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仙隐 大结局

2017/12/3 6:58:1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仙隐

第一章 叶寻

神荒大陆,云澜境,雪月城,清风小镇。小百姓养生网

“叶寻哥,你醒啦?”

当叶寻从昏迷中缓缓苏醒过来时,不出意外的,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便是传入他的耳中,旋即微偏着头,果然是见到少女那青涩美丽的脸庞,和那因为自己苏醒而泛着欣喜的双眼。

“嗯。”

叶寻稍微用力的眨了一下眼睛,揉了揉脑袋,将视线往四周扫去,当见得房中那熟悉的景物时,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将目光定格在床边那身躯伟岸的男子身上。

男子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身体笔直,面庞英俊,只是那眼眸中透出的些许沧桑,以及发丝间夹杂的一缕灰白,让人能够隐约感觉得到,他似乎经历过一些不同寻常的过往。

此时,男子眉头略微皱起,不过在叶寻苏醒的那一刻,他那有些严厉的目光中,也是绽放出一丝喜悦的光芒。

此人正是叶寻的父亲,叶天海。

“爹。仙隐 大结局

目光动了动,叶寻咬了咬嘴唇,轻声叫道。

“又去给我惹祸了,你就不能消停点,安心修炼吗?”

叶天海声音有些低沉,眼中闪现而出的光芒,转瞬又被严厉所覆盖。

叶寻闻言,轻轻缩了缩脑袋,对于素来严厉的父亲,他显然不太敢顶撞。

“爹爹,不关叶寻哥的事,是那些家伙先来欺负我,叶寻哥才出手的,而且他们也是仗着人多,不然叶寻哥才不会受伤呢!”

就在叶寻沉默的时候,一道有些焦急的声音顿时响起,一旁的少女急忙辩解道,看她的样子,似乎非常维护叶寻。

少女身着淡紫色的衣裙,脸蛋娇俏,鼻梁微挺,黑色长发轻轻垂下,刚好落在那盈盈一握的腰间。

虽然少女看上去年纪不大,但已是具备了成为祸水的潜质。

而她,正是叶寻的妹妹,叶小影。阅读xbxys.com

当然,叶小影并非叶寻亲生妹妹,而是叶天海从小收留的孩子,一起生活的这么多年,他们的感情早已胜过亲生兄妹。

闻言,叶天海目光也是顿了顿,然后看向脸上还沾染着一些灰尘的叶寻,道:“叶锋那几个小子都到炼体境第四重了吧。”

叶锋是叶寻大伯叶天武的儿子,因为大伯与自己父亲不对头的缘故,叶锋从小就针对叶寻,昨日更是去故意欺负叶小影,引叶寻出来,将之暴揍了一顿。

众所周知,人体作为最大的宝藏,有着无尽的潜能,修炼一途,是以炼体为本。

炼体九重,一三重淬炼皮肤,四六重淬炼骨头,七九重淬炼筋髓,每一个境界的提升,都会让得武者的战斗力得到相应的增长,现在的叶寻处在炼体三重巅峰,而叶锋则先他一步晋入第四重,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要超出叶寻一截,在境界不对等并且以寡敌众的情况下,叶寻自然只有败退这一条路。

境界的高低与修炼的天赋和时间有关,不过叶寻可不觉得自己的天赋弱于人,毕竟他比叶锋整整小了大半岁,若是给他相同的时间,他有自信同样跨入炼体第四重。

“嗯。来自http://www.xbxys.com/

叶寻点点头,深黑的眸子,却是绽放出不服输的目光,“要是他们下次再敢无端动手,我一定要报仇!”

“别去了,实力不够的情况下与人争斗,无异于莽夫所为。”叶天海摇了摇头。

“可是他们骂爹是废物,他们说我连自己的娘亲都保不住…”

叶寻的话还未落下,木床边,叶天海的身躯,便是微微的颤抖了起来,旋即那脸庞上的表情,也是缓缓凝固,片刻后,方才轻叹出一口气,“罢了,他们要说便让他们说吧。”

“爹爹…”

一旁的叶小影小心翼翼的牵着叶天海的手,透着清水般的眼睛在此时有些泛红。

“才不是,爹当年可是整个清风镇唯一一个晋入神动境的高手,就算是在雪月城,也没什么人敢招惹!”

