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外科秘情 最新章节

2017/12/3 20:17:47 来源:网络 []

书名:外科秘情

第1章 醉酒

朦朦胧胧中,欧阳志远又看到了那间漂亮的浴室。阅读xbxys.com

里面传出撩人的流水声,这水声让欧阳志远的内心狂跳,气血翻涌,内心充满着难以遏制的向往。

浴室的门没有关好,露出一道缝隙,缭绕的雾气中,越发让人遐想。

欧阳志远一下子站了起来,内心狂跳,呼吸变得十分的急促。

齐雯是自己的初恋,初恋纯净的如同水晶一样,没有一丝的瑕疵。

乳白色的雾气微微飘动,刚刚沐浴完的雯儿,如同一颗雨后的翠竹,透着淡淡的馨香,带着一丝娇嗔妩媚,穿着一件漂亮的真丝睡袍,从浴室里袅袅地走了出来,抬起一双含情脉脉清澈透明的大眼睛望着自己。

漆黑而略微有点蜷曲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随意披散在细腻白嫩的脖颈上,本来精致漂亮的白皙脸蛋,在蒸汽的温润下,透出妩媚诱人的红润。

看着美丽如同仙女的齐雯,欧阳志远不由得伸出手臂发出轻轻的呼唤。版权http://www.xbxys.com/

“雯儿。”

欧阳志远凝视着美丽的齐雯,喃喃的道:“雯儿,我爱你。”

齐雯脸色一红,深情的道:“志远,我也爱你。”

欧阳志远再也把持不住强烈的冲动,一把搂住雯儿幽香炽热的娇躯,疯狂的亲吻着雯儿的眼睛鼻子嘴唇耳垂。

两人忘情的亲吻着……

“雯儿,我爱你!”

“志远,我也爱你!”

两人互相呼喊着对方的名字,亲吻着,忘记了一切。

“叮叮叮!”

一阵刺耳的铃声,在欧阳志远的耳边猛然炸响,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欧阳志远一个机灵,猛然在床上坐起,内心呯呯狂跳,头疼欲裂,身上的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衬衣。说明xbxys.com

我靠,又是这个折磨人的春梦,再次把自己折磨了一遍,这让欧阳志远极其的郁闷,有种想暴走撞墙的感觉。

这个诡异的春梦,欧阳志远已经做了五六年了,每当自己的心情好了几天,忘了齐雯的时候,这个甜蜜的春梦就会再次在睡梦中出现,梦中的销魂之爱,梦醒的蚀骨之痛,折磨着他。本来极好的心情,在刹那间,变得支离破碎。

人的一生中,有很多的无奈,有些事情,并不是想忘掉就能忘记的。

齐雯,自己的初恋,纯净的如同水晶一般的朦胧初恋。

这个恋情,如同一根毒刺,深深的刺在欧阳志远的灵魂之中,让他忘不掉,理不清,隐隐作痛。

晚上喝的太多了,好朋友李大鹏的私人侦探所开业了,欧阳志远去祝贺,不经意酒喝多了。外科秘情 最新章节

李大鹏是欧阳志远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为人仗义豪爽,和欧阳志远如同亲兄弟一般,不分彼此。这家伙不久前,从美国最著名的一家侦探学校毕业回来,加入了世界福尔摩斯侦探所的行列。

福尔摩斯侦探所,在世界各地的城市,都有连锁分社。

年轻人在一起,根本把不住酒杯,几个铁哥们喝得分不清东西南北。

欧阳志远虽然酒量极好,但和自己的弟兄在一起喝酒,要的就是这种亲密无间的感觉和气氛,他没有使诈。最后,自己也喝高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就再次做了这个恼人的春梦。

欧阳志远懊恼的拿出抽屉里面自己配制的醒酒丸,还没来得及放在口中,电话铃再次响起。原文http://www.xbxys.com/

这让欧阳十分的气愤,半夜三更的,是哪个家伙打的电话?还让人活吗?

欧阳志远连忙拿起电话一看,不由得一愣,是医院副院长萧眉的号码。一看是萧眉的电话,欧阳志远的眼前,立刻就浮现出一张精致妩媚,又带着一丝楚楚可怜忧郁的娇容来。

欧阳志远忙按下接听键。

“欧阳……志远……快来……我打……不开门……”

电话里传来萧眉断断续续的声音,声音里竟然带着隐忍的哭泣。

萧眉怎么了?

