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12路公交 最新章节

2017/12/3 20:06:12 来源:网络 []

小说:12路公交

第1章 公交车上的诡异女孩

  我叫陆小凡,是一名师范学院大二的学生,本来我是不相信世界上有鬼这种东西存在的,但是经历过那次的事情之后我却相信了。说明http://www.xbxys.com/

  那是我大二时候的一个雨天,我刚从一个学生家里做完家教回学校,当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只剩下最后一路12路公交车回学校了,而且还下着淅淅沥沥的雨。

  当时我上车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车里还有三个人,两个男的,还有一个女孩,而且那个女孩竟然是没有穿衣服的,而且两个男人还伸手在女孩身上乱摸,我一下子知道发生了什么。

  以前我看过一个新闻,就是印度公交车上男人轮奸女孩的新闻,没想到这次竟然就这样发生在我的面前了,而且那个女孩还很漂亮,昏暗的路灯下,也能够看得出来。

  我只能找个地方坐了下去,希望公交车司机能够管一下,但是公交车司机只是开着车,通过后视镜看着,丝毫没有要管的意思,而我也只是一个普通学生,向来都是本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想法的,所以我也不想管。

  女孩哭喊的厉害,我心里软了,觉得女孩很可怜,也时不时的转头看两眼,看着这个公交司机一点没有要管的意思我真的感觉现在人的冷漠,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也这么冷漠,而且终于看着那个女孩求助的眼神,我心狠了下来,然后大喊了一声:“放开那个女孩!”

  那两个小子当时就不满意了,对着我喊,让我别多管闲事,还要继续对那个女孩侵犯,我马上又是喊道,我报警了,你们快点住手吧!

  一听说我报警了,这两个小子当时就慌了,但是继而就被愤怒取代了,过来对着我就是一顿暴打,然后叫公交车司机停车下车走掉了。

  而我也被打的不轻,这个女孩哭着扶我起来了,然后关心的问我怎么样,我摆手说没事,然后我就重新找地方坐下了,我看了一眼这个女孩没穿衣服的身上,急忙我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她穿上了。

  女孩坐在了我身后的椅子上,然后我俩就聊了起来,我这才知道女孩也是我们学校的,只不过比我高一届,念大三了,叫张雨晴。推荐xbxys.com

  我俩聊了很多,但是张雨晴身上真的遮盖不住,所以我总是控制不住的偷偷的看她两眼,张雨晴似乎发现了,笑着跟我说:“你喜欢看啊?那你坐我旁边看吧!”

  我的脸直接就红了,连忙说没有,毕竟我也是个男的,所以本能的就会偷看两眼的。

  公交车司机也一直通过后视镜看张雨晴,我心里挺不舒服的,我就跟张雨晴说这司机也太缺德了,看到别人有困难也不知道帮一下,张雨晴笑着跟我说没事,现在的人都是这样的。

  忽然张雨晴说要跟我玩个游戏,就是让我闭着眼睛,她在我手上写字让我猜,有这么个大美女要跟我玩,我当然同意了,所以我就闭上眼睛跟她猜了起来,其实公交车上这么黑,就是睁着眼睛也看不到她写的什么的。

  就这么玩着,很快就到了我们学校,我就起身准备下车了,公交车司机的眼睛一直透过后视镜看着我,而且看他的那个样子好像还有点惊慌,我不明白他惊慌什么。

  因为下雨,所以我就直接打开了伞,然后准备展示一下绅士风度,跟张雨晴打一把伞,但是这么一回头的功夫,我惊悚的发现公交车上除了那个公交车司机,根本没有别人了。

  我连忙喊道:“张雨晴?”

  但是黑漆漆的公交车里只能看到一排排的座位,根本没有一个人影,我连忙看着公交司机问道:“那个女孩呢?”

  公交司机听我这么一说,不由分说的就把我撵下了车,然后一脚油门开着公交车走掉了。

  这个时候我可真的感觉奇怪了,那个张雨晴怎么会不见了?之前明明还跟我在公交车上玩,还聊天来着,而且公交司机不是也总通过后视镜看我们的吗?

  这个可真的是太诡异了,我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活见鬼了,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不见了呢,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我就只好自己一个人会寝室了,但是刚回到寝室我就发现了自己手上有点不对劲。网站xbxys.com

  我一看自己的手心,吓得我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因为我的手上鲜红的血迹写着一个字:死!

  这个鲜红的字迹十分显眼,这也证明了一件事,之前在那个公交车上确实有人跟我玩了写字猜字的游戏,但是跟我一起玩的根本不是人,而是鬼!

  忽然我就想起了之前学校传出的一个传闻,说一个女孩外出兼职坐公交车回来的时候被几个男的给轮奸致死了,好像也是我们学校的,但是当时大家谁都没有信,因为这种消息真的不太可靠,还有人说学校都是建在坟地上的呢,所以这种事一般都是当个新鲜谈资,说一下就算了的。

  但是这次我却好像遇到了一件真的诡异的事。

  我急忙跑到了洗手间想要把手上的这个字洗掉,同时我心里想着,不会这么巧吧,那个变成鬼的女孩就这样被我遇到了?

