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我的男友是只猫 最新章节

2017/12/3 21:07:2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我的男友是只猫

第一章 怪梦缠身(上)

  今天大雨,我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合租的李婷婷去男友那边和人家拥抱取暖去了,而我只有一床电热毯。网站http://www.xbxys.com/

  一个人无聊,雨又下的大,我早早就睡下了。睡之前我躺在被窝里,忍不住又想起最近总是做的那个梦。

  那个是一个香艳的,让人心猿意马的春梦。

  就是最近这几天,我每次睡着都会做这么一个梦,梦里有个男人轻柔的抚摸着我的脸颊,他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即便不去看,也知道那双手长得很漂亮。

  我想有一双这样漂亮的手,那他的脸恐怕也不会难看,可每一次在梦里,我总是怎么都看不清他的脸,只有他的长发垂在我的身上,凉凉的,滑滑的,带着一丝丝勾人的痒。

  他每次都会细细描绘我的眉眼,手指从我的嘴唇上划过,吻便这么落下来,温柔的辗转厮磨,然后才撬开齿关钻进我嘴里。

  每当这时,我的脑袋都昏昏沉沉的,浑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我大约是该把他推开的吧,但我潜意识里似乎知道这是个梦,想我当了二十多年单身汪,做个春梦而已,何况我已经心跳加速,浑身发烫。阅读http://www.xbxys.com/

  我急促的喘着气,就在这时,一具冰凉的身体贴了上来,我只觉得身上一沉,他的手已经顺着我的腰侧滑了进去,越来越往下……

  细碎的吻落在我鼻尖上,嘴上,下巴上,脖子上,胸口上,身体里有种陌生而难言的奇妙感受,我不受控制的抬起手臂抱住了他的脖子。

  当他的手触到我身上最后那条内裤的时候,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按说亲也亲了,摸了摸了,可我就是无法接受突破最后一道防线。

  他反手按住了我的手,我脑子里的心猿意马立刻就飞到了九霄云外,反而觉得害怕起来,他的吻再次落下来之后,我马上就开始挣扎,没多久就醒了。

  我不知道是自己日有所思,还是真的单身太久,这梦总是反反复复不肯离去,第一次做这个梦的时候,我自然没有放在心上,只当一个普通的春梦罢了,然而想到自己接二连三的做同样一个梦,我忍不住觉得害怕,我尤其今天家里还只有我一个人,外面又是风雨交加。

  我还是睡着了,果然又做了那个梦,看不清的男人,冰凉的身体和湿润的唇舌,让人脸红心跳。

  他的手触到了我的内裤,“不要!”我大叫一声,猛地睁开了眼睛。

第一章 怪梦缠身(下)

  一个翻身,我从床上坐起来,那双手自然是消失了,男人也不见踪影,我的睡衣好好的穿在身上,一切都很正常。说明xbxys.com我打开了床头的台灯,摸过手机一看,才凌晨五点。

  屋子里并没有人,我神经兮兮的往四周看了一圈,确定没有别人,才重新躺回了被窝。

  窗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风声倒是消失了,因为明天还要上班,我裹紧了被子,没有关灯,就这么闭上了眼睛。

  早上七点,闹铃准时将我吵醒,我伸了个懒腰,不情不愿的从暖被窝里爬了出来,揉着迷糊的睡眼去洗漱。

  洗完脸我已经清醒多了,合租的李婷婷没回来,应该是直接从她男朋友那去实习单位了,我回房换衣服,忽然发现床边有一串已经干了的脚印,梅花似的,一路撒到门口。

  我脑中立刻浮现出了那双金黄色的眼睛,再想想昨晚的噩梦,手里的毛巾“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几天之前,也是个雨天,我在回家路上遇到了一只黑猫,我用废纸箱替它遮了雨,还给它擦了下湿淋淋的毛,它就开始跟着我,我撵了它几回它也不走,还跟到了我家门口。版权xbxys.com

