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宠妻上瘾:苏少晚上见 最新章节

2017/12/3 19:30:4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宠妻上瘾:苏少晚上见
第1章 上错了床

  童婳醒来,只觉整个人热得都快烧了起来,嘴角的干意让她忍不住伸出小舌舔了舔。版权xbxys.com

  水,她需要水!

  迷迷糊糊的摇晃了一下脑袋,试图让晕眩的头脑能够清醒几分,可是全身上下那股莫名的无力感让她难受得轻哼了起来。

  好难过,身体的深处似乎有一团火,为什么会这么难受?

  手脚完全使不上力的童婳趴在床上,身体里的那股难耐感让她再也忍不住哼哼起来。

  这里是哪里?舅舅舅妈呢?

  “醒了?”

  耳边,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

  几乎是同时,童婳原本昏沉的头脑在这一刻清明了几分。

  “你,你是谁?”

  童婳想动,可是软绵的身体根本使不上半分力气,甚至,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声音更是娇软得如那刚出世的小奶猫。

  “你就是童婳?童建辉的外甥女?”男人没有回答她的话,身躯微微往下,滚烫的唇轻轻贴在她的耳边问到。

  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颊处,让原本燥,热的身体越发难耐起来,这么暧昧的亲近让童婳感觉到全身汗毛都快竖起来了,男人过分的亲近让她只觉万分的恶心。推荐http://www.xbxys.com/

  “下了药?呵呵,看来童建辉这次是豁出去了!”男人的大手从她的脸上轻轻滑过,当看到她迷离的眼时,男人低笑出声。

  “你到底是,是谁,你,你走开!”挣扎着,小手紧紧的拽着床下的被单用力的想要撑起自己的身子,只是刚一动作,身后一个炙热的物体重重的压了下来。

  “啊~唔~!”

  童婳刚想要尖叫,声音却被一个炙热柔软的物体狠狠堵住,男人的力气很大,似乎要将她碾碎一般。

  她想要躲开,可是无论她怎么哭,怎么求,男人似乎没有听到一般,那炙热的吻越来越下......

  *

  “对,我现在在呢!”

  “成了成了,我就说嘛,咱家童婳这么漂亮,肯定能成的!”

  童婳一觉醒来便感觉到全身好似被车碾压过一般,酸痛得厉害,嘤咛一声,刚一睁开眼便看到舅妈陈月拿着手机一脸喜色的看着自己。

  “童婳,醒啦?”

  “舅妈?”童婳揉了揉疼得快要炸开的头:“我这是在哪儿啊?”

  “明盛啊,好孩子,昨晚累着累吧?这次咱们童家可多亏了你,你可真是咱们......”

  “舅妈你说什么?”童婳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一僵,这才注意到这不是自己的房间。

  倏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炸开,童婳看着床上,地下破碎的衣物,昨晚疯狂的一幕在脑海里一一闪过。

  “哎呀,你这孩子。小百姓养生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童氏现在的经济状况,也多亏昨天有你,不然这……”

  “滚!”

  “我们家啊,什,什么?”正说的兴起的陈月被童婳一打断,原本喜滋滋的脸色瞬间一遍,瞪大眼显然对于童婳刚才的话有些不敢置信。

  “滚,我要你滚啊!”眼圈一红,猛的抬头看向陈月。

  难怪昨晚舅舅舅妈会亲自带着自己来明盛吃饭,当初她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家庭聚餐,她以为他们是看到她这两年为童氏的付出而感谢自己,难怪他们说什么也不让童欣过来,原来是这样!

  想到昨晚的一幕幕,那双宽厚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游移着,童婳恶心得想吐。她不敢相信,她的亲人竟然将自己就这样卖了!!

  童婳颤抖着,一整夜的索取然让她全身无力,挣扎着从床上起来,拿起那条早已被撕烂的长裙勉强遮盖住青紫的身体,跌跌撞撞的往浴室里跑去。

  “童婳你这是什么意思,当初是你自己说的,为了童氏你什么都能做!怎么了?不就陪人睡一晚吗?我们养你这么多年,你不知恩图报就算了,居然叫我滚?我告诉你,要是没有我们,你早就去见你那短命老妈了!!”