  洗手的时候我也感觉浑身发毛,好像那个女孩站在我身后似的,我不时的回头看着身后,所以我匆忙的洗干净了手,就回寝室睡觉了。

  这一夜我睡得十分不好,总是梦到那个女孩在公交车上被侵犯的场景,还有那个女孩惨死的场景,一直到早上我被那个张雨晴诡异的笑给吓醒了,然后我就急忙起床洗漱了。

  这么多年的教育,还是让我很难相信鬼的存在,所以我就想着可能就是我自己看到了幻觉而已,可能是我总熬夜才会这样的,以后应该不会遇到了。

  可是我错了,因为今天晚上我又遇到了那个女孩。

  我又是和往常一样做完了家教我就上了12路公交车,这次还是很晚,只有我一个人上了车,而且车上也没有其他人,只有昨晚的那个公交车司机,见了我好像见了鬼一样,没一点好脸。版权http://www.xbxys.com/

  这次我找了个前排的位置坐了下来,这样离公交车司机近点我也感觉安全点,而且公交车前进的过程中,我还时不时的往后面看,生怕看到那个女孩忽然出现。

  这次的公交车司机还是通过后视镜不时的看我,本来这个时候公交车上就黑,让他看得我心里都发毛了。

  我张口对公交车司机问道:“师傅,昨天晚上你真没看到那个女孩吗?”

  公交司机被我这么一问也害怕了,但是还是跟我说:“这都好几天了,末班车上只有你一个人的,昨天我还奇怪呢,你是怎么了,一会自言自语的,一会又在地上打滚的,看来,你是撞了脏东西了,这车上死过一个姑娘!”

  听公交司机这么一说我才知道了,原来昨天他一直在后视镜里看我,不是因为那个女孩被侵犯,因为他根本不是看那个女孩,而是看我的,因为只有我看到了那个变成了鬼的女孩。

  这么一想我心里就更加发毛了,我刚要继续说点什么,忽然我的眼睛就看向了我对面的窗户的玻璃,透过玻璃的反光我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影子,就坐在我的座位旁边。

  吓得我一下子看向了我的身边,但是我的身边却什么人也没有,只是当我再次看向窗户那边的玻璃的时候,还是能够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在我的身边坐着,而且那张模糊不清的脸,好像还在看着我笑。

第2章 沾染了血迹的双手

  我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跑到了公交车司机那边,抓住了公交司机的胳膊,然后指着那边的座位:“你看到了吗?那边有个人影!”

  但是不管我怎么拉扯这个司机,司机都没有反应,我这才看向了这边的司机,但是这么一看不打紧,直接又是吓得我够呛。

  因为这个司机竟然两眼翻着白眼仁,身体僵硬的不动了,一看就知道这是死了啊!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在我的眼前死了,这可真是够恐怖的了,更主要的是,这个车还在开着呢!

  我急忙钻到了驾驶座那里,然后一脚踩上了刹车,因为我大学期间学了驾照了,虽然这样的大车我不会开,但是至少还知道刹车的。来自http://www.xbxys.com/

  “吱嘎”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响起,我和司机同时身体前倾到了前面。

  司机一下子趴到了我的身上,吓得我赶紧推开了他,我看着司机苍白的脸,心里真的害怕到了极点,我紧忙就要下车。

  然后我就要伸手去按那个开门的按钮,但是那个已经死掉的司机瞪着的眼睛忽然看向了我,发白的脸,白色的眼仁好像十分凶狠的目光看着我,而且他的手忽然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胳膊。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死人这样,我生怕他会站起来咬我,杀了我,我只能瞪着眼睛看着死去的司机的眼睛,但是越看就越觉得恐怖,我就使劲的想要挣扎他抓着我的手,但是却一点也挣脱不开。

  越是这样我就越害怕,我忽然猛的用力挣脱了他拉着我的手,然后按开了门,跑下了车,跑走的时候隐约的我还听到了那个司机虚弱的声音说着什么,但是我却没有听清。

  因为我真的是太害怕了,所以当时也忘记报警什么的,只顾着闷着头跑到了寝室,回到寝室里我还是惊魂未定的,好半天我才缓过了神,但是精神过度紧张之后一放松就会很困,我直接栽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醒过来的时候不是被我室友叫醒的,而是被一通陌生电话叫醒的。12路公交 最新章节

  “您好,请问是陆小凡吗?”

  我迷迷糊糊的回答:“是我,怎么了?”

  “我们是公安局的,有一起命案需要您协助调查一下,因为您是唯一在现场的目击证人!”

  命案?这两个字一下子让我清醒了过来,我一下子想起了昨晚上那个公交司机死掉的情况了。

  我知道当时确实是我在场的,我没有办法不去接受调查,所以我答应着约好了地方,我就赶过去了。

  警察约见我的地方是在我们学校的一个会议室,我去了以后我们辅导员刚出来,只说让我好好配合,不要说谎。

  我自然是答应,然后我就进去了,里面坐着的是一个帅气的男警官和一个漂亮的女警官。

  见我进来,那个男警官对我伸手说道:“你好,我叫汪晋。”

  女警官也伸出手:“陈瑶!”

  我分别跟他俩握手之后就坐了下来,汪晋掀开了笔记本电脑,然后问我:“你昨晚十点半左右的时候在哪里?”

  我说:“那个时间我刚在我的一个学生家里做完家教,然后准备做十二路公交回学校的!”

  汪晋点头,然后继续问:“那你昨晚乘坐的十二路公交车上,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我摇头:“只有我一个,再有就是那个司机了!”

  汪晋和那个陈瑶同时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才重新看向了我,汪晋皱眉问我:“你确定车上真的只有你一个人?”

  我也疑惑了起来,然后点头:“真的只有我一个!”

  汪晋听我这么说,然后才舒展了眉头:“那好,那你现在需要跟我们回警局一趟,你有可能会被当作犯罪嫌疑人来处理!”

  我一听心里就更加的疑惑了:“为什么?凭什么把我当作犯罪嫌疑人?”

