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相思入骨情可待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2:22: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相思入骨情可待

第一章

楼下一家珠宝店门口,停了一辆拉风的蓝色法拉利,车门一开,一个穿着性感的红色开叉长裙的女人迈开长腿从车上下来,大冷天里光着两条大白腿,骚气十足。推荐http://www.xbxys.com/

庞佳一坐在二楼的咖啡厅,朝下睨了一眼,扭头对莫烟道,“你刚刚说什么?”

莫烟搅了搅面前的咖啡,轻声道,“我是说,刚刚我应该出卖一下色相,说不定李行长对我怜香惜玉,就批准我的贷款了呢。”

庞佳一翻了白眼,“就你丫对顾奕辰那死心塌地,就差穿条贞操裤的德性,还出卖色相,那姓李的就算贷你一个亿,你能让他摸一下手就算我输。”

莫烟有些无奈,“你就不能装聋作哑,让我独自深沉一会儿。”

“你丫就在我这里能打打嘴仗,公司出事这么久,你就没想过去找顾奕辰帮你,怎么说他也是你老公,你就可着劲儿的惯着他,宁可求外人,也不愿意让他帮忙,我说你们俩这婚姻还有什么意思,莫烟,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庞佳一终于忍不住吐槽起来,看来这些话在心里憋了不是一天两天。

莫烟垂着眼帘不说话,每次只要一提起她跟顾奕辰的婚姻,这家伙就装鸵鸟,庞佳一也是无奈。

看了眼时间,道,“我得回去医院换班了,你是跟我一起走,还是独自深沉一会儿?”

“一起走吧,”莫烟也站起身,“我回去再看看,说不定哪家银行特正直,不用我出卖色相,就肯贷给我。版权xbxys.com

庞佳一呵呵了一声,无不邪恶道,“姑娘,现实一点吧,顾奕辰在外面妻妾成群,咱又何必为这混蛋守身如玉,睡一晚要是能解决你公司的燃眉之急,只要长得不是很挫,你就从了吧。”

莫烟叹了口气,“你丫可真会伤口上撒盐。”

两人一边说,一边朝外走。

庞佳一不以为然,“我这是实话实说,这么多年,我以为你对他身边的狂蜂浪蝶早就习以为常了。”

莫烟苦笑道,“怎么可能,我恨不得拿一杆枪,把那些浪蝶逐个狙击。”

庞佳一突然顿住脚步,拢了拢身上的外套,扬了扬下巴,语气略带嘲讽道,“你先把这个妖艳的贱货狙击一个给我看看。”

莫烟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脸色微微变了变。阅读xbxys.com

楼下对面的4S店门口,一男一女正相拥着往店里走,说是相拥,其实是那女的单方面柔弱无骨的朝男人身上靠,两条大白腿骚里骚气的往男人腿上蹭,几乎是半挂在对方身上,莫烟只看一眼,就知道被女人挂着的男人,正是她的丈夫顾奕辰。

莫烟抿紧嘴唇,手指不由自主的攥紧,庞佳一看着她的脸色,有点后悔自己刚刚伤口上撒盐的举动,张了张嘴,欲说什么,却见莫烟径直跟着那二人进了4S店,她皱了皱眉,随后跟了上去,怕她待会儿吃亏,他可不觉得顾奕辰这个周末老公,会维护莫烟。

4S店,女人坐在一辆新款的捷豹车里,摸着方向盘,试着手感,扭头一脸兴奋道,“顾少,你过来看看,我开这个好不好看?”

男子原本站在一边吸烟,听到她的话,夹着烟信步走来,弯腰帮她系上安全带,手指轻轻滑过她的胸口,声音暧昧道,“好看是好看,就是不够大。”

女人脸蛋一红,含羞带怯的瞪了他一眼,小声道,“我好喜欢这辆车。”

顾奕辰冲着她吐了口烟,神情轻佻,“喜欢就买啊。”

“真的吗?”

