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死神 最新章节

2017/12/3 18:07:13 来源:网络 []

书名:死神

第1章 Chapter1至宝惊现,九州逆乱!

山鸟的长鸣,余音缭绕,驱散了天地间最后一丝黑暗,迎来了东方翻白的鱼肚。死神 最新章节

然而一处四面峭壁耸立的谷底碧湖,由于壁刃擎天,光线依然暗淡。

流水哗啦啦响动,如银河倒泄地瀑布下,在谷底湖角水花四溅的巨石上,一道剑光犹如戏水游龙般翻腾,忽明忽暗。

还未及黎明,竟然就有人在练剑,而且是在砸落力逾千斤的水流之下,这是何等的毅力和魄力!要知此时已是深秋,山瀑的水温绝对堪称刺骨!

可观那剑光,时而逆势而行,分开水幕,时而顺势而为,没入水流,可见练剑者造诣颇深。

当旭日初升的霞光,越过峭壁的间隔,给百丈瀑布披上一层红妆时,一道龙吟般的啸声响成山谷,一道比水流更为晃眼的剑光猛然由瀑底升起,逆水而上,如蛟龙出海,飞龙在天,生生将宛若九天落下的飞瀑分为两片,势头直冲上数十丈方才渐缓。

“喝……”

一声脆喝,剑光陡然一滞,在水流恢复原状的那一刹那,一道精赤的身子从飞瀑中射出,俨然是一个俊逸出尘的年轻人,长发飘然的他在空中发出畅快的笑声,身子飘然而下,落于湖面时,浑身真元一震,荡起一片涟漪,然后身子猛然拔起,朝湖岸方向纵去。

接连几个漂亮的水上纵跃,年轻男子很快落在了芳草依依的湖岸,浑身没有一滴水渍的他从容地将原本就放于一旁的白衫穿起,如果有人看到此子长衫上的标志,必然会惊呼出声,随即会恍然。

的确,也只有修炼圣地太虚武门才能培养出如此令人惊艳,如此年轻的绝顶高手吧?

这时,一道仿佛来自天际,又仿佛在人耳边的声音响起,苍老而慈蔼:“尘儿,你天赋超绝,加上十年如一日的苦练,地武榜第一已然稳坐,为师颇为欣喜啊!”

“如若一区区地武榜,我古尘都不能拿下,如何对得起师父你的悉心栽培?”古尘的声音,彰显着年轻生命的傲然。版权xbxys.com

苍劲而欣慰的笑容响彻山谷:“尘儿,太虚武门数千年以来,你是最早领悟太虚册典精髓之人,即便为师也恐难望你项背。不过,战斗经验你还欠缺些火候,只有在俗世历练悟道!在实战中感悟至理,方有望达至巅峰!”

古尘傲然望天:“师尊,是否欲让我出去历练一番?”

老者笑应道:“近日中州天脉山惊现太古至宝碧玥珠,天地双榜,武者齐至,抢夺碧玥神珠,你这个地武榜第一,又岂能不前去一探?记住,至宝有德者居之,不可逞能,是否得到不要强求,却以历练为主!”

“谨尊师命!”古尘点点头,心中却暗暗发誓,要取得碧玥珠,这才不负地武榜第一的威名。当下背负真武剑,也不带左物,辞别了师尊,转身离去。

中州乃九州中枢之地,自古以来便是那英灵辈出,豪杰涌现之域。

中州尚武成风,以天武榜和地武榜来登陆当今顶尖高手就可见一斑。天武榜,记录着年龄三十到六十岁之间的顶尖高手,而地武榜,则记录着年龄在三十岁以下的青年才俊,能入地武榜者,无一不是百年难遇的天才人物。

而古尘,去年以十八岁的年龄,技压群英,占据中州地武榜第一,更是被誉为千年一见到奇才,太虚武门注定要在他手上发扬光大。网站http://www.xbxys.com/

而古尘此次出山,更是再有突破,已经跻身当世巅峰高手行列,修炼速度奇快无比,其师功力以达化境,尚且要自谦不如,可见其天赋的妖孽。

天脉群山,号称中州第一神山,灵脉广布,物种丰裕,传说乃太古鼎天之柱。恒古便是那灵物出现之地。

这一次,更是出现了碧玥珠这等上古至宝,惹得九州无数武者疯狂而至,欲要夺取那碧玥神珠。

天脉山第一高仞通天峰顶,古尘的身形瞬间自远处射来,带着滔天气势定立山巅,白衣胜雪,在九天罡风的吹拂下猎猎作响。

通天峰上,大批武者相继到来,而在那正中央,有一两仪泉眼,泉水分红蓝双色光芒流动,交融互济,圆融无比。

两股水流的中央,则有一枚约莫幼儿拳头大小的绿色珠子,绿珠神光闪烁,隐约透明,似乎蕴含无尽道韵。版权xbxys.com

“这,便是那碧玥珠么?果然神异,隔离百丈之远,我已感觉体内真元不引自动,似被吸附了一般!”古尘瞳孔收缩,心中微动。

周围武者,全部站立两仪泉眼百丈之外,目光炽热。只是皆不敢妄动。此时千钧一发,谁先沉不住气,便是接受众人攻击之时。

气氛甚紧,可终归有人心性定力不佳,在至宝的诱惑下,忍不住出手,只见一劲装大汉,爆喝一声,急速朝着那两仪泉眼窜射而去。

犹如石落镜湖,僵局一触即发,瞬间被打破,众多武者,尽力出手,顿时无数攻击袭至,那妄动的第一人,成了众矢之的,却是刹那间惨叫一声,身形便是爆开,被众人斩杀。

而这一刻,九州武者,疯狂了!