  汪晋看着我说:“就在你昨晚乘坐的那个12路公交车上,那个司机死掉了,是被人掐住脖子窒息死亡的,你也说了当时的车上除了你没有别人,难道你不是犯罪嫌疑人吗?”

  我连忙解释说道:“不是我杀的他,他忽然自己就那样了,而且如果不是我踩了刹车的话,我也会死,当时我是太过惊吓了所以才逃离了公交车的,警察同志,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我杀人的,对了,我没有杀人动机啊,我只是一个学生,我为什么要杀他呢?”

  “我也很奇怪,”汪晋一只手的手指不停的敲着桌子,然后继续说道:“但是监控视频里却拍到了,确实是你动手的,你自己看一下。”

  说着汪晋就把他面前的电脑转了过来,这好像真的是那个公交车上的监控视频,但是拍摄的画面只有那个司机那里,其他的地方都没有拍摄到。

  一开始,这个司机还是正常开车,中间还时不时的回头说几句话,我知道他这个时候是在和我对话的,忽然一双沾染了血迹的手从公交司机的后面慢慢的伸了出来,一点点的攀爬到了司机的脖子那里,死死的掐住了那个司机的脖子,然后司机就开始窒息不动了。

  汪晋见画面播放到这里,然后用手按下了空格暂停键,看着我说:“因为12路公交车比较老旧,所以视频设备不是很好,只有驾驶室的这个摄像头能用,而且拍摄画面还不全,不过你看到这双手了吧,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你刚才也说了,车上除了司机只有你,那这双手不是你的话,还能是谁的?”

  汪晋有点嘲笑意味的继续说道:“总不会是鬼的吧?呵呵!”

  眼前的这个监控视频真的是吓到我了,当时我十分确定我没有靠近这个公交司机,而且当时我也根本没有看到其他的人掐住公交司机的脖子,是司机忽然就那样翻白眼不动了。

  而且我也没有动手,那就只能证明真的是有鬼杀人了,之前晚上见到的诡异的情况,再加上这个司机忽然的死亡,我真的感觉有点失神了。

  我看着视频喃喃的说道:“是鬼,真的是鬼杀人了!”

  我忽然抬头看着汪晋,激动的抓住了汪晋的衣服,疯狂的喊着:“是鬼,真的有鬼,是那个女鬼杀人的,是那个白衣服的女鬼啊!”

  汪晋大概也忽然被我这个样子吓到了,连忙拉住我让我冷静,陈瑶也上前安慰我让我冷静,好半天我才冷静了下来,毕竟这种事情实在太恐怖了,所以我真的是被吓坏了。

  汪晋重新做好,整理了一下自己有点乱的警服,然后看着我说道:“你说有鬼?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深吸了一口气,咽了口唾沫,然后说道:“那个公交车上死过一个女孩啊,而且之前我还见过她,就在这个公交司机死的晚上我也见过她,她就穿着白衣服坐在我身边。”

  听我这么一说,汪晋和陈瑶脸色都变得不好看了起来,汪晋却冷笑了一声,对我说:“陆小凡,好歹你也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鬼神这种事你也相信?反正现场就你一个人,虽然有一些一点不能证实你就是凶手,但是你还是要作为犯罪嫌疑人跟我回去调查!”

  我又是争辩了好半天,但是没有办法证明那个公交车上还有别人,所以我只能跟汪晋还有陈瑶回去调查了。

  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坐警车,上了警车之后,陈瑶和我坐在后面,我见跟汪晋说不通,我只好小声的跟陈瑶说:“警察同志,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相信我!”

  出乎意料的是,陈瑶睁着大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后对我说:“我信你!把你的手伸出来给我看看!”

第3章 房间里的死人画

  我心里奇怪,她怎么会忽然相信我,而且还要看我的手,我只好伸出了我的手。

  陈瑶抓着我的手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凶手应该不是你。”

  我有点奇怪的问:“为什么看了一下我的手就说凶手不是我?”

  陈瑶解释说:“因为我们进行过了尸检,那个司机的尸体脖颈处的手印,是一个女人的手,很纤细的手印,不会是男人的手。”

  我一听好像心里一下子有了希望,然后急忙要说点什么,但是我还没开口,正在开车的汪晋就开口了:“别急着解释,这个并不能证明你就是清白的,也有可能是你在车上的同伙动的手,而且就算你不是凶手的话,毕竟你是唯一在场的目击证人,所以你有义务跟我们一起去调查。”

  我心想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斜,跟着去就去吧!

  到了警察局之后,他俩就带着我进到了一个讯问室里,汪晋给我拿出了几张照片,照片上的人正是昨晚开12路的公交司机。

  “你再确认一遍,昨晚上开车的是不是就是他?”

  我仔细的看了看那个照片上翻着白眼的脸,然后点了点头。

  汪晋继续拿出了几张照片,都是司机脖子上的发紫的掐痕,汪晋说:“从痕迹上能够看出来,他是被一个女人掐死的,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我们才会来找你询问,而不是直接拘捕你,所以现在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叫你来这里了吗?”

  我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还有什么没有说的。

  汪晋叹了口气,然后严厉的看着我说:“我们叫你来是希望你能够跟我们说实话,当时的车上除了你还有什么人在,你不要想着包庇那个人,这样的话你会被按照同案犯处理的。”

  我这才知道,原来他是觉得我说谎了,我马上开口说:“警察同志,我真的没有说谎,我说的都是实话,当时我因为害怕车子后面不干净,所以我就坐在了靠近司机的位置,当时我肯定没有任何人接近过司机的,也不会掐死他的,那个车里,真的有鬼!!”