萧眉柔弱无助的哭声,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萧眉是谁?傅山县医院胸外科的第一把刀,兼任傅山县医院业务副院长,一位英姿卓越倔强自信的成熟女人。

萧眉怎么会打不开自己的门呢?而且声音还带着哭腔,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受到了欺负?

“萧院长,你别慌,我这就过去。网站xbxys.com

欧阳志远忙道。

一丝不安在欧阳志远的心里猛然升起,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猛地灌了一气凉开水,冲出了这间自己租住的单间房子。欧阳志远的家在本市的最东面的文化街,而傅山医院,却在龙海市西郊,两者的距离,有10公里路。

欧阳志远上班是三班倒,碰到刮风下雨,就不能回家,所以,欧阳志远就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子。

今天喝多了酒,就没有回去。

欧阳志远摇摇晃晃的骑上自己的自行车,急速的冲向萧眉居住的医院宿舍。

萧眉住在医院2号宿舍楼东单元三楼。欧阳志远上下找了个遍,竟然没有找到萧眉的影子。这让欧阳志远十分的着急。

欧阳志远赶紧掏出电话,拨打着萧眉的电话。

“萧院长,你在哪里?你的宿舍门口没看到你呀?”

“我在光明……花苑……!”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背过气去。萧眉说的光明花苑,是萧眉的另一个家,离医院有五公里。

欧阳志远连忙把车子锁好,跑到街道上,等了好一会,才拦到一辆出租车。

当欧阳志远赶到萧眉的光明花苑,在二楼的东户门前,看到醉酒的萧眉。

萧眉抽动着柔弱的肩膀,趴在自己的门旁,正在哭泣,样子说不出的无助和忧伤。

欧阳志远心中深处的那根,被萧眉忧伤无助的哭声拨动得顿时颤动起来。

萧眉竟然喝醉了?这怎么可能?这还是优雅高贵、风姿卓越、英气妩媚的女院长吗?眼前的萧眉,就是一位受了万般委屈的柔弱女子。

欧阳志远心中一痛,连忙上前扶住萧眉,轻声道:“萧院长,这是二楼,你家在三楼,快起来,我扶你上去。”

萧眉平时并不喝酒,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

萧眉醉眼如丝,说不出的幽怨,看着欧阳志远,眼睛一亮,眼泪扑簌的流下,白皙修长的手猛地一下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有点语无伦次,喃喃的道:“志远,是你吗?你回来了吗?”

欧阳志远连忙点头道:“萧院长,我扶你回家,快点!”

“好的,志远。”

萧眉的眼睛看着欧阳志远,含着泪笑着道:“志远,咱们回家!”

萧眉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雪白的胳膊搂住欧阳的脖子,那种成熟女子的淡雅幽香,让欧阳志远心中狂跳。

欧阳志远稳住心神,搀扶着萧眉来到三楼的东户。

钥匙在那?欧阳志远找了半天,终于看到一串钥匙,竟然象男同志一样,挂在萧眉的腰上。

欧阳志远伸出手,摘下萧眉腰间的钥匙,快速的打开房门。

萧眉这套房子的地址,欧阳是知道的,但没有来过。

这一套房子,竟然是一套装修温馨的新房。

这难道是萧眉的新房?萧眉才结婚吗?在医院里,怎么没有人说过萧眉的丈夫,或者什么?

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副结婚照。身穿婚纱、极其漂亮,一脸幸福的萧眉,依偎在一位英俊儒雅的年轻男子怀里。

好一对金童玉女。

欧阳看着结婚照上,那个年轻的男子,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但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男子。

怀里的萧眉踉踉跄跄的倒在沙发上,但两条柔软的胳膊却依然紧紧的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没有松开。由于欧阳志远本身也喝了酒,步态不稳,和萧眉一下子倒在了沙发上,身子正巧压在萧眉的柔软的娇躯上。

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他猛地推开来萧眉,连忙站起身来,冷汗一下子湿透了后背。

镇定,镇定,深呼吸。欧阳志远微闭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

酒醉的萧眉真的是美到极致,浑身散发出无穷的魅力和致命的诱惑。欧阳志远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一个对女人有着原始青春渴望的年龄。

“水……志远……”

一声低低的透着说不出的凄凉委屈的呼唤,在萧眉的嘴里传来,将欧阳志远从愣怔中惊醒。

欧阳志远摇摇晃晃的给萧眉倒了一杯温开水,轻轻的扶起萧眉,让萧眉靠在沙发上,把温水送到萧眉嘴边。

萧眉含着泪,喝了一口温水,抬起让人爱怜的脸来,包含泪水的眼睛盯着欧阳志远的脸,醉眼朦胧,柔情如似,看着看着,萧眉的眼睛里猛然爆发出一抹狂喜的亮光,猛地一下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放声痛哭,一边哭一边喃喃的道:“志远,你不要我了吗?你为什么撇下我一个人走了,你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多么的想你吗?志远,我想你呀,白天黑夜的想你,志远,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萧眉的称呼,让欧阳志远内心一愣,萧眉怎么会这样称呼自己?萧眉爱自己?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怎么不知道呀?

