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冥婚厚爱 最新章节

2017/12/3 21:05:52 来源:网络 []

小说:冥婚厚爱

请来百鬼迎亲

我们杨家村闹鬼了。阅读http://www.xbxys.com/

每到晚上十二点,吠声四起,紧接着是女人和男人的叫声,前者柔腻诱惑,闺房之乐的那种;后者哀怨凄厉,听得人毛骨悚然。第二天,准有一个男人死在打谷场。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五天了。

程小野说这是阴鬼婆看上村里的男人了,要用他们的精气让自己永葆青春。

程小野是我最好的朋友,今年二十二,与我同龄。大学毕业,我进了广告公司,她却成了神婆。昨晚在收阴鬼婆时险些丧命。冥婚厚爱 最新章节

她醒来第一句话说的便是:“杨柳,既然请神不来,那我们就请鬼。”

村后的妙木山中,有一个叫叶庭深的鬼,据说有一千多年的道行。请鬼的人必须是纯阴之命的处女,我是唯一的人选。为了村里的男人,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晚,八点整,我只身来到村口的十字路烧纸钱请鬼。

突然,皓月变成阴云缠绕、雾气蒙蒙的毛月亮。

冥币烧得很旺,火舌幽蓝,还发出‘呼呼’声。版权xbxys.com身后的百年老槐树‘沙沙’作响,如狂风肆虐,好似就要被连根拔起。

但,我的头发丝都没动一下。

诶,我好像听到了鞭炮声——

没错,就是鞭炮声,还有唢呐和鼓声。是古代人结婚的那种喜庆的乐声。乐声越来越近。但,连半个鬼影都看不到。

我已经吓得魂都要飞了。原文http://www.xbxys.com/一屁股坐在地上。连爬起来的勇气都没有了。

哆嗦着正要把剩下的冥币丢进火盆的时候——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我看到了什么——

一支上百人的队伍从路那头浩浩荡荡而来,前面是几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手里拿着的正是唢呐和鼓,他们跳着诡异的步伐,既滑稽又恐怖。身后,是一顶白色的八抬大轿。轿帘上,一个鲜红色的‘喜’字十分醒目。

我抹掉额头的冷汗,抑制住拨腿就跑的冲动,心惊胆战的说:“请问,你们谁是叶庭深?”

他们面色惨白,一个个的都冲我笑着,嘴角的弧度像是被硬掰到耳根,说不出的狰狞恐怖。

大风平地起,吹开轿帘,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我拉进轿子里。版权http://www.xbxys.com/

醒来时,我在一间雕梁画柱的房间里。里面不只是古色古香的摆设,还有高照的红烛、大红的喜字……更诡谲的是我穿着新娘喜服。

圆桌上的冥币不都是我刚才烧的吗?怎会好端端的放在这里?

一个身穿新郎喜服的男人走进来,手在我脸上拍了下,说:“难不成是个傻子?”那手很凉。

我条件反射,抬手就拍回去,“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可是,我的手就那么穿过了男人的脸。我看看手,再看看他,他的脸完好无损。

映着烛火,他面容俊美而高贵,每一部分仿佛都经过了大师鬼斧神工的雕琢。来自xbxys.com

我迅速绕到圆桌的那一边,手紧紧抓住桌面,桌面开始瑟瑟发抖,“你是人是鬼啊?”

“娘子,春宵一刻值千金。”他答非所问,说着就朝我走来。

没经验弄疼你

他的话像一声惊雷炸在耳边,轰隆隆——大脑一片空白。

这是新房,我和他都穿着礼服,他叫我娘子。尼玛,这是要洞房的节奏啊!

虽然他很帅,但我可是个有原则有节操的女人,绝不会被美色冲昏了头。

我和他围着桌子又转了一圈,就像电视剧里坏人要欺负良家妇女时,必做的热身游戏。

“这事可能有什么误会,我不是来成亲的,我是来请叶庭深他老人家帮我们村收阴鬼婆的,你放我回去问问,看是哪个程序出了差错,问清楚了我定会给你一个交代,好不好?”说到交待两个字时我特地指了指桌上的亿万冥币。

“我就是叶庭深,你知道了,现在可以洞房了。”他很认真的说道。

他是我要请的鬼,不是我要嫁的鬼。开什么国际玩笑,我一个如花似玉的……额……我一个根正苗红的三好女青年,怎么可能不明不白的就和男鬼洞房?

