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中医养生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医养生 > 正文

元阳界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1:50:5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元阳界

第1章 战酷决赛

每当战酷比赛的号角响彻天际的时候,左芝总会拨开人群,跑到最接近比赛地图的地方一探究竟。元阳界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赛场上的双方队伍装备青衣造在地图里面冲锋陷阵,打架斗殴总让左芝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是的,她很喜欢这样的比赛,她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梦想着自己拥有一支21人的参赛队伍能参加战酷比赛,夺得冠军,拿到那笔不菲的奖金。然而,现在的她是没有实力来组建这支21人队伍的,训练民兵的场地费和军饷以及那最重要的营官都还没有下落,她充其量只是在赛场上凑凑热闹罢了。即使这样,左芝依然会和她所喜欢的每一支队伍一起呐喊,一起加油。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现在是魔鬼营民兵队伍对抗山锋营队伍!”

随着主持人的一声呐喊,比赛地图里面的两支21人队伍几乎同时现身,在丛林中暗流涌动,每支队伍都有一面属于他们兵营的旗帜,在旗帜上画着代表其兵营信仰的图,比如魔鬼营的旗帜是黑色的骷髅,而山锋营的旗帜上画着白色的雪山和白色的剑。

左芝站在最接近比赛地图的席位上,紧紧的盯着山锋营的一举一动,在她心里是最喜欢这支队伍的,每次山锋营的比赛她都没有错过。

正在这时,左芝旁边的一位民兵说:“魔鬼营在融城的民兵营里面也算是个大营,从魔鬼营里筛选出的这21人果然实力非凡,现在都打到了决战了!”

正当左芝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另外一个民兵接着话茬说道:“尤其是魔鬼营的队长雄哲,战力非凡,一人便可收拾掉山锋营的那群废物了,哈哈哈。网站xbxys.com

紧接着,一众民兵都被这话挑逗的笑了起来。

左芝面对着这群民兵怒吼道:“你们怎知山锋营是不堪一击的?每次比赛他们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难道你们全没看见?”

离她最近的民兵立刻撇嘴道:“山锋营这种刚组建的民兵营哪能和魔鬼营这样的大营相比?能打到决赛算他们运气。”

紧接着其他的民兵也都附和着说道:“魔鬼营队伍每次比赛都能轻易击败对手,而山锋营几次险些输掉,难道你看不见吗?”

“哼,那让我们拭目以待好了!”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

左芝看了看说话的那位女民兵,皱了皱眉。

原来是妹妹梁圣妮。

在众人的注视下,梁圣妮走到左芝的身边说道:“姐,快回家吃饭吧,饭都做好了!”

左芝瞥了瞥梁圣妮那美丽的脸蛋,再回头看了看那些男民兵盯着梁圣妮的目光,有些不爽的回应道:“不是喊你不要来这种地方吗?看完比赛我自然会回去的,这场比赛对我很重要。”

梁圣妮柳眉一蹙,轻声轻气的说道:“可是……”

左芝硬拽着梁圣妮,让她走,还做出一副凶横的表情说道:“怎么了,不听我话了是吧?”

梁圣妮不敢违背左芝的意思,赶忙说道:“好好好,我回家等你。说明xbxys.com

然而,正在两姐妹对话的时候,比赛地图里发出了充满士气的呐喊声,紧接着双方的队伍陷入了交战。

“叮……叮……叮……”的兵器交接声不断响了起来,雄哲手持青衣造,和山锋营的众人厮斗一团,实力强悍,众人奈何不得。

左芝和梁圣妮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地图,眼看着山锋营在雄哲的带领的魔鬼队打的节节败退,未有寸进,左芝心里真不打一处来。

很快,魔鬼营的队伍毫无悬念的赢取了比赛,而山锋营的21人全都负伤倒地了。

“唉……”左芝拍了拍面前的钛丝网,有些无力。

可以说,战酷比赛是有钱人玩的比赛,因为每一场比赛的优胜方必须要负担失败方的医药费,而且一旦失败方的队伍有人出现了重大伤亡,巡捕会介入调查并逮捕出手杀人者予以制裁。

但是对于像魔鬼营这样的大民兵营来说,医药费并不是什么问题。小百姓养生网不过就算杀了人也不好惹到巡捕头上,所以比赛还是不敢下重手,他们也认为以他们的实力不下重手能够取胜。

梁圣妮看了看面对地图发呆的左芝,说道:“姐,我们走吧!”

观众席一片嘈杂的声音,人们纷纷离开座位向出口走去。

梁圣妮见左芝没反应,于是就伸手摇了摇左芝的手臂。

左芝甩开梁圣妮的手,向出口大步的迈进,凡是遇到有阻挡她路的人,她都狠狠的推开,以至于她的身后总有叫骂声传来。

走出战酷厅,左芝意外的发现魔鬼营的那21人已经卸下了盔甲,成群结队的向娱乐区走去。

在融城的娱乐区数不胜数,这也是因为融城的民兵居多,这些年纪轻轻的民兵总能找到各种奇思妙想来打发无聊的时光。

比如刚才所看到的的战酷厅就是其中一个娱乐场所,各个民兵营抽取21人参加比赛,在厅内的地图互相打架,不过双方装备是青衣军特有的品牌——青衣造,而不是兵团作战时穿的从布衣军购置的装备。阅读http://www.xbxys.com/

此外,当然还有其他热门的娱乐场所,比如赌场,分为静赌和动赌两种方式,所谓静赌就是在几个赌场的上空架一数字牌,每隔一炷香换一拨数字,而数字牌下方的几家赌场里的人在这一炷香时间里猜组数的各位数字;动赌则是摇筛子,猜大小等玩法。