叶寻手掌紧紧的握着,轻轻咬着牙,说出这话的时候,脸庞都是胀红了许多,不过那黑色的眸子,却是透露着一股深深地倔强与执着。

“叶寻哥,不要再说了!”

一旁的叶小影急忙打断叶寻,迷人的大眼睛里带着一丝乞求,泛红得快要滴水。

“神动境…”

叶天海轻轻叹出一口气,眼睛里,却是多出一分悠长而沧桑的怅惘,旋即嘴唇轻轻动了动,“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啊。仙隐 大结局

叶寻急忙顿住未尽的话语,看着父亲的模样,心中有些生疼。

旋即眼睛中,却是涌动出一抹怒意,这个在他心中如同大山一样的男人,都是因为那个人,才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当年,叶寻的父亲叶天海天赋超凡,以二十多岁的年龄突破浑元,跨入神动境,成为整个清风镇的第一人,被誉为叶家五十年来第一天才,也成为了叶家最年轻的家主,一时间,可谓风光无限。

而叶寻的母亲,清风镇第一美女楚香兰,则是如同众多少女一样,迷恋上了当时的叶天海,然后他们相爱成亲,有了叶寻。

原本日子过得幸福美满,可是有一天,那个人来了,第一眼,他便看上了叶寻的母亲,要强行带她离开,叶天海上去阻止,结果那人只用了一剑,便将他打成重伤,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撕心裂肺的楚香兰离开。

后来听说那人在知道楚香兰已经和叶天海有了孩子以后,愤怒不已,直接将楚香兰软禁起来,让他们夫妻不能重逢,母子不能相见。如今,已是过了七个年头。仙隐 大结局

这七年来,叶寻总是经常梦见自己的母亲,她正在幽暗的房间里,没日没夜的思念,而每当那个时候,叶寻对那人的恨意,便是更浓了一分,到得现在,已是无比沉重。

后来叶天海也曾去找过他,只是在第二次的交手中,那人却太过于心狠手辣,只出了力道沉重的半招,便是重重的打伤了叶天海,并且封住他大半经脉,让得他的境界,直接从神动境下滑到浑元境中期,七年来,再难前进一步。

而作为失败者的叶天海,不出意外的,自然受到外界各种冷嘲热讽,曾经的天才称号,早已不在,以往的意气风发,云散烟消。

就连家族之中也是如此,不过早先他们以为叶天海还会恢复,便继续让他做家主,但随着七年来后者没有一点进步,各种不服的声音,也是开始传出,其中最为明显的,便是叶寻的大伯叶天武,他早便是觊觎家主之位,在这种情况下,可谓趁火打劫。

连带着,这些年来,叶寻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也很多,毕竟虽然叶天海是家主,但叶家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如果小辈们的事情他都参与,恐怕更会被好事者说三道四。

所以,叶寻从小便学会了隐忍,不到万不得已,绝不理会别人的恶毒言语。

而叶寻便眼睁睁的看着叶天海在这七年中,笑容渐渐地减少,变得越来越严厉,越来越惆怅…本该迸发出热血光芒的眼睛中,时时刻刻充斥着沧桑。

想来他也很自责,他也很想念自己的娘亲吧。

每次一想到这里,叶寻就很愤怒,都是因为那个人,如果不是他,他的家庭,还会幸福美满,他的母亲,还会在他身旁,他的父亲,也必然不会日日怅惘。

只是他的身份和名字,轻轻一提,便是让太多人感到深深的无力。

他是云澜境三大宗族之一的萧家大少爷,也是萧家公认的百年以来第一天才,放眼整个云澜境,都是最顶尖的妖孽。

十二岁炼体,十四岁凝气,十六岁真气化元,十八岁神动,传闻如今的他,已是达到更为高深的三玄之境,放眼整个云澜,都是赫赫有名的强者。

他的修炼之路,被整个云澜境的人,惊为传奇。

有歌云:萧水轻轻彻骨寒,一剑风起动云澜。

他的名字,叫做,萧水寒!

