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拉风太子妃 最新章节

2017/12/3 17:47:4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拉风太子妃

第一章 太子妃

她前世是一个佣兵团最强的女佣兵,只是因为一次任务失败被别人判了死刑。小百姓养生网死了,却没想到穿越到了落月王朝,成了月王朝的首富独生女,这具身体的主人居然和她同名。

陈醉墨穿越过来一切过的都还好,爹爹也很疼爱她,甚至还认识了一个相貌俊美的男子叫离君泽。但是陈醉墨没想到自己却嫁给了太子。

在太子府居住,其实她对太子并没有什么感情不过却摆脱不掉太子的盛情,但是太子一定不知道,由于他喜欢上了陈醉墨,所以陈醉墨很危险,不但太子妃算计她,她还被太子府中的其它侧妃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尤其是项晴儿和太子妃司马云对陈醉墨的恨意尤其重。

正在此时太子妃怀孕了,她怀孕的消息传遍府中,并且准备筹办什么宴会。

然而陈醉墨来到太子府已经一个月有余,陈醉墨甚是想念父母,打算回家一趟。小百姓养生网为此今天陈醉墨起了个大早,看着镜子中有些憔悴的脸,无奈一笑:“果然憔悴了。”

“小姐,奴婢给您熬了燕窝粥。”看出陈醉墨脸色很差的青儿乖巧的说道。青儿是她带过来的丫鬟,为人很体贴。

陈醉墨闻言,转身,看着已经好了的青儿道:“恩,放下吧。一会儿你随着我回一下陈家。”

“是,小姐。来自http://www.xbxys.com/”青儿恭敬。

而这几日,因为太子不在家的关系,她自由了许多,太子妃在养胎,所以几乎不会叫她的。

只是,这几日一直都睡不好,所以脸色不太好。

“小姐,您这几日是怎的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青儿担忧的看着陈醉墨,问道。

陈醉墨闻言,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睡不着,一睡下就会做恶梦。简直就好像是被人控制了梦境一样。版权http://www.xbxys.com/”陈醉墨皱着眉头说道。

“控制梦境?小姐说的好吓人,要不,咱们去找个郎中瞧一瞧吧,这样总不是个办法。”青儿看着陈醉墨,这般说道。

陈醉墨闻言,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大概是我有些累了吧。好了,我们先回陈家吧。”

“小姐这副样子回去,咱家老爷岂不是要担心死?”青儿笑看着陈醉墨道。

陈醉墨我呢眼,心想着也是这么个理,于是便道:“那我们出去逛逛吧。说明http://www.xbxys.com/最近在家里已经乏了。”

“好。”青儿应允。

然后主仆二人便朝着外面走去。

陈醉墨对青儿,虽然说不上是言听计从,可是却还是很重视的,青儿说的话,她也都会去仔细考虑一番。为此,两个人最终还是决定,去陈家的商铺瞧瞧。

自从来了太子府,陈家的商铺就一直是陈金山自己管理的,而今天,难得的有了空闲,她自然也要帮着来看看。说明http://www.xbxys.com/

心中想着,陈醉墨的脸上挂上上了笑容。

倒是一旁的青儿,忧心重重的。

两个人来到了陈家的商铺,看到的是一幕却是让人震惊不已。

本来属于陈家的商铺,此刻已经完全换了个样子,而这商铺的主人,竟然是下人随云。随云曾经是这个身体的主人暗恋的对象,陈醉墨穿越过来的时候,在她的记忆深处对这个陈府的下人有着特殊的记忆,但是这一段感情毕竟是前身的感情,她总是希望在不伤害随云的同时而疏远淡忘这件事。

并且随云知道陈醉墨并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他知道陈漫优是穿越过来的,过去的那个陈醉墨已经死了,并且认为是自己害死了过去的陈醉墨。

今日的随云正巧了在巡查商铺。没想到会遇见陈醉墨,他看着陈醉墨,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说什么才好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没记错的话,这里是我爹的地方,怎么现在成了你的?”陈醉墨看着随云,单刀直入。

随云闻言,有些头疼的叹了口气道:“这里是老爷赠送与我的,小姐若是不信的话,大可以去找老爷问问,就知道了。”

“不必了,既然你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若是不信你,也太不人道了不是?只要是真的就好。”陈醉墨看着随云,选择了相信他这话。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陈金山会将这里送给他,但是想来是有自己的理由的。

/t“多谢小姐信任,那小姐是否要来这里坐坐?如果是小姐的话,我倒是很欢迎。”男子看着陈醉墨,笑着说道。

陈醉墨闻言,摇了摇头道:“不必了,我还要去陈家别的商铺去看一看。”

“哦?原来小姐您这是有时间了,想来这边玩啊。我还以为小姐是知道我在这里,所以来看看我的呢”随云说笑着。

“小姐,不知道是不是奴婢的错觉,奴婢总觉得随云公子似乎变了。”看着陈醉墨,青儿淡淡的说道。

而陈醉墨有闻言,却笑了笑:“或许吧,随云这个人已经变得不再像是他了。”

“小姐您也感觉到了?”青儿欣喜的看着陈醉墨,然后继续道:“随云公子过去可是很喜欢小姐的,只不过小姐总是笑着也不对随云公子说什么。后来,随云公子就变了。奴婢想,一定是随云公子的心,被小姐伤害了,后来,小姐您嫁人总是嫁不出去的时候,还是随云公子很温柔的陪着小姐,可不知道为什么,小姐连这些都不记得了。”

青儿有些郁闷的说道。

陈醉墨闻言,脚步一停顿,她看着青儿,道:“不是不记得了,而是不想记得。随云他与我,终究不适合。若是与我在一起的话,会毁了随云也毁了我自己。”

“小姐过去也说过这样的话呢。”青儿看着陈醉墨,有些惊讶,没想到她还是这样想。

只是看着随云公子那副忧伤的样子,她却觉得,或许,小姐和随云公子在一起,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至少,随云公子是真心爱着小姐的。

“好了,有些事情不要再提了。”点到为止,陈醉墨没有再让青儿说起随云的事情。而青儿也很识趣的没有继续说。

当两个人来到了陈家的在商铺之后,只见到陈金山正在商铺里查账。

陈醉墨笑着迎了上去,陈金山见陈醉墨来了,欣喜不已。

“醉墨,你怎么过来了?”陈金山惊喜的看着自家的女儿,没想到她会突然过来。

而陈醉墨闻言,却是神秘一笑道:“想给你一个惊喜。”

“你这丫头,还惊喜呢,我看你分明就是来查账的。”