在那人被斩杀的瞬间,众人全部朝着那两仪泉眼疯狂袭去。原文xbxys.com

碧玥珠,灵异无比,内含无尽修炼至理,每一次易主,都会造就一名逆天武者,修炼一途,谁不想拥有无上武力,一身无匹战力傲视天下?

众人疯狂,只是那碧玥珠,只有一枚,临近泉眼,众人终于互相大战,疯狂抢夺开来。

只是在这时,古尘却是没有丝毫动作,通体衣袍瞬间胀起,真元已经积蓄全身,真武剑紧紧握住,冷眼望着那疯狂的众武者。

一时间那天地元气絮乱不堪,被众多强者引动,各派修炼者相互攻击,仿佛千世仇敌,杀气弥漫,嘶喝不断。

强大的武者,不断挥动手中的武器,朝着周围的强者攻击而去,通天峰上,血染八荒,遍地残肢,不断有武者身陨,死状残忍。却又有武者胜出,朝那两仪泉眼更进一步。

盏茶之后,诸多武者身陨过半,一些修为稍低的,却终于在碧玥珠的诱惑下,回复了心神,才明白那宝物纵然逆天,却也要有实力获取。

暗自叹息,这些人不得不退出争夺,于远处观望。小百姓养生网

此刻,离那两仪泉眼不过十丈距离,八方之内,共有二十八名武者对峙。这二十八人,全部乃顶级强者,一身巅峰武力鲜有人敌。

很明显,在场诸人之中,这二十八人,乃是最有资格获取那碧玥珠的存在。

白衣傲然的古尘自然也在其中,也就在这时,古尘动了!

真武剑吟啸间,古尘爆喝一声,身形刹那间爆射而出,速度之快甚至是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

所有武者的目光,全部随着古尘离去的方位射去,心中恻然,地武榜第一的存在,古尘也要出手了么?

第2章 Chapter2逆乱,真武极爆!

古尘的出手,打破的短暂的僵局,那对峙的二十八位顶级强者,疯狂运转真元,强大的武技朝着四面八方爆射开来。

“嘿嘿,古尘么?”一名外貌冷酷的长发男子阴沉冷笑,身形骤然转折,朝着古尘攻击而来。

在这众人激战的途中,这般举动本应正常不过,只是古尘隐约间,皱了皱眉头,下一刻真武剑扬起,朝着那长发男子轰击而去。

双方战斗激烈异常,真武剑光芒四射,波光流转,随着古尘的身形动作间,爆射出万道匹练,长发男子手中武器甚是奇怪,大约三尺来长的黑色锋刃,竟然有一残缺裂痕。

两大神兵相撞,叮地一声爆响,随后那长发男子,骤然被轰地蹬蹬蹬后退十米,长发男子面容阴翳,冷视着古尘道:“极武真体,果真天赋骇人,战力无双!只是今日你要夺取碧玥珠,却也是难上加难!”

残刃折转,顿时百道寒光激射,长发男子再度攻了上来。

然而在这一刻,激战众人竟然放入心有灵犀一般,全部停滞了激战,转身朝着古尘的方位攻击而来。

这般下来,却是变成了古尘独战二十八位当世顶尖强者,纵然真武剑寒光熠熠,战力无匹,但古尘毕竟孤身一人,纵使其踏入了极武先天境,却也无法独战众人。

不到半刻,古尘的身形就被众强包围,每一名强者,都是面色冷峻,杀气弥漫,具是针对古尘一人。

双方暂短对峙,无形中一股股空间气流,卷动而出。却是被众人气势所牵引形成。

“哼哼,好好好!”古尘怒极反笑,扫视了众人一眼。

“地武榜第二——武陵风!”

“地武榜第三——萧婉儿!”

“地武榜第四——林炎!”

“地武榜第十——凰无邪!”

古尘冷笑,一一指出在场诸人名号。

“天武榜第四——雷王!”

“天武榜第六——天魔主!”

“很好很好!这就是当世顶尖武者的风范么?莫不是想要先行将我斩杀?”古尘冷然环视:“武陵风,年前你我一战,我还说你是当今唯一能与我一战之人,谁知今日却也做出这等偷袭之事!”

那手拿残刃的长发武者正是地武榜第二的武陵风,此时面色不变:“古尘,你身怀极武真体,天赋千年难遇!年前我也不过输了一招而已,今日这碧玥珠谁拿都可以,却唯独你不行!”

显然,这武陵风是不想古尘得了碧玥珠,如虎添翼,那么此生要想找回场子,那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了!古尘瞥了他一眼,却是转过头颅,被其视线扫过的某些人,略微转移视线,却是颇不自在。最后,古尘盯视其中三名老者。

“身为天武榜顶级强者,前辈级的人物!竟然也会做出这等下作围攻之事么?”古尘虽怒被人围攻,表情却依旧傲然,心中毫无惧意:“这碧玥珠有德者居之,可有人敢与我单打独斗!”

被古尘痛斥下作,几位老者表情微变,其中一名老者沉声道:“极武真体,太过逆天了!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世间的!要怪就怪你今日来到此地了!”

“好!多说无妨!今日,这碧玥珠,我古尘要定了!有生之年,能独战当世诸多顶级强者,也是一大快事!”古尘说完,整个人犹如一柄擎天之剑,气势暴涨,真武剑上流光波折,寒芒更甚几分。

“太虚神武,弑灭八方!”