第二章 寒潭

夜,宁静如水,九天之上,星辰缓缓流动,皎洁的月光犹如匹练,轻轻洒向这座院子,让得整个小院,如同蒙上一层薄薄的轻纱。

“叶寻哥,爹爹本来就是这么严格,你别怪他。”院里枫树下,少女轻轻抬着头,看向身旁一身黑衣的少年,喃喃道。

“嗯,我知道的,爹爹作为叶家家主,这些年来,也很不容易。”叶寻轻叹一口气,深黑的瞳孔看向远方,“如果我的实力能够再强一点就好了…”

“叶寻哥你都很厉害了呢,才十四岁就炼体第三重,十六岁之前一定能够突破炼体九重的!”

少女轻轻的说着,皎洁的月光透过斑驳的树影照耀在她脸庞上,给人一种清纯灵动的感觉,而她那美丽的眼睛中,则是充满着异样的神采,她相信眼前的少年不会比任何人差。

闻言,叶寻也是怔了怔,十六岁突破炼体九重,到达凝气境,这种速度恐怕他还难以做到呢,虽然他已经很努力了。

略微笑了笑,叶寻捏了捏少女那娇俏的脸蛋,道:“小影,谢谢你,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再练会儿功。”

“不,我要在这儿陪你。”叶小影摇了摇头,直接搬了个小板凳坐下来,双手托腮,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叶寻。

无奈,叶寻只得笑着摇了摇头,从小都是这样,叶小影最喜欢的,便是看着他练功,给他送水,擦汗。

一直以来,叶小影都是很乖巧的孩子,善解人意。

……

院子中,叶寻双腿分开比肩略宽,缓缓蹲下,脊背笔直,双手平伸而出,扎起了最基本的马步。

炼体九重,修炼的是最原始的肉体,一切力量,都从肉体出发,而扎马步,则是每个初学修炼者的必修课,马步扎得稳,下盘才硬,腰腹力量也能得到提升,长久下来,速度和力道,都能够上一个档次。

自从一年前开始修炼,叶寻每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都在这里扎马,这个习惯,一直没有中断。

而这种扎马,虽然看着简单,但对初学者来说,却是很难,毕竟扎马的时候,全身力道几乎都作用在大腿上,同时要保持两只手臂的平衡,长时间下来,任谁也会坚持不了。

像叶锋他们,当时扎马不到一个月就败退,哪像叶寻,已经坚持一年有余。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叶寻的面色,略微的有些胀红起来,额头上,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渗透而出,打湿了满头黑发。

不过,叶寻却是咬了咬牙,继续坚持,目光中,一股异样的执着,缓缓溢出。

每次练功的时候,他总是会想起萧水寒,他是云澜境的传奇,而自己与他的差距,可谓云泥。

而从七年前起,他便是将萧水寒当做自己的目标,他发誓,有一天,他要亲自为父亲报仇,要从萧家,带回自己的母亲。

也正是这个信念,一直支撑着他,甚至愿意付出比别人多十倍的努力,就算遍体鳞伤,也在所不惜。

“哈哈,叶寻哥辛苦了,给你水。”

两个时辰的扎马完毕,叶寻差点瘫在地上,而少女那银铃般的声音,也是再度传来,一只皓腕从身后伸出,白皙的手掌中,则是一壶清水。

接过水壶,叶寻也不顾形象,直接对着壶嘴喝了起来,让得一旁的叶小影哈哈大笑。

“今天的修炼结束了,小影,你先回去睡吧。”叶寻扬了扬空水壶,道。

“嗯好,叶寻哥,早点休息啊。”

闻言,叶小影也是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蹦蹦跳跳着离开。

两人住的地方相隔百多米,都在林家后山中,这是叶海天为他们挑选的地方,目的是希望他们能认真修炼,不被外界所打扰。

看着那在夜色下渐渐模糊的少女身影,叶寻的心底,也是流过一抹暖意,不过随即却是皱了皱眉,摊开自己的掌心,只见得掌心之中,正有一瘫猩红的血迹。

“伤口崩裂了。”

叶寻先前与叶锋他们争斗,掌心被划出一道口子,而刚刚扎马又是握了几个时辰的拳头,弯曲的掌心,让那伤口再次裂开。

“还好,不是很疼。”