“被您发现了。”陈醉墨调皮的笑了笑,就当真好似一个活泼的女儿一般。

陈金山看着陈醉墨这样,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慈爱的笑容,而同时的心中想起来之前随云来他这儿与他说的事情。再看看眼前的陈醉墨,或许,真的有什么不同吧。

但是,她就是他的女儿,这一点,毋庸置疑。倒是随云那孩子,明明过去和她很好的,怎的越走越远了。现在,怕是再也回不到过去了吧。

心中想着陈金山只觉得有些惋惜。他看着陈醉墨,道:“醉墨,你若是没有什么事儿的话,最好多去随云那看看,他最近离开了东苑,来到为父的身边,为父怕东苑的那些人会找他的麻烦。”

“他离开了东苑?”陈醉墨惊讶不已。

“是啊。”陈金山点头,心中也是很惊讶的,天知道他在看到随云跪在他面前的时候,有多震惊,简直就像是梦一样。

“我知道了,父亲。我会好好照顾他的。”陈醉墨的声音很低,话落,她转身就跑。

“小姐,小姐,您等等奴婢啊。”青儿焦急的想要追上去,却被陈金山拦了下来。

“青儿,你晚些再走,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是,老爷。”青儿虽然想走,但是碍于陈金山这么说了,她也只好留下。

陈金山看着青儿,叹了口气道:“我问你,最近醉墨她可有什么不同之处?”

“不同?没啊,小姐还是老样子,哪里会有什么不同的。”青儿一脸迷茫。

而听到青儿这么说,陈金山满意的点了点头:“如果她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一定要告诉我,最好是第一时间告诉我。”

“是,老爷。”青儿看着陈金山,虽然说不知道陈金山是什么意思,但是却还是点了头,毕竟,她从小便是被陈家收养的,而陈家的老爷,毫无疑问的,是她的恩人,为了恩人,她愿意做任何事情。

哪怕是,出卖自己的小姐。

在吩咐了青儿之后,陈金山便让青儿随意离开了。

倒是陈醉墨,她在听说了随云离开东苑之后,马上跑回到了之前的那个铺子。

果然,随云正在忙碌着。

见陈醉墨原路返回,心下了然,看样子她是知道什么了。

“为什么?”陈醉墨见了随云,单刀直入。

随云闻言,却是笑的无奈:“因为我没了夺取陈家的信念,所以,也就随意了。”随云的语气那么的随意,陈醉墨闻言,目光闪了闪。

第二章 随云的心事

看着随云,一步步的逼进他,道:“随云,你该不会是因为想要寻短见,才会这么做吧。”

聪明,真的是太聪明。

随云看着陈醉墨,有些无语。果然的,什么都没有瞒住她啊。她要比他所喜欢的那个陈醉墨,聪明太多了。甚至连这种事情都能猜得到。

“果然是这样吗?呵!我就知道。”陈醉墨冷笑了一声,然后猛地给了随云一个巴掌:“你就是个混蛋!”

“是啊,我就是个混蛋。”因为是混蛋,所以,才会害死自己心爱的女人。

“既然知道你是混蛋,为什么不老老实实的赎罪,还要搞什么离开?寻短见?你也配?”陈醉墨鄙夷的看着随云。

随云闻言,脸色变了变,看着陈醉墨,道:“抱歉。”

“一句抱歉就结束了,我打你做什么?”陈醉墨一脸鄙夷的看着男子,道。

随云没想到陈醉墨会这么说,一时间有些懵了。他看着陈醉墨,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才对。

道歉有用打他做什么,是啊,他还想问问呢。

“随云,你的命从来不是你自己的,所以别擅作主张的去做什么,你离开东苑来到陈家帮助我的爹爹,这我很开心,因为这是你应该做的,你也终于没有辜负她。但是,你若是用这件事来赎罪,然后去自杀的话,那么,不管是她还是我,都不会原谅你。”

陈醉墨看着男子,语气生冷。

她平生,最讨厌的,便是轻生之人。当初,她没有办法了,所以才会那样。这些可以随心所欲活着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生命的重要性。永远都不会知道,每天都要用任务,来换取自己心爱的人活着的机会的生活有多痛苦。

也不知道等待别人施舍着做任务给他留一条命的人,有多痛苦。

陈醉墨看着随云,心中厌恶到了极点。

而随云,看着陈醉墨的目光,心中有些害怕了。莫名的,有些心虚。

“你还愣着做什么?快着些该去怎样就去怎样啊,难不成还等着我帮你一起做事吗?”陈醉墨白了随云一眼。

随云闻言,更是呆愣。怎么搞得他好似给她做白工的人一样啊。

“你……”随云想说什么,不过,看着陈醉墨那双满含期待地眼,还是没有说出口,而是去做事了。见随云做事,陈醉墨满意一笑。然后离开了。

因为陈金山和随云都在铺子里,所以陈醉墨也就没有继续查铺子了,而是选择直接回到太子府上去,准备休息,喝茶。

对她来说,等待,便是这样。

她在等,等陈家重新强大起来,等离君泽将自己在的事情整理完,等着脱离太子府的那一天。

而于她来说,这些等待是幸福的,正因为有了这些等待她才可以如此安静坚强。否则若是只有她一个人的话,怕是早就崩溃了。

当陈醉墨回到太子府的时候,不知怎的,太子府竟然挂上了一层白色。

看门口的白色,以及院子内的哭声,陈醉墨猛地冲了进去。然后就见到一直跟在灵儿侧妃身边的小丫鬟痛哭着,一旁,太子妃司马芸终远远的观望着,脸上也带着悲悯之色。至于是真是假,那就有待考量了。

而在司马芸的身侧,还有一名女子,那是项晴儿。项晴儿也是双眼哭红。

“这是……怎么回事?”陈醉墨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回不过神来。

而众人见陈醉墨回来,也是一愣。然后一个正哭着的小丫鬟说:“灵侧妃她,她吊死了。”

下丫鬟话落再度哭了起来。

吊死?