萧眉一边哭泣,一边嘴里喃喃叫着志远的名字,猛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娇艳红润的嘴唇,一下子吻上了欧阳志远的唇。

欧阳致远被萧眉搂住,幽香的娇唇,热烈的亲吻着,欧阳志远不禁心跳加速,全身火热,青春的骚动让他一下子意乱情迷起来,又恍如进入了那个梦中……

第2章 喝多了的萧眉

这是欧阳志远第一次真正和女孩子亲吻,显得拙劣而生涩。

今天,两人都喝了酒,酒精的麻醉下,忘记了自己是谁。

萧眉死死地搂住欧阳宽阔的后背,指甲已经刺进了欧阳的宽阔的肌肤,自己却泪流满面。

在天就快亮的时候,两人终于在床上相拥着睡着了。

萧眉在醉酒的情况下,把欧阳致远当作了林致远,而欧阳志远在和萧眉的接触中,不自觉的喜欢上了萧眉。

上午十点左右,萧眉在似醒非醒的时候,感到自己整个身子,依偎在一个温暖炽热的怀抱之中,顿时吓了她一跳。

萧眉下意识的伸手一摸,摸到了欧阳志远的胸脯,那种饱满结实温润的感觉,顺着掌心,传了过来,让萧眉内心一颤。

萧眉猛地睁开眼,眼前是一张英俊潇洒、极其阳光的男孩子的面容。男孩子正在熟睡,那调皮的嘴角,竟然还挂着一抹十分迷人的纯真笑意。

欧阳志远!天哪,欧阳志远怎么会和自己睡在一起?

难道,昨天夜里和自己缠绵睡在一起的,竟然是自己带的徒弟欧阳志远?

萧眉呆呆的发愣,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自己守护了多少年的贞洁,没有给林志远,竟然给了欧阳志远。

萧眉连忙站起身来,但刚一站起身来,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

萧眉猛然想起来,昨天夜里,自己喝醉了酒,模模糊糊记得,在梦中,和自己的爱人林志远猛烈而疯狂的缠绵。

萧眉脸色一红,怎么会这样?

昨天是林志远的忌日,萧眉一个人来到自己和林志远经常约会的地方,独自流泪,喝着酒,不知不觉的喝醉了。

欧阳怎么会来到这里?萧眉赶紧穿好衣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猛的喝了下去,好让自己混乱的头脑加快清晰。

冷水的刺激让萧眉渐渐的冷静下来,昨天夜里的画面,断断续续的在脑海里闪现。

萧眉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白一阵红,自己怎么就喝醉了呢?自己怎么会把欧阳志远给叫过来了?自己真是该死呀,这下可如何是好?

看着睡梦中,还带着一丝笑意的欧阳志远,萧眉不由得叹了口气。

萧眉知道,昨天夜里,自己把欧阳当作了自己的爱人林志远。

欧阳,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萧眉坐在椅子上,点上了一颗烟,袅袅的烟雾,慢慢的升起来。她看来了一眼墙上自己和林志远依偎在一起的结婚照,内心伤痛不已。

志远,六年了,我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你还好吗?你会原谅我吗?

凄迷的烟雾之中,萧眉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那一天就像刀子生生剜着萧眉的心。

“眉儿,好好的活着,记住,遇到疼你的、爱你的,就要勇敢的接受,这样,我就放心的走了,记住,你一定要答应我!”