  不过我并没有让那只黑猫进门,虽然我不讨厌猫,但我并不是一个人住,我怕李婷婷不喜欢我这么随便在大街上捡只猫回来,更何况我们俩都要实习,每天挺忙的,猫放在家里也没人管。

  就是从那天晚上开始,我开始做噩梦,原本我并没有把这个梦和那只黑猫联系起来,然而眼前的脚印,却让我不得不这么想,因为事情发生的也太巧合了。

  我立刻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脚印只从我床边延伸到卧室门口,其他地方都没有,昨晚那么大的风,所有的窗户都关的严严的,就算它来了,也根本不可能进屋。

  那这脚印又怎么解释,难不成撞鬼了?

  门外传来有人下楼的脚步声,咚咚的好像要把地板踏穿,我这才想起时间已经不早了,昨天才被主任训过,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我立刻用拖把将地上的脚印全都擦了,就好像擦了那脚印,昨晚就什么都没发生过了一般,也来不及多想什么,飞快的换衣服穿鞋子。

  大门拉开的瞬间,一只黑猫正蹲在我家门口,我差点儿一脚踩在它身上,吓了我一跳。

  它仰着脑袋,金黄色的眸子盯着我的脸,对我“喵”的叫了一声。推荐xbxys.com

  如果是昨天看到它,我估计会有些不耐烦,但是今天,我忍不住后颈发凉,而且对于前几天手贱招惹了它这回事,悔的肠子都青了。

  老人都说黑猫邪性,最好不要得罪,我只能无奈的堆起笑脸看着它。

  “实在是抱歉啊,我真的不能养你,我现在赶着上班,我必须得走了。”我说着,从包里拿出昨天吃剩的半根香肠放在了它面前,装着看不见它,把门锁好就走了。

  等我气喘吁吁的赶到实习单位,离上班时间仅剩一分钟。

  我的岗位是助理,说好听了叫助理,说难听了就是打杂的,什么都要干,一天忙忙碌碌的就过去了,根本没有时间让我分心想其他事。

  等我下班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我忍不住又想起了那只黑猫,我回去的时候会看到它吗,那个梦,真的是它在作怪吗?

第二章 怪异的举动

  到家门口之前,我在楼梯上探头探脑的看了几眼,确定没有那只黑猫的影子,才长吁一口气,走上去打开了门。小百姓养生网

  一进去就听到洗手间里李婷婷在嬉笑:“别动,你看你脏的。水温不合适吗,你觉得烫?”

  我以为张磊来了,也没吭声,悄悄回屋换衣服,可是李婷婷感觉像是在自言自语,她一直不停的在说在笑,却根本听不到第二个人的声音,我感觉奇怪的很。

  李婷婷这是干什么呢?

  我忍不住悄悄走到了洗手间门口,洗手间的门并没有关严,李婷婷背对着我蹲在地上,袖子撸到了大臂的位置,好像是在洗什么东西,我推开门走过去她都没发现,伸长脖子一看,水盆里的,正是那只黑猫。

  “你怎么把它带回家了?”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啊!”李婷婷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抬头一看是我,立刻白了我一眼,“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你走路怎么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我回来关门那么大声,你就没听见?”我撇撇嘴,假装不知情的问她,“这猫你从哪儿抱回来的。”

  “就在家门口啊。”李婷婷说着,把黑猫抱出水盆放在了洗手台上,拿毛巾帮它擦着身上的水珠,“今天我回家,就发现它蹲在家门口,我看它挺漂亮的,就抱回来了。”

  擦完之后,李婷婷又拿吹风机给猫吹毛,还边吹边给它顺毛,好像特别喜欢这只黑猫,我总觉得那猫看人的眼神很奇怪,按说一只猫而已,怎么会有眼神这种人性化的东西,可我心里却忍不住这么觉得。

