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鬼夫摆渡 大结局

2017/12/3 9:38:31 来源:网络 []

书名:鬼夫摆渡

第1章 脖子上的瘀痕

  一道幽暗晦涩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说明xbxys.com

  “我叫叶梅,今年二十三,我家在北城涧邺小区,三月十七号晚上九点死在家中!”

  是谁?谁在和我说话?

  我惊恐的睁开了眼睛,在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女人,她的一头长发直达腰间,每一根发丝都好像是在滴着血一样。

  甚至可以看到黑暗之中,那鲜红的血滴到地上的时候所发出的滴答声响。

  一滴,两滴,散发着妖冶的光芒,还有那极度的血腥。

  “你……你是谁?”我有些惊恐的看着她。

  她又是往前走了几步,我突然发现,她的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就连脖子上,都有一道深的可以看到里面的骨头的口子。

  那模样就好像是被什么利器将头和脖子差点给割开了一样。

  甚至可以看到,脖子那儿的切口,正在不断的往外渗着血。小百姓养生网

  “我叫叶梅,今年二十三……救……我”眼前的这个女人并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将刚才和我说的话,重新重复了一遍。

  这一次,她的眼神呆滞,只是怔怔的望着我,说话的时候,就好像是在耳边低喃。

  “我知道你叫叶梅,可是你为什么要我救你?”我不断的告诉自己深呼吸,千万不要害怕,千万要冷静。

  听到了我的声音以后,那原本呆滞的眼神突然变的嗜血了起来。

  呵呵呵,叶梅突然诡异的笑了起来。

  “因为……”叶梅的舌头突然的舔了舔嘴唇,那苍白的唇上还带着些许早已经干涸的血痂,“因为我被人杀了,而你是……”

  那疯狂的笑声整个的充斥在了我的耳中,我的心愈发的扑通狂跳了起来。

  被人杀了?

  “那……那你找我做什么?”我讶异的看着叶梅,眼里满是惊恐。说明xbxys.com

  叶梅的一只染着血的手在我的脸上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就好像是在摸着自己心爱的东西一样。

  她突然的靠近了我的脸,贴的是那么的近,我甚至都可以闻到她身上满满的腥臭味道。

  “我自然应该找你!”叶梅的眼中带着戾气,恶狠狠的说道。

  那模样,仿佛我就是那个杀了她的人。

  “但是我……”我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那脖子往外喷涌的血,喷溅洒在了我的身上,我的一双手瞬间变成了血色。

  叶梅狰狞的瞪着我,看的我毛骨悚然。

  我不过是想要说我是一个普通人,根本就办不到她所谓的救,而且都已经死了,还能够怎么救?

  可是叶梅却一点都不许我拒绝,只要我露出犹豫的神色,她就立刻张牙舞爪了起来。推荐http://www.xbxys.com/

  “你必须帮我!”叶梅冷笑了一声。

  哪有这样的,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鼻腔里面那血腥的味道愈发的浓郁着。

  “对不起,我……我帮不了你!”我摇了摇头,声音颤抖着,不敢睁开眼睛看她。

  叶梅听到了我的拒绝,那犹如利爪一般的手,猛力掐在了我的脖子上。

  “你必须救我,你必须……”叶梅狠戾的将我压在身下,脖子被死死的掐住,无法呼吸,顿时我的脸因为窒息而憋得通红。

  我挣扎着,用力的将叶梅的手推开,试图将那脖子上的手扯开,奈何我的力气根本就抵抗不住她的力量。

  “放……放开我!”我奋力的挣扎着。小百姓养生网

  眼前只能够看到叶梅那得意的笑容,眼中满是森冷的寒意。

  那个模样是真的打算掐死我,怎么办?