彩骑营,一种赛坐骑娱乐活动,有钱人会从各地购买名贵坐骑,当然这些所谓的名贵坐骑不仅要五彩斑斓的好看,而且还要参加和别的坐骑的比赛,最终来定夺坐骑的好坏,可以拿到一笔不菲的奖金;没钱人也可以参加彩骑营,但是须得把自己捕捉到稀有罕见的坐骑。其实在整个大陆上就属青衣军的坐骑数量最多,大陆上的很多兵团都会用自己兵团制造出的特有商品来交换青衣军的坐骑,比如与青衣军相邻的布衣军重工业发达,装备质地很好,便和青衣军交换坐骑,以至于现在青衣军军方已经大量配备了布衣军生产的装备。

宠物营,里面有各种珍稀古怪的宠物叫卖。当然,这些从各地抓来的宠物都是价格不菲的,也是有钱人的娱乐。每当傍晚的时候,男女老少都可以来宠物营来秀宠物,也顺便让宠物活动活动。

战歌台,青城的所有民兵营和兵团营都有自己的战歌,战歌可以是一首也可以是数首,大都为营长和兵团长上台来唱歌,而青衣军是一支盛行歌舞的军队,战歌在青衣军战士的眼中早已经是疗慰战争伤痛的唯一途径,各个兵营都会用战歌来鼓舞士气,甚至兵营之间也会以战歌竞技。网站xbxys.com

左芝和梁圣妮好不容易穿过这些娱乐区,回到了家中。

两个女孩用民兵营发放的军饷在外租了一套地下室。女孩子心思细腻,把屋子整理的别具特色。

左芝直接把身体甩在床铺上,闭着眼睛说道:“哎呀!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如果我现在有这么一支队伍,应该在酒店里庆贺胜利的喜悦呢!哼哼!”

梁圣妮蹙了蹙眉,说道:“快来吃饭吧,不要尽想着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了,我们是普通的民兵,哪能和那些大营相比?”

左芝转了个身子,依然侧身躺在床铺上,说道:“不行不行,今天不喝酒睡不着觉!看比赛看的我热血沸腾的,梁圣妮,去——买!酒!”

梁圣妮疑惑的“啊”了一声,瞬间左芝就从床铺站起来了,握着梁圣妮的下巴,语气傲慢的说道:“怎么,还要我去买吗?”梁圣妮无语的走出了门。

左芝在床上躺了一阵,有些无聊,就跟着出去了。

走到路上,梁圣妮看到左芝出来了,就问到:“咦?姐,你怎么也出来了?”

左芝笑着拉着梁圣妮就进了旁边一家酒店里面。

进了酒店之内,左芝说道:“老板,来几瓶沃熙酒!”

“好嘞,稍等!”一个伙计赶紧去拿酒了。

梁圣妮说道:“我不能喝,我还是先回去了。家里的饭不吃就浪费了。”

“嘁。”左芝说道:“家里的饭就放在那,又没人偷,陪我喝了再走。”

正在这时,伙计端了几瓶沃熙酒过来,还有一盘牛肉片和花生米。

“哈哈哈。”两姐妹就边喝酒边聊天,欢笑声不时响起。

然而,在酒桌子上两个女孩碰了几杯之后,梁圣妮说道:“哎呀!不胜酒力了,有些晕了,不喝了,不喝了。”

左芝看着梁圣妮红扑扑的可爱脸蛋,笑着对梁圣妮说:“喝啊,喝啊,喝完了我背你!”紧接着左芝又强灌了梁圣妮几杯,终究是把妹子灌倒在桌上了。

左芝大笑着背着梁圣妮向外走去,一路上融城的夜景弥漫光影,阵阵歌声传来,左芝早就听惯了这些兵营里面的战歌,没有多想什么,可是背上的梁圣妮忽然用微弱的声音说道:“姐!姐!”

左芝瞥了瞥梁圣妮,双手抬了抬梁圣妮的腿让梁圣妮舒服一点,问道:“怎么了?”

梁圣妮依然用着气若游丝的声音说道:“姐!我有一个梦想!”

左芝很想笑,但是还是问道:“哦?什么梦想啊?”

梁圣妮忽然用着高分贝的音节说道:“我想当歌手!”

左芝心里咯噔了一下,她知道歌手这个职业是每个兵营都必备的,兵营的战士会在闲暇的时候去兵营内的娱乐场所用军饷点些酒菜,听听台上的歌,舒悦身心。歌手唱的好听与否直接关系到战士们是否愿意前来消费,如果歌手的演唱真的能打动人心的话,甚至于其他兵营的战士也会来这里捧场。如果到了战争时期,战歌手就会随军出征,为那些即将奔赴战场的战士表演节目,鼓舞军心。在青衣军这样一支盛行歌舞的军队里,战歌手的地位是很高的,至少不是任何一个兵都能轻松的走上这个职位。

左芝是一个性格倔强的女孩,对着背上的梁圣妮说道:“好,我来帮你搞定!”

可是梁圣妮早就没了回声,看来已经沉沉睡去。左芝小声说道:“睡得还真快!”

第2章 歌厅的工作

阳光明媚的早晨,屋子里的一切都焕发着蓬勃生机。左芝在床铺上伸了个懒腰,昨晚的酒劲早就过去了,睡了一觉就精神焕发。可是一向早起的梁圣妮此时却仍赖在床上,呼呼大睡。

左芝见到梁圣妮还睡在那里,捏了捏她的脸蛋。梁圣妮迷迷糊糊的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姐,你干嘛呢?人家睡着呢!”