爆喝间,古尘瞬间剑芒挥动,速度达到极致,一名地武榜强者,竟然躲避不及,直接被其斩成两半,鲜血飞溅,染红整个真武剑。

“杀!”众强者心惊间,猛然发起了攻击,强大的真元武力充斥整个空间,种种强大武技全部击杀而至。

古尘战意空前高涨,古尘真武剑以一息上千次的速度疯狂震动,以太虚册典为基,太虚武门秘技《真极剑法》为辅,无匹气势冲撞四方,不停抵抗众多强者的围击。

一瞬间,古尘接连斩杀五人,地武榜三大强者、散修两大强者全部被真武剑击穿本体,灭绝生机。

只是纵然古尘修为再高绝,却也无暇顾及其余众人的攻击,击杀五人之后的刹那,古尘噗嗤大口鲜血狂喷而出,其周身四面,被诸多武器所击破,内府震动,气息骤然衰弱了下来。

强大的攻击临身,不到半刻古尘全身浴血,整个人面色惨白,可极武真体,就是逆天,受了如此多的攻击,古尘也不过只是受伤而已。

这一刻,古尘目光之内,骤然射出一道凛冽寒芒,下一刻,竟然全然不怕众强攻击,真武剑扬起,脚步连连踏出,如魔神般的威势倒是让一众强者有些失神,也就在这一刻,古尘突然动了,化作一道残影朝着那两仪泉眼掠去。

这一刹那的举动,使得众人怔了一怔,倒是没有想到后者会不顾伤势,全力冲击那两仪泉眼。

下一刻,众强身形闪动,全部追随而去,碧玥珠,绝不能让他得到。否则,九州天下,将再无一武者,可将其压制!极武真体,太过逆天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古尘一身真元调动,速度达到极致,很快冲至泉眼之中,一把抓住了那碧玥珠,只觉得一股清凉之气传遍全身,通体伤势,俨然好转了几分。

“放下碧玥珠!”

就在这时,众强者袭至,杀气弥漫当空。

不等古尘调动真元,下一刻便是被众人极怒之下的攻击,轰出了十米之外。

古尘的伤势再一次蔓延,接连喷出大口鲜血。只是那被鲜血染红的双受,依旧紧紧抓住碧玥珠和真武剑。

“千万不可让其离去!杀!”武陵风爆喝,当即出手,众多强者再无顾忌,杀戮武技疯狂打出,古尘的周身,顷刻间多出几十道伤口,鲜血汩汩直流。

“好!很好!这就是当世顶级武者,九州诸派的高手风范么?”古尘吐着鲜血,冷笑不断:“真把我古尘当成板上砧肉了!?”

碧玥珠,被放入怀间,紧贴胸口,随后古尘仿佛瞬间气力大增,直立起身,一把抹去了脸上的血液,可俊脸却在这一刻扭曲了,闪着一种凄凉悲邪的光泽。

“逆乱精元,真武极爆!”就在古尘口中吐出这八个字的瞬间,众人神色大变,骤然惊恐起来。

“退!快退!”阅历丰富的雷王惊恐无比,生生止住前冲的身影,朝着后方退去。

紧接着众多残余强者,全部准备后退闪开。他们明白,古尘接下来的举动,多么地可怕。

“真是个疯子!”惊恐的众人心中都是暗骂。

古尘真武剑临身,在这一刻,却有一种别样的气势,阴沉的气息不断蔓延而出,面色涨红了起来,汗珠邪艳欲滴。

“迟了!”古尘狂笑,口中汩汩鲜血,再度流出,地榜第一的尊严,他要以性命捍卫。

整个山顶之上,瞬间爆发出震耳欲聋地轰鸣。

顷刻间,古尘的通体周身,汩汩血液流动而出,长发飞射,整个人似乎入了癫狂状态,以他为中心,周围天地元气,发生了絮乱,整个空间之内,道道乱流激射不断,冲荡一片绝杀之气。

“师尊,尘儿不能再服侍你了!”古尘惨笑,心中掠过这般念头。

下一刻,其整个身体,爆破开来,一身极武先天真元,疯狂炸开。方圆数里之地,被一股凭空生出的能量风暴所搅动。

“不……”武陵风首先惨叫,下一刻,其整个身子被絮乱的天地能量缠绕,一身真元运用极致,却丝毫不能抵抗这股极致能量的绞杀。

不到十息,武陵风的气息衰弱了下去,其整个身子竟然变得千疮百孔,全部是被那天地间絮乱的能量所击穿的。

紧接着,其余众强者后退的身形,全部停滞,被一股狂暴至极的空间能量绞杀其间,不论其如何反抗,都是无法挣脱这股力量的束缚。

不停的呻吟,气息不断地衰弱,很快地,又有几名强者被这股力量所灭杀。

而古尘则最后忘了一眼惊恐的众人,看到了围攻自己的强者一个个死亡,震怒的心绪,平顺了许多,下一刻便是失去了意识。

场中动乱,谁也没有看到在古尘爆发的刹那,碧玥珠闪烁一道幽绿光芒,下一刻便是消失在了这片空间,连带着,还有那把真武剑。

第3章 Chapter3灵武世界!

“雷神武域!极致防御!”

雷王骤然爆喝,通体真元涌动。不愧是天武榜的老牌高手,在体外形成一个青色的真元漩涡,漩涡涌动,竟然一瞬间防御住了周围絮乱的灵气,借着这股力量,雷王终于脱离了空间能量的绞杀。

一名黑衣老者,全身真元涌现,爆喝道:“天魔翼!”其身侧竟然出现了两道淡黑色的能量光翼,光翼扇动,却是尽力挣脱了这股力量的撕扯,自半空逃离此地。

他正是那天武榜第六的天魔主,一身通天魔功功参造化,强大至极。不过虽是逃离,整个右臂已经被绞碎,眼见着是彻底废了!