  “放开我!”我大声的叫了起来,猛的坐了起来。

  身上到处都是冷汗,当我坐起来的时候,发现眼前没有了叶梅,只有我这个黑漆漆的房间。

  原来只是一场梦吗?我下意识的摸了摸我的脖子,到现在都觉得难受的很。

  手触碰到了脖子那儿,之前叶梅的那恶意满满的眼神立刻袭来,吓的我手一个哆嗦。

  耳边好似又出现了叶梅那凄婉的笑声,让人害怕。

  当我的手准备放下去的时候,突然的看到了那在黑暗之中还好似在流转着亮光的黑曜石手链。原文http://www.xbxys.com/

  手链传来舒服的凉气,好似要将我刚才受到的所有惊吓都抚平。

  难道是这个黑曜石手链帮着我清醒过来的吗?甩了甩头,暗暗笑话自己脑子不清醒。

  叹息了一声,整个屋子里面漆黑而且静悄悄的,我莫名的觉得恐惧,实在是吓人。

  拿起了手机,看着现在已经是凌晨的四点四十四分的时候,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就这样傻傻的坐在了床上,我的手不停的拨弄着黑曜石的珠子,睡意全无。

  原本以为会一夜无眠,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看了一眼哪怕睡觉的时候都还牢牢的握在了手里没有松开的手机上的时间,已然是十点多了。

  一把将被子给掀开,穿上拖鞋走到了浴室,来到了镜子跟前。

  等等?……脖颈上为什么会有淤痕?难道是被叶梅掐的?

  可!那不是一个梦吗?

  叮叮叮……

  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我有些觉得奇怪,下意识顺手滑到了接听键。

  “喂……”我的声音此刻居然这么的沙哑,好像是嘶吼了很久才会发出来的声音一样。

  听到了手机里面传来奶奶的声音,我下意识的将手里的牙膏都给挤的掉出来了许多。

  “是彤彤吧?”奶奶的声音愈发的苍老了起来。

  我点了点头,就好像眼前出现了奶奶的模样。

  “是我,奶奶今天怎么没上山呢?”按照奶奶平时的习惯,现在这个时间应该是在山上找那种山精的头发。

  我看着镜子里面,自己脖子上面的那道掐痕,我轻轻的一碰,火辣辣的疼。

  “彤彤,你老实告诉奶奶,你昨天晚上是不是碰到什么怪事了!”奶奶的声音有些急促。

  怪事吗?我昨天晚上!

  我猛然的睁大了眼睛,昨天一天我都挺正常的,除了……那个梦!

  想到了奶奶的身份,我老老实实的将昨天晚上遇到了叶梅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手机的另一边顿时听到了倒吸了一口寒气的声音。

  沉默了许久之后,我这才听到了奶奶的声音响起。

  “真是作孽啊!”奶奶的声音有些颤抖。

  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第2章 奇怪的男人

  “你的手链记得千万不要取下,它会保护你的!”奶奶再一次的警告了我。

  这句话从小到大就已经是说过很多次了,小时候因为淘气不小心把这个黑曜石手链弄丢了,还因此挨了好几顿打。

  若是换成了平时的话,我一定会说奶奶封建迷信什么的,可今天不知道怎么的,我什么都没有,只是赶忙的答应了一声。

  “给你的《万鬼秘录》你一定要记得看。”奶奶又对我交代了一声。

  我答应了一下,其实《万鬼秘录》到底在什么地方,我都忘记了。

  “是,我知道了奶奶。”走出了浴室,一路走到了客厅。

  此刻窗外的阳光洒了进来,暴露出来的伤口因为阳光的出现而愈发难受,不得不拉上了窗帘才好。

  和奶奶闲聊了几句之后,我脖子那又疼又痒的,非常难受。

  我难受的呻吟了一声,手机对面的奶奶关切的声音传来。

  “奶奶,我昨天做梦的时候梦到了那个叶梅掐我的脖子,现在脖子这儿又疼又痒的,好难受!”我这么说的时候,脖子那放肆的痛痒着。

  我的手忍不住的想要抓,可不管我怎么抓,这感觉反而是放大了许多。

  那痛痒的滋味,瞬间无限放大,整个脑子里面充斥着痛痒的感觉。

  “彤彤,千万不要抓,会把肉抓烂的,你现在按照奶奶说的做。”奶奶的语气有些凝重。

  我赶忙的答应,这个时候只要能够赶紧把这个感觉给控制住就好了。

  明明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这样了?

