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世子殿下,大侠有喜了 最新章节

2017/12/3 16:44:2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世子殿下,大侠有喜了
第一章 你们还不够道行

春末夏初,青木山上也是一派鸟语花香。世子殿下,大侠有喜了 最新章节微风徐徐,晴空万里。只不过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却与这极好的天气相当不搭。

喊杀声,刀剑相击声,见过无数次的追杀戏码,因为夹杂于其中的婴儿啼哭声勾起了一丝意外的兴趣。

蒙面黑衣人的长刀迎着一身侍卫装扮的人当面劈下,侍卫举刀欲挡,却因为已身受重伤,气力不足,被另一个黑衣人一刀挥开。眼见着刀刃掠过侍卫的面前,马上就要撕裂脆弱的襁褓,将还在为自己的苦命而大哭的婴儿一刀毙命。

只听“叮——”的一声,一个石子突然打过来,一下子将黑衣人的刀打断,断刃险而又险地沿着襁褓的外层擦过,狠狠插在地上。

黑衣人和侍卫都是一愣,侍卫及时反应过来,以刀护着襁褓迅速后撤。说明http://www.xbxys.com/黑衣人见状也回过神来,再次向前意图斩杀一大一小二人。只不过行动间,因那颗凭空出现的石子而多了些许顾忌。

既然已经出了一次手,那么又何妨再出第二次?黑衣人的刀屡屡要劈砍在襁褓上,然而总是被不知从哪里飞出来的石子打断。黑衣人们对视一眼,一批人注意周围,另几个人改为围攻护着襁褓的侍卫。

侍卫并未因为有不知名的高手助阵而放松警惕,反而是愈发小心。怀中婴孩的身份让他不敢怀抱丝毫侥幸的心思,更何况他根本也无从探知那个隐藏着的人到底有何企图。

难道仅仅是路见不平而相助?

侍卫如何想黑衣人是不想理会的,可是有一个在暗处时时刻刻碍手碍脚的对手实在是让人厌烦。世子殿下,大侠有喜了 最新章节警惕周围的几个人被四面八方打来的石子搞得一头雾水,根本找不出究竟是从何处、又是何人在与他们作对。而另一边围攻侍卫的几个黑衣人刀全都被打断,一步也不敢再上前。

“不只知是何方高人?可否现身相见!”一个看似首领的黑衣人高声喊道,眼神凌厉地扫视四周。

许久,并没有丝毫动静。黑衣人有些许骚动,那人又喊了一句:“高人既然要妨碍我等办事,我等技不如人无话可说。可是高人可明白,我等是为谁办的这趟差?!”

嗯?好像还有点意思。

“你们为谁办差与我何干?”声音似从四面八方传来,围绕着在场的众人。网站http://www.xbxys.com/没有人听得出来声源在哪,遑论人在何处。此等深厚的内功,江湖上都少有。

黑衣人继续道:“以阁下的功力,我等自无法从阁下手中抢人。可是阁下可要想好,这件事阁下若是非要插手,恐怕日后会给自己招来祸患!”

隐藏之人哈哈大笑起来,“招来祸患?就你们这个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样子,想来你们侍奉的主子也不是什么好货色。相威胁我?恐怕你们还不够道行!”

“你放肆!”另一个黑衣人许是还有些年轻,心性不够沉稳,虽然被首领拦住,愤怒之下却还是暴露出了原本的声音。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这位的声音似乎有些耳熟啊。”声音透着悠哉和笑意,像是在逗他们玩一样,“让我猜猜,听起来应该不是江湖中人。来自http://www.xbxys.com/那,是哪家的小公子呢?”

首领狠狠皱了一下眉,一咬牙,“走!”

先前出声的那个年轻黑衣人有些不甘心,“可是……”

首领黑衣人用力拽了拽他的袖子,高声道:“既然阁下执迷不悟,我等放弃便是。但是阁下,这笔账,我们总有一日会找回来的!”

“好啊,我等着你们。”

黑衣人陆续撤走,留下侍卫牢牢抱着怀中婴儿。虽内心仍有不安,但毕竟身中多处刀伤,又失血过多,侍卫一踉跄半跪在地上,勉强以刀支撑着上半身。

侍卫强撑着不让自己昏迷,却还是倒在了地上。而在倒下的瞬间,他小心侧过身,将婴儿搂在怀里,依然尽最后一丝努力保护着。

视线变暗,失去意识之前,他模糊看到了一个人影缓步走来。世子殿下,大侠有喜了 最新章节

——————————————————————

青木山深处的一个小屋,平日里的鸡飞狗跳式闹腾,变成了如今的手忙脚乱式。

“玉均哥,你还不快点过来!这小家伙又哭了!”莫薇袇这个任性的大小姐性子,破天荒的遇上了对手——一个根本不知对手为何物的小婴儿。

陆玉均刚一打开院门,就听见莫薇袇带着慌乱的喊声。忍不住想要扶额叹气,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得了这小家伙青眼了,自从那天他从那伙黑衣人手里救出了这一大一小之后,大的因为伤太重至今昏迷,小的大概只是受了些许惊吓,发了几天烧,折腾的兄妹俩一通人仰马翻才算是好转过来。

眼见着莫薇袇被小家伙哭得都快跟着哭了,陆玉均连忙上前接过孩子,用这两天才锻炼出来的还略显生疏的手法微微摇晃着,:“好了好了,不要哭了,乖一点啊~。你看你都把你薇儿姐姐哭成什么样子了?”