他懒得再和我玩,身体直接穿过圆桌,拦腰将我抱到床上。被套上,绣着的鸳鸯戏水,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瞧瞧这一屋子的喜庆,他倒是费了些心思。

“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能帮我们收阴鬼婆,只要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也只有面对冥币,我才敢大言不惭地装逼。

他的脸离我越来越近,在我以为他就要亲上来的时候停下,“娘子,你再这样,我可要生气了。错过了收阴鬼婆的时间,村里再死了人,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娘子你妹啊。你生气,我还气炸了,七窍生烟了呢。知道人命关天,还在这发‘琴’,你丫个色鬼。

他无视我的怒火,手抵着后我的脑勺,清凉的唇轻触着我的额头、眼睛、鼻子,脸颊——

绞尽脑汁也不想出既能让他收阴鬼婆又不失,身的法子,只能尽量拖延时间,手指抵着他的胸堂,用让自己掉一地鸡皮疙瘩的声音道:“哎呀,你先别着急嘛,你说我们这刚见面就那啥的,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他果然停了下来,表情一本正经,说的却是:“那我把蜡烛灭了,这样你就不会害羞了。”

我真想一脚端走这个妖孽,要是打得过他,打得过阴鬼婆的话。

忍无可忍,继续再忍。我深吸一口气,拉住他要起身吹蜡烛的举动,说:“人命关天,不如,你先收了阴鬼婆,等回来我们再那什么,好不好?”

他捏住我的下巴,冰冷的指尖令我轻微一颤。我的直觉告诉我,他生气了。鬼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我对他挤出一个‘灿烂’的笑脸,说了句自己都想抽自己大嘴巴的话:“其实,我是怕……我没有经验,会弄疼你。”

他嘴角狠狠一抽:“会疼的那个好像是你吧。”低头在我唇上一吻,又说:“娘子,我会尽量温柔些的。”

我勒个去,说来说去还是把自己给绕进去了。我起身,使出吃奶的劲,抬脚往他的下身猛地一用力,可才刚一提起,就被他的双腿夹住。

我鬼哭狼嚎了一声:“痛,痛,快放开。”

献身当回英雄

他放开我,从床上站起来,眯起的丹凤眸中划过寒光,他是要用眼神杀死我吗?

“你们村的神婆找我时,我就告诉过她,这几日是我的劫点,若是没有一个纯阴之命的处女与我结合助我提前化解,我是无法帮你们收阴鬼婆的。”他转身,单手负在身后,顿了顿又说:“既然你不是自愿的,你走吧。”

什么劫点,我看是趁火打劫才对。好你个程小野,亏我那么相信你,你竟然把我给卖了。好,很好,你给我等着,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可是,我这一走,就没人能救杨家村的男人了。村里的人,大都是我们杨家一大家子的,死的其中一个,还有我堂哥。他前天专门从城里请假赶回来给二婶过六十大寿,没想到,二婶的生日变成了他的忌日。

更何况,这些男人里,还有我哥和爸爸,要是他们也……我决定不走了,我也舍生取义当一回英雄。大不了,过了今晚,我就逃走。一层膜救一村人,值了。

我的手从门栓上放下,毅然决然地走到他身侧,闭上眼,深呼吸——

“我刚才真的只是害羞而已,听说欲拒还迎也是闺房之乐的一种,既然你不喜欢,那我们就直奔主题吧。”我的脸上升起一股灼热感,手脚微颤,屏息等待他的反应。

他转身,眸中闪过一丝微诧,深邃黝黑的瞳中映着我呆立的身影。良久,他才俯身,削薄的唇贴在我的耳边,霸道的宣布。

“过了今晚,你就是我叶庭深的女人,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我腹诽着:过了今晚,你就是我生命中的过客,生与我无关,死更与我无关。

大红床幔外,红烛高照,烛火摇曳生姿,宛若翩翩起舞的精灵,留下一室旖旎。

就这样,我守了二十二年的身子献给了一个鬼。完事后,他不知从哪里拿来一块温热的毛巾帮我擦身体,我感觉全身的血液逆流而上,直冲头顶,还没褪干净的红晕又返了回来。

“你你你先出去吧,我我自己来就好。”我结结巴巴的说着,想找个东西把自己包起来。但,床上除了‘坦诚相对’的我们,空无一物。被子衣服啥时候都掉到地上了?