陈醉墨懵了。怎么也想不到,前几日还好好的灵儿竟然会吊死。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醉墨看着地上蒙着白布的灵儿,走上前,掀开了白布,果然的,灵儿的脸狰狞的露了出来。看上去有些吓人。几个胆子小的丫鬟,再度被吓哭。

而陈醉墨看着,只好将灵儿重新盖好。然后走到了太子妃的面前道:“太子妃,你怀着身孕,来这儿怕是不太好,这边,还是交给下人来做吧”

“不,不行,我一定要亲自让灵儿入土,虽然说灵儿在的时候,和本妃之间的关系一直不太好,但是本妃还是很在意她的,如今她去了,本妃若是连在都不在,岂不是枉为人?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不会原谅我的。”

司马芸义正言辞,陈醉墨闻言,也不好直接赶走她了,再者,她是太子妃,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有太子妃在的话,这是最好不过。于是,怀着这样的心情,陈醉墨只好沉默了。

司马芸看着已经死了的灵儿,脸上悲悯之色越发的重了。

“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有了身孕,灵儿也就不会觉得绝望,也就不会走上这一条路了。”司马芸的话,让陈醉墨一愣。

看看司马芸,这才猛地想起来。灵儿与司马芸不同,灵儿是在皇后身边的丫鬟,只有在皇后需要她在府上的时候,才会让她留下来。若是不需要了,那么,灵儿也就会成为弃子。

一个小宫女被封为侧妃这本是一件好事儿,但是,若是小宫女没了宫里的娘娘作为靠山,日后就算是能活着成为皇妃,最终也还是一样,成为皇宫之中被人嫌弃的存在。

灵儿是宫里出来的,她深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走这条路吧?

若是这么说起来,灵儿的死,便不是一个人的错,而是这群人的错啊。

因为这些人,所以灵儿被逼无奈的死去了。

因为不想要看到自己未来悲惨的样子,也因为失去了靠山的无助。而这些的罪魁祸首,毫无疑问的,是宫中的皇后娘娘。

理清楚了这些,陈醉墨不由得感慨,皇宫无情。

皇家更是如此。

“太子妃,我们先回去吧,这灵儿侧妃的尸体要等着皇后那边的人来发落,你在这儿站着也不太好。”这次,说话的人是太子妃身边的项晴儿。

司马芸闻言,这才点了点头,然后两个人离开了。

陈醉墨在看了看这些哭的小丫鬟,最终也离开了。

而与此同时的皇宫之中。

/t皇后在听说灵儿死了的事情之后,没有惊讶,只是镇定道:“本宫便知会有这一日,灵儿这丫头也终究还是没有修来福分,最终落得了这么个下场。”

“那皇后娘娘,灵儿的尸首呢?”下位,仆从问道。

“埋了吧。”皇后轻描淡写。那人闻言,离开了。然而,当人走后,皇后的脸上,这才露出了异样的表情。

她看着灵儿死的时候留下的这封信,上面只写了生无可恋四个字。司马芸看到这四个字直接就拿来了,这是在怀疑是她逼死了灵儿啊。

不过,说是逼死虽然过分,可也差不多了。若不是她对灵儿说了那些,灵儿也就不会走上这一条路。

只是灵儿啊,你可不要怪我,若不这样做的话,你的未来也一样会很悲惨。与其让你的未来悲惨,倒不如现在就结束。

若是日后你入了宫,真正的成为了皇妃,你就会知道,这皇宫到底有多残忍,知道你一直以来的想法有多天真。本宫只是不希望你走上这条路。

皇后的心中想着,看着手中的这张纸,眼泪在眼圈。

灵儿跟在她的身边多年,纵然皇后的心狠毒,但是在面对跟随自己多年的小丫鬟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哭出来。毕竟,自己也曾用自己的心血栽培过她。

灵儿死了,死的干净利落是,甚至没有多留下什么东西。但是灵儿的死,却没有让太子府平静下来。

就在灵儿死去不久后,太子妃决定,邀请一些公子小姐的,来太子府太宴会。

宴会,本就象征着麻烦,在太子府上开宴会,自然的,太子府这是要忙的不可开交。

这些日子以来别说是太子府的人了,就连青儿都被借去用了。

当宴会上的一切都布置好了之后,司马芸来了陈醉墨的房中。

“太子妃怎么来了?快些坐下。”见太子妃过来,陈醉墨赶忙让太子妃坐下。

司马芸闻言,则道:“不用这样待我,我可不是什么娇惯的人。再者我与你这儿本就不太远。我今天来,是来给你送帖子的。虽然这是咱们太子府上的事儿,但是,我总觉得若是不来请你的话,怕是你不会来。所以,这才特意来送。”

司马芸的态度,再度恢复成了最开始见面时候的客气,陈醉墨看着请柬,犹豫了一下后,将请柬收了起来,然后道:“谢谢。”

“跟我你还客气什么?只要记得去就好。好了,我也该走了,如果回去晚了的话,安胎药该凉了。”

司马芸说着便离开了。从来到走,也只不过一会儿的功夫。

陈醉墨看着自己手中的请柬,总觉得有问题,但是奈何是司马芸亲自送来的,就算有问题,也只能去了。

“小姐,奴婢总算是弄完了。啊对了,小姐你知道吗?听说啊,太子妃还请了第一琴师来弹琴助兴呢。她可真是厉害啊,人家都说第一琴师的性子古怪,从不会为达官显贵弹琴。结果太子妃就请来了。”

说起太子妃,青儿有些兴奋,大概是这几日看太子妃那么能干,完全已经将太子妃当做是偶像了。

第三章意外发生

陈醉墨看着青儿这般样子,心道,若是你看到她歇斯底里的样子时候,就不会这么喜欢了。不过,不得不说,太子妃的确有手段。很多时候她都只能自愧不如。

看着青儿,陈醉墨喝了口茶,然后道:“青儿,我问你,这段时间里太子妃除了弄关于宴会的事情,她可还有做别的?”

“没有了啊,太子妃这几日忙的不可开交,哪里会有时间做别的?不过,如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最近司马公子总来这儿吧。说来奇怪了,司马公子最近几乎是天天的都要来这边跑。也还不知道是因为心疼太子妃,还是怎么的。”

听青儿说到这儿,陈醉墨笑了。司马凛?难怪能够请得动第一琴师了。

这天下间,若是说有上司马凛请不动的,那一定是个死人。

这世上,没有人不想与司马凛交好的。毕竟这个人的医术,实在是太好了。

“小姐您在笑什么啊?”青儿看着笑的意味深长的陈醉墨,不解的问道。

陈醉墨闻言,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明白了一些事情而已,你不需要管我。倒是青儿,最近累不累?太子府上的事情可是很琐碎的,你在咱们陈家可没有做过这些啊。”

“小姐,奴婢一点也不累。最近啊,太子妃那边总是会将奴婢叫过去,并且太子妃还给奴婢赔礼道歉了,说是之前对奴婢做的事情,都是因为她一时糊涂。”

青儿现在已提起太子妃,便忍不住傻笑。陈醉墨看着青儿这样,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青儿,还真是不记仇啊。若是换做她的话,早就直接咬死太子妃,或者是给她下药了。哪里会留她?