  我现在还可以看到我的指甲里面全是血,心中一惊,立刻向着浴室跑去。

  那儿是有镜子的,当我照了一下才发现,我的脖子那儿全是血,而且一些地方已经被我给抓烂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些原本是掐痕的地方,越来越红,红的发紫,而被我抓过的地方,冒出来的居然是黑血。

  按照奶奶的话,我将厨房里面都翻了天了,才找到了那么一袋糯米,随后将生姜捣碎了之后,和糯米完全的混合在了一起。

  又是找了一条纱巾,将那些沾了生姜汁的糯米全部灌了进去,赶紧的围在了脖子上。

  当我将脖子用纱巾团团的围住了以后,果然那种感觉就减少了许多。

  虽然当那生姜汁触碰到了伤口的时候,辣的肉疼。

  却比刚才,舒服多了。

  终于得到了解脱,我的眼中满是喜悦。

  “这个办法只能够维持三天,你赶紧的回来一趟。”奶奶明显松了一口气,却也郑重的提醒了我一次。

  每次奶奶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和我说的时候,就会是这个语气。

  这次我也不敢顶嘴,赶忙的表示一定会回去。

  将电话挂掉了之后,我将指甲里面属于自己的血完全的洗去,这才拿起了手机。

  “喂,是李老师吗?”

  我打了一个电话请假,脖子上面的伤疤我可不想在拖延了。

  而我现在并没有发现,我的黑曜石手链在这个时候,突然红光乍现,随后诡异消失。

  我随意的拿了几件衣服装好之后,提着箱子就走出了门。

  因为这边的人大多数都是上班族,这个时间根本就没有什么人会走,因此路上的行人并不是非常的多。

  这个地方距离我的学校非常的近,但是巷子却格外的错综复杂。

  当我一个人拖着箱子就这样的走在路上的时候,那响声听着格外的刺耳。

  “小美女,你一个人!”一道明显带着调戏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原本就心急的很,此刻突然的被这人给拦住了去路之后,心中愈发烦躁。

  “让开。”我没好气的说道。

  这个人看起来流里流气的,我只想要赶紧的离开。

  当我抬头一看的时候,发现他的整个左眼上下,有一道疤痕。

  “哟,还挺拽的!”那人猛推了我一下。

  我有些站不稳,接连的往后退了几步,没想到我已经无路可退。

  如果现在是被一个帅哥壁咚,我想我也不会高兴到什么地方去,救命才是最重要的。

  尤其眼前的人用这样的办法,我只觉得反胃。

  此刻去路完全的堵死,这人的整个身体都恨不得完全贴到我身上来。

  “好香!”这人居然在我的脖子那闻了一下。

  呵!还香味……

  所以是他嗅觉出了问题吗?

  明明我的脖子这是一股生姜加糯米的味道。

  我鼓足勇气,直接提起膝盖就是往前方一踹。

  “啊……”那人的惨叫声立刻响起。

  终于脱离了此人的控制,我丝毫不犹豫,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拖着行李箱往前狂奔。

  只是还没有往前跑几步,身后那人已经追了过来,将我按倒在地。

  “老实点!”我看到了就放在我眼前那明晃晃的刀,只能先认栽。

  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你有刀,那算你厉害。

  那人嘿嘿的一笑,声音听着格外刺耳。

  当他的手在摸到了我的黑曜石手链的时候,伸手将抢夺了起来。

  “不可以!”我赶忙的挣扎了起来。

  嘶,为了不让这手链被抢走,我的手心被刀划伤,鲜血顿时冒出了不少。

  “嘁,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在动一下,马上杀了你!”这人看着我手腕上的血,手又是死命的按住,想要将我的手链给取下。

  “彤彤,手链绝对不可以离开你!”我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奶奶的叮嘱。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用力的一通猛踹。

  “给我滚!”我怒吼一声,接连的又是往前猛踹了几脚。

  血顺着流下,将整个黑曜石手链给彻底的镀上了一圈血红。

  红光再一次的乍现……

  砰!