他嘴角一扬,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动作极其温柔,雾气蒙蒙的眸中闪动着珠珍般的诱人色泽,仿佛只要稍微用点温柔,就会让人有种情意绵绵的错觉。

“娘子,我们都是夫妻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你身上的哪一个地方我没看过、摸过。听话,把手拿开。”他的语气十分平静,做得也特别自然,抓住我挡在那里的手,毛巾又贴了上来。

他难道真要我留下来当他老婆?吃亏的是我,我都不跟他计较了,他干嘛非要当冤大头负责到底。

听说做鬼时间长了,会变得一根筋,他都做一千年的鬼了,一根筋的程度可想而知。我的逃跑计划好像不容乐观啊。

“好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竟敢抢我的夫君,我要把你挫骨扬灰,洒在无间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叶夫人血蝴蝶

阴惨惨的声音像是从迷雾中飘来,气息犹如千年寒冰一般,冷冽的吹到了我的耳根。

我恨恨地剜了一眼叶庭深,靠之,我被小三了。

刹那间,一群通体殷红如血,娇艳欲滴的血蝴蝶飞了进来。这是墓穴里的一种生物,听说厉鬼对血红色比较敏感,它飞到哪里,哪里就会闹鬼。

我下意识的就提着裙子跑到他身后,一只手还抓住他的衣袖。他回眸,眸中显出柔色。将我的手放在他的掌心中。

我真是被吓傻了,才忘了他也是鬼,还是个无情无义的色-鬼、骗子。我用力一甩,又爬到床上。但,还没来得及用被子把自己包起来,一只血蝴蝶就扑在我的胸口。

血蝴蝶化作一道血光,钻进我的心口。扯开衣服一看,血光不见了,那里的皮肤变黑了,伤口有一个硬币那么大。与此同时,心尖剧痛,像是被恶魔的利爪肆意撕扯着,痛得我真是飘逸万分。

女鬼从门口飘进来,血蝴蝶和她的黄色长裙相辉映,给人很强的视觉冲击。不可否认,她真的很美,只是这美又被她眼中的怨毒破坏。

她瞪着我,就像看着三生三世的死敌,眼睛里燃着肉眼都能看见的火苗,漂亮的五官变得扭曲狰狞。

我忍着心尖的痛,赶紧解释:“叶夫人,我是来请你老公帮忙我们村收阴鬼婆的,真的,你相信我,你说我又不是傻子,至于跑到阴间来抢一个鬼做老公吗?而且我们还有付他酬劳,诺,你看圆桌上的那些钱,就是我带来的。”

生平最看不起的就是小三三了,现在倒好,自己也成了让人唾弃的女人了。该死的程小野,等我回来,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叶庭深阴鸷的眸眯起,邪肆的凤目阴狠狠的盯着我,俊美的脸上,更像是凝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一般,这个样子的男人,任谁看了都会害怕。

“杨柳,从你答应留下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我叶庭深唯一的女人,我也是你今生唯一的男人,你才是叶夫人,明白吗?”

拜托,你是不是嫌我死得不够快不够惨呐,你的女人都要把我杀死了,你还表个屁的白啊。我靠在床头,痛得无力吐槽。只能用眼神仇视他、鄙视他。

试问这世上还有比他更不要脸的男人吗?

他看到我痛得说不出话,没好气的说了句:“谁让你甩开我跑的。”说完扶着我躺下,修长瓷白的指尖透出一股白光,覆在我受伤的心口处。只一下,疼痛便减轻了许多。

不过,这样当着‘老婆’的面秀恩爱真的好吗?对上那双怒火燃烧的眼睛,我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正想开口解释,叶庭深斜睇了我一眼,吓得到嘴边的话又咽回肚子里。

叶庭深终于站起来面对着女鬼,浑身立刻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漠气场,“柳飘飘,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让人伤她一分一毫,否则,无论是谁,我必定百倍偿还。”

柳飘飘瞪着眼睛,两行血泪挂在脸上,怵目惊心,朝他歇斯底里的喊道:“她篡改了姻缘薄,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今天即便我不杀她,陆判也绝不会放过她。”

叶庭深唇角一扬,却是讽刺的笑:“哼,你倒是会恶人先告状,你以为你进陆判府篡改姻缘薄的事就真的神不知鬼不觉?我请陆判压下此事,不过是看在你表哥的面上。”

听到后来,我总算是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今晚和叶庭深成亲,已经改了我和他的姻缘薄,所以原先和叶庭深会成为夫妻的女鬼柳飘飘来找我算账。