“对了小姐,您怎么也收到了请柬啊?”青儿看着陈醉墨手中的请柬,不解的问道。

“啊这个?这是太子妃刚刚送来的,说是怕我不去。”陈醉墨话落,将手中的请柬随意丢在了一旁。青儿见此,赶忙帮着陈醉墨将请柬收好,然后有些无奈的看着陈醉墨道:“小姐也真是的,竟然这么不珍惜太子妃的一片好心。太子妃将请柬送来这就代表了她对小姐的重视啊。”

听着青儿一口一个太子妃,陈醉墨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道:“是是,我知道了。青儿你先下去吧,”

“是,小姐。”瞧见陈醉墨此刻不想再听她说,青儿倒是也识趣,然后就下去了。当青儿走后,陈醉墨这才坐起身,精神了起来。看着这空荡荡的房间,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眉头。

太子妃……你究竟在搞些什么鬼?

对于司马芸,陈醉墨是打心眼里的不信任,尤其是当上次青儿的事情发生之后,那就更是如此了。

看着一旁放着的烫金请柬,陈醉墨的目光复杂了起来。

总觉得这次很危险。司马芸和项晴儿走在一起,绝对不会只为了来一场宴会促进友谊这种坑事儿!这一点,是绝对的。

不过,该来的总是会来,就算是陈醉墨不想去,宴会也还是如期举行了。

那日清晨,陈醉墨一早便被拽了起来,由于最近青儿完全陷入了对太子妃的崇拜之中,所以,陈醉墨是很少会和青儿说话的,因为一旦说话,就会让青儿不满。对此,陈醉墨也很无奈。

太子妃实在是个做事的好手,宴会的举办本是很难的,但是太子妃却将这些做的很快,很好。陈醉墨打量着太子府的一切,只觉得整个府中好似变了个样子一般。

“很厉害对吧?小姐!”青儿激动的说道。陈醉墨闻言,点了点头,不予置否。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真的很厉害。

宴会的现场,是在太子府的后花园,上次来后花园,还是因为被太子妃邀请,不过赏花没成,却让太子妃怀孕的事情给爆了出来,现在想想,真的是太过巧合了。

来到了后花园,陈醉墨看着规制有序的后花园,以及这里已经到来的人,感慨了。这太子妃当真是很认真啊,看这里的一切,都是太子妃精心布置好的,而这里的人,也大多数都是精挑细选过的,来这里的人,无不是才子佳人,能够有如此大的召唤力,京城中当真是找不出几个来。

“可算来了!我还以为你要放鸽子呢。”见陈醉墨过来,太子妃兴奋的跑了过来,看着陈醉墨道。

陈醉墨闻言,笑了:“我怎么敢放太子妃的鸽子呢?倒是太子妃一个人忙来忙去的我没有帮忙,真是抱歉。”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我都是一家人啊。”太子妃的态度依旧大度,但是陈醉墨却觉得可疑。如果说过去她这样是因为想要让太子对她刮目相看的话,那现在,就有些古怪了。

首先,现在的她已经和自己撕破了脸皮,就算是想要重修于好也很难,但是她却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这着实是不正常。

正所谓,使出反常,必然有妖。

“对了,差点忘了。”太子妃看着陈醉墨,好似忽然想起来什么的道。

“什么事?”陈醉墨不解。然后就见太子妃叫了不远处的项晴儿过来道:“晴儿你之前不是说有话想和陈姑娘说吗?”

“嗯,是啊。”项晴儿看着陈醉墨,站直了身子,脸色有些尴尬道:“那个,过去的事情多有得罪了,还希望陈姑娘不要介意。之前是我不好。”

项晴儿的态度乖巧,可是却让陈醉墨觉得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实在是太反常了!

前两天还是一副要吃了她的表情啊,人怎么可能会变得这么快!

满心疑惑,陈醉墨不动声色的笑了笑道:“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没,没有。”项晴儿是个聪明人,一听到陈醉墨这么说,就知道陈醉墨是不计前事。

于是看着陈醉墨,项晴儿继续道:“对了,陈姑娘,我知道府中有个特别美的地方,难得我们都在,不如一起去可好?”

/t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项晴儿本就不是什么好人,这一点陈醉墨完全可以确定,而此刻她装出来的样子,如果说没有什么目的,那可真就说不过去。眼下,最可能的状况,大概就是项晴儿和太子妃联手了吧?

想到这里,风萧萧不由得苦笑了起来,得出这个结论,于她来说,当真算是个噩耗。

这世上,很多事情往往并不能如意,有些时候,不管你心里怎样清楚这件事情不能做,但是,现实往往会逼迫你,让你朝着那条路走去。大概这便是所谓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吧?

陈醉墨看着眼前一唱一和的两个人,在项晴儿的邀请之下,缓缓露出了一抹无害的笑容,语气平和道:“既然项姑娘这么说,我若是不去,岂不是失礼了?”

听到陈醉墨的回答,本还有些紧张的项晴儿,此刻才是真的松了口气。她看着陈醉墨,压住心底的厌恶,向陈醉墨伸出手。

一旁,太子妃看着这一幕,眸光中闪过了一丝满意之色。这样就足够了。

“好了,我们走吧。”司马芸语气很淡,话落,先一步带头。

很快的,三人便到了项晴儿所说的地方,这里是太子府上的一处废弃花园,不过这座花园里,倒真的如项晴儿所说的一样,有很多漂亮的花,可以说,要比正用于赏花的花园,要更加美上几分。

“看,就是这里。”项晴儿看着陈醉墨,好似邀功一般。项晴儿性格上的改变,让陈醉墨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当看到这些花的时候,陈醉墨的眼里,也染上了一分惊艳之色。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也一样是女子,一样会喜欢这些东西,只是,这些花既然这么美,为何这花园被废弃了?

陈醉墨不解,不过,目光却落在了花园之中那些大红色的花朵上。这里,不同于现在花园的繁花似锦,只有着一种花,它们有着同样的花瓣,散发着同样的香味,看上去,过于诡异。

“这里是殿下从西域带回来的种子,说是叫什么亡魂,殿下开始的时候很喜欢这里,不过后来,不知为什么就废弃了,那时候,殿下还说什么,原来,纵然是将那些东西弄到手,那个人,也不会出现啊之类的话。”

司马芸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尽显无奈之色。

陈醉墨看着这一幕,只觉得一震。

这种感觉,就好似第一次见到司马芸的时候一样,那个时候,司马芸就在纵容着离维炎,不管他做什么,在她的眼中都是对的。

哪怕,他在伤害她也是如此。

这,或许是因为司马芸太爱离维炎了吧?不管什么事情,她都不会停止这样的爱情,因为,一旦停止了,她便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司马芸是太子妃,良好的家教,或许让她养成了只要认定什么事情能够就绝对不会停止的性子。

在她嫁给离维炎之后,她便是太子妃,然后开始了爱着离维炎的生活。若是不让她继续爱离维炎的话,后果会是什么?

