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丑颜倾城:皇妃很腹黑 最新章节

2017/12/3 22:16:00 来源:网络 []

小说:丑颜倾城:皇妃很腹黑

第一章穿越中毒了

分不清是梦中,还是现实,如潮水般的记忆涌向沐天雪的脑海中,她无力的晃动着脑袋,想要甩开那如潮般的记忆。网站xbxys.com

可无论她如何排斥那段记忆,那些记忆如刻在了她的脑海中一般,无法甩去亦无法阻挡。

她猛得惊醒睁开双眼,眼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但她似乎能看得见浮现在她脑海里的一连串的字幕。

沐天雪,年十七,未出阁,龙都皇朝,将军府嫡女,胆小懦弱,不仅痴傻且丑女一名,右脸颊上一片红胎记,占据了整个右眼角,看上去奇丑无比。

因一无貌,二无才,三无智商,四无胆量,所以成为将军府最不得宠的嫡女,却偏偏成为当朝太子龙辰允的未婚妻,不想她嫁的人多了去,大到整个龙城,小到整个将军府。

沐天雪蹙起眉头,难道她穿越了,还穿在这个奇丑无比不得宠的嫡女身上,且两人还是同名同姓。

脑海里的记忆告诉她,晚膳之后,将军府里深受得宠,常常欺凌她的亲妹妹沐婉夕,暗地里端了一碗下了毒的参汤给她的丫鬟,让她的丫鬟端给她服下。

此时,她应该躺在将军府后院的柴房中,下意识的摸向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好,松了口气,身体还穿着的衣服,就说明,此刻她身体里的药还没发作。版权http://www.xbxys.com/

不对,可是,他为何感觉到身体的某个地方,像是被生生撕裂了一般,痛的她浑身打颤,不自觉到吸一口冷气。

脑海里突然间涌出一段记忆,她简直不敢相信那段记忆中的画面,她的疼痛,是因为……因为她已经被人欺负了,侮辱了。

她愤怒的皱紧眉头,双眸中透着阴鸷可怕的杀气,在21世纪她守身如玉了二十多年,都不曾被人侮辱过。

在这里,她却刚醒来,就被人玷污,侮辱了身体,此仇不报,她就枉为21世纪冷血无情的金牌女杀手。

虽然她不知道是什么人侮辱了她,可脑海的那段记忆中,那个男人的脖子,被她咬伤了,凭着这点线索她一定能够找出侮辱她的人。

所有算计过她的人,侮辱过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一个妹妹沐婉夕,一个玷污她的陌生人,她都记在心里了,总有一天,她会将她所受的一切,都加注在他们身上。

“吱……”

这时,柴房的门被打开了,沐天雪一脸戒备的循声望去,只见昏暗中出一个男人的背影,是这个男人侮辱了自己吗?

“站住,你是谁?”沐天雪见男人迈步向门外走去,急忙挣扎着身体想要起身去杀了那个男人,可她才刚刚移动身体,某个地方传来一阵阵撕裂的疼痛。版权http://www.xbxys.com/

男人脚步一顿,微微侧头,看了一眼黑暗中的沐天雪,便提步想要离去。

“人渣,你站妆沐天雪疼的浑身打颤,见男人提步离开,她忍住剧疼坐了起来。

这时,柴房外传来沉重急促的脚步声,脚步声似乎在向柴房靠近,那男人听到脚步声后,迅速退回柴房。

随后,脚步声来到了柴房门口,一个人影近了柴房,隐匿在柴房的旁的男人,看似不经意的一掌,便听到一声轻微的闷哼声,进来的那个人昏倒在地。

那男人见人影昏了过去,便迅速的出了柴房,消失在院子中。

“别走……”见那男人离去,沐天雪愤怒的惊呼一起,忍痛爬起来追到门前,那男人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中。

她愤怒的拳打在柴房的门上,转身蹲下看向被找昏的人,是个男人?还是穿着家丁衣衫的男人,显然是将军府内的人。丑颜倾城:皇妃很腹黑 最新章节

那刚才的那个男人是谁?难道不是她那个妹妹安排的?

若是的话,不应该离开,而是等着人来捕捉证据,也不会打昏这个家叮

她抬脚狠狠的踹向昏迷过去的家丁,“该死臭男人,敢来与沐婉夕一起来陷害我,我绝不会饶过你们……”

踹了那家丁几脚后,沐天雪马上意识过来,眼下不是发怒的时候,她要赶仅离开才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章看戏

沐天雪迅速离开柴房,找了个高处跃到上面,静看接下来的好戏。

一队人,手提着灯笼,从后院的一个房间走了出来,看人数不下六七人,声音中很是喧嚣。沐天雪望着那个房间,根据陌生的记忆,刚刚走出人来的那个房间,就是她的房间。

此刻,那一队人,正急步的向柴房赶去,隐约中听到一个极为愤怒的声音说道:“老爷她们肯定是在柴房,竟然能干出这等下贱之事,决不能轻饶她……”

沐天雪坐在柴房对面的一颗樱花树上嘴角勾起一抺冷笑,她这个角度正好将柴房里的情形看的真真切切,“下贱?还不知道是谁下贱,我到要看看你们,能把我怎么着。”