  我的话说到最后的时候我都害怕了,所以声音不自觉的压低了一些。

  汪晋听我还这么说,马上就要火了,倒是陈瑶,伸手示意汪晋别问了,陈瑶开口说:“那好,既然你说那个车里有鬼,那你跟我说一下你是怎么遇到那个鬼的,详细点说,一点细节都别错过!”

  我连忙点头,然后就把我那晚在公交车里目睹了一个女孩被两个男的侵犯的事情,还有下车的时候车上只有我一个人,根本没有那个女孩,司机也说了除了我没有其他的人的事情都说了。

  陈瑶听的时候面无表情,汪晋则是一脸的不在意,认为我是在编故事。

  我说完了之后,陈瑶点了点头,然后问我:“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

  “她叫张雨晴,是我们学校大三的学生。”

  我说完张雨晴的名字之后,汪晋和陈瑶都皱起了眉头,随后汪晋说让我等一下,就出去了,陈瑶对我解释说:“那个公交车上的轮奸案我们也接手调查了,但是好像那个女孩不叫张雨晴,他去拿一下案件资料,给你确认一下。”

  我点头,随后汪晋就拿来了一个档案夹,从里面拿出了几张照片,张片上的女声很惨,满脸都是污浊的液体,而且还有一道道的伤口,脸上的表情也很狰狞,总之一看就是死的很惨的。

  汪晋说:“这就是公交车上被轮奸死掉的那个女孩,你看看,是不是那个叫张雨晴的?”

  虽然这个女孩的脸已经很狰狞扭曲了,但是一看就知道不是张雨晴,那晚我见到的张雨晴比这个女孩要漂亮很多,所以我摇头:“她不是张雨晴。”

  “你确定?”

  “我确定。”

  汪晋见我很肯定就说道:“好,那这就证明,你说见鬼的那晚不是见到鬼了,而是真的见到了一个出现在现场的女孩,就是张雨晴,再加上那个司机死掉的尸体脖子上是一个女人的掐痕,所以这个叫张雨晴的女孩很有可能是凶手。”

  我一听马上心里知道了什么,因为那晚我见到张雨晴的时候,那两个侵犯张雨晴的男生是真的下车了,而且司机也停车了,所以可能那些人真的不是鬼,而是人,至于后来张雨晴为什么消失了,我就不清楚了。

  我马上开口说:“她不会是凶手的,司机出事的时候我就在旁边,我根本没有看到别人,那个司机是忽然就变成了那样,然后死掉的。”

  汪晋看着我说:“你别着急帮她摆脱嫌疑,我这么说不代表你没有嫌疑,甚至有可能你们两个是帮凶,总之我们会调查那个叫张雨晴的人的,你可以先回去了。”

  说着汪晋和陈瑶就收拾东西离开了,我也离开了警察局回学校了,我问了下我们寝室的人,他们也说了,之前公交车上轮奸死掉的女孩不叫张雨晴,是一个叫邸蕊的女孩。

  只不过这就奇怪了,那天晚上我明明没有看到那个张雨晴下车,可是怎么会之前她就那样消失在车上了呢?而且我明明看到了张雨晴没有穿衣服被两个男生侵犯的。

  难道是我出现幻觉了?

  不管怎样,我要先找一下那个张雨晴,问问她那晚是不是出现在了那个公交车上。

  很快我就打听到了有关张雨晴的消息,张雨晴真的是美术系大三的一个学生,不过她好像跟寝室的女生关系不太好,所以就自己出去租房子住了,我有跟张雨晴同学打听张雨晴的住处。

  那些个女生一听说我打听张雨晴的住处,马上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那种感觉就好像在看什么怪物似的。

  其中一个女生白了我一眼说:“真是什么人都有朋友啊,那样恐怖的女生都有人追,既然你不怕死,那我就告诉你她的住处吧!”

  那个女生说的话虽然很奇怪,但是还是告诉了我张雨晴的住处,下午,我就按照那个地址找了过去,果然在一个很偏僻的胡同里,找到了那个地方,是一间很破旧的老房子,房门都是木头的。

  我试着推了两下门却推不开,然后我就敲门喊:“你好,请问张雨晴是住在这里吗?我是她同学,找她有点事情商量。”

  我连着问了好几声,这个木门才吱呀一声打开了,我就看到了张雨晴,她皱着眉头看着我问:“你是?”

  这个时候张雨晴的样子有点奇怪,脸色异常的苍白,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而且头发也很是凌乱,跟我那天见到的样子一点也不一样。

  我对着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说:“你好,我叫陆小凡,你忘记了?我们前天还在12路公交车上见过?”

  张雨晴好像很累,看着我摇了摇头,说:“不好意思,我一直都是住在这个院子里的,我从来没出去过,你可能是认错人了。”

  说着张雨晴就要关门,但是我马上挡住了门,然后说:“哎哎哎,不是,我们真的见过,不然我怎么会知道你的名字呢?你忘了,有两个男生想要伤害你,是我阻止了那些人。”

  张雨晴似乎想起了点什么,呆呆的看着我:“是你?”

  随后张雨晴让开了身子:“那你进来吧!”