叶寻可不是娇生惯养的人,这种伤,可从来都会无视。

抬头看了看天色,银月西斜,枝丫鹊起,叶寻眨了眨眼睛,然后抬步往林中行去。

漆黑的树林在斑驳月光的照耀下,隐约可见一条被落叶覆满的曲折小路,而叶寻显然也不是第一次来,轻车熟路的,避过一些障碍物,便是很快在里面穿行起来。

当然了,这是因为在后山外围,叶寻才敢深夜行走,若是更深的林中,他可不敢乱闯,要知道,后山中部地区,可是有着一些厉害妖兽的,它们有的甚至能和凝气境浑元境的强者抗衡,且本性凶残。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这一片区域的树林,终于被叶寻走完,而此时出现在眼前的则是一座瀑布。

瀑布高三十丈,宽有十丈,湍急的流水倾泻而下,砸在下方的一个寒潭里,清脆的水流撞击声,哗啦啦响起,一层层白雾,在那光滑的岩石下弥漫。

潭水冰凉,所以叶寻称之为“寒潭”。

寒潭的面积也不小,足有七八十米,除了最中心的地方,其他还算平静,潭水很绿,清澈见底,隐约可见一些尺许长短的鱼群,正在里面游走。

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叶寻二话不说,迅速剥去衣物,便是跳入潭中。

“真是舒服。”

叶寻斜靠在潭水边缘一块巨岩上,张开双臂,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仿佛先前的疲累,都随着这浸泡,给涤尽了一般。

这处寒潭,乃是叶寻和叶小影从小发现的地方,每到夏天的时候,两人都会来这儿玩水避暑,整个叶家,除了两人之外,几乎没有第三者踏足。

而自然而然的,自从叶寻开始修炼以来,只要身体感到疲累,便会来到此处泡上一泡,每次浸泡之后,都会感到精神大好,第二天起来生龙活虎。

嘴角噙着微笑,叶寻缓缓闭上双眼,享受这难得的舒坦,原本急促的呼吸,也随着那清脆悦耳的水流撞击声渐渐平复,片刻后,静静地睡去。

而在那潭水的中央,一缕缕白色烟雾开始在水面游荡,隐约间,可见其中包裹着一团黑色的光芒,黑色光芒若隐若现,如同生了眼睛一般,竟是朝着叶寻缓缓靠近…

……

第三章 小鼎

整个寒潭的水面,都是在此时弥漫上了一层白雾,白雾中间包裹的那道黑色光芒,也是在缓缓的游荡着,游荡的方向,正是叶寻。

叶寻的手掌微曲着,掌心之中,那一道伤口渗透出的鲜血,开始顺着掌心纹路汇聚,然后悬垂在小指之上。

“滴答。”

万籁俱寂,然后便是响起清脆的落水声,肉眼可见,以那一滴殷红的鲜血为中心,整个寒潭,波荡起一圈小小的波纹。

波纹很小,就要消散而去,而就在这一刻,还在游荡的黑色光芒,却是陡然加快了速度,如同黑色的离弦之箭,迅速射入波纹中心,将那一滴鲜血,给包裹在其中。

而后,令人惊讶的一幕便是发生,黑色光芒开始颤抖了起来,一道道黑色的波纹,开始自其中发出,疯狂的缠绕上叶寻的伤口,如同嗜血的蝙蝠一般,一些鲜血,竟是自那伤口之中被强行吸出,然后消失而去。

“啊!”

掌心的痛痒,将叶寻从睡梦中惊醒,他睁开眼,弯曲了一下手掌,借着月光,将之打量了一下,而让得他有些惊讶的是,原本的伤口,在此时已经彻底的愈合,连伤痕都未曾留下。

叶寻有些惊讶,伸出另一只手按了按,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当即眉头微皱起来,不明所以。

“咦,这是什么?”

叶寻低下头,刚好发现在胸膛水面上的那一团黑色光芒,黑色光芒摇摆着,似乎在表达喜悦。

在这寒潭里玩了这么多年,他还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东西,当即不由得有些好奇,伸出手掌,往那团黑光抓去。

黑色光芒并没有做任何反抗,任由叶寻将之抓在手里,然后一圈圈光芒,竟是诡异的散去。

叶寻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这光团,片刻后,所有光芒都被散去,映入叶寻眼帘的,是一个小鼎。

确切的说,是一个残破的小鼎。

小鼎呈黑色,不过巴掌大小,其上布满了符文,晦涩而古老。

不过让人诟病的是,它却只有一半,似乎被人一刀从中间切开一般,三足之中,这里只占一足,以及半个鼎身。

“这个字念‘混’?”