之前尽言绝不轻饶她的女人,正是将军府二夫人,自沐天雪母亲死后,二夫人便成了将军府的大夫人,而她的女儿沐婉夕却从庶女变成了嫡女。

至于她沐天雪,一个将军府嫡女却沦为将军府人人欺压的傻女丑女。版权http://www.xbxys.com/

若不是她与太子有婚约,她怕是早已经下了黄泉,换个角度来说,也因她与太子有婚约,所以想动害她的人还是对这个身份有几份忌惮。

眼看着她与太子的婚期将至,这些早想害死她的人,已经开始按耐不及了,才有了今天被人设计的一幕。

二夫人迫不急待的推开柴门,迫切的想要看到里面暗渡陈仓的场面,门在推开时,火光顿时将柴房照了个透亮。

一行人看到柴房里的情形时,都不由的瞪大了双眼,意外,惊诧,不敢相信,众人纷纷的将目光投到柴房中的一个家丁身上。

推门的二夫人,显然不相信柴房里除了那昏到的家丁,就没有其它人,当下便差人将柴房搜了个遍,仍是没有搜到沐天雪半个人影。

不死心的二夫人,柴房里没有沐天雪的身影,心里怒火中烧,但是当着沐秉傲的面,却又不敢露出来,原本的计划被出乎意料的打乱了。

她心中冷笑,即便没有亲自捉见两人私通的场面,她也能扭转前眼的局面,费尽心机的计划竟出了纰漏,今晚她必需要将那丑丫头的太子妃位夺下。网站http://www.xbxys.com/

为此,她还亲自请了“娴贵妃和太子”来当个证人,就是要将今夜发出的事情传入宫内,闹的越大便越好,聪明如她,这点小事情放在狡猾阴狠的她面前,根本就奈何不了她。

给沐天雪下药的沐婉夕,错愕的瞪大了美眸,惊诧的目光扫过柴房的每一个角落,显然有些疑惑和意外,是她亲自己命人将沐天雪扛到柴房来的,可为什么柴房就只要家丁却不见沐天雪。

见家丁穿戴整齐身上没有一丝凌乱不醒人世的昏在地上,看样子,并没有生出什么事情,当下便气急败坏的上前怒踹家丁几脚。

那家丁这才晃动两下,醒了过来,当看到沐婉夕那怒愤的面孔时,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爬起来跪在地上,一脸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心虚的环视了一下柴房,见根本没有沐天雪的身影。

心中一沉,这二小姐交代的事情,他根本就还没来得及办,便被人打昏,这可如何是好,挨顿棍子是小,若是因此丢了饭晚,这可如何是好。

沐婉夕阴冷的目光望着家丁,心中那个气啊,煞费苦心计划好的事情,这狗奴才竟然给办砸了,看之后怎么处置他,没用的东西,她恨不得,将面前的狗奴力乱棒打死,也不解她心头之恨,偌是此事办成,那么她便是当朝的太子妃。

岂想,计划竟被打乱,一群没用的狗奴才,沐婉夕心中狠狠的骂道,但在自己父亲面前,却又不得不收敛,免得露出了马脚,吃不了兜着走。

“你夜半三更在柴房做什么?都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快快从实招来,还可以免你一死,如若有半句虚假,哼……府中的规矩你上懂得的。”

二人夫望了一眼沐婉夕,不着痕迹的给她递了个眼神,厉声质问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家丁,言语中带着几分威胁,又带了几分警告。

“该死的奴才,说,在此与谁苟且?”会意二夫人递过来的眼神,沐婉夕怒瞪着家丁,并将一切赌注都押在这家丁身上,只要家丁,说是在此与沐天雪暗渡除仓,那么有没有亲自捉见都已经不重要。

只要眼前这个计划不毁于一旦,那么今晚所做的一切都还算值得的,明天龙城将会传遍沐天雪与仆人的种种谣言。

而最好的证人便是,她的姑姑和太子本人,只要这事一传到宫中,那么沐天雪太子妃的位子也该让位了。

“奴……奴才……不敢……不敢说……”家丁跪在地上身体瑟瑟发抖,二夫人言语中的警告和威胁已经让他双腿发软,全身哆嗦个不停,而二小姐一副吃人不吐骨头的样子,更是让他惊恐不已。

“不敢说,你好大的胆子,竟然与人暗地里苟且,来人,拉出去乱棍打死”沐秉傲站在柴房外,一脸怒气,眉宇间是阴冷的戾气。

“哥哥,切莫着急,我看这家丁是被吓倒了,待他慢慢道来之后,再做处置也不迟,这可是事关将军府的颜面,也关乎着龙都皇室的颜面”娴贵妃言语缓慢,听起来不带丝毫情绪。

只是那语意中透着股阴寒之意,言下之意,是为了护着将军府的颜面,以及皇室的颜面,对于此事都要彻查到底。

实者,是想沐天雪与家丁私下偷食的事情,敲定以后,将此事传自宫内。

到时候,就算她不出手,皇后与太后颜面上过不去,自然会想法子,退了沐天雪这个太子妃,往严重里说,还能将沐天雪这个丑女人至于死地。

“你莫要紧张,只需要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只要你句句属时,那么将军府的规矩,自然不会落的你身上,你大可能坦言在这里与谁相约?”