林志远弥留之际,气喘吁吁地拉住萧眉的手,久久的不放,眼里流露出让人心酸的不舍。

“志远,志远,你会好起来的,眉儿离不开你,你也不能离开眉儿。”萧眉流着泪深深呼唤。

“不,眉儿,你一定要答应我、答应我……”

林志远喘息着,嘴里开始涌出大量的鲜血,眼里露出了让人揪心的祈求,萧眉知道。志远是放不下自己呀!他虽然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但是他的心依然牵挂着自己,放不下自己。只有自己好好活着,自己的志远在天堂才会安心,可是,志远,眉儿又何尝能够放下你呀!志远,志远,你不能抛下眉儿。

“志远,志远,你不要离开眉儿,不要呀,眉儿不能没有你。老天爷,求求你,不要嗲走我的志远。志远……”萧眉伏在林志远身边放声大哭,悲伤的哭声连窗外的云朵都黯然神伤。

“萧眉,你就答应远儿吧。”

林志远的父亲林幕雪流着泪,看着萧眉。林幕雪知道,儿子已经不行了,禁不住老泪纵横。

萧眉看着林志远渐渐失去血色见见苍白的脸,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志远,我答应……我答应你!”

林志远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回光返照的笑意,微微抬起手,伸出勾起的小拇指。林志远已经说不话来。

第3章 心痛往事

这是欧阳志远第一次真正和女孩子亲吻,显得拙劣而生涩。

今天,两人都喝了酒,酒精的麻醉下,忘记了自己是谁。

萧眉死死地搂住欧阳宽阔的后背,指甲已经刺进了欧阳的宽阔的肌肤,自己却泪流满面。

在天就快亮的时候,两人终于在床上相拥着睡着了。

萧眉在醉酒的情况下,把欧阳致远当作了林致远,而欧阳志远在和萧眉的接触中,不自觉的喜欢上了萧眉。

上午十点左右,萧眉在似醒非醒的时候,感到自己整个身子,依偎在一个温暖炽热的怀抱之中,顿时吓了她一跳。

萧眉下意识的伸手一摸,摸到了欧阳志远的胸脯,那种饱满结实温润的感觉,顺着掌心,传了过来,让萧眉内心一颤。

萧眉猛地睁开眼,眼前是一张英俊潇洒、极其阳光的男孩子的面容。男孩子正在熟睡,那调皮的嘴角,竟然还挂着一抹十分迷人的纯真笑意。

欧阳志远!天哪,欧阳志远怎么会和自己睡在一起?

难道,昨天夜里和自己缠绵睡在一起的,竟然是自己带的徒弟欧阳志远?

萧眉呆呆的发愣,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自己守护了多少年的贞洁,没有给林志远,竟然给了欧阳志远。

萧眉连忙站起身来,但刚一站起身来,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

萧眉猛然想起来,昨天夜里,自己喝醉了酒,模模糊糊记得,在梦中,和自己的爱人林志远猛烈而疯狂的缠绵。

萧眉脸色一红,怎么会这样?

昨天是林志远的忌日,萧眉一个人来到自己和林志远经常约会的地方,独自流泪,喝着酒,不知不觉的喝醉了。

欧阳怎么会来到这里?萧眉赶紧穿好衣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猛的喝了下去,好让自己混乱的头脑加快清晰。

冷水的刺激让萧眉渐渐的冷静下来,昨天夜里的画面,断断续续的在脑海里闪现。

萧眉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白一阵红,自己怎么就喝醉了呢?自己怎么会把欧阳志远给叫过来了?自己真是该死呀,这下可如何是好?

看着睡梦中,还带着一丝笑意的欧阳志远,萧眉不由得叹了口气。

萧眉知道,昨天夜里,自己把欧阳当作了自己的爱人林志远。

欧阳,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萧眉坐在椅子上,点上了一颗烟,袅袅的烟雾,慢慢的升起来。她看来了一眼墙上自己和林志远依偎在一起的结婚照,内心伤痛不已。

志远,六年了,我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你还好吗?你会原谅我吗?

凄迷的烟雾之中,萧眉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那一天就像刀子生生剜着萧眉的心。

“眉儿,好好的活着,记住,遇到疼你的、爱你的,就要勇敢的接受,这样,我就放心的走了,记住,你一定要答应我!”