  “你……哪里来的小子,居然敢管老子的闲事!”那人的吼声让我觉得惊喜。

  是有人突然出现救我了吗?

  我兴奋的回头一看,只见一名全身只是穿着一件白色长袍的男子出现在了眼前。

  虽然只是一个背影。

  可是这衣服,好奇怪?

  难道是艺术系的吗?

  “滚。”这奇怪的人怒吼一声。

  白色长袍背影的男人根本就没有动手,但是那人却自动的被震飞了出去。

  好厉害!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刚才对我下手的人,就这样倒在了地上,不知死活。

  “真蠢。”我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抬眼一看,这人不就是刚才出现的奇怪的人吗?

  但是为什么要骂我呢?

  “你……”我冷哼了一声。

  如果不是看在这人是刚才救了自己的份上,我一定会骂回去的。

  “呵,这么蠢,脑子长着做什么用的!”怪人又是莫名其妙的骂了我一顿。

  这个人,我这脾气顿时就要上来了。

第3章 就这样被非礼了

  第三章:就这样被非礼了?

  怪人直接将我那被刀划伤的手腕举起,那只纤细修长而白皙的手只是轻松的一晃,伤口瞬间合拢了。

  “你……你你你……”我惊慌的说不出话来。

  没了,伤口没了!

  “楚琛。”怪人从袖口拿出了一块丝帕将我手腕上的血迹擦去。

  我有些没大明白,又是疑惑的看着他:“什么?”

  哔……

  我又被壁咚了,为什么我要说又呢!

  “我叫楚琛,记住了!”怪人此刻和我脸贴着脸,极其的靠近。

  他一字一字的说出这句话,我赶忙的点头。

  这个人实在的太奇怪了,这么长的巷子,不可能突然的这么突兀出现一个人。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

  “呵,这是想到我是什么身份了?”楚琛邪笑了一声。

  “你是鬼……”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可是我的身边为什么会有鬼呢?

  我并不是一个生长在宣扬科学反对迷信的家庭。

  从小我就知道,奶奶是我们那儿最厉害的鬼医。

  她不仅擅长术法,尤其有一门绝活,那就是给鬼治病。

  只是我却从来都不知道,奶奶是如何给那些根本就看不到的鬼医治的。

  甚至我还记得当年我拒绝了奶奶的要求,继承鬼医的传承的时候,奶奶眼中闪过的那一抹情绪。

  不过她并没有强求我,只是那之后,很少让我去她屋后的房间。

  “呵呵,还不算太蠢。”楚琛直接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挣扎了一下,眼中带着些许的祈求。

  “所以你能放开我吗?”我的声音糯糯的。

  我记得奶奶说过,若是遇到了鬼,千万不要激怒他们。

  所以现在,虽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可是却也知道,乖巧一点应该是没问题的。

  “想让我放开你?”楚琛在我的耳上亲舔了一下,我顿时一阵腿软。

  天啦,怎么办?

  原本以为他会就这么算了,只是……他却在我的耳下咬了一口。

  属狗的吗?我瞪了他一眼。

  “以后……你归我了。”楚琛邪魅的一笑。

  若是楚琛现在正常一点的话,我只是看着他的那张脸就可以发花痴,可惜的是,他在我的眼里,现在就是个喜怒无常的神经病,不对,是神经鬼。

  不过我现在不应该纠结花痴的问题,而是楚琛说的话。

  他说,我是他的了?!