  门外,是陈月刺耳的咒骂声,童婳捂着耳朵,娇小的身躯猛地往后一靠,双脚一软,整个身体的力气瞬间好似被抽光一般。

  “呜~!”蹲坐在地上,贝齿用力的咬着手背,她需要很大的力气才能克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哭叫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他们明明是自己最亲的亲人,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童婳想不明白,更多的是绝望,她不知道以后要怎么面对舅舅一家人,怎么面对苏念。小百姓养生网

  从浴室出来,舅妈陈月已经离开,床头上放着一套干净的衣物,童婳快速的将它换上,回头看了一眼凌乱的大床,眼眶一红,深吸一口气,拿起桌上的包包快速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一出酒店,头顶的阳光照射下来,刺得人眼睛生疼,童婳眯着眼,眼睛酸胀得厉害。

  拿起手机一看,十几个未接来电,童婳翻动了几下,全是苏念打过来的。

  翻动的手指落在手机里苏念那张英俊的脸上,童婳点了几次,刚拨过去又马上挂断。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苏念。

  正想着,手机突然间震动起来,童婳手一滑,手机差点掉到地上。

  “喂,苏念!”童婳吸了吸鼻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点。小百姓养生网

  “囡囡~!”电话那头,传来男子清越的声音。

  苏念的声音一出,童婳几乎是抑制不住的红了眼,鼻头一酸,她用力的克制住,不让自己哭出来。她怕,她怕苏念知道后,会嫌弃她。

  “我在!”

  “怎么了?感冒了吗?”听出她声音有些不对劲,苏念有些担心。

  “没事,可能昨晚喝了点酒,嗓子不是太舒服!”

  “怎么喝酒了?”

  “嗯,昨晚跟舅舅喝了几杯!”想到昨晚舅舅给她倒酒时,眼底的闪烁让童婳感觉到胸口闷的有些难受。

  “下次少喝点~!”

  苏念不喜欢童婳喝酒,就连水果酒都很少让她碰。

  “嗯!”抽了一下鼻子,点了点头。推荐xbxys.com

  “晚点我去接你,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好!那我先挂了!”

  “嗯,拜拜!”

  “拜~!”

  挂了电话,童婳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竟不知道该去哪里。

  “苏总,怎么了?”

  宾利车上,司机在后视镜里看到自己老板看着窗外出神,忍不住问道。

  “没事,走吧!”男人开口,投向窗外的视线收了回来,似乎是没有注意到过往行人向这里投来惊艳的目光,修长的指在车门上一点,那张俊美的脸随着车窗的升起,缓缓的消失在了大家的视野中。

第2章 表妹的讥讽

  再次站在童家的大门,看着那扇精致的大门,童婳感觉心底深处涌出大股大股的涩意。就在昨天她还沉浸在舅舅和舅妈的慈爱中,不过才一天的时间,却好像隔了一个世纪。

  打开门,舅舅的笑声从餐厅里传了出来,童婳走了进去,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坐在饭桌前吃饭的样子让童婳瞬间红了眼眶,胸口似乎被什么东西撕裂一般,大股大股的寒风疯狂的灌入,冷得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哟,咱们家的大功臣回来啦!”见到站在门口的童婳,童欣放下手中的筷子,笑得好不开心。

  童欣是童婳的妹妹,二十岁。

  对于这个表姐,童欣打从心底的厌恶,原因很简单,因为苏念。

  “童婳回来啊,吃饭了没有?你这孩子,怎么才回来?”童建辉的心情很不错,因为童婳的关系,建安的招标肯定是没问题了,胸口的大石头放了下来,连带的感觉这个处处碍眼的外甥女也觉得顺眼了许多。

  童婳没有说话,目光扫过餐厅里的每一个人,最后落到童建辉的身上。

  “舅舅,为什么!”童婳开了口,声音有些颤抖。

  “什么为什么!”童建辉看着童婳,笑意褪去,脸色有些难看。

  “您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可是您的亲外甥!”哆嗦着嘴唇,童婳有些崩溃。

  她知道他们不喜欢自己,可是她也从未想过他们竟然狠心将她当成商品一般,将她作践!

  “瞧姐姐说的什么话,我爸这么做可全都是为了这个家啊!”童欣笑得很是灿烂,显然对于童婳的遭遇没有半分同情。

  “为了这个家?所以就可以把我像个商品一样随意践踏吗?你们到底有没有替我想过?”