女人显得很兴奋,俏皮的伸出白皙的手指,“卡给我呀?” 顾奕辰掐灭烟头,伸手从西装里摸出皮夹,取出一张信用卡,刚要递过去,凌空多出一只手,那张卡抽走,接着,一道嘲讽的声音从身旁传来,“老公,你怎么又出来扶贫。”

旁边看热闹的人,倒抽一空凉气,刚才那穿着包臀超短裙的女人一进店,店里员工就私下议论,别不是野模什么的,傍上了个小开,谁成想剧情比他们想的还深奥一点,傍的居然是个有妇之夫,偷吃被正室抓个正着,这男的倒也淡定,既没有窘迫,也没有解释,倒是这正宫娘娘,一出口,就伤敌一千。小百姓养生网

扶贫?这词可真够损的,要说刚刚大家还觉得这位野模长得漂亮,那这位正宫娘娘可就真称得上国色天香了,不但漂亮,还气场十足,身材高挑,眉目英气,却还不失妩媚,放着这么一位天仙在家里不要,出来偷吃这么一个玻尿酸硅胶填充物,这男的脑子里装得都是翔吗?

莫烟则是冷冷的望着对面这只狐狸精,盯着对方的尖下巴,思索着自己能不能上去给她掰断,嘴上却还是一派和气,“一个月都要扶贫一次,老公你这是扶贫扶上瘾了。”

顾奕辰扯了一下嘴角,眼神却异常冰冷,没有接话,只是冷漠的看着莫烟这出独角戏。

小模特觉得受了委屈,又忌惮莫烟正宫娘娘的身份,机灵的去顾奕辰那撒娇,“顾少~”

顾亦然抬了抬下巴,淡淡道,“太太既然知道是扶贫,好歹修一修功德。”

莫烟心口刺了刺,扯了一下嘴唇,从自个钱包里拿出几张钞票丢给那女人,“老公说的是,修一修功德,至于这信用卡,老公你功德深厚,就不用修了。”

顾奕辰……

小模特……

WTF!谁特么缺你这几百块钱!

小模特嘴巴都要气歪了,要不是顾奕辰这位大金主还在身边,恨不得上去抽莫烟两耳瓜子!

围观者叹为观止,这正室简直不要太上台面,这男的果然是个大傻叉。

莫烟摔完钱,潇潇洒洒的走了,顾奕辰在原地听着小野模抽抽泣泣的埋怨,不耐烦的皱了皱眉,“说扶贫冤枉你了吗,自己什么货色,自己不清楚?”说罢也出了4S店。

小野模……

MMP!俩神经病!

第二章

从店里出来,莫烟刚才的斗志就烟消云散,只余下一张略带苍白的脸,支撑着自己孱弱的身躯。来自http://www.xbxys.com/

旁边庞佳一还喋喋不休,“顾奕辰也不嫌啃一口硅胶,这种货色也能下得去手,恶不恶心,那女的怕是骨头都磨没了吧,那哪儿是锥子呀,分明就是个钉子,也不怕一低头把胸里的硅胶戳破。”

莫烟却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刚刚那番斗志昂扬,也只有在顾奕辰面前撑撑面子,没人知道,这些年,她处理这种事情,已经从以前的歇斯底里,变得反胃作呕,麻木不仁,顾奕辰也真够乐此不疲,每个月都能给她来点新花样,以前她仗着莫家实力雄厚,可以铲除他身边的妖魔鬼怪,可是以后呢,莫家现在岌岌可危,而她跟顾奕辰的婚姻,是否也快要到了尽头。

一想到此,一颗心就密密麻麻的痛了起来,三年了,顾奕辰,是块冰也该被她暖化了,你的心,怎么就能比冰还冷,还硬?

莫烟将庞佳一送到医院后,打道回府。

贷款的事情没有着落,他父亲莫珩眼神黯淡,看了看莫烟,似乎是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开口,“烟儿,要不然,你去找一下奕辰……”

莫烟拧起眉,“别再说了爸,我不会找他的,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你还能有什么办法,现在谁见了我们莫家都避之不及,谁还会帮我们,莫烟,你身为莫家长女,就这么自私自利,你小时候,你爸爸是怎么对你的,现在,他为了莫氏焦头烂额,你还在顾念你的小家,是不是非得等莫家破产,你才满意!”

莫烟淡淡的扫了一眼楼上下来的保养极好的中年女人,“萧阿姨放心,就算莫家真的破产了,我也会按时去养老院给你送生活费。”

“你——”

萧依云红了眼眶,泫然欲泣道,“老莫,我可都是为了咱们莫家,现在这种情况,你也看见了,除了顾家,没有人能帮咱们,说动奕辰对莫烟来说,那是分分钟的事儿,怎么就成了我挑拨是非,要不是当年——”

“够了!”