  于是我干脆走出了洗手间,我刚出去,就听李婷婷“哎呦”一声,那猫从洗手台上跳了下来,跑到了我脚边,在我裤腿上蹭了蹭。

  “小薇,看来你身上散发出的单身狗气息,连猫都闻到了,明天晚上跟我去吃饭,张磊一个朋友想认识你。”李婷婷吹着手臂,刚才那猫跳下洗手台的时候,在她胳膊上抓出了一道白印。

  按照李婷婷的性格,她至少得吐槽两句,她对这只黑猫看来是真爱,自己揉着胳膊,却没说这猫一个字。

  我俯身把黑猫抱了起来,它的毛还没干透,我一边假意逗弄着它,一边漫不经心的跟李婷婷说:“单身狗好啊,单身狗自由,我就喜欢当单身狗,你给张磊的朋友介绍别人吧。”

  说完,我抱着黑猫准备走,李婷婷突然一把将黑猫抢了过去:“我抱回来的,我的猫。”

  “行行行,你的。”我皱了下鼻子,“今天你做饭啊,我等着吃现成了。”

  转身回房,我心里有点儿犯嘀咕,之前没听李婷婷说她喜欢猫啊,怎么就对这只黑猫这么上心呢?如果早知道她这么喜欢这只黑猫,我肯定不会把那只黑猫拒之门外,说不定就不会做恶梦了呢。

  对啊,这猫现在已经算被李婷婷领养了,既然它有人照顾了,不用再继续做野猫了,我也可以摆脱那个噩梦,好好睡个觉了吧?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不觉大好,吃完饭主动把碗洗了,晚上看了会儿美剧,刚十点我就又开始犯困了,和昨天一样洗完澡钻进暖被窝,没多久我就睡着了。

  可我又做了那个的梦,一个男人冰凉的手在我身上游走,我一动都不能动,只能任凭他摆布,当他的手触到我的内裤,我大叫了一声“不要!”,猛地睁开了眼睛。

  屋子里黑漆漆的,我马上伸手去摸床头的台灯,一扭头,一双明亮的金黄色眼睛正看着我,我吓得头发根都站了起来,之后才想起今天李婷婷已经把它抱回家了。

  我吁了口气,正准备躺回去,早上在床边看到的那串脚印,忽然就跳入了我的脑海。

  我立刻打开了台灯,黑猫还蹲在床边仰头看着我,我也看着它,心里开始紧张了起来。

  这只黑猫,让我感觉不仅邪性而且诡异,好像它不止是只单纯的猫,更像个人,我们正大眼瞪小眼,那黑猫忽然扭过头,双目直勾勾的盯着墙壁,“喵呜”的叫了一声,威胁性的叫声。

  我立刻去看墙壁,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上面有什么东西,可黑猫就是盯着那看,搞的我心里更是紧张。过了一会儿,那黑猫干脆转过了身子正对着墙壁,并且缓缓的压低了前肢,它身上的毛都竖了起来,双耳紧贴,龇起牙发出嘶嘶的声音。

  我知道这是猫生气的时候才会做出的姿态,而且明显它是想攻击什么,台灯将它的影子拉长变大,清晰的投在地上,看着不像猫,倒像是一只准备猎食的老虎。

  屋子里安安静静,我几乎能听见我的心咚咚直跳的声响,我简直要哭了,墙上明明什么都没有,这猫到底在看什么啊!

  过了几分钟,黑猫缓缓恢复了正常的样子,将目光从墙上挪开了,就好像它一直盯着的东西离开了似的,它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忍不住浑身一颤,立刻往后缩了一下。