借助着月亮的皎白光芒,叶寻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小鼎,只见得在那鼎身之上,正镌刻着一个古老的文字,笔划蜿蜒,极难辨认,良久后,叶寻方才用猜测的语气将之念出来。

“这是什么鼎,也太小了吧,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叶寻有些不解,他不是没有见过鼎,事实上,家族里就有一口鼎,是族里的医师用来炼制草药的,不过那鼎光是直径就有一米多长,哪像这个小鼎一样。

莫非这是哪个小孩的玩具,随意给扔在这儿了?

叶寻这般想到,略微沉吟了一下,伸手一挥,便是要将这鼎给扔开。

一个被劈成两半的玩具鼎能有什么用?他可不是小孩子了。

“咻!”

不过让得叶寻目瞪口呆的是,那小鼎在被扔出四五米的时候,却是顿时调转了方向,化作一道黑光,直奔自己而来,转瞬之间,便是没入其身体之中。

突如其来的异变,不过半个呼吸的时间,叶寻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那黑鼎就已经消失不见,然后他的身体之中,仿佛被占据了某处空间。

“我靠!”

怔了良久,叶寻方才反应过来,当即吞了吞口水,用力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试图将那小鼎给逼出来。

可是无论他如何做,却都没有见到那小鼎的影子,那东西,就像直接消失了一般!

叶寻的脸庞,在此时有些发白,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东西可以进入人的身体,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这到底是福是祸。

“好热!”

而就在他有些焦急的这一刻,他的身体之中,却是如同喷火一般,整具身体,由内而外,都是变得滚烫起来,一颗颗汗珠,在其额头上,迅速的散开。

叶寻的胸膛,四肢,都是在此时隆起一根根青筋,一种疼痛之感,犹如跗骨之蛆啄食骨头一般,接连不断的传来。

“啊啊啊…”

剧烈的炎热与疼痛,让得意志素来坚定的叶寻,都是不由得低吼了出来,他的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传出来的声音都是显得有些嘶哑。

这般情形,一直持续了四五分钟,方才慢慢的散去,叶寻不断的喘着气,按下那不停起伏的胸膛,脸庞上的痛苦之色还未散尽,却是瞬间被惊喜所覆盖。

“炼体境第四重,我突破了!”

叶寻惊喜的叫道,他感受了一下自身,缓缓握起拳头,当清楚的听到指节传来的清脆声音,以及体内骨骼的那种充盈之感时,深黑的眸子中,一种浓浓的惊喜,直接是狂涌了出来。

炼体九重境,第四重起是分隔线,可以开始淬炼骨骼,这种骨骼的淬炼,远非先前的淬炼皮肤可比,淬炼骨骼,由内而外,需要不断的积累,不断的温养,待得量变达到质变的时候,方才能够完成。

而一旦完成,便如现在这样,骨骼中会有一种充盈之感,骨骼的坚硬程度会得到提高,连带着,武者的速度,力量都会有不小的提升。

如果现在的叶寻与叶锋动手,他敢保证不会让对方好过。毕竟三重与四重之间,相差太多太多。

当然,这些在炼体境中还不能算是真正的高手,如果能够达到七重,那才叫做厉害,因为七重之后,除了淬炼筋髓之外,更重要的,则可以在丹田之中凝练出一颗真气种子。

有了真气种子,武者才可以使用真气来战斗,真气加持其上,战斗力简直暴增,而也只有那个时候,才能够算作是一个真正的修炼者,修炼之路,从此开始。

小辈之中能够达到炼体七重的很少,整个清风镇都没有几个,至少在叶寻的印象里,叶家小辈中境界最高的叶宁和叶霜,都才刚刚突破到炼体六重,距七重有着一定的差距。

想到这里,叶寻有些向往,旋即急忙回过神来,怎么会这么快就突破呢,按照他的猜想来说,想要真正的突破到炼体四重境,起码都还要十天啊,为何提得这么前。

事出反常必有妖,叶寻微蹙着眉头,开始思索起来。

“难道是这小鼎的缘故?”叶寻喃喃道,事到如今,似乎也就只有这么一个解释了。

愈合无痕的伤口、进入身体却没任何不适、突然突破的炼体四重境…

似乎还真的与这小鼎有关系。

想到这里,叶寻不由得笑了笑,若真如此,那还挺不错了,虽然长久来说,不知小鼎会给他带来什么,但就现在而言,绝对是好处占得多。

“还是先回去再说吧。”