而其他人,就没有这等好运了!不消片刻,全部被绞杀!直到半个时辰后,这方天地内,絮乱的能量才渐渐平息下来。

这时,周围十里内,残肢遍地,鲜血汩汩横流。一派荒凉景象。

雷王和天魔主面面相觑,谁也没想到会是这个情况,但是很快,劫后余生的心又被碧玥珠所吸引,可是任他们和后来人如何寻觅,却再也无法见到那碧玥珠的踪迹。

《九州武志》——八榜历记:州源初年,于中州天脉山现碧玥神珠,九州武者角逐,以致群雄陨落,地榜前十均为身亡,天榜四强陨落,以致九州武道发展落后近百年!

《九州武志》——神武记:州源初年,太虚武门天才弟子古尘,其天赋千年难遇,因碧玥神珠而陨落天脉神山!太虚武门怒极,天下为之惊动!

时光流逝,而在三日后的某时,古尘的意识,突然间出现了!

意识出现的刹那,古尘不禁痛吟一声,脑海中有股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发自灵魂的痛楚。

“唉……好痛!”古尘伸了伸手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骤然间,他的双目圆瞪,不禁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扫视了周围环境。自己竟然是躺在穿上,处于一个房间中。

“身体?我的身体,怎么是完好无损的?我不是在最后时刻,以真武极爆引动了全身真元,本体尽废了么?”

这个念头出现后,古尘动了,他自床上翻下,静静站在地上,赫然发现,这具身子,与自己的本体根本大不相同,堪堪不过七尺之高,要知道自己的本体,至少在八尺左右的。

窗台处有一铜镜,古尘轻步走前去,赫然发现,自己的面目竟然是那般的陌生,根本不是自己的面貌。

“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他再度痛吟一声,感觉脑海胀痛无比,额头之上汗水汩汩,紧咬着牙关,古尘忍耐着这股剧痛。直到大约一刻钟后,痛感缓缓减轻。

而古尘的嘴巴则张的大大地,一幅不可置信之色。

自己的记忆中,竟然多了大堆新的东西,大多都是自己前所未知的新存在。

“灵武大陆?”

“七大州域?”

“战技?战兽?”……。

自己的意识依旧存在,只是竟然附身在了另外一具身体上,来到了另一个奇特的世界——灵武世界。

仔细地说,是灵武大陆,因为在这个世界中,不止灵武大陆这一片大陆的存在,还有其他四大空间——修罗之界,冥虚之界,战神之界,幻灭之界!都是依附灵武世界而存在!

而自己身份则成了一个三流小家族,古家的大少爷——古尘!

自己附身的这具身体,其原主人,也就叫古尘。

“天意?抑或是巧合?”

古尘冷静了下来,仔细想着,却是无论怎样,都想不到一丝头绪。

“真武剑?碧玥珠?”古尘猛地转身,便是看见床上横躺着一把青白相间的长剑,以及一颗幼儿拳头大小的珠子。

“真武剑,碧玥珠也跟随我来到这个世界了么?”此时,古尘心中却是稍定,武者一生,兵刃乃时常相伴身侧之物,可以说是第二生命,真武剑在古尘的心目中,除了自己的师尊虚天子外,无可替代!

走过去拿起了真武剑,将那碧玥珠收入怀间,神色复杂地看了看光华流转的碧玥珠,随后古尘走到桌前,拿起一杯清茶呡了一口,开始整理脑海中这股新生的记忆。

这,是一个另类的世界,以战技、灵力为尊的世界。

武者,不,应该说是灵修者,等级也并不是以后天先天等来划分,灵修者境界则以低至高分为:战灵境,战虚境,战神境,战荒境等四大境界。

每一境界,分为前期、中期、巅峰三个阶层。

以大陆现今强者来说,修为最高的,也不过处于战神境中,而那战荒境,不过是一个恒古流传下来的说法,不知道多少万年来,大陆都没有显现过那等强者了,也许诸天之内,战荒境强者那种存在,都已经万古不灭,不在乎世俗之事了!

至于寻常强者,修为能到战虚境,也可以成为一方强者了!

而古尘现在本身境界不过处在战灵境中期!这般修为,在诸天万千修炼者中,根本难以入流,修为强大者,比比皆是!

然而随着这股记忆,古尘知道,即便是战灵境中期的修为,在这古家所处的城池之内,也算是不错的了!

在这个小地方,很多修炼者的境界,都是非常低的,乃至于有些人只不过稍稍能够达到引天地灵气入体,算的上不入流的那种修炼者,只不过勉强能够以这点灵力护身罢了!

想到这里,古尘苦笑,在这个世界中,天赋是一方面,而那强大的功法和战技,同样是修炼一途重要的因素,古家这三流家族,纵然在这霄月城中,乃是数一数二的势力,但拿到真正大陆上去,根本算不得什么!

三流家族内,能提供什么样强大的修炼功法和战技?自己这具身体,如今只不过战灵境中期的修为,若非没有强大的功法和战技修炼,也许早就到了战灵境巅峰了!

记忆一丝丝被接收,融合,古尘整个人,也是平静异常,直到半刻时辰之后,古尘蓦然站起身来,朝着屋外走去……。

“见过尘少爷!”

走出房间,一路所行之处,家族诸人皆是一脸的恭敬。古尘微微有些不适应!不过仍一一点头示意。既然事实已经如此,那么,就以新的身份来生活吧!