陈醉墨无法想象,因为,她不是司马芸。

至于这里的花,大致上她也可以猜到了。

第四章梦中景色

大概是离维炎的梦中,出现了这些花,他觉得只要将这些花弄来,那个人也就会出现。但是事实上,结果却差强人意。

那个女人没有来到他的身边,哪怕,这里的花已经盛开,他的身边,依旧还是空空如也,为此,他才会将这里废弃掉吧?

越想越觉得可能,陈醉墨再看这片花,心中多了一份古怪的感觉。

不管是对司马芸也好,还是对太子殿下也好,她的心中一直都保持着平静。因为她不爱太子,留在这儿也仅仅是因为利用,而反之,太子对她却是用尽了心力。仔细想来,她是否有些过分呢?

或许是时候结束了吧?等太子回来,便对他说要离开吧?至于之后的后果是什么,她也不在意。陈家的事情,她更愿意自己动手去做,而不是依靠着太子。

陈醉墨心中想着,目光坚定了起来。

“太子妃?太子妃?您在哪儿?”外面,小丫鬟的叫声喊起。

太子妃闻言,目光一凛,给了身边项晴儿一个眼神,项晴儿微微一笑,亲昵的拉过陈醉墨,走到了太子妃的身边道:“陈姑娘,你看这花可美?”

“美。”没想到她会忽然抓住自己,陈醉墨眉头皱着,却还是开口道。

然而,就在她话落的下一秒,项晴儿忽然从她的背后推了一下,陈醉墨动作一个不稳,便倒在了地上。而要命的是,在她身前的,是正在赏花的太子妃!

不过,现在想躲开也来不及了,陈醉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和太子妃相撞,然后,两个人一起滚在了地上。

时间,似乎就停止在了这一刻。

尖叫声骤然响起。

陈醉墨闻声响起,对上的,却是司马芸那苍白的脸,还有,脸上那幸灾乐祸的表情。

她正笑对着自己,用着唇形道:你完了。

“太子妃!太子妃!快来人啊,不好了!太子妃流血了!”

项晴儿的声音响起,慌张而恐惧,她看着一起滚在地上的两个人,尖叫着。

很快的,正在参加宴会的人,都聚集到了这边。

众人看着这一幕,七嘴八舌的。

“快,快去叫太医!”

“不不不,应该先将太子妃扶回去。”

“万一出了什么问题,谁负责?”

“这……”

众人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不过,最终所有人还是保持了一致。将太医叫来。

太医来的时候,太子妃的脸色已经惨白的不像话。

“我的老天!”被派过来的太医一见司马芸这副样子,吓得腿一抖,差点儿就在吓晕了过去。

“太医,您可一定要救救太子妃啊。”项晴儿哭的伤心,抓着太医的衣服袖子哭道。

太医闻言,点头,然后命人将太子妃给抬回到了她的房间,而陈醉墨则是沉默的跟在后面。

惊魂未定?不,并没有。如果说没有看到太子妃那幸灾乐祸的表情,或许她还会有后怕,但是现在?

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她又一次被司马芸给陷害了,只不过,这次与以往不同的是,司马芸下了狠手,甚至不惜让她自己的孩子流掉,也要将她置于死地。

虽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导致司马芸如此冲动,但是,知道的是……此刻如果不想点办法的话,那她就真的要惨了,而且说不准还会牵连到陈家!

陈家?

对了!猛地想起陈家,陈醉墨脸色微变,然后跑了出去。

“你这是想去哪里啊?”就在陈醉墨刚刚走出来的时候,项晴儿已经追了出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躲开,我现在没心情陪你们玩。”陈醉墨目光生冷,暗骂自己之前太大意竟然会中这种计谋的同时,也在担心陈家。

如果这件事情全都怪在她的头上,株连九族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一定要事先通知才可以,否则陈家就麻烦了!想到这里,陈醉墨的脸色变得越发的差了起来。

见陈醉墨的脸色变差,项晴儿的表情变得得意了起来:“呵!没时间陪我们玩?你当我们是在玩吗?陈醉墨,别太得意了,你以为你是谁?如果不是太子殿下看上你,你凭什么能在这儿啊?凭着太子殿下对你的宠爱,就敢耀武扬威?怎么?现在知道错了?但是可惜,晚了!”

项晴儿的语气凶狠,话落,她扬起手,狠狠的朝着陈醉墨的脸打了过来。

陈醉墨目光一冷,钳制住了女子的的手腕,看着她,道:“过分的是我?可笑!”

“你,你放开我!”被钳制住,项晴儿挣扎了起来。

陈醉墨目光越发的冰冷,看着她道:“我从来没觉得自己被太子喜欢是一件好事,不过我也很清楚,我的存在让你们很不满,所以我一直在忍让,为了我自己的目的,也为了不破坏你们的生活。但是……你们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先是在宴会上找茬,接着又是想置我于死地,下次呢?”

陈醉墨话落,狠狠的甩开了项晴儿,然后朝着门口的方向跑了过去。

而项晴儿,则是揉着自己的手腕,脸上挂上了得意的笑容。

转头,看向角落处,道:“喂,你看到了吧?这样够不够?”

角落中,传来了一丝轻笑,语气活泼而欢快道:“足够了,不过真是想不到,丞相家的小姐,也会有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时候啊。”

“哼!你不用挖苦我。”项晴儿表情变得阴沉了起来。

“这是唯一的一次,以后我绝对不会用这种手段的。”

“是吗?但是,有一就有二,你注定了是一个肮脏的人,为了自己的目的,为了能够活下去,不惜伤害别人。就好似,那个倒霉的陈醉墨一样。”

暗处,男子的声音越发的欢快。项晴儿闻言,瞳孔猛地一缩,怒道:“住口!你知道我什么?什么都不懂的人,凭什么在这里说我!在”

“我什么都不懂?呵!也罢,多说无益。”男子笑着,然后消失了。

感觉到角落中人不在之后,项晴儿的目光变得幽暗了起来。

摸着自己的手腕,眼中划过了一丝迷茫,忐忑?当然是有的,只是,就算是忐忑又能怎样?她是项晴儿,为了活下去,只能让陈醉墨去死。

谁让陈醉墨那个女人害得她丢脸,害得她被父亲责罚呢?