  “童婳,舅舅我......”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对方只说要你陪一个晚上,又不是要你的命,你自己也知道这建安这块肥肉有多少公司盯着,你舅舅养你这么大,你总该为他做点什么吧,难道你忍心看着你舅舅天天为了这支标吃不好睡不好吗?再说了,你舅舅可是观察了很久,那考察的张龙人也不错,你就不要在生你舅舅的气了!”陈月见自家老公听完童婳的话有了一丝愧疚之色,忙打断童建辉的话。

  “哈哈,是啊,我看那张龙也不错,配你挺好的!”似乎嫌不够乱,童欣幸灾乐祸的插嘴道。

  “欣欣,你闭嘴!”童建辉瞪了女儿一眼,随后安慰童婳:“童婳,你别听你妹妹瞎说,那张龙他......”

  “你们不要再说了!”尖叫着打断舅舅一家人的话,童婳捂住耳朵,眼中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大滴大滴的砸落下来。她不敢相信这就是她千方百计想要融入的一家人。

  那张龙是什么人,她怎么会不知道,她和他见过两次面,那次酒会上,这个男人就像一只苍蝇一般,对着自己毫不掩饰的露出那么恶心的笑。

  原来,无论她怎么做,在他们眼里,她终究只是一个可以随意抛弃的物品,就如十年前那一次一样。

  终究还是自己太天真了。

  伸手将眼眶里的泪水抹去,童婳笑了,可是眼底流泻出来的绝望让童建辉有了一丝愧疚。

  到底是自己亲妹妹身下掉下来的肉,童建辉也不是真的那么铁石心肠,这次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他也不会让童婳去做这样的事情。

  童氏早已经不是当初的童氏了,他不可能让童氏毁在自己手里,在加上妻子的软磨硬泡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抛弃这个外甥女。他养育她这么大,也到了她报答他的时候了。

  “童婳啊,既然木已成舟,你也别再多想,舅舅答应你,这是唯一,也是最后一次!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一架steinway&sons?舅舅明天就让人买来送你好不好?”

  “老公,你疯了?”

  “爸,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听到童建辉的话,陈月和童欣都惊呆了,陈月的语气是愤怒,而童欣则是一脸酸味。

  童婳没有说话,被泪水洗净后的眼睛亮得让人有些睁不开眼,她笑着,眼底满是讽刺。原来,在他们眼里,她也可以这么值钱。

  绝望过后便只剩下空洞,童婳凉凉的看了几人一眼,一语不发,转身便朝着楼上走去。

  “爸,你看,人家才不稀罕你那架什么steinway&sons呢,要不您给我买辆极光吧!”

第3章 她心里的男人

  童婳站在浴室内,任由冰冷的水冲刷着早已经麻木的身体,原本细嫩的皮肤上早已经因为她大力的擦拭而布满了红痕,可是无论她怎么擦洗,也掩盖不了那一道道的青紫,就像她无论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昨晚所发生的事实。

  将手中的海绵狠狠的往地上砸去,溅起小小的水花,童婳感觉眼睛酸胀得厉害,眼前的一切瞬间模糊起来,她哽咽着,弯腰蹲了下来,瘦小的手臂将自己紧紧抱住,再也克制不住大声哭了起来。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感觉双腿已经麻木得厉害,童婳这才擦干身子走了出来,放在床头前的手机亮了,童婳走了过去,苏念英俊的笑脸在屏幕上闪动着。

  “苏念,怎么了?”因为哭过,声音有些沙哑。

  “囡囡,下来吧,我在你家门口!”

  握着电话的手一僵,童婳擦了一下眼角,走到窗台边朝着窗外看去,街道旁,男人轻靠在银白色的跑车前,橘黄色的灯光打下,将男人颀长的身子笼罩在其中,因为背对着灯光看不清楚男人的脸。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原本低着头的男人突然间抬起头来,英俊的脸庞暴露在了灯光之下,当看到窗台处童婳那张白净的小脸儿时,男人的眸光柔软下来。

  童婳看着,好不容易压下的泪水瞬间又涌了上来,怕被他看到,童婳快速的伸手将窗帘一拉,娇小的身子往窗台上一靠,再次哽咽起来。

  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苏念了,早知道会有今天,她当初就应该把自己交给苏念的。

  担心苏念看出什么,童婳快速的换了衣服,又化了一个淡妆,略微遮盖住眼睛的红肿,这才匆匆往楼下走去。

  舅舅和舅妈早已经出去了,客厅里只剩下童欣正抱着手机玩着陌陌。

  见童婳要出去,童欣懒懒的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对着她丢去一个嫌弃的眼神,然后翻个身,继续聊了起来。