  我就跟着张雨晴进了屋子里,进到了张雨晴的屋子里,我才发现这个屋子很大,很空旷,而且凌乱不堪,根本不像一个女孩子的房间,而且到处都是她画的油画,只不过这些话都是那种很恐怖惊悚的画,每一张都是血淋淋的,每个人都是狰狞可怖的面孔。

  正当我看着的时候,一张画吸引了我的目光——这张画是在一个公交车上,公交司机面孔狰狞的仰着脸,一个眼角流着血泪的女人双手掐着那个司机的脖子,更恐怖的是,那个画里的司机,就是之前在公交车上死掉的那个司机的样子。

第4章 画像里的我

  那个眼角流着血泪的女孩就是那个公交车上被轮奸死掉的女孩邸蕊,双手死死的掐着公交司机的脖子。

  这幅画给我的感觉已经不能仅仅用诡异来形容了,甚至是恐怖,因为这个司机死掉的样子和那天我在12路公交车上见到的样子是一模一样的,唯一不同的就是身后多了这个眼角流着血泪的邸蕊。

  张雨晴怎么会知道那个司机死亡时候的样子,而且警察说司机是被掐死的,可是我却根本没有见到任何人,张雨晴怎么知道是个女人掐死的那个司机呢?而且还是死去的邸蕊干的,难道真的有鬼?

  我正看得心里感觉很害怕的时候,张雨晴忽然过来把那幅画倒扣在了桌面上,说:“这是我最新的作品,你看得这么入神,有什么问题吗?”

  本来我来找张雨晴,就是为了告诉她,她被警方怀疑了,但是现在看到了这幅画,我现在都有点怀疑她了,因为那个画画的实在是太诡异了,如果张雨晴当时没有在现场的话,怎么可能会画出那个司机死掉的时候的样子?

  难道当时张雨晴真的在现场?只是用了什么手段让我没有看到她?又或者她和那个邸蕊有什么关系,她是为了帮邸蕊报仇,所以才画这个画的?

  我有点紧张的开口:“那个画里的人你认识吗?”

  张雨晴伸手把前面散落的头发拢到了脑后,然后有点懒散的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说:“不认识,只是我自己想象着画出来的,怎么了?”

  我笑了一下说:“那个男的是咱们学校12路公交车的司机啊,你怎么可能会不认识呢?”

  张雨晴说:“我从来不坐车,我当然不会认识了,而且你来找我到底是什么事情?”

  我见她也没有让我坐下的意思,我就自己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然后开口说:“你真的不记得我了?那天我们在公交车上认识的,而且刚才你不也是因为想起认识我才让我进来的吗。”

  张雨晴咧嘴笑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她的笑容好像有点邪异,张雨晴轻声说:“我有很严重的幽闭恐惧症,稍微狭小一点的空间,即使是能够看到外面的地方我也会很难受,我根本不可能去坐公交车,所以我怎么可能那天晚上去认识你?而且跟我认识的人都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我劝你早点走吧。”

  “幽闭恐惧症?”我问道。

  张雨晴苍白着脸点了点头。

  “那你之前为什么对我说‘是你?’那不是因为你认识我吗?”

  张雨晴解释说:“只是我好像梦到过你,所以我才让你进来的。”

  “梦到过我?”我有点疑惑的问:“梦到我和你在公交车上?”

  张雨晴摇了摇头,忽然脸色阴沉了下来:“梦见你死了!”

  张雨晴的话吓了我一跳,我连忙尴尬的笑了笑:“哈哈,别开这种玩笑啊,我胆子很小的。”

  张雨晴听我这么说,马上起身站了起来,然后就在她的大屋子里翻找了起来,一边找一边说:“我的梦都是我的灵感,你也是我的灵感之一,所以我根据那个梦画了一幅画,就是——这一幅!”

  说着张雨晴找出了一张画,我虽然心里害怕,但是我还是走到了她的跟前。

  那幅画好像是连环画一样,一共分成了四个小框,每个小框里都有一张关于我的恐怖画面。

  第一张图框里,我躺在床上,惊悚的瞪大了眼睛,而在我躺着的床边上,一个模糊的女人身影正弯着腰对着我的脸,虽然画像上的那个女人很模糊,但是那个“我”脸上很惊恐的表情足以显示,那个女人的样子一定很恐怖。

  第二张图,是我惊慌的要跑出寝室,没错,画面里的构图虽然简单,但是那些画出的小物件分明就是我们寝室的东西,画里的我伸手要拉开寝室门,但是寝室门的门缝处却露出了一只眼睛,透过门缝向着屋子里窥视着。

  第三张图,是我打开寝室门之后的场景,房门口处正好挂着一个尸体,那个尸体的脸看不清楚。

  第四张图,是最诡异的一张图,图上的我站在洗手间里的一个洗手盆前,正在水龙头下洗手,重点是我的左手上有一个字——鲜红的死字,而正在我洗手的身后,一个男生站在我的身后,手里拿着一把粘着血迹的刀,脖子上一道恐怖的疤痕,血红色的眼睛。

  这张图不正是之前我手上出现死字的那天吗?我洗手的时候正是感觉好像有人在我的身后一样,难道当时真的是有人站在我的身后的?不对,是有鬼站在我的身后。

  我正看着那幅图出神,忽然我就看到那图里的男的血红的眼睛直接看向了我,随后那张恐怖的脸飞快的在我的眼睛里放大,就好像向着我扑了过来一样。

  我被吓得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张雨晴连忙看向了我:“你怎么了?不要紧吧?”