她有她的生活方式,所以,为了自己,只能这样做。

人不都是自私的吗?她也只是想漂亮的活下去,而不是像狗一样的被人呼来喝去。她没有错,若是说错的话,大概是这个世道的错,是项家家规的错。

天色变暗,本一场备受期待的宴会,成了血的宴会。

众人散场,而陈醉墨则是回到了陈家。

“小姐!”青儿见陈醉墨回来,急忙的迎了上去。

陈醉墨见青儿在这儿,有些惊讶。“青儿你怎么回来了?”

“奴婢在听说那件事之后,就回来了,小姐闯了这么大的祸,如果不告诉老爷的话,怕是陈家也在劫难逃,不是吗?”

青儿看着陈醉墨,一脸正色。

陈醉墨闻言,面色一沉:“你也觉得是我做的?”

“不管是不是,现在小姐已经被怀疑了。”青儿看着陈醉墨,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因为她的心里也很迷茫。

/t是小姐做的吗?她是小姐的丫鬟,不能怀疑自家小姐,而且,小姐也不是那样的人。可是,已经有人亲眼看见了啊?

太子妃那么好的人,不可能会自己伤害自己未出世的孩子吧?

这样两面的纠结之后,青儿此刻完全不知道该相信谁才好了。

而看着不正面回答自己的青儿,陈醉墨也了然。

失笑道:“别露出这样一副表情,我不怪你,毕竟,我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啊。甚至,我也不敢相信呢,做出这件事情的人。”

陈醉墨的话点到即止,话落,看着青儿,目光变得温柔了几分。但是随即,她便严肃道:“好了,先不提这个。我问你,父亲在听说了这件事后,决定怎样?”

“这……”青儿看着陈醉墨,有些犹豫。

“说!”陈醉墨目光一冷。

青儿被陈醉墨的目光吓了一跳,赶忙道:“是小姐!老爷说,不管什么时候,都,都要留下来陪着小姐。”

轰隆!

轰隆隆!

青天白日,陈醉墨听着青儿的话,却如五雷轰顶。

愧疚,无助,以及感动,几种感情混合在一起,陈醉墨哭了。

为她自己哭。

在这个世界这么久了,她一直都是没有什么实感的。

对陈家的人,只是感谢,感谢陈醉墨给了她第二次活着的可能,然后她成为了陈醉墨,所以,要报答陈家。

而对于别人,却一直都漫不经心。哪怕,说着自己喜欢离君泽,也不过是理智的。认定这个人比较适合自己。

也正因为如此,才会镇定的对待一切,将一切都看到平等。可是此刻,陈醉墨真的动容了。

为了她这种人,父亲竟然要留下来?

“不行!不能让他留下!”陈醉墨激动的说着,然后冲进了陈家大院。

然而,当到了陈家书房的时候,陈醉墨停住了脚步。

“请您离开。”屋子中,男子焦急的声音响起。

“老夫说过了!老夫要留在这儿要和老夫的女儿一起。”

“您难道没有听到青儿的话吗!而且,我不是已经和您说过了吗,您的女儿已经死了,那个女人她。”

“她也是我的女儿,不管她是谁,她现在,都是我的女儿。这一点毋庸置疑。”

陈金山的声音很淡,甚至还有一丝无奈。

第五章留下来

“您,您知道?”屋子中,男子的声音再度响起,带着浓浓的震惊。

“是啊,我知道。那个孩子,她不是醉墨,从她醒来之后,见到我的时候开始我便清楚了。但是,虽然她不是醉墨,却还努力的装着醉墨的样子,对我也好,对别人也罢。看着她那样,我着实无法恨起来,也无法……戳穿她。”

陈金山的声音很淡,但是其中的哀伤,却很浓。

“那您想没想过,也许,小姐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才死的?”

“醉墨是老夫害死的,是因为老夫对你们分家的纵容,也因为舍不得让醉墨早些出嫁,最终闹成了那样。而这个孩子,或许是老天爷不忍让老夫太难过,才会来到这个世上吧?”

“别开玩笑了!那么一个冒牌货!”屋子中,男子激动了起来。

“好了,别再说了,我已经说过了,她是我的女儿。这一点毋庸置疑。而为了我的女儿,我愿意做任何事,哪怕是和她一起去死。”陈金山的态度决然。

外面,陈醉墨呆呆的听着,眼眶微红。

原来,他都已经知道了啊。原来,所谓的报恩,都只是她一个人的想法。这个老人,从一开始,就在宠着她,呵护她,哪怕她做出了那么多让人头疼的事情,哪怕,她差点儿害得陈家覆灭,也还是一如既往。

陈醉墨看着这扇门,听着门后的声音,迷茫了。

这种感情,是什么?为了一个陌生人,他也愿意这样。

“小,小姐?”刚刚赶过来的青儿一见陈醉墨在哭,当下就懵了。

陈醉墨闻言,转身,眼泪却落在了自己的手背上。

这是……眼泪?

她哭了?为了这屋子里的人?也为了自己得到的感情?陈醉墨眨了眨眼,可是眼泪却落的更凶了。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奴婢……奴婢错了,奴婢之前不该怀疑小姐的,您不要哭啊。”青儿看着陈醉墨,以为是因为她怀疑她才导致她哭的,一时间有些慌乱。

但是,她这一出声,倒是让屋子里的两个人意识到了陈醉墨的存在。

陈金山与屋子中的人一同跑了出来。

陈醉墨见到两个人之后,暗道果然是随云在啊。

随云自从知道了她不是陈醉墨之后,就一直很受打击,同时,也对陈家产生了愧疚之情,而今在知道这事儿之后,能最快速度劝说陈金山离开的,倒也只有他了。

“你,全都听到了?”随云看着门外的陈醉墨,有些犹豫道。

“恩?听到什么?”陈醉墨眨了眨眼,佯装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见陈醉墨不知道,随云松了口气。然后道:“那什么,我先走了。”

话落,随云便匆匆离开了。

而当随云走后,陈醉墨再看陈金山,跪在了地上。

“这是做什么?”陈金山被陈醉墨忽然跪下吓了一跳,赶忙问道。

陈醉墨闻言,抬起头,正色道:“爹爹,女儿请您离开。”

“胡闹!”