莫珩打断她们的话,拧着眉深吸一口气,扭头对莫烟道,“烟儿,算爸求你了,莫家决不能毁在我手上。”

莫烟呼吸一滞,脸上血色褪去大半儿,站在原地许久都没说话。网站http://www.xbxys.com/

求顾奕辰,且不说他会不会帮,就算会,那条件也不是她能承受得了的。

她一路怀揣着心思,开车有些漫不经心,今天周五,难得顾奕辰要回来的日子,她却不想回家,不想在这时候看见他。

把车停到一家酒吧前,莫烟跳下车直接进了酒吧,她并不喜欢喝酒,但是有时候又不得不承认,酒是一个好东西,喝醉了,什么情呀爱呀,什么烦恼忧愁,全都能烟消云散。

她想着父亲的话,想着白天见到顾奕辰的场景,心里更加难受,酒是一杯接一杯的下肚,胆量也是越喝越大。

大晚上,一个美女在酒吧喝成这样,周围的男人,哪个不虎视眈眈,时不时的有人上来搭讪,偏偏莫烟根本不正眼看,自个喝了半天,晕晕乎乎的站起身想去洗手间。

洗手间在楼上,莫烟只能摸索着上楼,趴在卫生间的洗手台上吐了昏天暗地,然后洗了把脸,摇摇撞撞的拿着包,翻着化妆品去补妆。

这会儿人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与其说是补妆,倒不如说是鬼画符,硬生生把一张国色天香的脸,给画成了鬼见愁,那血盆大口,那黑黢黢的烟熏妆,说是女鬼都不为过。

她对着镜子嘿嘿笑了笑,又一摇一摆的出去了。

结果刚出去,没走多远,突然有人拉住她的手腕,道,“你怎么还在这儿墨迹,赶紧的,人都要来了,我去,喝成酒鬼了,这都找的什么人啊……”

那人骂骂咧咧,还是拉着神志不清莫烟的手往走廊深处去,不大会儿,就把她带到了一个隐蔽的包厢,将人放到床上,低声道,“一会儿好好伺候那位,钱少不了你的。”

莫烟哪里有一点意识,察觉到自己睡到了柔软的床上,一翻身就呼呼睡了。

男人临走前,还不忘把包厢的灯调成暧昧的橘红色,掩门离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响动了一下,又脚步声传来。

莫烟迷迷糊糊看见一个身材伟岸的人影,心里突然有些酸涩,小声哼哼了两声。

那人似乎没料到这里会有人,动作顿了顿,朝大床走来。

莫烟看着那道身影越来越近,越来也近,那张脸渐渐的跟顾奕辰的脸融为一体,她不着调的想,顾奕辰的身材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真是便宜了那群小妖精。

越想,心里越不爽,一想到三年白纸一般的婚姻,她就鼻子酸涩,喃喃的唤了声,“老公。”

对方顿了顿,嗓音沉沉道,“你是谁?”

莫烟突然伸手拉住对方的衬衣,醉鬼发挥了自己超常的力道,一把就将男人拉到了自己身上,睁着两只熊猫眼,哭卿卿道,“老公,我哪里比不上外面那些妖艳的贱货,你为什么不碰我。”

男人抿了一下嘴唇,这个问题,从一个女人嘴里问出来,实在是诡异,他看着对方几乎被妆容糊得看不清面容的脸,被泪水哭花,看着更是诡异,却又不能任由她这么哭,犹豫了一下,沉沉道,“我不是你老公。”

第三章

莫烟充耳不闻,抓住他的衣襟,在他脖子上蹭,“你是嫌我不够熟练吗,我可以学。”

她说着,笨拙的去亲吻男人的嘴唇,那张血盆大口,实在是让人发憷,男人皱着眉,要躲开,莫烟的力道却非常大,一下子吻在了男人的喉结上。

这敏感的地方,立刻引得对方身体僵了僵,莫烟痴痴的笑,小手更是胡乱的去扯嘴放的衣服,最是无意间的撩拨,最能挑动男人的情欲,男人倒抽一口冷气,眼神有些冷,一方面是对着女人的厌烦,另一方面,是因为男人经不住挑逗的身体的自我厌恶,对着连一个看不清脸的女人都能发情,可真行!