而柳飘飘和叶庭深的姻缘薄又是她自己篡改的,叶庭深不追究她,只是因为看在他表哥的面子上。

从叶庭深眼中毫不掩饰的厌恶看来,这柳飘飘是一厢情愿的喜欢着他,而且还是死缠烂打的那种。

总之,不是小三就好。我忍着心尖的痛,对阿飘投出一个同情的眼神。

她蓦地回头,手握成拳,手背青筋暴起,隐隐的还能看见里面的森森白骨。血蝴蝶像是感染了主人的情绪,发出焦躁、暴戾的闷哼声。

我倒抽一口冷气,心里暗叫糟糕,脑海里顿时出现了三个清晰的大字:完、蛋、了!

她肯定以为我刚才是在示威呢。

红色的身影逆光而来,修长的身形带着令人难以喘息的压迫,我心头微微一颤,抬头看到的是宛若天神般的邪俊男人,叶庭深。

而房间内已没了柳飘飘的踪影,想必是我刚才怕得闭上眼睛时就已经飘走了。

叶庭深手朝我胸前伸来,我惊惧的望着他:“你又要干什么?”

他不说话直接抓我的手,扯我的衣服……

娘子不许逞强

我可怜巴巴的说:“我都受伤了,你就不要趁人之危了行吗?”

当他将我乱动的双手捉住举过头顶,俯身在胸口上吸出一口黑红的毒血吐在地上时。才知道,原来他是要给我吸毒。真是,没被痛死,也要被他吓死了。伤口处又酸又痒,全身乏力,不痛,身体却有种要被掏空的感觉。

但这姿势,又着实令人尴尬。我浑身滚烫,脸又不争气,红了。

他心无旁骛的吸完毒之后,开始安排接下来的事情:“娘子,等收了阴鬼婆,我就随你去拜见岳父岳母。”

我不说话。我保持沉默。但不代表我同意他的话。心想等收了阴鬼婆,我就离开杨家村回山城。

他让我在这等着,说是去取些东西我们就出发。门开着,看到外面挂着一排大红灯笼,我好奇的走出房间,想看看外面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瞧瞧这亭台阁楼,瞧瞧这小桥流水,瞧瞧这古木参天、怪石林立……这男鬼可不是一般的土毫啊。

红色的灯笼妆点着这座古宅,加上柔柔的月光,没觉得阴森恐怖,反而是喜庆的气氛比较浓郁。恍忽间。我有一种穿越千年的错觉,这里不是鬼宅,而是真实的一千多年前的北宋。

大概十分钟,他就回来了。手上拿了一个锦盒,朱红色,花鸟的图案雕刻得十分精致。心想那是他用来收鬼的宝盒吧。正想问他怎么下山,他的手就搂在我的腰上,我感到身子一轻,就飘浮在半空了。

太玄幻了!我居然像仙侠剧中的人一样,飞起来了。

这姿势与神仙唯一的区别就是少了一朵云或是一把剑,我们完全是在站在虚无的空气中。

浓重的夜色中透着奇异的亮光,万籁俱寂的静谧,梦一般虚幻的星海——

诶,下面为什么会有一条像是古装剧中的长安街?!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飘来飘去?!

这里确定是妙木山?那个我站在自家二楼只能看见密林的妙木山吗?这里到底住着多少鬼?而我竟然与鬼做了这么多年的邻居。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彻底被颠覆了。

怪不得,每次让程小野和我一起到妙木山来玩,她都不来,还不让我们来。

“喂,这到底是哪里啊?我真的只是见鬼了,不是穿越了吗?”我艰难地问出这句话。

他把我从旁边托到他面前,我们的脸只离了一本字典的厚度。长扇形的睫羽在眼下打出一片浓暗影,眼睛里映着璀璨的星光,深邃而迷人。这绝对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眼睛。

“我是你相公,叫叶庭深,不叫喂。”

“好好好,我记住了。叶庭深,快把我放到旁边,你看着路,免得飞错了方向。”我狼狈地转过脸,手捂着胸口,剧烈的心跳声让我一下子慌了神。

“去掉姓,叫庭深,或者相公。你刚才看到的是我们的集市,你要是喜欢,明晚我带你去逛。”

逛街我喜欢,可逛阴间的街,买死人的东西,跟鬼讨价还价,光是想想汗毛都竖起来了。听到他真打算和我过日子,我的心都揪成一团。郁闷,他为什么就不是个玩完就扔的渣男呢。

降到地面上,他便收回了手,我没适应过来,腿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好巧不巧的还是一小水坑。嘶,真凉。

他冲我眨了眨眼睛,抱歉一笑,又忙从衣袖中取出一块淡蓝色手帕,俯身帮我擦屁股上的水渍,并说道:“娘子,你恐高怎么不告诉我,我可以用法术帮你。以后,在我面前,不许逞强,知道吗?”