许是因为这孩子知道是陆玉均救了他而他的亲人又不在身边,忠心的侍卫又昏迷不醒,从这孩子高烧未退的时候,就格外的黏陆玉均。现在还好些,一开始一直拽着陆玉均的衣角,哪怕人没走只是抽出衣服,也会嚎啕大哭起来。

陆玉均也是无奈,那还能如何?他对小孩子又下不了狠心,况且还是个身世坎坷的孩子,拽着就拽着吧,反正他现在也闲。

本以为退了烧这孩子也就不会那么黏人了,结果确实是“不那么”黏人,只不过可以允许陆玉均在他眼前转来转去,仍旧是不让人出了他的视线。

陆玉均真想给这小家伙跪下了,他长这么大,经过的生死阵仗无数,从没有谁让他这么无可奈何过。

“哼,这么几天我也算是白救他了,就知道找你找你,一见不到你就哭,我怎么哄都没用。”在陆玉均的安慰下,小孩终于渐渐从嚎啕变成了抽噎,再慢慢平静下来。莫薇袇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憋了一口气。

真是最讨厌小孩子了!

第二章 惹麻烦了?

陆玉均抿唇一笑,“大概是你这几天老是给人家扎针、喂药,又是疼又是苦,小家伙见到你就怕了吧。”这么久以来,莫薇袇不知所措的样子,陆玉均也是头一次见。

莫薇袇瘪着嘴,一脸的不开心,“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小孩儿,不疼不苦就想治好病,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肤浅!”

陆玉均哈哈笑起来,“他是个小孩子,薇儿啊,我看你也被他感染成小孩子了!”虽然莫薇袇总是喜欢向他撒娇,可是像个小孩子一样闹脾气的时候还是很少的。

过了一会,小孩子在陆玉均怀里又睡下了,手抓着陆玉均的衣领,刚哭完还带着眼泪的小脸看着可怜巴巴的。“又睡了,大概是哭累了吧。”

莫薇袇凑过去摸摸小孩的额头,安心道:“嗯,也没再发烧,大概就是累了。”

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莫薇袇“哎呀”了一声,“玉均哥,他还没进食呢,这就睡下了,一会儿不得又给饿醒了啊!那岂不是又要哭?!”

陆玉均也愣了一下,“还没进食?”

莫薇袇斜眼看他,语气里满是不服气,“可不是吗,刚醒了就四处找,找不到你就开始哭。我倒是想喂他,可人家不吃,喂到嘴里也给吐了。”

陆玉均叹口气,心想我算是拿你没辙了,“那现在怎么办?叫醒他?”

莫薇袇眨眨眼,随即眼珠调皮地转了圈,道:“这我可就不管了,反正小家伙是你领回来的,我可帮不上忙。”

说着,一转身就跑出了门,边跑边说:“我去热一热米汤,免得到时候他没得吃。至于怎么让他吃,就交给玉均哥啦~”

“哎?”陆玉均抱着小孩抽不开手,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莫薇袇跑了出去。陆玉均哭笑不得,这他要怎么弄?真是唯那什么和那什么难养也……

在莫薇袇的“帮助”下,陆玉均好不容易才喂着小家伙喝了米汤然后好好睡下。照顾孩子就是不容易,比打个三天三夜还痛苦。

“对了薇儿,”把小家伙放到临时做的小床上,陆玉均想起了那个被一起救回来的侍卫,“那个大的怎么样了?”

莫薇袇笑眯着眼摸了摸小孩软软滑滑的脸蛋,答道:“他呀,其实也就是失血过多,没什么致命伤,看时间,今天也差不多该醒了。”

陆玉均点头,“正好,今天能醒我们也好问清楚这小家伙的身世。”

莫薇袇愣了一下,颇有些不可置信,“玉均哥,你不是在江湖上很有些门路的吗?怎么连一个小孩子的身世都查不出来?”

陆玉均毫不尴尬地说:“我这两天懒得动,不想出去查。”

莫薇袇简直想翻白眼,:“算了吧,我看你是又在背着我搞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对吧?!”

陆玉均哭笑不得,无奈道:“你想多了,我有什么事是见不得人的?”