  我立刻惊恐的抬头看向了张雨晴,而眼前的这个张雨晴在我的眼里也不是之前的样子了,她好像变成了那晚被轮奸致死的邸蕊,瞪着恐怖的眼睛看着我。

  这个屋子里充满了诡异的气息,每一幅恐怖的画里的东西都好像活过来了一样,我被吓得直接从地上连滚带爬的向着屋子外面跑去,但是我的耳边却好像还是响着各种诡异的惨叫声一样。

  我捂着耳朵匆忙的跑出了张雨晴的住处,我什么也顾不得就跑出去打了车,然后就回寝室了。

  即使到了寝室我的心里还是感觉惊魂未定,那个张雨晴真的太恐怖了,她竟然能够画出死去的公交司机的样子,更恐怖的是我俩很早之前肯定从来没见过,她给我看的那个画已经那么旧了,说明肯定不是我俩在公交车上见面之后画的。

  而且我们寝室里的样子,她肯定也不会知道的,但是她竟然能画出来,而且她还画出了那晚我在洗手间里洗手的诡异场景,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次本来我是要去找张雨晴寻求真相的,却没有想到见到了张雨晴这个人,却比见到鬼还要可怕。

  躺在床上的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就是那四幅画,按照一般来说,图画应该是按照顺序来画的,可是为什么第四幅图才是我洗掉那个字的时候,前面三幅图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还是说张雨晴的那几幅图不是按照顺序画的,而是还没有发生将要发生的?

  躺在床上的我很难平静下来,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感觉自己的床边真的好像站了一个人一样,出去吃了饭,回来躺在床上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睡眠的梦里,我好像回到了那个12路公交车上,车上很多人,挤得我一点也动不了,但是忽然我就从司机前面的后视镜里看到了一张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

  那张脸正是已经死去的邸蕊的脸,忽然车上的人都消失了,空旷的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连忙叫公交车停车,但是司机师傅怎么也不理我。

  我急忙上前拉他,司机一转头我却看到了张雨晴的脸,她说:“你会死!”

  忽然她就向着我扑了过来,我吓得一下子惊醒了过来,寝室里一片漆黑,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一场梦,只不过我忽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来了一通电话。

  我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的照片上一张恐怖的黑白照片,照片里的人,正是已经死掉的邸蕊,惨白的脸,诡异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

第5章 夜晚的诡异遭遇

  我看了一下现在的时间,是在午夜的十二点钟。

  我根本不认识这个邸蕊,甚至连她的面都没见过,但是我怎么会有她的来电显示,而且她不是已经死掉了吗?她怎么还会给我打电话?

  这个时间段是周末时间,我们四人寝的其他人都出去通宵了,所以寝室里只有我一个人,这样诡异的情况就更加让我害怕了。

  看着明亮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的这个女人的头像,我的心里害怕到了极点,偏偏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有人好像在我的脖子上吹了口气,我吓得一下子转过了头,但是我的身后什么也没有。

  我吓得立刻把这个手机扔到了一边,然后我就下地重新打开了寝室里的灯,屋子里一下子明亮了起来,我急忙四处看着,但是却什么奇怪的人也没有,我的手机也不响了。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走向了床铺那里,重新拿起了已经黑屏了的手机,我想要看一下刚才那个给我打电话的人的号码到底是谁。

  可是我按了好几下都不亮,开机也开不开,我这才想起来之前我的手机是停电的状态,因为我很累,而且很害怕,所以就没充电。

  但是想到了这些之后我就感觉更加恐怖了,我的手机都是没电的状态,可是刚才是怎么给我打过来电话的?还是说我出现了幻觉,看错了?

  我正看着黑屏的手机出神的时候,忽然我就看到了手机屏幕的反光上不止是有我自己的影子,我的身后竟然还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脸,眼角留着血迹,恐怖的面孔好好紧紧的挨着我的脸旁边。

  我转头看了过去,恰好那张脸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还在看着我笑。

  我猛然深吸了一口气,从床上睁开了眼睛,原来是一个梦中梦,但是那种恐怖的场景真的太恐怖了,我急忙穿好衣服就出门了,我自己一个人真的不敢在寝室呆着了。

  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去找张雨晴去,因为很多的事情都表明了张雨晴好像是有着什么特殊的能力,那些发生在我的身上的诡异的事情,真的让我感觉自己是撞鬼了,而且张雨晴还说了,我会死的。

  我不想死,我要找张雨晴问个清楚。

  可是当我去张雨晴的住处之后才发现,已经有一辆警车停在了门口,正好汪晋和陈瑶带着张雨晴一起从门口走出来。

  汪晋看到了我,转头看着张雨晴问:“怎么?你们这不是认识吗?”

  张雨晴脸上没有表情,说:“昨天才刚认识的。”

  陈瑶看了看我说:“那正好,你俩一起跟我们去调查一下案情吧,还有一些一点要你们证明一下。”

  说着,汪晋就坐在了驾驶座上,陈瑶坐在了副驾驶上,陈瑶对着我俩说:“上车啊!”

  我打开了侧门就准备上车,因为这案子确实跟我有关系,我想要逃避也逃不掉,但是张雨晴却站在原地没有上车的意思,张雨晴说:“你们坐车吧,我一般都是骑自行车的,我跟在你们后边就好了!”

  说着张雨晴就从院子里推出了一辆自行车,汪晋和陈瑶都觉得奇怪,我解释说:“她有幽闭恐惧症,坐不了车的。”

  说着我就坐上车了,车子启动了,但是开的不是很快,通过倒车镜也能看到张雨晴真的跟在后面。

  汪晋看了眼跟在后面的张雨晴,然后说:“幽闭恐惧症不是这样的,车子是有窗户能看到外面,这样算不上幽闭空间,那个张雨晴估计是在说谎。”

  我说:“可能是比较严重,看她那样应该不是会说谎的人吧!”