  童婳没有理会她,打开门,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了眼前。

  感觉眼底一热,童婳甩了甩头,小小的抽了一下鼻子,然后朝着那抹高大的身影飞奔而去。

  ”苏念!“小小的身子猛的扑向那个温暖的怀里,男人清爽的气息瞬间将她包裹着,童婳吸了吸鼻子,声音有些颤抖。

  柔软的小身子就这么突如其来的向自己扑来,苏念一愣,显然是完全没有想到今天的童婳会这么热情,看着怀里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眼神越发柔和。

  “怎么跟个孩子一样?”苏念伸手揉乱揉她的小脑袋,带着宠溺。

  “人家想你了!”童婳摇了摇脑袋,又将抱着男人腰身的手臂紧了紧,似乎想到什么一般,小脑袋从他的怀里抬了起来,对上灯光下那张俊逸的脸:“怎么,你不想我吗?”

  苏念笑了,看着童婳皱着小眉头的样子忍不住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子:“想了,今天怎么了,对我这么热情?”

  他追童婳几年,好不容易才打动这个小女人的芳心,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如今也不过只是牵牵小手那么单纯,童婳对于男女方面的事情一直都很害羞,也就是因为这一点,让苏念对她越发珍惜起来,今天童婳这么主动,倒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苏念的话让童婳身子一僵,原本带着丝丝红晕的小脸瞬间惨白一片,抱着他腰身的手臂此刻也好似没有了半分力气。

  将手抽回,童婳笑了笑,神情有些不太自然。

  “好啦好啦,既然你不喜欢那我下次不这样了!”离开他温暖的怀抱,童婳感觉到有些寒冷。可是比身体更冷的却是她的心。

  苏念那么好,她感觉自己真的好脏。

第4章 他回来了

  “囡囡,我不是这个意思!”见她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他以为自己伤到这个单纯的小丫头了,苏念笑着,大手一伸,将童婳一把揽入怀中,低头乘机在她脸上香了一个:“我倒巴不得你天天这样!”

  炙热的唇落在她的脸颊上,童婳脸一红,伸手将苏念推开:“好啦,不是说还有事儿吗,我们走吧!”

  童婳没想到苏念竟然会带自己来这种地方,刚进入大门,大厅内劲爆的音乐让她忍不住捂住耳朵。舞池内灯光闪烁,男女尖叫着,彼此互贴着身体扭动着,空气中弥漫着酒精和荷尔蒙的味道。

  “苏念!”童婳从未来过这种地方,小手紧紧的握住苏念的手,小脸上写满了紧张。

  苏念见她一脸慌乱的模样,无声的笑了笑,手掌心传来的柔软触感让他忍不住将那只小手握紧了几分:“跟我着!”

  低头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然后拉着她往舞池里走去。

  童婳紧跟着苏念,大眼扫过舞池内那些衣着暴露的男女,脸色有些不自然,娇小的身子越发的朝着苏念靠的更紧了几分。

  两人穿过舞池,走过过道处,苏念按了电梯。

  一进电梯,那振聋发聩的声音便被隔绝在了外面,随着电梯的上升,童婳忍不住问道:“苏念,我们这是去见谁啊?”

  苏念低头,看着自己的大手被她的小手紧紧的拽住,笑着道:“去见我小叔!”

  “小叔?”童话一愣,显然是没想到苏念竟然会带自己去见他家长辈,当下就慌了:“苏念,不好吧,我,我还没有准备好!”

  “傻丫头!”见她慌乱的样子,苏念一把将她揽住:“小叔人很好的,你不要担心!再说了,我的囡囡这么好,小叔肯定会喜欢的。”

  “可是苏念......”

  “别怕,我在呢!”

  两人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看着长长的过道,童婳感觉到脚步有些虚。

  “苏念......”

  “嗯?”

  “我,我先去上个厕所!”说完,也不等苏念说话,猛的睁开他的大手,往洗手间的方向跑去。

  苏念看着她慌乱的背影,眼中的笑意越发的明显。

  洗手间内,童婳看着镜中的自己,小脸上写满了紧张,她不敢相信苏念竟然会带自己来见长辈,童婳感觉到胸口处极速的跳动着。

  怎么办,她到底要不要去见苏念的小叔?