娴贵妃一副公正无私的样子,但是难掩双眼中的阴狠,这阴狠也自然落得那家丁眼里。

只要那家丁咬口说是与大小姐沐天雪在此私约,是大小姐倾慕他,将一切关系都推到沐天雪身上,那么她们今晚的目地也就达到了。

“狗东西,还不快说,没听见贵妃娘娘在问你话吗?你当真是不想要,你这颗脑袋了”一旁的二夫人,狠厉的话音落下来后,望了一眼沐婉夕,不停的交换眼色。

第三章定罪

“奴……奴才说,是……是大……大小姐逼着奴才与她好,娘娘饶命,老爷饶命,奴才句句属实”

那家丁吓的是魄飞魂散,刚才还是二夫人和二小姐向他发着狠话,他已知自己今天若是不将所有罪责推到沐天雪身上,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继而又有娴贵妃出言警告,虽然说娴贵妃话里的意思,是让她实打实的说。

可若他真是实打实的说,只怕马上便被乱棍打死,若是推卸了所有责任,那么还有活命的机会。

“沐天雪你竟然敢在大婚前,做出这等不要脸的事情,竟逼着家丁与你好,你可是未来的太子妃,在过不久便要与太子成婚,眼下却犯出这等耻辱死罪,这不仅是打将军府的脸,更是给太子和皇室带来耻辱……这是要杀头的死罪……”

沐婉夕眼神中闪过一丝阴狠,虽然没有亲眼捉住两人在一起的证据,但是沐天雪不在房中,而家丁死咬住在此是与沐天相约,那么沐天雪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况且,她还中了毒媚之药,没有男人为她解除,她便会爆血而亡。

若是此刻她无事的出现的众人眼前,那身子定是不清白被玷污了,将军府怎么会容得下一个身子不清白的女儿,皇室中又怎么会接受一个不纯洁之人当太子妃。

沐天雪嘴角勾起一抺,不屑的嘲笑,与家丁暗渡陈仓,亏她们想的出来,随即身轻似燕跃下樱花树,向沐婉夕的闺房飞奔而去。

她必需在他们找到她前,做好充份的准备,设计她的人,分明是想把她逼上死路,可她却不会如她们的愿,因为她已经不在是那个胆小懦弱的沐天雪。

而是一个二十一世纪新一代的女杀手,不管是在任何事情面前,她都会保持着一颗冷静的头脑和准确的判断力。

“来人,将府里搜个干净,把那个混帐东西,给我找出来”沐秉傲听了家丁的话后,那双狠厉的眼睛,似乎喷出了火花一般。

他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他这个痴傻弱智的大女儿,竟敢私下里与家丁相会,压抑在心底的怒火可想而知。

众人看到沐秉傲那怒气腾腾的样子,心中窃喜,看来今晚是除去沐天雪的最好机会,连一向甚少发如此大火的沐秉傲都恼怒成这样子。

事件虽然和计划有所出入,但是结果,已经显而易见,只要是能将沐天雪拉下位,不管过程如何,但求结果理想。

“哥哥莫要动气,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值了,这只是家丁的片面之词,还不足以为信,待找到那丫头好好教诲处置一番,验证她是不是清白之身,那么一切便也水落石出了”

娴贵妃瞪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家丁,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听话里表面的意思,是在偏袒沐天雪,往深处里,便是想着法子要验沐天雪的身子。

护卫门听候沐兵傲的吩咐,迅速的向各院各个角落里去搜寻沐天雪的身影。

而这时,沐天雪早已经准备好如何去应付接下来的事情,她回到自己房间将一条红色贴身物压于床角。

然后,身上披着件披风,将一头如爆的青丝绾了起来,手中拿着一个白玉瓶,灵活的躲过寻找她的护卫,接着向东南院角的方向跑去。

如果记忆没有错的话,东南院本是沐天雪母亲生前所住的地方,院子里种满了白色的茉莉花,池塘里面的水面上,开着满满的荷花,看起来煞是美丽,沐天雪扑通一声跳进了池塘里。

池塘里的水不深只是漫到她的膝盖处,水很凉,却她却丝毫没有感觉刺骨的冰凉,走近荷花花叶旁便将荷叶中的露水倒入白玉瓶中,她才慢慢的向池塘边上走去。

恰巧这时,寻人的护卫寻到了东南院,见到一抺白影从池塘中间慢慢的靠近池塘边上,在见到是沐天雪时,那两护卫身体一颤,脸色顿时一片苍白,心中暗骂,这长的丑就算了,大半夜还出来吓人,当真是丑人多作怪。

沐天雪见到两个护站在池塘边,惊恐的望着她,心中冷笑,她现在这副样子,怕是胆子小的见了她都要吓死,更何况这从池塘里走出来,好比她此刻就是一个可怕的水鬼一般。

沐天雪无视两人惊恐的表情,语气阴森的说道:“快……快替我拿着白玉瓶,千万不能打破,那里面的东西可真贵着呢?”