九天星月缓缓隐去,已至后半夜了。叶寻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然后抿了抿嘴唇,从寒潭中爬起,抬步往小院走去。

仙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仙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 王爷,妾身今晚不侍寝 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王爷,妾身今晚不侍寝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王爷,妾身今晚不侍寝目录预览:第二章:云出(1)第三章:云出(2)第四章:云出(3)第二章:云出(1)江南多雨。从三月开始,南方便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每日晴好的时间不过中午一刻,早晚都是湿润昏黄的天道。云出从雨幕里冲进绣楼,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又捋起裙子的下摆,用手一拧,哗啦啦,拧出了一摊水来。站在绣楼旁边的龟奴见状,赶紧走上来,一掌拍在云出的后脑勺上,“你把门槛弄湿了,呆会若是客人又跌倒了,看不仔细你的皮!”云出吐吐舌头,朝他做了一个鬼脸,

  • 小说 报告首长:你的女人跟人跑了! 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报告首长:你的女人跟人跑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报告首长:你的女人跟人跑了!目录预览:第一章故人1第二章故人2第三章故人3第一章故人1苏致函低头看着自己的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平底凉鞋,指甲修剪得很整齐,她还特意洗过头发,顺直的长发披下来,柔顺而干净。杜海川过去拉着她的手道:“妈,这是我女朋友。苏致函。”衣装整洁的贵妇人斜睨了苏致函一眼,然后,望向自己的儿子,“我让你出去留学,是学习,不是谈恋爱。”就算是谈恋爱,也不该找这样的小家碧玉:那件白裙子简直俗气到令人发指。还有那双平底凉

  • 红楼梦 |花气袭人知昼暖注定了蒋玉菡和袭人的姻缘

    对于袭人的结局,书中先后用两处笔墨进行了记述。从记述的方式上看,前者比较笼统,但是做出了判断;后者具体写出了与袭人结缘之人以及结缘的过程。笼统写出袭人结局的是警幻仙处那幅画上的判词: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叹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这首诗写明了袭人将来嫁给了一个优伶,也就是演员、戏子一类的人。判词已经为袭人确定了未来的归宿,那么袭人将要嫁给的人是谁呢?随着故事情节的推进,在第二十八回中,一个与贾宝玉非常要好的优伶出现了,他就是蒋玉菡。在一次酒席之上行酒令的时候,蒋玉菡干了酒,拿起一朵木樨来

  • 红楼梦 |王夫人任命三驾马车管理荣国府的原因何在

    在王熙凤生病暂时不能履行管家职务的时候,坐在幕后的王夫人立刻任命李纨、探春和宝钗三个人组成临时管家团队,行使管理家务的权力。王夫人为何要任用这三个人组成一个“三驾马车”式的管理团队呢?我认为,这三个人是王夫人深思熟虑之后决定的。荣国府里虽然人员众多,然而真正能够担负起管理家务职责的人并不多,尤其是在年轻人行列里。虽然林黛玉也是一位善于洞察事务的人,但是林黛玉身体状况并不适合做这项工作,再一个原因是王夫人对林黛玉的亲近程度弱于对薛宝钗的亲近程度,因此,林黛玉不在王夫人的考虑之列。迎春虽然是贾府二小

  • 【学习文章】龙榆生先生:慢曲长调的格局与声情

    龙榆生(1902-1966),名沐勋,晚年以字行,号忍寒。1902年4月26日出生于江西万载,1966年11月18日病逝于上海,曾任暨南大学、中山大学、中央大学、上海音乐学院教授。龙榆生的词学成就与夏承焘、唐圭璋并称,是20世纪最负盛名的词学大师之一。主编过《词学季刊》。编著有《风雨龙吟室词》、《唐宋名家词选》、《近三百年名家词选》等。至于慢曲长调,它的句式的错综变化更是多种多样的。怎样构成拗怒的音节?前面已经约略谈到过了。这里且再举几个用平韵构成和谐音节的长调为例,对句式安排上的声情加以分析。