  听我这么说完之后,陈瑶却说:“可是张雨晴同学不那么说,张雨晴同学说她总是胡说八道的说一些东西,嘴里没一句实话,比如她还住寝室的时候,有时候张雨晴起夜上厕所,总是会做一些很诡异的行为,在空旷的洗手间里跟自己说话,但是寝室的人问她的时候她还说不知道,总之是一个很怪异的人。”

  确实,别的不说,单单说张雨晴画的那些画,就已经很诡异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警局,还是之前的那个审讯室,因为审讯室不是很大,所以张雨晴坐下之后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汪晋准备好了东西,直接问张雨晴道:“5月24日那晚你在哪里?”

  张雨晴伸手把前面的头发弄到脑后说:“我已经很长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住了,每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画画,从来没出去过。”

  “谁能证明?”

  张雨晴摇头,看样是没人能证明,汪晋继续拿出了两张照片,照片上是两个男生的照片,看到那两个男生的时候张雨晴没有什么反应,但是我却一下子认出了那两个人。

  这两个人就是那晚我见到要侵犯张雨晴的两个男生,而且还在我说了报警之后打了我一顿。

  “这两个人认识吗?”

  张雨晴依然摇头,但是我却开口说:“我认识,他俩就是那晚要侵犯张雨晴的那两个男生,他们被抓住了吗?”

  汪晋看着我摇头说:“他们不是被抓住了,而是死掉了。”

  说着汪晋又是拿出了几张照片,照片上的人就是那两个男生,只不过他们每一个都死得很惨,脸上的表情惊恐的好像看到了什么十分吓人的场景,脸上身上都是被划破的伤口,尤其是下身,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啃噬了一样,惨不忍睹。

  汪晋说:“这两人的死因很奇怪,因为凶器就在他们自己的手上,好像身上的伤口都是自己自残弄出来的,而且凶器刀子上也没有其他人的指纹,死掉的房间也是从里面反锁上的,外面的人没办法进去,也就是说这两个人可能都是自杀。”

  虽然汪晋说那两个人是自杀,但是他看着我和张雨晴的眼神却分明是在告诉我们,他还是在怀疑我们的。

  而且张雨晴这个时候,看着照片上的那两个男生,状态明显不对了,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

  汪晋收起了照片,然后看向了我继续说道:“之前发生的那起黑公交轮奸案,犯案的也是这两个人,这两人是惯犯,经常在公交车上骚扰小女生,那次轮奸案犯案后这两个人躲避的很好,所以我们一直没有找到,直到这次才找到了他们,所以你们应该也清楚了,这次案子死掉的三个人,都是跟那个轮奸案死掉的邸蕊有关系,所以这三个人的死很有可能是熟人报仇案件。”

  “可是我根本不认识那个邸蕊啊!”我连忙解释说:“而且张雨晴也不认识那个邸蕊,我们根本不会帮邸蕊报仇啊,而且你刚才也说了,那两个人是自杀的,这个跟我们是真的没有关系。”

  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陈瑶,从物证袋里拿出了一个手机,隔着塑料袋按开了手机,然后说:“张雨晴我们调查了,她是真的不认识邸蕊的,但是你认识。”

  说着陈瑶就把那个手机屏幕对准了我,屏幕上显示着一个电话号码,署名是“亲爱的”,然后手机号码真的就是我的号码,更重点的是那张来电显示的照片,是我的照片,摆着剪刀手的手势。

  只不过这张照片里笑着的我,在我看来却显得十分的诡异了,我有点难以置信的说:“怎么可能?”

12路公交》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12路公交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美女的狂龙保镖18章

    原标题:美女的狂龙保镖18章小说名称:美女的狂龙保镖第一卷第18章初露锋芒见父亲走近,郭风铃忙上前打招呼,叫了声:“爹地。”“你跟柯林不是去英国旅游吗?”郭立山问道,“你怎么瞒着我去崂山接唐小强了?是你大姐叫你去的吗?”“是大姐叫我去崂山的。”郭风铃点了点头,轻松地说道,“我没有去英国旅游,我跟柯林分手了。”听了郭风铃说的话,见她一副轻松的表情,郭立山和郭芙蓉不由地都愣住了。“分手了?你没有跟我开玩笑吧?”郭立山问道。“谁敢拿这种事跟爹地您开玩笑。”郭风铃笑了一下,说道,“是真的,五天前,我想过

  • 冷王绝宠:王妃请当家18章

    原标题:冷王绝宠:王妃请当家18章小说名字:冷王绝宠:王妃请当家第18章就是这么狂从玉城来的夜王府下人,跪在摄政王府门口叫雪漫的名字,很快由摄政王府的侍卫禀报给里头的摄政王夜重天了。听到这个消息,夜重天差点没给气死!夜王府下人是绝不会无缘无故跑到京城来的,还表演了这么一出戏,很明显是夜陵授意的。而既然如此……夜陵早就知道雪漫进京了!也更知道,雪漫来京城是做什么的。夜重天郁闷地朝门口大步走去,暗啐夜陵有异性没人性,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也不跟他说一声,害他差点被雪漫的奸计给坑死!刚走到门口,夜重天就看见

  • 始源帝尊18章

    原标题:始源帝尊18章小说名:始源帝尊第一卷名声鹊起第18章宗门赌斗封辰打开装有中品,“归灵丹”的药瓶,中品归灵丹比封辰之前服用的下品归灵丹的药性要刚烈数倍,以免服用过多暴体而亡,封辰试探性的吞下一颗。一股暖流自肺部直达丹田,丝毫没有胀痛之感,接着封辰接连又吞下六颗,顿时,经脉隐隐作痛,强烈的药效席卷丹田。“据说化灵境弟子三日内最多服用一颗中品归灵丹,再多便会暴死!啧啧,始源之心淬炼过后的身体,当真不同反响!”封辰面带笑容,一股脑的把剩下的三颗一起吞下!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楼沁知道了,一定会疯掉的