两个护卫愣愣的看着沐天雪,倒抽一口冷气,沐天雪那半边红胎记的脸,由为骇人,在微弱的火光下,平添了几分白意,让她此刻的面血色全无,更加凸出那片红胎记的可怕。

沐天雪将两个护卫脸上表情收尽眼底,未出声,转身又向池塘深处走去,两个护卫面面相觑后,“这丑女人,晚上一看更吓人了,本来生的就像鬼,这一身白衣从池塘中出来,更像是水鬼一般,这胆小的看见她,准能吓死。”

护卫说这话的声音很低很轻,但还是被沐天雪听的真真切切,她继续向池塘中间走去,后边传来,护卫的声音“大小姐,老爷有事找你。”

“这个丑女傻子连话都懂不懂,哪里知道你是在叫她,”

“可……可老爷和夫人急着审问她呢?她要是一直都呆在水里,我们总不能不去秉告吧!”

正在俩人谈话之际,一队人员向东南院走来,沐天雪听到凌乱的脚步声,慢慢向这边靠近,不由的冷笑一声,终于来了,她可是等了很久。

她双手棒着荷叶,一步步的向池塘边走去,还未等她靠近,一个愤怒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沐天雪你还要不要脸,竟然暗地里与家丁私会,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你还有没有一点耻辱心,竟给我们将军府丢脸。”

沐婉夕冲着池塘里的沐天雪怒喊着,心里恨不得将沐天雪按在池塘中活活淹死她,她一个一无事处的丑女,凭什么跟她抢太子妃,在龙都皇朝太子妃之位只能由她沐婉夕才有资格来当。

沐天雪你一个痴傻丑女还妄想登上枝头变凤凰,哼……休想。

沐婉夕的话与愤怒,沐天雪视而不见,她唯一注意的便是,沐秉傲与二夫人的表情,两人的脸色在灯火下,血色全无,皆是一比惊恐的眸子盯着一脸笑意的沐天雪,浑身冷汗直冒。

沐天雪见沐秉傲与二夫人脸上的惊恐神情时,心中冷笑,这一幕想必两人看来都不陌生吧!回想她的母亲再世时,总会在这个时候来池塘上采取莲叶上的露水,而她正好,也借此场所来为自己开脱,而自己这一身衣裳正是母亲死之后留下来的。

现在的她,在夜色的朦胧下,看不清面貌,唯一能看清楚的就是一身白衣披风,头带斗蓬帽,与她死去的母亲身影重叠就如同一个人一般。

这一幕,让心虚的人瞧见自然是惊恐,因为在之前的沐天雪记忆里,她的母亲就是死在这个池塘里。

“天雪,你夜半时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二夫人脸色惨白,双唇微颤,说出的话也带着微弱的颤音,显然是有些心虚。

“沐天雪,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与家丁私会,丢我们将军府的颜面,你眼里还有没有父亲”沐婉夕恶狠狠的瞪着沐天雪,此时她发话并做不了什么作用,唯有借言提醒父亲她犯下的死罪。

第四章强加之罪

“女儿不明白,母亲所说的是何事情?”沐天雪将捧起的荷花叶交给了一边的护卫,一脸无辜的表情望着二夫人,那样子似乎在说,她真的不知道所发何事。

“沐天雪,你就别装了,你与男人私会还敢说不明白”沐婉夕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心想,沐天雪此劫难逃,死定了。

“二妹妹能拉姐姐一把吗?姐姐脚下滑怕是站不稳”沐天雪没将沐婉夕辱骂她的话听在耳里,只是一脸淡定,嘴角勾着一抺处事不惊的笑容。

沐婉夕的面容在火光的照下,看起来很美,确实美得令人妒忌,这是沐天雪仔细看清她的第一感觉。

众人一愣,这沐天雪还是头一次说话这么利索,竟然开口让沐婉夕拉她一把,胆子也大了不少,以往这个丑痴女人连话都不敢说,胆子可是比鼠胆还要校

“沐天雪我看你痴傻的不轻,就你现这个样子,让我拉你,你也配,一个不洁污秽之人,妄想污秽了我的手”沐婉夕厌恶的瞪了沐天雪一眼,想让她拉她,也不看看自己那德行。

沐天雪早料想沐婉夕不会拉她,反而会羞辱她一番,好啊,既然说她污秽,那么不污秽一下她,都对不起,“污秽”这个词。

她含笑踩上池塘边上的大理石,刚上岸脚下一滑,“碍…救命啊0她惊呼一声,整个像后倒去,双手迅速的拉住面前的沐婉夕,脚下的滑力在她的控制下,将两人同时跌落到池塘中。

“碍…放开我”沐婉夕惊慌的大呼一声,随着沐天雪的落水,也噗通一声落下池塘,池塘的水在两人落下后,池水溅起了半米之高。

众人都还没反映过来,两人已经躺在水里,而沐天雪的手还紧紧的抓住沐婉夕的衣服将她往下拉,口中却惊呼,“救命碍…快救妹妹,妹妹也落水了。”

沐婉夕是面对着池塘底,挣扎几下才脱离沐天雪的手,突然落水让她猛的喝了几口池水,胃里一阵反胃,这才从水里露出头来。

而这时一旁的护卫才反映过来,连忙下池塘将沐婉夕扶了起来,池塘边上的众人才从惊慌中缓过神来,刚才落水的一幕发生的太突然了,导致所有人都未看清楚两人是怎么落水的。

沐婉夕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全身湿答答的,头发凌乱难看,脸上还沾着几片枯叶,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还未站稳便冲着还未起身的沐天雪,拳打脚踢一通。