  • 傅作义病危中,思念昔日旧同事,一句真心话让人落泪

    了解傅作义,你需要记住他的5件大事:1.登上天安门城楼的国民党将军1949年10月1日国庆大典,陪同毛主席出席观礼仪式的一共600多人,其中就有傅作义。1949年1月21日,华北总司令、二级上将傅作义召集将领,宣布接受北平和平协议,北平城内20万国民党军队移出城外,接受和平改编,北平和平解放。和平解放使北京200万百姓和千年古建筑免遭战火。后来毛主席在与他一起游天坛时说,“你是北京的大功臣,应该奖你一枚天坛一样大的奖章。”2.能攻善守的抗日将领北伐时期,作为阎锡山晋军将领的傅作义,在山西太原涿州

  • 诵读这部经威力有多大?菩萨亲自来守护你

    【原文】尔时,普贤菩萨白佛言:“世尊,于后五百岁、浊恶世中,其有受持是经典者,我当守护,除其衰患,令得安隐,使于伺求、得其便者。”——《法华经》(普贤菩萨劝发品第二十八)【注释】普贤菩萨对佛说:“在佛入灭后五百岁时的浊恶世界中,还有能够受持这部《法华经》的人,我必前来守护他,解除他所遭受的一切不吉祥事情,得到身心安稳,不让魔鬼找到时机,乘其方便而来陷害他。”人的寿命从最早的八万岁渐次递减到二万岁的时候,就是五浊生起之时,这时的现实世界充满烦恼痛苦,十恶炽盛,称为五浊恶世;这个世界,正法已经亡失了

  • 湖南文星书画院成立暨第一届公益书画展盛大开幕

    2018年4月22日上午10点,湖南文星书画院成立暨第一届公益书画展开幕仪式在长沙新河三角洲滨江文化园市图书馆一楼举行。原省委常委,省政府常务副省长董志文;原省委常委、秘书长沈瑞庭;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唐之享,原湖南省纪委常务副书记赵炎森,长原长沙市市长袁汉坤,原省民政厅厅长李定坤,中国农业银行湖南省分行正厅级巡视员曾昭才,长沙市政协副主席石长松以及浏阳市永和镇增加台村村支两委和扶贫组共20多人,知名书画家百余人以及社会各界人士总共300多人出席了此次活动。(所有义拍画家,爱心企业家与受赠方浏阳

  • 小楼周刊(78):暮春同题

    【小楼周刊】每人一首刊出的作品,由嘉宾自选数首入小楼【每周试玉】栏目,如有异议的可在投稿时注明,不参加点评。并请留意下期的周日刊发的【每周试玉】栏目,是否被嘉宾选中点评,自行查收。【按小编收入时间排序】寒食汜上作(一作途中口号)(唐·王维)广武城边逢暮春,汶阳归客泪沾巾。落花寂寂啼山鸟,杨柳青青渡水人。暮春归故山草堂(唐·钱起)谷口春残黄鸟稀,辛夷花尽杏花飞。始怜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阴待我归。暮春浐水送别(唐·韩琮)绿暗红稀出凤城,暮云楼阁古今情。行人莫听宫前水,流尽年光是此声。暮春游牡丹园诗:刘

  • 有钱也不一定买到翡翠高货,真的是卖玉老板看不起人?

    大家好,小编今日收到很多翠友的问题都是关于翡翠高货怎么购买的问题,问为什么拍卖会上的那种翡翠高货在显示市场上很少见到?又问,问什么跟卖玉老板提出想看翡翠高货的时候,对方都犹豫不决,不会轻易答应,难道是以为我买不起吗?哈哈哈,今天小编就来给大家解释一下:真的是卖玉老板看不起人?呵呵~不是的!真不是的,听小编一一道来。首先,问大家一个问题,大家在心里默默想一下,所谓的翡翠高货,待敌到达什么程度才能称之为高货?翡翠高货就是说,翡翠的质地,种水,颜色,做工,大小的比例,无暇都堪称完美。一般都说高冰种,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