  黑猫并没有靠近我,反而优雅转身,轻巧的走出了我的卧室,过了好长时间我才回过神,小心翼翼的躺下,却再也睡不安稳了。

  我的脑海里总是浮现那只黑猫金黄色的双目,还有它之前莫名其妙盯着墙壁的样子,我把被子裹得更紧,整个人都缩成一团,依然觉得浑身发凉。

  第二天一早,不用闹铃我就自己起来了,没有睡好,我的脑袋闷闷的难受。等我洗漱完,李婷婷还没动静,我赶紧去她房里叫她,却发现她居然早就起了,正对着镜子在化妆。

  然而她今天的妆却化得特别浓,不知道抹了多少粉底,整张脸白的渗人,她正在给自己涂口红,用的那支只有去夜店玩的时候,才会选的大红色口红。

  “小薇,你看我今天是不是特别漂亮?”李婷婷忽然转头问我,嘴唇红的,仿佛马上就要滴出血来。

第三章 婷婷死了

  “婷婷,你今天是要去上班吧?”看着李婷婷浓重的妆,我笑的有些僵硬。

  “我才不去上班,上班有什么好的,我要去做一件好事。”李婷婷白了我一眼,扭过头去继续对着镜子涂口红,她的口红已经涂的很重了,却好像还不满足。

  今天是星期四,她不去上班能去干什么,我原想问问,但是总感觉李婷婷今天有点儿奇怪,我也没多嘴。

  换好衣服我就去上班了,走之前像平常那样跟李婷婷说了声“我走了啊”,平时李婷婷都会回句话的,可是今天她就像没听见似的,根本没理我,还在专心致志的化妆,她的妆已经浓的有些恐怖了,脸上的腮红,就像贴了红纸在双颊上似的。

  可我再不走就要迟到了,只能先离开,觉得有些不放心,我还给张磊发了条短信,叮嘱他今天最好多给婷婷打几个电话,下班赶紧去找她,省的出什么事。

  张磊收到短信之后打电话来问我什么事,我就把早上看见李婷婷化妆的事给他说了,张磊听完说了句“谢谢”,就挂了电话。

  因为昨天晚上没睡好,今天我一直在打呵欠,而且感觉心里莫名的有些发慌,下午三点多,我正在印资料,接到了一个电话,那人自称是警察,让我立刻回家一趟。

  “可我还在上班啊。”我有些为难,我要说请假,主任肯定要给我脸色,而且一个警察打电话让我回家,我觉得这事奇怪,打心眼儿里觉得肯定是有人恶作剧。

  “你的室友死了,你还有心情上班?”自称警察的男人冷哼了一声,“现在立刻过来协助调查。”

  我的头皮一下就炸了,早上出门的时候,李婷婷还好好的,怎么这一天不到,就死了?

  我马上冲去找主任请假,主任的脸色自然不好看,等我说明了缘由,主任和我一样不太相信,毕竟这种事发生在一个普通小老百姓身上的几率实在太低了。

  不过主任也没难为我,准了我的假,我立刻打车回家,在楼下就发现一群老头老太太围着楼道门口,几辆警车停在那,好像真是出事了。

  我拨开人群走进了楼道,一口气上了四楼,家里大门敞着,屋子里乱七八糟的,几个警察正在四处忙碌,拍照的拍照,查看的查看。一个警察看见了我,张嘴就问我是不是徐小薇。

  “我是。”我有些心惊胆战的,探头探脑的往屋子里看,却不敢进去。

  “站在门外干什么,进来。”那警察对我招了招手。

  我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屋子,生怕一步踩错地方,破坏了什么证据。

  警察盘问了我一些问题,大约就是我和李婷婷是什么关系,对她的了解有多少,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

  我都如实交代了,说完之后,我忍不住问了警察一句,李婷婷到底是怎么死的。

  警察并没有告诉我,反而问了我一个问题:“你知道她除了张磊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别的男朋友了?”