“碍…别打了,姐姐脚下滑,没想到妹妹也跟着滑下来了,别打了”沐天雪捂着头,身上传来火辣辣的痛疼,心想这个沐婉夕还真狠,竟然用力十足,脚下不经意的一扫,沐婉夕便又一头栽入了池塘里。

沐天雪双手都捂着脸,真好让众人看清楚,沐婉夕再次落水与她无关,正当她想起身去扶沐婉夕的时候,沐婉夕已经被护卫扶了起来。

“噗……”站在沐秉傲身边的太子龙辰允忍不住笑了起来,池塘里的两人人,狼狈且滑稽,他从不知道沐婉夕一个弱不经风的女子竟也会出手打人,那样子倒是有几分泼辣劲,心里更加喜欢她了。

“闹够了没有,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沐秉傲阴冷着脸,愤怒的瞪着沐天雪,眼神中闪过不加掩饰的厌恶和阴狠。

在护卫的搀扶下,沐婉夕本想上前再踹上沐天雪几脚,却见父亲怒气冲冲的瞪着沐天雪,心中恨意十足,心想,等会有你好看,父亲的狠可比她厉害多了。

“你与家丁私约可知这是死罪”沐秉傲坐在大厅之上,怒视着沐天雪,阴冷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让这跪在地上的家丁与丫鬟吓的身体抖若筛糠。

“老爷……这……这都是奴才的错,我不应该在小姐的威逼下,一时糊涂就与她相好,老爷你要怪就怪奴才吧!小姐可是未来的太子妃”家丁跪在地上惊恐的说道,话里的意思都是在维护她沐天雪,可简单的“与她相好”这几个字,早已经就将她定罪。

“大胆狗奴才,小姐是你下人能够诬陷的吗?你与别人相好,竟然将小姐给扯进来,看来,你是不想活了”二夫人面上愤怒的厉声斥道,可眼底中却还是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得意。

这微小的细节,却落入了沐天雪眼里,之前还是她口口声声说她与家丁相好,现下,却是一副维护之意,明明恨不得将她置于死地,却还能装出一副假惺惺的样子,这演技不得不说,烂极了。

“奴才……奴才不敢诬陷小姐,奴才坦言,是奴才一时糊涂,经不起威逼竟与小姐私好,还请太子,娴贵妃饶恕小姐”家丁低着头,语句通顺的将一切都揽到他的身上,看起来还真是护主。

沐天雪恨恨的瞪了那家丁一眼,心中,记下了今天这份维护之意,改天,她会好好给他点报酬,还有设计害她的任何一个人,她都不会放过,真当她是吃素的。

“你……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竟然敢做出这等事情,今天我……我就好好教训,教训你个不知廉耻的混帐东西,来人,将她给拉下去重打五十大棍”沐秉傲怒发冲冠的指着沐天雪,吩咐着下人。

“父亲根本就不给天雪一个解释的机会,就给天雪定罪,这未免太仓皇了吧”沐天雪很清楚所有的人,都不会帮她,每一个人都急着盼望她死。

而他那个未婚夫,太子,早就想退这门婚,现下只怕巴不得她与人私好,让他看场好戏,还可明正言顺的退了这门婚事。

“沐天雪你还想解释,你的老相好,都已经说了出来,此刻还在维护你,你还说你没有罪吗?“沐婉夕浑身湿嗒嗒的怒视着沐天雪,身上披了一件外衫,怕是错过了处置沐天雪,硬是穿着湿衣服没去换。

沐天雪冷冷的目光瞪着上前拉她的两个护卫,眼神里是慑人的阴冷,这让两个护卫浑身一颤不由的打了个激灵,硬是没敢动手。

“天雪,你若是清白的大可说出来,姑姑和太子都在这儿,不会让你蒙了不清白的名誉”娴贵妃语气平缓的说道,只是心中暗自得意,一个丑痴的丫头能洗刷什么清白,还别说,她现在是一个不清白的身躯。

“多谢姑姑能给天雪一个澄清的机会”沐天雪向娴贵妃行了个礼,望着大厅中的几个人,冷言道:“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有与家丁私好,可有罪证,仅凭丫鬟与家丁的话,你们就定我的罪,是否过于草率。”

“罪证?当然有,你夜半与家丁在柴房私好,这还不是罪证吗?而且还有家丁的证词和丫鬟的证词”

沐婉夕仇视着沐天雪,因为衣衫湿溚溚的贴在身上,所以脸色略显苍白,到为她添了一副若不惊风的样子,只是她眼神的恨意却覆盖了她那份楚楚可怜之相。

旁边的太子望着沐婉夕,脸上露出一副怜惜之色,那眼神恨不得马上将沐婉夕搂在怀里,好好疼惜一番。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证据?我不在房间难道就是去与家丁私好?这个欲加之罪未免太强加了吧!”沐天雪脸上没有一丝惊慌,更没有一丝愤怒,有得只是一副从容,一副淡定。

第五章开始反击

“那你说,你半夜不在房间,去做什么了?为什么丫鬟和家丁不说与别人私好,却说与你?”娴贵妃望着一脸从容的沐天雪,心中多了几分疑惑,这……真的是沐天雪吗?以前她可未这般过。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要陷害我,将这不耻之事强加在我头上,我虽然生不如几位妹妹,也不如几位妹妹聪明。