“请您离开,您若是不去避难的话,女儿甘愿现在就自杀,也免得之后被捉走。”陈醉墨看着陈金山,正色道。

“你!”陈金山没想到陈醉墨会用自己的性命做威胁,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为父只是想陪着你走过这些艰难啊。你这孩子。”

“爹爹,这件事女儿本没有错,若是爹爹没有被连累的话,那么女儿一个人,做什么都好做。但是,若是连爹爹也在家坐以待毙,女儿可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了。适才,女儿是从太子府上跑出来的。女儿害得太子妃流产,过会儿太子妃醒了,或者是皇宫里的人来了,女儿怕是就要被带回去了吧?女儿跑来这里,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您能暂时离开。”

陈醉墨看着陈金山,激动的说道。

陈金山闻言,颇为动容。看着陈醉墨,良久后,点了点头。

见陈金山点头,陈醉墨欣喜的站了起来。

然而下一秒却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呼喊声:“人呢?”

说话的人,粗声粗气,而且毫不客气。陈醉墨一听,目光骤然变冷,看着陈金山,道:“看样子人已经来了,您和青儿离开,我跟着他们去就是了。”

话落,陈醉墨转身便走。

而远处,陈金山看着陈醉墨的背影,叹了口气。

“老爷,我们走吧。”青儿恭敬的看着陈金山道。

“老爷?她都不在了,你还要叫我老爷吗?”陈金山目光深沉,复杂的看了眼青儿,失望的说道。

青儿闻言,微微垂下头,语气低沉道:“青儿一生都会是陈家的奴婢,是小姐的狗,还请老爷务必不要将那件事情说出来,青儿只要这样一辈子就足够了。”

“哪怕说出来之后,你会有更好的生活?”陈金山看着青儿,叹道。

“老爷,请您速速与青儿一起离开。”青儿的态度恭敬,没有回答陈金山的话,而陈金山闻言,也只能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大堂内,蓝衣男子坐在椅子上,看着站在自己对面,面无表情却气势不减的女子,笑的无害而纯良:“这大概是我们第二次以这种形式见面了吧?陈姑娘?”

“好久不见,七王爷。”陈醉墨冷声,看着七王爷,心知道这下是跑不掉了。

上次来抓她的人,就是七王爷,而这次,还是他,她和他之间的孽缘,还真是拎不清啊。

“哈哈,还是熟人好说话啊。那么,陈姑娘,看在你是三哥的女人的份上,我就不命人架着你走了,怎么样?乖乖的随我去太子府上?”七王爷看着陈醉墨,淡淡的说道。

陈醉墨闻言,没有反抗:“好。但是我希望这府中的人,你们不要再动。他们都是无辜的。”

“自然,你愿意随我走,我已经很开心了。”七王爷回答的爽快。

陈醉墨闻言,这才安心。

然而,在走的时候,七王爷却是对着身后的人,不着痕迹的做了一个动手的动作。

这是陈醉墨不曾看到的。

跟着七王爷回到太子府,陈醉墨便被七王爷直接带到了太子府上的刑讯堂。

这里,是当初离维炎建造的,用作目的是折磨犯人,以及,背叛他的人。还有,折磨太子妃。

对于司马芸来说,这里曾经是噩梦。不过此刻?却是天堂。

司马芸脸色惨白的披着华贵的狐裘,半倚在摇椅上,目不斜视的注视着前方缓缓而来的人,眼中迸发出令人后怕的恨意。

刑讯堂主位上,坐着的是一身金凤衣裳,眉眼精致却尽显怒意的皇后。

她同样看着陈醉墨过来的方向,目光就好似在看死人一般。

皇后一向是不怒而威,怒意深藏的那种人,但是今日,看到陈醉墨,她心里的怒意却是再也藏不住了。

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期待着有谁能为离维炎生下一儿半女的,但是奈何离维炎对除了他梦中意以外的女人都没兴趣,这么多年她的愿望都没有达成。

好不容易的司马芸怀上了,结果却因为这个陈醉墨捣乱,化为了乌有,这怎么能不让她愤怒?

这个孩子……不仅仅是她的皇孙,更是让司马家对离维炎全力支持的筹码!眼下,真可谓是鸡飞蛋打!

越想越觉得愤怒,皇后再看陈醉墨,怒意就差实体化了。

感受到屋子中的低气压,陈醉墨进来之后,很识趣的跪在了地上。

“陈醉墨,你可知罪?”皇后目光冰冷,看着陈醉墨跪下的方向,冷冷问道。

陈醉墨闻言,抬起头,道:“皇后娘娘说的是什么事?”

“你想装傻?”

“我不知您说的是什么事,何来装傻一说?”陈醉墨看着皇后,一脸镇定。虽然说这事儿几乎是板上钉钉了,但是,她一旦自己主动认罪,那一切就真的完了。但是她若是不认罪的话,或许之后还有翻盘的可能性!

打着这样的主意,陈醉墨准备死不认账!

陈醉墨能想到这一点,皇后自然也不会不清楚。

但是,皇后已经认定了陈醉墨就是害得她鸡飞蛋打的罪人,又怎么会给她不认罪的机会呢?

“好你个陈醉墨!都已经死到临头了,还想嘴硬。项晴儿,你给本宫说!当时都发生了什么!”

皇后冷声,命令道。

/t一直待命的项晴儿闻言,一脸愤愤的站出来,道:“娘娘,当时就是陈醉墨将太子妃给扑倒的,晴儿想要救人,她却整个人都压了过去,还得太子妃流产。后来,太子妃正在被诊治,她却先逃了,晴儿想拦住,却还被她给捏坏了手腕。您看!”项晴儿说着,将那被捏红了的手腕亮出来。

“陈醉墨,你还想说什么?”皇后看着陈醉墨,冷声问道。

陈醉墨闻言,抬起头,一脸无辜在:“我是冤枉的。”

“都这份上了你还想喊冤?是不是要本宫再叫来证人?”

没想到陈醉墨还会喊冤枉,皇后也恼了。

“不管是几个证人,我依旧觉得我是冤枉的。您若是觉得我有罪的话,大可以将我关起来。但是,据我所知律法上可有明文规定,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犯人不认罪的话,是不可以将治罪的吧?”

拉风太子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拉风太子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花语凝香泪研墨,一片诗心画不成

    朱淑真(约1135~约1180),号幽栖居士,宋代女诗人,亦为唐宋以来留存作品最丰盛的女作家之一。南宋初年时在世,祖籍歙州(治今安徽歙县),《四库全书》中定其为“浙中海宁人”,一说浙江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生于仕宦之家。夫为文法小吏,因志趣不合,夫妻不睦,终致其抑郁早逝。又传淑真过世后,父母将其生前文稿付之一炬。其余生平不可考,素无定论。现存《断肠诗集》、《断肠词》传世,为劫后余篇。《减字木兰花·独行独坐》独行独坐。独倡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

  • 为何“养玉”的女人不能碰?