林志远弥留之际,气喘吁吁地拉住萧眉的手,久久的不放,眼里流露出让人心酸的不舍。

“志远,志远,你会好起来的,眉儿离不开你,你也不能离开眉儿。”萧眉流着泪深深呼唤。

“不,眉儿,你一定要答应我、答应我……”

林志远喘息着,嘴里开始涌出大量的鲜血,眼里露出了让人揪心的祈求,萧眉知道。志远是放不下自己呀!他虽然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但是他的心依然牵挂着自己,放不下自己。只有自己好好活着,自己的志远在天堂才会安心,可是,志远,眉儿又何尝能够放下你呀!志远,志远,你不能抛下眉儿。

“志远,志远,你不要离开眉儿,不要呀,眉儿不能没有你。老天爷,求求你,不要嗲走我的志远。志远……”萧眉伏在林志远身边放声大哭,悲伤的哭声连窗外的云朵都黯然神伤。

“萧眉,你就答应远儿吧。”

林志远的父亲林幕雪流着泪,看着萧眉。林幕雪知道,儿子已经不行了,禁不住老泪纵横。

萧眉看着林志远渐渐失去血色见见苍白的脸,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志远,我答应……我答应你!”

林志远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回光返照的笑意,微微抬起手,伸出勾起的小拇指。林志远已经说不话来。

第4章阴差阳错

萧眉知道,林志远是想和自己拉钩,这是两人之间经常玩的游戏。萧眉颤抖着伸出自己的小手指,拉住了林志远的小拇指,两人的手指,拉在了一起。

医生们全力抢救,但林志远的伤势太重,抢救无效,终于还是走了。

欧阳志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钟了,昨天夜里,一次又一次的疯狂冲击,让他的体力透支了很多。欧阳一眼看到,萧眉正坐在椅子上,那张凄美的精致脸庞上,还隐现淡淡的泪痕,眼睛里,透出一种让人揪心的孤独和忧伤。

医院里,那个高雅、自信、果断的萧院长哪里去了?

欧阳志远连忙找自己的衣服,可是,由于昨天的狂乱,自己的衣服,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了。

萧眉看到欧阳志远醒了,在找衣服,没有说什么,脸色微微的发红,走到客厅,在地上找到了欧阳的衣服,拿了进来,把衣服放在欧阳志远的面前。

欧阳志远接过衣服,在被子下,手脚慌乱的穿好,猛然发现床单上,几片鲜红的痕迹,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天哪,萧眉竟然还是处子之身。

欧阳的脑海里,想起来昨天夜里,自己进入时候的那层阻力。怎么会这样?萧眉结过婚了呀?

欧阳致远疑惑的看着墙上悬挂着的那张结婚照,心里纳闷不已。慌乱的道:“萧姐,对不起,昨天喝多了!”

萧眉看了一眼欧阳,沉声道:“欧阳,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们都喝多了,过了今天,我们都把这件事忘掉吧。”

欧阳志远看着一脸泪痕的萧眉,想起来这一个月以来,萧眉对自己的关心,昨天夜里自己竟然侵犯了萧眉,这也太不应该了吧。

萧眉看着欧阳致远在看墙上的那副结婚照,轻声道:“那是你林大哥,他在车轮下,救了两个孩子,而自己却永远的走了。”

萧眉说着话,站起身来,伸出手,抚摸着照片上的林志远。

“什么?林大哥去了?”

萧眉的话,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看着墙上的照片,一种敬意在心里升起。

“恭贺萧眉、林志远新婚愉快。”

欧阳志远在旁边,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几个字。

林志远?林大哥叫林志远?和自己的名字,重两个字,怪不得,昨天夜里,萧眉叫自己志远,萧眉肯定把自己当做林志远了。

难道,两个人还没来的极举行婚礼?林志远就……?

看着萧眉柔弱的背影,欧阳志远想着昨天夜里,自己和萧眉的热烈缠绵,内心那种强烈的爱意,再次升腾起来。

欧阳志远以优异的成绩,去年毕业于山南省医科大学心胸专业,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进入医院工作。直到一个月前,欧阳志远才进入傅山县医院上班,认了萧眉当师傅。

之前的一年之中,欧阳志远却把父亲的中医医术,再次学习了一遍,领悟到了过去没有领悟的很多医术。特别是父亲的太乙五行神针的针法,欧阳志远已经做到闭着眼睛,盲针就能完成太乙五行神针的36手针法。

更让欧阳志远高兴的是,自己在大学期间,厂商和自己合作的几个医学项目,已经开始做大做强。

父亲欧阳宁静,自小跟着爷爷欧阳萧山学医,一身医术,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而且医德极好,无论穷人富人,一视同仁,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欧阳志远也是自小跟着父亲学医,在三岁的时候,就开始背汤头歌。