打定了主意,古尘径直朝着家族中央场地走去,凭借着新生的记忆,他知道那是古家的修炼道场,平日里家族弟子苦修战技功法之地!

古尘想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修炼一道到底走的是什么路线,因为根据记忆中的信息,他知道在这个以修炼战技灵力为尊的世界中,武者,不、应该说是灵修者亦或是修炼者之间的对战,大约都是以那种强大的战技来进行的!

一处大约方圆千米的道场,四周用高大的石岗所围住,地面是这个世界特有的青石,坚硬无比,正适合承受能量的重击!

踏入道场,古尘便是看见里面大约二十多人,在不断挥汗苦修!这些人,都是家族的侍卫一类的,修为都是极其低下,不过堪堪踏入了修炼的门槛,都停留在战灵境初期境界的。

“幽炎三式!”

随着一道清冷的喝叫,一名古家侍卫者,身形骤然急冲十米,双手之间迅速凝结一股淡淡的青芒,青芒激射,形成三道尖锐的能量锥轰击在不远处的一大块青石上。

轰!!!

沉闷的响声暴起,随后那青石石面上,出现了一个碗口大小的缺口。

见此,古尘微皱眉头,这便是这个世界的战技威力么?根据记忆的信息,他知道这《幽炎三式》,不过是一种最为低下的战技而已。正确地说,这根本不是属于战技的范畴,而是属于——灵技!

第4章 Chapter4战技!

灵技,战技的初级形态,自低到高共为九阶,直到超越九阶之上的灵技,才称为战技!

而战技则又自低到高分为:地战技、天战技、洪荒战技。战技,每一级以低阶、中阶、高阶来划分!

《幽炎三式》,最多也不过是三阶灵技而已。属于那种最低下的攻击手段,然而这个世界上,最低下的攻击之法运用而出,其威力都是让古尘为之一惊,两个字——强大!

要知道那块青石,乃是这个世界上特有的一种石头,坚硬异常,恐怕比那九州世界的大理石都要坚硬三分,若是以自己上一世极武先天境的修为,恐怕至少要五成的真元力才能破开此般缺口。眼前这个古家侍卫,修为不过战灵境初期,可以说是灵修者中,最弱的了,充其量也不过自己上一世武道中的二流强者,竟然能爆发出这般力量!

脸上闪过一抹诧异,古尘也是走到了一块青石旁边,放下真武剑,略微闭目,一股淡淡的蓝色光芒自体内溢出,随手蓦然大喝一声,双手十指变幻,紧接着一道半月形的能量印记出现。

“半月斩!”

古尘大喝,随后那半月形印记骤然轰击在青石上,能量颤动,只见那大约百斤的青石,瞬间发出喀嚓声音,随后裂开无数口子,最终化为一地碎块。

脸上一喜,古尘暗探道:“好强大的力量!这个世界的修炼之道,却是比上一世极武之道,不知强大了多少!”

虽是这样,古尘下一刻却是将真武剑重新拿在手中,尽管换了一具身体,但毕竟灵魂未换,上一世的习惯还保留,拿惯了真武剑攻击的古尘,还真不习惯徒手攻击。

“真元是可以透过剑身来施展的,那么这个世界的灵气呢?”

想到这里,古尘真武剑一抖,横绝前胸,随后催动全身灵力,一股纯净的灵力沿着右臂贯穿而出,顷刻间进入了真武剑体之内。

嗤嗤嗤!!!

这一刻,真武剑猛然光芒大放,一道道灵力能量寒芒沿着剑刃吞吐而出,*人至极。

砰!!!

真武剑挥动而出,骤然一剑斩下。

前方一块巨大的青石,瞬间爆破,被斩为了两半。

“不错!”古尘欣喜异常,真武剑,在这个世界中,经过灵力的催动,更为锋利了!

要知道,真武剑在自己上一世,可是连九州都闻名的神兵利器,乃是自己太虚武门当年第一代先祖遗传下来的兵刃,极其锋锐,若非自己乃是九州千年难遇的修炼天才,太虚武门也根本不会将这真武剑交给自己使用!

抚摸着真武剑的剑身,古尘神色颇为肃穆,“这一世,你就继续陪我一路前行,斩神灭魔,大杀四方吧!”

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前世的一切,皆为云散,只有自己最为挚爱的兵刃,依旧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古尘异常地感慨!

下午,古尘沿着这霄月城逛了几圈,算是熟悉一下这个世界的生活方式,俗性习惯什么的!

古尘也是知道了在这个世界中,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修炼的,很多人没有天资,或者是有了天资而没有功法,一生也不过沦为凡人。看来这灵武世界中,有些地方,还是与九州世界相似的!

之后的日子,白天古尘就在家族道场苦修灵技,晚上便是在自己房间中,修炼功法。

不得不说,这古家大少的身份倒颇为好用,每天吃的喝的,都不用古尘*心,算是能够一心一意修炼了!

然而,一个月后,古尘的脸上,却并不似以前那般古井无波了。皱起眉头,他也没有心思修炼,却是一个人坐在古家后方一处山崖之中,静望远处。

按理来说,修炼一道殊途同归,即便是进境再差,只要坚持下来,修为也会有所增长的,除非你是真阳绝脉、九噬阴体……等少数几种天地修炼绝体。自己的身子,明显不是任何一种,否则也不会修炼到地级中期。

然而,这一个月时间的苦修,自己的灵力竟然不增反降,随着时间的流逝,修为降落的速度越来越快,到了今日,隐约间,不能如往常一般圆融运转,似乎……似乎掉落到了战灵境初期!