左芝边捏边说:“你昨晚不是说你要当歌手吗?我来帮你实现这个梦想。”

梁圣妮忽然睁大了眼睛,说了句:“真的啊!姐!你真能帮我办到?”

左芝摸了摸梁圣妮的头,坏笑了一下,忽然大叫一声:“你说呢?”

梁圣妮沮丧的“哦!”了一声,紧接着左芝笑着说:“好了,好了。今天我们营没有训练,正好我们出去看看哪个营招歌手,好给你找份工作!快起来洗漱了。”

过了一会,左芝和梁圣妮关上房门,向街上走去,街上的行人很少,现在这个时段大部分民兵和战士都在训练,此时的每个营的娱乐场所还没开张,是找工作的好机会。

左芝首先看到一家名叫“奔赴”的酒吧门前张贴着招聘启事,于是两姐妹在门口看了看就进入了店内,此时一个商人模样的男人正和一个外表俊逸的男子聊着天,他们面前的两盏酒杯里的红色液体折射着店里昏暗的灯光。

而在昏暗灯光下,那个商人正在滔滔不绝的对坐在对面的俊逸男子说着什么,那个俊逸男子目视着他,一声不作,只是时而点着头。

左芝望着那个俊逸的男子,久久难以移开目光。

梁圣妮拉住左芝的衣襟,想她使了使眼色,左芝赶忙和梁圣妮走到那个商人那里,说道:“你好,请问你是吴老板吗?我们应聘你们店的歌手。”

那个人听到有人打断他说话有些不爽,歪过头打量了一番左芝和梁圣妮,说道:“对啊,我是吴老板,你们两个都要应聘吗?”

梁圣妮赶忙说道:“不不,就是我。”

吴老板说道:“嗯,唱一首你最好听的歌,我们听听你适不适合。”

左芝和梁圣妮高兴的拉到一起,商量着唱哪首歌,过了一会,梁圣妮对吴老板说道:“接下来我给你们演唱一首《草原梦》,希望你们喜欢。”说完后给大家鞠躬。

吴老板和左芝笑着鼓了鼓掌,梁圣妮清了清嗓子,唱道:草原啊美丽的草原青青的油草俊美的马儿草原啊美丽的草原无垠的景色无虑的人儿让我们在这美丽的草原上幸福生活远离战争的灾祸让我们在这美丽的草原上饲养马匹赠给可爱的战士啊~让我们在这美丽的草原上幸福生活远离战争的灾祸让我们在这美丽的草原上饲养马匹赠给可爱的战士啊~“谢谢!”梁圣妮又在鞠躬,左芝勾着梁圣妮的肩膀,说道:“吴老板,唱的好吧!”

吴老板鼓了鼓掌,对坐在对面的俊逸男子说道:“怎么样?易老师?”

那个叫做易老师的人依然保持着冷冰冰的面容,点了点头,说道:“嗯,有点底子,嗓子练过。”

吴老板便对梁圣妮说:“今晚来唱歌吧!”

在左芝和梁圣妮欢庆一团的时候,易老师有些事情,就起身离去了,看都没看左芝和梁圣妮一眼。

左芝皱着眉头望着易老师离去的背影,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到了晚上的时候,梁圣妮来到奔赴酒吧的时候,由于脸上没有化妆,老板领她到后台好好的打扮了一番,等到前面几个歌手下去了,梁圣妮在上台之前看到观众席上无数年轻民兵喝酒听歌,鼓掌叫好。梁圣妮有些发怵。

站在梁圣妮一旁的助理女子说道:“马上该你上场了,刚才客人点的歌你练好了没?”

梁圣妮赶紧点点头。

很快,在主持人介绍完歌手之后,梁圣妮上台了,对着台下的数百民兵观众,故作镇定的说道:“大家晚上好,我就是新来的梁圣妮,今天给大家带来一首《圣音》”

乐队的强烈伴奏很快想起来,带领厅内所有人进入了气氛,梁圣妮奋起歌喉唱起来:一遍又一遍的问着天空圣明之神在哪里降临尘世照亮世间带来无尽的荣耀一遍又一遍的问着自己自由之神在哪里降临尘世自由新生带来无尽的欢乐就让那无数追求圣明的子民奔跑吧奔跑吧奔跑吧奔跑吧圣明的诸神终会带来荣耀就让那无数追求自由的英雄战斗吧战斗吧战斗吧战斗吧自由的新生终会带来欢乐梁圣妮闭着眼睛唱完之后,台下数百民兵迅速掌声拍打起来,像打雷一般的响动令梁圣妮有些不知所措,想说几句结束语又怕观众听不到,就在这时,台旁的助理女子向她招招手,梁圣妮赶紧走了过去。

助理女子说道:“刚才又有个客人点了首歌,你看看这个名字你会唱不?”

梁圣妮看着歌单上的名字,说道:“会!以前我爸教过我的。”

助理女子说道:“好,趁着现在观众对你余情未减,再上台唱一首,你唱的很好,我们老板有意培养你成为主唱歌手!”

梁圣妮的喜悦之情很快在脸上展现出来,说道:“好的,我马上去唱。”

紧接着,演奏之声又响,不过这回增加了很多的欢呼呐喊声。

就在梁圣妮刚要唱时,忽然从人群中走出一帮黑衣人,正要往台上走去,台下的观众都望着这伙人,梁圣妮也不知这些人要做些什么。

当先的一名黑衣人是一个年轻民兵,由其衣服的花纹和质地来看,是魔鬼营的人,也就是昨日在战酷厅内以21人对战,战胜的那一方。

那黑衣人指着台上的梁圣妮说道:“给我下来,好好的说说昨天的事情!”

