有两把刷子呀,咋样,干起来是不是很爽?跟你说,你这样很容易变成全校公敌的。"

张全蛋不屑的道:"你们几个混蛋,就知道一天到晚的八卦,少给老子到处传这污风邪雨,人李雨涵不管咋说也是校花,哪能那么容易就给咱这土鳖给睡了,还在进行中,还在进行中,嘿嘿……"

旁边看书的周建国闻言也凑了过来:"我靠,行啊老张,那妞你都能搭上边。的确有两下子,咋样,没睡过,亲过嘴没?再不济,也拉过手啊,软不?"

张全蛋闻言气的从床上起来,挨排指了几个人一遍:"你们几个混蛋,学习不怎样,一颗八卦的心却是这么的火热。我真为你们爹妈上火伤心呐。没有的事儿,少废话,胖子,今儿该你请客了,东来顺,涮羊肉。请客的话,我就告诉我们之间的事儿。"

黄胖子闻言一拍自己的大肚皮:"好说,咱哥几个,谁跟谁啊,正好,今儿老爹的汇款到了,涮他娘的羊肉去,敞开肚皮吃。哥几个,走着,我请客!"

说话的档口,张全蛋,胖子等几人来到火锅店,刚刚开了盘子点好菜,忽然,呼呼啦啦一群人闯了进来。

为首的一个家伙一头的长发,身后跟着四五个人,长毛左右看了一圈,径直朝张全蛋这边走了过来。呼啦啦一下子就围住了张全蛋一桌子人。周建国,袁斌,黄胖子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但是,任是谁都看出来了,来者不善。

长毛挨排看了一遍,大喇喇道:"你们几个,谁是张全蛋?"

此时此刻,张全蛋正把一盘盘的羊肉顺到火锅里,连看都没有看长毛一眼,淡淡道:"啊,我就是张全蛋,你有事儿啊?"

第五章 照打不误

长毛青年闻言上前,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烟来,旁边的两个小弟的其中一个马上递上打火机给长毛哥点着。

长毛哥深深的吸了一口:"嗯,不错不错,气势不错,见了我小霸王,居然还如此镇定。哥很佩服你的勇气呀。"

张全蛋自打从医院出来,从观察到天空飞舞的鸽子的时候就觉察到了,自己好像无意之中具备了某种能力,那就是,当自己想集中精力的时候,那么,动的一切物体,都会在自己的眼中变得格外的慢。

这一点,本来张全蛋还有所怀疑,但是,在经过在周小刚的身上实验了之后,张全蛋确定了这一事实。张全蛋好歹也是大学生,稍一思考,就想到了其中奥秘,自己的脑袋挨了一砖头。这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自己的脑袋很是有可能,在这一砖头之后,给打通了什么经脉或者大脑神经中枢的什么上帝禁区什么的,使得自己具备这种好歹算是超能力的本事。

这可是一大秘密,张全蛋暗自下定决心,这个秘密,他不会像任何人透露,真是的,他娘的,要是被国家知道了,还不把自己当成小白鼠给抓起来搞什么科学实验分析神马的……

得知了自己有这一本事之后,张全蛋压抑住心中的狂喜,表面上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如往常一样生活,这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呀。有了这本是护身,打架,看他娘的谁还是自己的对手。

此时此刻,这个长毛怪很明显是来找茬的,张全蛋稍微一分析,就知道,这孙子,肯定是周小刚招来收拾自己的。

于是张全蛋淡淡的笑了笑,接着把手里的白菜,香菜和茼蒿都顺进火锅里,才看向长毛怪笑着道:"怎么着哥们,有事吗,我就是张全蛋,不知道哪块得罪大哥您了?"

长毛怪嘿嘿的笑了笑,使劲儿的抽了一口烟,然后,十分嚣张的把烟头丢到张全蛋的火锅里,烟头嗤啦一声在火锅里熄灭。黄胖子等人顿时噌了一声站了起来。

张全蛋连忙挥挥手,示意几个人坐下。然后,张全蛋站了起来看着长毛怪笑了笑:"看来,你是来找茬的喽!"

自称小霸王的长毛怪嘿嘿的笑了笑:"错了,张蛋子,我不是来找茬的,我是来卸你的一条腿的。怎么着,你是自己动手挑了自己的大筋,还是要哥几个亲自动手呢。哥奉劝你呢,自己动手算了,免受皮肉之苦。"

长毛怪说着,从腰间抽出一把西瓜刀,啪的一声扎在了桌子上,邻桌的宾客们见状赶紧落荒而逃。

长毛怪嘿嘿的笑着看着张全蛋,朝西瓜刀点点头:"怎么样,张蛋子,自己动手吧,要不,哥自己动手也成。不过那时候,你就惨了!"