这怎么可能?难道是我修炼的方法不对?

古尘随之摇头,若是方法不对,那处境只会有一个,那就是:走火入魔,经脉絮乱!

一早上时间,古尘想不通原因,最终摇头无奈回到家族,径直走向家族用餐之处,准备吃午饭!

“父亲!”

进入用餐之地,古尘看见一名中年男子坐在一处桌上吃着东西,走了过去,恭敬问候。

“嗯,尘儿!坐下一起吃吧!”中年人笑着说道。

“嗯,父亲!”古尘点头,坐下一起用餐,这男子,就是自己这一世的父亲,也是这古家的当代家族——古崎宗。

而自己的母亲,则是在这具身体很幼小的时候,意外去世了,在这个世界上,古家之中自己的近亲,还有自己的二叔,表弟。

也许是上一世自己乃一个孤儿的原因,既然重生一世,有了家族、有了亲人,古尘就非常珍惜的!

用餐不久,父子二人相互交谈,古崎宗看着儿子道:“尘儿,三个月后,五年一度的五族会试就开始了!上几届,我们古家弟子争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这一次,你也成长起来了,这一届五族会试,我古家领头人,就该是你了!”

古尘身子不可觉察间一颤。

“尘儿,这一次,你可有信心?”古崎宗问道。

半响,古尘抬起头来,嘴角微微苦涩。

“父亲,届时尘儿会努力!”古尘答道。

“嗯,这就好!呵呵!这一次五族会试,我们古家,依然要拿到第一的名次!将其他四大家族,压在下面!”古崎宗看似兴奋异常,虽然这五年,古家略微走上弱势,弟子修炼天赋不是太好,但自己的儿子古尘,却还算不错,小小年纪修炼到了战灵境中期,在霄月城同辈人物中,算是数一数二的了!

五族会试最重要的,是每个家族领头一人的胜负,只要到时候自己的儿子胜了,即便古家其他弟子成绩差点,也不碍大局!

古崎宗颇为高兴,却是没有看到,自己儿子隐约间,皱起的眉头,也许他还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儿子一身战灵境中期的修为,却在不久前掉落到了战灵境初期!

吃完饭,古尘心情沉闷地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进入房间后,直接将门反锁住,随后古尘缓缓自怀间,拿出了一个布包,打开布包,赫然是一块幽绿色的圆珠。

“碧玥珠!”

第5章 Chapter5五大家族!

正是上一世,自己最终以性命争夺而来的碧玥珠,据说对修炼有奇特效果,每一任碧玥珠的主人,都是一身修为惊天动地,纵横九州不在话下。

仔细打量着碧玥珠,想要从中看出些什么,最终古尘还是摇了摇头,微微叹息一声。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天,无论自己怎样查看这碧玥珠,都是无法探出什么!虽然传说这碧玥珠对修炼之途帮助甚大,但似乎对自己的灵力修炼,根本不起一丝作用!

不论自己敲打,火烧,水浸,灵力渡入……都是无法使得这碧玥珠发生一丝异样,依旧是碧波流转,幽芒闪现!更别说对修练有很大的作用了!

“唉,碧玥珠啊碧玥珠,我因你而重生,来到这个世界,你却没有丝毫异动!我灵力修炼遇到困境,你至少也要发挥一点作用,即便不能如传说中的让人成为顶级强者,却至少要改变我身体的困境吧?”苦笑着,古尘收起了碧玥珠。继续开始修炼起灵力来。

他不是没有想过将自己灵力倒退的事情对父亲说,只是,他怕父亲失望!亲情,对于古尘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没到最后时刻,他不会放弃!

直到三日后,这一天早上,古尘正在家族修炼道场苦修灵技,大约两个时辰后,有下人来禀报:“尘少爷,奥列家族族长带人造访!要求少爷您一见!”

“哦?”古尘蹙眉,疑惑不解。

在古家所在的这霄月城,共有五大家族,古家、奥列家族、司空家族、修昱家族、斯特家族,五大家族之间,一直都是相互竞争的。毕竟谁都希望自己的家族发展了,走在别的家族前面!

奥列家族族长竟然带人亲自见自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与其没有什么交集吧?

不过古尘还是跟随这名古家下人,朝着那议事厅处走去。

进入议事厅,古尘当即便是看到父亲和二叔陪着一名身形魁梧的中年大汉聊着,双方之间纵然和声细语,但古尘还是能够感觉到这中年大汉与父亲之间一种隔阂,双方之间弥漫着一股冷冷的气势。

古尘皱了皱眉头……。

在魁梧大汉的身边,还有一名身形修长,一身红袍临身的俊美少年。见到自己进来,少年人也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自己,不过古尘能够感觉到,这二人间,中年大汉对自己颇为敌视,这俊美少年,则没有过多的敌对之意!

“尘儿来了啊!我帮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奥列家族族长奥列雄风,这位是奥列家族长子奥列宏,也就是你五族会试中的四大对手之一!”古崎宗分别指着二人帮古尘介绍。

古尘神色不变,看了看二人,随后对着奥列家族族长敬声道:“见过奥列族长!”

奥列雄风冷冷点了点头,却是态度并不怎么热情,古尘也不以为意。

随后打量了红衣俊秀少年一眼,古尘嘴角出现一抹淡淡的笑意:“奥列宏么?呵呵,你好!”

红衣少年却是主动伸出手来,轻声道:“古尘兄弟好!仰慕古尘兄多时了!”