台旁的助理女子马上赶过来,对黑衣人说道:“到底出什么事了?我来给你解决。”

黑衣人不耐烦的推开那助理女子,欲走到台上。

可是身后的助理女子说道:“来这里的场子闹事,你知这是哪个营吗?”

正在这时,歌厅的老板领着一群身穿蓝衣的民兵走了进来,指着那群黑衣人说道:“给我围起来,问问是什么事。”

蓝衣民兵皆握着兵器,从兵器上来看,是这一年新出的青衣造。

黑衣人打量了一番周围的民兵,说道:“山锋营的营长就给你这么点人,吓唬吓唬别的营还可以,可是根本就打不败我们魔鬼营!”

老板走过来说道:“这位歌手不知和你们魔鬼营到底是什么过节,但是在我们场子里面,我们保定了!”

黑衣人笑了笑,说道:“好啊!亮兵器。”

那十几名黑衣人迅速抽出兵器,兵器明亮耀眼,常人一看就是,这些兵器是从布衣军进口过来的战争狂A系战刀。

要看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魔鬼营,我来跟你们打!”

众人皆让出一条道来,只见一年轻女子走了过来,众人不知这人是谁。只有梁圣妮喊道:“姐,不要过来,他们人多。”

原来是左芝前来挑战。

左芝刚见到有人要为难梁圣妮便想过来,但山锋营的人也赶过来,只得等待。可是前几日见到战酷厅内魔鬼营和各营厮杀的场景,使得左芝心里憋火,欲和魔鬼营的人一战,此时手痒,就来挑战。

左芝听了梁圣妮的话,不理会,从背上拔出一柄大刀。

此刀刚一出鞘便很光芒四射,反射着歌厅的灯光。

魔鬼营的人见到左芝的刀好,不禁问道:“这是什么刀?”

左芝答道:“战争狂A850。”

第3章 打架入狱

原来此刀是左芝父亲左鹏的战刀,在青衣军之内,兵器分成两种类型,第一种兵器是青衣军自己开厂打制的兵器,名叫“青衣造”;第二种兵器是从布衣军引进的兵器,名叫“战争狂”。由于青衣军自身工艺有限,打制的兵器并不很好,和紧邻青衣军的布衣军相比,布衣军的“战争狂”装备质量则更趋完善,所以青衣军索性专门做起低端装备,销往各地,为各个兵团练兵之用,而布衣军的高端装备则主要做实战之用,由于做工优秀,各个兵团的订单极多。然而,即使青衣军能交易到“战争狂”,却为治安为由,只发给巡捕和上战场实战的兵团,在某些比赛中对获胜的一方也发放一些具有工艺性的“战争狂”装备作为奖励。

由于左鹏是巡捕,所以左芝手中的战刀是青衣军发放到巡捕手中的高级装备。而魔鬼营的战刀仅仅只是具有工艺性的“战争狂”装备,外观虽漂亮,实用性却比不上巡捕的装备。

然而,魔鬼营由于在战酷厅等竞赛中获胜次数极多,所以奖励的装备也是很多,有时一起拿着战争狂兵器上街,不把任何势力放在眼里,魔鬼营这种大营与巡捕房的关系也是微妙的。更何况现在站在这里的是个从没听说过的年轻女子。

这时候,魔鬼营中间的一个人不屑的说道:“我就与你单打独斗,若能胜得了我就放过梁圣妮,如何?”

左芝面容紧绷,毫无表情的说道:“不用,我早就想和你们魔鬼营的21人队伍打上一场,看看是何滋味,这里太过狭窄,我们出门去打。”

左芝说完之后,转身离开歌厅。魔鬼营的众人紧随其后,大笑而出。

“哗哗哗”的黑衣人涌到了街上,街上的行人见到这架势,纷纷退让。

魔鬼营的一人环顾街道,说道:“巡捕没来,速战速决。”

于是,一众黑衣人一起大喝一声“啊……”,举起手中的战刀,一齐冲向左芝!

他们扬起手中兵刃,要置左芝于死地。

当先一人冲到了左芝面前,左芝起刀抵挡,“叮”一声兵器交接,左芝挡下攻击,尔后,飞起身来侧踢,直接踢在那人腰上。

“呃啊!”那人被拦腰踢倒在地。

紧接着,左右两侧几柄刀一起向左芝头上劈砍过来!

“呀啊!”左芝大吼一声,将手中刀横在头上,“叮叮”两声,挡下头上的刀。

与此同时,左芝一脚踢在一人的腹部,将那人踢倒在地,弓着身子,不住喊痛。

尔后,左芝一跃而起,手持战刀,从空中跳跃下来,向魔鬼营的人劈下刀来!

“叮”一声巨响,左芝手中刀重,直接将一人压倒在地,手中的刀也掉在了地上。

周围人再次围拢攻击左芝,左芝蹲下身来,随即,伸出腿来就地一扫!

“呃啊……呃啊……呃啊……”多人腿部受伤,后仰倒地,手中的刀全碰在地面,发出“叮叮叮”的声响。

后面的其余人,赶紧拿刀向左芝冲杀过来!

左芝挥舞手中刀,“叮叮叮”的跟着众人打斗起来,手中的战争论A850战刀奇重,魔鬼营的人单档一下就手腕发麻。

魔鬼营毕竟也是各大赛事的冠军得主,不会不堪一击,当先一人一跃而起,从高空持刀重力击下,正打在左芝的刀上!