但是,就冲着我是太子的未婚妻,一直都迷恋着太子的这份情意,我也断然不会做出这等事情”沐天雪望着怒气冲冲的父亲,嘴角一直都噙着笑意,可眼神中流露出的是淡淡的冷意。

太子龙辰允听了沐天雪的话,脸上露出一副厌恶之色,他从来不知道,被一个女人表白竟会让他如此恶心想吐,并且一脸无光,他狠狠的瞪了一眼沐天雪,眼神里是阴冷的杀气。

沐秉傲看到沐天雪眼神中的冷意,心中一惊,这眼神从她这个女儿眼里流露出来,让他感到太震憾了。

同时,也感觉到,自己女儿的变化,让人有些心颤,她面对眼前的情况,竟没有一丝惧怕,反而镇静的出奇,甚至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清晰可闻,且还能洗脱自己的罪过。

“天雪啊!你若是没有与人私通,那么我就将这两个诬陷你的狗奴才拉出去,乱棍打死,以此来证府中的规距”二夫人说着便差下人将家丁和丫鬟往下拉。

沐天雪望了一眼二夫人,心中思索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就结束了,这其中应该还有什么阴谋,她们明明知道她现在已经不是清白这身,断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夫人饶命……饶命……饶命……我知道谁有证据,夫人饶命啊!”听到要行府规,那丫鬟吓的全身哆嗦,连哭带爬的爬到二夫人面前,眼泪鼻涕一大把。

“什么?你有证据,你可不能乱说,这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娴贵妃语气微带欣喜,早就事先安排好了,她们可不会轻易让沐天雪逃过此劫。

“狗东西,什么证据还不快拿出来,若是胡言,定将你大卸八块”二夫人厉声喝斥着。

“奴婢这里没有,可是他有啊!是奴婢亲眼看见小姐送他的!”绿荷泪眼蔢挲的指着那个家叮

“夫人,小姐……小姐是送给奴才一个定情之物”那家丁颤颤抖抖的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女子的红色贴身物,物体上还绣着戏水鸳鸯,颜色鲜亮,花纹漂亮。

“你说这是我送给你的?当真?”沐天雪看都没看一眼那女子的贴身物,只是冷冷的瞪着那家丁,眼神中的冷冽如一把泛着寒光的刀,让那家丁冷汗涔涔,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沐天雪,你还想在狡辩吗?现是人证物证都有,你可别说,这肚兜不是你的?你还真是不知羞耻,那种贴身的东西也能送的出去”沐婉夕冷笑道,这下看你还怎么狡辩,这种东西可是女子最贴身的东西。

太子瞧见那贴身物后,不由的眉心紧蹙,眼神里是不加掩饰的厌恶之色,看不出来,这丑女人还用如此花鞘的贴身物,当真是一个水性扬花之女,还敢这东西送给家丁,真是丢将军府的脸面,又丢他的脸面,他现下真是恨不得,将沐天雪一掌劈死。

沐天雪嘴角勾起一抺嘲笑,波澜不惊的双眼望着沐婉夕,疑问道:“妹妹的意思是这东西若是我的,就说明我与家丁私好,可若这东西是别人的,是不是可以说明,是这东西的主人与家丁私好呢?”

“哼……那还用说”沐婉夕扬起下巴,趾高气扬的样子,真想让人刷她几耳光。

“你们都听到了,婉夕妹妹说了,这东西是女子的贴身之物,是谁的,就说明谁与这家丁有私情”沐天雪语气平缓,不紧不慢的说道,但是却给人听起来却有一种无形压力。

“混帐东西,这人证,物证,如今都在,你还想怎么狡辩”沐秉傲阴沉着脸,觉得自己的老脸在太子面前都丢尽了,自己女儿竟将那东西送……。

“父亲,这东西不是女儿的,父亲若是不信可以让母亲察看”沐天雪望向二夫人“母亲,你应该知道,我们几个姐妹每人的贴身衣物上有绣有闺名,这东西是不是女儿的一看便知。”

沐秉傲一听,立刻喝斥着二夫人上前察看,二夫人见沐天雪不慌不忙,心中一沉隐隐有股不祥的预感,但那东西则是在沐天雪房间的床榻角落找到的,不是她的还能是谁,想到这里,她便接过那东西查看起来。

这一看,她差点惶恐的倒在地上,这不可能,怎么会是?她本能的望向自己的女儿。

“到底是谁的,你愣成这样”娴贵妃一把扯过二夫人手中的红肚兜,当看到上面的闺名时,也如二夫人一般,不由自主的望向了一脸错愕的沐婉夕。

“父亲,母亲,你们这都在干什么呢?”沐婉婷这个时候睡眼惺松的出现在大厅,当看到太子与娴贵妃的时候,连忙上前行礼,眼角余光正好瞧见红肚兜上面的字,不禁惊唤起来“二姐姐,你的肚兜怎么会在姑姑手里?”

沐婉婷这一声惊唤,太子龙辰允和沐秉傲才知道娴贵妃手里的东西是沐婉夕的贴身之物。

沐婉夕当然不相信,连忙上前扯来看,见上面金色丝线绣起的“夕”字时,顿时惊恐的瞪大了美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父亲,您现在知道了吧!这东西根本就不是女儿的,这分明是有人想陷害女儿,想栽赃给女儿,不知道父亲打算如何处置”沐天雪嘴角勾起一抺得意之色,想陷害我,没门,最后谁死还不一定呢?