但在欧阳志远四岁的时候,父亲出了一次夜诊,回来的时候,全身血迹斑斑,步态踉跄,随身带着的药箱,也消失不见,神情变得极其憔悴,一言不发,从此后,不再行医。

江南少了一位悬壶济世的绝世神医。

欧阳宁静带着妻子秦墨瑶、4岁的儿子欧阳志远,远走他乡,从江南来到山南省的龙海市,定居下来。没有人知道,欧阳宁静遭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欧阳宁静来到龙海,用所有的积蓄,买了一个大院子,作为栖息之地,但全家的生活,就陷入了困境。欧阳宁静本来就没有积攒下多少积蓄,很多老百姓看了病没钱付药费,欧阳宁静就自己贴出去了。

好在母亲墨瑶,是一位善良勤劳的母亲,靠着给人家做衣服,补贴家用,才能勉强维持住这个贫困的家庭。

欧阳宁静,不再行医,去到街上,靠打卦相面挣钱糊口。

欧阳志远上大学的费用压力不轻,欧阳宁静不得不在澡堂子里,找到一份修脚按摩的工作,供着欧阳志远和欧阳娜兄妹俩上学。

第5章太像了

欧阳致远的初中、高中,都在极其清贫中度过的,一直到上大学的时候,欧阳志远和人合伙开发了几个医药项目后,生活才好转起来。

这期间,李大鹏没有嫌弃欧阳志远的贫穷,和欧阳志远结为生死弟兄。

两个月前,好朋友李大鹏,终于托到关系,找到在傅山县卫生局上班的远房叔叔李坤,欧阳志远拿出了母亲给自己的一块玉佩,送给了李坤。

虽然李坤不知道这块玉佩到底值多少钱,但从玉佩身上发出的晶莹剔透的宝光来看,绝对是好东西,而且是一件古物。

李坤找了一位鉴宝专家看了以后,虽然专家说,东西一般,不值什么钱,但李坤是什么人?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官场的老油子,一眼就看出鉴宝专家眼里的那抹一闪而过的贪婪,他就知道,这块玉佩,绝对不简单。

李坤回到家后,悄悄的把玉佩珍藏起来,请了县卫生局局长王国栋一顿,王国栋给傅山县医院院长赵备飞打个电话,把欧阳志远安排到了傅山县医院心胸外科。

李坤和王国栋的关系,非同一般。

别看李坤只是一个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但这个人的路子极广。去年傅山县卫生局长王国栋,成功击败三位县卫生局副局长,荣升为正局长,李坤出了大力。

欧阳志远学的就是心胸专业。

欧阳志远第一天报道,就碰到了风姿卓越、身材修长、长相漂亮的萧眉。

萧眉长相极美,漂亮的脸蛋,带着一丝江南女子的清灵妩媚,特别是她那天鹅一般白皙修长精致的脖颈,透出一种圣洁的知性高雅,让欧阳志远内心十分的惊奇。

好漂亮的一位女医生。

欧阳志远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更没想到,她就是传说中的傅山县医院的心胸科第一把刀,同时萧眉还是县医院业务副院长。

龙海市傅山县医院的心胸科,在整个山南省都是很响亮的。

“欧阳志远!”

萧眉坐在办工作后,看到这个名字,内心一跳,一股无言的酸楚,在心里升起。怎么会这样?这个名字怎么会和自己故去的爱人一样?都叫志远?

萧眉抬起头来,仔细的看着前来报到的这个男孩子,萧眉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动,眼睛有点湿润。

太像了,怎么会这样象?特别是这双深邃漆黑的明亮眼睛,竟然和志远的眼睛极其相似,简直就是同一双眼睛。

志远已经走了六年了,眼前这个极其阳光帅气的男孩子,怎么这么像志远?就连名字都重复两个字?这个男孩子,竟然也是山南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和我们毕业于同一座山南省的重点医科大学。

志远,你走了六年了吧?你怎么会忍心撇下我一个人,独自离开这个世界?你不想我吗?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眼睛湿润了。

萧眉的爱人叫林志远,是萧眉的大学同学,两人在毕业后,本来要留在山南省的省城南州市,但由于父母不看好林志远,极力反对,萧眉和林志远远走他乡,进入龙海市的傅山县医院工作,林志远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市政府机关。