“叮”一声响,左芝横刀挡在身前,承受了一记重击!

然而,这一击之后,左芝没有丝毫气力不继,随即抡刀扫向众人。

然而,正当左芝战意正盛时,街道上忽然来了数名巡捕。

这些巡捕骑着高头大马,拿着战刀,大叫着让众人住手。

魔鬼营见到巡捕,赶紧互相搀扶着向前跑去。

那些巡捕驾着马向左芝冲了过来,当先几名巡捕先抓捕左芝,尔后去找魔鬼营的队伍,可是那些人跑得极快,已不知躲藏在哪里了。

左芝欲挣脱抓捕,巡捕见这女子力大,将刀架在左芝脖上,左芝愤怒的看着这些巡捕,大声吼道:“放开我!”

旁边的巡捕说道:“打群架?不进巡捕房一趟休想了事。”说着就架着左芝向巡捕房方向走去了。

左芝见到这种架势,只好愤怒的随这群巡捕走去。

正在这时,梁圣妮哭着叫着从人群中跑出来,挡住巡捕说道:“别抓我姐啊!我姐是冤枉的,那些穿黑衣服的才是罪魁祸首啊!”

一众巡捕仍旧往前走,只有领先一人骑在马上抛出一句话来:“你不必慌张,自有公断。”

左芝白了那人一眼,愤愤的说道:“不知魔鬼营给你们了什么好处,怎不抓他们?单单只抓我?”

这下没人再吱声了。

等到了巡捕房,左芝被带到一黑屋子内,两名巡捕只在桌上点了一盏灯。坐在桌子后。

左芝站在桌前,面露不屑的表情望着天花板。

其中一名巡捕说道:“说吧,怎么打的架?”

左芝回答道:“哼!怎么打的架你们看不到啊?那么多魔鬼营的人你们不抓,偏偏抓我一个。”

另一个巡捕说道:“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

左芝在黑屋子里拉了一把椅子,坐下说道:“是你们搞反了,我凭什么要回答你们。”

巡捕好奇的望着左芝,走到左芝身旁,说道:“还挺厉害啊!敢在这里横。给我站起来!”

左芝根本不理。

巡捕火了,大叫道:“给我起来!”

另一个巡捕见到气氛不对,拉回同伴,说道:“我们办案讲的是证据,你看看你的刀和匕首,难道和你没关系吗?有什么证据你是无辜的?你再把事情的经过说一遍吧!我们不会冤枉好人”

左芝哪里肯从,闭目养神。

那名巡捕端来水给左芝:“来,喝点再说!”

左芝见到此景,心中一暖,又不好表现出来。推开道:“我不要。”

巡捕笑了笑,问了一些左芝的基本情况。

数次询问之后,左芝说出了一些基本情况。

然而,当左芝说出了“左鹏”的名字之后,两个巡捕有些诧异。

左鹏是青城巡捕营之中的重案队队长,素来办案精确,抓盗无数。无论什么样子的案子都能让他雷厉风行的办了。青城之内还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然而,此时左芝却身在融城,两城相距百里,不能与其相顾。

第二天早上,数名巡捕拉着左芝去往监狱,要以闹事为由拘留几日,左芝大发雷霆,与众人厮斗,在巡捕房里面闹事,毕竟有能力的巡捕不在少数,但抓捕之时仍将房内设施损坏很多。

后来,终究还是被巡捕合力捕下,送往监狱。

到了狱内,空间十分狭窄,只有她一人在内,终究有些落寞,左芝心头愤愤不平。

一日,巡捕告知左芝,有人探监。左芝问是谁,巡捕答道:“魔鬼营的周树珙。”

左芝心想,难道那些人想要看我笑话,于是随巡捕前去。

到了探监室内,果然见到那天晚上与自己作战的魔鬼营头目。那人坐在桌前,气定神闲,藐视的望着左芝。

“怎么样啊?姐,里面还住得习惯吧?”周树珙笑着说道。

左芝眼睛冒着火,问道:“姐是你叫的?”

周树珙哈哈大笑,说道:“梁圣妮叫你姐,我也跟着叫喽。”

左芝赶忙问道:“你把梁圣妮怎么样了?”

周树珙道:“没怎么样,现在整天都躲在歌厅里,当然嘛,迟早都是我的人,所以我趁此机会先来看看我未来的姐姐。”

左芝一想到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控制不住手,顿时闪电般出手抓住周树珙的头发狠狠将其摔在桌上。

“嘭”一声响,周树珙的脑袋直接被狠狠的摁倒了桌子上面,动弹不得!

左芝扬起拳头说道:“别看你有后台,我照样打扁你!”

边说着,左芝左手摁住周树珙的头,右手使全力打下数拳。

一拳。

两拳。

三拳。

拳拳到肉!

周围两名巡捕赶紧来拉左芝手臂,左芝双手被巡捕死死的拽住了。

周树珙趁机扒开左芝的手,狠踢桌子,将桌沿碰到左芝腹部,“嘭”一声,左芝被桌子碰倒后,早有巡捕上来摁住。

周树珙脸上有红红的拳印,眼角也被打出伤痕,眼睛一抽一抽的,愤怒的看着左芝。

周树珙还想补一脚报仇,这时,一旁的巡捕赶紧劝下来。

在巡捕的劝说下,周树珙指着被巡捕押起来的左芝说道:“等你出来我们算总账!”说完,拉了拉上衣,准备出去。

左芝被摁住地上,望着周树珙的背影,大叫道:“等我出去叫你好好受我的拳头!”