  童婳感觉整个人都乱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昨晚所发生的一切到现在就像一个积压在她心底的大石,她不敢说也不想说,她怕,她怕失去苏念。

  正想着,手机响了,童婳看着屏幕上的电话,猛的吸了一口气,走一步算一步吧。

  将手机塞进包里,对着镜子中的自己伸手在脸颊上轻轻拍打了几下,猛的吸了一口气,这才走了出去。

  昏暗的灯光下,狭窄的过道好似没有尽头一般,童婳刚走几步,便被过道处那道高大的身影吸去了全部的视线。

  男人站在那里,高大的身子微微往后靠着,修长的指轻轻的在手机上滑动着,微弱的手机灯光照得男人的侧脸棱角分明。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男人的脸突然转了过来,一霎那,童婳只觉四周的空气都凝固了一般。

  男人就这样直直的看了过来,当视线对上童婳时,原本平静的眸底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涌动着。

  “童婳?”男人开口,唇边勾起一抹弧度,声音低沉而又危险。

  “苏,苏明朗?”童婳没想到在这种地方竟然会遇到他,小脸儿满是震惊之色。

  “不错,还记得我!”听到她叫出自己的名字,苏明朗将手机放下,长腿一伸,朝着她走了过去。

  童婳看着他,因为背着光,男人妖孽一般的俊脸隐藏在灯光下,可是童婳依然感觉到男人那双眼正紧紧的盯着自己,眼神深沉而又危险。

  看着那高大的身影,童婳几乎是潜意识里的便想要逃跑,小手紧张的抓住包包,眼儿瞪大,胸口处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跳出来一般,她看着面前的男人,语气有些颤抖:“苏明朗,你要干什么?”

  话语一出,苏明朗的脚步明显的顿了一下,看着童婳满脸防备的样子,他笑了。

  薄唇微微勾起,带着一丝魅人的弧度,他弯腰低着头,脑袋凑了上来。

  隔得近,童婳稍稍抬头就看到男人纤长微卷的长睫下那双深邃的眼眸,炙热的呼吸喷撒在她的脸上,烫得她小脸儿一红,大大的眼眸因为他突然的靠近瞬间蒙上了一层水雾,粉嫩的小嘴儿倔强的抿着,她没有动,抬着小脸儿瞪着面前的男人。

  苏明朗看着她,眼底的笑意在扩大,修长的大手一伸,轻轻在她的脑袋上弹了一下:“几年不见,你倒是一点也没变,怎么还是个矮冬瓜!”

  调侃的话从苏明朗的嘴里说了出来,童婳一愣,显然是没料到这个男人竟然会和自己开玩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到这里来干什么?一个人?”

  “没,和朋友!”童婳悄悄的往后退了几步,试图让这个男人离自己能够远一点。

  “男朋友?”似乎是没有看到她的动作,苏明朗噙着笑,淡淡的说道。

  第

第5章 他们是叔侄

  “……”没有回答,视线却紧盯着面前的苏明朗。

  苏明朗见她满是防备的模样,嘴角的弧度上升几分:“怎么?不能说?好歹我也是你曾经的男朋友,关心一下你也是应该的吧!”

  没错,苏明朗和童婳是男女朋友。

  不过那也是八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的童婳不过十五岁,苏明朗二十。童婳就读的学校跟苏明朗的学校相隔不过一条街的距离。苏明朗是他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听说他是老来子,家里对他很是溺爱,父亲苏青年轻的时候是某区的老大,后来洗白之后做起了正经的生意人,资产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个亿,哥哥苏明盛是c市的市长,家里有钱有势,用现在的的话来说那就是高富帅!据说喜欢他的女孩从芙蓉街能排到康仁路。

  童婳会成为他的女朋友可以说是一场恐怖的意外。

  为什么不能说是美丽呢?因为童婳完全是被逼迫的!

  那时候苏明朗的大名早已经在她们学校传开,十五岁的少女情窦初开,每天放学童婳都能看到自己学校的女生三三两两的一起往隔壁大学跑,童婳的好友秦霜就是一个,当时秦霜是怎么形容苏明朗来着?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没错,就是这句话,童婳当初还酸了她好一阵。

  少女时期的单恋是痛苦的,秦霜为了让男神知道自己的心,所以她便决定给苏明朗写情书!情书是写好了,面对苏明朗的时候秦霜却犹豫了,思前想后最后决定让童婳帮她给苏明朗送信。对于这样的事情童婳自然是拒绝的,可是又拗不过秦霜,最后还是帮她送了。

  送完后的结果,谁也想不到。

  童婳清楚的记得那天早上,阳光很好,她站在校门口看到不远处的苏明朗手里拿着秦霜写给他的情书,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好像为他镀上了一层金边,精致的眉眼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自己,薄唇勾出一抹诱人的弧度,他就这样走了过来,四周的空气仿若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

  “我同意了,你做我女朋友!”