莫薇袇轻哼一声,陆玉均当然不会和见不得人扯上关系。江湖上谁人不知,陆玉均是个无比光明磊落的人。虽然行事有些亦正亦邪,但自从陆玉均出道以来,就一直都是出了名的侠客风范。

“反正我是不会信什么懒得动这种借口的,。”莫薇袇当然不可能信,不过她也不想问,陆玉均想说自然会说,“左右那人也快醒了,到时候把孩子交还给他,咱们也算是尽心了。”

陆玉均点头称是,“没错,这孩子看起来也不像是一般人家,虽然我们不怕事,但麻烦还是少惹一桩是一桩。”

“我可不怕麻烦,”莫薇袇拿起一旁的针包,走去客房,“但我讨厌麻烦。”

——————————————————————

莫薇袇的医术承袭了她父亲,虽还称不上神医,但也是个不错的小大夫了。

之前莫薇袇说那个侍卫将在今天醒过来,陆玉均就想着差不多也该把这个孩子送走了。毕竟任谁家丢了孩子都会心急如焚,更何况是那种不一般的人家。

莫薇袇拿着长长的针缓缓扎进那个侍卫的额前,他皱起眉头像是痛苦般哼了一声,随后缓缓睁开眼,瞳孔略微放大,显得有些迷茫。

不过明显训练有素,他很快反应了过来,用胳膊肘撑起上半身就要起来。

“哎,你要干嘛?”莫薇袇见状连忙摁着他的肩膀就要让他在躺下,“我好不容易给你治好伤,你这就开始胡乱折腾。我可说好了,再把伤口弄破,我不会给你好好治的!”莫薇袇白他一眼,收拾好东西就去熬药了。

陆玉均之前一直站在旁边看着,这时才开口:“不知这位如何称呼?”

侍卫喘口气,答道:“敝姓吴,吴七正。”

陆玉均笑道:“原来是吴兄弟,你伤还没好,就先在此处好好养伤。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能办的我尽量帮忙。”

吴七正身上的刀伤止不住的疼,硬是忍得满头冷汗,点头道:“多谢,敢问阁下是?”

“敝姓陆,陆玉均。”

“陆玉均?青山客陆玉均?”吴七正愣了一下,他知道救自己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却没想到竟然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青山客。

陆玉均十几岁在江湖上行走,因为其武功高强,不少门派都曾想要招揽他,可陆玉均都只是一笑置之。次数多了,陆玉均便放出话去,“陆某无意名利,此生所求无非是青山绿水,闲云野鹤罢了。”

这种话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人嘴里说出来很是让人诧异,可是人家既然都这么说了,别人也比好再言其他,纷纷收了招揽的心思。只不过对于这种“闲云野鹤”的追求,各方都有不同的理解。

最多的,也无非就是少年人心高气傲,不屑屈居于人下。

另一方面,也就是让陆玉均得了“青山客”这么个称号。对此,他还曾自嘲道:“青山客?听着就想起‘客路青山外’,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即使如此,这个名号也传了出去并在江湖上广为流传。

不过在此时此地听到这个不怎么受自己待见的称号,陆玉均也是颇有些别扭。他摸了摸鼻子,道:“的确是在下没错,只不过不知吴兄弟是因何被追杀?”

第三章 带着血腥气的人

听到陆玉均这么问,吴七正猛地一起身,意料之中地扯动了伤口,疼得“嘶”了一声,“陆少侠!在下之前所抱的婴儿不知……?”

陆玉均连忙摆摆手,“这个你不必担心,那孩子正在另一间屋子里睡着,有薇儿看顾,并没什么大碍。”

吴七正闻言稍稍安下心来,道:“还未感谢陆少侠出手相救,在下铭感五内!”

陆玉均呵呵轻笑,“举手之劳,何须言谢。不过在下也是好奇,你为何会被会被那些黑衣人追杀?”说着,见吴七正神色有异,心中也明白他在担心什么,于是直接说道:“哦,如果内有隐情,吴兄弟不讲也无妨。你人虽醒了,但是身上的伤依然很重,至少最近还不能多走。”

吴七正内心纠结了一番,陆玉均就站在一旁看着他,也不出言催促,终于,吴七正道:“陆少侠容在下写一封信,还有劳您送至竹里馆,交给顾先生。”

“竹里馆?”陆玉均暗自思索,那竹里馆名为酒楼,实际上内藏着许多习武之人。他也曾好奇究竟是何人开了这家酒楼,没想到,却还有这般隐藏的关系。

信很简短,只有一行字,吴七正很快就写完了。写完后,吴七正将信交给陆玉均,陆玉均接过来就直接折了起来,并没有半点趁机看一下的意思。

吴七正虽比较相信陆玉均的为人,但毕竟事关重大,见状也还是松了口气。

——————————————————————

竹里馆规模并不似一般酒楼,连开着数家分店。不过陆玉均要送信的那位顾先生,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在总店。

青木山离京城并不远,以陆玉均的轻功不一会儿也就到了。也正是如此,陆玉均才会对青木山竟然有人进行追杀感到意外。虽说已出了城,但也可以算是天子脚下了,居然也会有人光天化日进行追杀?