左芝见到周树珙脸上的伤,稍解恨意,被巡捕架着回到房内,心里谋划着出去之后和魔鬼营干架的事情。

第4章 狱中打群架

当晚,不知是受了谁的指示,一群女犯被带到左芝的关押室。一共五人,年龄都比左芝大。

左芝明白这群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把周树珙打完之后才来,必定是魔鬼营跟巡捕房勾结的。

左芝看了看那群人,年龄最大的那个一定是个头目。

果然,那人刚见到巡捕走了,这个女犯就命令别的女的把左芝的铺盖掀翻到地上,然后自己把铺盖放到左芝的位置上,若无其事的睡在上面。

左芝正愁心火没处发,见到这几个送上门来的,就狠狠的踹一脚到那躺倒的女人腿上。

然而,躺着的那人根本没起来,反而站在左芝身旁的几个人抓住左芝的身体,狠狠的往前一推。

左芝重心不稳,被众女犯推得一滑,险些摔倒。

躺在床上的那人站起身来,看着左芝,说道:“给我拉到水池去!”

身旁几人立刻押着左芝就去了另一个屋子的水池,将左芝的头狠狠的摁进去,边摁着对她全身拳打脚踢。

“咕噜咕噜”左芝口鼻全在水里,憋得难受,但是按住左芝头部的那只手力道很猛,左芝一时挣脱不得。

正在这时,忽然,“呀啊!”左芝大喝一声,双臂上发力。

顿时,将那两个按她手的女犯推得退了好几步!

左芝刚出水面,立刻转身,飞起腿来,一脚踢在刚才打得最猛的那个女犯腹部!

“呃啊!”仅一脚,那女犯惨叫着倒在地上,弓起身子,不住的喊痛。

剩下的众女犯惊讶的看着左芝,然后一起冲了过来,欲要重新架住左芝!

左芝直接跳了起来,然后在空中将腿一弯,膝盖直接顶在一个女犯的脸上!

“呃啊!”那女犯脸上被膝盖撞得通红,直接后仰倒地。

左芝刚一着地,迅速蹲下身子,右腿向前一扫!

一个扫腿过去,“嘭嘭嘭”几声,将所有女犯扫到在地!

电光火石之间,解决所有女犯!

左芝嘴里“呼……呼……呼……”的喘着粗气,显然刚才的几腿费了不少力气,她站起身来,走到了地上那几个女犯的身前,那几个女犯躺在地上,惊恐的看着站在旁边的左芝。

正在这时,一名巡捕忽然在门上的窗口上喊道:“在干什么?住手!”

左芝心里对巡捕烦的很,见到又一巡捕来找事,实在按捺不住了,准备这巡捕打开房门的时候,将其教训一顿。是他们放进这五个女犯闹事,打了又能怎样?又和上次一样让更多的巡捕看看地上那五个女犯被打得爬不起来的样子?

当铁链“哗哗哗”的想起来时,左芝正要下手,那巡捕却说了一句:“左鹏来探监了。”

听到这句话,左芝紧绷的拳头忽的松开了,脸上有着一种惊讶的表情。

但是,很快左芝就回了一句:“我不想去看他,喊他回去。”

那巡捕是个年龄稍长的女兵,微笑了一下,说道:“这几天,你在巡捕房里面出的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你怎么从来不问这是为什么?”

左芝心里虽知道这是魔鬼营和巡捕房勾结的,但是,里面具体的事情还是不知道的,于是就问道:“你知道?”

那巡捕说:“跟我来。”

锁上那道门之后,左芝和那巡捕走在明亮的长廊上,透过窗户,外面阳光明媚,景色优美,左芝有些盼望外面的生活了。

巡捕说道:“你可以叫我刘姨,我是负责这所牢房的人。关于你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其实并不是我们巡捕故意害你,而是因为魔鬼营的人里面有人开设赌场,期间打死打伤很多民兵,巡捕房为了拿住证据,于是先没有逮捕和你打架的那些人,而是要让他们继续在赌场犯案,我们才去一网打尽。”

左芝撇了撇嘴,说道:“骗鬼啊?你以为我会因为你这些不成立的理由就能乖乖的听你话去见左鹏?左鹏一来你变得这么殷勤,还编造了个理由来讨好我,不就是因为我是他女儿嘛!不行,我不见他,我要回去。”

刘姨见到左芝要原路返回,就说道:“你信不信由你,你明天出去之后可以看着那些人归案。”

左芝停住了脚步,说:“明天?我可以出去?”

刘姨走了几步,赶到左芝身旁,说道:“那天之所以不抓捕他们就是为了给他们一个巡捕房靠得住的印象,好肆无忌惮的去犯案,现已接到情报,明晚就是我们出动巡捕去他们赌场收网的时候,关押你只是为了给那些人看,如今不需要了,可以出去了。”

左芝愤愤的问:“那我房里躺的那几个女犯难道不是你们放进来害我的?继续编理由啊!”

刘姨一副吃惊的表情,说道:“你屋子里那么大位置,安几个人就是害你了?我知道她们动不了你所以才让你教训教训她们的。”

左芝干笑了两声,说道:“你们管不了的犯人就丢给我管?我成什么了?那要不要我从民兵营出来之后来你们这工作啊?”

刘姨抓住左芝的手臂,说道:“去见见你父亲吧,就当给刘姨一个面子。以后也希望这个青城的大官能提携我一下”

左芝拉开刘姨的手,说道:“没兴趣。”

刘姨怎么都不能让左芝出去,只得作罢,说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么不愿意见他?”