  就这样,童婳莫名其妙的成了苏明朗的女朋友,根本就容不得她拒绝。

  因为这件事情,童婳成了全校女生攻击的对象,就连秦霜也彻底和她绝交,甚至连她的解释也不愿意听,女孩间的友谊有时候就是这么脆弱。就这样,在余下的二年里,童婳的生活里除了学习就是苏明朗。

  所以对于童婳来说,苏明朗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童婳到现在都不明白,苏明朗怎么当初会选择让她做他的女朋友,只是这个问题她还没来得及问,苏明朗便出国了。

  这一走,便是五年!

  “对了,用前任二字来形容我自己,好像不太合适,毕竟……”苏明朗笑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视线扫过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白了脸的童婳:“我们好像还没有分手!”

  “苏明朗!”童婳气得脸色一白,恶狠狠的看着面前的苏明朗。

  看着童婳气得不轻的样子,苏明朗脸色的笑意敛去,眸光沉了沉:“好了,不逗你了,乖,我还有事,待会儿见!”

  一如当年那般,伸手在她的头顶揉了揉。

  说完,高大的身躯越过童婳,夹带着淡淡的烟草的清香。

  童婳没有回头,几乎是在苏明朗离开的同时,双腿早已经快速的朝着走道的尽头跑去,白色的裙角翻飞,好似翩舞的蝶翼。

  苏明朗回头看了一眼几乎可以说是落荒而逃的童婳,眼底一片平静,直到那道翩然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处,他的视线才收了回来。

  唇角,微微勾起,低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机再次出现在了他的手掌间,随手翻动了几下又关上,脸上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囡囡,怎么去了这么久?怎么了?”

  门,被人推开。苏念抬头,便看到童婳脸色有些难看,眉头一皱,起身走过去将她的小手握上。这一握,才发现到她的手心濡湿的厉害。

  “没,没事!”童婳扯出一个笑脸,摇头道。

  “你脸色不太好,来,先喝杯果汁,小叔临时有事,等会儿就过来!”苏念拉着她,然后将一杯芒果汁放到她手里。

  童婳点了点头,低头将手里的果汁喝完,放下杯子,童婳猛的深呼吸了几口,紊乱的心跳渐渐的平静了几分。

  “囡囡,别太紧张了,又不是去战场!”看着她的样子,苏念逗弄她道。

  苏念的打趣让童婳红了脸,白皙的小脸儿上飘上一层绯色,粉嫩的小嘴轻咬着,那双黑曜石般的大眼中满是羞意,一眼看去,竟有种说不出的魅意。

  这样的童婳让苏念一时间也看傻了眼,似魔怔一般,大手一抬,轻轻固定住面前这个小女人的脑袋,身子微微往前倾斜,薄唇便贴上了那张充满诱惑的唇。

  柔软,香甜。

  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炸开一般,苏念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原本只想浅尝即止,可是当碰上那张柔软的唇时便发现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这一刻早已经被瓦解得支离破碎。

  “苏念~!”男人干净好闻的气息瞬间将自己包裹住,苏念突然的动作让她小小的惊呼了一声,只是才一开口,便被男人堵住了声音。

  两唇相贴,苏念放大的俊脸就这样直直映入了童婳的眼中。

  亲了一会儿,苏念感觉到似乎有些不对劲儿。睁眼便看到童婳正睁大眼睛一脸惊呆的模样。放开那张柔软的唇,苏念忍不住笑了,眼底满是宠溺。

  “别露出这样的表情,让我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调侃的话一出,童婳再次红了脸,唇上的余温还在,酥酥麻麻的感觉说不上来,至少她不排斥。只是......

  似想到了什么,眼神有些暗淡。

  童婳的表情让苏念愣了一下,胸口处有了一丝凉意,他别过头,眼中的喜悦越来越淡,直到消失:“囡囡,对不起,我唐突了!”