匪夷所思。

竹里馆内并不算奢华,而是一种内敛的大气,多了些面对江湖的豪放,也不乏京城一贯的贵气。

陆玉均一进馆内,就有小二上前笑着问道:“客官,您想要点什么?”

“来一壶酒,”陆玉均没有急着说要找人送信,而是打算先探探这里的虚实,“再来一盘花生。”

“好嘞,您稍等,马上就来~”小二一甩肩上的抹布,立刻退了下去。

陆玉均来之前就已经想到了这里应该会看管的比平日更严,因此对于在他一进馆时就被人盯住这个事实半点也不意外。

“这位小兄弟,我们兄弟三人可否与你拼个桌?”挑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陆玉均正闲着无聊从窗户向外漫不经心地随意看看打发时间,不知何时过来一伙人,一共有三个。虽然不说是满脸横肉,但也个个都是人高马大的壮汉。

陆玉均笑道:“当然可以,请坐。”

三人陆续坐下,一时桌面上安静下来,比起一个人时的无话总多了一些莫名的尴尬。

过了一会儿,那三人对视几眼,其中一人问道:“不知这位如何称呼?”

“敝姓陆。”陆玉均点头道。

“原来是陆兄弟,在下李大,”那人介绍起了己方三人,“这是我二弟周二,三弟冯三。”周二是个相对瘦一些的,那个冯三则相对矮了一些。

陆玉均抱拳一一见过,两人也都各自回礼。

“不过陆兄弟,看你的样子,不像是京城人士。”李大试探着说道。

“哎,客官,您的酒和花生来喽~”未等陆玉均答话,小二送上了等了许久的酒菜,“哎,这几位客官不知要点什么啊?”

冯三随口道:“要好酒,再来几盘牛肉!”

“好嘞,您稍等~”小二夹着托盘就跑下去了。

陆玉均倒上一杯酒,慢慢嘬饮着,“在下祖籍鄢州,的确并非京城人士。”说着,将花生推了推,道:“一点小菜,几位若不嫌弃,就一同用如何?”

花生被推到桌子中央,还没被动过。李大哈哈一笑,“行走江湖之人,哪来那么多嫌弃不嫌弃的,谢谢陆兄弟!”

李大刚要伸手去夹,突然冯三小声叫了一句:“大哥!”结果被瞪了一眼。

一直没说话的周二打圆场道:“哎,大哥,你知道老三的性子,一个急脾气。你用不着跟他生气。”

李大哼了一声,转头对陆玉均带着歉意地笑笑,“陆兄弟见笑了。”

陆玉均摇头道:“无妨。”说是这么说,他也还是伸了筷子出去先吃了一口。竹里馆不愧是享负盛名的酒楼,哪怕只是一盘花生,也炒得十分入味。陆玉均吃得开心,也不经意地观察这几个人。一身江湖习气,乍一看的确是普通跑江湖的人,但是他明显能闻到这几个人身上的血腥味。

手中必有人命,且不止一条。

那李大吃了花生,周二、冯三也就都跟着吃了起来。“陆兄弟既不是京城人士,来这里是做生意的?”老大问道。

陆玉均抬了抬头,喝下一口酒,调侃道:“怎么,就不能是进京赶考吗?”

三人俱是一愣,还是那周二反应更快些,大笑道:“陆兄弟原还是个希望功名加身的读书人?”

陆玉均放下酒杯苦了脸,摊手道:“在下也是想,只可惜,才疏学浅,连个举人都不是呢。”

冯三另有疑惑,问道:“怎么就只能是考文?武举不好吗?”

李大抬手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下子,“你懂什么,那些个进士可都是天子门生,那是一般的官吗?”

“也不能这样说,”陆玉均对这个也并不那么赞同,“文以安邦,武以定国。文武短了哪一项,那社稷都将难以安稳。”

冯三得了盟友,也忘了方才刚被瞪过的事了,对李大说:“你看吧,陆兄弟也赞同。要我说,好男儿就应该做个武官,征战沙场,那才叫威风!”

这时,小二送上了三人的酒菜。听到冯三如此说,便笑眯眯地接了个口:“不知几位可曾听说威远侯世子?”

第四章 聊得一手好八卦

周二眼睛转了转,“小二哥所说,可是那少年时便上了战场,至今未尝一败的威远侯世子?”

小二弯着腰点点头,“客官说的没错,就是那位世子。要说当世武将,也是少有人能及得上威远侯世子了。且不说人家是个少年成名的将军,到现在那也堪称我大渊的定海神针啊!”

听着小二对威远侯世子如此推崇,冯三是连连点头,但李大却摇摇头,“威名远播、朝廷栋梁是没错,可是我可是也听人说了,这威远侯世子,”说到这,还顿了下,看看四周,然后才低声道:“这世子是个断袖!”