莫烟却不知道对方心中所想,胡乱的吻一个一个落在男人的喉结,锁骨,胸膛,呼吸渐渐变得灼热,男人皱着眉,犹豫着要不要推开她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乱的动静,紧接着,房门突然被推开,四五个警察,拿着警棍,鱼贯而入,“有人举报这里涉黄,请跟我们走一趟。”

话音刚落,莫烟便“哇”的一声,直挺挺的吐在了男人的衣服上。

男人……

警察……

莫烟???

莫烟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她揉着太阳穴,缓解着醉宿的不适感,眼皮一掀,才发觉自己躺在庞佳一的诊疗室。

“我怎么在这儿?”

她嗓子还有点沙哑,浑身酒气差点把自己熏背过气。

庞佳一抬了抬眼皮,“是我从警察叔叔那里把你领回来的,你胆子挺大,一个人敢喝成这样?我倒是小瞧你了。”

莫烟……

她沉默了了一会儿,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你是想问为什么不是顾奕辰接你的吧。”

庞佳一揭穿她。

莫烟沉默,这不是明知故问。

“别想了,他还不知道在哪个浪蝶床上采蜜呢,哪里有时间管你,昨晚我给他打电话,愣是没打通。”

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莫烟还是心下凄凉,瞧吧,这婚结了跟没结有什么区别呢。

多少年的朋友,庞佳一也不乐得看她难受,敲了敲桌子,道,“起吧,回去换套衣服,也该回公司了,那么多员工等着你解决问题,别任性。”

莫烟叹了口气,“你干嘛要提醒我这个残忍的事实。”

“小莫同志,一味的逃避是没有用的,工作如此,感情更是如此,加油,再接再厉。”

庞佳一特别不走心的安慰了一句,莫烟想拿着旁边的标本小腿骨敲她一个脑瓜崩。

开了一天的会,下午下班,庞佳一才开车回了她跟顾奕辰的婚房。

顾奕辰昨天应该是没有在家里住,床上的被子还整整齐齐,根本没有动过的痕迹房间里干干净净,就连家具都泛着崭新的光泽,衣柜里她的衣服码放得整齐。

而另一边,空荡荡的,只挂了两件换洗的衣物。

她茫然的发现,这个家,几乎寻不到他一丝的痕迹。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单身呢。

自嘲扯了下嘴角,自顾自的换下衣服,连晚饭也懒得吃,洗完澡就睡了,却是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第二天,顶着两只熊猫眼开车去公司,路上突然接到助理林安娜的电话,刚一接通,对方的声音就急切的传来。

“莫经理,出事了,分公司的员工又闹了起来,非要我们结清三个月的工资,否则就停工,现在人都堵在公司大厅,莫总刚刚被闹事的员工撞倒了。”

莫烟心里一紧,忙道,“我爸怎么样?”

林安娜还没说, 前面拐角突然冒出一辆车,莫烟脸色一变,赶紧踩刹车,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只听“砰”地一声,追尾了。

脑袋磕在玻璃上,撞得莫烟有点儿花眼。

她揉揉额头,一抬眼,就看见前面阿斯顿马丁被她撞翻了后盖。

车上下来一个男人,神色严峻,莫烟突然脑子短路,猛地往后退车,然后调转车头,一溜烟儿,没影了。

车下的男子,错愕的看着消失不见的肇事者,半天才回过神。

他拉开车门上了车,扭头看着坐在后面的男子说,“等会儿吧,一会儿交警就过来处理了,这姑娘可真是个奇葩,到处都是监控,居然敢来个肇事逃逸,是不是傻啊?”

后座的男子抬手看了看腕表,声音沉沉道,“来不及了,联系律师处理,我们先去公司。”

“就开这破车?”

驾驶座上的男子面露惊讶。

男子看神经病似的看了他一眼,嘴唇动了动,说了两个字,“打车!”

莫烟“肇事逃逸”后,着急的跟林安娜联系,“我爸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莫总没事,就是怕您过来被这边员工围困,让我联系您,先让您去研发室,等人散了再回来。”

莫烟轻轻松了口气,人没事就好,但是紧接着,就想起来刚刚自己撞的那辆车,自己怎么就脑子一抽跑了,现在回去,算不算肇事逃逸啊?