萧眉和林志远的感情极好,历尽千辛万苦,冲破家庭的阻挠,两人在工作一年后,就准备结婚,新房子就在光明广场。

但就在两人照过婚纱照,领了结婚证的第二天,林志远在斑马线上,推开了两个惊慌失措的孩子后,自己却被醉酒司机撞飞了十几米,永远的离开了萧眉。

两人虽然谈了这么长的恋爱,两人只是亲吻抚摸,没有突破最后的防线,两人都要在新婚的最神圣的时刻,互相拥有对方,可惜,天不作美,硬是拆散了这对恋人。

这个致命的打击,让萧眉几乎崩溃绝望。萧眉消沉了一年多,每天都泪流满面。

看到自己的孩子这样的结果,萧眉的父母也很是后悔,但萧眉还是倔强地自己走出了生活的阴影,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一篇又一篇的论文发表、获奖,一个又一个的大型手术,在她手里获得成功。

经过五年的拼搏,萧眉获得了整个傅山县医院的认可,被提升为主管县医院心胸科的主任,业务副院长。

萧眉凄美柔弱的情绪变化,让欧阳志远的内心猛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爱怜,他第一眼,就感到了,他们之间,似乎存在着丝丝缕缕的联系。

他看到了这个华光四射的成功女人,背后隐藏着的深深的忧伤,这种忧伤,让欧阳志远的灵魂都感到强烈的颤抖,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这个女人。

外科秘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外科秘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枕上婚色:小甜妻要抱抱8章

    原标题:枕上婚色:小甜妻要抱抱8章小说书名:枕上婚色:小甜妻要抱抱第8章前往金莎医院的楼梯是旋转式的,殷十一的小腿迈的极快,好在她脚上穿的是平底鞋,纤细的手指扶着楼梯的墙面,一路的下至一楼大厅。单老爷子是军区最高级司令,自从他入住了医院之后,几乎普通病房全部都被隔离了,大厅里戒备森严,往来行走的都是穿着深蓝军装的人。他们不认识殷十一,所以当殷十一犹如冒失鬼一样的从楼梯下来直接跑向自动式大门时,不少的军官都拧起了眉。在军政世家里的千金小姐几乎都是贤惠淑德的,哪有这么莽撞的,连一点礼貌都不懂。但是等

  • 残情总裁的契约逃妻8章

    原标题:残情总裁的契约逃妻8章小说名:残情总裁的契约逃妻第8章真是精彩顾乔安赌气地看了他一眼,站了起来,却不想马上被摔得四脚朝天之后,司浩南飞奔抱住了她,邪魅地说:“想不到你那么早就已经投怀送抱了!”“你放开我!”顾乔安挣扎着,脚上撕心裂肺地疼。“我偏不放,难道你不知道你父亲今晚的目的吗?”顾乔安瞪大了眼睛,恍然大悟,怪不得平时对她们母女不闻不问的父亲会那么好心,还说要救公司,估计大救星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吧。她恨极,为什么她连哪怕一点点的选择权都没有,总是被别人摆布呢?顾乔安很快就软了下来,说:

  • 御女高手8章

    原标题:御女高手8章小说书名:御女高手第8章奇迹再现“兄弟,别担心,没什么大不了的,按我说的去做,保准你没事。”随着一声枪响,双方百十号人全都纷纷停下手,扔掉手中的家伙,就地蹲下。陈勇一脸淡定地放下手中的长刀,抱着头在杜小飞身边慢慢蹲下。显然,他不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了,经验相当丰富。黑社会终究是见不得光的,再厉害在国家机器面前连渣都算不上,除了束手就擒只有被就地消灭!这个道理出来混的每一个人都懂,所以并没有出现反抗之类的事。面对数百个全副武装的警察杜小飞差一点就被吓尿了,陈勇居然让他别担心,这话

  • 极品高手在都市8章

    原标题:极品高手在都市8章小说书名:极品高手在都市第8章美少女战士知道梁文雨心里不好受,谢二雷带她出去兜了一下午的风。将她安慰的差不多了,在天黑前,把她送回了学校。站在女生宿舍楼下,看着满楼花花绿绿的女式小衣服,谢二雷感慨万千。校园可是出美女的地方,不知道他这辈子,还有没有进入学校的机会。“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拉风的手机铃声,吸引了方圆三十米之内所有人的目光。谢二雷看了看号码,接起了电话:“八点,在龙腾酒吧找我!”酒吧,鱼龙混杂的地方。是繁华都市里,少有的打架事件多发地之一