冯三一噎,小二却是“嗨”了一声,“这大户人家哪个没点奇怪性子的?再说了,断袖怎么了,就凭人家的家世,不定有多少男男女…女挤破头往侯府里钻呢。”

陆玉均旁听这几个人谈论那位威远侯世子,对此人他也有所耳闻,只不过江湖人同朝廷中人还是没什么接触,因此也只是略知一二。至于断袖……

周二在一旁终于插了句嘴,“传言都是这么传,可事实如何谁知道?据我所知,也没少人给那位世子送过美人,男女皆有,可人家一概不收。就算拒不得的,也给点钱遣散了。甚至至今都没听闻那位世子有什么桃花,相当的洁身自好。”

李大点点头,“说的也是,也没准是有人故意传这种传闻毁人家名声。”

冯三却犹豫了一下,问道:“那也不对吧,。算算看,那世子也二十多了吧,半点桃花没有,也没娶妻,这香火怎么办?该不会是那世子……不行吧?”

此话一出,几人也有些默然。陆玉均浅笑道:“娶不娶妻、怎么传香火,那也是人家的事,与我们有何干?”

李大笑着应道:“也对,我们这些江湖人自己都还没个定所,何苦操心别人。”

小二撇撇嘴,略有些不赞同,“要说没干系也不能够吧,威远侯一家都是将门,父子两代名将,战功赫赫。如果说这样的将门没了后,那谁知道以后能不能有第二个威远侯府?”

陆玉均盯着手中的酒杯,淡淡道:“即便威远侯世子真是断袖,那又不代表他不会娶妻。那样的家世,怎么可能真的就会允许断了香火。”

周二眯着眼道:“嗯,陆兄弟说的有道理。之前不是还传闻威远侯夫人早就在相看儿媳?指不定现在威远侯世子已经是婚约在身的人了。”

小儿又开始叨叨:“不过这也不用担心,听说那侯夫人不是已经身怀有孕,算算着日子,世子应该是有弟弟了吧。”

突然另一边传来一声怒喝,“安子!跑哪去了不知道招呼客人?!”原来是掌柜的发现半天没看见伙计人影,开始上火了。

“哎呦,跟几位聊天儿忘了正事,”小二吓得缩了缩脖子,“几位慢聊,小的先告退了。”

四个人都笑起来,连连摇头。不多时,那三人吃完了饭,便告辞离开。

而陆玉均的酒却还没喝完。

过了一会儿,陆玉均随意放下饭钱,起身离开座位,向内里走去。酒楼的内部很大,走廊也复杂,三拐两拐就晃花了后面的人眼。

周二轻啧一声,“大哥,这个姓陆的还有两下子。”

李大皱皱眉,悄声道:“这人是个高手,而且言语上也什么都不透露,我们试探也探不出来,只怕来者不善。”

“那……现在要如何?”周二问道。

李大歪头示意了一下,“先去找那个顾先生,然后另作打算。”

“是。”

陆玉均在房梁上将这两个人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挑起一边的眉毛,心想这件事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

顾先生的住所其实很好找。像竹里馆这样的酒楼,一般都会养着自己的一批乐班,而顾先生就是古琴先生。

今日顾先生教完古琴,便回到了卧房。他的时间一般都很自由,除开必要的教学,剩下都有他自己支配。而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研习琴谱,时常会有新曲子作出。

顾先生正在卧房完善新谱的曲子,突然就被人捂着嘴藏了起来。顾先生一惊,叫人已然来不及,正剧烈挣扎,就听见耳边一道声音:“先生莫慌,我是来救你的。”

救?确定不是劫?

正当顾先生想不顾形象翻白眼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顾先生在吗?”

如果是竹里馆的人找他,如果没人应答就会自行离去,过一个时辰再来。可这个敲门之人却是直接将门踹开,两个人影直接闯了进来。

周二呸了一声,“不是说这个时候会在的吗?人呢?”

李大示意他小声些,“难保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事先躲起来了。”

“那怎么办?搜吗?”

李大摇头,“咱们闯进来已是危险,若是他躲起来也不可能会留在房间,还是先走吧。”

说着,二人就离开了。

顾先生料想着恐怕身后那人的确是想救他,既然那两个人走了,也差不多能放开他了吧。

结果那人说道:“等等,先别动,也别出声。”

嗯?

原本合上的门又被打开,原来是离去的两个人又转了回来,李大冷哼一声,“原来还真没在这,看来今天要白费一场功夫。”

周二问道:“那那个姓陆的究竟是不是来找顾先生的?”

“谁知道,就算他是,我们现在也奈何他不得。走吧。”

陆玉均凝神听着脚步渐行渐远,这才放开了一直制住顾先生的手,道:“得罪了。”

顾先生连忙摆手,“哪里话,明明是阁下救了我才是。不过阁下是如何知道有人要对我动手的?”

陆玉均笑笑,拿出怀里收着的吴七正的信,“这个是吴七正让我交给先生的。”

“吴七正?!”顾先生先是一惊,再后是喜,“他终于有消息了!”