想着,慢吞吞的才感觉到额头有点疼,拿着镜子一看,才发现自己额头撞了一个包,紫青紫青的,有点吓人。

顺了顺刘海,将那额头上的伤遮掩住,莫烟才赶去了研发室。

磨了一上午,得知员工散了,才赶回公司。

晚上又是拖着疲惫的身躯,赶回家,刚一进门,就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莫烟怔了一下,视线落到门口的拖鞋上,瞬间满心欢喜。

顾奕辰果然回来了,这会儿正坐在客厅玩手机,听见脚步声,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却依然不能阻止莫烟的热情,“你回来了?”

第四章

“今天周末。”

顾奕辰一副明知故问的样子,神情带着嘲讽,一句话让莫烟白了脸。

对啊,她差点忘了,若非周末例行公事,他怎么会回来呢。

莫烟艰难的扯了扯唇角,低声道,“我去做饭。”

“不用了,反正我回来也不是为了吃你做的饭。”

顾奕辰带着嘲讽的语气传来,莫烟背影僵了僵,许久才说,“今天有点累,点外卖吧。”

莫氏的新闻,几乎占据了这几个月的头条,她却从未在顾奕辰面前提过。

她知道顾奕辰也在等,等她开口,她甚至能猜到他会提出的条件。

他清楚她所有的软肋,那一刀必然会插在她的罩门上,让她痛不欲生。

其实现在又何尝不是痛不欲生,只是三年了,她已经麻木了,即便不爱,也会白首,就这么耗着吧,总有一天……

晚餐并不算愉快,但也没有太多的争吵临睡前,莫烟习惯性的热了一杯牛奶,端给顾奕辰。

顾奕辰原本在玩手机,结果看见那杯牛奶,眼神倏然就变了。

他抬起头,神色冰冷的看着莫烟,讽刺道,“今天放了几倍的药量?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莫烟抿着唇,没说话。

顾奕辰却不肯放过她,他坐起身拿过牛奶,一字一顿道,“我就是要让你知道,即便神志不清,我也不会上你!”

侮辱性的言语,莫烟却没有任何反驳的权利,因为顾奕辰说的,都是事实。

一个妻子,需要对丈夫下药才能完成夫妻关系,多么可悲可笑。

她抬眸,凝视着他俊逸的脸颊,突然将他手里的杯子夺过来,仰头一饮而尽。

顾奕辰眼神略微变了变,沉寂着没有说话。

莫烟将空杯子放到桌上,喉头动了动,哑声道,“早点睡吧。”

她走到衣柜前拿了一套睡衣,去了浴室。

顾奕辰眼中露出一丝诧异,表情晦涩,半响,双手垫在脑袋下,慢慢阖上了眸子。

浴室的热水哗哗的流着,到处都是白花花的水汽,镜子上也覆上一层白雾。

莫烟轻轻将身上的水珠拭去,掬起一把水,将镜子上的白雾抹去,水珠弯弯曲曲的从镜子上滑落,慢慢显露出她的影子。

湿润的长发贴在脸颊上,水汽的熏蒸,让原本白皙的皮肤映上一层淡淡的粉,格外美艳。

她很瘦,从她凸起的锁骨就能看得出来,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傲人的身材,造物主对这个女人,似乎格外的优厚。

莫烟伸手拨开额前的头发,那里撞伤的地方已经有些发青了,她伸手碰了碰,眉头猝然皱了起来。

半响,拿起电吹风将头发吹至半干,用刘海将额前的青紫遮掩住,才穿上睡衣出来。

顾奕辰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怕吵到他,莫烟上-床的动作很轻,但她关灯的时候,顾奕辰还是睁开了眼。

“抱歉,吵到你了。”

她的声音很柔,就像刚刚在这里发生的事跟她无关一样,她还是那个体贴懂事的妻子。

沐浴后淡淡的百合味飘入鼻翼,顾奕辰的眼眸却越来越阴沉,出口的话就越发刺耳难听,“你每天这么装不累吗?是不是连你自己都忘了曾经的莫烟是什么样的?你就算学的再像,你也永远不是她!”

莫烟脸上掠过一丝惨白,表情却安静的像个局外人,她淡色的唇瓣微微动了动,轻声说,“不累,只要你喜欢,我可以一辈子装下去。”

顾奕辰冷笑了一声,给了她一个字,“贱!”