  “你别胡说,你以为你是狗吗?做个记号东西就是你的了?”我冷哼了一声。

  楚琛呵呵的笑了笑,眼中带着我有些看不懂,但是自觉却告诉我非常危险的眼神。

  “我是鬼,不是狗。”楚琛舔了舔嘴唇。

  我下意识的就想要推开他,但他只是一只手,就将我的两只手全部抓住,动弹不得。

  恐慌的闭上了眼睛,大脑一片空白。

  好像被强吻了……

  “在回味吗?”楚琛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耳边响起。

  不知道什么时候,楚琛已经放开了我。

  我睁开了眼睛,一颗小心脏砰砰砰的狂跳。

  “你才回味,你全家都回味!”我瞪大了眼睛,表达着自己的愤怒。

  楚琛闻言,只是轻笑一声:“我的确在回味。”

  他的眼睛上下的打量了我一番,满是暧昧到那种看的人面红心热的眼神。

  “滋味不错,下次继续。”楚琛充满磁性的声音再一次的惊到了我。

  那一双桃花眼笑起来的时候,格外的诱人。

  他居然还想要继续?别以为你长的帅我就不会打你。

  我使劲全身力气冲着楚琛踹出一脚。

  “唉,想让我给你按腿就直说。”楚琛无奈的看了我一眼。

  他的手将我的腿完全的制住,那纤细修长的手指在我的腿上按压了起来。

  真的在给我按摩?!

  从小腿一路到大腿,激起了我无数的鸡皮疙瘩。

  “那什么……我还要去赶火车。”我尴尬的笑了笑。

  将腿收回来之后,楚琛立刻走到了我的身后,行李从地上捡了起来帮我拿好。

  好自觉……

  我好奇的看了一眼楚琛,他是打算和我一起去奶奶家的吗?

  “还不走?”楚琛拖着我的箱子往前走了几步。

  我赶忙的跟上,突然觉得楚琛这样好奇怪。

  “你不觉得……你这样走出去,会被人当成神经病的吗?”我小心翼翼的提了一句。

  前方走着的楚琛猛然停下,从我的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玩的还真不错,他真的是鬼吗?

  “你喜欢哪一套?”楚琛将手机的屏幕对着我。

  我这么一看,发现他选择了两套看起来都帅的不行的衣服。

  不得不说,楚琛的确是个衣服架子。

  一件黑色的大衣和一件卡其色的大衣,我都好想要看,怎么办。

  “都不错。”我看了一眼楚琛。

  他自己都已经选择了最适合他的了,居然还要我来选。

  楚琛看了一眼之后,身上立刻就成了那一套黑色的衣服,颇为成熟而帅气。

  这种让我看到了总裁文男主形象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那……那走吧。”我无视着楚琛身上不停散发出的魅力。

  但心跳已经出卖了我。

  手猛然的被楚琛给拉住:“走吧。”

  我被牵了,心里突然狂叫了一声。

  有些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发现楚琛根本就不给我机会。

  “我们在一起了,要一起走才对!”楚琛眸中带笑。

  手怎么也甩不开,我的心中有些烦躁。

  怎么这个讨厌鬼就是甩不掉呢?

  我瞪了一眼楚琛,哼。

  “好了,走吧。”楚琛没有将我的冷哼放在心上。

  走出了巷子,拦了一辆出租车,一路向着火车站开去。

  一路上,我只是看着窗外,压根就懒得搭理身边的楚琛。

  “哟,你们这是在闹别扭呢?”司机打趣的问道。

  刚准备开口,一旁的楚琛将我搂到了怀中,不容拒绝。

  “呵呵,我家彤彤没有闹别扭,只是在……和我撒娇。”楚琛轻笑一声。

  听到这话以后,想要挣扎,但是他的力气太大,完全的没办法。

  “彤彤乖,等回奶奶家了在好好的玩。”楚琛这哄小孩子的语气,让我一下子就大脑一片空白。

  我都已经差点忘记了挣扎,思考着今天发生的全部事情。

鬼夫摆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鬼夫摆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美图V6纪实摄影:成都深山制古琴老人的传承之美