  “男朋友,还是男性朋友?”我看着警察的脸。

  “呦,还挺敏锐的。”警察笑了笑,“你把你知道的,她和哪些异性有往来,都说说吧。”

  李婷婷性格开朗,为人也挺爽气,跟男的女的都玩的开,朋友不少,不过据我所知,她和张磊的关系十分稳定,我一直觉得他们俩将来肯定是要结婚的,李婷婷根本没有跟别的男人关系有暧昧。

  不过我倒是知道还有人追求她,只不过对方姓甚名谁,李婷婷一直都没告诉我,她手机上倒是有那人的号码,李婷婷给他起的代号是讨厌鬼。

  “行了,暂时先这么多,你去收拾下东西,先在外面住几天吧。”警察记完了,让我签了个字。

  “怎么了,婷婷该不会是……”我感觉后脖子有些发凉,忍不住往李婷婷的卧室门口瞅。

  警察马上摆了摆手说:“她不是死在这的,不过这里被人翻过,你一个女孩子住在这,恐怕不安全。”

  这么一听,我心里松了口气,不过说实话,就算警察不这么说,今天我也不敢一个人在这住了。

  我马上去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反正我在学校宿舍还有床位,大不了搬回宿舍住去,而且宿舍人多些,住着也不怕,就是那只猫,恐怕没法带回宿舍养。

  对了,那猫呢,今天一早就没看见,我问警察有没有在家里看见一只黑猫,警察说没有,我想那猫原本就是只野猫,或许野性难改,什么时候跑出去了说不定。

  警察们陆续离开了,问我话的那个警察给了我个名片,说如果我想起什么就找他,他这几天需要的话,随时也可能找我。他还在等房东过来,我把名片收好,就走了。

  提着行李箱站在路边的时候,我才感觉有些恍惚,好像刚才的一切是在做梦,李婷婷死的太突然了,我没有丝毫心理准备。

  对了,张磊知道这事吗,我马上给他打电话,手机里传来的却是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音,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今天我出门的时候就叮嘱他多给婷婷打几个电话,他倒好,手机居然都关机了。

  学校距离市区还有些远,我得坐城郊线才能到,等我进学校大门的时候,天都黑透了,或许是天冷的缘故,学校里走动的人很少,显得十分安静。

  我进了宿舍楼,没走几步,就听宿管阿姨在身后叫我。

  “唉,你哪个班的,怎么带个男的进宿舍楼,不知道女生宿舍不许男生进啊!那个穿灰衣服的,说你呢!”

  我立刻停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就我自己,哪儿来的男生,宿管阿姨已经从门口的房间追出来了,拽着我的胳膊问我人呢。

  “我没跟别人一起进来啊。”我感觉特别无辜。

  “我明明看见一个男生和你一起往里走,怎么一转眼不见人了。”宿管阿姨往楼道里张望着。

  我无奈的回头左右看,却见一个黑影,从门口飞快的闪了过去。

第四章 救我

  当时我愣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就感觉身上凉飕飕的,宿管阿姨找不见人,问了下我的宿舍号,就把我放进去了。

  我的宿舍在二楼最靠里面那一间,是个混合宿舍,六人间,从大二到大四的学生都有,不过我和李婷婷这学期开学就租了房子出去住了,原本我的那个下铺,被一个大三的学妹换了,不过我还觉得挺高兴,上铺,总不会有人半夜爬上来了吧。

  宿舍里很冷,我用最快的速度收拾了一下,想着明天去上班那么远,必须得提前起来,就准备立刻去打开水回来洗洗睡。

  我提着暖瓶从宿舍出去的时候,宿舍里还有三个人,等我打完水回来,宿舍的门居然锁上了。

  我在外面敲门,想着是不是剩下那两个人回宿舍了,但是不知道我回来了,所以就顺手把门锁了,但是我敲了半天,里面居然没人应声,更没人开门。

  我一下就来了气,装什么装呢,我敲门这么大声,她们难道聋了吗,我把门拍的“啪啪”直响,手都疼了,宿舍里面依然没人给我开门。

  楼道里的灯在这个时候忽然“滋啦啦”的闪了几下,灭了,整个楼道一下子就黑了下来,我这时才发觉不对劲,浑身汗毛直竖。

  住过宿舍的都知道,我拍了这么久的门,按说早该有隔壁的人不耐烦出来骂人了,可是刚才我在宿舍门口又叫又拍,居然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出声,更诡异的是,虽然冬天里大家都喜欢钻被窝,只开自己床头台灯,可是也不至于整一个楼道里所有宿舍,都正巧没有开顶灯的吧?