  • 圣手邪医8章

    原标题:圣手邪医8章小说:圣手邪医第8章魔蛊治病彭……一声巨大的响声,原本快如闪电冲向刘文的理查德,身体直接从半空被拍在地面上。看到这一幕,赵晗晗愣住了。小嘴张开,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理查德身高要比刘文高大许多,中了蛙魔蛊后,身体更是巨大了许多。按道理来说,这一击绝对不是刘文可以承受的。但在理查德冲上来的时候,刘文只是把手举起,如同打羽毛球的一般,使劲拍下。力道之大,准确度之高,远远超过常人。“怎么可能?”理查德震惊了,完全不敢相信。“怎么不可能,咱们两个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刘文说着,坐在沙发

  • 庶女成凰:替嫁妖妃8章

    原标题:庶女成凰:替嫁妖妃8章小说书名:庶女成凰:替嫁妖妃第一卷两只黄鹂鸣翠柳第8章王爷爬了王妃的床容骁看来是被戳中了什么,中途丢下苏青墨暂先离开不说,直接让人将她带回府了。苏青墨也不恼,反正只要他不开口赶自己走,一切都好说。只是才踏进了王府大门,管家便恭恭敬敬的将她拦下了,“王妃,府中侍妾已在正厅等候。”这是要让人认下她这个王府主母啊。苏青墨点点头,只是还未走近正厅,那里头的嘈杂秽语倒是先入了耳。“不是说要把那女人送回去吗,怎么又不送了?”“你懂什么啊,指不定爬了王爷床呢。”苏青墨站在厅外,五

  • 三婚盛宠:前夫,请签字8章

    原标题:三婚盛宠:前夫,请签字8章小说名:三婚盛宠:前夫,请签字第8章那个女人聚会的地点是在本市最豪华的酒吧,听说这里都是上流社会的公子哥经常集聚的地方,向琛朋友圈的聚会选在这里,让青雅很意外。听向琛说这次聚会是其他朋友提议的,可能会有很多以前的老朋友参加,青雅更是紧张,但她也不是扭扭捏捏的女人,懂的什么样的场合该用什么样的姿态。其实没什么大不了,平时她们也会有一些同学聚会,大家都是好几年没见,这种聚会不就是看看大家现在的生活都过得如何,彼此寒暄几句嘛。可当她推开高级包厢的门时,她的想法有了改变

  • 美女的狂龙保镖8章

    原标题:美女的狂龙保镖8章小说名:美女的狂龙保镖第一卷第8章初恋情人“师弟,你还称我们师傅叫老混蛋啊!”见唐小强点了头,李巧云笑着说道,“在这里,我说到师傅就只能说师傅,我已经好多年没称师傅叫老混蛋了。”“现在好了,我们又在一起了。”唐小强说道,“从今往后,我们两个又可以称师傅叫老混蛋了。”两人对视,都乐了。终于见到了初恋情人,今后又能天天在一起,唐小强和李巧云两人心里都很高兴。不过,因为多年不见的原故,唐小强对当初小师姐的那份爱慕之情,早已消失了。尽管如此,唐小强依然很喜欢小师姐。看着眼前比六

  • 冷王绝宠:王妃请当家8章

    原标题:冷王绝宠:王妃请当家8章小说名称:冷王绝宠:王妃请当家第8章女人的反击自从那一天过后,雪漫堂而皇之顺理成章地住进了夜陵的房间,惊呆了夜王府所有下人。夜陵的房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女人,这意味着……雪漫的地位很不一般。在下人们看来,这雪漫得宠是应该的,但他们王爷一向自律,绝对不至于会把夜王府正位给雪漫。要知道,雪漫只是皇帝赐给他们王爷的一个……咳咳,暖床级别的女人而已。但这事儿就这么发生了,也没人敢在人前背后乱嚼舌根子,夜王府的规矩,出了名的森严,下人不能管主子的事。正是秋高气爽之际,外面的菊花

  • 始源帝尊8章

    原标题:始源帝尊8章小说名:始源帝尊第一卷名声鹊起第8章时空殿夜无星辰,漆黑如墨。一道鬼魅般的身影自挚天仙泉峰坊市朝山下极速闪烁,很快消失在夜色中。不多时一位身穿夜行衣,头带斗笠,黑纱遮面的男子驻足于封辰洞府前,“心比金坚”口诀响起,男子闪身进入洞府中。摘下斗笠,一张英俊面庞映入眼帘,不是封辰又能是谁。“呼。”封辰深长的舒口气,自储物袋拿出一瓶丹药,神情期待,“希望十颗归灵丹,加上所剩的三百六十块灵石能够让我跨过化灵境七重,冲击八重。”方才封辰趁着夜色前往坊市,用一百块下品灵石购买了十颗归灵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