古尘点点头,却再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二人专门来找自己,定然是为特定事情而来的。

不出所料,就在下一刻,父亲古崎宗对古尘说道:“尘儿,五族会试临近,奥列家主带着奥列侄儿前来拜会!欲要奥列侄儿与你相互切磋一番,鉴证一下!也算是五族会试真正比斗前的认识!”

古尘整个神情骤然一变,脸色沉了下来。

在这个时候与自己切磋?鉴证?

要知道这一个月来,自己原本地级中期的修为,降落到了地级初期,一身战力,下降了不止五成,根本无法达到之前的力量,如今的自己,恐怕最多只不过与家族一个小侍卫差不多!

想要拒绝,但是看着父亲一脸希冀的面色,古尘狠不下心来拒绝,但,如今自己的身体变得这般,灵力倒退,难道真的要让父亲知道了么?届时,他该是何等的失望?

没有办法,双方决定在古家修炼道场中切磋,说是切磋,但那奥列雄风脸上的一抹森冷意味,丝毫不掩!仿佛一头蛮熊,古尘不知道这位奥列家族族长,为何似乎专门针对自己一般?

双方站定灵武道场,相隔十米,静立相对。

这一刻,道场四周的人流,渐渐增多,古家众多弟子,全部是站立在周围准备看双方的打斗,一名是古家的少爷,一名是奥列家族的少爷,这二人之间的战力谁高谁低?每个人心中都非常期待,当然,对这些古家弟子来说,心中自然希望自己一方古尘少爷能够胜利!

奥列雄风与古崎宗两大家主,此刻也是站在不远处,观看二人的比斗。

双方对视大约半刻钟,古尘内心苦笑,难道自己今日,就要惨败了么?自己至少代表着整个古家此刻的荣耀啊!

“古尘兄,我们开始?”奥列宏战意凌然,整个人气势,骤然散发,挤压着周围的空间隐约爆鸣。

“战灵境巅峰?”古尘神色神色一惊,不禁是脱口而出。这奥列宏的天赋,还真惊人。霄月城同辈强者中,不知道有没有敌手了?若是自己身体没有出现异样,这些日子苦修,说不定也达到了战灵境巅峰,但是现在……。

咬了咬下唇,古尘暗道今日一战无法避免了,只要全力出击,希望仗着自己上一世的经验,输的不要太惨!

嗖!!!

一道剑芒划过,真武剑被古尘自背后瞬间抽出。

尽管穿越而来,上一世的一身真元早已消失殆尽,但真武剑即便以灵力催动,反而更有一种熟悉亲切感。

剑芒吞吐不定,随着剑身不断流转,古尘蓦然大喝一声,一剑挥动而出,瞬间挥出一道璀璨剑光。

看到古尘的攻势,奥列宏双眼微闭,身形交错间一拳猛地击出,带着一股劲风冲过。隐约间,一股雷芒闪现,攻击强悍异常。

雷系灵修者?古尘咂舌。

在这个世界,一般人的灵力都不外乎金木水火土这五种。

而少数人则会超出这个范围,修出一些特殊的灵力。比如雷系灵力,风系灵力,暗系灵力等等,这些灵力的特异之处就是会带有一些特殊作用。

比如奥列宏的这种雷系灵力,其特点就是具有很强的攻击力,在遇上灵力等级相差不多的对手时,雷系灵力的攻击力,就要比其他属性地攻击强上不少,这般下来,胜利的天枰,自然往雷系灵力一方靠拢。

而另一种少见的灵力——风系灵力,顾名思义,就是具有很快的速度。如果没有特殊的原因,有时候,过人的速度,同样能成为制胜的关键。

砰!!!

二者瞬间相交,带起一阵气爆之声。随后蓦地分开,各自倒退两步,很明显奥列宏略占上风,只是呼吸稍重一些。

而古尘的真武剑,则被轰地偏离,只感觉自己的灵力被震得絮乱不堪,气喘不断。

“嗯?”周围众人全部是有些惊异,这是怎么回事?古尘少爷,怎么是显现如此下风?

死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死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文化视野】春节节目展播:莒地记忆系列(三)

    本期节目主要介绍:1、手工加工金银饰品2、莒酒生产技艺3、羊肉汤

  • 【春节专辑:随笔】张鸥|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

    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河北秦皇岛张鸥年三十儿,吃完婆家的饺子返回途中,儿子坐在后面冒出一句:“禁炮管事儿啊,不用在炮声中前进加速了”。少了夜空的璀璨,多了一份心灵的平静。路还是原来的路。年,一年又一年。两边的老人都恪守着不变的等待。公爹在路口,说着是无聊“卖单儿”,实则等我们去。爹在门口,路灯下徘徊,车库门打开,等我们回。他们都有着同样的心情,“过日子图惜的是人气儿”!哪怕我们口无遮拦的信口开河,和他们犟嘴,老理儿碰到时代特征也是捋不清的。唯剩下真实的感觉是,我们也会老,甚至将来不如他们呢。我们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王顺昌|沁园春 賀兴凯湖文化在线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之八】沁园春賀兴凯湖文化在线文/王顺昌(吉林东丰)兴凯波澜,竞技启航,一派盎然。喜北琴千载,贯衢雕誉;舂秋两渡,頌韵谋篇。网络推新,台刊出秀。荟萃精英展筆笺。摇蓝旺,看主编兴雅,抖擞长鞭。诗坛如此空前,唯在线,恢弘纳百川。有龙媒风釆,领隽骚头;鸡西矿工,举迹峰巅。江柳文学,北方时报,广纳心声脱颖婵。逢盛世,让文人墨客,四海扬帆!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大专学历。东丰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曾为吉林日报社优秀通讯员。经商多年,酷爱诗词,发表数十首作品,终生将于诗词为伴