  苏念的一句话让原本还算温馨的场景突然就冷了下来,童婳看着苏念,心一下就乱了,伸手刚想要去拉他,可是那只手却怎么也伸不出来。

  “苏念,我……”

  “好啦,傻丫头,是我太冲动了,下次不会了!”

  “苏念~!”鼻头一酸,这样的苏念让童婳愧疚,其实苏念越是这样童婳心里就越是难受,所有话语到了喉间,却怎么也吐不出来。她眼眶微红,怕让苏念看到自己的不对劲,撒娇着往前一扑,将自己的小脑袋埋进那个宽厚的胸膛里。

  “看来,我来得好像不是时候!”

宠妻上瘾:苏少晚上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宠妻上瘾 或 苏少晚上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美女的狂龙保镖13章(第一卷第13章 他是我师弟)

    原标题:美女的狂龙保镖13章(第一卷第13章他是我师弟)小说名:美女的狂龙保镖第一卷第13章他是我师弟“好小子,你真狂啊!你一定没有见过恶人吧?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郭立山冷笑一声,咬牙切齿地说道,“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不给你放点血,你也不知道我的厉害!”说着,郭立山一只手缓缓地把拐杖横举到胸前,用另一只手抓住杖身一用力,只听一声响,他从杖身里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来。原来,郭立山手中的拐杖是一把拐杖剑。郭立山那只抓着拐杖剑剑鞘的手一挥,剑鞘向他身后飞出,“咣啷”地一声响,掉落在地。一直低着

  • 冷王绝宠:王妃请当家13章(第13章 雪漫的秘密)

    原标题:冷王绝宠:王妃请当家13章(第13章雪漫的秘密)小说:冷王绝宠:王妃请当家第13章雪漫的秘密窗外的几声鸟鸣,让雪漫从睡梦中缓缓醒来。洒进来的阳光让她渐渐明白,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她可真能睡啊!简直有发展成猪的趋势了!暗暗笑话了自己一把,雪漫很快穿衣下床。“过来。”雪漫伸出手指,冲桌上倒扣着的水杯勾了勾手指头。刹那间,水杯翻了个身,平稳飞向雪漫面前,雪漫伸手将水杯给握住了。“嗯,恢复得不错,可以走人了。”雪漫耸肩一笑,走到桌边放下水杯,然后简单梳了个头,一脸轻松地走出房外。看见有丫鬟过来送吃

  • 始源帝尊13章(第一卷 名声鹊起第13章 爷是大能)

    原标题:始源帝尊13章(第一卷名声鹊起第13章爷是大能)小说名字:始源帝尊第一卷名声鹊起第13章爷是大能就在方才冯子君出现后,慕容胜天确实胆寒了,其是一流修仙宗门,“羽化宗”宗主之子,心狠手辣,心理极度扭曲的劣徒!慕容胜天曾亲眼目睹过冯子君先将人的手脚筋挑断后,再一刀一刀的活刮,手段残忍的令人发指。“是、是,冯少宗主,我这就滚……”楼沁绝望的看着中慕容胜天狼狈逃离的背影。这就是平日对自己处处献殷勤的同门,曾信誓旦旦的说过只要自己一句话就会万死不辞的人,现在看来是多么的讽刺……“我死都不会让你得逞

  • 无尽剑魂13章(第13章 云雾山脉)

    原标题:无尽剑魂13章(第13章云雾山脉)小说名称:无尽剑魂第13章云雾山脉自从在炼丹师公会回到家里,陆风晨的任务就变成了修炼和学习炼丹,一品炼丹师的考核通过了,但并不意味着陆风晨就可以冲击二品炼丹师了。炼丹师的进阶可远非那么简单的。二品炼丹师,需要对一品丹药的体悟和掌握达到了一个非常纯熟的地步,才可以尝试炼制二品丹药。但二品丹药的炼制所需要的条件又不仅于此。对于境界,也有非常硬性的要求,一般情况下,只有达到大魂师境界,才可以尝试炼制二品丹药,否则魂力和精神力都不足以支撑。最起码,陆风晨现在的境

  • 魂霸苍穹13章(第一卷 九星卷第13章 鞭卷残云)