沐秉傲得知那东西是二女儿的,整个人差点跳了起来,颤抖着手指着沐婉夕,“你……你……。”

“老爷,这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夕儿可是恪守本份的闺房女子,定是那狗奴才垂延婉夕的美暗地里偷去的”

二夫人见沐秉傲怒火冲天的样子,连忙护在自己女儿面前,将肚兜之事推到了那家丁身上。

“母亲,说的事,定是那家丁垂延二妹的美所以才起了邪心,偷走二妹的贴身之物,当做是与二妹的“定情之物”然后再来嫁祸给女儿,不想却拿出了二妹的肚兜.

父亲你可不能饶了这帮奴才,今天敢偷二妹的贴身之物陷害女儿,明日就能骑到主子的头上去.”

沐天雪在一旁冷笑,舔油加醋一番,特地将那“定情之物”加重的语调,突然这几个字的重要性。

“沐天雪,你给我闭嘴,明明是你与人私会,却将事情推到我身上来,你敢不敢验身洗刷清白”

沐婉夕咬牙切齿瞪着沐天雪,她知道沐天雪已经是不清白之身,肯定是不敢验身,只要她一验身就会露馅。

“二妹你怎么能这样陷害我,刚才可是你说的,那贴身之物是谁的,就证明是谁与那家丁有见不得人的情。

但是我相信你不会做出那么“恬不知耻”的事情来,所以才让父亲教训下人,让他们知道诬陷主人那可是死罪。”

沐天雪一脸无辜的望着沐婉夕,意思是,她相信她不会做出那等“不要脸”的事情来,都是下人想翻天,不知死活的陷害主子,这样一来,下人被逼急了,自然会供出背后操作之人。

“老爷饶命,饶命啊!奴才(奴婢)不敢陷害主人,求老爷饶命”两个下人一听是死罪连忙惊恐的磕头如捣蒜。

“不敢陷害?我看你们的胆子太的很,来人,将两人拖下去,乱棍打死”沐秉傲气的是,全身发抖,双眼充血,那样子实在是让人心惊。

丑颜倾城:皇妃很腹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丑颜倾城 或 皇妃很腹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黑牡丹真是纯黑色的吗?——眼见未必为实!

    【原创】文/摄影:孙成岗我国有句老话,叫做“眼见为实”。无论什么事,只要亲眼见了,心里就踏实了,便会相信它是真的。实际上,我们常常被自己的眼睛所欺骗,我们所看到的,极有可能是事物的表面现象,而隐藏在表象之后的本质却被我们忽略了。最近好几位朋友给我发来一张网上流传甚广的黑牡丹照片(见图),花瓣是纯黑的,很是奇特。实际上这是ps做出来的,它骗了不少人的眼睛,大家以为这就是传说中的真正黑牡丹。然而仔细观察,我们不难发现它的破腚(绽),之所以用了白字“腚”,这是因为无论什么事,只要做过头,美就变成丑了。

  • 小舅子说因为之前岳母帮过我,现在他要结婚,居然让我买房子

    我们刚结婚买房子的时候因为钱不够,两边老人都帮着出钱了,我父母借给我们12万,岳母那边借给我们8万,婚后我们俩也是拼命挣钱还钱,虽然两边老人都不催着我们还钱,但是我们也想尽早把钱还给他们,我和老婆现在做酒水批发,生意还不错,最近几年已经把欠两边老人的钱都还了,自己还买了新车。最近小舅子上我们家来住了,他交了一个女朋友,岳父岳母不同意,他就跑到我们家来住,住的时间短还可以,长时间住真的有点受不了,老婆让岳父岳母把小舅子领回去,但是小舅子说让父母帮他买房子,不然他就不会去了,岳母说没钱不能买,谁知道

  • 敏说沙龙:有声语言表达从何而来,《国宝档案》主持人任志宏有话要说

    任志宏,演播艺术家,播音指导,第二届全国“金话筒”金奖获奖者,首届全国广播朗诵大赛专业组一等奖第一名。被誉为中国“最具人文气质”声音、“中国收藏界十大人物”。大家听到他名字的第一反应就是他那极具有磁性的声音,这让他主持的《国宝档案》不仅是场视觉盛宴,更是一场对耳朵的洗礼。重庆文化沙龙活动专家王敏老师通过公益课堂分享“有声语言表达从何而来,《国宝档案》主持人任志宏有话要说”的内容,精彩的演讲和现场互动,让现场朋友体验声音的魅力。主持《国宝档案》多年,任志宏先生魅力丝毫不减,从他的解说中,观众总能体

  • 禹城民间文艺汇演顺利举行,龙力生物子公司鳌龙农业获特别贡献奖

    4月15日,由中共禹城市委宣传部、禹城市文体广新局主办,禹城市文化馆、鳌龙生态园、万都房产联合承办的2018年禹城市民间文艺汇演在鳌龙生态园拉开帷幕,鳌龙农业凭借对民间文艺的大力支持,获特别贡献奖。活动现场来自禹城市12个乡镇、街道的民间文艺大军欢聚一堂,节目内容丰富,包括歌舞、戏曲、相声、小品、武术等多种形式。本次活动,旨在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充分展现全市人民蓬勃向上的精神面貌,鼓舞全市人民努力建设百强县的斗志。民间文艺活动精彩纷呈,为广大人民群众带去精神享受和文化盛宴。鳌龙生态园成立于2012