    最近,一位摄影师带着美图V6手机记录了一位在成都深山隐居三年做古琴的老人,老人对古琴制作的制作与精细,对传承中华古典文化的精神,深深打动了许多网友,今天,我们也来听听他的故事。观望美图V6手机已经很久了,从发布到现在,经常在网上看到美图V6的测评图片。也很期待体验美图手机的拍摄性能。作为摄影记者,一机(佳能1Dx)、两镜(16-35的广角,70-200长焦)、一闪光灯,这个是我每天的标配,背在肩上每天压的好重。配备高像素、快速对焦和防抖镜头才能应对新闻采访中各种复杂光线与昏暗的拍摄环境。恰恰在美

  • 【《家乡》杂志初审稿件·诗歌】北方的语言(外十二首)丨老彦娟

    北方的语言(外十二首)文丨老彦娟(河南固始)“用不朽的黑暗,去抚摸那几片稚嫩的月光吧”我们系着神的化身,依靠在刚刚洗去贪婪的颂经台分辨从北方吹过来的没有因为贫穷而忘了行善的语言它们活得比我们好,尽管一只讨厌的乌鸦将它们发声的咽喉用尖锐的爪子,揉来揉去哦,我们身下的火始终不敢扔下羞愧的计算方式走到它们的正面,它们的正面所排列的说辞毕竟有别于神的道具【善】你都不知去向了,我的苦枝随手扔掉它吧,给你的负累已经太久黄鹂看管螳螂与蝉的时候你祈祷着我的懵懂初来不至大错特错替我遮盖好略带怀疑的眼神那样,允许杀

  • 【《家乡》杂志有奖征集“家乡寄语”来稿选登】文丨痴迷文学

    《家乡》杂志有奖征集“家乡寄语”来稿选登【家乡寄语】家乡是一坛陈酿的老酒,越品味越浓。弥漫着整座乡村。醉了我的心田。家乡夏夜里的流星、炊烟,曾勾起我童年温暖的回忆。家乡的红土地散发出醉人的清香、庄稼的甘甜。家乡的风俗人情,家乡人的音容相貌,魂牵梦绕,耳熟能详。家乡,我几回梦里把你呼唤。这是我童年时代的缩影。新时代的家乡,是农民的娱乐舞台,尽情抒写乡情华章。我的精神生活上有一本叫作《家乡》的杂志,她精彩纷呈。欣赏着《家乡》里的四季美景,闻着鸟语花香,陶冶情操。有《家乡》相伴,踏歌而来,迈向希望的田

  • 【《家乡》杂志初审稿件·小小说】空位丨马建忠

    空位文丨马建忠(河北秦皇岛)老富家的儿子娶媳妇,快点去,晚了就没有坐着吃饭的地方啦。去往富家庄最东头超级大院的村民人头簇动。你们吃席去,拉着我干啥呀,人家又没给信儿。小李子,这次你回娘家算是赶上了,弄好喽没准还能赚点路费。吃席都随份子,还能赚钱?真没碰见过结婚做慈善的。张婶说的没错,一个胖女人扭着身子呼哧呼哧说。日头已经越过屋檐,大院里的人额头冒着璀璨的光亮,几只灰喜鹊在树杈上叽叽喳喳蹦来蹦去,热腾腾的流水席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胖女人眼睛放光疾步走到院门口冲着新郎说了句,早生贵子。帅气的新郎眼神有

  • 【《家乡》杂志初审稿件·诗歌】秋日回乡(组诗)丨王凤国

    秋日回乡(组诗)文丨王凤国[回族](宁夏灵武)【田垄上】我又一次看到这闪着青光的铁器我又一次倾听到这嚯嚯的声音我感觉好像有一种力量向我袭来我心里一惊,站在田边默默无语这是一把父亲手中磨过多年的镰刀每一次收割,我都想这镰刀能收割来富有吗可是父亲从那条坡地走过,步履蹒跚来不及停住,就让自己的年龄顺势下滑如今,父亲老了,下不了地,只能磨磨刀我看着这把刀,像一场凌厉的风掠过心里波浪滚滚,却不见庄稼我的收成在哪里?我不停地在问自己我也在顺着一条斜坡向下滑啊我也停不住脚步,一路风尘我看不清风景,我也不明白方