  我把暖瓶抱在了怀里,似乎这样能让自己感觉安全一点儿,脑子里忍不住就联想起各种恐怖片的画面来。楼道里静悄悄的,我咽了下口水的声音都格外清晰,其实我已经紧张的不行了,抱着暖瓶一直抖。

  我死死盯着楼道深处的黑暗,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心理,越是害怕那个地方冒出个什么东西来,我越不敢挪开目光,好像自己只要转移一秒的注意力,那里就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扑到我面前来。

  时间似乎被无限拉长,我的心已经快从嗓子眼儿蹦出来了,我感觉喘不上气,腿也有些发软,脑子里晕乎乎的,居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

  “小薇,小薇。”

  那声音飘飘忽忽,并不是很清楚,我浑身一软,怀里的暖瓶“啪”的就砸在了地上,就在此时,“嗷呜”一声从我背后响起,楼道里的灯忽然就亮了,那种阴森的感觉瞬间消失,而我整个人还愣在原地,脑子里闷闷的。

  “学姐,你要不要重新买个暖瓶啊?”一个看着面熟的女生迟疑的看向我,她又低头看向我的脚边,“学姐,这是你的猫吗,快藏起来,被人告诉宿管阿姨,要被罚的。”

  猫?我还没完全回过神,低头一看,正是那只黑猫,它居然不知道怎么跟到学校来了,它的皮毛黑的发亮,金黄色的双瞳更是如同上好的宝石一般,比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漂亮的多,可我看到它的瞬间,马上就害怕起来。

  自打我遇到它开始,我就连续做了两晚噩梦,我还清楚的记得它昨晚在我卧室里的诡异举动,再加上今天李婷婷奇怪的表现和莫名的死亡,我感觉这只黑猫已经不是邪性了,它简直邪的厉害!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儿来的勇气,冲进宿舍找了个塑料袋,出来之后就去抓那猫,我想把这猫装进袋子里扔出去,扔的远远的,让它再也不要来找我。

  可是我的身手哪儿有一只猫灵巧,我累的满头大汗,却根本抓不住它,眼看快到熄灯时间了,我只能赶紧出去重新买了个暖瓶打开水,进宿舍的时候门关的飞快,确定那猫没有跟进来,才微微松了口气。

  熄灯之后,宿舍里的女孩们还在聊天,我却一点儿都没觉得吵,反而十分安心,想着今晚应该能睡个好觉了。我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居然又做了那个梦,一双十指修长骨节分明的手在我全身游走,冰凉的嘴唇轻轻的蹭在我脸颊上。

  我惊醒的时候依然是凌晨五点,宿舍里安安静静,我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正准备继续睡,却发现对面那张原本属于李婷婷的,应该是空着的铺位上,坐着一个人。

  我“啊”的尖叫了一声,手机都被我扔了出去,下铺的女孩被我吵醒了,顺手打开了宿舍里的顶灯。

  “干嘛啊,天都没亮呢。”她的语气带着明显的不满。

  我的眼睛被光线一晃,下意识的闭了一下,等我再睁开眼睛,对面的铺位上哪儿还有什么坐着的人。

  宿舍里剩下几个人基本都被吵醒了,迷迷糊糊的问着怎么回事,我只能不好意思的说我做了噩梦,爬下床去捡了手机之后,立刻爬回了上铺。

  灯关了,宿舍里重新陷入黑暗之中,我却怎么都睡不着了。我刚才看的很清楚,那张床上坐着的人,就靠在墙上,抱着膝盖,整张脸都埋进了双膝之中,她的头发披散下来,卷曲的大波浪如同黑色的海藻,即便没有看到脸,我也确定她就是李婷婷。

  还有昨晚,我在楼道里听到的那个飘忽的声音,也是属于李婷婷的,警察说她已经死了,那么我昨晚听到的和我刚才看到的,难不成是李婷婷的鬼魂在作祟?