汗,还以为我隐藏得滴水不漏呢,没想到颤抖的双腿还是拆穿了我的伪装。跌跤的恼怒,被识破的局促,亲密的动作,霸道又柔情的话,无一不让我的脸上燃起了火辣辣的灼热感。

“逞强怎么了,逞强又不犯法。”我特矫情的接了一句,顺便扯过他手中的帕子,右下角绣着的蝶恋花栩栩如生。绣手帕的女人应该是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吧。

“还有,叫我杨柳或是喂都行,就是不准再叫我娘子,明白吗?”我斜眼瞪他,用生气来掩饰羞怯。

这个像篮球场一样大的水泥地,是我们村荒废好了些年的打谷场。我小时候最喜欢的地方,现在也是我最害怕的地方。

冥婚厚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冥婚厚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最强狂兵在都市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最强狂兵在都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最强狂兵在都市目录预览:第五章一致好评的叶南第六章为什么这么帅第七章叶南的身世第八章让你享受一下第九章一无是处第十章那是我的妞第五章一致好评的叶南“打个屁!”赵虎眼睛一瞪,“你跟叶哥道个歉,妈的,打架特么还玩群殴,群殴也就算了,还被打的哭爷爷喊奶奶,丢人。”王二英老脸一红,看着叶南直搓手,他还隐约听说个消息,好像这个小子和总裁有点关系。叶南嘿嘿一笑,“王哥,昨天你要殴我,我不得不还手,所以,抱歉啊!”单凭叶南战斗力,他十秒钟就能把这帮人全部撂倒,不过他没这

  • 美女领导太刁蛮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美女领导太刁蛮全文在线阅读小说:美女领导太刁蛮目录预览:第5章酒吧第6章一言不合第7章八卦掌第8章为她解毒第9章幽怨的铁牛第10章恶性事件第5章酒吧等铁牛进了百汇龙宫,陈凌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便启动车子,打转方向盘,朝后面的方向开去。路边停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上有不少积雪。陈凌在出租车旁边停下车,拉下车窗,对出租车喊道:“小丫头,还不出来。”片刻后,出租车门打开。顾梦婕从里面钻了出来,冲着陈凌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然后欢快的上了陈凌的车。顾梦婕穿的是黑色小皮衣,牛仔裤,长筒靴。显得青春时尚,而

  • 盛宠军婚:捡个首长做老公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盛宠军婚:捡个首长做老公全文在线阅读书名:盛宠军婚:捡个首长做老公目录预览:第五章骗婚吗第六章这是受法律保护的第七章我拒绝第八章无耻渣男第九章见家长第十章不欢而散的饭局第五章骗婚吗“嫂子请坐好!”四人跟着蒋黎上车以后,再次异口同声的喊道。蒋黎心中阵阵乌鸦飞过,这四个人又不是四胞胎,要不要一直这样整齐划一的说话啊!特别是那洪亮的声音,将她本就哆嗦的小心肝,差点没吓出来。一路无言,完全封闭的车厢,让气氛异常冷清压抑,让本就害怕的蒋黎心中越发打鼓,唯恐自己是被人绑架了,不断摆弄着手机,想打电话

  • 蚀骨宠婚,总裁的金丝雀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蚀骨宠婚,总裁的金丝雀全文在线阅读书名:蚀骨宠婚,总裁的金丝雀目录预览:第5章:不要挑战我第6章:自甘堕落第7章:女配一般都是青梅竹马第8章:麻雀和天鹅第9章:两个女人的战争第10章:要滚的是你第5章:不要挑战我“是不是?阿寒?”楚染勾唇,娇媚的望向了身边的男人,眼含秋波,即便是温润如玉的陈寒,都不禁小腹一紧。这和曾经的楚染大相径庭,楚家大小姐,一贯众星捧月,眼高于顶,虽然在慕修言的身边竭力的收敛了脾气,可是那骨子里的不可一世,都让人避而远之。但是这个女人,刚刚的火辣,勾魂的模样,令他莫