  • 一把刀 | 雕刻时光,不欲见斧凿痕

    佛曰:食虽不语,但有千言,美虽无形,大相天成,在优美的食雕作品里,你感受到了他的千言万语了吗?今天,新媒体工作室特邀丁德龙老师,上演了一场食品雕刻“魔幻艺术”,下面让我们看一看精彩的雕刻作品吧!☟视频《雕刻》丁德龙:烹饪学院教师,高级技师,国家餐饮业评委,青岛市餐饮专业委员会委员。▼做美食常用食材雕刻一些装饰给精心做出的佳肴起点睛作用萝卜在食材雕刻中是必不可少的现在正是萝卜收获的季节不妨用心灵特有的美丽颜色雕刻花朵别有梓人传,精艺夺天工。—张雨丁德龙老师用一把刻刀,艺夺天工,“话”芸芸众生,刀起

  • 七分天然,三分雕琢:18罗汉太行崖柏根雕,震撼!

    十八罗汉题材取自中国佛教永住世间、护持正法的十六位罗汉与二位尊者形象。崖柏为材质,根据根部的纹理走势、质感融合国画写意,七分天然,三分雕琢。形态各异,自成体系。第一位就是坐鹿罗汉,他曾经乘坐的他的鹿骑进入皇宫劝说国王学佛修行。第二位就是欢喜罗汉,它清楚世间一切善恶丑,所以在很就很久以前,他是在古代印度做一名雄辩家,他在辩论时,常带笑容,所以叫欢喜罗汉。第三位就是举钵罗汉,举钵罗汉是一位托钵化缘的行者。所以手里一直拿着钵。第四位就是托塔罗汉,托塔罗汉是佛陀所收最后一名弟子,因为佛主怀念佛陀而常手托

  • 宏圆法师:念佛得度生死极乐寿命无量

    我们在我们这个娑婆世界修行,寿命就是一个很大的障碍。我们刚刚修行有了成绩,找到一点感觉了,寿命到了,然后隔阴之迷,再回来的时候因为我们前世修行修的福报,这样会使我们去安逸的享福,而不能去延续我们前一世修行的基础接着往上继续修行。而且由于这一世学佛,来世的福报会非常大,我们说这个福报能障慧,如果来世没有好的因缘闻到佛法,反而倚福去造业,倚仗这个福报反而要堕落。要想在这一生了生死、出轮回,只有生到极乐世界去,到了极乐世界了就不退转了,而且寿命无量,决定能够当生成佛。摘自宏圆法师阿弥陀佛四十八愿讲义

  • 28岁剩女的悲哀:因为有俩弟弟,我成了相亲市场上的“弱势群体”

    (口述:郑珠/整理:明一悦读,谢绝非法转载)我今年28岁,身高161,长相普上,在一家物流公司上班,赚得不多,也算安稳,但就是嫁不出去,最大的原因竟然有俩弟弟……我家在农村,父母思想保守,在我8岁那年又要了二胎,是一对双胞胎弟弟,因为有弟弟,家里的日子一下子紧张起来,从小父母说得最多的话就是“省省吧,得给儿子攒钱娶媳妇”,吃得最差,穿得最差,连上学我也只读了个中专就出来做事,但我从没埋怨过父母,深知他们不容易。我很爱弟弟们,他们上大学的费用,都是我赚来的,我们姐弟三人感情一直很好,只是没想到,俩

  • 退休政策 | 绿城版的养老中心开业了,看看做得咋样

    热爱生活的人都关注了我们【志公馆退休俱乐部】只关注您的退休生活3月15日,在北京举办的“2018中国国际养老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上”,由新华通讯社旗下中国搜索与国家外文局旗下的中国报道网等联合主办的“2018中国养老十大品牌”举行颁奖仪式,经过专家评审和公众投票,绿城养老服务集团,荣获“2018中国养老十大创新品牌”、“2018中国医养结合十大品牌”两项大奖,绿城养老也一直为社会各届所关注,绿城学院式养老,也一度成为养老行业学习的榜样,4月20日,绿城版的养老中心开业了,做得怎么样呢?我们来看看杭州

  • 「艺术先锋」书法家程景新作品欣赏及简介

    程景新,字山溪,号山阳樵夫、师竹轩主,生于孔孟之乡,初蒙家训,酷爱书画,书宗二王,书法受教于著名书法家刘承闿先生,后又受到欧阳中石先生指导。国画师承著名国画家张怀贞先生。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山东分会会员,北京大千画廊签约书法家,北京大墨儒典书画院特聘书法家,中华妇女文化艺术基金特聘书法家。程景新先生数十年辛勤耕耘,搜罗先古,博览群帖,潜习碑鼎,精诚修炼,终集大成。在国内外大展中多次获奖,作品被多家收藏。中华现代艺术家协会中华艺术家交流协会中华楷书艺术家协会中国诗词书画艺术国际研究中国艺术学会常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