    原标题:魂霸苍穹13章(第一卷九星卷第13章鞭卷残云)小说名字:魂霸苍穹第一卷九星卷第13章鞭卷残云随着那道影子猛地飞出,台下有些胆小的人都不敢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比如苏子如的母亲。此时她正与儿子苏继文在台下近距离观战,毕竟子如与天齐都打进了六强,如果再胜就会挺进三甲。“这小子胆大心细,倒是个好苗子。”苏川元老的眼睛似又睁开了一瞬,正暗自喃喃,“竟敢闯入狂暴的鼎影中,镇定自若地击出一拳。这一拳,仿佛隐隐有雷声伴随,定是人之收藏的十二雷环拳。不错,不错!”就在苏川暗自称赞周天齐的惊人表现时,一道硕

  • 私婚孽情13章(第一卷 霸道总裁第13章 他恨她)

    原标题:私婚孽情13章(第一卷霸道总裁第13章他恨她)书名:私婚孽情第一卷霸道总裁第13章他恨她“该死!”乔宇石低咒一声,扛起她毫不怜惜地扔到床上。他就不该心软,就不该放过她,该让她知道惹他是什么后果!很久后……“还敢说吗?”他的声音不像开始那样冷硬了。齐洛格虚弱地深呼吸了几口气,开口,声音很小。“你这样阻止不了我!”他被她一句几不可闻的话气的血腾地窜上来,扬起手朝着她娇嫩的小脸就要扇下去,看她还能不能这么不懂自尊自爱。在擦到她的小脸之前,她猛地闭上了眼,心一窒,他收住了掌。转而捏住她的下巴,捏

  • 老公真麻烦13章(第13章 进医院)

    原标题:老公真麻烦13章(第13章进医院)小说:老公真麻烦第13章进医院就在秦臻被这几个男人调戏的时候,张阿姨突然冲进了厨房,等她再一次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把菜刀。“你们这群王八蛋!我跟你们拼了!”张阿姨喊着,就朝一个男人冲去,抬起手冲着那人的胳膊就是一刀。“张阿姨!”秦臻没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她看见那个男人的胳膊瞬间就被割了个大口子,有猩红的血不停地冒出来。“妈的臭娘们找死!”张阿姨的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那群男人,他们统统将张阿姨围住,想要抢她手中的菜刀。可张阿姨此时就像发了狂一样,不停挥舞着菜

  • 霸宠之爱13章(第一卷 红颜不寿第13章 染染,我们都以为你不在了)

    原标题:霸宠之爱13章(第一卷红颜不寿第13章染染,我们都以为你不在了)小说名称:霸宠之爱第一卷红颜不寿第13章染染,我们都以为你不在了红灯亮起,人行道上只剩下他们两人,有车子鸣笛驶过,车主骂骂咧咧的,丝毫也不影响两人。男人见她面色煞白,一把将她捞起,走回了路边。道路中间,一辆车缓缓驶过,驾驶座上的叶落看着不远处的两人,神情若有所思。“你认错人了。”文染情强装着镇定,但是眼里的闪躲却出卖了她。她的样子,不管过了多少年,他都记得。文跃朗握住她肩膀,不让她逃避,“文染情,我敢打赌,你连名字都没换吧,

  • 我的飞鱼先生13章(第13章 十三号画廊)

    原标题:我的飞鱼先生13章(第13章十三号画廊)小说名称:我的飞鱼先生第13章十三号画廊王半仙的话项念念半信半疑,但是她不会放过任何可以救爷爷的机会,哪怕是自己下地狱去承受百年的煎熬。“要怎么跟冥界订立契约?”项念念问。“你想干什么?”王半仙还没开口,白起宣先着急了:“那个东西不能随便去订的,一旦订立永世不得反悔。”“白先生说的对。”王半仙说。“前世的事情我不想问,来世的事情等来世再说”项念念说:“我活在当下,只看得见眼下,我只想要我爷爷醒过来。”王半仙摇摇头:“老项……已经上路了,小妹子,如果

  • 鬼夫的情话13章(第13章 家中着火)

    原标题:鬼夫的情话13章(第13章家中着火)小说名称:鬼夫的情话第13章家中着火回到了学校吃过饭之后,我与汪婷就去上课了。汪婷情绪有些低落陷入了自卑之中,“小小,你说我是不是很平凡。既没有你的美丽,也没有舒雪莹的可爱。像我这样平凡的女生,会不会得不到爱情。”妙龄少女每一位心中都有个梦,有关追逐爱情的梦。这场梦或弘大或渺小或卑微,但确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存在。“不,你很优秀。我相信总会有一位男孩在注意到,会将你的一切都当做不平凡。”汪婷听了笑着说,“我担心那样的男生还没有出生。知道了柯修杰是富二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