  • 艳色女股东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艳色女股东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艳色女股东目录预览:第005章精神损失费第006章先让我摸一下第007章你是攻还是受第008章又被下药了第009章cosplay玩刺激第010章给她的翘臀按摩第005章精神损失费陈斌气的剧烈咳嗽起来,暗道这丫头也太爱胡思乱想的。“你瞎想什么呢,这里是医院,我都这样了,可能把你怎么样嘛,我是要你帮我好好的冰敷,快点消肿。”“我这不是敷着吗?”刘敏佳着急道。陈斌翻了个白眼:“就这么摁住,不顶用,你要在我的东西上面绕一圈,全方面360度无死角的按摩冰敷,这样才顶

  • 危情交易:名门佳妻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危情交易:名门佳妻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危情交易:名门佳妻目录预览:005章迷雾重重006章对方钦点007章不如离婚008章他的遗嘱009章物非人非010章遗嘱内容005章迷雾重重黑灰色为主调的房间内,即使灯光明亮,也透着几分说不出的压抑。高大清竣的男人一身西装,坐在床沿上,极其端正的姿势里透出些许诡异的乖巧来。丁薇身穿着迤地婚纱,看着男人那张轮廓俊美的脸,以及那双澄澈到过分的眼睛,强装镇定,唯有汗湿的手心透露着她的局促不安。管家将她带进来后,交代了两句就离开了。偌大的房间内,只有他们两

  • 禁欲总裁宠上瘾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禁欲总裁宠上瘾全文在线阅读书名:禁欲总裁宠上瘾目录预览:第5章莫少的态度第6章拍摄风波第7章一个聪明人第8章交易第9章有背景的新人第10章签约第5章莫少的态度收拾妥当之后,季谣才离开了酒店。只不过刚出了酒店,就被一众媒体给堵在了门口。“季谣小姐,莫沉言没有跟你一起离开,是不是代表着你们的关系就这么结束了?”“季心澜如果算是莫沉言的未婚妻的话,会不会对你将来的事业发展有影响?”“请问季谣小姐,对你今天这样的做法,莫少是个什么样的态度?”……记者媒体蜂拥而来,一个个继续抛出尖锐的问题。有女记

  • 幸得遇见你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幸得遇见你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幸得遇见你目录预览:第5章床头有人第6章我不是陪酒的第7章想不想我第8章谁下贱!第9章祸不单行第10章上来踩背第5章床头有人妈妈一听‘诶’了一声叹了口气,劝道:“欢颜啊,这事儿结婚之前我和你爸就说过了,你婆婆一个人拉扯大楚南,有了矛盾楚南忍不住帮着她,也是正常的,你之前也说过,你做好准备了,现在就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啊!”“我……”我眼泪梗在喉咙里,苦得心都酸了!“这刚结婚,你就闹着矛盾不愿意回去,这左邻右舍的看见了也不好,欢颜你还是跟着楚南回去吧,夫妻俩人的

  • 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我妒忌你的爱气势如虹目录预览:第5章痛彻心扉第6章我会报警的第7章心里只有你第8章我们的婚约就此取消!第9章斯文败类第10章我要谢赫万劫不复第5章痛彻心扉他的声线里带着很明显的悔恨。我神情恍惚了一下,将他推了开来,努力跟他保持着距离,淡淡的说道:“没事,反正最后一顿了,吃完散吧。”谢赫的眼圈明显的红了,看着水汪汪的,我知道他哭了,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谢赫点的餐都是我爱吃的,期间他去了两次厕所,每次回来,声线都颤抖的厉害。看着

  • 契约男友被偷种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契约男友被偷种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契约男友被偷种目录预览:第五章滚,我嫌脏第六章睡了所以要负责第七章离开就是相遇第八章亏你想的出来第九章骚扰第十章沦为服务生的洛柒晨第五章滚,我嫌脏杰绅的声音非常大,他所认识的洛柒晨是那么温柔的一个女孩子,现在居然被这样的男人给欺负,他心里实在不舒服!顾北枕看着突然跳出来为她说话的男人,眼神也冷了下来,“我跟她之间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洛柒晨感觉气氛不对劲,赶紧将杰绅给拉出病房,他想帮自己她很感激,可是这件事情别人不能插手。“杰绅,谢谢你。”给他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