  我越想越害怕,我和李婷婷的关系不错的,否则也不可能一起出去租房子住,她就算死的冤枉,也不该来找我,应该去找害死她的人呀!

  难不成她是想让我替她伸冤报仇?可是我也一个普通大学生,哪儿有这种能力,她就不能去找警察吗?

  我胡思乱想着,简直都快哭出来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想起看看手机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摔坏。

  屏幕倒是亮了起来,不过屏幕的一角被摔碎了,看样子得换屏,我心疼的要命,忽然发现我的手机里有一条没看的短信。

  我点开了短信箱,看到上面的姓名时,我差点儿就叫了出来,因为这短信居然是李婷婷发给我的,里面的内容只有两个字——救我!

我的男友是只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男友是只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书法家胡德全向灾区捐赠十万元建材(甘肃天水麦积新闻)

    视频中的释文,天水话很不太好懂八月七号,桥南家居建材城商户,晓湖诗书画苑创办者,天水中青年诗人书法家晓湖先生向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区捐赠了价值十万元的物资,舟曲民政局负责人现场见证义举并赠送锦旗。去年八月八号,一场特大山洪泥石流将美丽的藏乡-江南舟曲无情的撕裂,顷刻之间,曾经的家园被夷为平地,曾经的亲人阴阳两隔,满目的疮痍和悲惨的场景令人难忘。当时泥石流发生以后,牵动着亿万人的心,八月九号以后,我怀着无限悲痛的心情写下了一首慷慨激昂的诗歌-舟曲,流泪的八七。其中有两句是,你们有十三亿的后盾,你

  • 曲沃开展第二届“全域旅游晋都行-六区四园文化旅游系列活动月”观摩预演活动

    山西省曲沃县第二届“全域旅游晋都行——六区四园文化旅游系列活动月”将于4月28日正式拉开帷幕。4月24、25两日,曲沃县委书记郭惠勇、县委副书记县长吴滨带领县四大班子领导及各乡镇、县直各部门负责人深入曲沃县16个景区、景点开展了观摩预演活动,认真检阅各景区的接待服务和活动组织情况。临汾市旅发委、侯马市部分老干部、各界新闻媒体记者、摄影家等特邀嘉宾也齐聚曲沃,见证曲沃之变、感受曲沃之美。四月的曲沃,春和景明、生机勃勃,曲沃的四月,如火如荼、蒸蒸日上。去年以来,曲沃县大力开展了“120大会战”,特别

  • 一年可分六节之气,一天也可以分六节

    一年有十二月,一天有十二个时辰,古代的纪法,都采用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来表示。用圆形图来表达,会显得更加清楚。两分两至已定,四季可分。冬至对应一天中,基本是午夜时分;夏至对应一天中,基本是在在中午时分。这样子,我们就不难理解夏季是一年之中最热的季节了,相当于一天之中最热的时间段,很有意思吧,这就是时空的自相似性。如果一个物体自我相似,表示它和它本身的一部分完全或是几乎相似。若说一个曲线自我相似,即每部分的曲线有一小块和它相似。自然界中有很多东西有自我相似性质

  • 未得三业善相,看见佛现身,乃至给你摩顶,都是诳惑诈伪不实的|梦老讲占察

    梦参老和尚地藏占察入净土道场“善男子!若欲得知清净相者;始从修行,过七日后,当应日日于晨朝旦,以第二轮相,具安手中,频三掷之。若身口意皆纯善者,名得清净。”第二轮按纯善者都是红的,不论轻重,也有的人小红,有的人深红,这就是身、口、意都清净了,纯善业了。不论大善小善都是红的,要得掷三回没有恶,就是一点点黑的没有。那就是白玉无瑕了。在这个时候求生极乐世界,绝对能生。佛在世的时候,在俱舍论阿含经里说证阿罗汉就是持戒清净这个业。在家没受比丘戒,即使受戒还是有犯的,就靠这种忏悔把罪都忏了就得戒了,但这是绝