陆玉均把信送到后就离开了竹里馆,一路回了青木山。

“怎么样?信送到了吗?”陆玉均一进门,吴七正就坐直了身子问道。

正给他上药的莫薇袇不乐意了,柳眉倒竖,“说了你不能用力、不能有大动作,话都跟着饭一起吃了啊?!”

第五章 临走还被“坑”

吴七正常年在军中,怎么可能应对的了莫薇袇这种女子,刚想解释,又被莫薇袇狠狠一勒绷带,疼得他脸都白了。

“再不好好听医嘱,本姑娘让你以后都下不了床!”说完就气哼哼地收拾药箱。

吴七正一脸苦相,看得陆玉均暗笑不已。

“嗯咳,那个,信我已经带到了,顾先生说他有数,让你放心。”

吴七正长出了一口气,“那就好,多谢陆兄了!”

“何必言谢,帮人帮到底嘛。”陆玉均笑道,“话说回来,薇儿,吴兄弟的伤势如何了?多久能离开?”

莫薇袇把药箱一合,瞥了吴七正一眼,“就他这个不知轻重的,听话那七天之后就可以,不听话……哼!”

陆玉均摸摸鼻子,“既然如此,薇儿你这几天就照顾一下吴兄弟吧,我要出去一阵子。”

“啊?”莫薇袇一脸你逗我,“我照顾他?玉均哥,你是不是忘了这人是你带回来的?凭什么现在就扔给我了?”

陆玉均好言劝道:“薇儿,我是真的有事要办,你就帮帮忙,也不会太久,过一阵子自会有人来接他。”

莫薇袇把药箱一顿,“要我帮忙可以,但这忙可不能白帮。”

陆玉均挑眉,“你又想要什么?”

莫薇袇眯起眼睛,典型的狐狸相,“我要洛水草!”

陆玉均满是被敲诈勒索的表情,而旁边的吴七正则有些莫名,“什么是洛水草啊?”

莫薇袇小算盘达成正开心,也不介意回答一下这个不听话的病人一点小问题。

“洛水草是一种草药,虽然好找,但是不好采,更不好保存。”莫薇袇从另一边的橱柜上摸出一个小玉盒子递给陆玉均,“那草只能用玉盒封存,而且采的时候不能伤根还要用内力温养以保护药效。”

“这么复杂?”

“还不止呢,”陆玉均叹气,偏偏摊上这么个义妹,他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啊……“洛水草名为洛水,实际上生长在虞山山崖下。山崖极陡,还有些蛇虫猛兽出没。”

吴七正彻底吓到了,虞山山崖他是去过的,行军时曾路过那里。山崖有多陡峭他都知道,有多危险他也清楚。没想到莫薇袇竟然要自己义兄去那种地方帮忙采药?

莫薇袇可见不得他这种表情,瞪他一眼,“你这表情什么意思?难道我还会害玉均哥不成?以玉均哥的实力,采个洛水草顶多就是麻烦而已,根本没有任何危险!”

吴七正没有答话,而且移开了视线。他可是怕了这位莫姑娘了,要是再惹恼了她,只怕明天的药就直接变成黄连了。

陆玉均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对莫薇袇道:“薇儿,到时候会有人来青木山带吴兄弟走,你记得注意一下。到时候把人送出去也行,至少别让阵伤了人。”

“这我知道,”莫薇袇点头,“只要那些人别乱闯,自然没人会受伤。”

第二天一早陆玉均就离开了,莫薇袇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不过那个玉盒一惊不见了踪影,想必是陆玉均已经带走了,莫薇袇轻笑着去熬药了,今天心情好,决定少加点苦药。

顾先生在陆玉均离开之后就去找了自己的上线,并将那封信交了出去。众人找了吴七正那么久,如今终于有了音信,上线也松了口气。

“你先回去,我会尽快将消息传给侯府。”陈秉,就是顾先生的上线,说道,“你记得回去要小心行事,这几日风头正紧,有人专门针对侯府。”

顾先生点头道:“我知道。另外,那个来给我传信的人……”

“人怎么了?”陈秉略显疑惑,“不是吴七正派来的吗?”

“怎么可能?”顾先生苦笑了下,“那人看起来明显不像是吴七正派过来的。”还特地加重了“派”字的读音。

不是派来的……陈秉低头思索着,以吴七正的谨慎程度,应该不会将重要的消息交给不可靠之人。至于送信人的身份……

“你回去之后先等消息,不出意外这几天吴七正就会回来了,到时候那个人到底是谁,自然就知道了。”

“好。”

————————————————————

正如陆玉均所说,他离开之后没多久,莫薇袇就发现有人闯阵。也还好她发现得早,那些人只是被困住而已,尚未有人受伤。

既然来接人的都到了,自然就没莫薇袇什么事了。

本来是这样的。

可惜,那个小家伙又不干了。

陆玉均刚走的那几天小家伙哭得简直要断气,但是大概是发现再怎么哭,自己想见的人也没出现,也就慢慢地不哭了。

只是又黏上了莫薇袇而已。

搞得莫薇袇还捏着他的小鼻子抱怨过,“你这小东西,玉均哥不理你了才知道找我,小坏蛋!”