左芝不理她,回到房内,见到那五个女犯已到床上坐下,自己的铺居然从地上捡起来,铺的整整齐齐的放在原处,好像刚才的一切不曾发生一样。

那个年龄稍长的大姐居然笑着对左芝打招呼:“妹子,来坐吧。”

左芝说道:“呦,怎么都变了个脸啊?”

那大姐说道:“刚才没介绍自己,我叫肖钦,是同兴营的营长。”

左芝有些惊讶,说道:“是战士营吧?怎么进来的啊?”

肖钦说道:“唉!打群架呗!我们两个营有很长时间的冲突,但是因为在一个兵团里面,所以被兵团长给调解了,结果他们居然派人把我弟弟截在半道给杀了,没办法我只能报仇了。之后和这些姐妹被关进来了。”

周围那四个女犯也都附和着跟左芝打招呼。

左芝问道:“你是营长,那你进来之后,你的营不是垮了?”

肖钦说道:“谁说不是呢!战士营不比你们民兵营,战士营的营生全靠自己扶持,兵团总部也很少管的,我们的赌场和酒楼在打群架的时候被砸毁了,有没有能力支付昂贵的修理费用,想重新搞个营生也没钱。唉!很多战士见情况不好都投到别的营去了,这也真是雪上加霜了。”

左芝想了想,说道:“那支援布衣军的作战部队可以申请参加啊!”

肖钦叹了口气,说道:“前一阵是申请过去布衣军支援,可是你也知道,有几个人想去卖命,就是有再多的钱也没用,除非是非打仗不可才去支援,有谁把命不当一回事啊?后来我用军法管制,没想到那些战士反而逃到其他营去了,人少了还能管,可是他们商量着约好时间一起跑,真把营给跑空了。”

左芝听了这些话也很不是滋味,说道:“难怪你贵为营长还被关进来了,原来营给垮了,那你出去之后有什么打算呢?”

肖钦说道:“我和我几个姐妹商量过了,准备远走高飞,去青城投个兵团,做个营生,等生活有着落之后再做打算了。”

左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肖钦问道:“我看你也不小了,应该快当战士了吧。”

左芝说道:“还有半年才能从民兵营出来呢!我早就不想在民兵营呆了,可是当战士只看年龄,我也没办法。”

肖钦笑了笑,说道:“等你当战士之后就知道了,还是民兵营好玩,12年义务军饷制,让你每个月有花不完的军饷,生活多滋润啊。等当了战士之后全靠自己赚钱,有能力的吃一口,没能力的只能瞎胡混。”

左芝看了看自己的手,说道:“我这双手杀出一条血路来,也要混出个样子。”

肖钦和几个姐妹相互看了看,眼中对左芝有些敬佩,说道:“你拳脚这么厉害,想来以后一定混得不错。”

左芝说道:“算了,讲讲你们战士营的事情吧,我不久之后就要过去了,很想听听是怎么回事。”

肖钦说道:“战士是要考的。”

左芝吃惊的问道:“考?怎么个考法?”

肖钦说道:“首先你要去青衣军兵部司选择一个兵团,然后在那个兵团的面试点面试,然后体检,再通过几个月的兵团训练,最后考试,考试合格了才能加入这个兵团。”

“哦。”左芝点了点头,说道:“三个月的训练,应该很苦吧。”

肖钦笑着说道:“先甜后苦,反正这三个月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个兵团的新兵营地里面,不过经过三个月的训练,基本上只要能挨过去,就能考核通过,我们就是这么过来的,说难也不难,看你是选择哪个兵团。”

左芝说道:“你给我讲讲你们兵团的事情吧,我也想听听。”

“好。”肖钦给左芝讲起了青州兵团的事情

元阳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元阳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教育健康旅游时尚母婴美食推荐

  • 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16章 出轨的代价【16】

    原标题: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16章出轨的代价【16】小说:悬崖上的爱情第16章出轨的代价冷静下来之后,我才发现,我原本是去找夏洛宸离婚的,这样一耽误,事情又没办成。我去了医院看望父亲,我的心里太乱了。除了父亲,我无人可诉说。父亲依旧躺在病房里,安静的像是睡着了。我拿着棉签蘸水给他擦拭干涸起皮的嘴唇,心里一阵酸涩。“爸爸,你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我撑不下去了,真的撑不下去了。”我的眼泪忍不住的滚落,大颗大颗的滴在手背上。只要爸爸醒过来,当年的事说不定就能真相大白了。爸爸怎么会害夏家,夏洛宸父亲的