  • 此女眉眼儿像林黛玉,口齿伶俐,却因得罪王夫人被赶出贾府

    红楼梦中的贾府,是个绝对的是非名利场,来来往往,没有几个不为功名利禄而劳累奔波。人与人之间没有绝对的平等,只有绝对的上下级关系。即便是辣手无情的王熙凤,在贾母健在时可以无视邢夫人的存在,而当贾母撒手人寰,也不得不屈尊于邢夫人这个正儿八经的婆婆面前,低三下四,威风丧尽。大观园中,就有这么一个女子,她虽然是丫鬟出身,长得却也风流灵巧,眉眼儿有点像林黛玉,口齿伶俐,针线活尤好。这个人是谁,相比大家也想清楚,她就是,贾宝玉房里的四个大丫鬟之一的晴雯。晴雯原是赖大家用银子买的,因见贾母喜欢,赖嬷嬷就把她孝

  • 宝珀五十噚系列5015D-1140-52B

    感谢您的观看,我是腕表刻度.发货全部为市面最顶级版本,严格的品质,完美的售后,给您最安全的保障,诚信商家绝不欺诈。如果你是复刻表爱好者了解更多手表知识百度搜索腕表刻度.腕表刻度。专注腕表,爱生活,爱手表!

  • 杨大侠: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搞笑

    杨大侠: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搞笑绿眉绿眼泸州山,心旷神怡住四川。巴山楚水恋爱地,二十三年还单身。长恨此身非我有,爱情之箭射不灵。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杨大侠剧照资料图

  • 宜阳赵保农民自办第三届槐花摄影节

    山水宜阳红赵保第三届槐花摄影节四月的赵保,槐花飘香。4月24日,赵保热心网友当地农民自办的“第三届山水宜阳红赵保摄影节”在宜阳县赵保镇寺河水库开幕,洛阳新信息港负责人刘治安,洛阳市政协委员、市侨联常委谷柄泉、河南省廉政文化教育基地召伯文化研究会会长张长升、宜阳知名诗人卢伟宗等热心人士出席开幕仪式,为农民自办槐花节站脚助威。今年的摄影活动不拘泥于往年投稿颁奖的方式举行,倡导广大摄影师和热爱宜阳、热爱赵保老区的摄影爱好者用他们的镜头记录下山水赵保槐花飘香的秀美山川,让更多人认识红赵保,认识这一片红色

  • 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火爆开幕

    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文化传承·丹青力量——中国艺术研究院中青年艺术家系列展——轻与重:肖文飞作品展”于2018年4月25日下午3时在中国美术馆开展。此次展览共展出近30件作品,大到丈二巨幅,小到平尺小品,涉及篆隶草行楷各种书体。肖文飞从“理”出发,碑帖融合,行草书以米芾、黄庭坚筑基,上溯晋人,又融合了汉隶魏碑的笔意,用笔不拘小节,爽利磊落,结体大开大合,在收放之间,形成内外力的对抗和强烈的视觉张力;篆隶端庄雄浑,深得秦汉碑刻的拙朴遒茂之美。肖文飞的书法在保持传统的文人气息的同时,又具有强烈的

  • 连载:我真实的烂赌的人生(五)

    从酒楼出来已是凌晨一点多了。江老板依然是主角,豪放的性格再加上他今晚作东,关键是还赢了钱,因此格外兴奋!在酒桌上借助着酒精的作用一个劲的高谈阔论!吴会长其实喝的并不多,他很会保养,近六十的人了,看上去不到五十。期间他打了一个电话。一会儿,一辆大红色的跑车嘎然停在了酒楼门口。吴会长站起身,说道:“兄弟们抱歉,我先撤了!明儿见!”江老板扯着嗓子说道“老哥你不够意思!又丢下兄弟去抱美女公关了!”吴会长诡异的笑了笑:“各人自扫门前雪吧!”说着,夹了包扬长而去……大街上的行人显然比白天少了许多。而在各大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