就因为小家伙“黏性”太强,导致莫薇袇不得不跟着那些人一起走。虽然说莫薇袇知道这小孩哭虽哭,但哭着哭着知道没用也就不哭了,就没想跟着过去。可是来人可不忍心他那么哭,掉一滴眼泪跟要他们命似的,更何况是哭到睡过去。

莫薇袇就这么年纪轻轻地带起了孩子……

陆玉均离开青木山后,就直奔睦州而去。之前他收到飞鸽传书,说是他要找的人有了消息,于是才将青木山的事托付给莫薇袇。

当他到达睦州之后,发现这里和京城一样,变得有些奇怪。

之前他在青木山时也时常进经常去买点东西或者随便逛逛,但是后来发现越来越多的江湖人汇聚在京城。一般来讲京城这种天子脚下、戒备森严的地方,江湖人都不会特别喜欢,毕竟江湖习气重的容易惹事。

睦州倒是一向戒备松散,不像京城,但是江湖人一样不喜欢。因为睦州是个边塞之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外族来抢掠一番。

如今大渊正是强盛时期,但是哪怕有威远侯这样威震天下的武将,外族还是会兴兵掳略。

游牧民族的通病,逐水草而居,冬天若不掳掠边塞,是很难度过的。说到底,一切都是为了生存。

世子殿下,大侠有喜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世子殿下 或 大侠有喜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推荐

  • 再婚爱妻要复仇11章(第十一章嫁给我,帮你复仇)

    原标题:再婚爱妻要复仇11章(第十一章嫁给我,帮你复仇)小说:再婚爱妻要复仇第十一章嫁给我,帮你复仇“嫁给我,我帮你复仇。”秦时景目光灼灼,那双深邃的眼睛,好像一个漩涡,有着特别的引力,将顾清清一点一点的吸进去。轰……此话一出,顾清清顿时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她的目光中充满惊骇。嫁给他?他在开什么玩笑?是她在做梦还是这秦二少病糊涂了?他竟然要娶她?这怎么可能!“你不信?”秦时景好似已经猜到了她的反应,轻笑着问她。顾清清被震惊找不到天南地北了,她双手紧张的交握在一起,不安的看着秦时景。他不仅不要她赔钱

  • 婚不可挡:宫少再追妻11章(第十一章 跟我回家)

    原标题:婚不可挡:宫少再追妻11章(第十一章跟我回家)小说名:婚不可挡:宫少再追妻第十一章跟我回家终于熬到了下班,独自坐在座位委屈了好久的方靖涵在大家都离开办公室半天,才反应过来这里已经空无一人了,如梦初醒的抬起头,面对着空荡荡的地方,叹了口气,才起身离开。她刚才只是在不停的回想,过去和宫泽瑞的甜蜜,以及刚才他不信任自己的表现。那个曾经只要自己说,就无条件相信的男人到底去了哪里?这样的问题浮上心头,让人想要下意识的无视掉。不想思考,不想理解,不想知道答案。因为害怕,怕那个答案是,没有理由的消失了

  • 重生契约:步步沦陷11章(第十一章 粉身碎骨)

    原标题:重生契约:步步沦陷11章(第十一章粉身碎骨)小说书名:重生契约:步步沦陷第十一章粉身碎骨“顾承珩,放我出去!别逼我动手!”秦尔卿也挫败了,声音有些冷漠,只是那双黑瞳却倔强的看着顾承珩。闻言,顾承珩却是勾唇一笑,挑眉看着面容冷静的秦尔卿。动手?这个蠢女人想和他动手?他抓住秦尔卿的手一用力,便径直将秦尔卿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顿时,秦尔秦只觉一股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他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紫檀木的香味。那股香味清清浅浅,不浓烈,却又让人瞬间提神。“动手?嗬……有趣!”他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就像一只高

  • 我的董事长老婆11章(011 请喝酒)

    原标题:我的董事长老婆11章(011请喝酒)小说:我的董事长老婆011请喝酒011请喝酒秦川没少跟人打交道,他看人还算是很准的。金阳这种人,绝对不是什么心宽之人,看他眉宇间那狭窄的缝隙就知道,心眼小的要命。尤其又是娇生惯养的货,被自己羞辱过,肯定是怀恨在心。眼下突然这么热情,实在是有古怪啊。“金阳,不好吧。”秦川拒绝道,“上班时候喝酒,这要被我们张主管抓到了,我还不被扒一层皮?”“怕什么!”金阳一拍自己的胸膛,“我是谁啊,我可是营运主管的儿子!那张大拿,看到我也得给三分薄面!放心,这事就交给兄弟