  • 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15章 找找刺激【15】

    原标题: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15章找找刺激【15】小说书名:爱过一场兵荒马乱第15章找找刺激这个月子真心坐得又冤又凄凉。期间黎落经常来陪我聊天,每次都还带补汤过来,可这场婚姻在我的心里留下的创伤没那么容易恢复的,就算伤口愈合也还有道疤。何旭打过几次电话我没接,我甚至觉得每次看到手机屏幕上亮起他的名字,还未愈的伤口就又裂开了。我不愿回想他对我所做过的一切,一想起来就有一种割心剜骨之痛,这是一个折磨自己的过程。由于联系不上我,后来他直接上了门。打开门一见是他我二话没说就要关门,他伸手抵住门。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灵犀苦【15】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灵犀苦【15】小说名称:相思君知否灵犀苦今日奏折格外多,献帝顺手将两本折子扔进炭炉里,火苗舔上来,迅速烧透了‘弹劾丑妃’四个字。瑞脑消金兽喷出香烟,赵献屈起两指,抵在眉心揉了揉。疲惫、困倦,却出奇的心神不宁。“陈国昌。”赵献道,“今日燃的什么香?”“回皇上,”陈国昌在屏风后垂手默立,“鳄梨香,安神醒脑。”赵献心不在焉地颔首,欲言又止,未几,低声问道,“之前让你给她送的伤药,送了么?”“已送了,是丑妃娘娘惯用的那一种。”“被褥呢,都备了么?地牢里没有地龙,这几日该冷了罢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5章 真相【15】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15章真相【15】书名: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5章真相一个月后,冷宫原本照顾应雪桃的宫女请求调离,阎清鸣才得知有人假传圣旨的事。他勃然大怒,将奏折统统扔在了地上,问德公公:“那个女人现在在哪里?!”德公公跪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回皇上,应雪桃饮下毒酒后当场毙命,尸体被假传圣旨的人带出了宫。”她死了……可恶,没他的允许,她怎么可以死?!阎清鸣眼中的怒火燃烧,看得德公公心中忐忑。伴君如伴虎,他尽管跟随阎清鸣多年,却还是捉摸不透他的心思。皇上这是在生气吧?因为应雪桃死了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5章 感冒发烧【15】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15章感冒发烧【15】小说名:先生,我们不约第15章感冒发烧楼医生来了以后,给林语嫣量了体温开了退烧药,还给她打了退烧针。本来是要打屁股针的,冷爵枭自然是不让,让改为静脉注射,打在手背上了,原来一两分钟就完事,非得变成了二十分钟。在等自动推针器的时候,楼清寒坐在一旁,看了眼站着的冷爵枭,嘴角有丝调笑:“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这是你第一次将个女人带回家吧?”冷爵枭黑眸一闪,有些含糊道:“谁说是第一次?”“哦,那你之前还带回了谁?”楼清寒一副根本不信的表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5章 就是因为你穷!【15】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15章就是因为你穷!【15】小说名字: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5章就是因为你穷!两人毫不避讳的十指紧扣站在一边,那画面落在萧月的眼里,是那样的刺眼。她眨了眨眼睛,不动声色的走到两位老人面前,打着招呼。“爸,妈。”陆老爷子点了点头,示意她坐下,婆婆更是亲热的拉住她的手,不断的嘘寒问暖着。站在一旁的江楠,面色有些尴尬,却还是忍住什么也没说,似乎感觉到她的异样,陆温泽握住她的手更用力了些,更是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萧月看着两人眉来眼去,心里打翻了五味瓶,她宁愿自己才是陆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5章 迷糊的吻【15】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15章迷糊的吻【15】小说书名:相思满心间第015章迷糊的吻方小鱼斜着眼睛,偷瞄了下一言不发的沐攸阳。他正看着那倾泻而下的长长游戏甬道。激流艇上玩家们的尖叫声,以及激流水瀑的声音震耳欲聋。他冷峻坚毅的眉头似有微微抽.动,看得出,沐攸阳并不想坐上去,把自己弄得浑身湿透。方小鱼看出了他的心思,而且她也不想把自己弄得浑身是水,于是弯下腰哄着乐宝儿:“乖,我们玩别的好不好,这个会把衣服都弄湿的。”“不嘛不嘛,乐宝儿就想玩这个~~~”乐宝儿立刻转头,晃着西瓜头,眨着大眼睛,

  • 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5章 感冒发烧【15】

    原标题:小说《略过岁月去爱你》之第15章感冒发烧【15】书名: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5章感冒发烧楼医生来了以后,给林语嫣量了体温开了退烧药,还给她打了退烧针。本来是要打屁股针的,冷爵枭自然是不让,让改为静脉注射,打在手背上了,原来一两分钟就完事,非得变成了二十分钟。在等自动推针器的时候,楼清寒坐在一旁,看了眼站着的冷爵枭,嘴角有丝调笑:“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这是你第一次将个女人带回家吧?”冷爵枭黑眸一闪,有些含糊道:“谁说是第一次?”“哦,那你之前还带回了谁?”楼清寒一副根本不信的表情

  • 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5章 介意我的第一次吗?【15】

    原标题:小说《倾城时光只与你》之第15章介意我的第一次吗?【15】小说名字:倾城时光只与你第15章介意我的第一次吗?我禁不住浑身一抖,不知道傅言殇有没有听到那些话。导购小姐见我面色不对,可能觉得这样问我很唐突,立即抱歉地收了声:“对不起啊秦小姐,一时没忍住问了您的隐私。”“没、没事。”我心虚地望向傅言殇。他不知何时走到了窗边接听电话,距离有点远,应该没听见导购小姐说的那番话。我悬着的心稍稍落了下来,想想只是形婚而已,我和傅言殇又不可能发生关系,我是不是处女,也许对他来说,根本无所谓。这么想着,我

  • 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15章 难道我们再来一次!【15】

    原标题:小说《爱无论早晚》之第15章难道我们再来一次!【15】书名:爱无论早晚第15章难道我们再来一次!“怎么叫啊!”冷婉言刚准备把这句话写上去又感觉不妥,虽然没有叫过但是从电视上也听到过,可是那种女人欲死欲仙的声音从自己的口里出来还真难。可是自己如果不叫今天白天的戏就白演了,可是张了张嘴,她的脸色再次涨红,她实在是发不出那样的声音,怎么办呢?“要不然我帮帮你?让你叫床?”上官子轩说道。“无耻——”冷婉言心里暗骂。上官子轩:“成败在此一举!”冷婉言无奈的摇了摇头,想想自己今天辛辛苦苦的陪着这位大