张全蛋闻言嘿嘿的笑了笑,伸手摸起来那把西瓜刀:"好好好,这个人嘛,要有自知之明,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知道不是霸王哥你的对手,我愿意自己动手。"

长毛怪闻言嘎嘎大笑:"啧啧,真是的,不愧是大学生,这思想觉悟就是高,我就喜欢和你这种聪明人办事儿,爽快。嗯,别说了,动手吧!"

张全蛋点点头,伸出手,把刀子放在自己的脚踝上,旁边的黄胖子等人连忙把住张全蛋的手道:"老张,你疯了,你这是干嘛?赶快给老子放下,听这孙子的干嘛?咱哥几个还怕他不成,他嘛的,干他娘的,你赶紧的,把刀子给老子放下……"

张全蛋闻言嘿嘿一笑:"逗你玩的!"

说话间,张全蛋出手如电,一把把正在沸腾着火锅连锅端了起来,"哗"的一声,泼了出去。一锅的开水,不偏不倚,全部都泼在了长毛怪的头发上和脸上身上。

长毛怪顿时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惨嚎……片刻之后,脸上被烫的起了一个个大水泡的长毛怪朝张全蛋一指:"上,给我上,给我整死这孙子!往死里整!"

长毛怪身后的几个兄弟闻言,纷纷掏出砍刀斧头等家伙,一起朝张全蛋扑来,黄胖子等人赶紧行动,哗的一声掀翻桌子,纷纷朝起凳子椅子和几个人混战在一起。

几个小喽啰,有张全蛋在场,自然不消几个回合,形式就瞬间被逆转。全部被撂倒在地上,黄胖子骑着其中一个身上啪啪的扇着耳光。周建国和袁斌也是每个人拿着一个在收拾着。

张全蛋一把抓住已经被烫的半死的长毛怪,啪的一声把他的脑袋磕在旁边的桌子上,拿着手里的西瓜刀压在他的脖子上:"长毛,说,他嘛的是谁让你来的。不说的话,哥就让你知道知道,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是什么味道?"

长毛被刀子逼在脖子上,吓的半死,赶紧大声道:"别别别吗,蛋哥,是,是,是那赵小刚,花了三万块,要我们哥几个废了你的一条腿。蛋哥,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呐,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几个吧!"

正在这个时候,火锅店的玻璃门被哐的一脚踹碎,一伙人,足足有十几个人,晃晃荡荡的闯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高个子男人。

长毛赶紧抬头去看,看见为首之人,顿时大喜:"飞哥!你终于来了!"

情惑美女:我和大小姐的那些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情惑美女 或 我和大小姐的那些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马大脚 裴大脚 多大脚也撑不起来这只鞋

    近日,一只超大号皮鞋在黑龙江省鞋业协会被展示。据会长彭喜才介绍,这只皮鞋长约1.4米,重达40斤,比普通41号男鞋大8倍左右。其用料采用意大利进口牛皮,采用固特异制作工艺,是二十几个工匠师傅历时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完成的。据了解,固特异沿条工艺是一种世界顶级鞋履的独特制作工艺。因发明“固特异沿条结构制鞋技术”的查尔斯·固特异爵士而得名。距今已有近200年历史。缝制鞋子时,使用内沿条与外沿条以双重车缝的方式,将鞋面与鞋底牢固夹结成一体。在鞋中底和大底之间形成一个空腔,可以与潮气隔离,又铺设了一层软木,

  • 中国近现代十大画家的关系

    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吴昌硕、潘天寿、黄宾虹、林风眠、李苦禅、李可染、黄胄被称为近代十大画家,齐白石收徒数千,其中王雪涛、李苦禅、王森然、陈玄厂,并为齐白石先生钟爱的四大弟子,李可染既是齐白石的弟子,也是黄宾虹的弟子,十大画家中,李可染、李苦禅都是齐白石的徒弟。林风眠培养出李可染、吴冠中、王朝闻、艾青、赵无极、朱德群等一大批艺术名家。徐悲鸿发现并提携了黄宾虹,齐白石,徐悲鸿的学生当代著名书画家吴作人、李可染、黄胄、沙孟海、费新我等。潘天寿为吴昌硕的弟子。1935年应徐悲鸿之聘,任中央大学艺术科