    谁识无机养真性,醉眠松石枕空杯。小小一块绿松石,历经风吹雨淋,在漫长的时光里,慢慢沉淀自己,将最温润的自己呈现在人们面前。绿松石带给人们的,不仅是娇艳的外表,更是一种毅力与坚持,让爱它的人都多了一抹耐性。这是人生的洗礼,也是大自然的恩赐!说起绿松石,不得不说它神奇的功效。绿松石具有祛除风寒、化解淤血、清热解毒、消炎止血、促进细胞再生、增强免疫力等多种功效。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绿松石的假货占据了80%的市场,该如何挑选绿松石就显得尤为重要!一名资深玩家的梦玩友您好!我是华掌柜,五柳文玩的创始

  • 这些经典名句建议孩子背会,绝对受益匪浅

    1、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汉乐府古辞《长歌行》格言大意:年少时不努力学习,长大后就只能徒然地悲伤了。这句话提醒我们,光阴似箭,岁月如流,要珍惜青春年华,奋发有为。2、业精于勤,荒于嬉。——韩愈《进学解》格言大意:学业由于勤奋而精进,由于嬉游而荒废。这句话警示人们,不管做什么事情,要想有所成就,都必须勤勉努力,不要虚度光阴。3、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增广贤文》格言大意:一寸光阴就像一寸金子那样宝贵,而一寸金子也无法买回一寸的光阴啊。这句话常被用于强调时光容易流逝,我们在生活中

  • 为什么越成功的老板越喜欢借钱?看懂少走10年弯路!

    有个穷人,因为吃不饱穿不暖,而在上帝面前痛哭流涕,诉说生活的艰苦,天天干活累的半死却挣不来几个钱。哭了半晌他突然开始埋怨道:“这个社会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富人天天悠闲自在,而穷人就应该天天吃苦受累?”上帝微笑地问:“要怎样你才觉得公平哪?”穷人急忙说道:“要让富人和我一样穷,干一样的活,如果富人还是富人我就不再埋怨了。”上帝点头道:“好吧!”说完上帝把一位富人变成了和穷人一样穷的人。并给了他们一家一座山,每天挖出来的煤当天可以卖掉买食物,限期一个月之内挖光煤山。穷人和富人一起开挖,穷人平常干惯了粗

  • 这间老租界的百年洋行,经他们改造后变身入住率高达95%的网红民宿

    这间百年洋行改造后的民宿名叫“结庐里”,房东是两位90后,一位学艺术,一位学工科。两位民宿新人如何将第一套民宿就做到入住率95%以上?或许从下面的故事中可以得到答案。◆◆◆◆◆摄影师:@摄影师沛溪模特:@猫猫猫阿姨呀第一次走进洞庭街118号的时候,心情只有两个字,惋惜。洞庭街附近不乏背着长枪短炮的摄影爱好者,指导新人摆拍的婚纱影楼摄影师,和流连网红小店的文青们。大家都觉得汉口这片老租界很有风味,作为照片背景很不错,鲜有机会去了解更多,这天我第一次走进老租界的百年日常住宅,和想象中不太一样。图中为

  • 【家族展播季】家族精英队-苏州快乐无限舞蹈队《又见北风吹》团队版

    家族精英队-苏州快乐无限舞蹈队《又见北风吹》团队版编舞:饶子龙投稿邮箱:993558500@qq.com。欢迎来稿,选题、内容、题材不限,文章、漫画、视频均可,但必须确保是原创首发。~“广场舞家族”是全国舞蹈爱好者的窗口,关注舞蹈热点,致力舞蹈普及及推广。免费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文末广告是腾讯平台配送广告,内容与本公众号无关,但您的每一次点击都会给我们带来一点收益。~您的每一份支持都是我们前行的动力。欢迎投放广告,欢迎商家合作。

  • 遇事最有水平的处理方法 (受益匪浅)

    .】蓝色字体真正的高手往往先处理心情,再处理事情;先分析心态,再分析事态。1、沉默有时候,你被人误解,你不想争辩,所以选择沉默。本来就不需要所有的人都会了解你,因此你也没必要对全世界解释。做真实的自己就好。2、平静在你跌入人生谷底的时候,你身边所有的人都告诉你:要坚强,而且要快乐。坚强是绝对需要的,但是快乐?在这种情形下,恐怕是太为难你了。毕竟谁能在跌得头破血流的时候还要做到高兴?但你至少可以做到平静。平静地看待这件事,平静地处理该处理的事情就行。3、弯腰和别人发生意见上的分歧,甚至造成言语上的

  • 快过年了,几句知心话,送给我的微信好友!

    亲爱的朋友轻轻的一声问候融入了我所有的心愿深深的一句祝福蕴含着我无限的思念祝愿群里所有朋友心情好好,胃口棒棒福运佳佳,笑口开开快过年了送给群友几句真心话祝愿所有朋友2018幸福快乐每一天图美话美,花更美再送你最美的祝福愿你开心舒心,事事顺心送给我最爱的朋友!

  • 愿光阴含笑,岁月静好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仓促的让人害怕,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很多时候我们还没认真活过,就要老去了。人生是一趟旅程,你不知道能够遇见什么,我们只有面对,面对离开,只能坦然安静地挥手告别,互道珍重。日子总是这样有时欢喜,有时忧伤,有时孤独有时热闹,看似岁岁无情,却也沧桑有痕。很想感谢自己的坚持,让生命在经历中日渐丰盈。记得有首小诗中这样写道,一天很短,短的来不及拥抱清晨,就已经手握黄昏了,一年很短,短的来不及细品初春殷红窦绿,就要打点素裹秋霜了,一生很短,短的来不及享受年华,便已迟暮”。许多简

  • 婚姻甜蜜究竟有没有秘诀

    当下真正幸福的夫妻并不是很多,大部分的夫妻都是在“凑合着过”,并没有体会到夫妻关系的最高境界“两情相悦的亲密关系”,很多夫妻已经把“过一天是一天”这样的“乏味生活习惯”当成了婚姻的常态,认为婚姻就应该是这样的,这是一种误解,其实婚姻可以过的更加亲密和甜蜜,只是我们很多人根本没有学过如何去经营婚姻就开始经营起了婚姻。那么,婚姻甜蜜究竟有没有秘诀呢?答案是有的。第一个要素:改变永远是自己。你不能指望对方做出变化,你改变不了任何人,除了自己,但是当你真的改变了自己的一些行为习惯,你会发现,身边的一切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