  • 无尽剑魂18章

    原标题:无尽剑魂18章小说书名:无尽剑魂第18章激战麻三密密丛林间,有一人嘴角挂着冷笑快步而出,此人面目丑陋,脸上更是有一道长长的伤疤,看起来狰狞无比。他正是已经在云雾山脉中寻找陆风晨七天的麻三。在接到韩越的命令后,麻三就来到了云雾山脉中寻找陆风晨,只是在偌大的云雾山脉想要找到一个人,难度很大。找了七天也没有找到陆风晨。这都准备放弃了,却想不到又在这里遇到了陆风晨。“我原本以为老天要放你一条生路,却不料你又撞到我手里了!”麻三冷冷地盯着陆风晨,露出狰狞可怖的笑容:“陆风晨,你认不认识我?”“要杀

  • 魂霸苍穹18章

    原标题:魂霸苍穹18章小说书名:魂霸苍穹第一卷九星卷第18章比试背后的阴谋“赌约?”吕西月没想到周天齐答应得挺痛快,还莫名地提出赌约。他吕西月就是一个十足的赌徒,心中顿时就有些兴奋。“对,准确地说,是一月赌约。”周天齐语气平静,“一个月之后,你我就在这里比试。我若胜你,取消婚约。这个赌,你敢接吗?”一个月?今日初五,一月后的比试倒是不会影响三天后的嫁娶。吕西月暗自沉思着,这小子出此主意,难道有一定的把握?三年的废物,三月的质变,他的手中还有着不为人所知的底牌吗?此时,一道声音从徐家阵营中传了过来

  • 私婚孽情18章

    原标题:私婚孽情18章小说书名:私婚孽情第一卷霸道总裁第18章想我了吗他的两只铁臂禁锢着她纤细的皓腕,因为惊讶,她的嘴微张着。低下头迫不及待地压向她,就在即将碰到时,齐洛格头一偏,吻落空了。她知道自己不该反抗,得罪了他就是为难鸿禧,可她就是忍不住。不想见他,不想和他有任何接触,她只想远远地逃了。乔宇石用了一点力,手腕上有痛感袭来,她皱了皱眉。再次低头压下,这次的目标不是双唇,而是她的耳际。“宝贝儿,你不该反抗。”他在她耳边低声说,听不出来情绪,语气很平静。警告有效,齐洛格的手臂放松了,身体也从紧

  • 老公真麻烦18章

    原标题:老公真麻烦18章小说名称:老公真麻烦第18章绝不说爱书房里的确没有床,苏奕原本是打算在里头通宵工作的,今天因为秦臻,他的工作几乎都落下了。可是大约是卧室里躺了个人的缘故,他做起事来有些心不在焉,一页文件看了十分钟,甚至都没有看进去十行。工作效率低到他自己都没有办法忍受,他也懒得再浪费时间,干脆关了电脑准备睡觉。卧室已经被秦臻给霸占了……用“霸占”这个词好像不是很准确,毕竟是他自己心甘情愿地让出来的,他现在只能去客厅睡沙发。因为这里一向没有客人留宿,所以苏奕也没有准备多余的寝具。好在暖气够

  • 霸宠之爱18章

    原标题:霸宠之爱18章小说书名:霸宠之爱第一卷红颜不寿第18章你老婆没力气走路再一次出现在圣廷酒店门口,文染情有些心虚地看了穆非权一眼。“下不为例。”男人冷冷吐出四个字,率先走了进去。他这个意思是不计较她中午放他飞机了?文染情有些欣喜,连忙跟上去。她早就饥肠辘辘了,菜一上来就顾不上其他,抱着碗喝了一大碗汤。味道有点怪怪的,也不知道穆非权点的是什么汤。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文染情脸色越发苍白,肚子有些不舒服,她瞥了眼穆非权的侧脸,不想扰了他的兴致,就继续咬牙忍了下来。敏感如穆非权一早就察觉了她的一样

  • 我的飞鱼先生18章

    原标题:我的飞鱼先生18章小说名:我的飞鱼先生第18章什么是陪葬品项念念当然知道这是好机会,凤凰基金的慈善拍卖会不是想去就能去的,除了名气还要有财力。所以她至今还没去过那个收藏界的金字塔尖,这一次估计是因为修复了那幅画的功劳才被邀请。可是她隐隐觉得自己最好不要再跟凤凰集团扯上关系,万一哪天他们发现画上的白起宣变成了一个大活人跟在自己身边,再把他给要回去。白起宣那可是活财神啊,打死不能给别人占了。回到家,乐乐坐在客厅沙发上看《喜羊羊与灰太狼》,白起宣正坐在新买的笔记本电脑前用一指禅敲打着键盘。“你

  • 鬼夫的情话18章

    原标题:鬼夫的情话18章小说名:鬼夫的情话第18章委屈在简雨星强大的威压之下看热闹的人渐渐散开,只剩下宁永凝站在原地像做错了的小孩不知所措。那两位帮她的男生早就溜走了,他们可不想得罪蓝骏熙。“学姐,你听我解释。我不知道你认识苏小小,如果我知道我绝对不会为难她。”状况突变,宁永凝刚刚的嚣张态度不见了,一味的讨好着简雨星。“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现在离开我的视线。若以后再为难小小,我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简雨星下了命令,宁永凝飞快的离开了。她又冲我笑了一下,转身走向旁边的高级餐厅。无数男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