  • 2017中国好人榜 符良玲

    人物故事:人物简介:符良玲,女,汉族,1968年4月出生,大专文化,中共党员,海口市美兰区海甸街道禁毒办副主任。事迹简介:2017年5月8日下午,符良玲在与社区戒毒对象做思想工作过程中突发消化道出血,病倒在办公室,被同事紧急送往医院。六年多来,她投身于社区戒毒(康复)人员的走访帮教、就业安置、低保办理等工作,在许多帮教对象的心里,她好似一位慈爱的母亲,或是犹如一位知心的姐姐,温柔抚慰着每一位帮教对象脆弱不堪的心。在社区戒毒(康复)人员的帮教工作上,她紧紧把握全、异、情、诚、实、新“六字真经”,把

  • 福建浙江两地符氏企业家交流活动

    福建符氏企业家一行考察台州符氏宗亲企业记文交天下--符斌应浙江台州符氏宗亲企业家的邀请,世界符氏商会福建联络处近期组织部分在福建的符氏宗亲企业家前往浙江台州考察当地的符氏宗亲企业和符氏宗亲文化。元月17日,18日福建符氏宗亲企业代表分别从福建厦门,福州,泉州等地启程前往浙江台州。这次福建符氏宗亲台州考察由厦门知名企业家符海军牵头。福建符氏宗亲抵到浙江台州后,受到台州符氏宗亲的烈欢迎和盛情款待。根据行程安排,元月18日,福建符氏宗亲走访浙江台州亲多婴儿用品有限公司。台州亲多婴儿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长

  • 符日兰:坚守土法制陶技艺70年

    ■编者按每一件为人类带来美好体验的产品,背后一定有一个或一群严谨求实、精益求精的“匠人”。他们挚爱业务、默默无闻,不怕苦不畏难,不好高骛远、不轻言放弃,用寂寞的坚守换来技能的高超和文化的传承。在三亚,同样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用高超的技能,或守护着大国重器的深海装备,或传承着黎锦苗绣的传统文化;或精于根雕,或巧于制陶;或修补渔船、创新素斋、致力园林……他们在城市的角落忙碌着,却一直在人们的视野之外。本报今起推出系列报道,聚焦三亚工匠,并以此为窗口,帮助读者了解三亚的独特文化元素。见习记者张慧膑/文本

  • 符氏赞歌

    符氏赞歌(歌词)轩辕黄帝定乾坤周公盖世万古垂公雅掌符多细致符融史册耀光辉更有魏王符彦卿三王三后谁媲美五代宛丘出望族符家将帅显神威而后登高望轮回符确东坡紧相随海南诞生一进士笔破天荒响如雷主席师尊符定一人才荟萃赛前辈符家儿郎承祖志民族复兴映春晖符先锋符氏赞歌(白话稿)我们是符雅的后代传承着黄帝和周公的血脉东汉太学符融第一次在史册上记载更有魏王符彦卿三王三后宛丘望族符家将名振塞外苏东坡被贬海南带出了海南历史上第一位进士符确这是珠联海甸笔破天荒的磅礴气概我们是符雅的后代传承着黄帝和周公的血脉共和国主席的

  • 广东遂廉符氏宗亲联谊活动

    遂廉符氏宗亲联谊活动各位兄弟姐妹:大家好!为了丰富兄弟姐妹们业余生活,增进符氏宗亲情谊,加强集体意识,特此举办本年度(遂廉符氏宗亲交流群)第一次聚会,请大家竞相转告,踊跃报名,预祝大家聚会愉快!现就本次聚会活动安排如下,并请兄弟们参与并提供更合理周全的建议,以便能使本次活动成功,圆满进行!一、聚会时间:2018年2月3日下午14点30分二、集合地点:遂溪宗亲会办公室(暂定)三、活动内容:遂廉符氏兄弟初识了解,自我介绍等...携手创业,合作共赢讲座,晚餐聚餐。四、聚会消费:AA制每人100元五、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