莫烟扯了扯唇角,关了灯翻身背对着他,紧闭的眼睫轻轻颤了颤,手指掐进被子里,骨节凸显……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顾奕辰早就走了,这个地方对他来说,大概多一分钟都不愿意呆。

莫烟洗漱的时候,恍惚的想,三年了,她怎么就还不死心呢?

早上刚去公司,就有两个警察突然到访,说要查一起交通案件,莫烟心知是昨天的追尾事故,也觉得歉然,解释了一下当时的情况,认错态度良好。

警察同志也特别和蔼,说对方那边愿意私了,不过要她承担维修费。

莫烟大概思索了一下维修费用,抿唇道,“可以,不过我想跟对方见面探一下赔偿问题。”

警察走之后,董事会没多久也结束了,三个分公司最终确定停业整顿,这是目前唯一减少开支稳定大局的方法。

莫珩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直到会议室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他还坐在那里,微微出神。

莫烟心里一疼,走过去低声道,“爸,没事吧?”

莫珩回过神,摇了摇头,“你一会儿去顾家的时候,到我办公室把墙上那幅百花迎春图给你公公捎过去。”

莫烟攥紧手指,垂下眼睫。

“我今天不过去了,我在公司帮您。”

“你能帮我点什么,”

莫珩叹息一声,“烟儿,爸爸昨天的话,只是随口说说,你不用为难,该怎么还怎么,别闹得你们夫妻不愉快。”

莫烟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桌上手机突然急促的响了。

她拔掉充电线,将手机放到耳边。

“莫烟,你在哪儿?”

庞佳一的声音,前所未有的严肃,莫烟怔了下,才开口。

“公司呢,怎么了?”

庞佳一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我在医院看见裴嫣然了。”

相思入骨情可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相思入骨情可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傍上女领导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傍上女领导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傍上女领导第19章和女领导同车刘立海的样子全部落进了冷鸿雁的视线里,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做什么,她完全没有想到在这个时间点而且还是在市委大楼前撞上了这位年轻人。她整晚没有睡着,整晚都是关于对刘立海的种种猜测和分析,她之所以要点名带着刘立海在身边,就是想给他警告的同时,观察一下这个年轻人的人品,她可不想忍气吞声压下这起用强的事件后,留下无穷的隐患。现在,看到刘立海傻站着的样子,冷鸿雁在短暂的发愣后,很快恢复了冷静的表情,冲着他说了一句:“去我

  • 小说都市大御医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都市大御医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都市大御医第十九章:王牌主持人下了楼,上了车,黄素凝把车开的很快,经过大门,保卫开关卡速度有点慢,都不停的按喇叭,显得很暴躁,这副状态,曹子扬真怕会出事,但想说些什么,才说完头两个字,黄素凝就很凶的让他闭嘴,把他吓着了,这是黄素凝第一次那么凶恶。在大街上乱开着,忽然黄素凝哭起来,猛地踩刹车停在路中间,后面的车几乎撞上来,都不停的按喇叭,黄素凝就是没有反应,趴着方向盘自顾自的哭着,很凄惨。曹子扬不知道说什么好,坐在副驾驶座的冰冰更不知道,她甚至很

  • 小说情陷极品美女上司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情陷极品美女上司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情陷极品美女上司第十九章:决胜往往在于细节“老弟啊,我一直觉得你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张定军用一种不加修饰的很强横的目光看了我好几秒,“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人才是怎么被埋没的吗?”我摇头。“站错队。”“那是天才吧?”“差不多啦。”张定军吸了口烟,“我们三个老总其实属于合作关系,只是这种关系仅仅形成在遇到比我们加起来更强大的敌对势力的时候,一但强敌垮台,我们的关系随即亦土崩瓦解,然后会有另一股势力掘起。”“张总,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而且……我

  • 小说一号人物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号人物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一号人物第19章滚一场大雨冲毁了去梧桐乡的路,原计划在梧桐乡召开城乡一体化示范点的会议不得不延期。这样也好,昨晚和念桃运动量大了一点,体力有些透支,再加上这个没心没肺的女孩,一大早气他的话,让他整个上午都有疲乏的感觉。吕浩越来越会来事,整个上午替他挡掉了很多来人,这不,刚过下班点,司机的车就停在市府大楼门口,吕浩把他送上车才离开。莫正南一上车,就闭目养神,他需要好好补一觉。直到家门口,司机才小声音地说:“莫市长,到家了。”莫正南“嗯”了一下,司机已经