  • 【诗歌】京城散人|初春丝雨,畅思游

    初春丝雨,畅思游北京京城散人一浮出春之梦,鸭在绿波抖落寒星。南来的暖流,融开板结的原野。年糕的甜美,是复苏的形容。晨光里,是谁在扎制精美的风筝?暖意间,是谁在清吟繁丽的前景?我多想,春姑娘步韵,少些延宕!归雁的行阵让人字感悟苍生!碧空下,尘霾能否少袭扰?屋顶上,鸽哨多些轻盈。迎春花,早些摇曳金色,牛背上,再现悠悠笛声……明晨,我行游飘雨的曲径,任随泥泞,任随朦胧。请岸畔丝柳,向行旅人垂青。借泥土清香,升扬绿色憧憬。二冬寒,是闲置的古琴,深沉、隐含、坚挺,指尖抚触,少些温润,多些松风。仅有冰冷目光

  • 何茂活:“近衣”考論兼訂相關諸簡釋文

    甘肅河西漢簡中常見“近衣”一詞,并有“謹衣”“慎衣”“適衣”“平衣”“調衣”等類似詞語。與之連言者有“強(彊)食”“幸酒食”“進酒食”“進御酒食”等。簡牘所見“近衣”與古代醫籍中所見之“近衣”意義有所不同。今據對漢代書牘套語“近衣強食”以及“甚苦候望事”“春氣不和”“察蓬(烽)火事”等的梳理解讀,參證訂補相關簡牘釋文近30例。通過比證分析可知,原釋“便酒食”“奉酒食”“強奉酒食”及“善酒食”者,“便”“奉”“善”實爲“幸”之誤釋。一“近衣”一詞,不見於《漢語大詞典》《辭源》等通行辭書,但在河西漢

  • 你见过清朝小学的语文课本吗?简直美得不得了

    这是100多年前的清朝小学语文课本的第二册,因为是四年制,相当于现在的一年级下或二年级初。开学第一课,由拜孔子开始。古语有云:“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仪式,有时并不是形式,这是一种虔诚,一种尊重,一种珍视。随随便便的习惯一旦养成,轻浮以待也是早晚的事儿。这里是以实践告诉学生,尊师重道的道理。再想想如今,纯粹的师生关系往往夹杂着额外的东西,实在让人唏嘘。第二课,讲清楚其他学习内容。让学习计划、学习目标变成学习内容,这点很利于学生学习习惯的养成。而习惯的养成,其实对于人的一生都非常重要。人生最怕的

  • 【散文】杨福东|写给母亲的天书

    写给母亲的天书文/吉林辽源杨福东你走了,我的母亲,带着无限的眷恋,带着慈祥的目光,带着无可奈何的心愿,走完了您八十岁的人生之路。安祥的离开了,离开了您日夜牵挂的亲人,您的儿女们。您那慈祥的容颜,早以印在了我们的心上。儿后悔没能多为你洗洗脚,捶捶背揉揉肩。多为你做几顿饭,多炒几次菜。妈妈,您总说我炒的白菜片好屹。儿在做,您也不能吃到了。想您了,儿子就炒上一碟白菜片,一壶老酒。慢慢就的品味,品味您在时的一切美好时光。每到这个时候,妻子女儿就躲到别处。不在来打搅我,知道我又想您了。每次回家您总是和我唠

  • 美好之上,以诚为敬

    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编年史,每个普通的人回家,翻看那些小时候的照片。回乡,看童年一起玩耍的地方。回归,最初的那些可爱的念想。回去,才能想起自己来自何方。在北京的这段时间,我频繁地回西安或厦门我,度过童年和少年的两个故乡。在城市间的空档里,我持续地见以往的朋友,去看以往读过的学校走过的路。我相信每一个当下的路口,都会有来自于过去和未来的隐约线索。胡老师说:对于生活,在那些明亮与美好之上,是对生活的诚意。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18岁的胡老师第一次走进我们班级。我们是她的第一届学生,她是一位对学生有着一生

  • 女人,有这“三气”,才有福气!

    女人五十岁以后,不是日暮西山,是到了人生最美的华年。这世上,的确有少数女人嫁得了多金而又颜值高的男人,飞上了枝头变成了凤凰,但或许一开始她们就是落在了麻雀窝里的小凤凰呢?孩子不会一夜长大,幸福不会白白降落,请相信,每一个看似幸福的微微一笑的背后,一定也有着她们的与众不同和暗自的努力。有福的女人有“三气”骨气、灵气、大气骨气就是不因压力而弯腰,不因诱惑而迷茫,不因清贫而颓废,不因困难而消极,不因挫折而回头,不因打击而萎缩。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按自己的意愿,精神充沛地生活着,并尽力让自己快乐。灵气就

  • 雨水 | 天街小雨润如酥

    ▼萨克斯《雨的印记》明日(2月19日,周一)雨水一、雨水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正月中,天一生水。春始属木,然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后继之雨水。且东风既解冻,则散而为雨矣。”意思是说,雨水节气前后,万物开始萌动,春天就要到了。如在《逸周书》中就有雨水节后“鸿雁来”“草木萌动”等物候记载。二、何为“雨”雨水的雨的古字,上面一横象征天,横下面是穹隆象征,象征云气升腾;说明“无云不成雨”。风流云散,别而为雨,由此,穹隆下有四行雨点,每行三点。这个象意,四是四方,四维;三是雨露滋润,天地气和而成甘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