  • 极品小职员11章(第十一章 你在可怜我)

    原标题:极品小职员11章(第十一章你在可怜我)书名:极品小职员第十一章你在可怜我秋彤今天穿一身深色的职业装,头发挽成了一个发髻,年轻美丽的外表之外,还给人一种不威自严的气场。我被秋彤的气场镇住,不由就对秋彤产生了一种敬畏,全然忘记了这是我在网络上的凄苦知己浮生如梦。会堂里非常安静,大家似乎都怀着和我一样的心情,都聚精会神地看着秋彤,等待秋彤讲话。简单几句开场白,秋彤接着就进入了主题,侃侃而谈发行工作的重要性和销售原理,谈得十分内行专业。会场里依然很静,大家都认真听秋彤的发言。这时,赵达剑抽出一支

  • 余生太长,非你不可11章(第11章 我说了不是我!)

    原标题:余生太长,非你不可11章(第11章我说了不是我!)小说名称:余生太长,非你不可第11章我说了不是我!最终,那个阳光开朗的少年还是离开了。自从那天后,宋依然就被关在了屋子里,房门不能离开半步。选择了一个好日子,冷继尘还是举办了葬礼。“少奶奶,少爷让我接您过去。”管家走来,恭敬说。宋依然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只起身,点头说:“我换身衣服。”她去浴室里换了一身黑色朴素的衣裙,脸上画了淡妆,却还是掩盖不住眼角一抹伤痕,却并不影响她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美丽。她走出门,下楼梯时,问管家。“他是不是到现在还

  • 重生之风华庶女11章(第11章 撞破嫡姐的丑事)

    原标题:重生之风华庶女11章(第11章撞破嫡姐的丑事)小说名称:重生之风华庶女第11章撞破嫡姐的丑事冥绝尘,绝对是只狐狸。竟然想着这时候就要破了容锦的身子,要容锦义无反顾绝对留在他身边。想必这冥绝尘如此张扬大胆的行径,无惧向府的耳目,就是要毁了容锦的贞洁,要容锦被众人痛骂,天下人耻笑,让她走投无路彻底归顺与他。真是狠毒,上一世可怜的容锦还当是太子的恩典,死心塌地,珠胎暗结,背负天下恶名,最后只做了太子一个没有名分的侍妾。今日,她向荣锦要逆天改命,彻底弄垮太子。“太子,不要,这是向家。”“你早晚都

  • 坏蛋王妃很嚣张11章(第一卷 下嫁王府第11章 初遇小妾)

    原标题:坏蛋王妃很嚣张11章(第一卷下嫁王府第11章初遇小妾)小说名称:坏蛋王妃很嚣张第一卷下嫁王府第11章初遇小妾阳光透过窗子透进来印在地上,亮晃晃的,慕雁歌睁开惺忪的眼睛,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感觉全身很累,她闭上眼睛揉揉太阳穴,脑海中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她好像出嫁了,而且还嫁给了离王,欧阳离镜。“小姐,您醒了啊,女婢给你准备早点。”巧儿推门进来就看到慕雁歌已经起身了。“好。”她起身洗漱,她穿越过来后并不太习惯巧儿的服侍,有些事情还是习惯自己动手,还好巧儿并没有说什么,也许真正的慕雁歌也是

  • 宠妻无度:首席少帝请矜持11章(第11章 太过分了)

    原标题:宠妻无度:首席少帝请矜持11章(第11章太过分了)小说名字:宠妻无度:首席少帝请矜持第11章太过分了夏允薇不可置信地捂着脸颊,看着气得满脸通红的夏坤:“老爸……”从小到大,老爸还没打过她,甚至舍不得打她。夏坤怒不可遏:“你这个孽障!逃课,闹事,打架,除了这些你还会干什么?简直无法无天,你居然……夏允薇,你还知不知羞!”不分青红皂白被当众甩了一耳光,夏允薇心里委屈极了,她是个火爆脾气,正视着满脸怒容的老爸。“在你眼里我就是个惹祸精!老给你丢脸!你也不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真是越长越出息

  • 草包逆袭:驭蛇三小姐11章(第11章 苏悠悠的狠戾)

    原标题:草包逆袭:驭蛇三小姐11章(第11章苏悠悠的狠戾)小说名:草包逆袭:驭蛇三小姐第11章苏悠悠的狠戾陈锦华的一声令下,她身后站着的几名丫鬟婆子相互对看了一眼,忍住心中的恐惧,心不甘情不愿的朝着苏悠悠冲了过去。“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苏悠悠见陈锦华是铁了心要对她动手,一不做二不休的抬起了身旁的椅子,眼睛都不眨的对着那群丫鬟婆子砸去。她苏悠悠就算现在身子极其的弱又怎样,也还不是弱到可以任人欺负的地步。这些丫头婆子,她就算是打死了又怎么样?她还真不怕这个老不死的贱女人将她送官。“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