  • 小说霸爱之极品女秘书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霸爱之极品女秘书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霸爱之极品女秘书第19章一匹黑马第二天下午,会议如期结束,梁晓素跟随杜秀青回到了余河。昨晚那刻骨铭心的疼痛,让她的身体到现在都似乎还没有缓过来。她没有想到,男女之间的第一次居然有这么痛!可就是在这痛彻心扉的记忆里,李成鑫满满的占据了她的大脑深处。就算是痛,只要和他在一起,她也心甘情愿了!时间过得很快,一周后,市委组织部长周文打电话给杜秀青,明天到余河来宣布余河县委新任班子成员的任命决定。第二天早上九点,市委副书记覃渝怀和组织部长周文一起来

  • 小说权路风云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权路风云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权路风云第19章把事情办了吧娘俩儿的脑海里全都回忆着曾经的点滴,抱在一起哭了好久,最后嗓子哭哑了,眼泪流干了。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算是终止了哭声。“妈,他以后想怎么办?”张鹏飞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接着说:“他年纪不小了,该有人照顾。”张丽不好意思地笑道:“儿子,我们商量过这个事情,如果你不反对,我……我们想……”“把事情办了吧,怎么说你也要有个名份,我……我也应该有个爸爸……”张鹏飞淡淡地说,从容不迫。张丽瞪大了眼睛盯着张鹏飞,愣是半天没反应

  • 小说天姿国色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天姿国色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天姿国色第十九章:这不是在做梦不过摸摸胸口,秘籍还在,而且还有一盒香烟和一只打火机,以及一张纸条:白痴,老子走了,你自己想办法过对岸吧,后会无期。王冬杨注视着纸条,整整有一分钟,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就跟做梦一样。坦白说,王冬杨不舍得老金,毕竟许多事没搞清楚。比如老金的身份,他在这里干嘛?他医治的病人如何特殊?为何要在岛上医治等等。可惜,这怪老头竟然趁自己睡着的时候走了,昨晚那么容易睡着,估计也是他做了手脚。叹了一口气,王冬杨尝试站起来,他得到处去看看

  • 小说恨你情难守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恨你情难守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恨你情难守第十八章忘川水温如歌心头一颤,最后悲凉一笑。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她都已经嫁给北唐修快三个月了。“还差几日?”“七日,七日后我来寻你。”他淡淡的说道。“七日,足够了。”“阿歌,这是我找寻的忘川水,忘川之水,可以忘掉一切。天底下只有这一瓶,我留给你。希望我七日后再来,你是全新的温如歌!”他留下白玉瓷瓶,然后转身离去。她看着手里的瓷瓶,入手冰凉。她想了想,最后将玉瓶放在了枕头底下。翌日清晨,她早早起来,外面的迎春花开了,证明这个冬日就要离开,

  • 小说我的野蛮上司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的野蛮上司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我的野蛮上司第一十九章被白洁误会覃寿笙和莫怀仁悉悉索索的说着话,我在这边听得一清二楚。覃寿笙:“莫部长,咱辛辛苦苦把他等来,难道就让他一走了之?”莫怀仁:“不可能!我心头的这股恶气岂是那么容易就消得了的?不怕你们见笑,我被这个小子打了几次,每次都打得我的脸像个猪头般,我今天也要让他尝尝做猪头的滋味!”覃寿笙:“莫部长,可这小子圆滑得很,不先动手,咱没有理由动他啊?万一闹出大事,咱谁都不好过。”莫怀仁:“你给我上!你去骂他十八代祖宗,待他先动手

  • 小说贴身男秘有春天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贴身男秘有春天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贴身男秘有春天第十九章:祸国殃民的模样“小萧哥,你在哪儿呢?”段宁宁买水回来不见箫连赫的人影,遂电话寻之。“你往人最多的这地方走,对对!就是这个打群架的地方!来吧!让你见识见识你男人除了床上以外最英勇的一面!”箫连赫天经地义的说着不知廉耻的话。妮妮听着羞红了脸,在她一阵想入非非的时候,一阵高跟鞋的响声打破了这里的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声源看去,那群小混混顿时两眼放绿光!极品熟女!只见段宁宁一身紧身的剪裁得体的小西装,玲珑有致的身段,修长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