  • WPPI国际婚礼及人像摄影师协会摄影大赛作品欣赏

    这是国际婚礼及人像摄影师协会摄影大赛(Wedding&PortraitPhotographersInternational)2016年度的获奖结果。WPPI比赛是婚摄业界最为盛大、最具代表性的摄影赛事之一,其评选在业界中严如电影界的奥斯卡。作为美国年度最大婚礼人像摄影盛会,每年的WPPI比赛都会吸引全球上千名婚礼摄影师参赛,助力婚礼摄影服务的发展。获得好评的作品会结集成刊,留为记录,供客户参考。该大赛十分重视实体照片,评委也都是知名摄影师,参赛本身会为摄影师带来不少学习的机会。以下为获奖作品精选

  • 冬季植物修剪要点!

    关注作家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所著《小王子》中有这么一句话“正因为你对你的玫瑰花费了时间,这才使你的玫瑰变得如此重要”。小编把『植物修剪』形象喻为“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通过修剪除去病残枝、萌蘖枝,将所有的力量积蓄在生命的蓓蕾中,期待来年花满枝头。初冬修剪益处多冬天是很多植物的休眠期(生长停滞),植物老叶变黄掉落,这时就需要适当修剪啦~有些花友的宝贝植物长得蓊郁葱茏,就是不开花,只因不会修剪。修剪对植物好处多多,请跟随小编一起学习吧!1、防止病虫害通过清除干枯枝、伤残枝、病虫枝,来

  • 世界上有很多人,不情愿的做自己...

    :世界上有很多人,不情愿的做自己,而拼命的想做别人;所以不快乐。上帝创造的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是祂看为好的,因为,祂倾注了全部的爱。在每一个人的生命中,都有祂美善的计划,还有别人无法代替完成的旨意。所以,不要羡慕别人的路,不要贪恋,不属于你的风景。去仰望上帝,活出上帝喜悦的新生命,感恩喜乐的对待生活,因为你是你,在上帝的眼中,你是唯一。

  • 2018惊人的社会定律! (建议收藏)

    01错误定律别人都不对,那就是自己的错。02效果定律在伤口上落泪和在伤口上撒盐,效果是一样的03嫉妒定律人们嫉妒的往往不是陌生人的飞黄腾达,而是身边的人飞黄腾达。04方圆定律人不能太方,也不能太圆,一个会伤人,一个会让人远离你,因此人要椭圆。05口水定律当你红得让人流口水时,关于你的口水就会多起来。06利用定律不怕被人利用,就怕你没用。07成就定律如果你没有成就,你就会因平庸而没有朋友;如果你有了成就,你却可能会因卓越而失去朋友。08馅饼定律当天上掉下馅饼的时候,小心地上也有个陷阱在等着你。0

  • 关于媒体人炒老板鱿鱼,我就谈这么几点!

    来源:记者站声明:广播人的【广播广告圈】致力于行业资讯的及时传播,每篇转载文章都将在文前注明作者、来源等信息。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所有者于后台留言,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支持!春节收假后该对自己做一番职业规划了对于传统媒体人来说2018年将面临更多的挑战和机遇但是该如何迈出这一步你心里有数吗?欢迎收看本期传媒老炮儿附文字版春节收假,该考虑工作上的事情。不知道诸位是否有换工作的想法?反正过完节,编辑部里又少了几个同事,都递上了辞职信。虽然说有点伤感,但我觉得真的是一个好事,我发自内心的为他们勇

  • 正月十一,记得请女婿吃饭哦!

    正月十一,中国传统农历节日之一。此日是岳父宴请子婿的日子。初九庆祝天公生剩下的食物,除了在初十吃了一天外,还剩下很多,所以娘家不必再破费,就利用这些剩下的美食招待女婿及女儿,中国民歌称为十一请子婿。那么正月十一有哪些习俗呢?子婿日正月十一是“子婿日”,是岳父宴请女婿的日子。初九庆祝“天公生日”剩下的食物,除了在初十吃了一天外,还剩下很多,所以娘家不必再破费,就利用这些剩下的美食招待女婿及女儿,民歌称为“十一请子婿”。其实,“子婿日”是很有历史渊源的,在古代,正月初九庆祝“天公”生日剩下的食物还没

  • 王健林离场,保镖全程粗鲁对众人,王健林一脸淡然装没看到

  • 印度农村阿三哥跳鸡舞 可以说是非常爆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